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房媳妇(徐湘湘沈矜)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庶房媳妇(徐湘湘沈矜)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导读:小说庶房媳妇讲述的是徐湘湘沈矜的故事,小编分享庶房媳妇全文免费阅读。可这一地鸡毛的日子过好了,庶房媳妇也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就连徐湘湘自己都没想到她有一天会成为一品诰命夫人。

小说介绍

小说庶房媳妇讲述的是徐湘湘沈矜的故事,小编分享庶房媳妇全文免费阅读。可这一地鸡毛的日子过好了,庶房媳妇也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就连徐湘湘自己都没想到她有一天会成为一品诰命夫人。

徐湘湘沈矜小说简介

都云大家族中是非多,吴兴沈家这样的大家族更是如此,人丁兴旺规矩多,嫡房庶房更是势力交错。
能从湖广的一个小官之家嫁到顶级世家的徐湘湘原本应该是很高兴的,可是嫁过来才知道自己高兴太早了,心高的庶房媳妇的婆婆,万事不管的老好人公公,科举落地正伤心的相公,熊孩子小叔子,还真是一地鸡毛。

庶房媳妇全文阅读

这个道理徐湘湘也很明白,人离乡贱嘛,更别提她这样的小官之女,嫁到沈家那样的大家族,听起来是不错,甚至一度跨越了阶级,她就成了事事都依附别人的人,娘家离的远,许多事情还不是任婆家人搓圆搓扁,这也是许多地方宁可嫁知根知底的,也不想女儿外嫁。
但是,徐湘湘想的明白,她爹娘也想的明白,若是那立得住脚的人,去哪里都不怕,那怯懦不堪的,就是嫁到邻里间也不一定好过。
她看着徐秀丽道:“妹妹别总说我,你不也是要嫁到江夏,虽说离的不远,可到底行商总是不能着家,你可不能轻忽大意。”
徐秀丽论嘴皮子就从来没有说赢过从姐,现在被她这么一说,想起自己要嫁商户,不自觉比人低了一等,商人重利轻别离,若非是未婚夫视她为珍宝,她还真的不想嫁过去,再说了黄家出手大方,非寻常商户能比,好坏都想了一遍,她就住了嘴。
有客人过来的时候,早膳都很丰盛,粥就熬了好几种,如红稻米粥、枸杞粳米粥、甜糯红豆粥,点心备了苏杭过来的龙井糕、连升糕,再有洪湖的红心鸭蛋,几碟精致小菜,显然这样的菜色白氏和女儿都十分满意。
她们一家时常精打细算,家资颇丰,但是总不会多用一分一毫,每次来徐湘湘家中大吃大喝,还好徐家二叔久在安陆,见面不多,张氏一年也接待不了几次,也不会这般小家子气。
吃完饭后,张氏对徐湘湘道:“你带你妹妹先去房里玩,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办,过几日你就要出阁了,我这里也少来,若是有要什么,让梅花过来便是。”
徐湘湘点头:“是,女儿知道了。”
她略略蹲了蹲身子,行完礼之后才带着徐秀丽一起去她的闺房,她的闺房在西厢,很是亮堂,屋子里到处都是红色的布幔喜庆的很。
这个住了七八年的家,她终究很快就要离开了,想想一开始来这里的不适应,到后来徐父和张氏对她的疼爱,她还真的舍不得。
站在门外,她看了很久,徐秀丽不了解她心里的想法,径直过来好奇的看着屋里的所谓的陪嫁。
“秀丽,你的婚事我多半是没法子过来了,我早早准备了新婚之礼给你,你可莫要嫌弃。”
一听说有礼物可以收,徐秀丽早就忘记了早上跟徐湘湘闹的那点不快,尤其是打开盒子看到的一对永结同心的精致玉佩后,她更是喜笑颜开。
自从祖父死后,家中一落千丈,小时候她们在京师每季都有八套衣裳,长辈会送首饰,后来外放之后,一年能买一次金钗步摇都稀罕的很,现在看到这一对玉佩,可想而知她多高兴了,高兴之余,又尴尬自己好像没有跟从姐准备礼物,不禁有些讪讪的。
徐湘湘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她只是想自己就要出门子了,也不必再为以前的事情结什么仇怨。
等徐秀丽走了,徐湘湘的丫头梅花不免为她打抱不平:“小姐,二小姐可什么都没跟您送,您又何必出血给她,她可不会记着您的好,您还不如把东西都留下,日后去了沈家也多一幅头面不是?”
梅香缓缓道:“傻丫头,小姐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二太太一家子人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她们不送礼给小姐,而小姐送给二小姐,那岂不是扬了咱们小姐的名声。再说了,只不过是一对玉佩而已,日后小姐进了沈家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梅花性子急躁,梅香性格稳重,徐湘湘身边原本六个丫头,到最后也只留了这俩最忠心的。
徐湘湘站起来道:“这什么荣华富贵我不知道,可是广儿若是能借着沈家的东风,日后家中东山再起也并非难事。”
这么些年无论爹做的多么好也仍旧升不了官,就像江上洪水泛滥,爹带着人修堤坝,拿人命去堵了两个月,可升官的却是爹的同僚,徐通判仍旧只是个万年不变的通判,他这辈子也就如此了,可徐广自小聪明伶俐,若是能借着沈家的东风,必定日后完全不一样。
徐广这个弟弟和她感情一向都好,对她这个姐姐更是一片孺慕,那么她就更不能看着弟弟龙潜水底了。
七月十八,大吉,宜婚嫁,徐湘湘着一身红色的嫁衣,由喜娘搀扶着出去,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红,在大大的盖头下只能随着喜娘走。
她连新郎官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估摸着进了正房之后,就听喜娘说跪下来,身边的红绸有旁人拿着,那个人想必就是新郎官了。
“拜别高堂。”
她听到徐通判说话,“尔等结发为夫妻,当恩爱两不疑。”
徐通判性格木讷,但是对徐湘湘是真的好,她喜欢喝恩施玉露,她爹会在第一捧新茶要上的时候专门买给她喝,即便家中捉襟见肘,他也会专门请先生教导她学问,这么多年她早就知道有些爱不是用嘴说出来的,他永远都是用最沉默的爱去温暖她。
“请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一定会好好待湘湘的。”
徐湘湘想,原来这就是未来相公的声音啊,还挺好听的。
拜过高堂之后,徐湘湘就要被背着出门了,背她的是她的亲弟弟徐广,徐广悄悄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纸,小声道:“姐,我好不容易存够了银钱才去换了一张银票,你偷偷收着。”
这个傻孩子,徐湘湘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滴在他的后脖颈,徐广微微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去。
还记得她满了十八岁之后,知州的公子笑话她,这个傻孩子想冲上去打架,平时他可是个连脏字都不会说的乖孩子。
这个家她生活了十八年,平时虽然不是事事如意,可许多事情都难以忘怀。
很快被扶***轿子里面了,她很想掀开盖头看看江陵一眼,也没了机会。
去吴兴走的是船运,沿着长江从江夏出来再到吴兴,扶着她进来的喜娘是湖广本地人,是张氏专门请来的全福太太,她们一进内室,喜娘便笑道:“徐姑娘,我可真是羡慕你的好福气,姑爷生的可真俊,而且说话也好听。”
梅花挤眉弄眼的看了徐湘湘一眼,徐湘湘拿着罗扇扇了扇风,装作没听见。
梅香知道姑娘不自在,忙对喜娘道:“这位妈妈,我引你出去歇息吧,也忙了一天了。”
喜娘借驴下坡忙出去了,梅花便凑在她跟前道:“小姐,姑爷他们听说是用沈家的船来的,气派的很,沈家跟来的人看起来都跟咱们不一样呢。”
“是吗?”徐湘湘心中也有些喜,复而又想起她的陪嫁,便对梅花道:“我的嫁妆你都让马三夫妻看好了的吧。”
“您就一百个放心吧,马三夫妻可是跟着老爷的得力之人,他们办事您不用管。”
这次徐湘湘的陪嫁外边看起来还是很能看的,沈家送了二十抬聘礼,一千两银子过来,徐家则陪嫁了满满当当的六十抬嫁妆,徐湘湘是孙辈中年纪最长的,老太太还在世的时候常常跟她讲生意经,她让门下人开的铺子一年也小挣了一百来两,这么几年也有个六七百两银子,张氏和徐通判留了五百两聘礼银,又卖了老太爷的几幅字画,凑了两千两,一共三千两压箱银,这些几乎都把徐家掏空了,甚至还借了一部分钱。
陪嫁的人也不少,马三一家六口人,粗使仆妇俩人,护卫俩人,大丫头俩人,小丫头俩人,这些比起大户人家自然是差远了,但是对于徐家这样的小官之家来说就真的不少人了。
夜幕很快降临了,梅香端了几个菜进来,“姑娘,您将就着吃点吧,这是沈家的那位管家送过来的。”
沈家管家?人家说以管窥豹,徐湘湘随即问道:“梅香,我问你,这沈家的管家看起来如何?”
梅香笑道:“是个极精明的人,什么都想到我们前边去了,奴婢才刚刚送喜娘过去,那位沈管家就送了对牌说是让奴婢去二层舱那里领去。”
徐湘湘点头:“到底是大户人家,很有章法。”
“奴婢也这么想呢。”
“来,你们陪我一起吃吧。”徐湘湘招呼她们吃饭,这俩人从小陪着她长大的,到底情分不同。
可是这饭菜实在是不太合胃口,吴兴喜食甜味,而湖广人普遍喜食咸香辣味,还是徐湘湘有先见之明,“你们把那个黑色的木匣子打开,里边放的可是好东西。”
梅花等不及连忙把黑匣子拿了过来,徐湘湘打开,拿了一个小罐子给她们,“这是炸广椒炒的腊肉。”
榨广椒是湖广一道平民美食,米粉蒸热后用辣椒拌成红色,再用细细的腊肉炒上,咸肉香味伴着辣辣的胡椒,一口气吃三碗饭都不成问题,只是平时为了养皮肤,徐湘湘不大吃,但是现在不吃还真的没办法下饭。
“大姑娘就是大姑娘,什么都比我们想的远。”咋咋呼呼的梅花挖了一大勺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这一顿就这么对付过去了,晚上梅香打了水过来,徐湘湘老老实实的洗了一遍,又细细的拆开头发,伴随着船声,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原本在徐湘湘的想象中她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就只有累了,她是睡的很好,到了第二天日,吃的菜已经能够入口了,香煎的小黄鱼,豆豉炒肉等等,这些都是她爱吃的,徐湘湘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沈家还真的是不错。
沈家的船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尖头的,行走的飞快,原本徐湘湘以为两三个月才能到的,结果一个月就到了。
这个月她一直待在舱里,梅香梅花二人作为她的贴身丫头也不敢多走一步,生怕被别人看轻,以至于主仆三人依旧对沈家是一无所知,只知道新郎这一房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听说年纪也都不大。
到了吴兴之后,徐湘湘重新上妆,戴上了盖头,坐上马车坐了几天才到了沈家,她又是被扶了出来,听着喜娘的话抬脚,走了许久才到了热闹的地方,跪下来拜了天地才进屋子。
徐湘湘只觉得自己跟提线木偶一样,她平素算是极为沉得住气的人都有了几分急躁,还好屋子里一股凉气。
“新郎官,请挑盖头。”
盖头一揭开,徐湘湘愣了一下,对面的男人也是如此,在徐湘湘看来,对面的男人一袭红衣,仿若天仙上神一般,面目精致的跟女儿家似的,尤其是嘴唇,生的粉嘟嘟的,徐湘湘自己都觉得自愧不如。
“矜二叔叔,你这是看新娘子太美,看的一动不动吧。”
众人都善意的笑了,只听沈矜对她一笑,又扭过头去,喊了一声:“文大嫂嫂。”
合卺酒喝完,屋里的人就散了,就连梅花梅香二人也适时的出去了,徐湘湘有些尴尬,她站了起来,却见沈矜淡淡一笑:“这一路辛苦你了。”
这话说的极为妥帖,这么大老远嫁过来,可不就辛苦吗?徐湘湘摇头:“不辛苦,倒是你跑了两趟,怕是辛苦极了吧。”
沈矜却突然道:“这么些年你倒是谨慎了许多,和以前不大像了。”
额?徐湘湘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却听沈矜道:“我们以前见过面的,那时候是徐老尚书过寿,我们全家都去过。”
感情还是个熟人,徐湘湘想了想,十年前的自己确实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她是尚书府的嫡长孙女,祖父深受皇恩,就连那些公主皇子都变着法儿的送东西过来,家里人天天告诉她要气派,所以她被养的骄矜的很,寻常人都不大放在眼里,现在觉得那时候幼稚的很。
可沈矜这个人她还真的没见过,只是讪笑:“时日久了,许多我都记不起来了。”
沈矜却莫名的看了她一眼,仿佛有些孩子气的道:“你是真的不记得了,我可是因为方大人劝我娶你的时候一下就记得了。”

庶房媳妇免费阅读

还别说,沈矜这样的神态,倒是更像个小姑娘了,徐湘湘心中忍俊不禁,又听他提起方大人,故而多问了几句,也希望他能解惑。
“我还是真的想知道方大人为何撮合你我二人,若非是方大人提起来,我们家从未听说过和沈家定亲的事情,这所谓的有婚约想必也是假话吧。”
既然沈矜家中也是由方大人提起的,那想必这桩婚事还真的是方大人一力促成。
沈矜不动声色道:“你的确和我们沈家有一桩婚约,只是不是和我。”
徐湘湘本想多嘴问一句和谁,可惜木已成舟的事情,多嘴问了,恐怕再生波澜,故而她笑了笑:“总之现在你我才是夫妻,这才是天定的缘分。”
“什么天定的缘分,我连个同进士都未曾考上。”沈矜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踌躇满志的他,几乎是受到了最大的打击,他见徐湘湘关心的看着他,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倾吐之情:“我这次科举不利,几乎所有人都离我远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到底她年纪比沈矜要长点,徐湘湘笑着打趣活跃气氛:“看你这个样子,怕是没娶到心上人吧。”
却见沈矜迅速摇头:“当然不是了,姐姐,我之所以失意也是因为我们家,算了,这些提了也是生气的很。”
只见他说完还一股脑的灌了自己一大杯酒,徐湘湘看过庚帖,沈矜年龄其实比她小一岁,十七岁的举人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他对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也许是因为他出身环境的不同吧。
就像她弟弟今年十六岁,过了童生试,家里人都高兴的很。
徐湘湘看他喝的猛,忙阻止道:“今天可是洞房花烛夜,你可不能继续喝下去了,否则明儿起不来可怎么办?”
“爷高兴。”沈矜伸了伸懒腰,浑然没有刚见面那幅世家子的模样。
到底他人还挺细心,喝了两三杯酒之后,便让下人送了水进来,夏天天气炎热,尽管屋里有冰,但是多动一会儿还是会热,浑身黏腻的很。
褪去一身大衣裳和珠钗,徐湘湘只觉得胸口都没那么闷了,迅速在澡盆里泡了一会儿,换上冰丝贴身亵衣,再走出来的时候,屋里明明冰凉的很,对上沈矜的眼睛,却觉得闷热的很。
沈矜对她伸出手,“来吧。”
出阁前张氏拿着避火图耳提毕命的跟她说过,做那档子事情一定不能怕疼,其实忍忍就过去了,但实际操作和想象中的差远了,别看沈矜身材单薄纤细,生的跟小姑娘似的,可是在床上生猛的很。
一番鸾凤颠倒之后,沈矜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徐湘湘不解:“夫君难道不休息?”
却听沈矜道:“我想再读一会儿书。”
看来科举未中,真的让他挺在意的,徐湘湘不甚了解,但是情知他到底年纪轻,如此熬下去,怕是中了科举也没命做官,故而拉了他一下:“这俗话说劳逸结合方是正道,你还年轻,这几个月又在忙着婚事,人到底也不是铁打的,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也知道身子骨最重要。再有——”
她故作娇羞的看了沈矜一眼,“我初来乍到,好些事情还需要你提点呢。”
沈矜一想也是,便躺下来,徐湘湘是个有了明确目标就一定会努力的人,所以她轻轻搂着他,察觉到他微微往外挪了一下,她轻笑了一声:“还不睡觉,明天就真的起不来了。”
她还真的挺不一样的,沈矜原本想着这么多年过去了,看她起初的模样,还以为她变的愈发谨慎小心,现在看起来还是那么爽直。
他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往外一看,徐湘湘睡熟了,沈矜偷偷的亲了她一口,又捂住自己的嘴,有些怕她醒过来,看她睡的很熟,稍作放心。
卯时三刻,徐湘湘准时醒了,旁边的人倒是睡的舒坦,他的头发披散在脸上,若不仔细看喉结,真真是比女人还出色。
她穿好衣服的时候,沈矜也醒了过来,半敞着衣衫,看到徐湘湘,还颇为羞涩:“娘子。”
真的是好香艳……
曾经徐湘湘也不是没想过未来相公是什么样子的,即便是习文,按照爹娘的标准,找的也是像爹那样魁梧一些,特别老成踏实的人,可自家夫君,还真的是美色撩人,露出的皮肤呈***白玉色,简直比她的皮肤看起来都好。
“相公,该起身了。”
沈矜向她伸了伸手,徐湘湘不明所以的过去,被他轻轻的抱了一下,她的脸瞬间一红,她可没想到沈矜居然这么撩。
小夫妻穿戴整齐之后便去敬茶,一路上上沈矜介绍他们家的情况,“我们现在住的是西街,是我祖父当年分家分到这里的,我娘进门的时候,这里往外扩建了一点,从咱们这儿到前边这一片住的都是我们沈家的人……”
沈家嫡系一共五个房头,沈矜他们家祖父便是当今老首辅的弟弟,排行第三,壮年就过世了,沈矜祖母尚在,有一儿一女,儿子便是沈矜的父亲,家中有个四品的虚爵,女儿早年出嫁守寡,也有一儿一女,在沈家附学。
沈矜这一辈,他有一弟一妹,年龄都还不算大。
介绍完了,徐湘湘笑道:“比我们家人多。”
沈矜则道:“这就多了?好些人说我们三房人丁单薄呢。”
二人正走在游廊上,游廊附近有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睡莲正开的好,她正探头看了几下,便听的鞭炮声四起,有人不停的喊着圣旨如何,徐湘湘看到沈矜的脸迅速沉下来,一直到拜见公婆,都不见他脸上回暖。
徐湘湘不明所以,再者她一个新媳妇,第一次在婆家亮相,考虑的事情很多,方才看到的事情她只能压在心里,待日后再问沈矜也不迟。
沈矜之母陆氏约莫三十来岁的年龄,雪白的衣衫绣裙外边配着正红妆蟒暗花缂金丝锦缎褙子,端的是雍容富贵,出手也阔绰,给徐湘湘的见面礼是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匣子打开的时候差点闪瞎她的眼,可见陆氏十分大方。
徐湘湘忙谢过改口称娘,陆氏笑道:“起来吧,一路从湖广而来,怕是受累了吧。”
“回太太的话,儿媳妇一路坐着船而来,大爷安排的无微不至,一点也不累。”
旁边马上有位妇人夸道:“咱们矜哥儿办事就是不一样,还是大嫂好福气。”
陆氏忙介绍道:“这是四房的庆大婶子。”
徐湘湘连忙喊了一声庆大婶子,陆氏笑道:“新媳妇进门,原本按照以前的古礼是要先去族里请安的,可是长房老祖宗和大太太都在京师,所以我让矜儿的爹去信京师,添上我们儿媳妇的名儿就成了。”
庆大婶子忙应是,看的出来四房的这位婶子和陆氏关系不错,甚至于还颇有些巴结,可其他房的人几乎不见踪迹。
这就值得玩味了,按照沈矜的说法,其实沈家三房其他几房算是一个祖宗呢,正想着,门外有丫头进来道:“太太,二房的太太差了人过来说珏大爷得了皇上赐婚,所以让族人们也跟着热闹一二,二房太太说在烟波阁那儿宴席请您过去,这是帖子。”
陆氏对身边的大丫头道:“翠暖,你把帖子收下,替我跟二房的太太说我一定去,到时候带着我的新媳妇过去。珏儿和我们矜儿一块长大的,我这个做伯娘的,怎么着也要去一趟。”
“是,奴婢这就过去。”
因为二房的事情打了个岔,陆氏精神头没有方才那么好了,让老嬷嬷叫了家里的姑娘和表姑娘过来见面,沈矜的妹妹生的俊眉修目,只有十岁的年纪个头就很高了,是个很活泼又善意的姑娘,徐湘湘送了她一条玉观音项链,送了表姑娘一枚嵌宝石金耳坠。
沈矜的妹妹叫婉琴,她笑着让丫鬟帮她立即戴上,亲热的对徐湘湘道:“以前只有表姐陪我,如今来了***,家里就更热闹了。”
这话说的沈矜也是一笑:“以往你和你二哥也是玩的开心。”
一提起沈矜的弟弟,徐湘湘没见着人,便问道:“怎么不见二弟?”
却见婉琴捂嘴一笑:“他呀,被爹娘送去书院读书了,听说找了个十分严厉的先生,比咱们族学的先生严厉多了,离吴兴两百多里地呢,因为才刚刚去不久,爹娘怕他一回来就不想去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给二弟的文房四宝就先存着了,等他回来再给他。”
陆氏听到说起二儿子才精神好点:“你这个做嫂嫂的有心了。”
因为三房老太太和姑太太都是寡妇,不好出席这样的场合,所以在陆氏略坐了一会儿后,沈矜便带着她过去老太太那里。
三房老太太住的地方幽静,花木扶疏,修剪的极好,甚至还能闻到桂花香,院子里修的小径,走在小径上仿若世外桃源,和陆氏那里的富贵满堂完全不同。
和三房老太太的院子相似的是她的人,老太太穿着一身鸭蛋青的褙子,头上仅仅用一根檀香钗子插在脑后,头发花白,面容祥和,沈矜在老太太面前也自在了很多,方才他在陆氏那里端坐着几乎不怎么说话,在老太太这里却完全不同。
“祖母,孙儿离开吴兴几个月了,您想不想孙儿?”沈矜仰着头笑着对老太太道。
老太太忍俊不禁:“我不想你,我想看看新娘子。”
徐湘湘问弦歌知雅意的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孙媳妇给老太太请安,祝老太太松鹤延年,多福多寿。”
“哟?真会说话。快起来让我瞧瞧……”
徐湘湘起身来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看着她,怔愣了一会儿才笑道:“这模样生的真好,咱们矜哥儿可真是有福气了。”
沈矜笑道:“您可别光说,得表示表示啊。”
老太太笑骂:“这是跟我讨债来了。”说罢让人给了徐湘湘一个沉沉的紫檀木匣子,还嘱咐道:“回去了好好收着,这还是我当年嫁进门的时候我的婆婆给我的。”
拿完见面礼,沈矜便要去姑太太那里,却见老太太道:“你姑姑那里你就别去了,她这些日子旧疾犯了,你们过去了反而她还得折腾。”
沈矜看起来对他姑姑感情也不是很深,老太太这么一说他就借驴下坡,“既然祖母这般说,我们就不去打扰姑母了,若是再生了病,我却承受不起。”
“好好好,你去吧,你娘那儿怕是这个时候要开宴了,你且快去。”
走出老太太的院子,沈矜对徐湘湘来了一句:“我小时候在老太太这里长大,老太太对我很好,你若是有事,也可以找老太太帮忙。”
徐湘湘轻轻用手在宽大的袖口处握了握他的手:“有你在,我有什么好怕的。”
嘿,这是明着勾引了,沈矜知道徐湘湘并不是真的和他多么鹣鲽情深,如今不过是寻求庇护罢了,这是个极聪明的女子,远嫁过来,找准靠山,这个靠山居然是自己,他还瞬间觉得自己有点荣幸呢!
“你这么相信我,可我不是沈珏,很多事情我不如他。”
徐湘湘不解:“这关沈仪宾什么事?”二房的沈珏已经被赐婚成为郡主的仪宾了,她说出口之后才想起昨天沈矜说的,原本和她有婚约的是其他人,她讶异道:“你是说沈仪宾才是那个——”
怕她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沈矜点头,“你想的没错,就是他。”
就是那个和她有婚约的人,可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后来居然是沈矜娶了她。

小说推荐

转眼间庶房媳妇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