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鞠景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鞠景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鞠景白小说————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沉落久渊所著,讲述了这一届玄学***,行一教的几个师兄弟因为之前的事故都带了伤,健健康康的只剩下了一个鞠景白,周围几个教派

小说介绍

鞠景白小说————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沉落久渊所著,讲述了这一届玄学***,行一教的几个师兄弟因为之前的事故都带了伤,健健康康的只剩下了一个鞠景白,周围几个教派

鞠景白内容介绍

第一章
十月底的下午,天气还十分炎热。
13路公交车载着一车的人缓缓向下一站开过去,偶尔的颠簸更是让一车人如同被挤压的罐头,挤挤挨挨的向一个方向倾斜。
徐璐被挤在车尾,小幅度的挣扎了一下,反而让手掌放在屁/股上摩挲的触感也变得更加的清晰,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哪有人的手能那么凑巧的一次又一次的摸到自己。
徐璐回头看了一眼,找不到人,只好攥紧手中的背包带,把带子拉长刚好遮住***,再等等,等下一站到了她就下车。

鞠景白全文阅读

背后那令人作呕的目光好像从四面八方袭来。
忽然,徐璐整个人震了一下,那个变态居然顺着她的大腿摸了下去,徐璐咬着牙转了下身,扭着身体想要换地方,可是人太多了,她一直扭动周围人反而都过来看她,旁边还有人一脸嫌弃的嘟囔“搞什么啊”。
她当即放轻了动作,但没想到人没挤下去,那变态再次摸了上来。
“叔,能靠路边停下车么?”
徐璐酝酿的尖叫还没出口,一道清脆声音忽然,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如同公鸭嗓般粗粝的男性尖叫。
徐璐察觉到什么,连忙回头看去。
“啊啊,你谁啊,怎么突然打人啊?住手啊,听见没有住手。”一个嘴唇很厚的男生正弓着背,因为被女生扭着手腕,发出痛苦的低声吼叫,那哼哧哼哧的声音实在难听,如同公鸭子叫般。
“没事了!”鞠景白笑道。
徐璐和面前的女孩对视一眼,顿时全都明白了。
“谢谢你,谢谢!”徐璐连忙道,眼前的女生明明还没她高,但却十分让人安心,陡然放松下来的心情,让她眼眶冒红,险些哭出来。
窄小的空间里一时间布满了周围人的窃窃私语,甚至有看到了那公鸭嗓所作所为的,悄声给同伴讲解起来。
——下一站是城南大学,请下车的乘客及时向后门走。
公交车广播响起来,司机也怕出事,就在离站牌不远的地方停下了,公交车刚停靠到站,鞠景白便单手扣住猥琐男的手腕,反拧过去,一脚踹向猥琐男的***,猥琐男被踹的一个踉跄。
周围人立马后退,竟是生生挤出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过道。
“好。”不知道是哪个人起哄带头鼓起了掌,热烈的掌声瞬间盖过了不怪好意的窃窃私语,化作一枚枚微弱星子扑进鞠景白的怀里。
鞠景白欣然看着功德钻进自己身体里,压着公鸭嗓下车。
徐璐见状也急忙下了公交。
“***你谁啊?”公鸭嗓从公交车上扑下来,一***翻坐起来,面色难看的质问鞠景白,要知道面前这女生一米六还要矮点,那白生生的胳膊腿,看着连他一半的力气都没有,谁知道刚刚他拼尽全力掰了好几次手腕,愣是没把手腕从人家姑娘手里夺出来。
“我又没占你便宜,装什么好人?”公鸭嗓左右看看,这里是大学城的小吃一条街,左右人行道人都不少,因此左右都是逃生的大道,“就你这清汤寡水的模样,我连占你便宜的兴趣都没有!”
鞠景白长相是清纯那一挂的,瓷净的脸颊,柔和的眉眼,此时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大眼睛滴溜一转晕染上怒气:“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瞎了?!”说着她嗤笑一声,掐着公鸭嗓的下颚左右转转,道:“瞎的还不彻底,还知道找***占便宜。”
下巴那儿被掐的生疼,公鸭嗓张口便想大骂,然而看到面前女人把踩在他命根子前面的脚***捻了捻,他倏地紧张起来,嘴张开没敢骂出口。
“要是没了这根玩意,你是不是也就没心思去找女孩子麻烦了?”
鞠景白收回脚,眉眼冷厉。
公鸭嗓看着地面咽了咽口水,冷汗唰的就降下来了,他看到了什么?他命根子前面的地面砖,出了一条浅浅的裂缝,紧接着地面砖顺着那条裂缝寸寸龟裂,这力道,要是真踩到他命根子上,他不得交待到这里?
“你想怎么办?”公鸭嗓放轻了声音。
“道歉,按我说的,道歉。”鞠景白说道。
“好好好,我道歉。”公鸭嗓男生再次咽口水说道,在鞠景白的压迫下直视徐璐,复述鞠景白的话,“对不起,刚刚的事情完全是我的错,我愿意将我未来一年的运气交予你作为赔偿,我诚恳的请求你接受我的道歉。”
公鸭嗓说完,鞠景白才问徐璐道:“这样可以么?还是说你想去警察局解决?”徐璐就在不远处看着,见公鸭嗓听到要去警察局,顿时***的挣扎起来,咬着唇,轻轻说道:“不用了,去警察局也顶多是批评教育,太麻烦了,我接受道歉了。”
鞠景白就知道女孩会这么选择,那么歉约条款成立,她放开公鸭嗓,懒得多做纠缠:“好,记住你刚刚道歉的话,走吧。”
暂且不提公鸭嗓之后喝口水都要呛半天的经历,现在的他听到鞠景白的话,手脚并用的后退了一大步,踉踉跄跄站起来,就百米冲刺般冲了出去。
鞠景白见状忍不住嗤笑一声:“什么玩意儿。”
“谢谢你救我,我叫徐璐,你叫什么名字?”公鸭嗓一走,徐璐便跑到了鞠景白身边,鼓起勇气说道,“我请你吃东西感谢你吧?可以么?”
“也好,我看你今天运气不太好,晚点再回家反而更安全。”鞠景白看着小指指尖大小的功德星子投入自己构筑的功德砖墙中,高兴的说道。
徐璐愣了下,只是觉得鞠景白的话有些奇怪,没有放到心上,就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地方推荐吗?”
“我听我宿舍里的人说,这条街上有一个撸串的地方叫嗨嗨烧烤,便宜实惠,特别好吃,咱们就去那吧!”鞠景白道。
徐璐点着头,嗨嗨烧烤她也知道,是出了名的便宜实惠,就是太便宜了,请恩人吃这个会不会太掉价了??从下午四点坐到晚上九点后,徐璐默默的收回了之前的评价,她钱包里的余钱也就刚刚能请的起这种小烧烤摊了。
“景白,吃饱了么?要不要再点几串面包片?”

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免费阅读

“不用,也到点了,你可以打车回家了,谢谢你请我吃饭啦。”
徐璐付完钱,站在嗨嗨烧烤门口,看着鞠景白爽快离开的身影,忍不住笑起来,真的是很感谢这个女孩,要不是她,今天她得恶心的吃不下去饭,往后几天一想起来今天的事,回回都要生气。
徐璐笑着走到马路边上去拦出租车。
“去哪里?”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问道,司机是一个长相朴实的中年妇女,徐璐放松下来,坐到后座说道,“去金华小区。”
“金华小区,小姑娘你这是刚下班?”司机边启动车边说道。
“没有,刚刚请人吃完饭。”徐璐随口说道。
“哎呀,那你应该不知道了,进小区的时候可要小心点,中午的时候有小偷去你们那偷东西,结果失手把屋主捅死了。”司机大姐热心肠的说道,“报警后,警察可都去了,一直闹腾到晚上才把那小偷抓住,真是吓人啊。”
“小偷?不会吧。”徐璐心头一动,“大姐,小偷偷的是哪一户啊?”
“听我们家那口子说是十三号楼的,趁这大热天中午小区里没有人,才出来偷东西。哎,那被捅死的也是倒霉,下午邻居出门才看到,当即报了警,幸亏那小偷一直留在了小区里面,说是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才被警察抓住了。”司机大姐打量了徐璐一眼,抿抿唇嘱咐说,“小姑娘你要是一个人住的话可千万要小心,睡觉的时候千万把门锁死了,现在这个社会真是什么人都有的,小偷都不等晚上去偷东西了。”
“好,我一定会注意的,谢谢您啦。”
徐璐听着司机大姐说话,心脏咚咚作响,冒出了一身冷汗。
十三号楼,那不就是她租住房间的楼栋号嘛,要是鞠景白不接受自己的邀请,自己肯定也没什么心情出去逛,直接回家的话说不定还会遇上那个小偷了,两个人碰到一起的话,指不定她还会遇到什么事情呢。
徐璐忽然清晰的想起鞠景白说的那句:晚点回家反而更安全。
原本她还觉得那话奇怪,现在想想,徐璐又是后怕又是庆幸,瞬间感觉自己胳膊上立起了鸡皮疙瘩,她今天是遇到了不得的大师了吧。
*
而此时徐璐口中了不得的大师,正在宿舍小群里飞快的发语音,奔回宿舍的同时说道:“甜甜,别不回话啊,学校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太吓人了。”
“小白,你科学点,来跟我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鞠景白的宿舍楼是距离校门口最远的一栋,再加上学校又大,抄进了小道跑了好一会儿,距离关宿舍的时间上才算宽松不少,她喘着粗气,忍不住缓了口气,又发语音道:“你不说我也默念了一道了,哈,跑的累死了,要是我听你的劝,骑你自行车出来就好了,我现在好想它啊。”
鞠景白的话刚发出去“砰”一辆自行车直挺挺的歪倒在她前进的路上,自行车崭新崭新的,没有锁头,没有爆胎,就好像是从阴影里突然出现的。
鞠景白:“……”呸呸呸,要什么自行车??
天空徐徐刮起微风,静谧的场景中让人毛骨悚然。
“啊啊啊!妈呀!”鞠景白三步并作两步尖叫着冲回了宿舍楼,所以说她才讨厌在晚上出门来啊,吓出病来可怎么办啊??烦死了!
校园的小路上,青灰色的小鬼从阴影里走出来,歪了歪脑袋。
他早就听说他鬼兄弟说过三号宿舍这边有一个浑身冒着光圈圈的女孩子,漂亮的像是天上的小仙女,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给她。
这头一次见,似乎吓到小仙女了。
小鬼扶起自行车,这已经是他最漂亮的自行车了,他失落的骑了上去,绕着宿舍楼转起了圈圈,心里想着,下一次他要不要弄一辆更漂亮的上去道歉??
鞠景白大步跑回宿舍的时候,舍友何似水也刚回宿舍,她正脱着厚外套,鞠景白就一把推开了门。
不过十月份的天气,何似水已经穿上了厚厚的外套,说话的声音小而轻柔,她撕心裂肺的咳了两声:“咳咳…咳咳咳…小白你去哪了?你不是晚上都不出宿舍的么?怎么回宿舍回的比我还晚?”
“哈,这不是有人请我吃饭,不小心就吃到现在了。”鞠景白好不容易把刚刚的画面从脑海中删除掉,将视线放在明亮的室内平复下心情,才说道,“回宿舍就老觉得后面有人,可吓死我了。”
“你啊,胆子太小了。”何似水笑着,忽然像是想起什么般,从口袋里掏出几串珠串,“对了,我下午的时候在寺庙给你们求了平安符,小白不是这几天倒霉嘛,我还给你们买了转运珠,这些转运珠特别好看,来你们一人一个。”
“我看看,不过你下午不是去看病了么?” 倪甜甜叼着薯条跑过来。
鞠景白接转运珠的时候,顺道端详了何似水一眼,下一秒她狠狠的皱起眉,何似水一直很瘦弱,小时候带上来的病弱气让何似水整张脸都泛着苍白。
但,一个人的运势从来不会发生太过***的变化,就好比你这个人能活到六十至九十岁区间,那就绝对不可能五十八岁就去世。
何似水的寿命早上还是正常区间的。
鞠景白接过转运珠,放在身侧的手指搭在拇指上连续弹点。
区区一天的时间,脸颊上便双目失神,血色尽褪,生生变成了诡病缠身的将亡之势。

小编推荐理由

玄学大师被迫成为团宠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