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江雨梦程远)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江雨梦程远)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编带着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江雨梦程远,小说讲述了本着“门当户对”的择偶标准,她当即给自己凹了个底层小职员为了生活兢兢业业勇敢拼搏的上进女青年人设。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江雨梦程远,小说讲述了本着“门当户对”的择偶标准,她当即给自己凹了个底层小职员为了生活兢兢业业勇敢拼搏的上进女青年人设。

江雨梦程远小说简介

知名画家江雨梦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个声控迷妹,对一切好听的声音没有任何招架力。
那日相亲,男人一句“江小姐”她当场跪了。
送水工怎么了?
只要声音好听——她就要!

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全文阅读

程远仅仅顿了一秒便反应过来,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润,“正巧给医院送水。”
江雨梦:“……”
这个片区有些大,工作量有些高呀。
“你确定只是送水没别的?”她问。
“不然呢?”程远反问。
江雨梦勾唇笑起,“我还以为你身体不***瞒着我呢。”
“没有,我身体很好。”论气定神闲,谁都比不过程远。周赞扶着他,淡淡摇头。
江雨梦:“用我帮你提水吗?”
程远回:“不用。对了,你怎么来医院了?不***?”
听得出他语气渐渐变得紧张起来。
“我是跟朋友来的,她有些不***。”江雨梦解释道,“不是我。”
隐约听筒那端传来一阵轻叹声,随后他道:“你没事就行。那我先去忙了。”
江雨梦笑笑:“嗯,你去吧。”
韩菲菲等她打完电话,才发飙,“诶,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就知道关心你家程先生。”
江雨梦把手机放口袋里,揽上韩菲菲的胳膊,“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
她们前脚离开,后脚有人进了楼梯旁边的消化科诊室。周赞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平复下来。
方才护士过来,说有一项检查结果不对,要他们去医生门诊那里看看。
幸亏,幸亏是虚惊一场。
-
江雨梦和韩菲菲上了出租车,两个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等红灯时,她侧眸瞟了眼窗外,这一瞟可不得了,她竟然看到了——
来她画廊死活要退画的那个男人。
如果只是看见他也没什么稀奇的,只能说A市太小,哪都能遇到熟人。可是看到他和另外一个人,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韩菲菲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不得了,惊呼道:“这个不是画廊闹事的男人吗?他怎么和宋琳曦在一起?难不成退画这件事是宋琳曦搞出来的?”
“靠!不是吧,仙人跳!”
江雨梦托腮凝视着,眼眸渐渐眯起。
韩菲菲抬肘碰了她一下,“诶,你打算怎么办?”
江雨梦定定道:“凉——拌!”
她这人从来不喜欢玩阴的,既然撞见了,那何不一起坐坐,叙叙旧什么的。
“……不是让你要双倍的钱吗?!”宋琳曦气得肺都要炸了,花出去的钱又原封不动的回来,这跟没花有什么差别。她要的是增加!
要的是让江雨梦难堪!
这可好,不但没让她难堪,听说还留了证据,这狗男人是傻子吧!
她***嘬了一口冷饮,再说下去,非要掀桌子不可。
男人颤颤巍巍道:“我已经按你的要求去做了,谁知道——”
“谁知道被我拆穿了。”冷不丁的声音响起,吓得正在聊天的两个人当场变了脸色。
宋琳曦嘴里含着冷饮,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憋过去,她***咳了好久,开口问:“江雨梦,你、你怎么在这?”
江雨梦拉开椅子,径自坐下,笑得一脸和煦,“过来看你们聊啊。说说呗,讨论啥呢?面红耳赤的,用不用我帮你们解决一下。”
男人此时吓得全身颤抖,大气都不赶出。
宋琳曦移动了下椅子,拉开两人的距离,阴阳怪气道:“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江雨梦指着对面的男人,淡淡道:“就凭他,咱俩也该好好谈谈。”
“我、不关我的事!”男人倏地站起,抬脚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回来,提醒道:“宋小姐,你钱还没付我呢!”
他不能又出人用处力吧。
宋琳曦白了他一眼。
男人扯了下脖子上的领带,“我今天可是请假出来的,我管的那片居民小区,好多老客户的水都没送呢,你得补偿我!”
“……”宋琳曦气得要揍人。
江雨梦轻飘飘问了句:“你送水工?”
男人:“啊。”
江雨梦品头论足一番,跟她家程先生真是没得比。同样的工作,她家程先生做起来那是上神级别的。眼前这位,充其量就是小妖级别的。
宋琳曦从钱包里拿出一摞钱扔给他,“走!”
男人弯腰捡起,灰溜溜走了。
江雨梦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渐渐褪下,“宋琳曦,你是不是怕自己赢不了我,所以才用这阴招的。想诋毁我的名声?”
她伸手摸上没有喝过的水杯,语气从容道:“可惜呀,你计划失败了,现在是不是很气!”
宋琳曦起初还有些心虚,但见江雨梦已经知道了,也没了那层顾虑,嗤笑道:“谁让你诋毁我,你既然敢诋毁我,那就别怪我出手!”
江雨梦手指上面摩挲,“你——配吗?你用得着我花那心思吗?用的着我花那时间吗?”
宋琳曦:“你——”
江雨梦:“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江雨梦你太过分了!”宋琳曦站起,端着水杯便要往外洒,不过可惜她慢了一步。
江雨梦把一整杯水都洒在了她的身上。
“啊——”宋琳曦尖叫出声。
江雨梦拿起纸巾擦拭干净手,挑眉道:“叫吧,最好让大家都来看看宋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是什么样子。”
宋琳曦咬牙切齿道:“江雨梦,你给我等着!”
江雨梦摊手,“好啊,拭目以待!”
-
“……哈哈哈,雨梦真有你的,也只有你能把宋琳曦气成那样。我看到她那张湿身的照片,简直太辣眼睛了。不过,你们这梁子还真是越结越大了,这关系怕是不能好了。”韩菲菲窝在沙发上抱着落枕分析道。
“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好过,上学时就不和,这会儿也不会好到哪去。再说她敢算计我,就应该做好承担的准备。”
“圈子里谁敢惹她呀,也就是你。”
“她这样的人确实需要有人教训一下了,不然还真以为天都是她宋家的呢。”
江雨梦人生座右铭,我可以善良,前提是,你也要善良。
我可以谦逊有礼,前提是,你也谦虚有礼。
我可以温柔,前提是,你也温柔。
想到温柔这个词,突然想起了程远,她抬眸看了眼大黑的天色,又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说了句“先挂了。”便结束了和韩菲菲的通话。
现在时间是晚上九点半,也不知道程远忙完了吗?她拿着手机在卧室里踱来踱去,寻思着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可是又怕打扰到程远工作。
但是不打,又总是想打。
犹犹豫豫了十来分钟,她心一横,掀开被子上了床。
“……九百九十九,一千,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一千零五十……一千一百……”
当数到一千一百时,她掀开被子,生无可恋的凝视着天花板,又失眠了。
烦躁的抓了几下头发,再次闭上眼,五分钟后,重新睁开,坐起来,耷拉着脑袋,不行,睡不着啊。
睡不着啊。
人呀,就是贪心,享受了一天睡眠好的时候,便受不了这数羊的日子了。
她拿过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已近到了十点半。咬咬唇,还是给他打一个。
这样想着,手指先大脑做出行动。
电话接通的很快,“喂。”
江雨梦听着那边静静的声音,小声问:“你在做什么?加完班了吗?”
程远温润的声音传来:“又睡不着了?”
江雨梦侧躺下,“嗯。”
程远:“我唱歌给你听。”
江雨梦手指搭在唇上,“会不会打扰你工作?”
程远:“不会。”
江雨梦笑着说了句:“程远,你真帅。”
夸的莫名其妙,可笑意染了程远的眉梢,他弯起眉眼,缓缓唱起来。
低沉醇厚的歌声透过听筒传递过来,带着独属于他的音质。起初江雨梦还能很享受的听着,后来慢慢阖上眼。
程远不知疲惫的唱了一首又一首,直到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才停下。
淡淡说了声:“好梦。”
-
七点,江雨梦的生物钟准时工作,她从床上起来,拉开紧闭的窗帘,展开胳膊,活动下四肢,又是艳阳高照的一天,心情美美哒。
手机响起,她拿过一看,来电显示:母亲大人。听着响了两遍的铃声,按下接听键,“早上好,江夫人。”
江母的高声从那端传来,“死丫头都多久不回家了!你还知道家里有爸和妈呀。”
江雨梦把手机移远,又挖了挖耳朵,凑近说:“江夫人一大早这么大火气,可是会变老的噢。”
“我变老也是让你气的。”
“我怎么敢气您呐。”
江夫人:“废话少说,这两天你抽空回来一趟。”
江雨梦:“做什么?”
江夫人:“来了你就知道了。挂了吧。”
江雨梦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直觉不是什么好事。把手机扔床上,去了卫生间。
脸洗到一半,想起昨晚程远做的事情,觉得自己也应该表示表示,麻溜的擦干净脸,去了厨房。
她在国外虽有帮佣照顾,但有空闲时自己也会下厨,所以简单的料理还是难不倒她的。西餐程远可能不喜欢吃,那就做中餐好了。从冰箱里翻找出食材,她开始忙碌起来。
熬了粥,煮了蛋,又做了煎饼,她还做了一份养生汤,把这些装到保捅盒里,临出门前给程远发了微信。
【你在公司吗?】
【嗯,在。】
【那好,我去找你。】
【嗯?】
【一起吃早餐。】
因为这通微信,程远这边再度兵荒马乱起来,周赞把买好的早餐扔桌子上,和老板急匆匆出了病房。
心里想的是:老板娘,您下次发微信能早点吗?!

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免费阅读

程远去的早一些,他让周赞把车开走,自己在大厦前等着。上次见面他们也是在这个地方。
墙壁外的绿色玻璃上映出男人的身影,挺拔修长,给人的视觉冲击几乎脖子全是腿,让人看了忍不住失声尖叫。
旁边有小姑娘走过,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要不是旁边有朋友在,看那样子随时有可能冲上来要签名照。
程远单手抄兜静静的看着前方拐角的地方,清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平时就是这副样子,冷的让人不敢靠近,似乎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冰一样的温度。
程氏员工私下给他起了个‘冷面王’的称号,实在是因为只要有他在,整栋楼里都能感觉到冬天的到来。
他做事严谨,要求极高,工作上不容许有任何纰漏,除了跟他回国的周赞,其他人对他是又敬又畏。
而他雷厉风行的处事原则,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阻力,公司里那些元老开始有意无意使绊子,或者是向程老爷子哭诉他的‘恶行’。
其中闹得动静最大的那个,当属任副总经理的自家堂哥,程砾。
程氏集团里呼声最高的两位,一位是程远,另一位便是程砾。
原本程砾是有机会接替总裁位子的,奈何他被爆出同时包养多名女明星的丑闻。
程砾为了博美人们一笑,竟然豪掷亿金,这些钱是哪来的,不用想也知道,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
程老爷子知道后气得住了院,这才把程远从加拿大叫了回来。等程砾从温柔乡里回家后,才知道程远回来了,不但回来,人事任命也下了。
他这些年的筹谋规划,还是功亏于溃。
他气呀。
可是又不能把气撒程老爷子身上,这不直接和程远对着干了。
程远让周赞取了程砾挪用公款的记录,还查出程砾这些年和对手公司合作抢程氏生意的事情,把证据甩在程砾面前,只说了一句,“印度那边的生意需要有人监管,外人我不放心,还是堂哥亲自去的好。”
就这样,程砾这座大山,在程远回国半月内便被直接毙了。杀鸡儆猴,通过这件事情,其他蠢蠢欲动的分支也安静下来。
有眼力的人,开始挑着名目各种巴结。这些人里动静最大的那个,是直接给程远送了个女人。
不过,当晚便让程远轰了出去。
自此公司里流传出好几个版本的言论,有人说程总年轻有人正人君子,有人说程总那方面有问题,有人说程总这是刚正不阿。
程远知道后,让周赞找出造谣的人,领了退职津贴,直接走人。
至此,程氏集团里,再也没人敢私下***,大家对这个新任总裁冰火两重天的‘爱着’。
……
“喂,程远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到。”江雨梦怕程远等的急了,特意打了通电话。
程远柔声回:“不急,路上慢点开车。”
江雨梦眼眸瞅着前方,弯起唇,“好。”
嘴上说着好,脚下可没敢停,今天天气有些热,一大早便让人有种冒汗的感觉,这要是在路边等着,估计得出一身汗。
她***一踩,向右拐去。没特意寻找便在人大厦前到了程远的身影。
耀眼的人,无论是什么境遇都是耀眼的。
就像程远,虽然衣着普通,但这气质一点都不普通。
此处不方便停车,她把车子靠边,降下副驾驶处的车窗玻璃,把保温盒交给他,问了句,“你脸色看着不太好。”
脸色泛白有些憔悴。
程远淡淡道:“可能是晒的。”
江雨梦抬头看了眼太阳,确实挺热,她摆摆手,“那你回公司去吃。”
程远笑着说:“好。”
说完,他走到江雨梦那侧,敲了敲她的车窗玻璃。
江雨梦问:“还有事吗?”
程远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糖,放在了她的手里,嘱咐道:“慢点开。”
等他走远,江雨梦垂眸看了眼手上的糖果,那是一盒彩虹糖,专门用来哄小朋友的。
她盯着他的背影,缓缓扬起唇。
他也太可爱了叭。
她献宝似的拍了张照片给韩菲菲发过去。
韩菲菲一边刷牙一边说:“小心蛀牙。”
江雨梦手搭在方向盘上,眼底溢出笑,“羡慕吗?”
韩菲菲含糊不清道:“不就一(盒)糊彩虹糖嘛,谁羡慕。”
江雨梦扬唇,默默在心里数着,一会儿某人绝对尖叫。



刚数到三,韩菲菲尖叫起来,“雨梦,你看微博了吗?”
江雨梦平时忙,很少刷微博,她回:“没有,怎么了?”
韩菲菲压低声音,“我劝你还是看看……吧。不过,你要稳住,一定要稳住。”
“好。”江雨梦到了画廊,让助理冲了杯咖啡,才慢条斯理的打开了微博。
起初没看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直到一条帖子出现在眼前,她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发帖子的是个大博主,粉丝六位数,基盘很大。
标题是#某知名画家欺诈客户#
也许是怕宣传的力度不够,博主又连发了两条,标题分别为:
#无良画家太蛮横#
#请还艺术界一片净土#
帖子发出后,点赞,转发量惊人,评论里带节奏的很多,吃瓜群中齐声讨伐。
【现在人呀就不能称之为人。】
【没那点本事,你就在家老实呆着,要不去教教小朋友,别出来祸害那些喜欢收藏的人。】
【就这个节操,哪家小朋友愿意跟她学,这就是缺德吗!】
【我看是想钱想疯了,不会画就别画,骗画这行为可不好。】
【我们绘画界就是因为有这些蛀虫,才会变得乌烟瘴气。】
【博主你倒说说,这人是谁呀,发出来我们一起抵制她的画!】
【这已经不是画的问题了,这就是人品的问题!】
【听说现在有很多找抢手的画家,不知道这位是不是。】
【什么!简直太可怕了,妈妈我要回家。】
【我现在就想知道说的是谁!】
【以前只知道衣服有残次品,还真不知道名画也有,我算是长见识了。】
【吃瓜群众的心是火热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非砸了她家!】
偶尔有人冒出反对之声,也被喷成了筛子。
【楼上你们情绪有些太激动了,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现在披皮黑很多的,小心当了别人的刽子手。】
【我看你就是披皮黑,说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没准这位就是博主所说的知名画家本尊,来呀,骂她!】
【艹!赶上现场直播了,我也骂!】
【……】
江雨梦没一条条细看,就看了这些,端咖啡杯的手已经有些不稳了。
韩菲菲打来电话,“怎么样,看到了吗?”
江雨梦咬牙切齿道:“看到了。”
韩菲菲:“你打算怎么处理?要不我找营销号压评吧,现在所有人还不知道你就是那个画家,万一被他们扒出来,更麻烦。”
江雨梦端着咖啡一口饮尽,沉声道:“不用。”
“不用?”韩菲菲不解问:“你要怎么做?”
怒气过后,江雨梦心情恢复过来,思绪也变得清晰了许多,“让事情搞大。”
“嗯?”
“我忘了告诉你,我有录音,里面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时男人走的时候提醒她要把录音删除,幸亏她留了一手。
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韩菲菲高呼一声,“真有你的。”
江雨梦:“你等着看好戏吧。”
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快,最后上了热搜。谩骂之声不绝于耳,大家极力为受害者声讨。
有人要求博主发出骗子的信息,懂网络的人开始在网上扒。不过,江雨梦回国时间不算太长,名气不算太大,扒出的画家的信息里竟然没有她。
其他无辜画家开始躺枪,成了大家猜忌的对象。
这出以卖假画为□□的个人行为,最后延伸到整个绘画界,有人还列举出自己当年受骗的经历,声泪俱下的控诉。
蝴蝶效应,越演欲裂。
韩菲菲看着帖子的爆红程度,摇摇头,感慨道:“雨梦,这是要你出道的节奏呀。你要是再不来个反转,下一个被曝光的肯定是你。回头,伯父伯母也会知道这件事,还有你那位程先生。”
江雨梦这两天被***了,忘了她凹奋进女青年人设的事情,爸妈那还好说,程远这,有些不好解释。
她登录小号,把录制好的音频利用软件变声,然后分几段发了出去。怕被淹没,特意用了韩菲菲手中的一批营销号,把音频顶上来。
什么叫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叫峰回路转。
什么叫啪啪打脸。
听到音频的吃瓜群众算是都明白了。
——“退钱我只要退钱不要给我转卡,你要是不退,我把这件事情捅到网上,看你还做不做人!”
——“给我退双倍!”
——“今天吃芒果了吧,看看多不小心,都弄袖子上了。……这画上的瑕疵,就是你吃芒果时弄的吧。”
——“我、我错了,可、可能确实是我不小心弄上的。你别报警,我不退了,我马上走。”
——“等一下,我退给你,我的画只卖给懂画的人,你——不是。”
至此大家全部明了,感***家都退给你了,你这是特意跑到网上卖惨来了。
你缺不缺德!
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风向齐齐开始骂那个所谓的受害者,博主出来澄清,说她是被误导,道歉公告挂了好久。
江雨梦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件事明摆着就是宋琳曦指使人干的,她通过旁人把这件事转述给了宋父。
不用多说,一两句,点到即止。
这一局,江雨梦胜。
当晚,韩菲菲发了视频通话,“我告诉你,宋琳曦这下惨了,听说被她老子断了经济来源,这会儿哭唧唧四处借钱呢。下周圈子里姐妹过生日,我看她到时候哪还有脸来。还有听说那个博主扛不住,透露了些宋琳曦的个人信息,估计她得消停好久了。你的这次画展,绝逼不会再看到她的身影。”
“她没脸再出现了。”江雨梦接这通电话时,正在卫生间洗澡,忽然脚下一个不察,摔倒在地。
“啊——”重重地倒地声传来。
程远听到声音,急匆匆跑过来,顾不得敲门,打开门问:“怎么了?”
江雨梦双手胡乱地挡着,再度失声尖叫:“啊——”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和捡来的男人结婚后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