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战神在都市(苏尘柳采琪)

无双战神在都市(苏尘柳采琪)

导读:《无双战神在都市》免费完结版热血来袭,主角是苏尘柳采琪,本站提供苏尘柳采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七岁那年,苏尘在一个雪夜,留书一封,离家参军,大半因为妹妹对他的不喜。一晃十年,没有联系二老。

小说介绍

《无双战神在都市》免费完结版热血来袭,主角是苏尘柳采琪,本站提供苏尘柳采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十七岁那年,苏尘在一个雪夜,留书一封,离家参军,大半因为妹妹对他的不喜。一晃十年,没有联系二老,只是不想让妹妹觉得他这个哥哥会抢她的东西。

苏尘柳采琪小说简介

苏尘原本是豪门苏家的大少爷,但是因为家族内斗,苏尘的大伯在自己的寿宴上,给苏尘下了***,导致苏尘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事后为了维护苏家的面子,苏尘的爷爷给了那个女人一笔钱,并将苏尘逐出了家门。后来苏尘跟着一个人离开了,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之后了,这个时候的苏尘再也不是谁能算计的起的了!

无双战神在都市全文阅读

炎龙帝国北境,神歌城。
大雪封天。
苏尘身披军氅,站在城楼。
下方站着三十万将士,荷枪实弹,杀气腾腾。
在漫天大雪中、站成三十万座凝固的雕像。
苏尘解下军氅。
露出的军服,胸有大蟒,利爪过肩。
十八条紫金线,纵横交错。
肩章上是足足四颗将星,熠熠生辉。
很难想象,看起来如此年轻、风华正茂的他,竟是这三十万大军统帅,北境之王!
苏尘挥手。
城楼下山呼海啸。
“参见天王!”
“与国同岁、国士无双!”
酷烈严寒中,三十万大军,抬头仰望他们的年轻统帅。
眼神炙热。
这个男人,刚率领他们,经过三月鏖战,打下来了被罗刹占据三百多年的神歌城,克复北境。
此等军功,封狼居胥,燕然勒石!
中央对他们统帅的最终嘉奖还没有颁布。
但他们早就知道——他们的统帅,将再进一步、封异姓王,封号“瞾”!
日月凌空,谓之瞾!
这个无上殊荣,属于这个男人,更属于“绝尘军”三十万儿郎,与有荣焉!
十年。
将士们都不由想起他们年轻统帅传奇般的履历。
七年前,莽苍山。
天王背棺北征,以一万偏师击溃罗刹十万大军,取得国朝八百年对罗刹第一场大捷。
此战写进国书。
五年前,大雪关。
天王西行万里,一举歼灭号称“不灭军团”的三十万元突铁军。
此战震慑天下。
三年前,乱云泽。
天王以三万偏师,对抗安南、百越、高丽三国联军合计三十八万众,战而胜之。
此战彪炳史册。
一月前,神歌城。
天王带领他们破八十万罗刹大军,斩首八万,抓降四十万,克复北境。
此战名垂千秋。
四十万罗刹降兵,此刻都被五花大绑,跪在城楼下,等待天王的最终裁决。
“祭天!”
苏尘拔出腰间紫金天刀。
“杀!”
早就准备就位的刽子手们,举起屠刀。
人头滚滚。
鲜血将皑皑白雪染到红透。
遥遥看去,神歌城外,好像铺成十里红毯,蔚为壮观。
“有人跟本王说,杀俘不祥。”
“本王若杀了这四十万降兵,便是十恶不赦。”
“但我还是把他们杀了,儿郎们可知为何?”
苏尘面色冷峻,淡淡发问。
“天王明示!”
“他们是侵略者,侵略者就该死。”
“本王今儿在这神歌城外,拿四十万人头筑京观祭天,便是要让那些个觊觎我华夏的虎狼之国明白一个道理。”
苏尘手中紫金天刀、斜指天穹。
“犯我华夏者——”
“虽远必诛!”
三十万儿郎,用尽全力嘶吼。
冲云,平天!
“升旗。”
绣有“绝尘军”的三字龙旗缓缓升起。
看着这面好似图腾般的军旗,所有人都热泪盈眶。
这一刻,他们等待太久太久。
苏尘抬头,目光悠远。
最后对着城楼下三十万儿郎,敬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
“弟兄们,辛苦了。”
“大敌已退,边疆已稳。从今日起,弟兄们都可回家探亲。”
“多谢天王!”
三十万将士尽欢颜。
许多人,笑着笑着,便开始哭。
他们自从追随天王,就再也没回过家。
年轻的肩膀,扛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国。
却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家。
许多弟兄,都永远留在昨天。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苏尘也是无比感慨。
他也开始想家。
不知不觉,已离家十年。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罗刹大败,一两年内,北境再无战事。义父……孩儿要回来了。”
三日后。
蜀郡,西山墓园。
苏尘跪在一座孤坟前。
目光苍凉。
他是个孤儿,刚出生就被父母遗弃。
六岁那年,义父苏苍生将他从孤儿院抱回,待他如亲子。
后来义父生意越做越大。
旁人教唆,说他有鹰视狼顾之相,将来绝对会觊觎义父偌大家业。
义父却不在乎。
说这家业本来就有他的一半,还说要把义妹沈红豆许配给他。
红豆却并不喜欢他这个哥哥。
说就算死也不嫁给他这个“野孩子”。
还不止一次离家出走。
十七岁那年,苏尘在一个雪夜,留书一封,离家参军,大半因为妹妹对他的不喜。
一晃十年,没有联系二老,只是不想让妹妹觉得他这个哥哥会抢她的东西。
十年戎马,历经生死,得封武瞾天王,国士无双,终于决定回来看看。
哪知一回来就收到义父早在三年前惨死的消息。
他带着不世荣耀归家,最想分享荣光的人,却已不在。
此乃人间大悲凉。
他克制悲伤。
他很悲伤。
终究没有哭。
义父说过的,男孩子,可以死,不能哭。
给义父的孤坟除去杂草,又把带来的三瓶好酒全数抛洒。
最后磕足九个响头。
“义父,义母和妹妹,以后由孩儿照顾。”
“至于那些害您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唤来自己的侍卫长。
“红袖,查的怎么样了、我义父怎么死的?”
一袭红衣的女子躬身回道:
“先生,明面上的凶手,是蜀郡四大家族。不过幕后应该还有黑手,影卫正在查。”
“四大家族?”
苏尘蹙眉。
韩李孙孟,蜀郡四大家。
代表着四个近千亿体量的财阀。
雄踞蜀郡,盘根错节。
不过以苏尘此刻的擎天权柄,要动他们,弹指就是齑粉。
只是幕后还有黑手的话……
再说杀人又怎比得过诛心?
就那么将四大家族灭掉,怎能浇他块垒,慰藉亡父?
“先生,四大家族中的李家,今晚七点,要在盛天酒店给李家大小姐李凤仪办订婚宴,男方是四大家族中的韩家的二少韩少卿,许多四大家族中的人,都会出席……”
红衣女子狭长眼眸,蕴上一抹寒彻。
“三年前……先生义父便是从盛天酒店的天台,被四大家族逼着跳下来的,死无全尸……”
“倒是挺会挑地方。”
苏尘并没有掩饰眼中炽烈的杀机。
“红袖,吩咐下去,调个师团过来,今晚我去给四大家族敲响葬钟。”
……
下午时分,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停在位于中央大道的盛天酒店,卷动满地枫叶。
苏尘缓缓下车。
黄昏阳光浸染到他身上,瞬间变得幽寒。
抬眼看去。
盛天酒店,高达一百二十八层、如一柄利剑插入云霄。
三年前,义父从这家酒店的天台,被四大家族逼迫,一跃而下,尸骨无存。
可以想象,那时候的义父,多么绝望。
十年戎马,他把家国社稷都担在肩上,对得起这天下苍生,却终究辜尽父恩。
“义父,孩儿来迟。”
他缓缓开口。
面色沉郁,目光苍凉。
“先生……节哀顺变。”
跟随下车红衣女子,给苏尘披上风衣。
跟随这个男人五年,什么时候见他如此沉郁过?
她很心疼。
“我没事。”
苏尘摇摇头。
撩了撩风衣后摆,缓步走向盛天酒店。
背后是一轮盛大的夕阳。
盛天酒店将有一场更加盛大的酒会。
四大家族中——
李家大小姐李凤仪和韩家二少韩少卿的订婚宴。
大风如鼓。
漫天红叶纷扬。
身材雄伟的男子,缓缓行走。
明明形单影只,身后却像跟着万马千军。

无双战神在都市免费阅

天盛酒店,宴会大厅。
苏尘缓步入场,目光幽冷,扫视一周。
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他一进场,好像所有光线都受到吸引,无数道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这年轻人……长得好帅。”
“这气质……器宇轩昂,孤云出岫……”
“很面生,似乎不是我们蜀郡的……”
苏尘不为所动,找处席位坐下。
有个女子朝他走来。
黑色礼服,红色高跟鞋。
身材尤为惹目,增一分丰腴、减一分瘦削的恰到好处。
“是安雅小姐……”
“这小子,似乎被安雅小姐看上了。”
周围男子,满脸羡慕。
安雅在蜀郡贵族圈,芳名远播。
首先是家室,蜀州巡抚之女。
长得也极为漂亮,妩媚的瓜子脸,狭长的丹凤眼。
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就让人很有欲望的女人。
多少男子,梦寐以求与她春风一度。
只是安雅为人虽放浪形骸,却眼界极高。
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一亲芳泽。
安雅直勾勾看着苏尘,没有掩饰眼中的炽热。
“帅哥,我请喝一杯。”
她举杯。
苏尘没有理会。
安雅皱眉。
居然敢无视她?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她蕴上一抹怒意。
苏尘依旧没有理会。
颀长手指,在玻璃桌上,有节奏的敲击。
如果懂得乐理,一定听的出来,这是一首《单刀会》。
安雅彻底抓狂。
“小子,我可是蜀郡巡抚之女。”
“哦。”
苏尘终于给了她回应。
但这回应……
安雅抓狂,自己都曝出家室,这小子不应该立马跪***她?
“小子,给脸不要脸?本小姐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更是对你的恩赐!”
“我不需要。能……离我远点吗?”
苏尘蹙起柳叶般的眉梢。
安雅,“……”
她长这么大,何曾被这般羞辱过?
举起酒杯,便泼向苏尘。
清高是吧?
高冷是吧?
泼你一脸,看你还装!
可是被泼一脸的却不是苏尘,而是她!
苏尘只微摆手,所有酒液便全数折返,洒在安雅脸上。
“你!!!”
安雅快气疯掉。
引发不小动静。
今晚的男主角,韩家二少韩少卿缓步走来。
“雅妹,怎么回事?”
“少卿哥哥,这小子……他……他非礼我!”
安雅大叫。
韩少卿冷声道:
“狗东西,好大的胆子,还不跪下来给雅妹道歉!”
安雅恶狠狠道:
“单纯下跪可难解我心头之恨,少卿哥哥,我要他跪下来给我磕头,给我***鞋!”
“雅妹,小事。”
韩少卿笑得温文尔雅。
“狗东西,给你三秒,跪下来磕头,给我雅妹***鞋。今儿是本少大喜的日子,我也不想搞得太***……”
苏尘没有给满脸颐指气使的韩少卿任何回应。
他从长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副白手套,缓缓戴上。
“小子,你他妈没听到我说什么?”
韩少卿彻底被激怒,指着苏尘脑袋:
“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本少一声令下,腿给你打断?!”
苏尘眉头微皱,终于开口:
“麻烦把你的手挪开,我平生最讨厌别人用手指我的脑袋。”
“哟,狗东西,这倒是巧了,本少平生最喜欢指人脑袋,尤其是你这种贱民的脑袋。”
韩少卿上前一步,手指距离苏尘眉心,只差半寸。
嚣张,跋扈,有恃无恐。
苏尘摇摇头: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你再指我脑袋,我可能会拧掉你的脑袋。”
韩少卿愣了片刻,便抑制不住嗤笑。
笑得很开心。
“本少脑袋就在这里,求你了,拧一个试试?”
“好。”
苏尘跨前一步,便抓向韩少卿脖颈。
速度并不快。
韩少卿却觉,自己身体竟是不受自己控制,僵硬无比。
他瞳孔张大。
就那么被抓住。
“呜……”
是想说些什么的,却只能发出杂乱呜咽。
“再见。”
苏尘雍容一笑。
咔。
脖颈断裂的声音,响彻全场。
韩少卿死了。
今晚订婚宴的男主角,蜀州四大家中韩家的二少爷,就这么死了。
死得草率,死得荒谬。
死得像一个开过了头的玩笑。
苏尘放开韩少卿。
后者便瘫软在地。
双腿蹬踏、身体抽搐,眼睛睁圆。
里面充满不甘和荒诞。
肯定不愿意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是千金之子,贵不可言!
他拥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他今晚订婚,马上就要娶有倾国倾城之貌的李家二小姐为妻。
他怎么能死?
还是被一个贱民杀死?
但他还是就这么死了。
寂静。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
受到了惊吓。
起先见这小子敢得罪安雅小姐,他们都在幸灾乐祸。
见韩家二少出马,他们都觉这小子马上就会变得很惨很惨。
哪知……
电光火石,韩家二少就被这小子杀了?!
他是不知道韩家有多强?
吃了龙肝凤肚熊心豹子胆?
怎么敢?
他怎么敢?!
死一般的寂静。
大概持续十多秒。
就有人大叫。
“杀人啦!”
荡起千层浪。
“天啦,韩二少竟然被这人拧掉了脑袋。”
“恶魔,恶魔!”
“快,快报警!”
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作为杀人凶手的苏尘,眉眼温润,姿态雍容,缓缓褪下白手套,扔在苏尘尸身上。
“你……”
安雅看着苏尘,直接傻眼。
深渊般的恐惧,窜遍全身。
“大姐,我不打女人的。”
苏尘浅浅一笑,又坐到沙发上,端起一杯红酒,缓缓饮了一口。
然后……吐掉。
这酒,好生难喝。
抓过来果盘,捻起一颗葡萄,慢条斯理开剥。
有一句说一句,豆腐脑必须得是咸的,吃葡萄也一定要剥皮。
他的手很好看。
剥葡萄的动作,十足优雅。
但这一幕,在众人看来,那便是嚣张,写在脸上的嚣张。
……
韩家之主,韩少卿的父亲韩平安,从二楼贵宾室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的儿子死了,被人拧断脖子。
杀他儿子的人,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剥着葡萄。
姿态优雅到极致,又渲染出几分慵懒。
站在蜀州权利金字塔最顶端的韩平安直接炸了。
他满脸盛怒,看着苏尘。
如行将露出獠牙、扑向猎物的雄狮。
“你是谁、竟敢杀我儿子?你知不知道……”
“陈先生似乎很生气?”
苏尘唇角微翘。
“只是杀了你儿子,又不是借你钱不还,干嘛发那么大火?”
他又剥好一颗葡萄。
“韩先生,这葡萄很不错的,要不要来一颗?”
韩平安,“……”
满堂宾客,“……”

小说推荐

小编说的肯定没错,无双战神在都市苏尘柳采琪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版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