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妙探(穿越)(甄子彧狄敬鸿)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大唐妙探(穿越)(甄子彧狄敬鸿)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甄子彧狄敬鸿小说————大唐妙探(穿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果小木所著,讲述了介绍一:甄子彧(受)VS狄敬鸿(攻)甄子彧通过一幅山水图穿越时空来到大唐,竟然与挚爱金久奇再次相遇,

小说介绍

甄子彧狄敬鸿小说————大唐妙探(穿越)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果小木所著,讲述了介绍一:甄子彧(受)VS狄敬鸿(攻)甄子彧通过一幅山水图穿越时空来到大唐,竟然与挚爱金久奇再次相遇,

甄子彧狄敬鸿小说简介

楔子——
一个观澜学院,三个大理寺卿。
长安西南200里,双溪山,观澜学院,专司查办各类疑难凶案。老主顾买案,价格从优。大理寺买案,最低五折。只负责线索推理,不负责过堂审判。
观澜学院买案须知:第一步,签订《买案文书》,首付酬金五成;第二步,发放出山令牌,指定查案判官;第三步,提交《线索纪要》,再付酬金五成。
观澜学院探案秘籍:入院自会,出院自废。

大唐妙探(穿越)甄子彧狄敬鸿全文阅读

观澜判官晋级说明:破案积分收录于观澜石,依照积分晋级排名。大理寺买案,可获双倍积分。
观澜学院骨灰级判官(镇院祖师):
阎罗捕快——冯安然
鬼刀圣手——莫知邱
通灵御医——缪 严
观澜学院殿堂级判官(可接大理寺买案文书):
判官学监——韦景丰
晕尸诡探——狄敬鸿
冷面诸葛——甄子彧
阴阳司天——魏东流
玄冥画师——刘博恩
黑袍将军——章豫青
观澜学院黄金级判官:十人,姓名暂略;观澜学院白银级判官:十人,姓名暂略;观澜学院青铜级判官:多人,姓名暂略。
正文——
大唐贞元二十年五月初五,戌时,长安。
春末夏初,长安南郊凉意不减,几声鸟啼驭着夜风起伏悠长,太白山麓隐隐绰绰身形朦胧。
薄暮高远,新月如钩悬于正南,皎皎群星洒落其侧,朱雀七宿璀璨勾连。
司天监,魏洛,字东流。
魏洛凝望夜空,这浩瀚无边的夜色,着实美的摄人心魄。他在司天台夜夜仰望,春夏秋冬,白驹过隙,一望十年。近些日,几根白发悄悄爬上了他的双鬓,被时间磨平的焦灼再次郁结于胸。
神策军护军中尉传唤魏洛两次,这绝非偶然。护军中尉了无痕迹的点拨,魏洛佯装不解实际心知肚明,当今圣上身体欠安,各方势力异动频繁,无论下一步扶谁上位,神策军都需要师出有名。而他,司天监魏洛的话,便是那个“名”。
敷衍,恐怕是敷衍不过去了。
这些年,魏洛仰仗上任司天监照拂,步步高升直至接管司天台,他不结党,不娶亲,不收徒,孑然一身,漂若浮萍,守在这司天台。百官敬他料事如神,圣上靠他把脉国运,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每一言都有性命危险。
魏洛挺直身型,深吸一口气,清凉沁鼻,他扶栏凝望,对着夜空道:“十年了,还不来吗?”
“魏大人在等谁?”
魏洛身型一顿,脊背僵直。他不着声色的调整气息,缓缓回头看向来人,沉声道:“今夜,不是你当值。”
少监手提一壶酒,面上堆笑,“茫茫长夜,大人以身作则,坚守司天台,属下万分敬佩,今日得一壶好酒,特来陪您小酌!”
魏洛只喝茶,不喝酒,任人皆知。
神策军想要控制他,连幌子都懒得打一个。他们的意思很明白,今天这“酒”不喝,明天就是少监上位,这酒喝了,魏洛还能苟活几日,但前提是做他们的鹰犬。护军中尉心狠手辣,能够赏魏洛一壶酒,已经是非常给他面子了。毕竟魏洛是个正三品,而且皇上也喜欢他,不明不白死了,善后可能有些麻烦。
魏洛心里早有定夺,他眼神犀利,目光如剑,声中带寒,“谢了,当值,不喝酒。”说完,拳心紧握。
少监会武,善用暗器,不得不防。
少监道:“属下冒失,竟然忘了大人不喝酒,请大人恕罪。”说话间却是面露凶相。
这酒,要是魏洛真的喝了,以后魏洛便是神策军的人,少监就彻底成了一枚废弃的棋子。这酒魏洛没有喝,魏洛便成了那枚废弃的棋子,废弃的棋子最好是步死棋。
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魏洛嗅到了升腾而上的杀气。
此时,灵台郎急匆匆来报,“大人,天有异象,出于东南。”
魏洛望向夜空,东南朱雀七宿,雀尾闪现光晕,状如半个圆环,愈渐放大扩散,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慢慢松开了紧握的双拳。
灵台郎见魏洛面色从容,似有笑意,便放下心来,“魏大人,咱们明日是否要上疏陛下?”
魏洛望着那光晕,朗声道:“拟奏疏,天有异象,出于东南,祥龙现世,降于西南,万物更新,吉~兆。”
少监忍不住反驳,道:“魏大人,为何是祥龙,分明是雀鸟。”少监话音未落,夜空骤亮,宛若白昼,刺眼强光划破天际,晕染了红霞漫天。
三人均是一阵惊呼,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睛,那光束渐弱,由东南向西南游走,少时消失于天际。
夜空,恢复平静。
“魏大人,魏大人?”灵台郎想问详情,魏洛早已消失不见。
翌日。
双溪山,观澜学院,拨云堂。
“报——院长,山外买案!”
观澜学院院长冯安然正在讲学,学生疾步登堂,呈上买案文书。
冯安然,年近耳顺,仙风道骨,目光炯炯,矍铄有神。听闻山外来信,放下手中书册。
早年,冯安然曾任大理寺少卿,人称“阎罗捕快”,是天下闻名的探案奇才,后辞官隐居双溪山,创办了观澜学院,专司调查各种疑难凶案。
观澜学院探案,价格公道,效率奇高,几桩大案之后声名鹊起。江湖戏言“一个观澜学院,三个大理寺卿”,就连大理寺也时常向观澜学院“买案”。
冯安然速览买案文书,而后递给韦景丰。
韦颢,字景丰,观澜学院学监,绰号“判官学监”,殿堂级判官。殿堂级判官,顾名思义,可接大理寺等中央机构的买案文书。
韦景丰念出买案文书,“大理寺买案。五月初六,双溪镇,三户灭门,人命二十二条,限期十日,酬金佰两。”
买案文书属于观澜学院机密文件,非出山判官不能告知他人。但,此案出在双溪山,半天时间已经人尽皆知,无需可以隐瞒。
堂下,十几位入院不足两年的青铜级判官窃窃私语,方才院长正在讲这桩凶案,没想到大理寺的买案文书就到了。
一般来说,殿堂级判官才能拿到大理寺的买案文书,而青铜级判官只能拿到最底层的买案文书,多是小案、散案。不过,也有例外,观澜学院每年秋季有一次晋级大考,晋级大考之前会有一个殿堂级买案文书指派给优秀的青铜级判官。
院长命韦景丰当堂念出买案文书,肯定是有意把这次机会指派给堂下某一位判官。一年只有一次晋级机会,不知道谁能幸运的拿到出山令牌,这可是扬名的大好机会。
韦景丰道:“院长,十天期限,有些仓促。”
冯安然道:“此案发生在双溪镇,凶手残忍至极,民间谣言四起,我们如不过问,怕是说不过去,接。”说罢,冯安然拈须环顾堂下,缓缓道,“此案,谁愿意分析一下?”
堂下瞬间静默。
院长这是在考核判官们的基础知识,看大家对《探案秘籍》掌握的是否扎实,回答若有丁点失误,肯定就会错失出山令牌。所有人都跃跃欲试,但又不想第一个站起来当出头鸟。
裴卓是本届学生判官里面的佼佼者,见大家静默,欲起立发言。未等裴卓站起来,冯安然面露愠色,面向后排靠窗角落处,沉声道:“狄敬鸿,你分析一下案情。”
后排角落,只见一人撑肘、掩袖、藏头,像是在思考问题,却迟迟未见反应。
狄濯,字敬鸿,观澜学院奇迹般的存在。据说狄敬鸿从小长在观澜学院,但依旧只是青铜级判官,年年晋级考核,年年晋级失败。作为观澜学院的探案判官,懒散好闲也就罢了,最夸张的是,狄敬鸿竟然“晕尸”。
所以,狄敬鸿只能拿到一些免费为百姓服务的文书,就这,他也不能按时交差,不按时交差也就罢了,他又偏偏巧舌如簧最会哄骗院长,每次都有一百种理由为自己诡辩,总之,天错地错永远不是他的错。

大唐妙探(穿越)免费阅读

时间长了,就连山下百姓丢猫丢狗这种小事也不愿意让狄敬鸿查办了。狄敬鸿呢,也不着急上火,反而庆幸自己落得个清闲,心态非常坚实。这些年,狄敬鸿在观澜学院毫无功绩,只收获了一个响当当的绰号“晕尸诡探”。
院长点狄敬鸿的名,狄敬鸿没有反应。坐在狄敬鸿前面的刘博恩咳嗽一声,依然没有唤起神游天外之人的意识。
冯安然提声,又点他,“狄敬鸿!”
院长要发怒了。吓得刘博恩赶紧侧身戳身后呼呼大睡的狄敬鸿。
狄敬鸿瞬间惊醒,无缝衔接瞪大眼睛,起身之后***傻笑,“院长,我正在推敲案情呢!”
这是经验,狄敬鸿浓眉大眼,面相周正,瞪大眼睛便看不出来他方才正在打盹,他说“推敲”,便不用马上回答院长的提问,接下来,便是常规操作——
狄敬鸿行云流水般递给刘博恩一记暗示,刘博恩手指放到身侧指指窗外,又在身后比划了两根手指。
冯安然对狄敬鸿和刘博恩两人暗戳戳的比划视若不见,手中稳稳掂着戒尺,道:”思考的怎么样了,说来听听?”
狄敬鸿站起来回答问题,各位学生判官不担心他抢风头,反而都在乐津津等着看好戏。若说观澜学院成绩最差的学生,建院以来没人能与狄敬鸿争第一,无论如何院长也不会把出山令牌指派给狄敬鸿。据说,冯安然与狄敬鸿那早逝的亡父有交情,否则早就不知道把他扫地出门多少次了。
狄敬鸿看见刘博恩的暗号,故意拉长声音,“盗贼——”
刘博恩一声干咳,狄敬鸿心下一悬,这是猜错了。
进而,他又拉长声音,道:“双——”
刘博恩默默点头。
嗯,这是猜对了。
狄敬鸿继续拉长声音,道:“双溪山——命案——”他记起方才自己神游的时候貌似听到了“双溪山”三个字,此外,猜“命案”肯定错不了,观澜学院接的买案文书,九成都是命案。
刘博恩评估了一下狄敬鸿的反应,让他继续猜下去就要露馅了,凭狄敬鸿那三寸不烂之舌,他若是知道一二,早就口若悬河了。
救人救命救同学,刘博恩咕哝一句,“司天监魏洛到底是如何从司天台莫名失踪的呢?在下百思不得其解,也请敬鸿兄结合案情分析一下。”
狄敬鸿了然。
他顿时抖擞精神,“双溪山命案,司天监魏洛有重大嫌疑,张榜通缉,不日便能破案。”狄敬鸿生了一副好模样,五官明朗,颇具神姿,举手投足之间有股飒爽侠气,不了解他底细的人还真的容易被他这一副煞有其事的做派给唬住。
狄敬鸿胡编乱造,收放自如,从魏洛此人到鬼怪蛇神,洋洋洒洒一大车废话。刘博恩默默在身后竖起了大拇指。他这个室友,绝了。
冯安然四两拨千金,反问道:“魏洛为何杀人?”
狄敬鸿心里搓火,天不怕地不怕最怕院长这句话。
为何!为何?
这老头子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我要知道“为何”,我不早就说了么?
课堂之上,他又不好驳了冯安然的面子,只***着头皮继续对付,“魏洛乃当朝司天监,莫名其妙就失踪了,是夜,双溪镇发生命案。这就对上了啊,魏洛绝对是妖魔转世,天有异相,魔性发作,杀人嗜血,负罪潜逃。”
“……”
狄敬鸿还未说完,冯安然将戒尺重重拍于书案之上,所有人吓得一哆嗦。
狄敬鸿咕咕哝哝,“或者,是魏洛指使他人作案。”
冯安然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估计狄敬鸿这家伙又得挨戒尺了。
没想到,过不多时,冯安然对韦景灏,道:“发放出山令牌,双溪镇命案由狄敬鸿担任探案判官,章豫青、刘博恩配合,三日内找到线索,十日内破案交差。”
堂下嗡嗡嗡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下课!”冯安然拂袖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狄敬鸿和莫名其妙的一堂人。
裴卓心里不悦,静坐不语。他出自洛阳名门裴氏,目中无人,心高气傲,一心想着一案扬名。这次双溪镇命案与司天监失踪有关,朝廷非常重视,正是一个博取功名的好机会,裴卓跃跃欲试,不成想却被狄敬鸿那个懒蛋拿到了出山令牌。
平日与裴卓走的近的几人围着他议论纷纷——
“院长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案子交给狄敬鸿?”
“是啊,狄敬鸿可是从来没有破获过一起命案。”
“难道,院长也认为‘妖魔’一说是真的?”
“怎么可能?观澜学院《探案秘籍》写得清清楚楚,不信妖魔,勿论鬼怪,我看呐,院长这是实在忍不了他了,想找个借口将他打发了事。”
裴卓始终不发一语,脸色铁青,很是难看。
狄敬鸿自当是没听见他们议论,这些人平日跟着裴卓没少骂他,反正这顿戒尺是逃过了,破案什么的到时候再说。
狄敬鸿伸个懒腰,走出拨云堂,刘博恩追上他,“敬鸿兄,你方才没有睡着啊?”
狄敬鸿抬手搭上刘博恩的肩膀,伸手掩口,打着哈欠,道:“睡着了啊,还做梦了呢,梦见了仙女。”说完对着刘博恩展开一个迷之微笑。
人人嫌弃狄敬鸿懒散,只有刘博恩喜欢跟他玩闹,因为这刘博恩比他还懒散。
当然,狄敬鸿也不是没有其他朋友,比如说,前面正向他们走过来的这位——
身负一柄“墨离剑”,墨衣罩衫,俊采飘逸,不落俗尘。章墨,字豫青,与刘博恩同期***观澜学院,探案风格极为谨慎细腻,常于细枝末节之处发现证据。章豫青出自将门世家,绰号“黑袍将军”,是这一期青铜判官之中冯安然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最有希望晋级的人选。
“豫——青——兄——”狄敬鸿两眼放光,嘴角上扬,张开双臂,翔雁一般直冲章豫青亲切扑去。
章豫青脚步似踩凌波,微微侧身,不着痕迹躲过。而后,侧头问狄敬鸿,道:“听闻你~接了出山令牌?”
狄敬鸿答非所问,乐悠悠道:“豫青兄,你终于回来了,案子办的怎么样?”
章豫青正要回答。
狄敬鸿又道,“豫青兄出山,肯定马到成功!我那双溪山的案子也靠你啦?交差之后请你喝酒,***!”
拍马屁,狄敬鸿很会。
章豫青道:“双溪山命案务必谨慎,毕竟牵扯三户灭门二十二条性命,而且与当今圣上面前的红人司天监魏洛有关,万可不要儿戏。”
章豫青几句话,狄敬鸿像是被按了机关,呆若木鸡愣在原地。
刘博恩道:“敬鸿兄,你怎么了?”
狄敬鸿舌头打结,道:“三,三户灭门,二十二条人命?”
刘博恩点头,道:“昨夜双溪镇,三户灭门,二十二条人命,司天监魏洛失踪,民间谣传魏洛成魔,屠害无辜生灵。”
狄敬鸿张大嘴巴,哑然失声。
刘博恩道:“你方才真是信口胡诌的啊?你是如何知道民间传言妖魔作乱的呢?。”
章豫青道:“狄敬鸿,双溪山命案通着天呢,搞不是要掉脑袋的,你可千万别乱来啊。”
狄敬鸿失魂落魄,道:“昨夜确实天有异象,白日我吃粽子吃撑了,夜间起来如厕,看到红光满天——”
他大喊一声,”豫青,救我!”

小编推荐理由

大唐妙探(穿越)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