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苑玮宁白子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苑玮宁白子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苑玮宁白子修小说《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特别推荐;开学第一天,招惹上了新学校的校霸白子修,一个拽里拽气的alpha。“小孩儿,奶味儿冒出来了,羞不羞?”“原来你不只是个奶包还是个哭包啊。”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苑玮宁白子修小说《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特别推荐;开学第一天,招惹上了新学校的校霸白子修,一个拽里拽气的alpha。“小孩儿,奶味儿冒出来了,羞不羞?”“原来你不只是个奶包还是个哭包啊。”

小说简介

~深受校园霸凌荼毒的omega苑玮宁费尽周折来到崭新的城市,试图开始新的生活,却在开学第一天,招惹上了新学校的校霸白子修,一个拽里拽气的alpha。“小孩儿,奶味儿冒出来了,羞不羞?”“原来你不只是个奶包还是个哭包啊。”

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全文阅读

苑姝和白子修找遍了整个操场,结果是在观众席上的一根承重柱后面发现了蜷缩成一团,还睡着的苑玮宁。
细软的头发乖巧的趴在小小的脑袋上,长长的睫毛又翘又密,脸上还有眼泪风干的痕迹。苑姝看到儿子后,送了一口气,然后眼眶一红,走上前,轻轻的拍抚着苑玮宁的后背,“宁宁,醒醒,妈妈带你回家。”5
迷迷糊糊的苑玮宁以为在家里,哼唧哼唧的蹭了蹭苑姝,“妈妈,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软软的声音咕咕囔囔。
omega撒娇的样子让白子修愣了愣,然后他对苑姝说:“阿姨,这样吧,您先回去,我在这陪他一会,等他醒了我带他先去上课,放学我送他回家,您看成吗?”
苑姝看了怀里的儿子,心想宁宁很是信任这个同学,没准可以调动他的情绪,便应了下来。
“行,谢谢子修了,那阿姨先去找你们老师说一下,然后宁宁就拜托给你了,他要是情绪上崩溃的话,你就让他自己待会,他可以自己缓解的。”
嘱咐完苑姝就离开了,白子修也靠着柱子坐了下来,目光沿着他的眼睛描画到嘴唇,脑子里却是刚刚苑姝告诉他的话。
苑玮宁刚来的时候,的确很反常,十分没有安全感,动不动就哭,还总是怕被人打,就算是要被人欺负也没有一点想反抗的意识。
但是白子修没有去了解他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是慢慢的和他相处,发现小孩开始慢慢的接受自己,接受周围的人,他越来越乐观,笑的时候越来越多,多到白子修忘记他刚开始的胆怯和不安。
苑玮宁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的,皱了皱小巧的鼻子,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愣了愣,突然想起来自己是偷偷躲在这的,然后看到身边的人吓了一跳,又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正摸着自己的脸时,登一下就从白煮蛋变成熟透的螃蟹。
白子修没说话,一双棕色的眸子蕴着说不明的情感定定的看着omega,手也没有打算收回。
苑玮宁看了半天,以为白子修会说点什么,但是还是一阵一阵的沉默。复杂的情绪翻涌上来,愧疚,难过,还有一点委屈,眼泪说掉就掉,声音呜呜咽咽:“对…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讨厌…讨厌你。”
白子修心里一软,心里梗着的一口气突然烟消云散,小心翼翼的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人拥到怀里,大手拍着他的后背:“嗯,知道了,我没生气。”他早上听到苑玮宁颤颤巍巍的问左千杰了。
“骗人。”苑玮宁抽着气的空隙挤出一句话,语调里满满的委屈。
白子修被怼得哑口无言,无声的笑了笑。
“现在不生气了,宁宁不哭了,好不好?”白子修轻哄着,手上也没停着给他顺气。
苑玮宁被他喊自己的***名觉得有点羞耻,只有爸爸妈妈才喊过自己这个名字,爱脸红的他自然又是把自己憋成一个大红脸,“不许叫,不许叫~”
“不许叫什么?”白子修慢慢的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许叫我宁宁。”苑玮宁哼哼着说,完全没发觉自己窝在这个人的怀里。
“嗯?不叫你的名字,那我叫你…”白子修眉眼温柔的拖长尾音。
苑玮宁的第六感直直的告诉他,白子修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词,急忙伸出手想堵住他的嘴。
“苑苑怎么样?”但是白子修干净的声音明显更快一点。
“不…不行!”苑玮宁虽然不哭了,但是眼里的水光还是雾雾蒙蒙的,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白子修觉得有点***,小孩的胆子感觉大了一点,能自如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不应该是一种本能嘛,他深深的看了小孩一眼,又扯起坏笑,“好,不叫你苑苑。”北方人吐字清晰,但是这俩字在白子修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却黏黏糊糊的,像含着糖一样,我猜是宁宁最喜欢的草莓味的。
“你最近是不是吃胖了?”白子修眯着眼看着小孩。
“???”白子修转移话题太快,苑玮宁对他的新问题表示奇怪,捏了捏自己的脸,“有…有吗?”
“有吧,因为…”白子修轻轻靠近他,两人鼻尖都快蹭上了,“你把我的腿都压麻了,小猪。”有一点故意的咬字,成功的让苑玮宁恼羞成怒,“你…你才是猪呢!”哦豁,奶音十足。4
苑玮宁使劲挣开这个带有雪松味道的怀抱,才想到两人刚刚的***有多暧昧,他其实有一点偷偷的高兴,也有一点遗憾。高兴白子修的出现,遗憾自己怎么这么重,要不然就可以多抱一会了。3
白子修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发麻的腿,假装不知道一旁的小孩时不时的偷看自己。
白子修觉得苑玮宁昨天的反应不只是简单的对于霸凌的应激,苑妈妈一定有一些事情没有说。
“你好…好了吗,咱们该回去上课了”苑玮瞥了一眼alpha,心里默默念:揉这么久,我没有那么重好吗!3
“好了好了,但是咱们今天不回去上课。”白子修拍了拍自己和苑玮宁身上的土,拉起他的手就往教学楼走。
“不上课吗?那去哪里呀?”白子修喜欢极了omega的奶音,尤其是还带着这种甜甜的语气词。他看了一眼睁着卡姿兰大眼睛的小孩,笑着说,“秘密!”
嘤,他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苑玮宁不合时宜的犯起了花痴。
白子修把苑玮宁放在楼梯口,自己去办公室跟老师说明已经找到苑玮宁,然后就带着小孩儿跑到自己经常***的地方。
刚停下来的苑玮宁还在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微微信息素的味道跟着薄汗散发出来,“这样太危险了。”
“没事,有我呢。”白子修臭屁的冲苑玮宁抛了个媚眼。
长手长脚轻轻松松就跨在了墙上,又把地上的苑玮宁拉了上去。苑玮宁从没翻过墙,这也有点太***了。
白子修先一步跳了下去,在另一边伸出双手,“别怕,跳下来,我接着你。”
苑玮宁看到刚刚白子修十分轻松的样子,觉得墙也不是很高,深呼一口气,冲着白子修挥了挥手,“我…我要自己跳,你让开一点。”
“你确定?”白子修倒是没想到小孩敢自己跳,然后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抱在胸前,等着小兔子跳下来。
苑玮宁一咬牙一闭眼往下一跳,就以一个惨烈的***坐在了地上,尽管外面是松软的土地,但还是结结实实的疼了一把。
白子修看他坐在地上的样子,不由得想笑,也没憋住,细碎的笑声和气息穿到苑玮宁的耳朵里,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笑的抖成筛子一样的alpha,然后眼泪流的更凶了。
本身就泪腺发达,生理疼痛***的苑玮宁眼泪直流,心里觉得羞耻,是自己非要逞强,还摔哭了,这会听到白子修在笑自己,觉得脸火烧火燎的,心里也委屈极了。
白子修被他吓了一跳,急忙冲上前去:“怎么了,摔疼了?”
“呜呜呜好……好”被安抚的omega更娇纵,断断续续的哭音跑出来。
“好什么?”白子修觉得奇怪。
“好疼呜呜呜…”也好丢脸,苑玮宁捂住自己的脸抽噎着。
在去拳击馆的路上,苑玮宁和白子修离了两米远的距离,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后面那个小个子走路的***怪怪的。
苑玮宁被白子修半扶半抱起来后,觉得自己丢尽了脸,拒绝白子修的靠近,也拒绝和他说话,一路上都绷着脸。白子修在前面边笑边走,时不时回头去看身后的小尾巴。
他们去的拳馆是白子修的一位表哥开的,装修风格很酷,馆内面积很大,分了很多不同的区,还有几个拳击台。
因为是工作日的白天,馆里的人不是很多,白子修笑着跟一个手臂上纹着文身是男人说话,苑玮宁在门口乖乖的站着,手指一戳一戳的点着门上挂着的娃娃。
他抬头看白子修的时候,正好白子修也转过头向他的方向昂了昂头,感觉好像在说自己,又看到白子修对自己勾了勾手指。
苑玮宁慢吞吞的走过去,离得近了,隐约听到白子修再说什么吓唬,胆小什么的。
白子修揉了揉小孩的头发,“好啦,别生气了,带你玩点好玩的。”
“哥,那我先上去了,你让人给他准备好东西拿上来就行。”白子修跟身边的人说完就拉着小孩上楼去了。
苑玮宁觉得一道打量和好奇的目光印在自己身上,有些紧张,冒出一股信息素,跟的白子修更紧了一些。
白子修嗅到了熟悉的奶味儿,一声不吭的上了楼,然后对着苑玮宁说:“知不知道这儿有多少alpha,你的信息素怎么还敢乱放?”声音有一点严肃,白子修觉得这样很危险,他自己多诱人却不自知。
苑玮宁低着头不知所措,因为他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掌握好信息素。
白子修看着一个圆圆的脑袋顶,什么话也说不出,把小孩拉到休息室。
“这样很危险的,我会很担心,你知道吗?”他语气缓和了很多,声音缓缓的。
苑玮宁心头一动,轻轻点了点头,又小声说了一句什么,但是白子修没听清。
“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苑玮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装什么都说的样子。
白子修的表哥白子渊拿了两幅手套,还有一些护具上了楼,发现俩人不在训练场地,那就只能是休息室了,光天化日,孤A寡O,能干什么!5
“白子修,你别在老子的馆里乱搞!这他妈不是宾馆!”白子渊一边笑一边喊。
休息室里的苑玮宁低头遮住自己害羞的脸,被白子修拉出去,“你能不能说点正常的,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呦,挺快啊。”白子渊继续开玩笑,目光倒是一直放在这个长得标志的omega身上。
白子修接过东西,锤了他一拳,“闭嘴吧你!”
“臭小子,我好歹是你哥,你娶媳妇,我不得给你把把关,替我二叔观察观察。”白子渊不满。
“用你观察屁,先把自己的人生大事解决了再来管别人吧你!”白子修半推半攘的把聒噪的表哥撵了下去。
苑玮宁早就把自己蒸熟了,现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干嘛,就干巴巴的站着,脑子里全是白子渊调笑的话。
白子修拿过护腕绷带一点一点的给苑玮宁缠好,然后给带他做了一会热身运动。
带上一些基本的护具后,白子修开始教苑玮宁一些基本的动作,对着面前的沙包,一拳一拳又一拳。
苑玮宁太瘦了,胳膊上没什么劲,几拳上去,沙包就轻轻一晃,略表嘲讽。
白子修打起拳来,眼神够狠,力道够大,气势上和职业选手不相上下,看的苑玮宁一愣一愣的,心里暗暗想:幸亏自己没有得罪他,要不然现在就是他面前的沙包了。
苑·沙包·玮宁打了半天,也没掌握啥技巧,就是一下一下的出拳,开始白子修还会给他纠正动作,后来也不管他了,任他自由发挥。
“宁宁,能给我讲讲你初中的事吗?”白子修看着面前心不在焉的小孩,沉下声问。
苑玮宁的动作一僵,眼神警惕的看着白子修。
白子修慢慢靠近他,捂住他的眼睛,说“别怕,我只是想了解你的过去,但是你要是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没有了视觉的***,听觉感官更加***,白子修的声音缓缓刺进了苑玮宁的保护壳。
半天小孩都没有出声,白子修以为他不愿说,正打算松开手的时候,带着颤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
“我的初中很不好,我也很不好。”

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免费阅读

白子修把苑玮宁拉在沙包面前,指着沙包说,“把这个当成那些欺负你的人,然后使劲揍他们。”
苑玮宁大哭过后反应时长让人担忧,好半天才应了一声。
用哭释放的只有痛苦的情绪,用回击才能削减他内心的气愤和委屈。
苑玮宁用拳头打了面前的沙包一下,沙包荡了一下又回到他跟前甚至还撞的他往后一退,白子修正想告诉他应该怎么来的时候,omega突然红了眼,表情变得狰狞,小小的拳头开始使劲的砸向沙包,毫无章法,但却***十足。他咬着牙迸出青筋,开始大声的喊:“我讨厌你张琦,你就是个渣滓……”1
白子修看他开始撒气,心下终于一松,眼睛专注的看着沙包的方向,深怕砸到面前的小孩儿。
那些让你痛苦的所有,都由我来陪你度过。
发泄完的苑玮宁喘着气瘫在地板上,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整个人都泛着粉。他大脑一片空白,***释放过后的身体有点吃不消,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睛看着白子修。
白子修觉得自己有被勾引到,他单手撑在地上坐在苑玮宁的旁边,慢慢附身伏在他身上,头正对着他的脸,“我能不能亲你一下?”白子修眉眼若朗星,偏偏还压低了声音,勾人无比。
单纯的哭包没有什么感情经历,哪里抗的过这等***,像被下了蛊,奶味儿开始乱窜,小孩竟抬起上半身,把自己的唇贴在了那张薄薄的、有点***的唇上,只一下,碰到后就立马缩了回去。4
勾人不自知的苑玮宁竟然还呆呆的***了***嘴角,又纯又欲,白子修眸子一暗,一把把小孩拦腰抱在怀里,“敢亲还敢跑,胆子不小啊!”说着就重重的吻了上去,苑玮宁像条被拿***的鱼,呼吸困难,想张嘴寻找氧气,却给了大灰狼可乘之机。
白子修灵活的舌头钻进对方的嘴里,轻吮慢吸,勾起软软小舌轻轻的咬了一口,苑玮宁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亲就亲,怎么还咬人。
omega学着alpha的样子去勾对方的舌尖,却被白子修***的吸住,直到他疼的泛了泪光才松开。一场亲吻持续了好几分钟,分开的时候,苑玮宁看到alpha的嘴角带着一丝亮晶晶的津液,脸上顿时一红,低头害羞,却发现对面的人腿间鼓起一包,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苑玮宁现在不光脸红了,脖子也覆上了粉红色。又急忙抬头,对上白子修那张言笑晏晏的脸,对方带着笑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的惊慌失措,小朋友觉得自己被嘲笑了,想了想,心里给自己打气,这没什么,不就亲个嘴嘛。
白子修用手指敲了敲小孩的头顶,“看见什么了?”语气里带着调笑的意味。
“没…没什么。”苑玮宁佯装镇定,忽闪乱瞟的眼珠子早就泄露了他的紧张。
“那宁宁的眼神可有点不太好啊,这么大都看不到。”白子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风流话。3
“……”苑玮宁段位实在太低,甘拜下风,把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宁宁,我难受。”白子修有点撒娇的语气惊到小哭包了。
“你…你哪里不***?”
“……”白子修没说话,用自己的桃花眼看了看自己***中间。
苑玮宁以为白子修真的身体不***,一颗心刚悬起来就又实实的落下去,转而变得浮躁起来。“那…那怎么办呀?”他红着脸软着声问。
白子修气息更加不稳,觉得自己又不好一些。
“宁宁帮帮我。”alpha耐心哄诱着。
“唔,我…我不会。”小孩儿有点害怕又心疼。
“没事,我教你。”白子修抓过小孩儿的手慢慢地伸进裤子里。
陌生的感觉还有这在楼下打拳的人声都加重了这场亲密的***,白子修***且霸道的霸占了omega的气息,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两人的信息素也越发的浓郁,纠缠在一起。
在白子修释放的一瞬间,苑玮宁竟哭了出来,手上的粘稠告诉他刚刚他们做了什么,***又羞耻。白子修轻轻擦去他的眼泪,慢慢哄着:“对不起,我太着急了。”说实话,白子修其实想更加***的狠狠的欺负这个软软的小兔子。
“宁宁,你知道刚刚的事只有谁能做吗?”
“谁呀?”尾音奶奶的,一下子就停了哭声。
“那是只有男朋友才能做的,宁宁帮了我,就要变成我的男朋友。”白子修一边给他擦手一边说。
苑玮宁觉得他的逻辑有问题,轻声开口:“可是男朋友不应该是因为喜欢才…才在一起嘛,怎么单单因为这个事情就在一起呢?”他语气里有一些失望,白子修没有说喜欢,只有相互喜欢才能在一起啊。
“宁宁,这里有东西在响。”白子修看着低头的小孩,指着自己的心脏。
苑玮宁抬头看了一眼,把耳朵凑过来贴在他的胸腔上,“什么声音啊?”
男生微低又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带着震动,“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小编点评

他不知是奶包还是哭包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