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秧子***逃生游戏(蔺云景文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病秧子***逃生游戏(蔺云景文泽)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蔺云景文泽小说————病秧子***逃生游戏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落雁城所著,讲述了蔺云是个病秧子,走一步咳三下那种jinru无限游戏后,他因病得福,获得了免死金牌只因玩家死后会强制留

小说介绍

蔺云景文泽小说————病秧子***逃生游戏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落雁城所著,讲述了蔺云是个病秧子,走一步咳三下那种jinru无限游戏后,他因病得福,获得了免死金牌只因玩家死后会强制留

蔺云景文泽内容介绍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很重要,一定要看!么么哒!】
ps:这篇文存稿很久了,重要细节都推敲精修过,如果看到有奇怪的地方,大概率是伏笔,不要急着质疑哦-处理人:主神
-事件:编号LXZG090876512号NPC蔺云第19次工伤,现已下发补偿金。非必要性资金消耗过多,请及时止损。
-建议:转移蔺云档案,由NPC档案库转入玩家档案库。
-处理结果:已批准

病秧子***逃生游戏蔺云景文泽全文阅读

-NPC相关记忆封锁中……
-叮!封锁成功!
-玩家副本记忆修改中……
-叮!修改成功!
【NPC内部公告】
所有NPC遇见编号LXZG090876512蔺云时务必远离,避免对方碰瓷,坚决杜绝蔺云势力回归NPC阵营!
注意:蔺云身体孱弱,时常咳血,可以此为特征进行辨别。
PS:如果因为某个NPC的缘故使蔺云回归,造成的积分损失将由该NPC自行负担!
-
蔺云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这条公告引起了NPC阵营内部多大的轰动。他睁眼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空荡荡的,除了一套桌椅和一张床之外,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优点是,桌子上会自动刷新食物。
比如现在,刷新出了满满一桌的丰盛晚餐,中西合璧,应有尽有。他也不客气,直接坐过去,一边吃一边分析目前的情况。
在他的记忆里,他刚刚通关了一次副本,也就是新手本,然后就被传送到了这。想必这里就是无限流传说中的主神空间了,不过这儿连门窗都没有,只能自己孤零零地待着,用户体验感极差。
至于蔺云上个副本的经历,在他自己的记忆里十分魔幻。
明明他是个病秧子,在这种正常人都不一定能活下去的无限流世界里,应该是第一个扑街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从副本一开始,他就和所有鬼怪完美错过。好好的逃杀型副本,他从头到尾都没碰见一只鬼,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活到了最后一天,然后成功通关了。
这太诡异了,蔺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他的运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欧了?
不等他思考出什么,系统界面在他放下筷子的瞬间弹了出来,糊了他满眼。蔺云看了看结算中的奖励,最终还是放弃了思考。
算了,这个游戏本身就奇奇怪怪的,想那么多也没用。
系统界面和休息空间一样简单得令人发指,只有孤零零的三个按钮,一个是积分商城,一个是现实兑换,最后一个是随身包裹。除此之外就是最上头硕大的积分余额,目前是0。
奖励结算是小弹框,一个菊花正在中间转啊转。转了半天,终于跳出了蔺云的奖励,是一个小礼盒。
【恭喜玩家随机到新手福利[欧皇大礼包],可开出随机数量的积分,请***随身包裹查看。】
蔺云只好又点***裹,一边点还一边疑惑,难道自己真的是个隐藏欧皇?而且既然是欧皇大礼包,那么开出来的奖励应该很丰厚吧?
他迟疑了片刻,选择打开礼包。下一秒,一个五毛特效的烟花在眼前绽放,系统欢快地提示他获得了1900点积分。
……怎么还有零有整的?
他忍不住问道:“一般人开这个礼包,能开出多少?”
原本没指望会得到回答,毕竟这个老土界面看着就不像有智能的亚子。然而,系统还真给他答复了——
【积分数量取决于玩家的身体状况,一般在五百以内。】毕竟工伤一次赔偿一百积分,能工伤19次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蔺云:“???”身体状况?
不等他继续发问,系统迫不及待地说道:【新人自助服务即将结束,有缘再见,感谢玩家的配合!】
说完,它就溜了,任凭蔺云再怎么呼唤都没有反应,不知道是在装死还是真走了。
蔺云:“……”
不管怎么说,蔺云好歹是得到了大笔积分。他意识到这个积分应该非常值钱,1900的购买力估计不小。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他打开了系统商城。果然,商城里的东西最低也要几十积分,最高则要几万积分。
别看1900好像不多,可普通玩家本来也不可能消费得起几千上万的奢侈物,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购买几十积分一份的药品和低阶武器。这么一来,蔺云手里的积分够他挥霍很久了。
他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如果买昂贵的保命道具,他是买不了几个,而且以他的身体状况,恐怕一个副本就能全部用光。
与其这样,还不如买点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可是药品不需要买太多,剩下的积分是屯着还是花掉,这是个问题。
蔺云在商城里翻来覆去,终于找到了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他发现商城里为病残人士开了特殊服务,大到断肢再生、小到近视眼恢复,应有尽有。不过,这项服务很贵,非常贵,极其贵。
蔺云的1900积分就算砸***,也不可能治好他这具病秧子身体,想痊愈至少要数万积分。不过能治一点是一点,他还是把手头剩下的一千五都丢***了。不多,但聊胜于无,效果不是特别明显,顶多让他咳血不那么频繁,也不至于走两步就晕三下了。
生活真艰难。蔺云叹了口气。
希望下个副本,自己还有这么好的运气,鬼怪都和他完美错过。
怀抱着美好的愿望,重新恢复一穷二白的蔺云愉快地睡觉去了。等第二天醒来时,他收到了系统通知,九点整要***第二个副本。
他打开系统界面看了眼时间,距离九点还有半个小时。赶紧去刷新出早餐的桌子边上坐下,囫囵填饱肚子,然后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待副本开启。
八点五十五分,系统提示音响起。
【检测到玩家刚刚通关新手副本,现在进行副本类别匹配……】
【叮!由于玩家身体素质极差,将被分入“智商型”副本团。玩家可以选择放弃系统分配,改换为“武力型”副本团或“均衡型”副本团。】
蔺云立刻摇头表示智商型挺好的,他这破身体也就只能动动脑子了。要是去了另外两种副本,除非还能有新手本的好运气,否则他分分扑街。
【副本类型锁定成功,副本匹配中……匹配成功,请玩家及时查看[通关要求]!】
蔺云立刻点击[通关要求]这个一看就自带超链接的字条,下一秒弹出一张信纸模样的显示框。
《暮行街》通关要求
普通难度:找出血案真凶。
困难难度:找到迷失的旅人。
地狱难度:解析全部故事线。
无奖励通关方式:存活至副本结束。
隐藏任务:未知
看来智商型副本必须要和剧情死磕,不然就算通关也得不到奖励。不过至少给了玩家第二种选择,实在解不出来好歹还能靠着特殊方式通关,不至于把小命留在副本里头。
蔺云飞快记下了通关要求里关于剧情的蛛丝马迹,然后眼前一花,被传送***了副本。他缓了缓,等传送的眩晕消失之后,第一时间抬头,查看周围的环境和玩家。

病秧子***逃生游戏蔺云景文泽免费阅读

这次的副本包括蔺云在内一共有六名玩家参与,两女四男,最引人注意的是其中一个神态严肃眉眼凌厉的女人。她扫了一眼众人,心里大概有了数,便抢先开了口。
“我是通关了七次副本的资深者,在场诸位应该没有比我资历更老的吧?”她虽然用的是问句,语气却十分笃定。
果然,其他五个人都缄默不言,没人开口。
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这次副本由我带队,不想和我组队的可以自己出去单干,但你们要想清楚,我可比你们有经验得多。”
依然没人开口,在这种动辄就要人命的游戏里,谁敢拿性命开玩笑。女人虽然语气不好,但她话糙理不糙,有个资深者带队确实可以极大增强存活率,前提是资深者没存坏心思。
见所有人都安静聆听,没有跳出来搞事,女人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下一秒,她就开始发难,问出了一个非常扎心的问题:“新人都有哪些?自己站出来。”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通关三次以下的都算新人,不包括新手关。”
蔺云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他左右看看,感觉队伍里可能只有自己这一个小萌新,而且还是新到不能再新的那种。虽然如此,他也没想着隐瞒,而是老老实实地往前走了一步。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分耀眼阳光的黑衣青年也往前走了一步。他一副闲适随意的态度,真是一点瞧不出来这家伙居然也是新人。
看到居然有两个新人出列,女人顿时皱紧了眉头:“你们通关几次了?”
“不算新手关的话,通关两次。”青年答道。
这就让蔺云很尴尬了,因为他只通关了新手关卡,是玩家里的最底层。本以为有个难兄难弟,没想到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可比他有经验得多。
果然,当女人听见蔺云居然一次都没通关过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她心想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好看,但看起来病歪歪的,谁有工夫照顾他?一次正式副本都没有经历过,说明他对副本通关毫无经验,带他和扶贫没有区别。
这种副本里一步踏错就是万劫不复,女人没有犹豫几秒,当机立断地指着蔺云表示:“你自己一个人玩,不许跟着我们。”
说完就领着剩下的人朝步行街走去,步履匆匆,一副生怕蔺云缠上来的样子。其他人不敢得罪这个资深者,虽然很同情蔺云,但还是乖乖随着女人离开了。
蔺云:“……”
他果然还是被嫌弃了,而且人家对他简直避如蛇蝎。他看着众人匆匆离去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无奈。
罢了,毕竟换位思考的话,自己可能也不乐意带这么个会拖后腿的新鲜菜鸡。人之常情嘛,他还是不要凑上去比较好,万一真的连累了别人,他一个病秧子死不死的无所谓,人家健健康康的玩家还等着彻底脱离游戏去过好日子呢。
蔺云看得很开,他就地找了个花坛坐下,打算等个几分钟再***,免得被误以为是故意跟着大家。这里的花坛倒是整的不错,还挺好看的,不过颜色有点素净,还全都是菊花。
他正欣赏着,忽然发现那个黑衣青年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他斜后方,根本没有随女人离开。他愣了一下,好奇地看着这人:“你怎么没跟着他们一起走?”
谁知青年听了他的话,辛酸地摇了摇头:“算了吧,我怕他们一会儿恨死我。”
蔺云听得一头雾水:“???”
青年并没有给蔺云解惑的意思,而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漂亮的白牙:“对了,我叫景文泽,你呢?”
“凌云。”出于谨慎,蔺云报了个假名。
毕竟在这个游戏里,是有一定几率遇见“熟人”的。比如,不曾见面只知道他姓甚名谁的仇人们。蔺云好歹是个富二代,家里公司不可能没有树敌,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景文泽点了点头,也没多想:“好名字。”反正问名字只是方便称呼,真假不重要。
“现在咱俩都被他们资深者排挤了,要不咱们干脆组队一起行动?”景文泽提议道,“不过我只能和你共富贵,遇到鬼怪之后最好还是分开行动。”
蔺云以正常人的思维思考了一下,觉得景文泽的潜台词应该是说没危险的时候大家一起互相照应,有危险的时候各跑各的。他觉得这样无可厚非,这模式非常适合陌生人组队,于是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两人一起行动可以讨论线索,总比一个人单独思考有优势。
不过……怎么就变成“咱俩都被排挤”了?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被嫌弃吗?
蔺云不是很明白景文泽这个主动脱队的问题男生为什么倒打一耙说别人排挤自己,但他明智地选择了闭嘴,没有多问。五分钟一到,蔺云就跟景文泽一起朝步行街走去,想必这会儿资深者应该已经走远了。
他们原本待的地方是步行街旁边的小广场,只有一条道***步行街,所以刚刚蔺云没办法选择走别的路,只能坐下来等一等。从外面看的时候,他还当步行街就这单独一条,***之后才发现它其实四通八达。
街口有地图,蔺云粗粗一看,发现光是主街就至少有四条。街道纵横交错,把整片区域划分成了九宫格模样。地图上还详细划分了各家店铺,不过没写是什么店,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名字,估计是店长的名字。蔺云觉得这个设定有点奇怪。
这会儿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喧哗声不绝于耳。然而他们之前在广场上等待的时候,分明没有听到任何一点动静。
一时半刻看不出问题,蔺云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发现所有人都是有影子的,应该不是鬼。但白天是人,晚上就不一定了,夜里变鬼的人在无限流小说里也很常见。
他们目前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两人就漫无目的地乱逛起来。蔺云心态很咸鱼,能活一天是一天。所以他看***看看那里的,大部分时间也不是在找线索,而是在看有什么美食店铺,咳。
正走着,前方忽然有个老奶奶身体晃了晃,眼看就要倒下。蔺云离她很近,一伸手就能碰到对方。
作为一个“不谙世事”的富二代,他只犹豫了不到0.5秒,就伸手扶住了这位奶奶。很显然,蔺云并不知道,在如今这个世道,老人是不能随便扶的。
景文泽目光复杂地看着蔺云,小声提醒他:“老人会碰瓷。”
虽然蔺云很少出门,但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碰瓷的意思还是知道的,所以迅速理解了队友的意思。可他只是笑了笑,没有松开扶人的手。
以前他家里有矿,碰瓷也碰得起。现在一无所有,反正命也是捡来的,大不了就陪命,没什么损失,无所谓了。
老奶奶仿佛没听见他们的对话,借着蔺云的手站稳了。然而得到了帮助,她却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只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蔺云,语气有些微妙:“多谢你了,小伙子,你可真是个好人。”
蔺云当然不会和一位老人家计较,即便她态度怪异,更何况这家伙还有可能会分分钟变鬼。所以他直接回了句“不客气”,而后喉头一痒,便捂嘴咳嗽了两下。
还想再阴阳怪气几句的老奶奶忽然看见了蔺云指缝里漏出的血迹,立刻就闭上了嘴。她愣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什么,然后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惊恐,下意识后退了两步,那利索的动作半点看不出刚才的步履蹒跚。
温和体贴的好小伙蔺云仿佛毫无察觉,只是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纸巾认真擦掉血迹。虽然他是个大度的年轻人,但这并不妨碍他用咳血吓唬老人家。
害,这年头出来混的,不定谁碰瓷谁呢。
景文泽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这血是真的假的?这个凌云就算看起来病恹恹的,应该也不至于能随时随地吐血吧?
不等景文泽想明白,就见老太太匆匆丢下一句“祥明旅馆不能住”,然后飞快离开了。那背影简直是用生命诠释了“落荒而逃”四个字,活像有什么吃人的怪物在身后追杀一般。
景文泽:“……”
即便景文泽一向很自恋,也没办法厚着脸皮认为对方是因为自己才逃跑的。作为一个天生拉满NPC仇恨的存在,那些东西看见他只有追杀到死的份,根本不可能主动离开。所以刚刚这一幕,只可能是蔺云的功劳了。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自己身边的小伙伴,没想到以为新人居然还是个厉害人物。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是见证了一场碰瓷界的巅峰对决。
迎着这三观重组般的目光,蔺云只是虚弱地笑了一下,那张苍白的俊秀脸庞在阳光下更显脆弱美丽,险些晃花了景文泽的眼。
他恍惚了一瞬,下一秒却听见蔺云说:“我纸巾不够用了,你能陪我去买几包餐巾纸吗?买完再去祥明旅馆看看怎么样?”
这话里的信息量让景文泽顿时回神,他对于小伙伴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表示了十二万分的佩服,然后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实不相瞒,他景文泽平生最爱的就是作死了,没想到这位临时队友也是个狠人。

小编推荐理由

病秧子***逃生游戏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