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宠爱(江念曦黎劭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限定宠爱(江念曦黎劭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江念曦黎劭廷的最新作品《限定宠爱》已上线,是作家折枝伴酒所写;小编分享限定宠爱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长居海外的黎家六少爷黎劭廷,一回国就名声大噪。神仙颜值,妖孽身材,一双修长无瑕的漫画手。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念曦黎劭廷的最新作品《限定宠爱》已上线,是作家折枝伴酒所写;小编分享限定宠爱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长居海外的黎家六少爷黎劭廷,一回国就名声大噪。神仙颜值,妖孽身材,一双修长无瑕的漫画手,弹奏出的钢琴曲令无数少女神魂颠倒。说媒的太太们踏破门槛,他却纠缠起江念曦,海城最尊贵、也最目中无人的大小姐。

小说简介

江念曦说:“我不和庸碌之辈做朋友。”
黎劭廷便在海城音乐厅办了场演奏会,江念曦坐在贵宾席,左右都是世界闻名的大音乐家。
然而江念曦并不买账:“以你在黎家的地位,还不配给我当司机。”
一个月后,黎氏集团易主,黎劭廷将20%的股权转让协议摆在她面前。
“现在可以交个朋友吗?”男人琥珀色的眸子专注而清澈,“——结婚的那种。”
江念曦嫁给黎劭廷,是她权衡之后的最优选。
所有人都说,大小姐深爱着心中那抹白月光,黎劭廷只不过是个合适的替身。
他连叫她的小名,都和那个人一样。
“念念。”
宽敞豪华的卧房里,男人揉着她的耳垂,嗓音深情缱绻:“我跟晏清谁更好?嗯?”
江念曦高傲的盔甲只为他一人卸下,柔软地攀住他脖子:“晏清哥哥。”
男人唇角一勾,绵密而霸道地吻下来。

限定宠爱免费阅读

黎家二太是现任董事长黎正峰的妻子,圈里出了名的温婉贤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参加豪门女眷们的社交聚会。
江念曦这次约在她家里。
黎家别墅靠海,装修是中式古典风,入门天井里有一面彩画照壁和两个大大的青花瓷古董瓶。江念曦跟着佣人绕过天井,一路七弯八拐地走到二楼平台。
平台看海景绝佳,中间还建了个袖珍园林,池水假山小桥,角落里花团锦簇。
二太正在拿着水壶浇花,闻声回头放下水壶,朝江念曦莞尔一笑:“来了啊。春儿,快给江小姐泡茶。”
这位传闻中的黎家二太太面色红润,身材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间尽是贵妇的优雅。
江念曦淡淡地点了下头,“我喝红茶。”
二太坐到竹编的椅子上,吩咐一旁的年轻女孩:“把先生带回来的大吉岭开了吧。”
“好的。”
没多久,大吉岭和一套紫砂壶茶具都被端过来,女孩跪坐在一旁给她们泡茶。
两人聊了一会,江念曦发现二太根本没有心理疾病,只不过是更年期综合症,失眠易燥爱多想。
这不属于她的职业范畴,但出于医者本能,江念曦还是告诉她许多更年期注意事项。
“那今天就这样吧,我有点累了。” 二太握住她的手,温柔笑道,“跟你聊天很开心,以后可以常叫你来赏花看海吗?”
江念曦也觉得二太亲切,没怎么思考就点了头:“好啊。”
二太站起身,对守在旁边的佣人道,“你送江小姐出去。”
佣人垂眸颔首:“好的,江小姐请随我来。”
经过长长的画廊和几个豪华客厅,江念曦问前面的佣人:“听说黎先生送了太太一架钢琴?”
“是的,太太喜欢水晶钢琴,先生就从拍卖会上给她拍了回来。”佣人回头笑了笑,夸张地竖起三根手指,“三千万呐,世界名琴。”
江念曦沉默了一下,又问:“我能……看一下吗?”
得不到的白月光,哪怕隔着玻璃远远瞧一眼也行。
江念曦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卑微到如此地步。
杜诗与说过她,生性淡漠,难得对什么东西用心,可一旦用了心,就是一辈子掏心掏肺。
对人也一样。
“这个我也不好答应您,得问太太。”佣人有点犯难。
江念曦点了点头,不为难她。
两人继续往前走着,前方的走廊拐角突然传来一阵快跑声,江念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小小的人影扑向大腿。
膝盖上一阵透心凉,那小孩手里拿的巧克力雪糕就这么在她雪白的西裙***上留下一抹浓重的颜色。
“这这……江小姐……”佣人被吓蒙了,看看江念曦又看看对面的小孩,不知所措。
那小孩一副飞扬跋扈样,满嘴的巧克力,还指着江念曦嚷嚷:“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小少爷,这是江家的江念曦小姐,二太太请过来的。”佣人连忙解释着,不敢让小少爷给江念曦道歉,只好自己转头鞠躬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啊,江小姐,我带您去——”
“我管她是什么江什么河的,不准来我家!”小孩圆溜溜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江念曦始终一脸漠然。
若不是时刻记着父亲的教导,在外要行事稳重,不能坏了江家的家风,她早就把这熊孩子拎起来暴揍一顿了。
她八百万的高定套装啊……钱不是问题,天知道她等了多久才等到那个设计师的档期。
佣人既无语又不敢发作,只好一个劲地给江念曦道歉:“江小姐,真的是太抱歉了,您先跟我去清洗一下吧,这件事我会如实告诉太太,该赔偿的一分也不会少。”
熊孩子瞪着江念曦似乎还想说什么,被突如其来的一道男声打断:“发生什么事了?”
佣人眸子一亮,像是捉住了救命稻草,感动得眼眶红红:“六少爷回来了!”
黎劭廷淡淡地“嗯”了一声,走过来,高大身影笔挺地立在熊孩子身后,目光从江念曦染污的***挪向自家侄子,语气低沉:“朝阳,这是你干的?”
熊孩子大声喊道:“是她挡我的路,我不是故意的!”
“那姐姐也不是故意站在那里。”黎劭廷垂眸望着他,目光发凉,“给姐姐道歉。”
熊孩子鼓着腮帮子,十分不乐意:“……”
黎劭廷敛了神色,无奈道:“姐姐的裙子很贵,六叔也赔不起。不道歉的话,六叔只好告诉你爸了。”
听到六叔说赔不起,小孩脸色瞬间一变,惊恐地仰起头。
只见江念曦傲然而立,面若冰霜,看上去的确是一副很值钱的样子。
小孩认了怂,粉嘟嘟的嘴巴蠕动:“对不起。”
黎劭廷揉了揉耳朵,“说什么呢?我没听见。”
黎朝阳捏住小拳头,眼眶红红地喊出声来:“姐姐对不起!可不可以不要我赔钱呜呜……”
“我爸爸会打我的,爸爸打我痛痛,呜呜呜……”
“……”家里有朱星星那个巨型哭包,江念曦简直PTSD了,最受不了别人在她面前掉眼泪,连忙给佣人使眼色。
佣人反应很灵活,马上领着黎朝阳离开。
黎劭廷望着江念曦,桃花眼眼角温柔地勾起来:“走吧,带你去换件衣服。”
江念曦虽不想跟他有什么多余的牵扯,但这裙子穿出去实在没法见人,只好面色不豫地点了下头。
她的冷漠态度并没有让黎劭廷脸上的笑容消减半分。
-
“我妈身量和你差不多,这些你应该都能穿。”
江念曦犹豫道:“我穿你母亲的衣服会不会不太合适?她——”
“她已经不在世了。”黎劭廷淡淡垂眸,望着那满柜崭新的衣服,“虽然这些……我爸买来就没开封过,但是你如果介意的话,我再带你去别处。”
“……没事。”江念曦反而有点抱歉,脸颊微热,随意拿了条白色连衣裙,“就这个吧。”
黎劭廷点头:“嗯。”
江念曦换好衣服从更衣室出来时,黎劭廷正站在客厅一角的钢琴前,一根骨节分明的食指缓慢地在琴键上按动,断断续续,毫无节奏感。旋律竟然是《小兔子乖乖》,这种三岁小孩学钢琴的初选曲目。
江念曦自从幼儿园毕业,就没碰过这种儿童曲目了。
不过这首《小兔子乖乖》,倒让她想起一个人。
幼儿园同班的小哥哥。
当年才三岁的她,因为太过优秀而被别的女生嫉妒欺负,甚至从大人坐的钢琴凳上推下来,只有那个小哥哥挺身而出保护她。
后来两人成了好朋友,一起做游戏,弹钢琴。
小哥哥的钢琴是他妈妈教的,弹得比她还要好,连一首《小兔子乖乖》都能编出不一样的和弦。
两人还一起给《卡农》写了变调。
然而小哥哥并没有陪伴她很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江念曦问遍了能问的所有人,都没有他的消息。
二十几年,晏清这个名字,好像只存在她一个人的记忆里。时间越久,她越会偶尔恍惚地觉得那只是一场梦。
“江小姐。”
男人清澈的嗓音将她飘远的思绪扯了出来。
江念曦猛然惊觉,方才视野里的男人,居然和记忆中那个小男生的背影重合许久,难以分清。
她定了定神,依旧端着淡漠的脸色:“谢谢黎少爷。”
“不用客气。”黎劭廷合上琴盖,不疾不徐地淡声道,“我妈这件只是常服,抵不了江小姐的高定,剩余款项我会在修车的账单里减掉。”
江念曦激动得眉梢一扬。
她赶紧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上价值三百万的手工刺绣高跟鞋。
可惜这双鞋运气太好,没染上一点污渍。
“……”碰瓷失败。
黎劭廷将她一系列的表情和动作尽收眼底,却没有当面戳穿她的小聪明,只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笑了笑:“我送你出去。”
江念曦工作外出不习惯带助理,车也是自己开。小白被撞坏之后,她暂时换了辆江明御闲置的银色宾利。
她上了车,黎劭廷站在一旁,出于礼貌她还是降下车窗,准备道个别。
“江小姐,再见。”黎劭廷率先开口,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从她的车顶拿开,潇洒地挥了挥。
江念曦也正要说句再见。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什么。
黎劭廷眉梢动了动,笑问:“江小姐还有吩咐吗?”
“黎劭廷。”她叫他名字,望着他的目光渗出丝丝凉意。
黎劭廷:“嗯?”
“你刚才要你侄子叫我什么?”江念曦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
黎劭廷脸上的笑容顿了一秒。江念曦手拎着墨镜的架子,丹凤眼眼尾高傲地挑起来,“你占我便宜?”

限定宠爱全文阅读

江念曦暗暗发誓,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了。
宾利在别墅门口呼啸而过,带着怒冲冲的尾气。
他刚刚说什么?
——“那我就勉为其难,让江小姐叫声叔叔?”
连江明御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衅她。
-
黎劭廷的修车费,抵掉保险和江念曦那套高定西装的价格,居然还剩下几百万。
对方送来的账单每一条都列得很详细,还有官方盖章,联网登记,做不得假。
“一平米烤漆一千万,修一扇门八百万,他怎么不去抢啊?”朱星星疯狂了,“这个男人还居然把螺丝钉都算***了!他怎么那么抠?”
江念曦睨了眼账单,“一颗螺丝钉八万。”
朱星星:“……”
江念曦揉着眉心轻叹道:“虽然但是,有种被碰瓷的错觉。”
朱星星甩了甩手里的天价账单,义愤填膺:“那我们告他碰瓷!”
江念曦凉飕飕扯唇:“你试试,酒驾倒是能判个刑。”
朱星星眼神瞬间蔫儿下去:“……大小姐,对不起。”
“行了。”江念曦揉了揉他的脑袋,“我不护着你护着谁?当年要不是你救我,我早就淹死了。”
那次是个意外。
爸妈带弟弟出门打预防针,江念曦在院子里扑蝴蝶,蚊子很多,***回屋去给她拿驱蚊药。
她一个人跟着蝴蝶跑到后院鱼塘,结果不留神跌了***。
朱星星是家里园丁的儿子,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屁孩,只不过从小在乡下野来野去的,水性极好,恰巧路过将她救了起来。
江念曦性子孤高冷傲,飞扬跋扈,但心底一直把朱星星当救命恩人和好朋友。所以不管他做错什么,是没拍到水晶钢琴还是撞坏了车,她都只是口头上凶一凶他。
朱星星感动得要哭了:“大小姐,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少来。”江念曦起身去泡咖啡,“你去把那辆宾利卖了,限量款应该能卖个两千万,还剩点儿零头,最近天气不错咱们出去旅个游。”
虽然减掉自己修车报销的余额,就没剩多少零头了。
“……”朱星星瞠目结舌。
“然后你告诉江明御,说你把他的宾利撞毁了,给我换辆跑车过来。”
朱星星欲哭无泪:“为什么又是我?”
“撞车这种愚蠢的事情像是我会干出来的吗?再说了,卖惨这种事也不适合我。”江念曦回头睨他,一本正经,“你讲的时候记得要声泪俱下,感人肺腑一点。”
朱星星:“……”
江念曦:“需要提供眼药水吗?”
朱星星:“……”
我当年是救了个祖宗。
-
江念曦的谋划一切都很成功,只不过撞车的频率让江明御太过扎心。他不心疼钱,但心疼那些爱车。
于是在江念曦看中他车库里那辆最新款马丁王的时候,江明御死守底线,只给了她一辆法拉利488,并千叮咛万嘱咐,这位大宝贝也是限量版,千万别让朱星星再碰方向盘了。
被无辜cue到的朱星星:???
自从第一次撞车,他仿佛就走上了一条无限被黑的不归路。
为了补偿朱星星的牺牲,江念曦决定让他选择旅游地点。
朱星星浑身寒毛都激动得立起来:“我要去横店看贝曦!”
江念曦嘴角一抽:“……”
朱星星:“怎么了?”
江念曦看了他一会儿,有点痛心疾首地说:“我是要你选地方,你就不能稍微考虑一下我吗?”
为什么名字里同样有个曦字,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一个是心心念念的女神,一个……不提也罢。
朱星星:“大小姐你可以去横店……购物。”
他知道大小姐出去旅游最大的兴趣就是买买买,不塞满一架私人飞机不会罢休。
但横店好像并没有适合她的购物广场。
江念曦扯了扯唇:“我购什么物?我可以把老胡买回来吗?”
老胡是她的理想型。
成熟稳重长得帅,而且是很man的那种帅,不像最近总遇见的那某人。
朱星星拿出手机,戳戳点点扒拉了几下,抬起头郑重其事道:“内部消息,老胡不在横店拍戏,他在帝都。”
江念曦:“……”
朱星星:“其实老胡现在的身价,大小姐你一定买得起的。”
江念曦砸了一颗瓜子过去,桌上的座机响了。
她接起来:“您好,惠安心理诊疗中心。”
“江小姐您好,我是二太身边的春儿,上次跟您联系过的。”电话里的女孩温柔道,“这月初五老太太七十大寿,二太想请您过来赴宴。”
“好啊,没问题。”江念曦十分果断。
反正不管她答不答应,黎家都会给江家发帖子,请她和江明御。只不过二太亲自请她,那档次就不一样了。
挂了电话,江念曦对朱星星道:“旅游的事暂且搁下,没几天就是黎家老太太七十大寿,咱们过后再商量。”
“好吧。”朱星星深情款款地摸着手机屏保,“女神我一定会去看你的,你等我……”
“够了。”江念曦用脚尖顶了顶他的脚,“别在这儿做白日梦了,快去给我挑礼物。还有,打电话催一下巴黎那边,三天内把礼服运过来。”
朱星星:“哦。”
-
江念曦长得像妈妈,又继承了父亲高冷矜贵的气质,紫色的礼服裙特别适合她。
从衣帽间里出来的时候,朱星星和江明御一时间都看呆了。
世界顶级设计师的手笔,剪裁大胆,深V后领露出她白皙光滑的背脊,略低的蕾丝领恰好遮挡住胸前的风光,却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低调而奢华的鳄鱼皮腰带束起不盈一握的细腰,腰带上缀着形状不一的钻石。鱼尾***的末端一点点拖地,整个人看上去大气温婉又高贵。
这条裙子价值一千五百万,是妈妈送她的回国礼物,今年春天两人飞巴黎量身定做的,工期三个多月。
西装革履的江明御望着她“啧”了声:“姐,你穿这一身,简直就是一颗名副其实的葡萄。”
江念曦:“……”
她小名就叫小葡萄。
所以妈妈为什么非要给她定做紫色,她好像有点懂了。
化妆师正在给她戴项链,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江明御看了眼来电显示,帮她接了,对着视频那头的人叫道:“妈。”
“怎么是你啊?你姐呢?”纪叶子坐在吊椅里面用小勺子挖西瓜吃,背后是椰子树和大海。年近半百的女人依旧***不可方物,一举一动都是风情万种。
江明御不甘地撇了撇嘴,把手机转过去,“试衣服呢,你自己看。”
江念曦转过头,看见屏幕里风姿犹存的母上大人,瞬间笑得眉眼弯弯。平日里那股子骄矜也都没有了,嗓音甜甜道:“妈妈,新衣服漂亮吗?”
“漂亮,不愧是我选的布料。”纪叶子神色满意,“我们家小葡萄真的像颗小葡萄了呢,老公你看。”
江念曦:“……”妈妈果然是故意的。
就那么热衷于把她打扮成一颗水果吗?
屏幕里的中年男人站在纪叶子身后,连脸都看不到,只露出衬衫西裤勾勒出的劲瘦腰身,“颜色暗了点,不过我闺女穿什么都好看。”
江明御和朱星星在镜头的盲区作呕吐状:“咦惹——”
江念曦哪有心思理他们,被夸得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你俩什么时候离开南极的?”
“昨天刚到的三亚,要不是你爸要参加那个什么财经论坛,我们应该去东北才对。”纪叶子抬起头对着丈夫嘟哝,“这边太热了。”
“过两天就走。”江致揉了揉妻子的脑袋,语气宠溺,“乖,明晚带去你看展买衣服。”
“呐我吃完了。”纪叶子把怀里的西瓜递给他,中间挖空了一坨,边上的还剩着。
江致接过去继续吃。
三个孩子都对这种秀恩爱场面见怪不怪。
江明御把手机转过去,一本正经地对江致说:“爸,我把仓库那对乾隆年间的瓷瓶拿去黎家当贺礼了,还有一幅齐白石先生的画,就是四爷爷给的那幅。”
“嗯。”江致边吃西瓜边应了声,“我书房柜子里那方砚台也带上。”
江明御诧异地张了张口,“爸,那可是——”
“再好的砚台留给你们俩有用吗?”江致沉声道,“一个个写字像狗爬似的,不知道哪点像我。”
纪叶子眉头一皱,抬眼瞪他。
江致手里的西瓜一抖,连忙清了清嗓子,补救道:“也不像你们妈妈。”
江氏姐弟:呵呵。
妈妈才是狗爬字的祖宗好吗?他们俩好歹也是从小受过大师指点的。
有些人看起来道貌岸然,为了讨好老婆,真是眼睛和良心都不要了。
-
寿宴是露天的,在黎家别墅一楼的后院里。
江念曦刚到,就被二太叫到房间去说话。
经过书房的时候,突然听见里面传出中年男人的怒吼声:“我两个亿的投资啊!就这么被你玩儿没了?你这孩子你怎么就——”男人满腔的痛心疾首,“就一点都不像你爸呢你!”
江念曦脚步顿了顿,疑惑地望着门缝,却什么也看不见。
春儿回头解释道:“六少爷把先生好端端的公司给管破产了,先生正发脾气呢。江小姐还是别在这儿逗留……”

江念曦黎劭廷

小说限定宠爱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