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时有风我有你(沈冬生孟楚)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晴时有风我有你(沈冬生孟楚)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冬生孟楚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晴时有风我有你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程亦清 ,讲述了孟楚坐在图书馆的二层,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冬生孟楚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晴时有风我有你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程亦清 ,讲述了孟楚坐在图书馆的二层,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之快如同打游戏的职业联赛队员。

小说简介

图书馆里很安静,坐着很多备考的大学生,偶尔还能听见轻声细语的讨论声。透过落地玻璃窗往外看去,街道两旁的杨树随风摇晃,绿叶在阳光的照衬下生机勃勃,这是一种与冬天时不同的绿。
S市的春天带着闷热潮湿的气味悄然而至。
孟楚坐在图书馆的二层,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之快如同打游戏的职业联赛队员。

晴时有风我有你全文阅读

图书馆里很安静,坐着很多备考的大学生,偶尔还能听见轻声细语的讨论声。透过落地玻璃窗往外看去,街道两旁的杨树随风摇晃,绿叶在阳光的照衬下生机勃勃,这是一种与冬天时不同的绿。
S市的春天带着闷热潮湿的气味悄然而至。
孟楚坐在图书馆的二层,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之快如同打游戏的职业联赛队员。
她是一个作者,现在正在为自己接下来的故事努力码字。
QQ的标志在电脑屏幕的右下角闪晃了许久,孟楚的注意力集中在文档上。当她打下这一章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终于缓了口气,把身体靠向椅背,看了一眼窗外,再把视线转回电脑屏幕上时才注意到右下角闪动的图标。
孟楚点了一下,跳出一个对话框,消息不停地往外蹦。
“小楚,我有急事找你帮忙!”
“看到消息快回我……”
“你不是忘了你这苦命的大表姐了吧……啊啊啊……”
然后是一堆轰炸的表情包。
这是邢薇一贯撒娇卖萌求帮忙的手段,孟楚看着对话框,会心一笑,于是回复她。
“到底是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把你逼得快炸了我的屏幕?”她都能想到邢薇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表情包因为孟楚的回复而骤然停止,随后邢薇发来消息问她在哪儿。
孟楚回复她说在图书馆。
“帮姐一个忙呗。姐现在手里有个剧,可是编剧突然因为家里有事辞职了。”邢薇把前因后果给她说了一遍。
邢薇从高中开始就混“二次元网配圈”,是口碑很好的策划,不管是CV(配音员)还是编剧,甚至是好的后期她都能约到,但是这次她突然让孟楚来帮这个忙,那肯定是时间出问题了。
因为时间紧,所以只能舍远求近。
孟楚虽然不混网配圈,但是对广播剧很感兴趣,可能是职业性质使然,她对各类故事载体都感兴趣。
“什么时候要?”孟楚微微皱了一下眉,然后问道。她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有过写广播剧剧本的经验,不过很不成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邢薇手里这种比较大的制作项目。
“我只有三天时间,CV那边等着本子呢,而且距离我一早就定下的发剧日期越来越近了。”邢薇打出来的黑色字都显露着急的心情。
其实网配剧成本低,完全是为爱发电,不是非要在固定的日期里发剧,基本随心所欲,可是邢薇这人做剧有自己的底线,总是说到做到,不想拖。
“我尽量。”孟楚回她。
“谢了,姐回头请你吃饭。”邢薇又说,“我要工作了,下午还有一堆账等着我算呢。”然后她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孟楚没有回复,直接关掉了对话框。
三天对她来说是有点短了,不过不尝试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不行呢?
就像当初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只身南下;就像父母对她现在的工作不理解,她依旧挣扎在文字里,挺身前进。
她看着窗外新陈代谢后的绿叶,轻微叹了口气。
这是她来南方的第二年。
2.
邢薇是她通过高中同学方琳认识的一个“非直系”学姐。
那年她只考上了家乡的大学,而方琳远走他乡前往S市上学,方琳和邢薇都是S市知名大学会计系的高才生。
毕业后,孟楚不想留在家乡,决定南下投奔方琳,但是没想到半年后,方琳因为父母和男朋友返回故里,后来孟楚便和邢薇生活在一起。
邢薇是正宗的S市人,却没有江南水乡女子那般柔软的性格,反而带着一点北方人的雷厉风行。她毕业后不喜欢父母常常在耳边唠叨结婚生子的事情,于是决定从家里搬出来住。
两个单身女孩子住在一起,虽然生活中诸多疲累和辛苦,但好在两人会自我安慰,自得其乐,也算开心。
孟楚从图书馆出来,决定先去附近的超市买点水果蔬菜。她很喜欢逛超市,她喜欢烟火气息浓重的地方,喜欢看情侣手挽着手一起走过一排排货架,女的站在前面挑着日用品,男的站在身后推着车,这幅景象虽然平淡,却好不惬意。
她的父母从来没有这样和平共处过,所以造就她对婚姻一点也不向往。她甚至想过,一个人过一生虽说有些孤独,但好在自由,不用被一些不必要的枷锁困住。
她买了很多新鲜的蔬菜和水果,然后离开超市。
邢薇经常加班,出租房里一直是她一个人,她吃完晚饭后,便又坐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
深夜,门锁响动的声音惊醒了趴在茶几上睡着的孟楚。
“你回来了啊。”孟楚伸了一下腰,然后揉了揉惺忪睡眼,写文的工作让她的睡眠很是不规律,常常半夜起来写,写困了就睡。
邢薇劝诫过她很多次了,可是都没用,生活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
“怎么没回屋睡?”邢薇换下高跟鞋,趿拉着拖鞋进了屋。
“困了就直接睡了。”孟楚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她推了推茶几上的电脑,“你看看我改编的本子行吗?”
“完事啦?”邢薇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地问。
“嗯。”孟楚撑着茶几起身,去厨房给自己泡一杯咖啡回来。
“行吗?”她问。
邢薇抬头,高兴地说:“行,肯定行,你这都是专业水准了。”
孟楚喝了一口咖啡,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哎?”邢薇皱着眉看她,叮嘱道,“少喝点咖啡,这玩意儿上瘾,让人上瘾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
孟楚笑着摇头,转移话题问:“今天怎么下班比平常还晚?”
“还不是那个狗头领导的错,我就说那批货的账没算,他偏说算了,结果今天被上面查出来了,近三天的货账单都要重新算一遍,累死老娘了。”邢薇直接躺在地上,仰天长啸。
孟楚也听出点端倪来,虽然她不身处职场,但是那点猫腻不用深想也能推出个大概来,想必是有人想偷账。
“下一期什么时候要?”看着躺在地上的邢薇,孟楚问。
“下一期要三个月后呢。网配嘛,你也知道,不用更得那么勤,我总要给自己喘口气的时间啊。”一提起这个,邢薇又来劲了,直起身子兴奋道,“你不知道这次我约到一个强大的变声系(指音域宽广的CV),前几次约的时候他特别忙,这次总算被我约到了。”
孟楚也挺好奇这个变声系到底有什么魔力之处,能让邢薇这么执着。
“听干音(没有任何处理的原始录音)的时候我叫你。”邢薇笑,卖了个关子。
安静的室内,只有风撩动窗帘的细微声音,电脑屏幕上蓝色电波不规律地起起伏伏。
扬声器里发出两个不同男人的声音。
“喂,你不能这么做,我会吃醋的。”软萌音说。
“别吃醋,我只喜欢你。”糙男音说。
孟楚聚精会神地听着,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你说,这是同一个人录的音?”孟楚依旧不敢相信,指着电脑屏幕惊讶地问。
邢薇笑着点点头。
孟楚发出轻微的叹息,惊讶这个CV的展现力,虽说她对网配圈并不是特别熟悉,可是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能力叫“伪音”,可是伪得这么自然,并且一点同一个人音色的痕迹都找不出来,的确太少见了。
“他可是变声系中的变声系。”邢薇说。
“你跟他熟吗?”孟楚问。
“不熟。”邢薇手指点着桌子,“他很少和圈里的人‘面基’(见面),我也是通过沈京才联系上的,那家伙说什么也不给我看他的照片,说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友情。”
说到这里,邢薇激动了一下:“胡说,我看就是这浑小子在卖关子。”
沈京是邢薇圈内的好友,而且见过面。孟楚知道有这个人,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契机交流和联系,基本关于他的事情都是听邢薇说的,据说这人在圈内是个万年龙套,圈外还是个相亲狂魔。
“他叫什么名字?”孟楚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愣愣地问了一句。
“他叫酥酥。”邢薇说,“这是他的CV名字。”
酥酥。
孟楚默念一句,他的名字。
3.
孟楚点进了酥酥的微博主页面。
她发现这个男人除了喜欢晒一堆沙拉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有关他生活的细枝末节更是少之又少。
孟楚一直认真地翻看,最后退出微博主页的时候点了“特别关注”的按钮。
皮皮虾的头像在不停地晃动,孟楚点开对话框。
“小楚楚,你在做什么啊?”这是陈皮一贯的说话风格,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
“这么久都没个动静,是不是忘了你皮皮哥?”陈皮发了一个贱贱的表情。
孟楚忍着笑,回复道:“哪敢啊,皮皮哥最近忙不?”
陈皮开始插科打诨。
“最近不就是连续跑工厂嘛,哥的老腿都快断了。”陈皮正经地说了自己的近况。
陈皮是除了邢薇之外,孟楚在异乡的另一个朋友。两人相识其实是一场很奇妙的缘分,当初孟楚刚到南方不久,她在自己常常混迹的贴吧发表自己的原创故事,然后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一是为了寻找志趣相投的朋友,二是希望借着这样的平台联系几家靠谱的公司,给自己写的故事增加一点曝光度。
陈皮就是因为看到了她写的故事加了她的QQ,两个人才正式联系上。当时陈皮刚入圈,加入的网配社团规模很小,又想自己策划一部剧,但是没有人脉,只能在网上挖掘,看了孟楚写的故事,觉得不错,于是联系她给自己写个剧本。
当时孟楚并不是特别愿意,因为这事一没钱拿,二是浪费时间。
但是陈皮这人热情又好说,无奈之下,孟楚便接了这个任务。那是一个全一期的广播剧,改编自一个题材很小众的小说,她是一个写言情故事的人,改起来的确有些吃力,但是好在她总结能力还不错,再加上写故事的思维很顺畅,于是那个剧本大家都很满意。
两人正式见面还是一年前,当时两个人在“二次元”的关系处得不错,于是逐渐透露“三次元”的一些事情,巧的是两人正好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便相约见了面。
陈皮在网上已经很皮了,孟楚没想到人如其名,他在现实生活中也很皮。
不过这人在食品加工厂是一个小领导级别的人物,常年到处出差,跑各种加工厂,所以孟楚很少跟他见面,不过联系的频率一直没有降低。最开始的时候邢薇也好奇过,说陈皮看上她了,所以对她这么热乎。
当时孟楚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其实她明白,陈皮只是很喜欢和她相处,就像哥哥对待妹妹,他们之间绝对不会产生男女之间的爱情。
“小薇薇呢?”陈皮问。
陈皮和邢薇都是本地人,所以只要陈皮不出差,三人聚会是常事。邢薇也是在彻底和陈皮熟了之后才知道他那点儿事,所以才敢大胆地开各种带有颜色的玩笑。
在这座城市生活,邢薇和陈皮的存在已经成为孟楚人生里的必不可少,有时她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他们俩,她的生活会多寡味。
“她加班啊。”孟楚下意识看了一眼四周安静的房间,不管春夏秋冬,陪伴她的始终只有一台电脑和无时无刻都存在的空气。
“公司是给她多少钱啊,这么卖命?”陈皮不屑地说。
孟楚嘴角轻微扯动,然后在对话框里打了一个数字给他发过去。
陈皮很配合地安静了下来,然后发了一个“我闭嘴”的表情。
时间静默了几秒,孟楚看着陈皮的对话框,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在圈里认识一个叫酥酥的CV吗?”
陈皮回:“知道这人,但是没怎么接触过,之前有一部蔚蓝主役配音的剧,我和他都在剧里面跑过龙套。”随后他又补充,“但是你也知道,网配这个圈子都是各录各的,不认识照样能合作一部剧,所以有时候CV之间根本就不熟。”

晴时有风我有你免费阅读

蔚蓝是网配圈里的男神,也是很低调的一名选手,现在几乎是半隐退的状态。
陈皮说得不错,网配都是业余活动,大家都是有主业的情况下,用业余的时间来发展自己的爱好,干音都是各录各的,然后再交到同一个策划手里,干音收集后交给后期制作就可以了,所以CV之间不需要联系也可以完成一部剧。
“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陈皮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孟楚怅然若失了几秒后,回复道:“没什么特别的,就觉得他的声音挺好听的。”
陈皮笑道:“你什么时候变成声控了?你不是一向对这个没太大兴趣的吗?”
当初陈皮没少在孟楚面前叨咕一些网配圈里的事,后者基本是一笑过之,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后来他就不怎么说了。
如今这是吹的哪股子邪风?
孟楚毫不留情地回击道:“还不允许我改变吗?谁能保证自己是一成不变的?”
陈皮投降,他说不过伶牙俐齿的孟楚,然后讪讪问道:“那你说说,哥的声音好听不?”
陈皮的声线其实一般,而且很单一,配个甲乙丙龙套什么的还行,但如果要配一些有深度的角色,他的戏感和声音都显得单薄了些。
但是,那个人不一样,他的声音能让别人根本认不出是他,孟楚不由得想到“宝藏男孩”这四个字。
陈皮还在轰炸她的对话框,这一点倒是和邢薇如出一辙,怪不得两人做剧的时候总是一拍即合。
孟楚抿了一下唇,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您是天籁之声。”
被夸了的陈皮心情大好,然后很是大方地和孟楚约时间请她吃饭。
下QQ之前,陈皮不忘交代叫上邢薇。
“这次见面,哥要好好稀罕稀罕你俩,可想死哥了。”陈皮作为一个正宗的南方人,这股流氓东北腔还是向孟楚学来的。
看着对话框,孟楚大笑不止,然后发了一个“滚”字。
4.
孟楚正在图书馆码字。
她不喜欢在家里码字,图书馆安静的氛围和书香气更能让她全神贯注地去构写一个故事,偶尔照进来的阳光就像上天赐予的,落在她的身上,有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手机上微博的提示音突然响起。
她停下打字的手,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ID。她特别关注的酥酥发了一条新微博,是一条直播预告。
今晚九点会在CV酥酥的直播间进行直播,主题就是随便聊聊。
还真是一个很随意的主题,孟楚想。
晚上九点,孟楚很早就完成了今日的写字任务,然后捧着手机在直播间等待,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受。她很少追星,除了每天读书写字之外,很少有娱乐性的东西能够吸引她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经营,但是她在直播间等待的这段时间,心中的期待如同在森林中奔腾的小鹿,没有前行的轨迹,只是在乱跑乱撞。
手机屏幕正中间开始倒计时,消失的每一秒钟,都与她越来越重的心跳成为正比。
早已经过了正式开始直播的时间,公屏上的粉丝开始刷弹幕,大家都在说酥酥可能是在洗衣服忘记了时间。
孟楚看着粉丝不停地刷消息,越看越诧异,脑子里不停地翻腾着对这个男人的好奇。他和粉丝之间的话题都是这么生活化的吗?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开播时间过去了三分钟,本来底色黑暗的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一张池塘莲花的背景图瞬间展现在眼前。
一阵麦克风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
“能听到我说话吗?”一个软萌的声音在直播间响起,“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刚刚……刚刚在做沙拉来着,唉,今天好累哦。”他的声音就像一个撒娇的小男孩,每一句都能温柔抚摸心脏上最柔软的地带。
公屏上的粉丝不停地在刷“啊啊啊啊”,然后还有一些人在刷“今天的糖糖好萌好软啊,今天是奶糖啊”。
糖糖?
孟楚看着公屏上那些话,有种自己走错直播间的错觉。
“今天有小伙伴要过生日吗?”他问。
公屏上一水地刷“有”。
“最近怎么这么多人过生日?”他哭笑不得,随后转变声线说,“你们是约好的吗?”
小伙伴们因为他随时切换的声线激动得在公屏上刷弹幕。
她们统一口径说:“拆哥出来啦。”
拆哥又是谁?
孟楚就这样带着一脑袋的疑问听他从小粉丝点的第一首生日歌一直唱到最后一首。最后一首唱完的时候,酥酥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
一下子唱十几首歌曲,嗓子可能有些难受,孟楚一直在窥屏,因为他的两声咳嗽,眉头不自觉地轻微皱起。
“好累哦。”他软萌的声音穿透网线,不断钻进孟楚的耳朵里。
她无法想象,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同时又可以变得很“糙气”,不管是哪种,都有一种迷人的味道。
粉丝提的问题都是例行公事的表白,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很有趣。
一个小小的奶糖提问:“拆哥和糖姐的日常好萌好甜哦,如果糖姐离家出走,拆哥会着急吗?”
孟楚听到他念问题的时候明显有忍不住的笑意,读完之后果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着回答:“拆哥和糖姐是不能分开的哈。”
孟楚被他出人意料的回答惊到了,同时心中的疑问越来越深。
直播的最后,酥酥给大家唱了一首晚安曲,音乐间奏响起的时候,直播突然被挂断了。孟楚以为是自己的网络卡了,连忙重新打开软件,才发现是对方挂断了直播。
这人真是……
果然,评论区出现了粉丝大吃一惊的评论。
“这‘下播’的速度让我以为自己卡掉了,哈哈!”
“这次又是秒下啊……”
“大家习惯就好。”
“我字打一半就退出来了,什么鬼!?”
…………
孟楚翻看着评论,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邢薇加完班回家,正好看到孟楚抱着手机在傻笑。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邢薇换下高跟鞋进屋。
孟楚笑意不减:“就是碰见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一个遥远却又很近的人,一个像是幻想却又真实的人,在一场不知名的相遇里,带给她难得的快乐时光,很是难忘。
5.
早年网配圈喜欢管男CV叫“姐”的事情,孟楚有所耳闻,但是她不知道“拆哥”是从何而来的。孟楚用匿名的小号在微博上留言,询问有关拆哥和糖姐的事情始末。
原来,拆哥和糖姐分别代表CV酥酥的两种声线,因为最开始酥酥的微博名字叫“拆开的大酥糖”,所以粉丝们自动分成了两种叫法。
“拆哥”指的就是他很糙的声线,“糖姐”就是他很萌的声线,粉丝们脑洞大开,明明是一个人,却把这两种虚无的人设组成了CP(指“二次元”人物配对)。
在“二次元”,大家有理由和心情尽情挥洒内心深处隐藏最深的喜好与愿望。
邢薇难得闲出一天,陈皮也从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飞回S市,三人聚在好久不光顾的大排档一解多日不见甚是想念的“哀愁”。
这个三人组合怎么看都有点怪,一个满世界乱飞,就差没准备一架专机接送的年薪一百多万元的小领导,以及虽然忙,但是生活水平处于上游的都市白领,竟然和一个不知名的小作家坐在烟火漫天的市井小区的露天大排档里吃着刚烤好的羊肉串。
“你说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羊肉啊?”邢薇拿起一根羊肉串打量着,她今天休假,脱掉了往日里精英的着装,换上一身休闲运动服,洗掉了平时精致的妆容后,配上两根随手编织的麻花辫子,竟然意外地有种乡村风情。
“你管它呢。不管是老鼠肉还是猫肉,哪怕是狐狸肉,只要有羊肉味吃不死人不就得了?”陈皮一手抓串,一手抓冰镇啤酒,一副糙老汉刚进城的模样。
孟楚抬头看看邢薇,又看看陈皮,心里点头称道:乡村姑娘配糙老汉……还是有点亏啊。
“你说完我怎么吃啊?”邢薇瞪了陈皮一眼。
“啧,是你先提的,怎么还赖我呢?”陈皮一脸无奈。
“谁让你说得这么详细的,倒胃口。”邢薇把手里攥着的不知道是什么肉的串扔在盘子里。
陈皮一脸坏笑:“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看是唯你最难养。”他准备抬手喝啤酒的动作被邢薇拽他耳朵的行为打断了。
“哎哎哎……小薇薇,哥错了还不行吗?”陈皮叫唤。
邢薇的手劲一般人领教不了。
孟楚记得刚和邢薇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打闹,当时看着没啥事,事后手腕全是青紫痕,她之后就长了记性,绝对不和邢薇动手。
可是陈皮没记性。
陈皮搓着自己的耳朵倒吸口气:“哎哟喂,你可太狠了,一点也没有南方女子的温柔,怎么和粗鲁老娘们似的。”
孟楚闻言抬眼,目光锐利得如同一把剑刺透陈皮的胸膛。
陈皮感受到目光不善,主动认错。他自知力量有限,实在惹不起这对姐妹花。
“东北女生怎么了?”孟楚喝了一口啤酒。她酒量不好,两杯基本上头,此时半座城市的灯光照着她脸蛋上的微微红晕。
“没……没怎么,看我家小楚多好啊。”陈皮笑。
孟楚不和他一般见识。
“你手里那个剧怎么样了?”陈皮突然问道。
邢薇已经没有胃口了,只能一口又一口喝着冰镇啤酒,南方的春天很短,稍纵即逝,盛夏开始无声无息蔓延到每一处空气里。
“进后期了。”邢薇说,“估计过几天就要发剧了。”
“我听说你约到CV酥酥了。”陈皮云淡风轻地继续这个话题。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晴时有风我有你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