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灰姑娘的姐姐(蒋年年)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穿成灰姑娘的姐姐(蒋年年)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

导读:小说穿成灰姑娘的姐姐讲述的是蒋年年的故事,小编分享穿成灰姑娘的姐姐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蒋年年拉开衣柜,穷逼的她被一整柜的香奈儿闪瞎了眼。所以,她决定了:一、不要作死。二、和妹妹友好相处。

小说介绍

小说穿成灰姑娘的姐姐讲述的是蒋年年的故事,小编分享穿成灰姑娘的姐姐全文免费阅读。穿书后,蒋年年拉开衣柜,穷逼的她被一整柜的香奈儿闪瞎了眼。所以,她决定了:一、不要作死。二、和妹妹友好相处。三、努力撮合妹妹和男主。

蒋年年小说简介

蒋年年穿成了一本狗血小言的炮灰女配。
作为后妈带来的拖油瓶,百般折磨小白花女主。
最终落了个众叛亲离、客死异乡的下场。

穿成灰姑娘的姐姐全文阅读

蒋年年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走戏。
这场戏是小满拿着夏侯家小公爷送的风车,来到宋钰房间,正要打扫一番,不想竟在房间看到提早从皇宫回来的宋钰。宋钰质问她跟夏侯家小公子的关系,然后亲了她。
蒋年年打开了一扇古香古色的木门,看到沈洛,连忙把风车藏到背后。
沈洛向她走去,声音沉沉:“小满,藏什么了?拿出来。”
蒋年年僵硬地把风车拿到沈洛面前。
沈洛看了看风车,又看了看蒋年年,“好看吗?”
蒋年年点了点头,又赶紧摇摇头。
“夏侯家老四送的?”沈洛问。
被现场这么多人围观,蒋年年脑袋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按照剧本上写的,点了下头。
“喜欢他吗?”沈洛突然提高了音量。
蒋年年吓了一大跳。这不是她演出来的,而是真真实实被沈洛吓到了。她抬起头,正好撞进了沈洛黝黑的眼眸。
蒋年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她全身紧绷,甚至忘了呼吸。
因为,剧本上写着,沈洛接下来就要吻她了。
沈洛微微弯下了腰。
蒋年年害怕得直往后躲。她全身无法控制地在发抖,她毫不怀疑自己下一秒会当场晕过去。
“先暂停下。”沈洛开口道。
这不是剧本的台词。
蒋年年茫然又无措地望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该怎么接。
沈洛转过身,向监视器后的陈导走了过去。
蒋年年如获大赦,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久违的空气。离得有些远,她不知道沈洛跟陈导说了什么。也许是说她肢体僵硬,神情呆滞,演技烂到令人发指。
可她不是演技烂,她是压根就没演技。
蒋年年做好了被导演大骂一顿的准备,没想到陈导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场务清场。
沈洛拿了一瓶矿泉水回来了,旋开瓶盖,递给蒋年年。
蒋年年愣了下,然后用双手接了过来。
“谢谢。”她头低低的,声音细得跟蚊子似的,两只大拇指焦躁地摩挲着矿泉水的瓶身。
她也想演好,可她天生就不是吃这碗饭的人。
“陈导夸你演的很真实。”沈洛柔声说。
蒋年年抬头看他,不敢置信。
她原以为自己的表演会是灾难级别的。
“真的吗?可我刚刚实在是太紧张了!”
“这段剧情要的就是你的紧张。”沈洛扯起唇角,微微一笑。
蒋年年心跳瞬间加速,她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她严重怀疑,这位大明星肯定私下对着镜子狂练笑容,要不然怎么会笑得那么好看。
好看的让人想爆***。
真TM帅!“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蒋年年由衷感慨道。
昨天,她还是普普通通的一名高中生。
今天,她居然跟大明星说了这么多话,还要和他拍吻戏。
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
不,也许是惊吓。
沈洛不明所以然,“什么?”
“没,没什么。”蒋年年连忙摇了摇头。
正式拍摄开始了。
蒋年年做了下深呼吸,随着导演的一声“Action”,她推开了房门。
沈洛的声音比走戏时还要低沉:“小满,藏什么了?拿出来。”
蒋年年小心翼翼地把风车从身后拿了出来。
沈洛向她走去,眼眸往下瞅了瞅那五颜六色的风车,突然吹了一下。
风车旋转出炫目的颜色。
蒋年年手抖了抖。
这是沈洛的临场发挥。陈导没有喊停。
戏接着往下演。
“好看吗?”宋钰的脸上还带着笑,可声音却很冷。
小满原本想点头,可是将军生气了,她赶紧摇头。
宋钰抬眸去看小满。
小满穿着素色的粗布衣衫,挽了个简单的发髻,身上一件珠宝首饰都没有,却仍美得惊心动魄。
她有着巴掌大小的精致脸蛋,因为年岁尚幼,还留着些许婴儿肥。
肤色白皙晶莹,犹如上等羊脂玉,透着淡淡红粉。
双眸清亮,睫毛浓密纤长,随着呼吸,如蝶羽一样在轻轻颤动。
当年他在战场捡到她时,她还是个面黄肌瘦的小乞丐。没想到短短几年过去了,竟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难怪夏侯家那位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眼睛黏在她身上。
他近来十分忙碌,刚把那些南蛮人打跑,福建那边倭寇又开始蠢蠢欲动。朝廷内臣拉帮结派,宦官当道。内忧又外患,皇帝陛下的皇位坐的那叫一个摇摇欲坠。
这天早上,皇帝陛下刚找了他的好外甥进宫,却突发头疾。宋钰只好打道回府,远远就看到了夏侯国公那不成器的小儿子拉着他家小满逛街。
小公爷指了指胭脂水粉,小满摇了摇头。
小公爷指了指蜜饯甜点,小满又摇了摇头。
可小公爷是一定要送她东西来答谢她的甜点,小满最后选了个风车。
那风车转起来特别漂亮,像彩虹似的。
小满想起了,她遇见将军那天,边境下了场大雨。
雨停了,天边出现了一道彩虹。
少年宋钰牵着一匹瘸腿的汗血宝马,狼狈不堪地走来。
他受了重伤,脸上身上全是血,看到路旁蹲着的小乞丐,伸出手指,戳了下她的额头。
“是人啊。看来我还没死。”少年笑了。
笑着笑着,又哭了。
他捂着眼睛,眼泪放肆地流了下来。
与南蛮人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三个月。两方将士皆死伤惨重,尸横遍野,流的血将整条月影江染红了。
他的父亲、他的二叔、还有整个大梁最出色的铁甲军都折损在这场战役。
小乞丐拉了拉他的衣袖。
少年凶巴巴地冲她嚷道:“干吗?”
小乞丐从怀里拿出刚刚跟野狗抢来的半个馒头,放到少年手上。
“……谢了。”少年早已饿得饥肠辘辘,把发馊的馒头一口吞下肚。
他牵着马继续往前走,不想,小乞丐一直跟着他。
最后,少年没辙了,把瘦得皮包骨的小乞丐抱到马上,说:“我宋钰这辈子最恨离别。说好了,你想跟着我,就得跟一辈子,知道吗?”
小乞丐拼命地点着头,露出了个十分开心的笑。
小满永远记得那一天,宋钰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闯入了她的心间,连声招呼都不打,成为她短短十五载人生最甜的酸,也是最酸的甜。
戏接着拍。
宋钰心里很是不吃味,“夏侯家老四送的?”
小满心中很慌,她知道将军不喜欢自己和小公爷一起玩,可是小公爷不是坏人。
“喜欢他吗?”宋钰质问。
小满慌慌张张地抬起头——
四目相对时,蒋年年怔住了。
蒋年年从来没见过如此深邃的眼神。像是春日暖阳下的清澈湖水,把人的心柔柔地包裹起来。又像是广袤沉静的夜空,将人的心深深地吸了***。
原本还模糊的少将军形象,突然一下子就清晰。
那不是大明星沈洛,而是骁勇善战的大梁战神,是对小满深情不改的宋钰。
沈洛弯下了腰。
离得太近了,他热热的呼吸落在了她的脸上。
蒋年年心跳仿佛是擂鼓一般,怦怦直响。
她的大脑死机了。
空气变得粘稠起来,连打光灯都仿佛笼罩一圈漆黑色的光晕。
蒋年年紧张得屏住了呼吸。而这种紧张,刚好与剧本里的小满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像是一条不幸搁浅的鱼,每一秒都是煎熬。在煎熬中,她听到了机器运转的滋滋声,她甚至还听到了自己毛孔伸缩的声音。
就在这时,沈洛贴上了她的唇。
蒋年年猛地瞪大了眼睛。
男人的唇干燥、温暖,就这样柔柔地亲了上去。
时间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世纪。
又好像短暂得眨眼就过。蒋年年还没品尝出初吻的滋味,沈洛就放开了她。
“你只能喜欢我,知道吗?”沈洛拍了拍她红通通的脸蛋,声音很轻,但十分坚定。
蒋年年怔怔地看着他,突然没来由地打起了嗝。
这就尴尬了!
蒋年年想立刻逃离这个地方,可是陈导没有喊停,就让她顶着一张大红脸,傻兮兮地在镜头前出丑。
沈洛低低地笑了出声。他伸手,把蒋年年拥入怀中,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用只有两人才听到的声音说:“年年,演的不错。”
“OK!过——”陈导一声令下。
蒋年年用手背捂着脸颊。她已经不打嗝了,但是脸烫得厉害。
“厉害啊,沈老师的戏你都接下来了。”陈导走了过来,对蒋年年赞赏道,“一条就过。不愧是中戏北电艺考的第一名。最后的打嗝加的很有想法。”
蒋年年:“……”
啥?她这是顺利过关了吗?
难道她除了读书,也有演戏的天赋?

穿成灰姑娘的姐姐免费阅读

拍摄结束后,就到了剧组放饭时间。
沈洛从专用休息室出来,就看到蒋年年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捧着手机发呆。
“年年,不去吃饭吗?”沈洛问。
蒋年年回道:“我准备点外卖吃。”
剧组忘了给蒋年年准备盒饭。
她一个小透明,人微言轻,只好自己解决午饭。
沈洛又热情地说:“我知道附近有几家好吃的。你打开美团,我跟你说。”
大明星性格实在是太nice了,难怪把文中所有的雌性生物都迷得神魂颠倒。
蒋年年不好意思地说出了真相:“我忘了开机密码。”
沈洛:“…………”
“沈老师,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忘了。”蒋年年刚穿过来,大脑并没有原主的记忆。
沈洛认真地看了蒋年年一眼,似乎在怀疑这女孩是不是脑回路有问题。
“要不试下指纹开机。”他提议。
蒋年年心想,对哦,记忆不在,可她现在这副身体还是原主的。她把大拇指放在了小圆键上。果不其然,手机一下子就打开了。
随之冒出的屏保是沈洛那张帅到天怒人怨的脸。
蒋年年:“……”
沈洛:“……”
这TM也太尴尬了!
蒋年年连忙把手机藏到身后,硬着头皮解释:“那个,沈老师,其实我是你的粉丝。”
书中,原主疯狂地爱慕着沈洛。蒋年年这么说,其实也没错。
“哦。”沈洛眉毛上扬,看起来心情还挺不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蒋年年饶了饶后脑勺,拼命地组织着语言,吹起了彩虹屁:“沈老师德艺双馨,沈老师人美心善,沈老师爱国敬业,沈老师诚信友善——”
“停!打住!”沈洛哭笑不得。
这小姑娘是不是还准备背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现在周围又没人,你怎么还叫我沈老师?”
蒋年年寻思着,大明星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不喜欢被人叫沈老师?
蒋年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沈洛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小心翼翼地喊道:“沈,沈先生?”
沈洛脸上的笑意变淡了。他叫蒋年年起来,跟他走。
蒋年年乖乖地跟着沈大明星来到了他的专用休息室。
里面有三个人,两男一女,都放下手中的筷子,带着或惊讶或探究的眼神看着蒋年年。
“年年她没饭吃。小黑,你出去买点吃的。”沈洛吩咐他的生活助理小黑。
小黑原名方健。因为肤色黑,大家都叫他小黑。
小黑穿上外套,带上钱包,出去了。经过蒋年年身边时,他露出了憨憨的笑来,“年年,我可是从小看着你的戏长大的。”
蒋年年看着比她还大几岁的青年,不知道怎么回,只好扯起唇角,讪讪地笑了下。
造型师杨菲给蒋年年让出个位置。
蒋年年窘迫地坐在沙发中间。
来自陌生人的目光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这份窘迫在沈洛把自己的盒饭让给她时达到了顶点。
“不不,沈老师,不,沈先生,你自己吃。”蒋年年连连推让。
“蒋小姐,你的助理呢?”
开口的是沈洛的宣传助理邹杰。
邹杰眼神有些凌厉。蒋年年被看得心里发毛。
她低下头,觉得捧在手心的不是盒饭,而是一颗定时炸/弹。
“那个,欣姐说,我在这个剧组就拍几天,就不用找了。”蒋年年声如蚊蚋。
像蒋年年这样不红的艺人,公司是不会配给助理。一般就是进组时在拍摄场地临时请个跟组助理。
这次戏份不多,干脆连临时助理都省了。
邹杰:“呵。”
蒋年年心里七上八下,这个“呵”是什么意思?
是不信她,还是,看不起她?
小黑很快就买了盒饭回来。
五个人沉默地吃着饭。期间小黑聊起杂志拍摄安排,邹杰立刻咳嗽一声,提醒他有外人在场。
身为顶级流量的宣传助理,邹杰亚历山大。
他要提防狗仔,提防竞争对手下黑手,也要提防女艺人恶意炒作绯闻。
这次的女一号苏妍是成名已久的前辈,又已婚,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
可女二号钟若诗出道以来就爱炒绯闻,拍摄期间一直找各种理由接近沈洛。
邹杰严防死守,才没有给她得逞的机会。除了剧组拍摄,两人私下连同框图都没有。
好不容易送走了钟若诗,又来了个蒋年年。
鉴于蒋年年的母亲是大名鼎鼎的姜月茹,这位蒋年年多半近墨者黑,说不定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邹杰想着蒋年年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什么扬州瘦马,什么母女共伺一夫,什么怀孕堕胎。
传闻是否属实还要打个问号。不过,蒋年年这一年除了艺考再没消息,想必是经历了什么吧。
果然,传闻未必是空***来风。
蒋年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邹杰就已经把她定性为问题少女。
穿书来的第一顿饭吃得那叫一个味同爵蜡。
蒋年年实在吃不下去了,她站了起身。
沈洛从剧本抬起了头,“吃饱了?”
“嗯。沈先生,谢谢你的招待。”蒋年年摸出手机,解锁屏幕,“那个,沈先生,加个微信,我把钱转给你。”
蒋年年话音刚落,房间的温度骤然低了十度。
小黑盯着她,神色有些吃惊又有些了然。
杨菲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邹杰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呵呵。”
好一个清新不做作的女孩。
沈洛似笑非笑,没有说话。
蒋年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脑袋秀逗了。直接扫码转账,加什么微信?
沈洛可是顶级流量啊,一句话,一张照片都会搅起一片腥风血雨。
这样的大明星,怎么可能随便给一个小艺人微信?
他们会怎么看她?
想热度想疯了的十八线小透明,还是想勾引沈洛的心机女?
“不不不,不要加,我给你钱!”蒋年年连忙去翻她的挎包。
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钱包。
空气又冷了好几度。
“我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没有——”蒋年年哽咽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戏里的跳梁小丑,在观众面前出尽乌龙,最后在所有人的嘲笑目光中结束自己拙劣的演出。
蒋年年突然好想好想回去。
可她还能回去吗?
表彰典礼结束后,她就出了车祸。灭顶般的疼痛中,她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就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过,那么重大的车祸,存活的概率也不高吧。
她的亲生父母在她出生后没多久就离婚了,然后很快就又有了新的家庭。
她的妈妈好像还在坐月子。连生两胎女儿,这一胎终于是个儿子。她的富豪老公很开心,奖励了她一套上千万的别墅。
死了一个前夫的女儿,没事,她还有两个女儿。
她的爸爸要陪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参加中考。他的富豪老婆不喜欢她,想来也不会第一时间赶去给她收尸。
她的死估计会上社会新闻。
蒋年年都给记者想好了标题——喜事变丧事!史上最短命的清华学子!
前一秒刚拿到录取通知书,下一秒就丧生车轮下!
也许还会上个热搜。热搜上还有她的毕业照片。
也许会有很多网友惋惜:哎呀,挺清秀的小姑娘,怎么就那么短命?可惜了可惜了——
但网络上多的是猎奇有趣的新闻。她的事就像个小石块掉落进大海里,泛起点点涟漪,随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蒋年年从来就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
她的爸妈都不要她,她也没把他们当回事。
她有很多一起朝梦想奋斗的朋友,她有喜欢了好多年的偶像。
一直以来,她都不觉得自己可怜。
可是,现在,在大明星的休息室里,蒋年年觉得自己太惨太可怜了。
她委屈得眼泪一直在眼圈里打转。
“你们先出去。”沈洛突然开口道。
邹杰立即反对:“不行,你们不能单独呆在一起。剧组人多眼杂,谁知道等下会传出什么样乱七八糟的消息。”
沈洛想了想,“那我也出去吧。”
邹杰觉得沈洛也有些不对劲。莫名其妙领着陌生小姑娘回来吃饭,不像他的作风。
邹杰回头又看了一眼蒋年年。
少女眼圈红红的,眼里有朦胧的水光摇晃。怯弱又单薄,明明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却还倔强地咬牙忍着。
男人多半抵挡不住这楚楚可怜的画面,一不小心就会栽了***。
邹杰暗叹,妖孽啊。
她才十七还是十八?这再大一点,还得了!
门刚一合上,蒋年年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太难了!女演员什么的,她一个学生,根本就做不到。
叮咚——
微信提示音响了。
蒋年年抹去眼泪,打开微信。
一个备注名为“白眼狼去死吧”发来了一张网上沙雕搞笑动图。
这人是谁?
虽然备注名奇葩,但原主的微信竟然只有这一个好友,想必关系十分不错。
蒋年年打开他的朋友圈。
他的朋友圈只展示最近三个月,里面的图不是美食就是风景。
出于礼貌,蒋年年回了一串“哈哈哈”。
对方立刻又发了好几张搞笑动图。
呃,这些梗都好老,一点都不好笑。蒋年年出于礼貌,又回了一串“2333”。
这就是数字时代的假high了。
她发泄过了,接受了现在的身份,心情也好很多了。
虽然初吻不在了,但对方可是顶级流量沈洛啊,她怎么也不亏。
等等——
既然和季予洛长得一模一样的沈洛出现了,那么,夏星择的原型夏之星会不会——
蒋年年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的偶像,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天才唱作人夏之星,说不定也会以夏星择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个世界,也不是完全没有期待的!
穿到对家粉丝写的狗血小说,是一种什么体验?
蒋年年:谢邀。亲她的正主,追我的偶像,哈哈哈

小说推荐

穿成灰姑娘的姐姐免费完结版完整全本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