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先生撩不撩啊(慕扬聂安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慕先生撩不撩啊(慕扬聂安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小编为大家准备了慕先生撩不撩啊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慕扬聂安心,小说讲述了相似的容貌,相似的动作,再加上两人对当警察的那股热情,以及名字——慕扬心里终于忍不住萌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小说介绍

小编为大家准备了慕先生撩不撩啊全文免费阅读,主角是慕扬聂安心,小说讲述了相似的容貌,相似的动作,再加上两人对当警察的那股热情,以及名字——慕扬心里终于忍不住萌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慕扬聂安心小说简介

两人四目相对,聂安心在慕扬黑色的眸子清楚地看到倒映在上面的身影,而慕扬却在聂安心的眼里看到两束愤怒的火焰。
慕扬不由得一愣,不明白聂安心的愤怒到底因何而来。
他的记忆力很好,除了初次见面不小心将她认错外,慕扬自认自己应该没有做过任何得罪对方的事,甚至可以说对她“不错”。
但是这个女人每次见到他总是一副刺猬的表现,就算是第一次见面时说话客客气气,现在细细想来,仍然透着一丝针锋相对的味道。

慕先生撩不撩啊全文阅读

秦经理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不知聂小姐的父母是哪位,也许以后有机会可以合作。
” 像这样的场面话,一般来说,任谁听了都不会太当一回事,但聂安心急于与慕扬撇清关系,因此想也不想就拒绝。
“这估计有点遗憾,我父亲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扬航集团专攻的是电子产品这一块,可能没什么机会合作。
” 当聂安心说完这句话,现场气氛瞬间变得有点尴尬和僵凝,聂安心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点说得过头了,可是扔出去的话想要收回来也不可能了,于是赶紧改口,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抱歉,那边好像有人在喊我,我先过去一趟。
” 说完,聂安心就径直越过他们,准备走出大厅。
在经过慕扬的身边,一道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随即响起,聂安心下意识动作一滞。
“原来是恒洋地产聂总的千金,房地产的项目扬航目前确实是不会考虑,不过扬航旗下的子公司也有投标房地产项目的,就是扬达本身专攻的也是施工和室内设计这一块,与恒洋都是属于建筑业,就算现在没有生意来往,以后总有机会碰头。
而且听说聂总最近打算伸手娱乐文化这一块,这点扬航最近也有在考虑。
” 闻言,秘书长余佳茗一脸诡异地看了自己的老板一眼。
公司要进攻娱乐文化,为什么这么大的事,她身为大内总管居然收不到一点风声? “慕总了解得可真多,打理一个扬航集团都够你日理万机了,手居然还伸到别的地方,不知道扬达公司的林总听到你这些话后,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聂安心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掀唇讽刺回去。
两人四目相对,聂安心在慕扬黑色的眸子清楚地看到倒映在上面的身影,而慕扬却在聂安心的眼里看到两束愤怒的火焰。
慕扬不由得一愣,不明白聂安心的愤怒到底因何而来。
他的记忆力很好,除了初次见面不小心将她认错外,慕扬自认自己应该没有做过任何得罪对方的事,甚至可以说对她“不错”。
但是这个女人每次见到他总是一副刺猬的表现,就算是第一次见面时说话客客气气,现在细细想来,仍然透着一丝针锋相对的味道。
慕扬皱眉,心里愈发不解。
“扬达是扬航旗下的子公司,聂小姐不知道吗?”林总开口回答了聂安心的这个疑问。
这下换聂安心露出吃惊的表情。
聂安心对做生意没兴趣,所以平时也不太关注这方面的消息。
不过聂叔确实有提过房地产的生意愈来愈不好做,有考虑过投资其他行业,只是目前还没有考虑好,所以近期才会这么积极参与各类的社交活动。
因为能出席这种活动的一般都是政商圈有头有脸的人物,像这种活动是交流信息的一个很好平台,往往充满了商机。
思及此,聂安心眉头微微一蹙。
昨晚两人不欢而散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以为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的了,而慕扬这一日的沉默反应,也让她觉得对方已经想清楚了,那现在他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聂安心懒得去想,也不想去想,这辈子她最不想与之有瓜葛的人就是慕扬,所以不管他这句话出于哪种目的,都不管自己的事。
聂安心扔下一句“失陪”,就头也不回地走掉。
这还是余佳茗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不给他们老板面子,不禁有些傻眼。
在余佳茗的印象中,他们老板平时什么都不用做,光凭他的那张脸就在女人堆里吃香的喝辣的,不乏有***向他投怀送抱,看得公司里的全体同事女的嫉妒男的眼红,怎么今日这剧情突然反转了呢? ……还是说,老板的个人魅力下降了? 慕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聂安心的身影,直到她整个人消失在门口,这才收回视线,游刃有余地开始与各路企图上来攀关系的精英们周旋。
捕捉到这个小细节的余佳茗又被惊得一呆,心里震撼无比,愈发觉得大老板对这位女警的态度很耐人寻味。
这时,两名身材婀娜多姿的***款款朝他们走来,凝视慕扬的目光透着毫不掩饰的爱慕。
“这不是慕总吗?一个多月不见,慕总看起来愈发的容光焕发,今晚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跳支舞?”其中一个烫着波浪卷的知性***,十分熟稔地跟慕扬打起招呼。
另一个身上透着优雅的书卷气息,像个来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慕扬看着这两位完全叫不出名字,更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的***,直接开口拒绝:“抱歉,今晚我已经有舞伴了。
” 说着,他弯起自己的手臂。
余佳茗马上露出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羞答答地伸出自己的手,在两位***羡慕嫉妒恨的目送中,抬头挺胸,与慕扬一块缓缓向舞池走去。
记得两年前她来应聘的时候,慕扬就问过她舞跳得怎么样。
当时她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她挽着大老板的手臂,参加过大大小小好几个宴会后,余佳茗这才意识到“跳舞”也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那时候有不少人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余佳茗也经常被各种闲言闲语压得喘不过气,她甚至也动过心,可是除了工作时间之外,慕扬却连正眼都鲜少给过她,久而久之,余佳茗也就想明白了,有些事永远只能停留在“痴心妄想”的阶段,如果她还继续这份工作,那就必须找好自己的位置,永远都不要逾越一步。
不能当***固然可惜,但能与这样完美的男人共事,也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 一支舞跳完,那些原本对慕扬虎视眈眈抱有其他想法的女人,都不约而同打消了念头。
慕扬目的一达到,准了余佳茗可以提前下班的请求。
余佳茗顿时感激涕零,赶紧跑去厕所换衣服,准备去参加今晚的联谊,看能不能早日解决脱沈难题。
慕扬为人虽然阴沉冷漠了些,但绝对不是那种不通人情的老板,得知余佳茗今晚还有场革命要奋斗,立即让司机先送她过去,再回来接自己回家,把余佳茗激动得一时找不到北。
余佳茗走后,慕扬的目光在大厅找了一圈,都没有再看到那道身影。
他摸出烟盒,缓缓向外面走去。
慕扬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准备点燃,突然对面有个人迎面撞过来。
慕扬吓得手一抖,赶紧把打火机挪开。
他只要微微侧下身子,就可以避免两个人撞到一起的尴尬场面,顶多是对方自己扑了个狗吃屎。
但慕扬的脚下才稍微向旁边挪开了一点,余光就瞥及那人熟悉的脸庞,他反射性又把身子板正,在来人扑过来的同时,伸手准确无误地将人搂了个正怀。
下一刻,一股尘封在记忆中的淡香顿时扑鼻而来。
慕扬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全身僵直。
怀中的聂安心猛地推开他,开始蹲在地上干呕,一副想吐又吐不起来的样子,看样子像是喝了不少酒。
慕扬直接愣了十几秒钟后,这才冲过去一把将人拉了起来,可是当他看清楚那张脸后,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碎裂成渣。
不是她! 不是安心! 慕扬的眼睛一下子涨红,眼球爬满血丝,脸上露出令人心碎的绝望。
醉鬼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推了他一把,看起来有些生气。
“干,干吗呢?” 慕扬被推得向后退了一小步,意识也跟着回笼。
他狠狠地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时,犀利的视线在她脸上扫过一遍。
慕扬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眼前这个女人叫聂安心,而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安心!——安心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尽管真话会让自己心痛,但是疼痛同时可以让他清醒一些。
“说话啊,你……谁啊?”得不到他的回应,聂安心又不客气地推了他一把,身子摇晃得厉害,醉态全露。
怕她摔着,慕扬赶紧伸手扶住她,却被聂安心***打了一下。
“你,你干吗?休想趁机占我便宜,我喊人了!”聂安心醉得不清,说话都大着舌头。
慕扬被她打得脾气有点上来,微微眯起眼睛,满是不悦道:“现在知道担心别人占你便宜了?那还喝得这么醉!” 聂安心“呵呵”傻笑了两声:“谁醉了,我又没有喝酒……我告诉你,我现在清醒着呢?不信的话,你非礼我试试看,我一定可以打得你满地打牙,连你妈都认不出你。
” 听完她的话后,慕扬顿时有些啼笑皆非,哪个脑子清醒的人会叫别人非礼自己?这不是醉鬼说的话是什么? 慕扬嫌弃地往她身上嗅了嗅:“你这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聂安心一下子急了,跺脚,嘟嘴道:“都跟你说了我没喝酒,你为什么非得说我喝了呢?” 她指着掉落在地上的一个高脚玻璃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委屈地说道:“就……就喝了一杯果汁!” 这换成平时,慕扬肯定会反驳她的话,喝果汁都能喝得醉成她这样,那这杯果汁估计全是用酒精榨的。
但这会儿,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其他事情上面。
慕扬的眼球急速收缩,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眼前的画面与记忆中的画面竟然又是惊人的相似。
——跺脚,嘟嘴! ——每次安心气极了,都会做出以下这两个小动作!

慕先生撩不撩啊免费阅读

慕扬惨白着一张脸,刚刚做好的心理建设以秒钟的速度崩塌瓦解。
相似的容貌,相似的动作,再加上两人对当警察的那股热情,以及名字——慕扬心里终于忍不住萌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他一个跨步上前,紧紧握住聂安心的双臂,就好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双目赤红地盯着她。
“告诉我……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聂安心本来就头晕,被他晃得更想吐了。
她眉头紧蹙,十分烦躁地想要将人推开,但她越是挣扎,慕扬就抓得更紧,最后把聂安心都弄疼了。
“放开我!……你,你抓得我好痛!” 慕扬双唇颤得厉害:“安心?是不是你?安心?” 聂安心又“咯咯”笑起来,戳着慕扬的脸说:“原,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对,安心……我是安心……” 慕扬的瞳孔猛地急速收缩,心脏狂跳不止,但是聂安心接下来的一句,却是当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让慕扬刚刚燃起的希望在顷刻间毁灭。
“……聂安心……你记住。
” 聂安心戳着他的脸,重复完这几个字后,突然一头栽进聂扬的怀里不动了,手提包顺势掉在地上。
慕扬张了张嘴,那些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如鲠在喉,吐不出来吞不下去,心里头更是拔凉拔凉的,空得好像可以透风。
其实他也不明白,事到如今,自己到底还在期盼奢求些什么?明明都已经知道安心不在了,可是一碰到与她相关的事情,他依然能乱了分寸,心里同时又会燃起那些不应该存在的希望,然后紧跟着绝望,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地活着,生不如死。
慕扬嘴角一扯,忍不住露出一个自嘲惨烈的笑,完全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他见聂安心一动不动的,只好把她拉起来。
聂安心双眸紧闭,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微微嘟着嘴,像个小孩子似的。
慕扬哭笑不得,不耐烦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醒醒,至少先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再睡。
” 聂安心咂吧了下嘴巴,把头歪到另一边,继续睡她的觉。
这下慕扬眉头皱得更紧,在“走”与“留下”之间挣扎了片刻,最后嫌弃地打横将她抱起,放到一旁的镂空铁艺雕花椅上,然后捡起地上的黑色手提包和高脚玻璃杯。
说实话,黑色手提包看起来固然是大方,但是慕扬个人认为聂安心更适合粉红色系列的颜色,这样看起来不禁年轻,也会更软萌可爱一点。
慕扬喜欢听话的女生,像聂安心这种一开口就咄咄逼人的女生,这换在以前他是看都不会打正眼看对方一眼,也难得她长了一张与安心酷似的小脸蛋,才能让他破天荒地一再破例忍耐。
他闻了闻杯子,确实嗅到一股清甜的果香味道,但部分果汁饮料本身就含有酒精成分,特别是像今晚这样的场合,主办方都会专门为一些不会喝酒的女士准备诸如此类的果汁酒。
不过就算是果子汁,喝一杯就能醉成这样,慕扬也是佩服的。
他想起聂安心今晚是和父母一块过来的,慕扬起身准备回大厅,叫工作人员联系一下聂之兴,这时聂安心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慕扬抱着“有可能是人家父母打电话来找女儿”的念头,拿出手机,结果立马被手机屏幕上两个强大的字眼惊得虎躯一震。
慕扬眯起眼睛,一股无名火倏地油然而生。
他手指一划,面无表情地接通了电话。
“谁?” 估计是他语气太凶,声音太吓了,电话那头的人足足静了两秒钟后,声音才乍响起来。
“我还没问你是谁呢,你倒反过来问我是谁?安心呢?这是聂安心的电话吧?她人在哪里?为什么是你接通的电话?你把她怎么样了?还有你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砸下来,慕扬默默看了聂安心一眼,脑子里突然特别有文化地浮现四个大字——物以类聚。
慕扬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她喝醉了,正在休息。
” 电话那头又炸了:“喝醉?她向来滴酒不沾的,为什么会喝醉?你是不是灌她酒了?” 慕扬露出一脸“看见神经病”的表情,手一动,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那边继续锲而不舍地打过来。
慕扬索性关机。
远在美国的席思扬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绕着原地跑了三圈后,在一阵抓狂之后,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接电话那个男人的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可惜的是,席思扬想了半天还是想不起对方是谁。
而地球的这一边,挂完电话后的慕扬,看着聂安心安静甜美的睡脸,愈看心里头愈是难以平静。
因为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闭上眼睛的聂安心特别像慕扬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尤其是鼻子以下的地方,连睡觉都爱嘟着嘴的这个坏习惯简直一模一样。
慕扬的心揪成了一把,在凝视她数秒钟之后,忍不住伸手捂住聂安心的眼睛,然后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去。
嘴唇,轻轻压在她的嘴唇上面,然后就不动了。
软柔的触感让他想起久违的那种感觉,慕扬心悸心颤的同时,已经有些分不清眼前的熟悉是不是因为记忆在作祟。
他眼神复杂地望向聂安心,入眼的却是自己骨节分明的大手。
或许正是这样,慕扬才没有被继续迷惑。
他坐直身子,离开对方樱桃般的粉唇。
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慕扬掏出手机,准备给林钢打个电话,让聂之兴自己过来领人,这时候有人走了过来。
“安心?……聂安心,你在不在这里?” 聂妈妈喊了两声,见没人答应,角落里又有一对情侣坐在椅子上秀恩爱,聂妈妈人老脸皮薄,不敢意思去当电灯泡,转身就想回宴会大厅。
慕扬及时喊住她:“请问,你是安心的……妈妈?” 他根据对方的年龄判断其身份。
聂妈妈脚下一滞,转身回头:“对,我是,请问你是不是见过我家……”后面的话聂妈妈还来不及说出口,立马就被躺在慕扬怀里的人儿吓了一跳,她一个箭步冲过去,紧张地拉住聂安心的手,“安心她这是怎么了?” 聂妈妈不敢相信,自己不过才离开半个小时,女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四年前的那场车祸还记忆犹新,聂妈妈再也经不起吓。
看到她的脸一下子都白了,满脸恐慌,慕扬难得出声安抚:“你不用紧张,她只是喝醉了。
” “喝醉了?”聂妈妈狐疑,审视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慕扬一遍。
慕扬耐着性子解释,语气满是无奈:“似乎是喝了一杯果汁酒就变成这样了。
”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 聂妈妈微微怔了一下后,老脸一红,方才一切都是误会。
“这孩子,明知自己是‘一口醉’,碰不得任何含有酒精类的东西,怎么还选了这个呢。
”聂妈妈絮絮叨叨念了句,赶紧伸手把女儿从陌生男人的手里夺过来,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对方吃了豆腐。
但表面上,她还是一脸诚挚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替我家安心向你道谢。
” 慕扬自然不知道她心里在嘀咕什么,但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有其他反应。
因为他刚刚想起,安心也曾经说过自己的酒量很差,所以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慕扬从来没有见过安心碰过一滴酒,倒是每天抱着一瓶碳酸饮料喝得乐不思蜀。
为此,慕扬还经常取笑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没想到这个女人与安心竟然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慕扬都不知道该说是巧合,还是说冥冥之中老天另有安排。
他唯一能确定的是,人死不能复生。
慕扬心情乱糟糟,漫不经心地扫了聂安心一眼:“道谢就不必了,好好照顾她吧。
” 说完,他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就转身离开。
聂妈妈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帮忙,把聂安心弄回去。
直到挂断电话,聂妈妈才突然想起慕扬的身份。
“啊,刚才那个人,不就是扬航集团的慕总吗?……啊啊啊,金龟婿啊!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忘记跟他要电话号码了!以后还怎么帮安心拉良配啊啊啊啊啊!” 后知后觉的聂妈妈,悔得肠子都青了。
…… 第二天醒来,聂安心头痛欲裂,对昨晚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不过有聂妈妈在,不怕聂安心不知道自己喝醉后到底是谁在照顾她。
只是聂妈妈说话方式太过浮夸,里面又含有一些添油加醋的成分,所以聂安心听完后,除了感到惊讶之外,全程反应淡淡,连多余的一点表情都没有给聂妈妈。
聂妈妈讲得泡沫星儿都出来了,没想到女儿就这么个反应,当即充满挫败感,跑到老公那儿寻求安慰。
其实聂安心也想配合一下,无奈以她对慕扬的了解,慕扬肯定无法做出“嘘寒问暖”以及“替醉酒的她端茶倒水”之类的事。
她会吃惊,是因为居然又碰到慕扬,有没有必要这么碰巧啊? 事实上,聂之兴也觉得聂妈妈夸大其词,他虽然没有跟扬航集团的慕总打过交道,但关于他的事情,聂之兴还是听说过一些,像慕扬这种冷情冷性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对一个喝醉酒的陌生女人表现出有太多的关心。
……除非是另有目的。

小说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小编为大家推荐的慕先生撩不撩啊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