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盛任星邢野)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余烬(盛任星邢野)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盛任星邢野小说————余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南木北牙所著,讲述了富二代男神表里不一受x贫民窟王子野蛮生长攻(浑身带刺野玫瑰x冷漠自闭大魔王)互相救赎、日常向治愈小甜

小说介绍

盛任星邢野小说————余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南木北牙所著,讲述了富二代男神表里不一受x贫民窟王子野蛮生长攻(浑身带刺野玫瑰x冷漠自闭大魔王)互相救赎、日常向治愈小甜

盛任星邢野小说简介

“......跟你确认一下,你是走读还是住校?”
电话那边的女人声音温和中夹杂着点口音。体谅到盛任星有可能听不懂,还特地放慢了语速。
毛毛细雨打在车窗上,车轮压过不平整的路,磕磕巴巴跟车体打架,像是能随时跳一段。
司机安静地开着车,不时瞥一眼后视镜,又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毕竟这种乘客实在是太少见了。

余烬全文阅读

他那时候正开在市中心呢,这男生站马路边上跟他招手。
带着一身火气,上来就报了个“宣城”,然后从随身包里掏出一叠钱,数都没数就给他了。
司机没拒绝,一是那叠钱不薄,二是男生的表情凶恶,让他觉得当时自己只要一摇头就要遭一顿毒打。
他从后视镜中看去,男生眉压着眼,一脸戾气地靠在座椅上讲电话。
神情有点散漫得傲慢。
这手机他知道,是最新款的,出了还没俩月呢。他儿子之前死活吵着要买一个,价格贵的要死,也没看出哪里比较好了,还不能摔,一碰就碎。
此时看到这男生拿在手里,模样挺俊,他倒是有点想给自己儿子买一个了。
盛任星透过后视镜跟他对视了一眼,司机立马把视线缩了回去。
盛任星:“......”他看着后视镜底下,司机刚刚才挂上去的“和气生财”十分无语。
抬手摸了摸右耳耳钉,声音听不出情绪来:“床位不是满了吗。学期都过了一半,还能腾出来?”
电话那边:“......”
声音艰难圆场:“学生床位已经满了,你要是想住校的话,我们能从教师宿舍那给你腾一个。教师宿舍都是单人间,厕所也是单人的,冷气啥的都一应俱全。”
“不用了。”盛任星想都没想地拒绝,“我走读。”
“啊......”电话那头顿了顿,不确定地问,“那你爸......盛先生那边的意思也是走读吗?”
“我的意思就是我爸的意思。”盛任星面无表情,烦躁地想,连转学都是我自己办的,他算个屁。
“那行。那我们给你安排在3班,你觉得怎么样。”电话那头又补了句,“我们学校是S型分班,不按成绩排,但是3班的老师都还不错。”就算是S形分班,也不是就真的每个班都一样了。
盛任星无所谓的应着:“都可以。”
“好的。那,盛同学是什么时候来报道?我们要提前安排一下。”
盛任星看着窗外的雨,雨外陌生的街道。垃圾被陌生人随意丢下,下面行人的头惨遭飞来横祸,两方隔着一层楼大吵起来。周围一圈人在看热闹,堵到了路上的车,喇叭声强硬地盖住了抱怨。
已经到宣城了。
“下礼拜一吧。”
他讨厌下雨天,这周都会下雨。潮湿的空气对阳光围追堵截,黏糊糊得让人喘不过气。
挂了电话,司机窥着空子问他:“到市区了,你要在哪儿下?”
盛任星关上手机,没一秒又响了,他垂眼,轻嗤一声按了拒绝:
“就前面那个宾馆吧。”他随手一指。
“好嘞。”
招牌被前面的一家衣服店遮了一半,远处只能看到“......宾馆”两个字。
等司机靠近了,盛任星才一睹大名:五星宾馆。
还很不要脸地在旁边自己画了五个星星。
“......”
司机靠边停车,没等他找钱,盛任星已经开车门走了,丢下句“不用找,辛苦了。”
目送他穿过马路,司机心里咂摸,没看出来啊,还挺有礼貌。
然后乐呵呵地从中抽了两百藏起来,边点了支烟。这一路都没敢抽,可给他憋坏了。
盛任星单肩背着包,走进这家“五星宾馆”,发现他们家连个像样的前台都没有。
坐那的女生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毫无职业素养。别说标准微笑,连人脸都看不见。
他上前,敲了敲玻璃面。
女生吓得将手机一塞,跟见着教导主任似的,灿烂一笑:“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一***作行云流水。
盛任星:......
“一间单人房。”
“好的稍等。”
......
等程序走完,盛任星也已经拉黑了四个来自他爸那边的号码了。
“这是306的房卡,你收好,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通过房间里面的电话找我们。”前台小姐将钥匙递了过来,眼神盯在盛任星身上,甜甜一笑:“最近电梯在维修,你要从那边楼梯上去。需要我带你去吗?”
盛任星接过钥匙,看向一旁贴了张写着“停用”白纸的电梯:“不用了。”
当没看到这小姐失望的眼神,转身就走。
没几步,电话又震了。
他不耐烦地准备挂掉,视线扫到上面名字的时候却顿住,手指按下了另一个键。
那边声音有点大,带着调侃:“小蝌蚪,到了吗?”
“滚。”说完就挂了。
没几秒“邱大头”再次打过来:“哎吃了炸/药吗火气这么大。”
那边背景音里闹哄哄的,有人起哄:“邱哥,小蝌蚪谁啊?叫这么肉麻!”
“我记得二校校花不叫这名啊!”
“哈哈哈哈哈哈换了呗。”
邱怀信哼笑一声:“对啊换成你星星哥哥了。”
那边立刻禁声,跟按了暂停键一样。
好一会才有人说话:“......是盛哥吗?”
盛任星皱了皱眉:“你那边太吵了。”
邱怀信便带着手机走远了些,声音含糊,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蝌蚪哥哥到了没?”
“到了。”盛任星踩着石砖楼梯,钥匙圈在手指上打转,“但不耽误我现在就打车回去揍你一顿。”
“......”邱怀信怂着胆哼了声,捏着嗓子,“小蝌蚪不好吗?小蝌蚪找妈妈~”
两人互损了几句,邱怀信感觉盛任星情绪稳定不像要发疯,才接着问:“路上顺利吗?”
“嗯哼。”盛任星走到了三楼,开始看门牌,“路上那司机还一直看我,我猜是看上我了。”
“......我猜他是怕你抢劫吧!你那头红毛。”
“不好看吗?”盛任星对着走廊上的镜子,面无表情地撸了把刚染的头发。
正好有人从他旁边走过,侧头看了他一眼。
跟他对上了视线,立马扭头,脚步跟加了倍速似的。
盛任星:“......”
“你之后上学不就又要剪了吗?就这么几天你折腾它干嘛!”
盛任星扭着钥匙,扭开了房门:“我乐意!改明儿我再染个绿的,拍照传给盛焭。”
“......”那边,“真有你的。你可别把你爸惹急眼了,小心他立马开个坦克过来逮你。”

盛任星邢野免费阅读

盛任星冷笑了声:“他可不敢来宣城。”这门上的锁不灵光,扭了好几次都没扭开,他动作逐渐粗暴。
“宣城......那儿环境好像不是特别现代啊。”邱怀信措辞委婉,担心道,“你能习惯吗?”
盛任星跟锁奋斗了半天,终于开了。他一手推开房门,嗤笑:“我能有什么不习惯的。”
五分钟后,他站在前台,跟小姐换了高级套房的钥匙。
盛任星拿钥匙敲击着柜台,问:“你们这买衣服都是去哪里买?”
当时他走得匆忙,包里只有钱包跟他的aj,连条***都没带,只能现买。
前台小姐看着他想了想:“我都是去轻贸商城,从这走过去,十分钟就到了。”
盛任星点头。
他走出宾馆,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这边道路建设没那么好,车道上崎岖不平,大坑里蓄了一汪水,车开过,溅起一米高泛浊的水花。
盛任星往里退了两步。此时车流不多,等了好一会出租车。
他的衣服已经在寄过来的路上了,所以只准备在轻贸商城里买这几天穿的,应急。
不过到了之后,才发现这里衣物真的是种类繁多,还齐全。
他还看到一家店门口摆了双adides,旁边挨着pume,前面标价60一双。
老板见他多看了两眼,积极揽客:“要吗?要的话55块一双让你。”
盛任星刚要拒绝,老板又继续:“穿上去就跟你脚上那个一样俊。”
盛任星:“......”
他看了眼自己脚上跟别人抢来的限量联名老爹鞋,转身就走。
不识货!
回去的时候想打车,上车之后说要去五星宾馆。
司机:“啊?你说哪一个,咱这好几个五星级呢!”
盛任星:“......”
他张口想说那宾馆就叫五星,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干脆下了车,准备走着回去。
结果倒霉催的导航压根不走寻常路,带着他七弯八拐地进了一片像迷宫一样的小巷子。
盛任星:“......”
他把手机横过来竖过去,都没看出自己要怎么出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这片区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路灯稀少,每个巷口还都长一样。
昏暗光线照着墙角的垃圾桶,污白色的墙面上画着猩红色的“操/你妈”,还有很多看不清颜色看不清形状的脏污,与逼仄阴潮的巷子倒是适配。
垃圾桶外面积出来的一片垃圾里,突然蠕动了下,一颗老鼠头从中钻了出来,黑色溜圆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盛任星在原地站了好一会,突然泄愤似地往旁边墙上狠狠一踹。老鼠被他吓到,一转身溜走了。
***,就没一件顺心事!
就这么将手上拎着的衣服包丢在了地上,盛任星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尼古丁确实能缓解人的情绪,不管好的、坏的。
原地抽了一根,他也慢慢压住了情绪,不再想要破坏些什么。
盛任星将头发一撸,甚至还从这片垃圾中看出了点废土的感觉。
垃圾艺术,艺术垃圾。
他抬手给眼前这堆艺术们拍了张照。
手机没有静音,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尤其醒神。
就像是序曲开始前的击鼓,远处立马传来呼应。
盛任星:“?”
左前方的小巷子里,传来了一些杂音,像是吵架争斗,人数还不少。
盛任星将烟头像投掷三分一般抛到垃圾桶那,捡起地上的衣袋,毫无去看看的念头。关他屁事。
就要往出走。
还没走两步呢,就觉得身后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他面前二楼窗户的灯猛地灭了。
熟练而安静。
盛任星只来得及回头,就看到了一个迎面朝他跑来的一个......男高中生?
蓝白校服外套在这片黑暗原始的巷弄里,尤为醒目。跑动间衣服兜着风,像是要起飞。
接着是他身后的,一批人。
各个拿着武器,凶神恶煞地对他追逐叫嚣着。
这地的高中生都这么野?
男生明显也看到了他,对视得一瞬,两人都愣了下。
接着对方就被身后的人窥着机会追到了。
双方在他面前,对峙了起来。
盛任星:“......”
他又回头看了眼自己站着的巷子,所以,是自己把人家逃生的路给堵上了?
另一边有五个人,却像是忌惮着什么,一直没动手,而男生侧对着他,昏暗的环境下只能看到他被光割成剪影的轮廓。整个人瘦削而挺拔,沉默着不说话。
影子像是要融入这片黑暗的环境中。
对面的一个人瞥了盛任星一眼:“邢野,你还找帮手?!”
男生声音微喘,语气却平淡:“不需要。”
盛任星在心里呦呵了一声,挺狂啊。
对面可没他这么好的心态,抬手指着邢野:“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劝你好好想想!”
邢野微垂着头,像没听见。
那人接着将手指移向盛任星:“你!老实呆那,听到没?”
盛任星:“?”
他看着对方目光从自己提着的大包小包上,一直溜到他拿着的手机。
眼神毫不遮拦。
“......”这是准备在打架的同时还赚一笔外快吗?
盛任星不由想发笑。
然后他真的笑了,随手将手上衣服丢到地上,在这群人都看向他的时候突然暴起,一脚踹倒指着他的那人,不耐烦:“打架就打架,屁话那么多。”

小编推荐理由

余烬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