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种田记(郑妩)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穿书)女配种田记(郑妩)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郑妩小说————(穿书)女配种田记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姚麦所著,讲述了郑妩穿到了一本大热男频争霸文中,成为了文中最先被炮灰掉的痴情女配。身为部落女族长的她为了让奴隶出身的

小说介绍

郑妩小说————(穿书)女配种田记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姚麦所著,讲述了郑妩穿到了一本大热男频争霸文中,成为了文中最先被炮灰掉的痴情女配。身为部落女族长的她为了让奴隶出身的

郑妩小说简介

1 初临
郑妩睁开眼时,看到的不是熟悉的演职人员休息室,而是一座从未见过的木质殿宇,她身前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篝火,更远处,一群只穿着兜-裆-布的壮汉正围在篝火一侧狂放无忌的高歌起舞。
郑妩惊诧的看着这荒谬诡异的一幕,不明白为何自己只是小睡了片刻,醒来之后眼前就换了一幅场景。
她的目光越过篝火,看向那一群肆意舒展肢体的壮汉们,尽管他们各个体态健美,容貌俊秀,但她还是敏锐的感觉到,这些人并不是自己的“同行”,他们并不是在僵硬的“表演”,这自然的动作跟体态是演不出来的。
但,如果不是她不小心进错了“片场”,误入了一场群体戏目,呈现在她眼前的一切又是什么?

郑妩全文阅读

惊讶于这一切不合常理的景象如此的逼真写实,郑妩理智的没有率先出声。
她静静的看完了整场“歌舞表演”,壮汉们的舞步激越有力,歌声嘹亮高亢,这原始而又充满力量之美的表演,带给了郑妩十分新奇的体验。
一支舞毕,壮汉们分别退到篝火两侧,郑妩这才看清,在这群身高腿长的美男子身后还站着不少陌生人,这群人体态年龄各不相同,但他们的着装倒是跟那群起舞的壮汉们一样,全都带着一种“真实的”原始。
真是个古怪的“梦”啊,视线默默扫过所有人的衣饰,郑妩如是想到。
就在她兀自诧异的时候,一名身形瘦削的老者从人群中走出,就见他先是大步来到篝火前,随后恭敬的跪伏于地,用沙哑的声音高呼道:“zhengwu!”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人群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应和。
郑妩起初以为大家都在高声叫着自己的名字,细听了片刻才发现不是,他们在高声大喊的是:“郑巫!”
郑巫…这个称呼似乎很熟悉,郑妩一边思索着自己究竟是在哪里听到这个词的,一边伸手下压做安抚状,让周围的人安静下来,毕竟,这么多人一起聒噪的大喊大叫,让她没有办法静心思考。
她的动作很有效果,很快,人群便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眼睛齐齐盯向上坐的郑妩。
若是换作旁人,被一群形貌怪异的陌生人如此整齐划一的注视,怕是要立刻紧张露怯了,但郑妩并不是一般人,作为当红流量的她,平生所见过的“大”场面,每一件都比眼下这个高竿许多。
视线不动声色将周遭各色人物扫过一遍,郑妩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篝火前那不知名的老者身上,他既然能带头起哄,看起来应该是这群人中身份最高的了。
郑妩直直看向他,略一点头,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乍看上去,就像是一种无声的鼓励,暗示对方继续说下去。
郑妩很好的拿捏住了自己此刻的身份——一名地位超然的主导者,她不需要多说什么也不需要多做什么,只需要一个微表情,让旁人去揣摩就可以了。
一切不出郑妩所料,她没有多说一个字,眼前的老者便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郑巫大人,部族内适龄的壮勇们已然分立两侧,请郑巫从中选出心仪的对象作为随侍。”就听老者用沙哑的声音道。
而随着老者话音落下,刚刚退到两侧的舞-男们的全都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向郑妩。
随侍是什么鬼?郑妩皱眉,不知为何,这个陌生的名词也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过她也没有纠结太久,面对一双双饱含期待的眼睛,郑妩大手一挥十分大气的道:“我看他们都很好,全都留下来给我做随侍好了。”一直以来的职业习惯让她不喜欢让任何对她抱有期待的人心生失望。
谁知,郑妩随口一说却犯了忌讳,话音刚落,人群里边有个矮胖的中年人高声道:“不可!郑巫怎可肆意妄为!”
“是啊,这可不合规矩啊。”随着那矮胖中年一声质问,便有人连声附和,不多时,周遭便是一阵窃窃私语。
“有什么问题吗?”面对众人的质问,郑妩面色丝毫不变,冲着那最先出言反对的家伙道。
“这,按着惯例,历代郑巫理应只有一名随侍。”那矮胖中年被郑妩的目光一煞,下意识的诺诺应道,一句话毕只觉得自己输了气势,不由嘀嘀咕咕的找补了一句道:“便是郑巫也不能随意坏了部族规矩。”
“一人吗?”郑妩定定的看了那矮胖中年一眼,玩味的重复道,眼见后者被她看的气势更弱,但还是兀自不甘的回视她,不由心下一哂,她的目光略过那矮胖中年,扫过身前一众美貌青年,认认真真的将所有人打量了一番,有些为难的摇头道:“这么多人,我一时也不好做决定啊。”
“郑巫选我吧!”眼看事情便要陷入僵局,一个清亮的声音在此刻响起,郑妩闻声望去,却见出声的是一名站在前列的舞-男,他大概十七八岁年纪,生的一张圆团团的娃娃脸,嘴角仿佛天生带笑般微微***,配合着精致的五官,看上去甚是讨喜。
眼见郑妩的视线扫过来,美少年俯低身形,膝行到郑妩跟前,一脸恳切的道:“郑巫选我吧,我生的漂亮,身体也壮实,定能好好服侍郑巫的!”
郑妩倒是很佩服他自荐的勇气,不由细细的将他打量了一番,这五官精致的美少年身形并不单薄,周身带着一股跃动的爆发力,没有衣物的阻隔,郑妩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身上流畅的肌肉线条,那蜜色的肌肤仿佛醇厚而鲜亮的糖浆,涌动着青春的甜蜜气息,看上去甚是“可口”。
面对眼前这只毛色鲜亮的“小-奶-狗”,郑妩心中一动。
“你叫什么名字?”她终于出声问道。
“我是阿眸,阿姆说,我的眼睛最漂亮,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少年扑扇着扇子一遍浓密的睫毛,颇不好意的道。
好听的名字配上惹人爱怜的少年,本应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图景,谁知,上座的郑妩闻言,却是面色微变。
阿眸……一个比“郑巫“、“随侍“更让郑妩印象深刻的“关键词”,一瞬间,她仿佛福至心灵般脱口而出道:“你是郑眸!?”她一脸惊奇,口吻中满是荒谬与不可思议。
少年先是一愣,随后甚是欣喜的打蛇上棍,俯首便拜道:“阿眸多谢郑巫赐姓!”突如其来的喜悦让他忽略了郑妩刚刚神情中的异样,毕竟,按照部族的惯例,郑巫在大祭上给了姓氏,他便是正经的随侍了。
周遭围观的族中耆老自然也是这般想的,听到郑妩刚刚的发言不由暗松一口气,只道兜兜转转一大圈后一切终于回到了正轨,他们的郑巫终于按照祭祀的要求,选中了一名随侍。
可不等他们安心太久,却听的上坐的女子轻笑了一声,点着阿眸的额头笑骂道:“你倒是会顺水推舟,我不过问的一句,你倒是真敢认下来。”
“我不管,郑巫金口玉言,刚刚说了,便是定下来了。”阿眸附在郑妩膝头上撒娇道,他没有看到郑妩神情的细微变化,还在一心一意的争取着自己的利益。
坐在上坐的郑妩并没有抗拒阿眸的接触,她抬手摸了摸他浓密的乌发,神情里依旧带着调笑,但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实际上,郑妩此刻的心情远没有现下这般平静,“郑巫”,“随侍”还有眼前这一脸狡黠的“郑眸”,一连串提示词的出现终于让她明白了自己正身处何地,眼前的场景来自一本名为《蛮荒之主》的大热穿越小说,而她此刻的身份,是蛮荒四大部落之一郑川部落的新任大巫!

(穿书)女配种田记郑妩免费阅读

此刻,便是她这个新任大巫的随侍选拔仪式——郑巫大祭!
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竟来到了这本书里,还身临其境般的成为了这个关键情节的参与者!
郑妩之所以能够一下子确定这件事,是因为她在不久前,才刚刚看过这本书,眼前的一切,仿佛书中语言的具象化,只是不知道为何,她成为了书中最令她不屑的炮灰女配。
难道是因为看书时吐槽太过,怨念太深导致她做了白日梦?郑妩困扰的想到,试图用更科学的方式解释眼前一切的不合理,而这份思索也只是一瞬,感受到周围耆老殷切的目光,郑妩再次把视线投向了膝前的美貌少年,心态的变化,让她对他再无男女之间的单纯欣赏,毕竟,眼前这看似无害的少年,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狠角色。
原著中,面对怯懦又没有主见的原主,眼前的少年便是用这般自荐的方式,轻松的成为了郑巫身边的第一人,如今,通晓剧情的郑妩可不想让他这般轻松如愿。
她伸手将“粘”在膝头的阿眸推开,抬眼看向远处的耆老,笑着打着商量:“既然全都选不合规矩,我又一时拿不定主意,你们看这样如何,让这群族中壮勇跟在我身边一月,以一月为限,在此期间,我观察所有人的品行行止,一月之后,我再从中选出最合适的随侍人选,如何?”面对眼前的难题,她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不可!这不合规矩!”又是那矮胖男子率先出言道,几乎是郑妩刚说完话,他便痛心疾首的道,毫不留情的批驳郑妩的决断。
第二次了!郑妩冷淡的用眼尾扫了扫他,这个老爱唱反调的家伙貌似看她很不顺眼啊!
可惜,郑妩的问话并非针对他的,刚刚说话的整个过程里,郑妩没有看向任何人,而是直视着那最先出言唤他郑巫的领头老者。
对剧情的了解让她知道,眼前这貌不惊人的老者是一众耆老之首,他的话,是有一锤定音的分量的。
“沉老,你可要主持公道,莫让郑巫误入歧途啊。”眼见自己直接被郑妩无视了,那矮胖中年不甘心的道,也扭头看向队伍最前方的老者,企图拉着这耆老之首郑沉,向郑妩施加压力。
一而再再而三,不理你你倒是会给自己加戏,郑妩终于不再忍耐,抬眼看向那不断作妖的矮胖中年笑的“和蔼”:“你既然这般多话,我便先问问你,你且说说,我刚刚所言哪里不合规矩了?我只记得郑巫大祭后,会选一名壮勇成为随侍,可不记得,这其中还有时间限制,眼前这群壮勇全是族中精锐,我看每一位都很好,大家都想要跟随我左右,我岂能随意做出选择,只凭一面之缘便随意指定,不是太过儿戏了吗?”
她这般义正严辞,那刚刚还满腹牢***的矮胖中年不由哑然,众人细思一番,倒也无法驳斥郑妩的歪理,毕竟,这选择的时限的确没有钉死,部族内前几任郑巫之所以能够立刻做出决断,是因为对族中一众壮勇的了解,但眼前的小女孩儿可没有这样的条件,毕竟,这名新鲜出炉的郑巫的成长经历跟以往那些,可大不一样。
一时间,众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到了郑沉身上,这件事也的确需要他这老成持重的一锤定音了。
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周遭的压力,一直垂眸不语的肃穆老者终于再度出言,只见他抬头深深的看了郑妩一眼,终于一字一顿的道:“一切便如郑巫所言吧。”
郑妩直直对上那双满是沧桑的老眼,神情丝毫不惧,这不过是个荒谬的白日梦,她难道还怕梦中人威胁到她吗?自然是她怎么高兴怎么来了。
而有了郑沉的声援,其他的杂音自然消散,刚刚出言逼迫的矮胖中年心怀不甘的退到了人群后面。
郑妩懒得去关注这个不讨喜的家伙,再度将目光放到了一众美男身上,即使是个梦,他们相较于旁人也要赏心悦目的多。
郑妩的发言,让刚刚那隐隐失望的美男们重新涌起了希望,唯一不高兴的只有郑妩膝前的阿眸了,他刚刚一番唱念做打,没得到丝毫实惠,郑妩一句话的功夫,便将他重新回扔回了起跑线,这让他如何甘愿。
眼见郑妩的时限扫来,他头一偏,气鼓鼓的看向了一侧,一副要跟郑妩赌气的模样。
郑妩笑着安抚他道:“我话还未说完,你怎么就恼了,既然你向我自荐,我自然要高看你一眼,这群人便以你为首,所有人暂时听你管束,你便做个“随侍小队长”可好?”一句话,便给阿眸安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
那阿眸一番作态,不过是为了称为郑巫身边第一人,如今,虽未能一举成功,但有了郑妩的任命,也算开了个好头,他也不拿娇,嘴角一翘,便又高兴起来。
郑妩见状,又跟他约法三章道:“你既然当了队长,就要以身作则,将众人管束好,若有人顽皮淘气,不服管束,我除了罚那犯错之人,也要责罚你的。”
“郑巫放心好了。”被郑妩督促了一番,阿眸立刻踌躇满志道。
郑妩做出了决断,这族内大祭也算有了个结果,即便这结果并不让所有人满意,但毕竟有了郑沉的声援,一众耆老最终三三两两的散去。
随着一众老者离开大帐,帐内的气氛立刻变得暧昧起来,一众壮汉看向郑妩,眼中的倾慕毫不掩饰。
郑妩对此丝毫不惧,她长在艺术世家,自小便在各色“染缸”中穿梭,身边狂蜂浪蝶无数,并不是什么情场初哥,但眼前时机气氛都不对,她对“一-夜-xing性”没有丝毫兴趣。
于是,在一众炙热的目光中,安坐上首的新任郑巫大大方方的伸了个懒腰,语调自然的道:“既然大祭结束,你们便自去吧,”
又看向欲言又止的阿眸格外关照道:“你现在成了小队长了,便要有个小队长的样子来,一会儿便由你将这一众壮勇分作两队,以后轮班随侍与我,两组人数相当即可,以后每日里有哪些工作,如何当赏,如何该罚,都想个章程出来,我最喜有条理的人了,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一番话,将阿眸刚要出口的抱怨堵了回去,后者瞪着大眼看向郑妩,最终还是不死心的道:“难道今夜郑巫不需要陪侍吗?”
“你们这二十余人全都在这帐中看着我,我如何能睡好?”郑妩自动曲解了阿眸的暗示,一脸讶然的道,随后,她也不再同对方啰嗦,挥了挥手,做送客状。
眼见郑妩态度坚决,阿眸终于不再坚持,他立刻行使起自己小组长的指责,领着一众壮勇走出了大帐,在离开前,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坐在上首的少女,只觉得眼前这稚龄郑巫跟传言中并不一样,行止之间颇有气势,让人不自觉的便要尊重执行,不过来日方长,他郑眸十分笃定自己能够赢在最后,心底有了决断,他终是闪身走出了大帐。
眼见大帐内碍眼的人终于***,郑妩脱力的躺到身后的矮床上,刚刚经历的一切,简直比演一天戏还累。
但即便心中疲惫,想要入睡还是十分困难的,这质地坚硬做工粗糙的木床,不同于柔软的人体工学休眠仓,即便铺上了柔韧的软垫,依旧无法带来丝毫舒适感。
不适的翻了个身,郑妩只期望这荒唐的梦中梦尽快过去,等她一觉醒来,又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里。

小编推荐理由

(穿书)女配种田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