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他动心(江念顾清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骗他动心(江念顾清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江念顾清让小说免费阅读资源哪里有?小编推荐骗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年年有余》被改编成了电视剧,作为原著作者兼编剧,江念被允许参与选角工作。江念:啊啊啊啊我要许北渊演男主角!然而许北渊没有时间。

小说介绍

江念顾清让小说免费阅读资源哪里有?小编推荐骗他动心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年年有余》被改编成了电视剧,作为原著作者兼编剧,江念被允许参与选角工作。江念:啊啊啊啊我要许北渊演男主角!然而许北渊没有时间。江念:……呜。退而求其次,江念从一群试戏的演员里挑了顾清让。——许北渊的对家。

小说简介

为了维持剧组关系和谐,保证拍戏顺利,江念忍辱负重,在剧组绝口不提粉许北渊之事,甚至伪装成顾清让的粉丝,每天给他吹彩虹屁。
眼看着顾清让状态越来越好,拍出的戏越来越让人满意。
江念:计划顺利。
但,纸包不住火。
她掩藏了半年的真相终于还是败露了。
新剧路演那天,她其实根本不想给顾清让演男主的情况暴露,同时暴露的还有……她是许北渊的粉丝。
下台之后,顾清让黑着脸将人拉进休息室,而后将她抵在门上。
顾清让: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江念眨眨眼,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角:你别气嘛,虽然你不如许北渊,但……
顾清让:嗯?
江念:但我喜欢你呀。
顾清让平生最讨厌被人骗,可她不光骗了他,还骗得他动了心。
江念自觉理亏,只好将自己的心赔给他。

骗他动心免费阅读

第三章
让演员做准备无非就是给他一段时间来通读剧本,等他读完了再根据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将考官提出的选段演出来。
可对于编剧来说……而且还是新晋编剧,让她和演员对戏无非就是在给她出难题。
江念看着顾清让带着剧本去一旁研读,忍不住侧头看着导演,小声和她说,“导演,我不是演员,不会演戏……要不还是换……”
还没等她说完,安洋便朝她伸了伸手,示意她停下。
“你是《年年有余》的原作者又是改编电视剧的编剧,没人比你再了解剧中的人物性格了。不会演戏没有关系,反正,你就是去给顾清让配戏的,你演的越差,不就越能考验他是否能出色的饰演剧中男主角的角色了嘛。”
安洋似乎很相信她,可江念对于自己配合演员试戏这事,还是心里没底。
尤其是,她和顾清让对戏的效果要被摄像机拍下,呈现在监视器中,导演,制片,还有几位副导演都坐在旁边看着呢。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被这么多人盯着,观察自己的肢体动作,面部表情,就觉得一阵惶恐。
尤其是,她最近总在熬夜,下巴上爆了几颗痘。
虽然平常看着不是很明显,她今天又化了妆,用粉底液给遮住了,可是……摄像机的分辨率那么高,拍特写镜头时,甚至连眼睛上有几根睫毛都能拍的根根分明,更何况是她下巴上的两个痘呢?
她现在是真的骑虎难下,只能一边埋怨自己为什么非要熬夜码字,一边庆幸,还好来试镜的人是顾清让。
如果让她和男神对戏,而且还是在这种脸上长痘的尴尬期,她只怕要在试戏结束后直接辞职。
还好是顾清让啊……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想到这儿,江念抬头看顾清让时,脸上都带了几分满意的笑。
顾清让刚好抬头看到这一幕,江念却又匆匆将视线转移到别处去了,就连表情,也变得正常了。
她很欣赏他。
这是顾清让通过她刚刚的表情得出的结论。
她好像很怕与他眼神对视。
这是顾清让得出的又一个结论。
“导演,我准备好了。”
顾清让并未想太多就合上了剧本和导演讲着。
为了让他试镜顺利,徐茹特意在他研读剧本时命人将现场布置了一番。
江念看到工作人员搬了一张沙发进来时,脸色都变得沉重起来。
沙发……
呵呵呵呵。
她只能笑笑来缓解尴尬。
“清让,这位是咱们《年年有余》剧组的编剧,也是小说的原作者,对这部戏有着十分深刻的理解,就让她和你对戏吧。”
“恩。”
顾清让并未想太多就同意了。
安洋满意的笑笑,而后将江念带到了他面前,向老母亲将女儿托付给未来女婿般慎重道,“咱们江编大学时学的是编剧专业,在编剧这行虽然刚入行,却也是正统编剧专业出身。”
“咱们江编虽然没有演过戏,也不精通演技,可她对人物角色的揣摩以及如何指导别人完成演戏已经有了很多经验,让她陪你对戏,还能让她近距离感受一下你对余瑾这个角色的理解。”
“如果你的理解有什么不到位的,她还可以帮助你修正。这对你们彼此都算是一件好事。”
江念在一旁听着导演悉心为自己找的理由,不由得暗叹,导演不愧是导演,说出的话真的很让人信服。
难怪能带领这么多人完成一部剧的拍摄。
这点,她是用尽一生都比不过的。
就在江念想着导演是如何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变成现在的面面俱到的大导演时,顾清让开口了:
“辛苦江编剧了。”
江念诧异了一下,而后才朝他摆手,“不辛苦不辛苦,都是我应该做的。”
那边,徐茹早已笑得连眼睛都眯起了好看的弧度。
安导也一副我相信你们能配合完成的期许模样。
江念想,自己可能是被他们套路了。
不然,她怎么会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做正确的事,而不是被逼无奈的妥协。
。。。。。。
“第三十二场第一镜,action!”
随着场务在镜头前打板离开,演员便立刻***状态。
“嗦嗦……”
门外传来有人拿钥匙开锁的声音。
该不会是哪个喝醉了酒找错了家门的酒鬼吧?
江年年想着,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万一真是那样该怎么办才好?
余瑾还没回来,她一个女孩在家,住的又是十三层,真有坏人来了,她跑也跑不掉,总不能从窗户那儿顺着条床单爬出去吧?
不行啊,她只看一眼楼下的高度就腿软,哪敢做出从十三层爬窗逃跑这种事儿,看来,只能选择正面硬刚了。
想到这儿,她迅速冲到了厨房,看着厨房内的用具,一应俱全的摆在它们该摆放的位置。
江年年也顾不上感叹一句余瑾还是那么洁癖了,随手抄起一把菜刀就要出去。
可当她走到厨房边上,又犹豫了,万一对方赤手空拳,她拿刀砍伤人家可就是防卫过当了,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于是,她又回到厨房,先是将刀放回原位,然后才又在搜索合适趁手的武器时选中了一条擀面杖。
她将擀面杖拿在右手,试探性的在左手上捶打了一下。
感受到了擀面杖的力度后,她才放心的走出了厨房,这下,算是万无一失了。
无实物表演对于演员来说是基本功力,即便手上什么都没有,也能装出一副什么都有的样子,可这对于从没演过戏的江念来说,可谓是难到了极点。
虽然,这场戏不是在考验她的演技,可她还是不希望自己演的太随意,让试镜的男演员找不到入戏的感觉。
虽然,那是她男神的死对头。
可一码归一码。
“男演员入场……”
导演说着,一直站在门边等候的顾清让立刻便做出了用钥匙开门的举动。
而后,他进到了房中,又很随意的甩上了门。
江年年从厨房出来,余瑾从外面进门回家,两人站在原地,四目相视着。
江念与顾清让四目相对时,忍不住想到,现在的他像极了她书中的余瑾,即便喝醉了,也像是没喝醉一般,冷静矜贵。
“余瑾?”
“怎么是你?”
江念不需要看剧本就知道这场戏女主角的台词是什么,因而,当她看了他一会儿,虽然因情景原因有些头脑空白,可她依旧能将记忆中的片段调取出来,供她完成这次试镜。
这让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江念虽然知道江年年的表情语气台词是什么,可她因为没有受过专业的表演训练,因而……演的有些浮于表面。
顾清让看着她,明亮的眸中闪烁几下,而后开口说道,“怎么不是我?”
“啊,我的意思是,我刚听到外面有人开门开了好久,还以为是坏人呢,这不,去厨房拿了一根擀面杖,没想到是你。”
她在心里想着,如果是你,我刚还担惊受怕什么,以及,余瑾是不是得了什么帕金森?开个门都开那么半天,难道是手抖?
不至于吧,他才二十八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好年纪。
这要是让那群喜欢他的追求者知道,不知道她们是会继续坚持,还是直接放弃。
兴许是一边流泪一边放弃。
以往,她和余瑾两人都是不怎么聊天的,即便同住一个屋檐,也是各自在各自的房中。
余瑾往日都是一进家门,换了拖鞋就回房间的。
他的领地是主卧和书房。
每天工作到夜里十二点,然后准时回房睡觉。
至于什么时候洗澡,江年年倒是不知道。
毕竟主卧有浴室,他不用出来和她挤着另一个用,她哪能知道这么***的事儿呢。
不过,看他那总是将所有东西都摆放整齐,将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模样就知道,他不是那种放任自己变臭了再洗澡的人。
“余瑾,你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
江年年只想到了这一种可能,因而,小心翼翼的问着她。
房子是余瑾的,她住在这儿虽然是他母亲和他协商后他同意了的,可她毕竟是人在屋檐下,随时都要做好把他惹毛然后被扫地出门的准备。
每当余瑾一反常态,她都会心里一紧,然后想着,自己一会儿要去睡哪儿的桥洞子。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余瑾直视着她,问着。
江年年被他问得有点发懵:
“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江年年眼见着余瑾的脸色变得有些差,而后,他直直的朝她走来。
江年年害怕的跑到了一旁,赔笑道,“余哥,余哥,咱们有话好好说……”
“行,行吗?”
说到这儿,她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了。
余瑾这是要来真格的,他该不会直接提着她的衣领子将她从他家扔出去吧?
她手机还在卧室呢,至少让她拿了手机再走吧……
余瑾依旧在步步紧逼,江年年步步后退,而后,她便觉得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接着便一***坐在了沙发上。
余瑾还没有走,江年年心想,完了完了……
余瑾却将手撑在沙发背上,俯身看她。
“遇到危险,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江年年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顿时就知道他今晚的不正常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余瑾从不喝酒,可……人家非常偶尔的喝了一次酒,闹了一场酒疯,她作为住客,还是要理解一下的。
“知道知道。”
她除了配合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他喝醉了嘛。
不要和喝醉的人去争执。
没有用的。
“你不能有事……”
“好,我不会有事的。”
“因为……”
江年年看着他,心想,因为什么?
还没等她想到,他便闭上了眼睛,摔倒在了她身上。
好重……
她推着他,发现自己推不动他,因而开始叫他,“余瑾,余瑾,快起来回房间睡啊!”
他倒下来,头刚好摔在了她的***。
虽然他是睡着了的状态,可她一个妙龄少女被压了胸,还是会害羞的啊!
“余瑾,余瑾?”
她一边叫着一边推他,可他却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卡。”
随着导演喊卡,刚还趴在她身上的顾清让立刻便从她身上起来,而后朝她笑笑,说着,“江编,抱歉,刚刚压到你了。”
“没事,都是剧情需要……”
江念尴尬的笑笑。
江念注意到,大家似乎都对顾清让的表演十分满意。
就连她自己,也对他刚刚的那一段表演,满意的说不出挑剔的话来。
他虽然为了不占她便宜,倒在了她腿上,可她还是觉得脸火辣辣的热着。
人生第一次和男性有肢体接触,竟然是因为和男主角对戏……
她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一边有些不可思议。
看来,她不适合做编剧……
“清让演的很好,我和徐制片都对你刚才的表演很满意。”
安导笑着夸赞着他。
顾清让却看着江念,在江念为自己扇风降温时说了一句,“是江编演得好,所以我才能***状态找到感觉。”
江念:少恭维我!死对头!
她想着,脸却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更红了。
这天真热啊……

骗他动心全文阅读

第四章
试镜结束后,制片、导演、编剧三人一起开了一个小会,商讨选人的事。
“男主角的人选,我想,我们应该是想法一致的吧?”
导演安洋才说完,制片人徐茹就笑着说道,“除了顾清让,我想,不会再有人更适合余瑾这个角色了。”
“哈哈哈,你说的对。”
“我本来还担心顾清让会放不开自己的偶像包袱,不愿意做一些与形象不符的事,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安洋笑起来的样子豪爽的像个男人,可这只是表象,其实,她是个非常心细的女人。
比如,她此刻就发现了本该加入讨论的江念,在她们讲话时陷入完全沉默的状态,看表情,也是一副纠结的样子。
“念念对此有什么异议吗?”
安洋柔声问着,徐茹也是一脸紧张的看向江念。
显然,对她们,乃至整个剧组来说,江念对选角的想法都是至关重要的。
“没有没有,我觉得顾清让很好。”
江念回过神来,郑重其事的回复着她们。
两人听了她的话后都松了一口气,徐茹还笑说着,“念念,我为你寻来的男主角没有让你失望吧?”
失望肯定还是有的,只是,在她们对顾清让如此满意的时刻,江念不忍心坏了大家的心情,于是点点头,微笑道,“他的发挥有些出人意料。”
江念在得知许北渊因为档期原因没有时间来拍摄这部《年年有余》,本来都以为其他人不会再有许北渊那样贴合余瑾气质的男演员了。
顾清让的出现更是让她觉得,他是来捣乱的。
毕竟,一个微笑男神该怎么饰演全剧都不怎么笑的余瑾呢?
微笑男神这四个字本身就与清冷一类的词语扯不上半点关系。
后来顾清让的表现让她感到很意外。
他将余瑾喝醉后的神态和与江年年的对手戏演绎的恰如其分。
这样的演技,让江念内心都有些动摇了。
余瑾,真的是为许北渊倾心打造的角色吗?她竟生出一种,顾清让就是余瑾的感受。
“念念对顾清让的印象如何?”
徐茹看似是在问江念一个与拍摄毫不相关的问题,实则,是想试探一下江念内心对顾清让来饰演余瑾的真实态度。
“他……”
“很好。”
夸顾清让,是江念今生都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但现在有人问她这种问题,她只能将一些场面话来应付一下。
光是说很好,好像还不够具体。
江编剧作为小说家对自己的要求十分严格,若是让她夸别人,她现在兴许已经讲出十来个成语了。
可夸顾清让……
“待人温和,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顶流就变得不可一世。”
“很绅士……”
因为是试镜,所以并未像剧本中写的那样栽倒在她怀里,而是栽倒在了她腿上。她当时能感受到他有特意找角度控制力度的栽,因而,他的重量施加在她腿上时,并未将她砸疼。
“也很专业。”
别的演员专业,是因为他们和同样专业的演员对戏,你来我往,都能将彼此代入情境,因而能将剧本内容完美的呈现出来。
顾清让的专业……完全是因为她。
她自觉自己在和他对戏时台词说的干干巴巴,就像在照着剧本读台词一样,脸上的表情以及肢体动作……
虽然安导在事后告诉她她们将那段录像保存了,可以给她看看,但她还是忍住心中的那股冲动,十分平静的回了她一句,删了吧。
她是真的没勇气面对自己的尴尬演技。
好在,她心中从来都没有演员梦,唯一的梦想大概就是有朝一日自己的小说被改拍成了电视剧,能让自己的男神许北渊来饰演男主角。
在她写过的十本小说中,《年年有余》的男主角余瑾是最适合让许北渊来演的,可他档期满了,没时间来演……
江念觉得可惜。
因为即便日后徐茹会再次将她的小说改拍成电视剧,再次让她做编剧,那些男主角,也不一定会找许北渊来演绎。
他给人的清冷男神形象太过深刻,贸然找他演绎不符合他人设的角色,也不知是能帮到他还是会害了他。
不过这些都是日后的事了,眼下的工作是,她要做好《年年有余》的编剧,辅佐制片和导演完成这部剧的拍摄。
书粉们知道她要担任《年年有余》的编剧工作,都对这部剧十分期待,她不能让自己的书迷小天使们期望落空。
徐茹听了她的话后,将一颗心稳稳的放回了肚子里。
她笑道,“既然念念对清让很满意,那么日后,也要辅佐他顺利完成拍摄工作哦~”
“他今天夸你演得好也不是随口夸的,就像我们对他说的那样,你是《年年有余》的原作者,又是改编剧本的编剧,是最了解这个故事的人。他应该也在和你对戏的时候感受到了这一点,所以,念念你日后也要多多帮助他。”
“是的,徐制片说的对。”
安洋应着。
她琢磨了一下,又交代道,“咱们这部剧有清让做男主,已经成了一半,现在,差的就是女主角以及其他配角的人选了。”
“女主我投徐思雨一票。”
徐茹说完后,又开始讲述她选择徐思雨的理由。
“她是娱乐圈一朵冉冉升起的新星,刚毕业就拍摄了青春题材电视剧的女主角色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她的外形很好,看着十分清纯,很符合剧中江年年的人物形象。”
安洋听到这儿,侧头看着江念,笑道,“剧中的江年年,处处都有你的影子,这个角色该不会是你以自己的形象描写刻画的吧?”
“当然不是!”
“剧中的女主角叫江年年,你叫江念,怎么看,你们都该是有联系的才对……”
“其实……”
“我是个起名废。”
“每次写一本新的小说都会被小说中的男女主以及各种配角该叫什么名字困扰着。”
“定名字那天,我闺***我实在困扰,就和我说了一句,你叫念念,干脆给她起名为江年年好了,年年也很好听。”
“我听了她的话,就将女主角的名字定为了江年年。”
“哈哈哈哈,原来还有这层意思。”
安洋爽朗的笑着。
“你可要把今天回答我的问题的这一番话记下来,等这部剧拍完了,咱们去宣传时,一定会有记者问你这个问题的。”
“好~”
江念乖巧应着。
“你们二位对女主选徐思雨怎么看?”
徐茹又问了一遍。
“挺好的。”
安洋有些无所谓的讲着。
“这部剧男主的选角非常重要,所以,我们不惜重金也要请一位合适的演员来演这个角色。”
“女主角虽然也很重要,但终究是没有男主出彩。论番位,女主是二番。现在的顶流,无论是小花还是男神都只接一番的戏。”
“在同等条件下,徐思雨算是最优选择。”
“念念,你觉得呢?”
“啊?”
江念还在想男主是顾清让的事,徐茹叫她时,还把她给吓了一跳。
“女主的人选?”
“徐思雨是来试镜女主的演员中最合适的。”
江念如实回答。
“好,那女主就定徐思雨了。”
“我先去和他们两边商讨一下签合同的事,剩下的配角人选,安导和念念定吧。”
……
徐茹走后,安洋和江念又费了一番时间才将其他演员的人选定下来。
眼看着天都要黑了。
安洋想和江念一起吃晚饭,却被江念给拒绝了。
“我今晚和闺蜜约好了一起吃饭。”
江念显得有些无助。
她还没毕业时就能靠自己写小说的稿费养活自己了,到了大学毕业,同学们都各自找了工作,只有她没有出去工作的想法,只从学校搬到了自己在京都郊区买的小房子里,继续创作。
她着实不明白,上司约吃饭,最好还是不要拒绝。
她同时也不明白职场上的许多问题。
好在安洋是个爽朗的人,并不会因为她的拒绝而生她气。
她甚至还问了她是怎么来的,要不要开车送她回去。
这让江念又一次感受到了剧组生活的温暖。
本来,她对出来接触社会,接触这么多完全陌生的人是恐惧的。
两个月的相处,让她和制片人徐茹,导演安洋成为了朋友。
她们就像知心大姐姐一样包容她,鼓励她。
她无以为报,只能通过圆满完成她们交给她的任务来报答她们。
。。。。。。
江念出了公司大楼便走到公交站旁等车。
这时,晚高峰早已过去。
站在公交站等车的人除她之外,就只有几个刚刚九九六下班,看上去满脸疲态的年轻人。
等了一会儿,她要等的公交车没来,倒是有一辆黑色私家车停在了她眼前。
副驾驶的窗被人从里面缓缓打开。
司机歪着头,叫她,“江编,上车,我们……顾……老板……说要送您。”
顾老板?
她不认识什么顾老板啊……
忽然,顾清让的名字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顾清让,顾老板。
正当她思考顾老板是不是顾清让时,后座的车窗也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顾清让带着口罩和墨镜,不知是何表情的望着站在车窗外的她。
他没有出声,只是朝她勾了勾手指,让她上车。
江念可以想象,如果身边的人发现顾清让就在车上会是什么反应。
因而,她并未等顾清让开口叫她就直接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席。
司机缓缓开车起步。
江念却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变得异常紧张。
“就……就把我放在前面的公交站就好了。”
“我上来只是想和你们说一声,我们不顺路。”
“没事,江编您就算住在隔壁市里,我也能给您送回家。”
“我的意思是……”
江念紧张极了,她看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坐在后排的顾清让这时已经摘掉了墨镜和帽子。
他微笑着看她,这种表情,让她想到:
演员果然不简单。
戏里戏外就像两个人一样。
单看他现在的表情,哪能想象他下午试戏时会是那样的高冷呢?
“太打扰你们了。”
“顾……顾老板的工作一定很忙。”
“所以随便将我放在公交站就好。”
“我要去朋友家和朋友吃饭,所以……不需要送我。”
“女孩子天黑后一个人出门不安全,你朋友家在哪儿?告诉小周,他会将你送去的。”
“可是……你……”
“我不忙。”
“至少,送江编一段路的时间还是有的。”
。。。。。。
江念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十分诧异。
她作为圈外人士,听到的轶事可不算少。
不少明星都是表面一个样子,背地里一个样子。
顾清让倒是出奇的……和他的人设一样,微笑男神,宇宙级暖男。
他的粉丝要是知道他私下里也是这样,不知道该有多欣慰。
希望她喜欢的许北渊,也是这样的人。
江念想到许北渊时,满面春风,像极了爱情的模样。
这让顾清让在后视镜中看到她的表情时,不由得想道:
她说的朋友,应该是男朋友吧。

江念顾清让

以上就是小说骗他动心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