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阮凝傅羡)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阮凝傅羡)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阮凝傅羡的小说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是作家岫云所写;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凝失忆了,醒来发现自己不仅结了婚,肚里面还揣了个父不详的娃,她的内心是崩溃的。等阮凝发现自己嫁的是一个......

小说介绍

阮凝傅羡的小说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是作家岫云所写;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凝失忆了,醒来发现自己不仅结了婚,肚里面还揣了个父不详的娃,她的内心是崩溃的。等阮凝发现自己嫁的是一个腿脚有残疾,疯子样的男人的时候,她更崩溃了。

小说简介

阮凝:“离婚!马上离婚!”
傅羡:“哦?真的要离婚?”
他拿起桌上的一瓶天价面霜,作势要扔。
阮凝连忙拽住他的手,笑的像朵花,“老公,人家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你把东西放下!”
看着这满屋的金碧辉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阮凝觉得,她又可以了。
傅羡知道自己是个疯子,遇到阮凝之后,他疯得更厉害了。

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免费阅读

傅羡的身世说来没有多么光彩,他是傅钟林的私生子,在外面长到十岁才被接回傅家,有王琴那样尖酸刻薄的后妈,日子不会太好过。
后来又因为事故断了腿,蜗居在傅家最偏僻的这座小楼里。
小楼不光地理环境差,里面的陈设也没好到哪儿去,和前厅的富丽堂皇一比,简直是陋室中的陋室,可能别人来了这,都不敢相信是在傅家。
整个楼里总共就三个房间,一个主卧,一间书房,还有一个杂物间,能住人的地方很有限。
阮凝一直以为傅羡是在书房有一张小床可以睡的,没想到他是谁在沙发上头。
可怜兮兮的。
自己抢了他的床,还不让他进来睡的话,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
阮凝从来不欺负人。
所以她在听了傅羡的解释后,非常大方地把床分出了一半来给他,“我们一人一半。”
傅羡半笑着推动轮椅朝阮凝空出来的那边去,欣然接受。
他靠近了,阮凝才发现他的黑发是湿的,软塌塌,顺从地垂在了额头,配上那病态而有些苍白的脸,简直就和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阮凝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犯起花痴来,她悄***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把,收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乖乖地躺到了被子里。
她抱着手机,余光实则注意着傅羡的一举一动。
这种时候,阮凝在想:她要不要过去帮忙呢?
普通人做起来再简单不过的事,像***下床,对于双脚有残疾的傅羡来说,好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她有这个想法,但是却不知道要怎样施行。
过去二十年……哦,不对二十四年的生活经历当中,她压根就没有和行动不便的人相处过,更别提照顾了。
正当她皱着小脸,犹豫不决时,傅羡已经顺利地从轮椅上挪到了床上。
他的动作非常熟练,像是从来没有要过人的帮忙一样。
没有人照顾,他从来都是依靠自己。
阮凝被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想法虐到了,她的这个名义上的老公真的很可怜。
呜呜呜,这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呀!
如果换在她身上,大概早就对人生绝望了。
而她的老公居然性情格外温顺,没有一点儿暴躁易怒,怨天尤人,简直太难得了!
阮凝在心里对傅羡充满了怜爱。
她看着傅羡被睡裤包裹着的双腿,主动地给他盖上被子,“你要什么就告诉我。”
傅羡靠在靠枕上,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因为阮凝失忆,傅羡又不是个话多的人,两人就这么靠在床头,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阮凝抱着手机,她记忆还停留在三年前,对于手机新开发出来的功能还在摸索当中,兴趣很浓,玩着玩着就忘记了时间。
等她暂且有功夫往旁边看去的时候,傅羡的眼睛已是半闭不闭的状态,看样子是困极了。
阮凝的内疚感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轻轻朝傅羡蹭了过去,想要把他后背的靠枕抽出来,手刚伸过去,还没碰到靠枕就被捏住了。
傅羡睁开眼,里面全是浓浓的睡意,阮凝不由放轻声音,道:“躺下睡吧。”
“好。”傅羡慢慢松开她的手腕,然后躺下。
阮凝见他睡下,将手边的灯给熄了,睡觉。
如果网上有个帖子这问:和一个不熟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会不会失眠?
阮凝觉得自己有发言权。
她表示——完全不会。
一躺下去,阮凝的眼皮子就像是有千斤重,睁都睁不动。
傅羡身上没有那种久病之人闷出来的奇怪味道,却是一股淡淡的香味,不像沐浴***,也不像香水,反正就很好闻。
阮凝闻着闻着就睡着了,睡得贼香。
黑暗中,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只有阮凝均匀的呼吸深,傅羡慢慢睁开了双眼,那双上挑的桃花眼里哪还有半分睡意?
他侧过身子,用指尖轻轻点在阮凝的脸蛋上,过了会儿改戳为摸,沿着她下颚角的轮廓慢慢地抚过,最后落在唇瓣上。
傅羡惊叹于指尖柔软的触感,越摸他的眸子变越深,继而俯身过去。
先是轻轻地吻了一口,接着便越发的***,就像是要将她吃了一样,直到阮凝的双唇红得快要滴血,他才停下有些失控的动作。
傅羡不舍得放开,描摹着她的下唇,好一会儿才离开。
“软软。”他低低叫了一声,知道阮凝听不见。
床头放置的熏香里面加了一点儿助眠的东西,对傅羡的却没什么作用。
“我竟然觉得你失忆了,是一件好事。”
睡梦中的阮凝像是在呼应他这句话一样,嘤咛了一声。
傅羡笑了,他许久没有如此高兴过,再度覆上她的唇,问了好久方松开。
再不松开,难受的恐怕是自己。
失忆……
软软,你失忆了好啊,我说什么你都会信,也不会躲着我,更不会用那种眼神看我,真好。
他将阮凝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蹭了蹭,舍不得松开。
傅羡觉少,就算是一夜不睡都不会有任何异常,而现在身边睡了一个人,叫他的情绪颇为亢奋,只能拼命克制才能压住身体里那股汹涌澎湃的躁动。
不知怎的,上午傅远的脸在傅羡眼前一闪而过,他***了***唇,握住阮凝腕子的手紧了紧。
软软,你可千万不要叫我失望!
一夜无梦。
阮凝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她没有做那个奇奇怪怪的梦,今早起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虽然她对于梦中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可他知道是和一个男人有关,也许哪天她可以在梦中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呢?
这或许是她失忆的关键?
不然怎么会经常重复同一个梦?
所以昨晚没有做梦阮凝心里泛着淡淡的失落。
傅羡早不知在什么时候起了,阮凝就自己下床洗漱,到了卫生间挤牙膏的时候瞥到手腕上的一圈红痕,看起来像是被人捏过留下的痕迹。
她的皮肤嫩,稍微***都会有印子,而且不太容易消。
阮凝不记得昨天有谁碰过她的手腕,于是归结于是套在手上扎头发的橡皮筋太紧了。
洗漱完下楼,傅羡已经坐在了餐桌旁,见她来了,放下报纸,静静地看着她。
阮凝都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害羞起来,落座后,傅羡的视线仍没有挪开,她抬手将头发别在耳后,“看着我干什么?”
“好看。”傅羡说了两个字,叫阮凝的脸更热了。
“吃早饭吧。”
她拿起筷子,看着桌上快要凉掉的小米粥,心里不是滋味。
差别待遇,差别待遇啊!!!
早饭只有小米粥就算了,还是凉掉的,就连小菜都是榨菜萝卜干,两小碟,寒酸的不行。
阮凝敢说,这些在家里干活的佣人吃得都比这个好!
老公真的太可怜了,私生子又不是他的错,欺负残疾人算什么嘛!!
凉了的小米粥到嘴里有些发苦,一点都不好吃,偏偏傅羡慢条斯理像是根本不觉得难吃一样,已经喝了小半碗了。
阮凝想想又很生气,拍下筷子,不让傅羡继续吃,对着门口叫,“何姨!粥都冷了怎么吃!”
何姨听见阮凝的声音,从门外进来,一副老油条的样子,“哎呦少夫人,你可不知道,咱这儿离厨房远着呢,一来一回要花不少功夫,您就将就着吃吃吧!”
她摆明了不愿意去热粥,阮凝来气了,“能有多远,要不要给你派辆车送你过去?你既然还知道叫我一声少夫人,我让你做这点儿事情你都不愿意了?”
何姨搓了搓手,她可是傅家的老人了,暂且还不把这刚嫁进来的阮凝放在眼里,仍杵在那儿不动。
“何姨!把这个粥去热了,现在!马上!不然我立马辞了你!”阮凝真不知道傅家还有这种人,不就是个请来的佣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少夫人……”何姨压根儿不怕阮凝的威胁,这个家里面说到底还是看王琴的意思,不是谁都有辞退人的本事的。
她刚想叫少夫人知道知道傅家的规矩,冷不防对上了傅羡的眼睛。
那是一种幽暗的黑,随时要将人吞噬,里头蕴含着浓浓的警告,何姨狠狠地打了个哆嗦,毛骨悚然。
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她吞了回去,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僵硬起来。
虽然傅家的佣人都说到三少爷这边来伺候是最***的,基本就等于白拿工资,也不要干什么重活,每天去厨房拿一日三餐就行。
何姨在这里当值两个月,却对这个三少爷相当惧怕,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位三少爷并不像外表看上去的这般孱弱,隐约还有些可怖。
何姨浓烈的第六感告诉她千万不要得罪傅羡。
她低下头,不敢再与傅羡对视,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是,少夫人,我这就去给您送厨房里热一热。”
阮凝哼了一声,“顺便煎两个荷包蛋过来。”
虽然早上不用吃的太过讲究,可这点子榨菜什么的也太惨了一点儿。
何姨碍着傅羡在,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傅羡他们住的这栋小楼里其实有个厨房,就是这群佣人懒,不愿意自己下厨,都到大厨房里去端菜过来。
阮凝看了,厨房里基本的东西都有,但也仅限于基本的,像微波炉这样的小家电反正是没看到。
扣扣搜搜的,半点儿不像傅家该有的样子。
“傅羡,你说我在网上买个微波炉,再买点锅碗瓢盆什么的,咱们自己吃自己的,怎么样?”
傅羡在她和何姨吵架的时候一言不发,对阮凝而言半点存在感都没有,她悄悄叹了口气,傅羡的脾气还是太好了,要换了别人,早就发火了吧。
他反而还当什么事都没有,真的半点脾气都没有!
傅羡此时听见阮凝的话,思索片刻后回道:“好是好,但……你会做饭吗?”
不得不说,傅羡一下子提到了关键的地方。
阮凝不会做饭,傅羡……那估计就更不会了。
这个方案有待商榷,暂且pass。
何姨大概是怕被解雇,动作挺麻利的,小米粥变得热腾腾,还有两个刚出锅的荷包蛋,亮闪闪看着就很不错。
阮凝觉得自己的这一番敲打很有必要,她夹起荷包蛋来,咬了一口最外边的脆皮。
这地方是以前阮凝最爱吃的。
然而今天还没咽下去……她就有些反胃,并且想吐。

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全文阅读

阮凝停下咀嚼,那阵反胃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她捂住唇好一会儿才压下去一些。
“怎么了?”傅羡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对,出声问道。
阮凝艰难地将那一点儿荷包蛋咽下去,然后喝了一口米粥试图压制恶心反胃的感觉,好一会儿才说:“可能是荷包蛋太油腻了,我吃了胃有点儿不***。”
“要喝水吗?”傅羡见她难受的样子,拧起眉心。
阮凝摆了摆手,捂着胸口,寻思着这反胃的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把那块荷包蛋拿远了些之后好多了。
傅羡像是想到了什么,到不远处最中间的抽屉里拿出来一罐硬糖,打开后递给了阮凝,“还是不***的话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阮凝从五颜六色的硬糖里面拿出一个黄色的,剥***装放进嘴里,“我好多了,就是早上不能吃的太油腻,不然胃会不***。”
以前也有,但没严重到说吃荷包蛋都会觉得恶心的地步。
阮凝吃着嘴里的糖,觉得有点儿不够味,“我想吃酸的糖,你还有吗?”
她就很突如其来地想吃酸的东西,吃不上浑身不***那种。
傅羡微愣几秒钟后,点头,“这是酸梅糖,很酸。”
他特意提醒了一句,因为这个糖太酸,导致他吃了一粒就没有再动过,那一粒还被他给吐掉了。
阮凝拿了一颗黑乎乎的糖,不知道这个酸味能不能满足她现在的需要,等吃到了嘴里,她眼睛跟着一块儿亮了起来,“好吃。”
“不酸吗?”傅羡诧异。
阮凝眨巴着亮晶晶的眼,摇头,“一点儿都不酸呀,可好吃了,你吃一颗。”
她极力推荐,说完拿了一颗递到傅羡的嘴边。
傅羡想了想,张嘴吃下,一瞬间酸味席卷了口腔的每一处,他的眼角因为过度***泛出了点儿泪花。
真的酸……特别酸……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阮凝一副安利好东西的模样。
傅羡嘴巴动了动,最终没能说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
他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将这颗酸梅糖给吐掉。
阮凝抱着罐子,有点儿不舍得还回去,她还没有吃够。
要不是看见阮凝的模样,傅羡真的要以为她是故意整自己的……
将糖偷偷吐了扔掉后,傅羡酸的不行的口腔终于慢慢找回了点儿知觉,“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给你吃吧。”
反正他是受不了。
“谢谢你呀,老公。”阮凝高兴,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还有点儿害羞,不过傅羡是真的对她挺好的,两人的结婚证她都看过了,叫声老公也没什么!
傅羡心绪翻腾,撇开脸耳朵红得不像样,嘴角的弧度却怎么都压不下来。
早饭的小米粥阮凝时喝不下去,荷包蛋更别提,看两眼都不***,最后她抱着酸梅糖的罐子,吃得非常开心。
何姨来收拾桌子的时候,觉得这两人还真配,不说长相,就是阮凝抱着糖罐子的模样,真像一个傻子……
今天天气不错,阮凝就推着傅羡到院子去晒太阳。
小楼搭配的这个小院子,太阳只能晒到几个小时,得抓紧时间。
阮凝搬了张躺椅,坐在傅羡旁边,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本小说,看得起劲。
傅羡的生活很简单,除了一日三餐,他唯一打发时间的工具就是傅老爷子给他的手机,可以看看新闻,玩玩游戏,让他不那么枯燥。
现在傅羡又找到了一个乐子——阮凝。
阮凝抱着一本名叫《时光之恋》的小说看得格外投入,一会儿瘪着嘴巴像是要哭了,不一会儿又笑得前仰后合,再过一会儿,就眯起了眼睛开始打盹。
傅羡盯着她这一系列的变化,不由觉得好笑。
等阮凝彻底睡着后,他动了动脖子,将她手里的书抽出来,看了两页,根本没那么有趣,就把书扔到一边。
阳光直直地晒在阮凝脸上,很是刺人,她没醒,眉头却皱得很紧,傅羡抬起手,遮住她被太阳晒到的脸,果真看见她表情放松下来。
她表情一放松,傅羡便恶作剧一般将手挪到了别的位置,阮凝眉心又皱成了“川”字。
傅羡像是找到游戏的孩子,就这么挡一会儿收一会儿,玩得起劲。
很可惜太阳没让他玩太久就慢慢挪到了另一个位置。
耳边有鸟儿清脆的叫声,傅羡看着睡着的阮凝,他承认,阮凝长得非常符合他的审美。
就这身白到通透的皮肤,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脸上斑点而瑕疵也没有,能看到细小的绒毛,刚才晒过太阳,此时她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美得像是一副古典画。
这美人就是睡觉都有说不清的看头。
傅羡一不小心看得入了迷,等阮凝被树上的一只鸟叫醒时,他的目光还没能挪开。
“怎么醒了?”他还没看够。
阮凝伸了个懒腰,“听见鸟儿在吵架,就醒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快要开饭的时候,阮凝看到餐桌上色泽油亮的五花肉时,没有和以前一样扑上去,反而捂着嘴巴又是一副难受的模样。
两个人的餐桌有些安静,阮凝的不适落在傅羡眼底,他默默动手将那盘红烧肉端到了远一些的位置。
阮凝好多了,用眼神谢了谢傅羡。
午饭她吃其他的菜都没事,唯独没有碰那碗红烧肉,最后喝下去一碗汤,总算吃饱。
吃完饭后,阮凝以为自己早上已经睡过一觉了,应当睡不着了,于是打开电视看剧,然而她高估了自己了,看了半个小时就开始眼皮打架,撑不住又睡了。
到下午三四点,她醒过来,懵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一天都快过去了。
阮凝一拍脑袋,想起来从早上就打算和傅羡商量的事,到现在都没有说!
她当即穿上拖鞋,准备去找傅羡聊一聊,不然她害怕再过一会儿又会忘记。
阮小金鱼信不过自己的脑子了。
傅羡在小楼里一般只有两个去处,一是院子,二就是书房。
这个点院子晒不到太阳,阮凝从窗台稍微够着往外看了眼,没见到人,那他多半就在书房了。
虽说是叫小楼,但是傅羡腿不好,没办法爬上爬下,所以这屋子其实就只有一层,只不过看上去高了些,要找人也是相当容易。
书房门掩着,阮凝上前敲了敲,几秒种后听到了傅羡的声音,“请进。”
清冷的嗓音,和他的人一样,淡漠得很。
阮凝这才按下把手,门没锁,她顺利进了房间。
傅羡手上拿着一本专业性很强的书在看,这本书并不是关于金融亦或者是关于商业方面的,反而是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医药上的书。
不过阮凝转念一想也不觉得奇怪,他是个残疾人,总是想着要治好自己的双腿的,哪怕有一点儿希望……
这么想着……又心疼了呢……
阮凝眼睛里那丝丝缕缕的疼惜都快要溢出来了,这让傅羡的嘴角不禁动了动。
他早就从脚步声中判断出是阮凝过来,随手拿了一本书做掩饰而已,她居然能露出那种眼神……
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有什么事吗?”
阮凝被突如其来的心疼打了下岔,傅羡这么一问,她方察觉自己的眼神过于坦率了点儿,连忙转了转琉璃般的眼珠子,说道:“是这样,我天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反正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我想着出去找个工作,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
她一开始是想回学校来着,惊觉大学都毕业了,所以换成出去找工作,她在这小楼里睡睡醒醒都待了一个多礼拜了,实在无聊。
傅羡却被她话里的几个字给弄得半晌不知道说什么,“减轻负担?”
他看上去像是需要女人来帮着减轻家里负担的样子吗???
说到这里,阮凝恨不得抹眼泪,“早上只有小米粥配榨菜,咱们家难道还不需要我出去赚钱吗?!”
就连那个荷包蛋还是她要了才有的呢!
傅羡没想到她因为一顿早饭就联想到了这么多,顿时有些哑口无言,“其实这也是偶尔现象,你要是需要钱的话,我这里有……”
阮凝摇头道:“钱还是要赚的,我赚了钱才能养你,说不定咱们还能搬出去住呢。”
阮凝卡上不是没钱,她知道傅羡的钱肯定都是傅家指头缝里漏下来的,能不用最好就不要用。
自己赚钱才是王道,没有人能指手画脚。
傅羡略感心塞,又有一点点儿感动,他顺着阮凝的话说道:“你要赚钱养我?你就不嫌我是个…………”
他说着垂下眼睑,阮凝看见他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指节已经***到发白,整个人有一种脆弱之感,当真是个小可怜儿。
阮凝姓阮,心也软得一塌糊涂,暂且把之前离婚的念头抛到了脑后,她走到傅羡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傅羡一颤,抬眼看她。
“我当然不会嫌弃你,我以后会赚好多钱,不让别人再欺负你。”
阮凝陷入了自我感动的旋涡当中,她脑海里残留的四五年前的古早霸总文的台词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
现在她就是霸总,傅羡就是小娇妻。
这个娇妻虽然腿脚不好,但是这张脸,真担得上小说里的那种美。
脆弱中带着一点儿病态,病态中带着一些不屈,我见犹怜。
阮凝对他虽然谈不上喜欢,但绝对谈不上不讨厌。
她从醒过来之后就想过好几次和傅羡提离婚的事儿了,每次看见他的这张脸,都没能开得了口。
这会儿更是心软的要养他了,还怎么离婚?
傅羡盯着那只白嫩嫩的小手,目光中风起云涌,最后他叹了口气,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失忆后的妻子对自己太好了怎么办?

阮凝傅羡

以上就是小说我是残疾老公的真爱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