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御史大夫(脱脱谢珣)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攻略御史大夫(脱脱谢珣)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脱脱谢珣,攻略御史大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妖娆顽劣小胡姬X高冷毒舌贵公子谢珣:我有一个同僚,非常狗腿,天天拍我马屁,她总觉得我生活作风有问题。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脱脱谢珣,攻略御史大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妖娆顽劣小胡姬X高冷毒舌贵公子谢珣:我有一个同僚,非常狗腿,天天拍我马屁,她总觉得我生活作风有问题。

脱脱谢珣小说简介

谢珣一丢羯鼓,乌浓的眉毛上闪着亮晶晶的细汗:“节帅要给她赎身?”
“只要台主喜欢。”节度使还在微笑。
说好的金钱雨呢?脱脱竖着耳朵听这两人对话,等等,台主?本朝被称为台主的只有御史台的长官御史大夫,鬼见愁来平康坊?她抖一下,不要这么变态的啊,御史台风评从来都是本朝最差,尤其长官本尊,大热,有毒,脱脱叫起来:
“我不***的!我还小,想赎我至少一万两黄金!”
谢珣闻言看她,目中闪动不屑。

脱脱谢珣全文阅读

却说:“一万两黄金,只怕节帅不舍得。”
节度使仰头大笑:“我知台主两袖清风,公忠体国,若一万两黄金能博君一乐,又何妨?”
“李节帅,你自返京已重金买回五名官妓,还有闲钱替***劳么?”谢珣反问,音色犹如金石,冰冷悠远。
节度使摸摸胡子:“若为台主,某多少都有的。”他轻飘飘地告诉假母,“我要替这个姑娘赎身。”
说完,一掌把脱脱拍向谢珣怀里,投来个男人间才懂的暧昧眼神:“她已经是台主的人了,谢台主,请吧,某稍候再来找台主谈事,来啊,给这位郎君挑个你这里最好的房间。”
节度使小酌两杯搂着两个貌美优妓进了隔壁。
“郎君,我还是个小女孩不***的,平康坊可是正经给朝廷纳税的,郎君如果真的想要我,必须明媒正娶……”脱脱眼圈一红,楚楚可怜酝酿眼泪,手却搂着御史大夫劲腰不放。
“做梦。”谢珣推开她,脱脱的眼泪瞬间眨了回去,恼羞成怒地瞪他,还想说话,黑脸的男人已经错身走开。
“台主,要现在吗?”御史台狱的人不知从哪里就冒出来了。
整齐划一,杀气腾腾。
谢珣冷笑了声:“不急,再等片刻,捉他个不费吹灰之力。”
其中一人看了眼谢珣,很默契地去听墙角,说片刻,就是片刻,他回头冲谢珣一点头,谢珣挥挥手:
“把李怀仁给我抓起来!”
一干人利落踹门,把晃着个红彤彤家伙的节度使从房里押了出来。
李怀仁肺都要炸了,五官错位:“谢珣你他娘故意的是不是?让老子穿衣裳,就你们御史台这一个个的小白脸,老子一人干翻你一堆!”
“有什么冤屈到御史台说,别骂人。”谢珣温文尔雅笑道,“我不爱听人爆粗。”
眼风微动,谢珣一把揪住了见势不妙要溜的脱脱,肌肤一触,她下意识地反肘错爪,用的是搏击之术,但很快意识到自己不是谢珣对手,便小贼一样,立刻怂肩塌腰,瑟瑟发抖:
“长官,不关妾的事啊,妾什么都不知道!”
狗男人!上一刻还火辣辣看着自己,下一刻就要把自己投御史台大狱吗?!
平康坊里的胭脂水粉都是轻佻的,粘人衣襟,挥之不去,谢珣嫌弃地一松手,下颌扬起:
“把她也抓起来。”
御史台别称霜台。
位于承天门街第六横街之北。
两边邻居右为宗正寺,左为司天监,宗正寺单管皇族事务,司天监掌天文历法,跟御史台比起来,两个衙门比曲江里的王八还闲,都要***了。
一墙之隔的御史台,从谢台主,到杂七杂八的胥吏却个个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当下,星河耿耿,烛火幽幽,就连夜直人员都忍不住打瞌睡淌口水的时刻,谢珣精神抖擞地回来了。
霜台本不设狱,后与大理寺争夺司法权大获全胜,就此设狱。依阴阳五行,御史台台门北开,取肃杀之义,又为应景,广植柏树,每到暮色降临整座御史台乌漆麻黑一片,森森柏树,栖满了乌鸦,果真肃杀的紧,一副随时可以出殡的气质。
监狱就在御史台中。
谢珣换紫袍,束玉带,腰挂金鱼袋,一副尊卑有别贵贱有别内外有别的样子出现在了台狱中。
“我不爱跟人废话,李怀仁,你为西川节度使不过两载,侵占民田***受贿,计赃不下数亿钱,也不怕撑死了自己。另外,你在长安的留后院里,金玉珠宝无数,我朝节度使月俸三百贯,你得是活几千年的王八才能积累下这些财富。平康坊狎妓一出手就是万两黄金,好阔气,居然敢来贿赂我?证据都在这了,来人,把他先送精舍,把本朝律法读给他听,李节帅,望你能先悟有漏之缘,证波罗之果。”
谢珣把汇总的地契等往地上啪啦一丢,砸在李怀仁脚下。
娘的,监察御史什么时候去的西川?
李怀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敢!我此行入京,是受圣人所诏,为统领三川而来!陛下已答应我同平章事,论品级,我是宰相,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插手我的事?我今日略赏你薄面,谢珣,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过陛下养的看家狗,除了在长安横,出了这长安城谁认识你御史台?”
“混账!”谢珣眯眯眼,“政事堂的相公们,不是我父门生便为同年,我自己就是同中书门下三品,你在我眼前,又算什么东西?草莽武夫,敢蓄枭心,也做出将入相的美梦?我为风霜之任,弹纠不法,你敢公然侮辱御史台,王监察?”
“在!”姓王的监察御史利索应声,年轻白俊的脸上,表情很御史台。
“给他加上这一条。”
“是!”王监察一手遒劲小楷,法度井然,立刻提毫***墨在弹奏状上又飞来一笔。
“谢珣!”李怀仁目露阴森,“我这回是揣着忠心来的,我警告你,你对付长安文官的这套想用来对付藩镇未免太天真,有本事,动河朔试一试?拿捏软柿子有个屁用?”
谢珣的眼睛紧跟着冷了一瞬,他不语,闲闲地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那是要用刑的意思。
李怀仁被叉了下去。
“台主,圣人有意为之?”王监察问。
谢珣道:“当初西川节度使老帅病故,李怀仁身为幕僚善后,借此索要旌节,恰逢圣人践祚,局势不稳,就让他暂领西川节度使,李怀仁也想玩河朔那套,自立门户,如今阿猫阿狗都敢把朝廷的脸往地上踩。这种人,最适合第一个拿来以正刑典。”
李怀仁胃口奇大,已经不满足西川,整个剑南都想要。皇帝示弱,一口答应,诏他入京受命,不知是不是自信过了头,李怀仁真的来了长安。
御史台早就在等他。
脱脱被架进来时,御史大夫冰块一样坐在上头用眼神就能杀了她。
她抖了抖,鞋子都没穿,***的脚上被不长眼的男人踩得又疼又脏。
那截楚腰白得晃眼,但此间阴风重,脱脱就不住地抖啊抖的。

攻略御史大夫脱脱谢珣免费阅读

谢珣视若不见:“平康坊鱼龙混杂,有没有混账们的细作很难说,报上真名来。”
好标准的官腔。
该怂的时候脱脱一点都不含糊,恭敬地继续抖:“妾叫脱脱。”
“你是杂胡?”谢珣问。
杂胡?这也太羞辱了,你才杂胡,你全家都是杂胡,脱脱心里把谢珣骂了个体无完肤,眼睛里闪过一丝不驯。
“妾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脱脱闻言稍稍抬首,瞅到紫袍边儿,抖得更厉害了。
真的是个三品高官。
“台主,”她乖乖叫了声,只差叩头如捣蒜,把从没派上用场的一套说辞搬了出来,一掐掌心,眼泪哗啦,娇弱弱地哭诉起来,“妾上有老弱寡母,下有残废兄弟,一家人就妾一个健全人,不得已来了教坊,举家上下全靠我一人养活。妾本想参加科考,无奈除了美貌再无所长,朝廷又不开女科,只能弃学一入教坊深似海……”
“闭嘴,”谢珣打断她,“我没工夫听你鬼扯,你跟李怀仁什么关系,说实话。”
“妾不认得什么李怀仁。”脱脱梨花带雨地抬起了头,“妾就是个跳舞的,听阿母说,今晚来个大人物,妾只要跳的好他赏钱多的都能砸晕了妾,妾高兴坏了,可还没晕一个通宝都没见着就被拎这儿来了,敢问郎君,这儿是哪儿啊?”
脱脱装傻充愣。
她如何不知,这是大家的好邻居--天杀的御史台。
花子都剐蹭掉了,露出额间那枚小小月牙儿胎记。
不仔细看,依旧像花子。
哪一个被抓紧御史台的像她这么啰嗦?吓也吓傻了,谢珣眉梢挑起:“你叫我什么?”
脱脱脑中立刻警铃大作,她含泪道:“台主,我听那位贵客喊郎君谢台主。”
“知道台主是什么吗?”谢珣问。
脱脱一脸无辜,一问三不知。
御史大夫这张脸真是俊的很,桃花眼,看人时自带三分迷离,五分肃冷,二分月色。
谢珣……御史大夫姓谢,单名珣,圣人亲切称之为“小谢”,长安一百零八坊少女的梦……脱脱把所有信息麻溜地过了一遍,忽像条小蛇一样匍匐到谢珣脚下,抬起眼,软糯糯的:
“妾刚才太害怕,姓名报的不全。”
谢珣不屑一顾:“回话即可,人离我远点。”
他讨厌平康坊的胭脂味道,甜腻异常,挥之不去。
脱脱悻悻地“哦”了声,往后退了退,娇娇道:“妾叫谢脱脱。”
撒谎精,谢珣冷眼看她,小小年纪除了浑身上下妖里妖气的,就剩油嘴滑舌了。
“你姓谢?郡望何处?”谢珣眼睛一垂,看她故意露出的脚,正像一尾小鱼在眼皮子底下卖弄美丽,似有若无,想要碰他衣摆。
“妾听节度使说台主也姓谢,不管妾是哪里的谢,台主,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脱脱很狗腿地冲谢珣笑,还想编,再一想,这一编得从几百年前衣冠南渡起头,太长太扯,索性作罢。
谢珣也笑,唇角一勾:“这么说,我还得喊你一声妹妹?”妹妹两字咬的有点意味不清,听起来,痒痒的。
脱脱心跳,露出个无限惊喜的表情:“只要台主不嫌弃,妾愿和台主以兄妹相称。”
“不知廉耻。”谢珣目光掠过这花容月貌,毫不客气。
脱脱脸皮极厚地接口:“台主自己说的,妾可没敢提,妾前几日给假母请了假,今晚是第一次见这个李怀仁。求台主看在五百年前是一家的情分上放了妾吧,妾本来也不认识李怀仁。”天地良心,她真的不认识这见鬼的李怀仁。
可御史台是本朝最不讲情面的地方。
谢珣打量她片刻:“脱脱,十五岁,鲜卑人,十四岁入平康坊善舞,五陵公子们追捧的花魁,是你吗?”
咦,你这不是什么都清楚?脱脱习惯性骂句“狗男人”,“狗男人”三字是平康坊里优妓们私下嬉笑常挂嘴边一词,至于男人到底怎么狗,脱脱不甚清楚,不过此刻情不自禁露出一抹骄傲:“是我。”
但御史大夫比她更骄傲,紫袍玉带,一尘不惊,他真是讨厌死了!
“我听闻平康坊的花魁日进斗金,可属实?”谢珣问她。
脱脱眼波流转:“对呀,我吃的是烹龙炮凤,喝的是琉璃琥珀,睡的是罗帷绣幕,穿的是绮罗珠翠,数不清的王孙公子一掷千金不过为看我一舞。”
牛皮吹完,对方好像没什么反应,脱脱瞄了谢珣一眼,把纤秀的脚腕伸得更近了。
“来人,把她先带下去。”谢珣突然就什么不再问,脱脱大骇,来了来了,御史大夫带着他的酷刑大全来了!
明日点卯不到,依本朝律法,要脱了裤子笞十下,光着***被人打是小事,万一黑心的御史大夫关她几日,她考课就不用想了,好不容易谋的差事注定樯橹灰飞烟灭……
虽然她连流外官都算不上,不过鸿胪寺里典客署临时招来打杂跑腿的译语人,钱少得跟打发要饭花子一样。
但好歹是正经衙门。
最最关键的是,关在御史台什么意思?脱脱魂飞魄散,台狱的酷刑光是听名字就知道那场景十分不友好:
定百脉、喘不得、死猪愁……更不要说还有“凤凰展翅”“仙人献果”这种极具欺骗性实则惨不忍睹的花样酷刑。
绝对不能就这样屈辱死去!
脱脱怀着悲壮的一颗心扯了下谢珣的衣角,眼一眨:“台主,今晚妾跳舞的赏钱……”她咽了咽口水,“还没给呢,您看,是您给,还是那个李节帅给?”

小编推荐理由

攻略御史大夫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