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沦陷(苏倾叶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强制沦陷(苏倾叶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强制沦陷 》是作者白羽摘雕弓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苏倾叶芩 ,小说讲述了 叶芩人不***,脾气也坏极,手指捏着鼻梁骨,骂道:“滚出去。”小编为你带来强制沦陷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介绍

《强制沦陷 》是作者白羽摘雕弓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苏倾叶芩 ,小说讲述了 叶芩人不***,脾气也坏极,手指捏着鼻梁骨,骂道:“滚出去。”小编为你带来强制沦陷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叶芩人不***,脾气也坏极,手指捏着鼻梁骨,骂道:“滚出去。”
他就坐在大厅的楼梯上,人还能往哪里滚?
贾三忙说:“小的这就滚……”
叶芩打断他,说的却还是刚才那件事:“叫人去追。”

强制沦陷全文阅读

叶芩人不***,脾气也坏极,手指捏着鼻梁骨,骂道:“滚出去。”
他就坐在大厅的楼梯上,人还能往哪里滚?
贾三忙说:“小的这就滚……”
叶芩打断他,说的却还是刚才那件事:“叫人去追。”
贾三一面哄他,一面侧身下楼梯,点了两个人去送苏倾,等他急着赶回来的时候,叶芩竟已经自己熬过去了。
他原模原样地坐在沙发上,膝上摊着之前那本书。
远远望去,他仍然淡漠不辨喜怒,扎在那里就是定军心的旗,可是走近了才发觉,叶芩的目光游离着,根本没落在书上。
这一次他先立直身子,乖觉地报告:“让人跟着送回去了。”
叶芩沉默,贾三一时搞不清楚他是听***了,还是仍在游神。
好半天,他才说话:“她刚才问你什么了?”
“噢,苏小姐问‘夫人’在不在,我说林小姐还没过门。”
叶芩脸上没甚表情:“还有?”
“没什么了,我就说下个月中旬等林先生到了才能过门……”他说着,有些不太确定起来,“小的说错什么了吗?”
叶芩垂下眼睫:“林先生什么时候能到?”
贾三焦躁起来:“少爷,您可别犯糊涂。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林先生,我们的人连他去茅房都跟着,一个月下来也得吃几发枪子儿。现在非常时期,这事必须缓着来,急不得。”
他忧心地揣摩着叶芩的表情,生怕在上面找到一丝儿女情长。
他忽然想起六年前离开珉镇的时候,他还曾想用苏倾绊住叶芩,不由得有些好笑——那时候的他,眼皮子真浅,真没见过世面。
古往今来多少年,每逢乱世,必出豪杰,躲起来一辈子安逸,迎上去才是纵横天下的真男儿。
叶芩用一年时间练习走路,手肘膝盖皮都掉了几层,从那以后,真似脱胎换骨,凤凰涅盘。
他收买人心,从来不用利诱,就像调教贾三那样,惯于把人逼到死胡同里,逼得求死不能,再扔出一条生路。
所以跟着他的,都是死心塌地的,他们连死都不怕,这便滚出了一支虎狼之师。可是真等打起来了,知道死守城里五天五夜弹尽粮绝,旱地里只能喝雨水吃泥土是什么滋味,淌过血泊河、碎尸阵,开膛破肚给自己取过子弹以后,贾三才明白,小院子里那些刑罚根本不算什么,原来的五少爷待他,也根本算不上苛刻残忍。
毕竟,叶芩在前头,坐镇中军,顶不住了,也与他们同死。
这不是奴隶主,这是将军。
队伍扎在东江的时候,是他们最安逸的时候。叶芩给他们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在灯红酒绿的都市里快活了一遭。
贾三知道,人在杀戮和死亡里绷得久了,就得疏通,骤然找到了发泄口,大伙儿都疯了,不在窑子里快活上一天一夜不算完。里面是划拳声,摇骰子声,的娇笑声,热热闹闹的红房子外面,唯有叶芩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吹风。
他从不睡女人,也不同他们一起失态,自持到可怕。
他坐到叶芩身边,好奇地问他:“少爷,您还想苏小姐?”
叶芩沉默,眯眼听着屋里的喧闹声,静静地抽烟,眼里好像有些迷离的醉意。
行军五年,原先厌恶的,现在也抽得熟练。
贾三全然不敢相信一个人有这样的执念,尤其在他看来,他们甚至连进一步的接触都没有,苏倾充其量就是那江南水乡的旖旎一梦。

强制沦陷免费阅读

苏煜中午不回家,只有苏倾和养母两个人吃饭,苏太太做饭提不起兴致。
碗里是野菜根煮的清粥,苏太太抱怨“茶叶铺子的生意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的钱还没去年多……”
忽然她神秘兮兮地抬起头,“你说,会不会是那个信客……”她做了个搓手指的动作。
苏倾听着,只喝了一小碗便放下“应该不会吧。”
苏太太不太满意她不搭腔,嘟囔“呆头呆脑,说了你也不懂。”
苏倾笑一笑,走到院子里去喂狗,黄狗跟着她的脚跟跑。
她突然看见坛子里有一尾黑色的鲫鱼游来游去。
苏太太恰好走出来“倾儿,把鱼收拾一下,晚上给阿煜炖鱼汤。”
苏倾的头皮即刻收紧了。她对活鱼有天然的恐惧,撸起袖子去捞,小鲫鱼滑溜溜地从她手里钻出去,心里一阵战栗。
鱼一摆尾,溅了她一脸的水。
苏倾拿胳膊肘擦一下眼睛,声音都有些颤了“妈……”
“你得练练,总不好一直都怕杀鱼呀。”苏太太站在一旁皱眉头,“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妈死了你怎么办?阿煜最爱吃鱼,以后你跟阿煜过日……”
苏倾一双黑眼珠无措地看着她。
苏太太住了口,脸色很奇怪,似乎有些尴尬,又像是生了她的气,她扭头回屋“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
苏倾摔了一下午的鱼。
从院子这头摔到那头,泥水溅了她满身,黄狗的前爪立了起来,像人一样吃惊地看。苏倾安抚地抿了一下嘴唇“别怕。”
黄狗呜咽一声,卧下去,将头放在前爪上。
最后一下,小鲫鱼不再摆尾翻腾了,只有鳃还在一张一合,***不定。
苏倾拿刀的手有点抖,鳞片噼里啪啦地飞溅到了池壁上,血和鱼特有的腥味飘飞出来,她的脸色变得惨白。
掏出鱼鳔和内脏的瞬间,凝固的血块涌出,死鱼“啪”地落进池底,她软塌塌地蹲下来,干呕了几下,随后剧烈地咳嗽起来,汗水从发梢上滚落下来,砸在地面上,粉尘绽开一朵花。
晚上的鱼,苏倾一口没动,苏太太怜爱地给苏煜夹菜,又夸她鱼拾掇得好,气氛非常和谐。
“姐。”吃完晚饭,苏煜主动叫住她。
苏倾问“鱼好吃吗?”
苏煜难得露出个笑容“好吃。”
苏倾便也微笑起来。
他顿了顿,拉过她的袖子一路到了书房“姐,你上次的古文抄得真不赖。”
苏倾忙问“有人看出来了吗?”
“没有!”苏煜显得很兴奋,“三小姐还夸了我字写得有风骨。”
苏倾这才舒一口气“过关了就好。”
静了一会儿,苏煜开口,眼神游移“对了,妈的手镯还差多少钱?”
苏倾正立在桌边细细研磨,顿了顿,含糊道“还差不少。”
苏煜点点头,在兜里掏了几下,“哐”地在桌上撂下两摞钱币。
“那个,姐,我答应帮三小姐也抄一份。”
夜深人静,内室传来苏太太轻微的鼾声。
苏倾又一次在深夜里端详这个会发光的环,一星幽幽的蓝光掠过她的指端,照到她的额头和发丝。
救下叶芩那次漫上来的蓝色部分,在今天又退据成小小一点,变回了最开始的样子。
我又违逆神器意志了……
冰冷的蓝光中,乱七八糟的脑海里只剩下那尾滑溜溜的鲫鱼的触感,她的手抚摸过坚韧的鳞片,然后将它开膛破肚……苏太太说“这么点小事都干不好!”
她吁了口气。
人生中有许多选择,有些选择很聪明,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但其实都有理由。
有一段属于原身的记忆,永远盘踞在她脑海里。
那是在平京蒙难之后的南逃路上,苏鸿和苏太太的马车要逃过拦土匪的枪林弹雨,土枪子儿和灰尘如雨落下,炮仗似的火光此起彼伏地爆开,马在狂奔,他们上下颠簸,车轴可怖地吱呀作响,马车好像即将四分五裂了一样。
那时候还没有苏煜,苏太太把她抱在怀里,枪火穿过马车篷子的时候,苏太太弯下腰紧紧护住她。
而苏鸿弯下腰抱着苏太太,子弹嗖嗖地贴着他们的背飞过,在对面留下一排密集的弹孔。
车子还在向前狂奔,苏太太顺手撩了撩她的头发,她的小脸就紧紧贴着女人柔软温热的胸膛。苏太太没生过孩子,但她怀里有***香。
苏太太说“要是死了,咱们一家三口也算死在一块了。”
苏鸿说“要是有路过的好心人,给咱们埋在一块就好了,我舍不得离开你们。”
苏太太的眼泪一颗颗砸在她脸上“到时候再也不用乱跑,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给你挑最漂亮的衣服。”
笔尖蘸饱了墨,在宣纸上规矩地舞蹈。书房的一盏小灯又亮到了深夜。
苏倾很轻地点了一遍荷包里的铜板,刚点完,灯“噗”地灭了,留她一个人坐在黑暗中。
许多珍贵的东西,就像灯油,用的时候总想着还有许多,其实早已耗到了尽头。
苏倾敲两下窗户,接过女人递出的一盆满满当当的衣服,将盆放在地上,把上面的铜钱拿纸包起来递了回去。
“宋姐,这次不要钱,能不能把端午剩下的香包送我一个?”
女人显得很惊奇“那香包是我自己做的,值不了几个钱。”
苏倾说“我就要那个。”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强制沦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