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偏爱(江恕温凝)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命中偏爱(江恕温凝)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江恕温凝小说命中偏爱,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命中偏爱全文免费阅读。江恕第一次失了算,那晚过后,连她的声音都没再听到过。几周后。江恕接到妹妹在酒吧惹事,要求家属保释的电话。

小说介绍

江恕温凝小说命中偏爱,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命中偏爱全文免费阅读。江恕第一次失了算,那晚过后,连她的声音都没再听到过。几周后。江恕接到妹妹在酒吧惹事,要求家属保释的电话。男人满不在意:“别放出来了,关着吧。”江檬檬听到忙喊:“哥!我小***也在这!和我一起关着呢!救救我们!”江恕一下坐起身:“你让她给我说句话。”

江恕温凝小说简介

温凝二十岁那年,被接回寒城江家,履行婚约。
婚后卑微又讨好地陪了江恕半年,到头来也没能焐热他的心。
离开那晚,暴雨寒风,小姑娘抱着腿蜷缩在凉椅上,清瘦的小脸冻得苍白。
不远处的车里,助理忐忑开口:“江总,我去把太太接回来吧?”
男人冷冷勾唇,闭眼假寐:“吃点苦头长记性,受不住了自己会回家。”

命中偏爱全文阅读

温凝一整晚都睡不踏实,迷迷糊糊醒来时不过早上五点。
江恕仍旧没有回家。
褪去昨日厚重的婚礼妆,少女的皮肤倒显得更加透亮,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稚气满满,徐妈想不明白这样的小姑娘,也不知造了什么孽,要吃这种的苦头。
“太太,饿了吧?想吃什么跟徐妈说,徐妈给您做去。”
温凝眼角微垂着,看起来没什么精神:“都好。”
徐妈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没事。”温凝扯嘴笑了笑,说话声轻轻的,“徐妈,您先去忙吧,我想再睡一会儿,有点儿累了。”
明明委屈的是她,可首先想的还是安慰旁人。
被窝里温凝缩成一团,手攥成小拳头抵在唇下,觉得眼眶有些热的时候,便张口咬住手背,用这种最习惯的方式来忍住难过。
梦里大概还是哭了,昏昏沉沉睡到七点多,醒来时,枕头湿了一处。
厨房里,女佣惠芬没好气地在料理台前热菜。
徐妈没忍心把温凝叫醒,只得吩咐厨房隔半小时把饭菜热一次。
惠芬打从温凝进了别墅,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此刻热菜也不情不愿,总觉得耽误自己时间。
“丑麻雀还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呢,结果婚礼当天被江少当鸽子给放了,换我就不活了,谁能丢这么大的人。”
惠芬手上动作随意,没有半点讲究,歪着脑袋贴着肩膀夹了个手机,电话里句句嘲讽嗤笑。
“江少压根不把她当回事,几个月了连家都不回,唯恐避之不及。”
“没准外头早就***小四养了一堆,她算个什么?现在有钱人就喜欢玩网红辣妹小嫩模,她这一身破烂的小白花,早就不吃香了。”
温凝站在餐厅门口,听到那句“外头养了人”,眼睫颤了颤。
惠芬转过身,被站在门口的温凝吓了一跳,扬起眉狠瞪了她一眼,随手把碟子砸到桌上,瓷碗和餐桌相撞,发出来的声响刺耳,“真当自己是什么少奶奶?吃个饭还得另外给你热菜,不知道到了饭点就得主动上桌,你爸妈没教过你吗?”
她似乎有撒不完的气,仗着此刻徐妈不在,没人护温凝,难听话不断:“有些女人可真不自爱,为了财产就上赶着送来给人睡,哪里知道江少连碰都不愿碰,也不知道之前被多少金主睡过,真脏。”
惠芬说完,又白着眼端了碗汤过来,靠近温凝时,有意将手中托盘倾斜,碗中汤汁洒了不少出来,温凝的衣角一下染上许多斑斑点点,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惠芬不屑地扯嘴嗤笑,阴阳怪气的:“哎哟,不好意思哦,手滑,绝对不是故意的呢。”
桌上除了冷汤冷水,就是故意烧糊的剩菜剩饭,惠芬扬了扬下巴,眼睛都长到头顶了:“爱吃不吃,只有这些,江家可没人惯着你,顺便告诉你一声,东西得吃完才有教养,这可是江家的规矩。”然而她话音刚落,面前就猝不及防地砸了个汤碗过来。
“——啊!”热腾腾的汤汁洒到惠芬手背,她下意识地尖叫出来,可还没反应过来冲温凝发难,抬头便直直对上江恕那带着狠戾的冷眸。
“好大的脾气。”男人轻嗤,周身透着股寒意,“江家的规矩?我江恕的太太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说教?”
惠芬吓得没了半点方才的神气,睁大眼睛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江……江恕?”温凝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此刻眼里带着惊讶,见到他,又莫名生出一丝委屈。
江恕偏头瞧了她一眼,小姑娘身穿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看起来有些年头也不太合身,可又衬得人越发娇小乖巧,与白天在飞机上看到的那张开背婚纱气质不同,眼前这个模样,倒更招人心痒。江恕几步走到她身边,一把将她手腕拉过来,啧,手感柔软,和他想象得并无出入,甚至更嫩上几分:“烫到你没有?”他扬眉,和方才发火的样子截然相反,莫名看出点难得的人性来。温凝摇摇头,被他看得脸颊有些发烫。
江恕勾了勾唇,掌心顺势握住她小手,却正好抓在了前几天被碎碗割伤的虎口。
温凝没忍住疼,缩了一下手,男人立刻低头,拉着她的手检查。
虎口处裹了纱布,江恕皱眉问:“怎么弄的?”
惠芬吓得忙看向她求饶,示意她别说,可还没等温凝开口,徐妈便赶了过来,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全说了。
江恕低着头,表情冷然带着点戾气,下一秒,抬脚将边上餐椅踹到惠芬小腿肚上,椅子轰然倒地。
“坐。”“……昂?”惠芬忍着腿疼,吓得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江恕眼神轻蔑,舌头顶了顶脸颊,整个人有股莫名的痞气,气势压人:“吃,吃不完不许下桌,江家规矩管的当然是江家下人。”
惠芬半句话都不敢多说,埋头往嘴里塞东西。
一同跟来的助理任天高瞧了眼,满桌子烤糊烧焦冷热交替的东西,量还不少,全吃下去估计真得送趟医院,他手抵着嘴偏头,小声提了句:“江总,算了吧,小姑娘不懂事……”
江恕冷嗤一声,低头看了眼娇小安静的温凝,心里莫名生出一股燥:“我太太也是个小不点儿。”
任天高:“……”
温凝定定地站在原地望向江恕。
她从来没被人护过,本该欣慰感动,可白天的婚礼他没有出现,两人气氛有些尴尬。
江恕被她这眼神看得莫名不自在,他这辈子做过的混蛋事数不胜数,从没感到过心虚,可此刻这种感觉异常强烈。
眼眸对上温凝,那股心虚就越发强烈,后来索性烦躁地扯了扯领带,丢下一句:“我累了。”打算回房,临走前又偏头,“徐妈,替她的手换个药。”
他就这么走了,没和她多说一句话,温凝眼角微垂,攥了攥手心,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
江恕觉得浑身有些燥,脱了西服外套挂在手肘处,男人身形修长,步伐大,上楼的速度很快。
温凝在楼梯底下犹豫了一阵,最终还是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住到御乾湾的这两个月,她一次都没敢踏上二楼。
江恕洗了个冷水澡。
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还是没能扫去心里的烦闷,明明自始至终对老爷子一意孤行安排的娃娃亲极度排斥,可方才居然没控制住自己,替那个女人出了头。
非要说起来,自他把温凝从小村庄接回来的那天起,整个人都莫名有些不太对劲。
江恕穿着睡袍在卧室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早已疲惫,按理得早点休息,可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待什么。
等了一阵,仍旧没见温凝进来,他这才起身环顾四周,主卧内的陈设与几个月前他离开时相比毫无变化,浴室里甚至连个牙刷都没有多,丝毫不见温凝生活过的痕迹。
男人微皱了眉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徐妈敲了敲门,端着杯茶进来。
“太太用药草煮的安神茶,说是能缓解疲劳,让您睡得更好。”
江恕头都没抬:“太太人呢?”
“太太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楼下客房,没您的同意不敢上来,要不……您去让她搬上来住吧?太太胆子小,这别墅大,她一个人住总是会害怕的。”
“怎么,还得我亲自去请?”
江恕冷嗤一声,连茶杯都不愿意碰了,态度淡淡的:“不用了,知会她,明天晚上跟我回一趟老宅。”
次日傍晚,温凝换了身干净朴素的白裙,这是她能拿得出的最像样的衣服。
江恕只偏头扫了她一眼,便自行出门,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等她的打算。
两人这趟要去老宅见老爷子。
黑色迈巴赫后座一片寂静,江恕皱着眉头闭目养神,温凝则是小心翼翼地端坐整齐,抿着唇连背都不敢弯,像个乖巧的小学生,只是偶尔会偏头偷偷看一眼身边的男人。
车子经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温凝瞥见路边一家糕点店,脸上有些欣喜,看江恕似乎已经睡着,便壮着胆子小声冲司机问:“林叔,请问能在这停一下吗?我想下去买个东西。”
司机只听江恕指挥,可是温凝提了,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江恕懒懒地开了口,嗓音有些沉:“停吧。”
等到他再睁眼时,就见温凝已经兴冲冲地下了车,迈着小碎步往糕点店跑时,还不小心被街边一个踩在滑板上戴着口罩的年轻男人撞了一下。
对方似乎说了抱歉,温凝仰头甜笑着说没事,可偏偏就是这么意外的一撞,江恕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烦躁又莫名涌了上来。
他偏着头,视线再没离开过温凝,就看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个看起来很老旧的钱包,掏出一沓零散纸币数了好久,而后换回两个礼盒。
小姑娘回来的时候,脸上明显比方才多了几分笑。
江恕不知道怎么离开他半分钟就这么开心,莫名不悦:“买了什么?”
“给爷爷带点见面礼,我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说这个糕点好吃,就买了些。”温凝说话声音软软的,“你吃吗?听说很好吃的……”
她套上手套,从另一盒里拿了一块出来递到江恕面前,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讨好。
这小不点儿总共就那么点钱,还惦记着替他带一份,江恕不自觉勾了勾唇,可一想到方才她冲那陌生男人笑得那么甜,脾气就有些冲了:“不吃。”
温凝讪讪收手,带着怯,一直到吃饭时都没敢再开口搭话。
今晚要在老宅留宿,有爷爷在,两人自然是要睡在同一间房。
江老爷子留江恕在书房说话,温凝便一个人先行回房间洗漱休息。
然而老宅的洗浴开关和御乾湾的不同,她才一伸手,滚烫的热水一下从头顶喷撒出来,江恕进门的一瞬间,浴室传来了声尖叫。
他心里一紧,下意识地快步往浴室走,一把拧开门把手,入目的是温凝白裙湿透,若隐若现,楚楚可人地环抱着自己的模样。
江恕整个人像点了火般燥了起来,眼神却漏出一丝轻蔑,这才矜持了一晚,这么快就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
他唇角微勾,带着嗤笑,脸上神色换上了点吊儿郎当的痞气,眼神定定地看着温凝,慢条斯理地开始松着自己的领带:“江太太连洗澡都不关门,是在邀请我吗?”

命中偏爱免费阅读

温凝白皙的脸颊红得能滴出血来,不知是因为方才滚烫的热水,还是因为紧张。
她愣在原地手足无措,身上纯白的棉质布料此刻被水浸得半透,紧贴着身子,娇小却仍旧曲线有致。
“我、我不知道这个怎么用……”少女嗓音软糯,透着股怯。
江恕轻笑一声,舌尖顶了顶后槽牙,眸光深谙,瞳仁漆黑,浑身透着股与衣冠楚楚不相符的野:“我教你?”
温凝咬了咬唇,垂着眸不敢看他,听到他说话,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可惜后边便是冰冷光洁的墙,退无可退。
江恕松了领带,修长的手指解起了自己的衬衫纽扣。
一颗。两颗。
温凝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要随着解开的扣子一下比一下蹦得更快。
她知道嫁了人,这一天总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以这样意外的方式。
“我还没有洗——”她似乎想做最后的挣扎。
“一起。”江恕喉结不耐地上下滑动片刻,嗓音里都带着点哑,沉沉的却很有磁性,白日里分明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可此刻却藏着无数的欲。
身后硕大的圆形浴缸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蓄满了热水,等温凝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温热之中。
周围的热水烫,她身上的温度却更甚。
江恕大手攥着她身上最后那块薄薄的布料时,内心没来由的燥。
明明只是想吓唬吓唬这只假装矜持却忍不住露出尾巴的小狐狸,可没想到小狐狸羞脸闭眼,不谙世事无意地冲他将小尾巴摇了摇,他竟然就这么着了她的道,一发不可收拾。
这么多年,他自诩自控能力极强,此刻却没了半分理智。
索性理所当然地行驶他身为丈夫的权利。
浴缸的里的水一下一下打着边壁,温凝咬着唇,脸蛋红红眼眶也红红,白皙纤细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圈在男人脖颈,唯一能攀住的只有江恕。
在此之前,两人都没有过这种事,新手过招,难免生疏青涩。
不过男人总归是男人,欢|愉之事上总是无师自通,温凝几乎只能任由他翻来覆去。
从浴室,到卧室,所见之处一片狼藉。
江恕向来没照顾过别人的感受,自然只凭自己的感觉来,小女孩总归是娇,哪怕平时再坚韧,这种时候还是最需要疼。
最受不住的时候,她脑子一片空白,想都没想,带着哭腔便脱口而出一声记忆里熟悉又陌生的“江恕哥哥”。
事后,少女眼角还带着点泪,小手攥着皱巴巴的被角双眸紧闭。
然而江恕却因为那声挥之不去的“江恕哥哥”,皱着眉头迟迟无法入睡。
缓了一阵,温凝终于有睁开眼睛的力气,浑身像是被车碾过,长这么大没人教过她这方面的事,此刻处处酸疼,多少有些害怕和委屈。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往江恕身旁靠,似乎靠他近一些,安全感也能多一些。
只是小小的触碰,却惊扰了男人的思绪,江恕嗓音里带点暗哑,更多的是不耐,听起来很不温柔,也确实如他一贯漠然的作风:“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别人碰到我。”
拔x无情。
温凝本就有些怕他,此刻更是像受了警告,立刻收回手,老实安静不敢再动弹。
身上的不适因这突如其来的安静放大多倍,她闭着眼实在没法睡着,想去浴室洗个澡,又担心吵到身旁的男人。
静默许久之后,身边人的呼吸均匀许多,温凝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忍着疼挪下床,脚尖点地的一瞬,酸软感差点让她一下跌落。
好在没事,她胡乱从地上抓了件衣服往身上裹,屏住呼吸回过头偷看了江恕一眼,见他没反应,才悄悄舒一口气,轻手轻脚地往浴室走。
等到了镜子前,她才发现身上套的,竟然是江恕先前随手脱下的白衬衣,少女脸颊爆红,手忙脚乱替自己擦拭一遍,又忙回到卧室。
男人衬衣宽大,套在她身上像条裙子,扣子已经不知去向,温凝双手攥住领口,看了眼大床上的江恕。
他的衣服此刻在自己身上,胸膛赤着,单只手臂压在额头处,肌肉线条漂亮,看得出是个锻炼有素十分自律的男人,下颚线流畅,即便闭着眼,也能感觉到压迫,清冷疏离与生俱来。
明明几个小时候之前,两人才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温凝担心再***会吵到他,思来想去,索性到床边的小沙发上躺下,没多久便昏睡过去。
江恕偏了个头,透着淡淡月光,睨着沙发上的小人儿瞧,片刻之后起身,随意仰头灌了一整杯冰水,掏了包烟往阳台上走,经过沙发的时候停留了几秒,最后还是随手捡了条薄被盖到温凝身上。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的时候,温凝才迷迷糊糊醒来。
她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作息一直很规律,前几年为了赚钱给爷爷治病,几乎日日与凌晨四五点的月光做伴。
只怪昨夜的江恕不做人,早上她清醒的时候已经过了九点,奇妙的是,虽然心里有些怕他,可昨晚却是她这么久以来,睡得最踏实的一晚,大抵是因为房里有江恕,她就能安心些。
床上的江恕已经不见人影,温凝抱着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有些失落,看着一屋子的狼藉,回想起昨夜的放肆,她脸颊便烫得不行。
简单梳洗一番,习惯性把卧室收拾一遍之后,又是半小时过去了。
温凝下了楼,打算找找江恕,却没曾想误打误撞进了旁厅。
餐桌上,一个女人正吃着早餐,穿着精致华丽,举手投足都在努力保持优雅,仔细听还能听到悠扬绵长的音乐。
温凝认出是昨天晚餐上坐在江家二少身边的那位太太王凡,按照辈分,她该喊她一声二嫂,只是看见这样的阵仗,多少担心会打扰到她,温凝小心翼翼不出声,转身刚要离开,却被人叫住。“见到我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到底是乡下来的,半点礼貌都没有。”
温凝微皱了一下眉头,这话语里的刻薄,与昨晚在众人面前见到的二嫂判若两人。
她迟疑了一秒:“二嫂,早。”
“不早,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指望我们等你用早餐?江家可没这个习惯。”
温凝也没这个习惯,她压根没想过有人会等自己,早餐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反正这些年都饿习惯了。
“抱歉二嫂,睡过头了,我不吃早餐没关系的。”温凝说完便打算走。
“哎,等等,走这么快干嘛?赶着去给老爷子告状?别想了,老爷子昨晚喝了点酒,一大早又送医院挂水去了,怎么,江恕没和你说?也是,他连婚礼都不参加,又怎么会和你多说。”
婚礼是温凝心中的一根刺。
兔子再温吞也总有点脾气,她不打算在这里继续被冷嘲热讽,转身想走,却被王凡一把攥住手腕往后拽,一时间失去平衡,眼看就要被身后的餐椅绊倒。
然而意料中的摔倒并没有到来,江恕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伸手一下揽住她的腰,小姑娘瞬间跌到了他身上。
刻薄的女声还在继续:“你小心着点!这桌椅可都是冰川时期的木雕,撞坏得话你赔——”
“冰川时期的木雕也不过就是我江家吃个饭的地方,温凝一个江家正牌少奶奶,就是想撞着玩我也没有意见,倒是你……”江恕没等她说完,便出声打断,话音森冷,没有一丝人情味可言,他薄唇微勾,笑里带着轻蔑,“你们家陈理那点工资倒不一定负担得起。”
江家老二名叫陈理,陈理姓江不姓陈,外人一听就知道不过是个养子,更准确来说,只是江家曾经一位***的孩子,***意外过世,儿子便被收养下来。
“江家正牌少奶奶”无疑是王凡一直想要却没法名正言顺的头衔,至少在大多数人心中,她和她的丈夫一样,都是不被承认的。
王凡心里最忌惮江恕,陈理这么多年没能在圈里顺风顺水,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江恕的手段狠戾。
原本只想趁着家里没人,把气撒到他这个一看就好欺负的小太太身上,哪知道他像是在温凝身上装了监控似的,回来得这么及时。
王凡站了起来,局促地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江恕一把牵过温凝的手,旁若无人地低着头问:“吃了吗?”
“什么?”她一下没反应过来。
“早餐想吃什么?”
“不、不用麻烦——”
江恕偏了偏头,语气淡淡却不容拒绝:“麻烦陈太太做点寒城有名的小吃送上来,我记得你以前也是酒店服务员出身,做点粗事应该不为难?”
王凡气得脸上的玻尿酸都快变形了,可偏偏对方是江恕,她半点怨言都不敢有,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乡下小麻雀被江恕护着走了。
江恕牵着温凝,一路上薄唇紧抿没说话。
温凝偏头偷看他,也不敢先开口搭腔。
没有外人在的地方,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又回到了先前的样子。
“还疼吗?”江恕突然问。
温凝愣了一瞬,以为他说方才撞到餐椅的事,忙摇头:“不疼,没怎么撞到。”
江恕“啧”了一声:“我说昨晚。”
温凝白皙的小脸一下红得没眼看了:“……”
男人轻咳一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怎么去了旁厅?”
那地方通常是陈理一家出入,江恕鲜少踏足,嫌晦气。
温凝:“迷路了,这里太大。”
江恕都快被气笑了,这娶的到底是个精明的小狐狸,还是个蠢货。
“你怎么能这么笨?我一不在就能给别人欺负去了。”
温凝:“给你添麻烦了。”
江恕这回是真的被气笑了,掌心握着她的手揉捏着:“……是麻烦。”
“以后被人欺负不用这么老实,想怎么弄回去就怎么弄,总有人给你兜着。”
你吗?温凝垂着脑袋,手心被他握得发烫,他这么说,是要护着她的意思吗,她没敢多思索,又想起方才王凡说的话,忙问:“爷爷好点了吗?”
“好着呢。”江恕语气漫不经心。
“老爷子装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老用这招,家里医生都是我手底下的人,我心里有数,葡萄糖营养液挂着玩,不气他就没什么大事。”
温凝放心地点了点头:“那你一会儿要去哪啊?”
江恕上楼的步伐突然停了停,侧过头扬了扬眉,模样有些野:“怎么?管起我来了?”

小说推荐

转眼间命中偏爱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