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尘柳采琪小说(苏尘柳采琪)免费章节完结版在线阅读

苏尘柳采琪小说(苏尘柳采琪)免费章节完结版在线阅读

导读:主角是苏尘柳采琪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强势来袭;全本讲述了:三日后。蜀郡,西山墓园。苏尘跪在一座孤坟前。目光苍凉。他是个孤儿,刚出生就被父母遗弃。六岁那年,义父苏苍生将他从孤儿院抱回,待他如亲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尘柳采琪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强势来袭;全本讲述了:三日后。蜀郡,西山墓园。苏尘跪在一座孤坟前。目光苍凉。他是个孤儿,刚出生就被父母遗弃。六岁那年,义父苏苍生将他从孤儿院抱回,待他如亲子。

小说简介

苏尘解下军氅。

露出的军服,胸有大蟒,利爪过肩。

十八条紫金线,纵横交错。

肩章上是足足四颗将星,熠熠生辉。

很难想象,看起来如此年轻、风华正茂的他,竟是这三十万大军统帅,北境之王!

苏尘柳采琪小说免费阅读

苏尘杀了韩家二少。

杀人后便开始剥葡萄。

慢条斯理,细腻温柔。

葡萄皮被完整褪下,绝对可以满足任何强迫症患者。

这个姿态,哪有将所谓四大家族、甚至帝国律法放在眼里?

这是对世间所有规则的践踏!

怎么敢?

他怎么敢?!

韩平安完全抑制不住怒火。

“杀了他,杀了他!”

便有许多保镖扑向苏尘。

苏尘却依旧在剥葡萄。

便有个寸头青年走出,拦住那些气势汹汹的保镖。

“哥几个,别动,这玩意儿可不怎么长眼。”

保镖们全都僵硬。

他们看到了一把枪。

大枪。

黑黢黢,黑洞洞。

森然冷冽,杀气腾腾。

帝国的禁枪令,还是执行极为严格的。

一把大口径军用手枪,拥有十足的威慑力,胜过千言万语。

“先生,红袖姐不放心,让我进来保护您。”

寸头青年掏枪震慑住一众保镖,躬身给苏尘行礼。

苏尘点点头,依旧在剥着葡萄。

韩平安僵在那里,努力呼吸,平息着心中愤怒。

“你……你到底是谁?”

“我韩家跟你无冤无仇……”

苏尘终于放下剥好的葡萄,看了韩平安一眼。

“倒是忘了自我介绍。”

“韩先生,我叫苏尘,蜀州前首富苏苍生,是我义父。”

众人错愕。

苏苍生,寒门出生,白手起家,二十年风云激荡,终成蜀郡首富。

却在三年前从天盛酒店天台,一跃而下,尸骨无存。

数千亿身家,被四大家族瓜分。

苏苍生虽是跳楼***。

但众人皆知,与四大家族脱不开干系。

不仅是四大家族,在座不少人,都参与过那场瓜分苏氏的饕餮盛宴。

“苏苍生义子?”

韩平安眼瞳一缩。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回来了,我杀了你儿子,韩先生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苏尘浅笑道。

韩平安怒声道:

“你义父是***而亡,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杀我儿子,却是众目睽睽,证据确凿!”

“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你背后有什么人撑腰,你敢公然杀死我儿子,便得偿命。”

“警察署的人马上就要了,你就等着被抓进监狱挨枪子!”

“你也休想逃走!”

“逃?”

苏尘缓缓摇头。

“你们害我义父,吞他家业。如此滔天血仇,哪里是杀一个韩少卿就能解决的?”

“我今天来这里,是想通知你们四大家族一件事。”

“三月后,我义父忌日,我要给他迁坟重葬,我要你们四大家主给他抬棺抚灵。”

“待我义父下葬后,我还要割你们四大家族八百颗人头。”

“筑京观,祭我父!”

这番话说得平铺直叙,但所有人都感到深入骨髓的寒彻。

这个年轻男人,面如平湖,心中却有焚天之怒!

“你居然妄想将我们四大家族灭族,就凭你?!”

陈安怒极而笑。

“小子,相信我,你很快就被变成一具尸体!”

他已经听到了警笛声。

警察署的人,已经赶来!

酒店门口,开来十多辆警车。

将近百名刑警,飞速下车,将酒店所有门口封锁。

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带着十多个持枪外勤,走进酒店。

蜀郡警察署长,王启年。

“不准动!”

“举起手来!”

警员们拔出配枪,瞄准苏尘。

苏尘没有任何反应。

他已经在继续剥葡萄。

王启年走到苏尘面前十步,满脸盛怒。

“小子,我命令你——”

苏尘扔了颗剥好的葡萄进嘴。

这里的酒难喝,葡萄是当真不错。

汁甜味美无核。

日照很充分,品种很优良。

“我数三声,你再不站起来,便你当场击杀!”

王大署长完全愤怒!

他觉得自己受到前所未有的挑衅!

苏尘淡淡道:

“小段,你来交涉。”

叫小段的寸头青年,走到王启年面前。

“胖哥哥,认识这个吗?”

掏出一张证件。

王启年接过。

“段天狼,九霄军鹰扬少校。”

他心中一凛。

少校没什么,问题是“鹰扬”二字。

这是天下第一强军、北境九霄军中极为罕见的封号少校。

不过——

再怎么前程似锦,也只是少校。

“我当是多大的来头,原来只是个少校。对不起,我有权限逮捕他。”

王启年嗤笑。

“你似乎误解了什么……”

段天狼按按眉心。

“这是我的证件……我家先生的,你……没资格看。”

王启年大笑道:

“他能是谁?总不可能是将军吧?”

校官他还有点底气抓。

若是将军,尤其是九霄军的将军,别说是他,便是总督大人亲临,也得忌惮。

不过苏尘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又怎可能是将军?

段天狼无奈道:

“都跟你说了,你没资格知道。他的身份,他的一切,全都是特级绝密。”

“唬我?”

王大署长不信邪。

“那胖哥哥,认识这个吗?”

段天狼更加无奈。

只得又掏出一块令牌。

王启年狐疑接过。

令牌非金非铁,镌刻龙纹。

上有三个大篆。

“令、霄、九……什么玩意儿?”

段天狼看白痴般看着他。

“胖哥哥,念反了……”

“九霄令……九……九霄令?!”

王启年瞳孔瞬间扩张。

冷汗窜遍全身。

脸色瞬间发白。

身体抑制不住发抖。

“这……这是……难道说……”

他都不敢再想。

有些东西,便是想想,都是僭越。

“难道说……这位爷便是……”

王大署长无比结巴。

还能是谁?!

只能是那位!

传说中的那位!

日月凌空,北境之王!

“胖哥哥,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你会死的。”

段天狼拍拍王启年的肩膀。

王启年果断闭嘴。

他扫了一眼韩平安,眼神意味,大概叫做怜悯。

居然惹到了这位爷……

他要是韩平安,那还蹦跶个屁。

回家洗干净脖子吃顿好的,还能走得体面。

韩平安却没读懂王启年的眼神。

他见王启年迟迟不动手抓人,还以为是想要孝敬。

暗骂了一句***,心里盘算着要送多少。

就又有人进场。

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带着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大***,由众人簇拥而来。

韩平安连忙上前迎接。

李龙城,李家之主。

以及今晚订婚宴女主,李家大小姐李凤仪。

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了一遍。

李龙城目光变得阴寒。

走到苏尘面前,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苏苍生义子……原来是你这个狗杂碎。很好……居然敢杀我准女婿!”

“王署长,此人你先带回去。该怎么做,不需要我多说吧?”

近乎是命令的姿态。

他们四大家主,跟总督大人都能说得上话。

确有底气,不把王启年一个从五品的警察署长放在眼里。

王启年却罕有的硬气起来,冷冷说道:

“李龙城,这位爷,我无权抓捕。”

“无权抓捕?”

李龙城脸色顿变。

王启年官儿虽不大,却代表着帝国律法。

怎会无权抓捕?

难道这小子,年纪轻轻,便能在军中身居高位?

大校?

甚至是肩抗将星的将军?

但他哪怕是少将,甚至是中将,也没有那个能力,跟他们四大家主硬碰!

“王启年,你身为帝国官员,竟然畏惧这小子在军中那点权势?行,你不抓是吧,此事我会原原本本知会总督大人,有你好果子吃!”

李龙城冷冷威胁。

王启年嗤笑道:

“李家主好大的威风,你尽快去,我给你接着。”

挥挥手,便带着一众警察署官员撤离。

临走时,还毕恭毕敬,给苏尘鞠躬。

“李先生也来了啊,正好,我把放在跟韩先生说的话,也跟你说一遍。”

苏尘看着满脸怒意的李龙城。

“三月后,我给义父迁坟重葬,你是抬棺者之一,这段时日,记得多锻炼锻炼身体,别到时候累坏了。”

“另外给我义父重葬后,我打算割你们四大家族八百颗脑袋。”

“筑京观,祭我父。”

“大家伙儿,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抓紧去办了吧。”

李龙城听着,脸颊阵阵抽搐。

接着就是焚天焘海般的怒意。

“就凭你,也妄想撼动我们四大家族?不用三月,相信我,你个狗杂碎,活不过三天!”

他们四大家族联手, 还弄不死一个黄毛小儿?!

苏尘浅笑道:“李先生开心就好,我恰好也无聊,您有什么手段,我一定接着……最后……请李先生和韩先生到窗外一看,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个节目。”

韩平安和李龙城都是疑惑。

节目?

便有人神色惶急、跑进宴会大厅。

“主子,不好啦。”

“外面……外面来了一个师!”

来了什么?

来了一个师?!!

苏尘柳采琪小说在线阅读

地面忽然传来颤动。

众人朝楼下一看,悉数僵化。

空地上挤满荷枪实弹的士兵。

人数足有几千,还有三十门火炮一线排开。

苏尘挥手。

枪炮齐鸣。

撼天,动地。

枪炮都用的空包弹,纯粹为了彰显武力。

“两位家主,这是我为你们敲响的丧钟,喜欢吗?”

苏尘优雅一笑。

李龙城:“……”

韩平安:“……”

赴宴宾客:“……”

所有人都脸色苍白,身体颤抖。

……

“叨扰了。”

苏尘躬身致意,转身退场。

军靴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交击。

每一声,都似踩在人们心口。

直到苏尘身影完全消失,众人心底的那股压迫感,才渐渐散去。

李龙城和韩平安对视一眼,都是眼神凝重。

“李兄,这小子能调这么多人,起码是个将军,事关重大,咱们最好联系其他两位家主,一同商量对策。”

“哼……军中少将,确实称得上权柄赫赫,但我们四大家族联手,何须怕他?”

韩平安咬牙切齿:

“他杀我长子,我要他以血还血!”

李龙城道:

“韩兄,动手前,还是先弄清他的来历,他是九霄军里的将军!那位爷,可是要裂土分王了!”

韩平安道:“那位,咱们自然惹不起,但九霄军将军近百,他不会那么巧就是那位爷身边的嫡系吧?”

李龙城提醒道:“韩兄,小心行事总不是什么坏事。”

韩平安沉默片刻,点点头,暂时按下对苏尘的杀意。

……

清晨。

苏尘刚结束洗漱,叶红袖便推门***。

“先生,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

“上午去拜访夏叔,他是义父挚友,义父的死,他应该知道一些内幕。”

“下午呢?”

“下午……回家。”

“我去安排。”

……

半个小时后。

蜀州天府市闹市区,一栋独立别墅前。

苏尘叩开别墅大门。

从里面走出一个富态男子、怔怔打量着他。

“尘儿?!”

“夏叔……”

看着夏天海这位义父挚友,苏尘脸上难得浮起笑意。

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夏家别墅里,叔侄二人简单寒暄几句。

苏尘便直接问夏天海,义父之死,除了四大家族,是否可能,还有更大黑手?

“尘儿,当年我已倾尽全力,还是没能帮苍生挽回局面。”

“这几年,我也在调查苍生被人逼死的真相,除了四大豪门外,肯定还有幕后黑手,却实在查不到线索……”

夏天海声音渐渐沙哑。

“夏叔,四大豪门雄踞蜀郡,不是您能应对的,复仇的事交给我吧,四大豪门也好,幕后真凶也罢,我一个个送他们上路。”

“尘儿,你应该知道四大家族的实力,不要胡来,苍生他在九泉之下,也不想让你为他白白搭上性命……”

“这些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

“谈不上。”

苏尘笑笑。

风餐露宿、血战沙场都算不上苦。

他的苦,是不负天下辜父恩……

“吱……”

门口传来响动。

有个女子推门而入。

未施粉黛,却足以让人目不转睛。

“青璇,回来的正好,看看这是谁?”

“谁?”

女子看了苏尘一眼,便呆立原地。

“苏尘?”

“许久不见。”

苏尘缓缓起身。

义父在时,最先是想把义妹红豆嫁给他,来个亲上加亲。

只是红豆这丫头,抵死不从,为这事儿还不止一次离家出走。

苏苍生无奈,只得另外给苏尘攀了门亲事,便是夏叔的独女夏青璇。

只是他离家参军,一去数年,杳无音讯。

所以一直没有完婚。

苏尘先来探望夏天海,除了询问义父之死的真相,还因为这个婚约——

他要退婚。

既从戎,便是以身许国。

退掉婚事,是不想误了夏青璇。

“沈叔叔死时,你都不回来,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夏青璇冷冷盯着苏尘,毫不遮掩眼底的不屑:

“在外面不好混了,想回来抱我们夏家的大腿?”

苏尘:“……”

见苏尘不做解释。

夏青璇更加盛气凌人:

“虽然你我有婚约,但我是不会嫁给你这种废物的,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苏尘没有开口,夏天海已经截道:

“闭嘴,怎么跟尘儿说话的!”

“婚事是我跟苍生定下的,苍生死了,我就能不认?”

“爸!”

“所有事我都可以由着你的性子,唯独此事,免谈!”

夏天海又看看苏尘:

“尘儿,等你在蜀郡安顿妥当,夏叔就安排你跟青璇完婚,结婚之后,夏叔就让你逐步接手公司的事务!”

“青璇这丫头,到底比你小,说话带着脾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苏尘:“……”

夏叔越是如此,退婚一事,他就越没办法张口。

“尘儿,先在叔这里住下?”

“夏叔,我现在住酒店,也在找人帮我买房,这几天应该就能弄好……”

夏青璇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

“苏尘,你知道现在蜀郡的房价吗?你那点退伍费,还托人买房,厕所你都买不起!”

她看着苏尘,丝毫没有掩饰脸上的不屑。

在她眼里,苏尘一回蜀郡就匆忙跑到夏家,分明就是想尽快跟自己履行当初的婚约,攀附夏家,好少奋斗三十年。

可自己怎么甘心下嫁给苏尘——这个一事无成还、不求上进的废物。

“那是我的事。”

苏尘淡淡道。

他没有料到,曾经单纯的少女,几年不见,居然变得如此市侩。

不过——这样退掉婚约,也就不算愧对义父和夏叔。

反正夏青璇也没打算嫁给他。

只是退婚的事,还是另外找个时机跟夏叔说。

“夏叔,我还没见到母亲和红豆,等过几天,都安顿好了再来看您。”

夏天海点头。

“是该赶紧回去,等过两天,夏叔生日,你一定得来。”

苏尘应下,起身离开。

“我去送他。”

夏青璇忽然道。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无话。

走到大门口,夏青璇叫住苏尘。

“痛快点吧,废除婚约,价格你开。”

见苏尘不说话,夏青璇接着道: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本小姐死都不会嫁给你这种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大废物!”

苏尘笑笑,自己以不世功勋裂土称王,统御西北全境,权势滔天。

钱这玩意儿,早就多到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

“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退掉婚约。”

苏尘走出两步,脚下一顿,淡淡道:

“青璇,我记得几年之前,你并不市侩。”

说完再不多言,起身离开。

“市侩?!”

看着苏尘背影,夏青璇怔了片刻,嘴角渐渐泛起冷笑。

自己早就不是当初不谙世事的少女。

一个男人,如果除了帅便一无所有,不过是银样镴枪头。

男人在世,最重要的是背景和才干。

说背景。

若苏苍生还健在,苏尘作为他的义子自然有资格与自己交往。

现实是苏苍生已经死了好几年。

苏尘只是个落魄子弟。

说才干——

以他身上加起来不到五百块钱的装束,在部队指不定就是养了十年猪。

“你会主动提出退婚?”

“你这种废物,只怕是我爹要你入赘,你都会兴奋地睡不着觉。”

“可惜本小姐不是那种不谙人事的小女生,你这种故作高冷的把戏,对我没用。”

苏尘柳采琪小说

小说苏尘柳采琪小说 免费章节完结版在线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