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中人(时颜晏礼)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意中人(时颜晏礼)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时颜晏礼的小说——意中人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昔日白月光从天之骄子沦为无业游民,甚至在危险的边缘试探怎么办?时颜于心不忍,让晏礼住进她家,甚至偷偷盘算,要花多少钱才能养得起他。

小说介绍

时颜晏礼的小说——意中人全文免费阅读分享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昔日白月光从天之骄子沦为无业游民,甚至在危险的边缘试探怎么办?时颜于心不忍,让晏礼住进她家,甚至偷偷盘算,要花多少钱才能养得起他。

小说简介

直到某天,她意外发现晏礼的部分财产——
湾流G650私人飞机,Riva游艇,一整座热带岛屿,价值数亿美金的岛上豪宅,申城天价别墅的地下车库里,停着三十七辆豪车。
她愣在原地说不出话。
男人倚在墙边,神情散漫俯身看她,唇角浮笑,“早说了啊,我养得起你,几辈子都行。”

意中人免费阅读

话音落下,时颜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悔到想咬舌头。
其实她平时不是这样的性格,刚才不知怎么的,就脱口而出了。
大、众、脸。
听着就像是,她特别急着结束话题,瞎找的借口。
答法还有点皮。
“我的意思是,”时颜艰难地把话圆回来,“或许是因为你朋友里有和我长得像的,所以你才觉得我眼熟。我们以前应该没见过吧。”
她不太会说谎,一番话下来差点结巴。
晏礼视线落在她身上,许久,忽然笑了下,“嗯,如果不算酒吧那次,我们应该没见过。”
他用轻描淡写的语气抛出这枚重磅炸|弹,炸得时颜一激灵。
那晚她喝了酒,胆子比平时大很多。
而现在清醒着,勇气早就褪了大半,根本不知道怎么顺着话茬说。
时颜思索着应对这种情况的对策,发现经验一片空白,只好干巴巴道:“你放心,我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
出乎她意料的是,晏礼听了这话,反而不太满意的样子。
他轻轻挑起一边的眉,眼梢上扬,带着某种意味深长,整个人有别于方才碰面时的冷漠,又变得轻佻不正经起来。
声线也轻悠悠的,很缓慢,“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发生了什么似的。”
还可以这样理解的吗?
时颜惊了下,“没有……”
“也对,的确什么都没发生,”晏礼看着她,微微倾身过来,眸中含情,唇角浮现笑意,“这不是被你朋友搅了么?”
他态度自然,仿若说的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时颜的脸却腾得一下红到了耳根。
光天化日之下,谈论这种事,总觉得很羞耻。
不过既然他提起了。
她在心里给自己鼓劲,深吸一口气,还是认真道:“其实我觉得,你有手有脚,可以不用做……那一行的。”
晏礼微微眯起眼,懒洋洋地看着她,没说话。
不知是不是错觉,时颜觉得这一瞬间,连超市里细碎的人声都远去了。
周遭寂静一片。
一秒、两秒。
她后知后觉地感到刚才的话不太妥当,过于直白,还有管闲事的嫌疑。
不会惹他生气了吧。
时颜闭了闭眼,认命般地抬头,却撞上他似笑非笑的视线,而后男人轻缓低哑地询问,似是真的不解——
“嗯?哪一行啊?”
*
“你们这什么速度,”回到酒店套房,李延扭头发牢***,“我游戏都结束好几把了。”
“打打游戏就等着吃,你还有脸抱怨呢?”徐潮之翻了个白眼,扬手扔给他一盒牛奶,“下回要买东西自己去。”
这货从国外回来,他好心去接个机,哪成想被当成了老妈子使唤。
李延挺意外地接住,“你不是说不识字吗?”
“碰见个懂西班牙语的小***,”想到方才的偶遇,徐潮之立即高兴起来,他在沙发上***二郎腿,一脸陶醉,“哎呀,比那些个明星模特小网红还好看呢。”
“真的假的?”
“骗你干嘛?而且我总觉得她非常眼熟。”
徐潮之在这种事上总是很有求知欲,他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在搜索引擎里输入“时颜”两个字。
李延喝着牛奶,无所事事地晃到沙发背后旁观。
看到这名字时,他皱了下眉。
“还真有帖子啊!”徐潮之喜出望外。
帖子发在申城外国语大学的贴吧。
主楼:「有没有人知道今天心译杯最佳辩手小姐姐的联系方式啊,这颜值可以出道了吧??」
跟帖立即展开如火如荼的讨论:
「2019届外国语学院英语翻译专业,时颜。楼主村网通,连传说中的外院小女神都不认识」
「楼上好人一生平安!」
「奉劝大家别自找死路,妹子看着挺温柔的,拒绝起人来那叫一个扎心,上次居然跟我说她不用社交软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
「草啊,她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听我的都去看这场辩论赛实录!小姐姐思路清晰条理分明,简直是把对方按在地上温柔摩擦好吗,又纯又飒的劲我可太喜欢了」
「羡慕这流利的口语」
「本人女,刚看完比赛郑重宣布:此生非她不娶!」
……
徐潮之津津有味地爬完楼,时不时发出感叹,还顺着楼里的链接找出了个视频——盛大外国语高中二十五周年校庆宣传片。
“盛外?”看清标题,他瞪大了眼睛,“搞了半天,她还是我们学妹啊!”
李延不知什么时候走开了,一句话也没说,徐潮之也没在意这孤僻少年,转头开始呼唤晏礼,“阿晏你听见没?那个小***……”
“听见了。”晏礼切断通话,视线扫过来。
恰好纪录片开始播放。
盛外作为申城最好的私立高中,向来注重***,一个校庆宣传视频质量堪比BBC纪录片,也不知砸了多少钱***。
前几秒快速扫过校园远景,而后镜头切拉近,深红色塑胶跑道,墨绿色围网,风卷起落叶,带起少年少女的白色衣摆。
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徐潮之没什么耐心,进度条一路向后拉,最后定格在时颜出镜的画面。
少女穿着黑色的小礼裙站在台上,微微偏头,脊背挺拔,如同一只高傲的小天鹅。
她低眸,手臂白皙修长,缓缓拉动琴弓。
如瀑的灯光落在小提琴上,泛起蜜糖似的光泽。
琴声流泻而出。
晏礼向后靠着椅背,食指捏着耳机,漫不经心在手中把玩。
笔记本屏幕里,少女演奏完毕鞠躬起身,朝镜头露出微笑,也恰好与他视线相对。
瓷白的肌肤,淡桃红色的唇,睫毛如鸦羽。
是一种清纯又不乏明丽的美。
他忽然扯唇轻笑。
大众脸?高中不在盛外?
怕不是个小骗子。
*
另一边。
时颜回到家中才想起来,她刚才说了自己的名字,有心人稍微一搜就能在网上查到她。
扯了半天的谎结果一戳即破,挺让人郁闷的。
不过,晏礼应该没这么无聊吧。
她没太在意这个事,晚上本来要加班,不过思路中断好几次愣是没找着状态,干脆洗了澡躺在床上看英文原版书。
看着看着就开始发呆。
仔细想想,她这两次遇到的晏礼,和她记忆中的少年有很大的不同。
高中那会儿,晏礼对所有少女而言,是天上遥远的一轮冷月,架上天梯也未必摘得下来。
时颜和他没讲过几句话,只凭几次在人群中的遥望,就自动把对方脑补成了一位清冷男神。
但现在看来,她的脑补出了大错,晏礼不是清冷的那一款。
反而……
还有点说不上来的,浪荡气质。
她不知道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还是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变成这样。
时颜卷着被子翻了个身。
忽然又想到在酒吧的时候,他在她耳边的说的那句——“包你满意”。
彼时男人的声线略有些低哑,尾音上扬,带出一抹缱|绻。酒吧暧|昧的灯光落在两人身上,烘托出一个绝对安静、与世隔绝的氛围。
那样的情境之下,把那句话理解成调情似乎也不为过。
所以晏礼到底下海了没有呢。
她不太乐观地叹了口气。
*
时序迈入五月,申城气温渐渐转暖。
气温升到了二十多度。
这个月新译接了挺多个项目,以笔译为主,也有几个大型同传和交传会议。
时颜连轴转了一个礼拜,中途还出了趟短差,担任一位电气专家的陪同翻译。
专家看起来胡子头发都花白了一大把年纪的样子,精神却好得可以——第一天是早中晚三个会外加实地考察,第二天又是研讨交流各种会和方案模拟。
完了之后整个人也没什么事儿似的,笑呵呵地坐飞机又去平城开会了。
倒是时颜这小年轻,送走专家之后整个人都疲倦到意识模糊,几乎是强撑着一口气回到公司打卡。
她大学时就考过了CATTI一级口笔译,能力即便在高手如云的新译也属于佼佼者行列,做个陪同翻译当然不在话下。
但她之前负责的项目大多都属于金融领域,熟能生巧,并不需要刻意背太多专业术语。
谁知这次对接这位电气专家的同事突然有事,公司安排她临时顶上。
时颜对电气这块可谓一窍不通,为此熬了两个夜狂背相关专业术语,又经历了车轮战般的同传会议,现在整个人就是处于一个此生再也不想面对科研技术的状态。
睡眠严重不足,她几乎是脚步虚浮地飘回翻译部,一碰桌子就软绵绵地趴了下去。
小敏很体贴地没吵她,敲键盘的声音都小了不少。
谁知没过多久,办公室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娇笑,听得人骨头都差点儿酥了,“你等等我啊,我给她们送点儿喝的再和你走呀。”
下一秒,郑萌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大家都在呢,正好,我买了几杯糖水,一起来喝呀,这天气真的要热死了。”处于恋爱中的郑萌十分春风得意,声音也特有劲。
她把塑料袋放下,眼神在办公室里扫里一圈儿,最后停留在时颜身上,“呀”了一声,“怎么还有个睡觉的?”
“颜颜连轴转好几天了,让她休息会儿吧。”组长很捧场地走过去,笑眯眯道,“谢谢你啊郑萌,这家糖水我也点过,挺贵的吧?”
“反正也不是我买单嘛。”郑萌故意往门口眨了下眼。
门外的宋俊辰,穿西装打领带,站在那儿很给力地亮了个相。
这俩人自从在朋友圈公开之后,高调得不行,平时在公司也恨不得跟连体婴似的长在一块儿。
宋俊辰目前在做管理层,郑萌则是另一个翻译小组的,按理来说他们其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组长心中明镜似的,看向还在睡觉的时颜,感觉脑袋有点疼。
眼下这情况,很显然是郑萌带着男朋友宣示主权来了,而时颜还蒙在鼓里,一会儿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
“离午饭还有点时间,我叫她起来吃点儿再睡吧,”说着,郑萌已经自作主张拍起了时颜的肩,语气温柔故作体贴,“时颜,你饿了吗?”
小敏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时颜被推醒。
时颜动作缓了半拍,才慢慢抬起头来。
她头发有点儿乱糟糟的,眼里带点儿水润的光,白皙脸庞被压出了淡淡一道红痕,整个人懵里懵懂,神情很茫然。
时颜适应了一下光线,才说:“怎么了吗。”
小敏觉得这种情况还能不发火真的很让人佩服了——她都想打死这个没眼色的郑萌。
“来吃点东西吧,宋俊辰买的哦,难得他请客呢。”郑萌俏皮地笑。
困意正浓,时颜眨了好几下眼,才勉强把上下打架的眼皮分开,缓过神来。
她看了眼放在桌上的一杯椰奶西米露,又往办公室门口看去,看见了宋俊辰。
“……”
差不多明白了郑萌为什么非要把她叫醒。
她刚才正处于将要睡着的混沌状态,被吵醒时心脏噼里啪啦一阵乱跳,很不***,平时不太有的起床气也慢慢涌上来。
时颜闭了闭眼,停顿三秒,勉强保持礼貌的语气,“谢谢你,但我现在不是很想喝。”
“喝一点嘛,我也是怕你饿着呢,”郑萌热情地把杯子往她这边推,俯下|身来,用只有她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最近公司不是传因为宋俊辰我们的关系不好么,你应该挺为难的吧?我是给你辟谣来的。”
时颜勉强理解了她的逻辑。
喝了这杯椰奶西米露,等于证明她们关系不错,等于为男人争风吃醋的事不存在。
问题是,经过这几天时颜的冷处理,八卦都差不多销声匿迹了。
大家又不瞎,哪会看不出她对宋俊辰根本没那方面的意思,更谈不上为爱***。
结果郑萌来这么一出,又重新把众人的视线吸引回来。
故意的吧。
时颜有点来气了。
“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小敏好奇道。
“没什么,”郑萌大概真的是竭力想表现出跟时颜关系不错,笑得很灿烂,“我刚和颜颜说,周末一起出去玩,给她介绍个男朋友呢!”
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真是让人非常莫名其妙。
时颜不想再聊下去了,语气也有点敷衍冷淡,“不用了,你可以留着自己认识认识。”
“可是我有男朋友了呀。”郑萌说着,突然“啊”了一声,警惕道,“你眼光这么高,不会是看上我男朋友了吧!他又帅又有钱,可不能让给你哦!”
这话要是换作对别人说,都可以理解为开玩笑。
但对着时颜,挑衅的意思就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办公室里,大家悄悄交换了个眼神,都觉得郑萌今天的行为处处透露着刻意,像个二百五似的,情商确实有点低。
不过她平时情商也不怎么高就是了。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三声礼貌的叩门声,暂时打断了办公室诡异的气氛。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过去。
办公室门是敞开的,光线恰好落在门口那个位置,照出一片清寂的白。
身量颀长的男人随意地靠着门,姿态闲散。
天光很好地映衬出他的长相,凤眼薄唇,双眼皮的走势在眼尾略微上翘,如凤凰展翅,既俊美风流又干净倨傲。
让人下意识屏住呼吸,只想多看几秒。
就连旁边被公认为公司颜值巅峰的宋俊辰,在他的绝对压制下,也瞬间沦为普普通通路人脸。
同事们的灵魂齐齐被美色震飞,差点站不稳。
时颜更是愣在原地,不知道晏礼怎么会突然出现。
对上她的视线,男人轻轻挑眉,风流浪子的气质瞬间显露无疑——
“小骗子,过来。”

意中人全文阅读

他尾音偏轻,声调又带点儿勾人的上扬。
“小骗子”三个字。
就莫名有种,非常暧|昧缱|绻的味道。
时颜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啊?”了一声。
旁边小敏愣了半晌,比她先回过神来,激动到用胳膊肘撞她,“*********,绝世美男,人间天菜啊!——颜颜,是不是找你的?”
应该,是吧?
时颜刚才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视线在办公室里扫过,最后落在她这个方向,再没移开。
但,“小骗子”是什么意思?
她一头雾水地看向门口,试图用眼神表达疑惑。
晏礼倚着门框,不紧不慢地换了条腿支撑身体重心,他目光看向这边,似是十分有耐心地在等她。
就是没有说话的意思。
时颜没办法了,站起身来往外走。
总不好让人在门口一直站着。
从晏礼出现开始,郑萌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
其实她跟这个组的大多数人都不熟,要不是想在时颜面前宣誓主权再秀个恩爱,今天压根不会订糖水过来。
宋俊辰是个非常完美的男朋友,父母是某个公司的高管,自己本人也干到了新译管理层,未来一片坦途。
更重要的是长得还帅,一米八的个子,俊眉朗目,神似某位韩国男星。
满分十分的话,完全可以打八分以上。
郑萌自打跟他在一块儿,就享受了旁人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逮着机会就想炫一炫。
哪知今天,半路杀出了这么个男人。
刚才小敏说“绝世美男,人间天菜”的时候,她也听见了,表面不屑一顾,内心却不由自主地在认同。
这男人确实生得极好看,是那种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惊艳,完全可以靠美色发家致富。
然而他身上又没有那种小白脸的软饭气质。
见到他的第一眼,郑萌脑袋里只冒出了一个想法——
原来,真正的满分是一百。
跟这个男人一比,宋俊辰瞬间就不香了。
这会儿郑萌的心情特别复杂,有嫉妒有气愤有失落,越想越要爆炸。
她不打算在这里待下去,一转身却愣在原地,当即觉得被人隔空甩了个巴掌,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
“时颜。”路过宋俊辰身边的时候,时颜听到他叫了一声。
听着有那么点儿久别重逢欲言又止的味道。
她下意识停了一下。
宋俊辰见她站住,内心一喜,面上做出忧郁多情的模样,仿佛他和她是一对被王母娘娘棒打的鸳鸯,“你还好吗。”
时颜本以为他有正事要说,没想到却是渣男煽情档,当即浑身不适,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走了两步,她又回来了,目光特别真挚地看着宋俊辰。
宋俊辰被这眼神看的保护欲又疯狂上涌,正想问问她跟这个男的是什么关系,又为什么要拉黑他,结果下一秒,就听到她一字一句道:“我特别好,好得不能再好了。你跟你女朋友能不能把戏收一收?大家都要工作的。”
时颜一向没什么脾气,但这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对情侣一个自恋,一个爱炫,性格堪称奇葩组合,往后指不定会把翻译部变成什么鸡飞狗跳的地方。
索性一次性讲清楚。
宋俊辰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一下子愣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被追过来的郑萌逮住,不依不饶要解释。
没跟郑萌在一起之前,宋俊辰觉得她还有几分率真可爱,就是个傻白甜小女生。但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已经觉得郑萌又虚荣又烦人了。
这会儿接连被质问,宋俊辰一个心烦就当场甩了脸色,“你有病吧?同事之间说两句话不行?”
郑萌还没被他这样凶过,整个人愣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随后她眼圈渐渐红起来,一言不发地跑掉了。
宋俊辰也脸色铁青地离开。
刚才还如胶似漆的一对情侣瞬间就翻了脸。
“什么情况,”小敏嘎嘎笑得像只鸭子,对旁边同事说,“郑萌真的是来送糖水吗,我怎么感觉是来现场送瓜的呢?”
同事深以为然地点头,“精彩纷呈。”
晏礼旁观了这场闹剧,觉得最有意思的还是时颜。
那俩人吵起来的时候,她也是一脸意外,茫然地站在那儿,还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大概是惊讶于自己那句话居然产生了如此轰动的效果。
然后,她摇了摇头,满脸写着“算了你们爱吵就吵吧别来找我就行我好累了”的生无可恋。
那次在酒吧,晏礼也觉得她挺有意思的。
清纯乖软的外表下似乎藏着挺大的胆,他随便逗了两句,她居然深信不疑,倔强地拄着拐杖在那跟他问价格。
像是有点跃跃欲试想嫖|他。
后来还一脸无辜地骗他不是盛外的。
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晏礼最近难得无所事事,也酿出了份闲心。
所以今天徐潮之兴致勃勃地说自己打探到了小美人的工作地点,问他要不要一起来。
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个,你找我有事吗?”出神间,时颜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这会儿她看上去又有点不好意思了,白皙脸颊上泛起薄红。
她的确是徐潮之说的清纯款,不过并不寡淡,相反,越看越觉得有种独特的明媚艳丽,偏生眼神纯稚,将两种气质很好地合二为一。
也不像个会胆子大到会去嫖的。
晏礼掐断思绪,一只手插在西裤袋里,侧了下头。
他不太认真地说话时,声线听上去就天然带点儿缱|绻,不太正经的样子,“有个生意想和你谈谈。”
生意?
时颜顿时联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方面。
没记错的话,酒吧那晚赵千霓出现之前,他们就是在谈“生意”,还没谈出什么结果来。
这还带续集的吗。
她脑袋死机半秒,犹豫道:“在这里谈不太合适吧?”
晏礼:“?”
*
时颜现在的感觉就是,特别尴尬。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自从那次见过面,就把晏礼跟某一行挂上了钩,不受控制地老想着。
以至于他说正事,她都觉得他在暗暗指代什么。
这才闹出了刚才那个笑话。
会客室里,徐潮之笑眯眯地给她递了份文件,“我已经跟你们老板讲好了。这是我那几个客户的资料,你先了解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等他们来了我给你电话啊。”
没错,晏礼所说的“生意”,指的就是,让她周末接一份陪同翻译。
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时颜接过文件,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镇定,“好的。”
她压根不敢往晏礼坐的方向看,但有几次余光不小心扫到,发现他在看这边,目光悠长、玩味又戏谑。
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找个地缝钻***算了。
徐潮之这趟过来,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谈完正事也不会立即离开。
他大马金刀地坐在会客室沙发上,跟时颜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聊着,整个人都乐颠颠的,美到冒泡。
朋友们知道他打听到了小***的公司,都在那瞎起哄,说是不是马上得改口叫***了。
但徐潮之对时颜还真没那方面的意思。
女孩子确实长得非常漂亮,不过一看就是宜室宜家的类型,跟他不合适。
来找她,纯粹就是想看看小***。
再进一步的话,交个朋友也成。
让徐潮之意外的是,晏礼居然会答应跟他过来。
一个想法蹭的一下冒出脑袋,让他兴奋不已。
时颜还有工作,不可能半天都陪他们耗在这儿。
等她走了,徐潮之迫不及待问,“阿晏,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小***有点儿意思?”
晏礼没正面回答,轻嗤了声,“你又知道了?”
“装吧你就,”徐潮之一脸了然,随即又摸了摸下巴,沉吟道,“不过,你要是对小***有意思的话,困难还挺多的吧?你爸妈,你叔伯,还有沈思宁那个泼妇,都不会让你想娶谁就娶谁的。”
晏家是什么地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也就是主场不在申城,不然哪有本地几个姓氏耀武扬威的份。
就像这次,晏礼跟晏家闹矛盾,徐潮之当然是义不容辞站在自己哥们这边,但他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晏礼多半还是得乖乖回去结婚,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很现实,但这是圈子里的常态。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注定要放弃许多自由。
既然谈到了这个话题,徐潮之也就顺着多问了一句,“对了阿晏,老爷子退下来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了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晏家?”
气氛安静了一小会儿。
晏礼从沙发上起身,原本有些轻佻勾人的凤眼沉静了一瞬,又带上了平日里一贯的漫不经心,“不回去了啊。”
面对徐潮之惊愕的目光,晏礼也没多解释。
晏家其实,从始至终都不能算他的归处。
*
直到回了办公室,时颜才想起自己忘了问“小骗子”是什么意思。
其实她并不是全程没想起来,只是这三个字怎么听怎么亲近暧|昧,当着第三个人的面,她更加说不出口。
——就这么断断续续地想起,忘记,欲言又止的,最后憋回了办公室。
时颜无奈地想,既然问不出口,就让它烂在肚子里算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没一会儿,晏礼又把她叫了出去。
光线敞亮的通道里,时不时有人走过,偶尔投来打探的目光。
晏礼对这些视线视若无睹,西装革履地站在她对面,“你没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他指的是什么呢。
时颜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摇头。
“是吗,”晏礼目光不偏不倚地看着她,随即话锋一转,“那你骗我干什么,怕我以校友名义缠上你?”
男人这会儿跟她的距离不算近,但压迫感却很重。
细小的风从走廊里吹过,绿色散尾葵的细长叶片相互刮擦,发出很轻很轻的声响。
时颜终于把前因后果联系上了。
小骗子这个称呼,原来是这样来的。
她张了张口,“我没想故意骗你来着,就是……”
太急于解释,时颜连思路都没有理顺就开了口,只***着头皮继续道,“就是当时,我有点紧张……啊,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我紧张之下就说错了。”
“后面也没好意思纠正,只好将错就错了。”
说完后,她内心涌上了类似视死如归的悲壮。
这都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好像见了帅哥就走不动道似的。
心绪起伏了好几轮,一道亮光忽然划过脑海。
这个答案似乎也不算很差劲。
宁可他将她误会成一个花痴,也好过被发现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同情心思。
时颜又说服了自己,定了定神看向对面。
“哦?”晏礼像是认可了这个说法,略一思忖,柔声提议,“那我给你签个名?”
“啊?”时颜慢了半拍,没跟上他的节奏。
“不是说,我长得很好看么?”
时颜愣愣地“噢”了声,随即大概是觉得自己态度过于平淡,又很敬业地补充道,“那真是太好了呀,谢谢你。”
还挺能演。
晏礼看着她欢快的小表情,溢出一声低笑。
时颜回办公室拿便签纸,一路上忍不住皱眉思索,事情怎么往这个地步发展了。
不过,目前看起来,他是相信了她的说法吧。
她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默默地想。
果然人不能说谎,说一个谎,就要硬着头皮拿无数个谎言去圆。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真的蒙混过关。
……
便签纸上,“晏礼”两个字,笔迹如行云流水,迤逦又锋利。
当着他的面,时颜小心地把纸折好,两只手捏着边边,非常虔诚地表达感谢,“我会好好珍藏的。”
晏礼心情挺好似的,懒洋洋地“嗯”了声。
就在时颜以为对话就要这样结束的时候,他忽然又极自然地提起另一茬,“那天在酒吧的事是个误会,我以为那张房卡是你掉的,才会递过来。”
“后面那些话,是在逗你玩。”
时颜动作一顿。
“所以,别想太多,”他轻顿了下,那双好看的凤眼微微一弯,眼梢带上了点儿勾人意味,“我是个正经人,不卖|身的。”

时颜晏礼

以上就是小说意中人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