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妩媚(洛紫范阅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卿卿妩媚(洛紫范阅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洛紫范阅辰的小说卿卿妩媚洛紫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望烟所著作。“乖乖,淄城有这么好看的姑娘?”范阅辰习惯的微皱了眉头,“找打?” “哎……主子请!”仲秋正经了脸色,忙跑去前面引路。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洛紫范阅辰的小说卿卿妩媚洛紫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望烟所著作。“乖乖,淄城有这么好看的姑娘?”范阅辰习惯的微皱了眉头,“找打?”
“哎……主子请!”仲秋正经了脸色,忙跑去前面引路。

洛紫范阅辰小说简介

时隔多年,范阅辰回到老宅,
迎面而来的是个瓷娃娃一样的美人,
妩媚多姿,我见犹怜。
美人低眉垂眼,烟视媚行,
双手无措绞在一起,
嗫嚅:公子,妾想赎身!

卿卿妩媚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张夫人,云姨婆病了,您帮忙找个郎中过去看看吧?”
跑的太急,洛紫额上的汗珠顺着腮颊滑落。
田氏略一沉吟,嘴角的笑稍稍一僵,“怎会就病了?”
“方才去兴安苑,见人晕倒在地上,烫得厉害。”洛紫焦急说道。
“晚膳也送去了,没听那边有什么事啊?”田氏眼珠转了两圈。
她伸手拉着洛紫,往桌边带着,“先坐下慢慢说,正好有甜瓜,吃一块。”
现在哪有心思吃东西?洛紫站在原地,双手握上田氏的手臂,“夫人,救救云姨婆吧!”
田氏看着抓住自己的两只小手,细腻柔软……她垂下眼皮,眼中滑过阴冷。
一旁的张曼芝冷笑了一声,“怎么她天天得病?纸扎的呀!”
她记仇,云姨婆是宅里唯一向着洛紫的人。要是那老妖婆病死了,她还想挂上一串爆竹,热闹下!
洛紫看去张曼芝,为什么?她这般急匆匆的跑过来,田氏母女却是一副无关紧要模样?人命在她们眼里就这么不值钱?难道这宅子,不是他们张家帮着管的?
田氏瞪了张曼芝一眼,转而过来对着洛紫道,“这个时候,恐怕府里的大门也关了。”
她说得不急不慢,似乎也是无可奈何。
“你方才说,云姨婆烫得厉害?”田氏皱着眉,“那八成是风寒,我屋里刚好有一副药。等我让人送过去兴安苑,帮着熬了,喂云姨婆服下。”
洛紫低下头去,双手攥紧。
田氏这是简单的打发了这件事?连个郎中都不请,便断定云姨婆是得了风寒?
“你等着,我去屋里找找那服药。”田氏转身,往里面的卧房走去,边走边道,“也不记得上次放在哪里了?”
桌边,张曼芝手里捏着一块甜瓜,瞟了眼站在门边的洛紫。
“你以后离我哥远点儿,不安分的话,我可就告诉我娘了。你以后的日子别想好过!”
洛紫没听张曼芝说了什么,她也不想等田氏的那副药。
她转身离开了屋子,跑去院中,宽大的衣裙很快消失在门边。
张曼芝一愣,直接摔了手里的甜瓜,“怎么不连着你一起病死?就知道勾人!”
洛紫跑出枫竹苑外,夜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脸上的汗水被慢慢吹干。
不远处的院子,散出淡淡的光线,是梧桐苑。
可以去求他?
洛紫的脚步不受控制的往那片光亮跑去,她不管了,只要能救云姨婆,她谁都可以求。
院子里弥漫着淡淡花香,书房中亮着灯。
“公子。”洛紫站去门外,双手抓着衣裙。
跑了一路,她的声音微微发颤,干得发哑。
屋中淡淡的传来一个声音,“何事?”
“公子,救救云姨婆吧!”洛紫几乎要哭出来。
她害怕,云姨婆会离开她,她对她那么好。
书房中没有回应,静静的夜让她更觉得不安。
“吱呀”,木门被从里面拉开,温暖的灯火洒了出来,映着门外带着汗湿的脸儿。
“公子!”洛紫抬头,看着站在门内的人,那是她的希望。
可看着他淡漠疏离的脸,她不确定了!云姨婆说是老太爷的姨娘,可是到底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云姨婆病了!”洛紫嘴唇发抖,“求您,救救她!”
透出来的微弱烛火,范阅辰望着那双期望的眼睛。
或许跑得太急,她头上的发髻变得松散,几缕发丝垂下,贴着她细嫩的脸颊。
站在黑暗中,柔弱无助,忍着泪的样子叫人心疼。
范阅辰不开口,人的生死,他见多了。所以一个人病了,真的让他没有任何感觉。
洛紫心中越发不安,她知道跑过来求范阅辰不合规矩,可是她没有办法啊!田氏不管,她只能来找这位范家真正的主子。
“公子,您只要让人开一下门,我出去找郎中。”她解释着。
说着,她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眼睛蒙上一层水汽。
“你这样帮她?”范阅辰问。
他记得,她摔在地上,浑身泥水,即便那样也没掉眼泪。今日,为着一个不相干的人,倒是哭了?
“姨婆……她对我好啊!”洛紫吸了吸鼻子,低头抬着衣袖,抹着眼泪儿。
她心中生出一丝绝望,如果眼前的人不帮她。那她只能回去田氏那边,去拿那服伤寒药?
好?范阅辰心中品着这个字。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真的只单纯是“好”?
“你这样为她,不怕她将来做伤害你的事?”他问。
眼前抬起那张全是泪痕的脸,即便是这样,也依然美得惑人心神。他的手指蜷了下,有种想去拭掉那泪珠的冲动。
“不会!”洛紫坚定地摇头。“公子救她。洛紫以后都听你的。”
“好,我帮你!”范阅辰微微启唇送出几个字。
洛紫一怔,任着眼角的泪珠一颗颗的往下掉,她原本以为他不会答应的。就这样泪眼蒙蒙的看着对方。
看着门外发呆的人,范阅辰倒是想笑。果然,白日里还觉得她有些聪慧,现在又呆了!
这次他倒是没再管,伸手拂上满是泪痕的脸颊,指肚轻轻拭去微热的泪珠。
指下触感柔嫩腻滑,像是娇生的花瓣。
“怎会哭着跑回来?”他问,只不过想找个郎中,还用她担心害怕成这样?
洛紫回神,连忙作礼,“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她不停地道谢,眼泪止也止不住,只是珠子断了线。
范阅辰的手指留在半空中,那娇如花的脸儿已经离开。
“我……”洛紫支吾着,最终道,“可以去云姨婆那边吗?原先兴安苑的玉婶,去了别处帮忙。”
范阅辰收回手,背到身后,指肚上还沾留着微微湿意。
她不说?那就更说明有问题。他细想一下,也没什么难猜的。可这个宅子到底是范家的,有些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看着一直在等他答案的人,眉头锁了下。明面把人送来他这里,可背地里还是欺负她?
一直等不到回应,洛紫又道:“我会早些回来,不耽误明早上的事儿的。”
她睁着湿漉漉的大眼,被泪水洗得清亮。
范阅辰下颌一扬,“去吧!”
看着蝴蝶一样的人儿跑出门去,他扫了肩上的发丝,望去漆黑的东面。
东苑?他这番回来,还没去过吧!
兴安苑。
还是那样安静,一点烛火摇曳,床上的女人一动不动,只有那不规则的呼吸,带着身子轻轻起伏。
洛紫端着盆,打了清水。手巾送进水里浸湿,叠好,搭上了云姨婆的额头。
昏睡中的云姨婆发出模糊的呓语,看着十分难受。
洛紫心里懊恼不已,为什么头晌就没发现云姨婆病了来送膳食的人,估计也是送来就走,再不管别的。
说到底还是无人在乎,要不然怎会这样?
正想着,外面有了动静。一盏灯笼进到院子里,紧接着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洛紫起身,迎了出去。
她跑了一晚上,腿酸得厉害,脚踝也疼。方才在坑洼的路上崴了下,现在是反上疼来了。
她扶着墙,让那只崴了的脚不那么吃力。
“紫姑娘。”前面打灯笼的是仲秋。
他闪身到一旁,将后面的郎中请进屋来。
“有劳先生了?”洛紫对着郎中行礼。
现在天已经晚了,能把郎中请过来,的确不容易。看着是仲秋过来,她心里对范阅辰十分感激。
里屋,郎中为云姨婆诊着脉,时不时地用手捋着胡子。
洛紫不敢打扰,安静的站在墙边看着。
郎中开了药方,说了云姨婆的病因。是因为风寒,加上体内虚火,导致了晕倒。吃药调养几日,就会康复,并叮嘱,烟最好不要再抽。
至此,洛紫也算放了心。
大半夜的,下人终于把药给拿了过来。
洛紫帮云姨婆收拾好,就准备去厨房煎药。
人刚走到院门,便看有人打着灯笼过来,是田氏。
田氏身上披了一件霜色单披风,看了眼洛紫手里提着的药包,眼中利光一闪。
“你也走得够急的。”她走到洛紫面前,“我话还没说完呢!本想着,给你一副药,我再差人去找位郎中回来的。”
洛紫眼睫微微扇了下。在枫竹苑求的时候,人可不是这么说的,不然她怎么会跑去求范阅辰?
“我担心云姨婆。”如今人家都这样说,她能怎么样?
到头来却是怪她脾气急,等不得吗?
田氏往兴安苑望了望,带着关切道:“人没事儿吧?”
说是这样问,手却恨恨的攥紧,那方帕子简直要扣上几个破洞。心道这狐媚子还没怎么样,就想着找她的不自在?
居然跑去范阅辰那边,这不是在告诉人,他们张家办事不作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想不到心思藏得这么深!早就该听女儿的话,将这个祸水送走。
“先生说,好好养些日子。”洛紫道了声。
“也只能这样了。”田氏叹气道,“我让玉婶回来,照顾着这边吧!”
说到这里,又是忍不住剜了一眼洛紫。这一番下来,可真让她颜面尽失,在梧桐苑那边落下了坏印象,好不容易调走的玉婶也给送了回来。
插入书签

卿卿妩媚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以前,这种气田氏是绝对不会受的,现在没办法。谁叫范家真正的主子回来了?似乎真对这狐媚子上了眼儿。
她现在也后悔,将洛紫送去梧桐苑是不是做错了?搞不好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玉婶接过洛紫手里的药包,“紫姑娘忙了一晚上了,这里交给我吧!”
说罢,便急匆匆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田氏并没有想***探望云姨婆的意思,站在院门外,伸手拢了拢披风。
白日暖和,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
“玉婶原本不该调走的。”田氏道,她视线中的女子一如以前的低眉顺眼,“这不家里又搬进来一位贵人,不够人使,这才想到了她。倒不想这个节骨眼儿,云姨婆病倒了,怎么都凑一块儿去了?”
宅中的事务,洛紫管不了,平时都是人家让她做什么,她听着就是了。如今田氏与她说了这么许多,不过是推卸罢了。
“紫姑娘,天晚了,你也别在外面站着了。”田氏抬头看看深沉的夜空,“赶紧回梧桐苑吧,世子那边,也该照顾着的。”
“我那边倒也不急!”石径上传来脚步声。
有人自浓黑的昏暗中走来,隐约勾勒出他的颀长。
门前的两人都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范阅辰!
原本还打算离开的田氏,只能留在了原地,心中猜测着,这位深夜里来到东苑是要做什么?
“世子,您这么晚还没有休息?”田氏忙上前两步施了一礼。
范阅辰扫了一眼表现恭敬的妇人,“转了下!”
他又看了看田氏身后的洛紫,单薄得摇摇欲坠。
“我刚才跟着紫姑娘交代呢!”田氏陪着笑,“云姨婆这边,把玉婶送回来了。”
“张妈妈,我犹记得那婆子本就是分给兴安苑的,母亲在世时,就定下了。”范阅辰看去兴安苑院门,“怎么家中这么缺人手?”
田氏一听,哪还敢嘻嘻哈哈?当下便正经了颜色。
“这不柳家公子住了进来,家里缺人手,就先让她去帮忙两天。”
她心里那个恨,这狐媚子到底是成了,要不这位主儿怎么会深更半夜跟过来给她撑腰?
范阅辰倒也没揪着这件事,转而谈起了别的。
“张伯以后会在遂城办事儿,至于多久不好说。你们一家若是分开也不好。”
田氏一怔,手中灯笼差点儿滑掉,她试探的开口,“遂城?”
“对,不若张妈妈去那边陪着张伯吧!”范阅辰淡淡的开口,没有商讨的余地,直接定下张家的去留。
田氏也不是个迟钝的,手中的木柄只差掰断开来,她咬咬牙。
“世子,那这里怎么办?这些年来,我家到底做了不少。”
她不甘心,帮着范家忙活这么久,一句话就赶了他们出去?那儿子以后的前程怎么办?
“说的是!”范阅辰道了声,“我会叫人接手,不用担心!”
田氏再也撑不住,离了范家,他们真的无处可去!这些年过得好,还不就是仗着那一层薄薄的亲戚关系?本想着会去到京城的……
“世子,我们做错什么,您说出来,我们改!遂州,去那里真的不熟啊!”
范阅辰抬手到嘴边,轻咳两声,“夜里有些凉,早些回去吧!”
说完,转身便走,不欲再多说。
“洛紫,跟我回去!”
洛紫嗯了声,慢慢移着步子去跟上前面的身影。
“世子!”田氏大喊了一声,寂静的夜被划破。“老夫人那边,我们只听她的!”
凉风中起了一声轻笑,带着一丝讥讽,“请便!”
拿老夫人来压他?真以为他怕!
田氏颓然瘫坐在地,灯笼滚落到地上,瞬间被火烛燃尽……
踩着石径往回走,静夜中,脚步声清晰。
洛紫的脚踝不***,走得慢,尤其被凸起的石子一铬,脚踝针扎一样。
小径两旁的花草沾着露珠,打湿了她的裙子。
她跟不上前面的人,落在后面,索性也不再追着。
刚才的事,她有很多疑问,为什么范阅辰会去兴安苑?而且看着是将张家送去了遂城!
“你的脚怎么了?”
范阅辰回头,看着快要被黑暗淹没的缓慢身影,难以掩饰走路的怪异。
“崴了一下。”洛紫停下,脚踝更觉疼痛。
少倾,范阅辰走了回来。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还是让人觉得无法亲近。
他站在两步之外,一根发带简单的束在后脑,黑发随意的搭在肩头。夜风过,丝丝飘扬。
居室的宽松衣衫,为他添了一份飘逸。
“不算严重,不会耽误明日做事的。”洛紫道,下意识向后退。
“那你跳两下,给我看看!”范阅辰双臂环胸。
“啊?”洛紫瞪大眼睛。
她脚踝伤了,怎么跳?这人性子怎的如此恶劣?
范阅辰看着愣怔的人,该强势的时候不强,不该强的时候瞎犟!
“你说不算厉害,自然可以跳一下。”范阅辰又道。
“公子,我……”洛紫双手搅在一起,“是!”
她低下头,咬了咬牙。索性就是脚疼,忍忍就过去了!
裙子下,那只伤到了的脚试着转了下,又是针扎一般。她眉头蹙了下,连着那可红痣也动了动。
洛紫抓着***,双膝慢慢曲下……
“你……”,范阅辰叹了口气,“把手给我!”
“啊?”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哪只手臂,洛紫再次愣住,不用跳了吗?
“怎么了?”范阅辰执着的伸着手臂,“不让扶?”
洛紫反应上来,犹豫的伸手出去。
对方却等不及,直接伸手抓住,大掌托住了她的右臂,道了声:走吧!
洛紫偷偷拿眼看了看身旁的人,小心道:“公子,您先回去,不用管我。”
范阅辰没说话,眼睛看去前路。
“真的,我就是走得慢些。”洛紫又道,总觉得事情太诡异。
“洛紫!”范阅辰终于开口,“没见你平日这么多话啊!”
只这一声,他就试到手中的细细小臂想抽走。
他直接抓紧,然后身子一转,手上***一拽,只听黑暗中一声惊呼……
“公子!”洛紫惊恐万分,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儿。“您放下……我!”
范阅辰迈开步往前走,后背上的一点点重量根本不算什么,原来她这样轻?像是软软的云朵做成的。
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做,反正就是觉得扔下她在这里,不忍心。
而此刻,洛紫吓死了。她从小到大没有被人背过,更何况对方是范家的世子?
“我……真的能走。”她的手不知放在何处,只能就这样举着。
“你再多说一句话,把你的舌头绞了!”范阅辰冷着道了声。
这句话很奏效,背上的人儿消停了,再不言语,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所以吓唬她,是真的管用!
一路回到梧桐苑,除了正屋卧房,别处都未点灯。
范阅辰直接将人背了***。
洛紫紧紧闭着嘴巴,就算那人的发丝扫得脸儿发痒,她未动一下。
第一次进他的卧房,是五年前,所谓的冲喜。她小小的身板,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裙。那天很冷,外面厚厚的积雪,屋里静的吓人……
身子落下,洛紫坐在一张椅子上。
这里靠窗,能嗅着外面的花香,还可看到整个院子,包括墙角的那间小小的厢房。
范阅辰未说话,径直到了盆架旁,手伸进清水之中,鞠了一捧水送到脸上。
手巾拭干了他脸上的水珠,完美的侧脸,好似美玉雕成的。
他看了一语不发的洛紫一眼,然后双臂一展脱掉外衫,扔去一旁衣架。
“公子,我给你去倒水。”洛紫双手撑着椅背,想站起。
“把鞋脱了,我看看。”范阅辰道。
洛紫又是一惊,脑中也越发混乱。
她提了自己的***,弯腰褪掉鞋袜。
白玉一样的小脚落了出来,小巧的脚趾拘谨的勾着,只是脚踝肿了起来,生生破坏了那份美。
范阅辰蹲下,伸手捞起那只还想往***藏得小脚。握在手心,竟是不如他手掌大。
“公子别动!”洛紫往回收脚,“脏!”
他嘴角一抿,并未松手,“我知道在京城守备军中,有一个兵士伤了腿脚。不过,他自诩英雄,就这样耗着,结果把腿锯了。”
洛紫偷看了眼对方,总觉得不可能。只是崴了下脚,会锯腿?
“我回去用热水泡泡,不会瘸的。”她道。“啊……”
她叫了声,脚踝处一疼。
“这两日不用做事了,养着吧。”范阅辰站起来,他以前在军营学过如何正脚踝,倒是帮到她了。
不过眼前这丫头懵懵的样子倒是有趣,眼角还站着泪珠,可怜兮兮的。他下手很重吗?
洛紫轻轻转了下脚踝,没有那种针扎的感觉。
她慢慢站起,心中真的感激,不管是今晚的哪件事,“谢谢公子。”
范阅辰看着那双眼睛怔了下,那是发自心底的真诚,他多久没见到了?
就这样简单,他阴冷的心里透进一丝光亮。
“你倒实诚,叫你跳你就跳?”他笑了,右颊上一颗酒窝,“你觉得你瘸着腿进京,别人会怎么看?”

小编推荐

卿卿妩媚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