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糖去冰(沈芙江殊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全糖去冰(沈芙江殊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全糖去冰》免费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沈芙江殊同,全糖去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影帝江殊同和新晋“国民初恋”沈芙公开恋情后,网友对他们相识相恋的过程依旧热议纷纷。终于某日,江殊同在微博正面回应。

小说介绍

《全糖去冰》免费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沈芙江殊同,全糖去冰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影帝江殊同和新晋“国民初恋”沈芙公开恋情后,网友对他们相识相恋的过程依旧热议纷纷。终于某日,江殊同在微博正面回应。

沈芙江殊同小说简介

看到自己形象大损,沈芙气的从客厅追到书房,威逼利诱某人删掉微博。
然而两个小时后,江影帝才再次上线。
他编辑了刚才的微博,把照片替换成了另一张。
这次是个冬日,大雪纷飞,老胡同墙根下,小女孩手里拿着仙女棒,小脸红扑扑的,一笑露出两颗森森的小白牙。
沈芙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在这条微博下回复了一排笑脸。

全糖去冰全文阅读

沈芙心头一颤,手机差点没拿稳。
愣神的间隙,旁边传来脚步声,她没来得及看地图,把枪对准门口就是一阵扫。
耳麦里传来林嘉洛哭笑不得的声音:“是我,你打我干什么。”
沈芙还在尝试一个漂亮的走位,想在江殊同面前展示一下自己不那么菜的一面,闻言手指僵在了屏幕上。
林嘉洛以为她是不懂,解释道:“听见脚步声先看一眼地图,有脚印才是敌人。”
沈芙盘腿坐在床上,抓着被子懊恼的“啊”了一声。
不用想都知道,那人现在一定是在笑她。
太糟糕了!
林嘉洛听乐了,安慰道:“没事,队友的枪打到不会掉血,不过不能用手榴弹,那个能伤队友。”
沈芙偷偷的,又看了一眼观战那栏。
江殊同还在。
她认命的垮下肩膀,翁声道:“我知道了。”
算了,就当不知道他在观战吧。反正观战是听不到语音的,也许他刚才没看屏幕呢?
沈芙很擅长自我安慰,很快就满血复活,跟在林嘉洛后面一路混进了决赛圈。
她趴在一块石头旁边,思索着怎么跟林嘉洛说有事不打了,人家应该也不想带她这个小菜鸟。
出神的这么一会功夫,林嘉竟然已经被淘汰了,他懊恼道:“对面有把狙,你别乱动,绕着石头爬。”
“他在西55方向,你视线再过去一点,看到了没,那颗树后面,开个倍镜看……换个低倍的,你这枪压不住六倍镜,瞄准了打。”
沈芙最害怕的就是这种情况,队友都死了,只剩自己一个,有大佬指挥,但是手不听使唤。
事实上,她现在恨不得对面那位拿狙的大哥早点看到她。
挣扎着扫了几枪,她终于如愿以偿。
回到游戏大厅,沈芙松口气,想好了说辞开溜,却在称呼上犯了难。
叫他什么?嘉洛哥?好像没那么熟。但是直呼其名也不太好。
纠结几秒后,沈芙斟酌着开口:“那个……”
刚说两个字,屏幕右边弹出来一条消息:「今天搬砖了吗」请求加入战队。
沈芙:???
她怎么忘了江殊同还在线!
林嘉洛已经点了同意。
沈芙忽然觉得无法面对,那两人已经聊了起来。
林嘉洛问:“你在南京?”
江殊同懒懒的应了一声,开口的嗓音带了点低哑的魅惑:“打两局吧。”
林嘉洛:“再拉个人,你助理呢?”
“有事出去了。”
“这会好像没人在线。”林嘉洛说,“匹配个路人?”
匹配路人?沈芙被惊到,按照他们两个的国民度,一开口就会被认出来吧?
要是被人录屏,那明天的热搜头条恐怕就是:江殊同林嘉洛打破不和谣言,组队带妹吃鸡。
前半句是没什么问题,顶多娱乐圈震一震,但是后面六个字的信息量大概能炸掉微博服务器。
沈芙忍不住开口:“不怕被认出来吗?”
“那就打死不承认么。”林嘉洛答的顺溜。
沈芙:“……?”
您当粉丝都是吃素的吗?
沈芙终于找到了完美的理由:“那个,我正好还有事,要不你们两个双排?”
“听他瞎扯。”江殊同终于开口,“林嘉洛你把自动匹配关掉,直接开吧。”
这个游戏的组队模式只有单人、双人和四人三种,关掉自动匹配队友,可以双人四排或者三人四排。
匹配路人这种话林嘉洛当然也是开玩笑的,没想到小姑娘当真了。
他换了正经的语调问:“还不知道你妹妹叫什么。”
江殊同:“沈芙。”
林嘉洛顺着问:“清水芙蓉的芙吗?”
“不是。”沈芙插话,有点固执的解释:“是泡芙的芙。”
对人介绍的自己的时候她一般都这样说,虽然她相信沈父沈母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是存着“清水芙蓉遗世独立”这样的美好祝愿。
但她自认是个俗人,没那股子气质,更适合待在洒满阳光的橱窗里,舒***服的睡个大懒觉。
林嘉洛的神经有点错乱,“这难道不是一个字吗?”
江殊同笑了一下,“她这么说你就这么听吧。”
这丫头的确更像泡芙,印象里又甜又软又乖,但最近见两次,又好像不一样起来。
或许是,长大了。
林嘉洛也不纠结这个,他用长辈的口吻问:“在哪工作呢?”
江殊同也不清楚,只知道之前在一个小杂志社,年前倒闭了。
沈芙自己答:“编剧工作室。”
林嘉洛有点意外:“学的什么专业?”
沈芙:“戏剧学。”
“哪个工作室?”这句是江殊同问的。
沈芙默了两秒,“徐清让老师的。”
林嘉洛听明白了,忍不住挑刺道:“江殊同你这哥哥这么当的,人在哪工作都不知道。”
江殊同没理他,压稳枪扫了对面两个人,继续问:“今晚和你吃饭那个是徐子骞?”
沈芙:“嗯。”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犯了错被盘问的错觉。
江殊同了然,徐子骞他合作过,今天的照片没看清脸,但身影有点眼熟。
林嘉洛“啧”了一声,“江殊同,我刚问过,人都二十二了,你管那么宽。”
江殊同听烦了,终于回他一句:“你话怎么那么多。”
“……”
行吧。林嘉洛安静了三秒,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徐子骞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徐清让的儿子。”江殊同回。
“我想起来了。”林嘉洛恍然:“去年拿了最佳编剧奖的那个是吧?好像挺年轻的。周南老师上次提起来,还说……”
江殊同打断他:“你西南方向那个房子里有人。”
“啊?”林嘉洛聊的入神,一下有点摸不到方向,“我没看到啊?”
江殊同“嗯”了一声,轻飘飘道:“你看到应该也来不及了。”
他话音刚落,林嘉洛就被人几枪淘汰出局了。
林嘉洛:“……#%*&#”
队伍里只要有人存活,玩家淘汰后还可以切到队友的视角继续关战。
林嘉洛先切到了江殊同的视角。
江殊同在二楼窗口,已经瞄准了对面房子里的人。
林嘉洛不淡定了,嚷道:“就是他!就是他!刚打我的那个!”
江殊同:“你吵不吵。”
他利落的开了枪,但只把人***,没补死。
游戏规则,有队友存活的情况下,玩家倒地后不会立即死亡,规定时间内有队友赶到营救就可以重新返回战斗。
一般来说,把人击倒后没有立即补死,就是为了等待他的队友一网打尽。
但眼前这个人,显然是落单的。
“不是。”林嘉洛不解:“你还留着干什么?他没队友吧。”
江殊同已经懒得理他,淡声道:“芙丫头。”
沈芙这会躲在一座小房子里,周围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听得她头皮发麻。
好在这座房子只有一个入口,她把枪口对准那里,准备一有动静就开枪,这样占领了先机,活下来的几率会大一点。
冷不丁在耳麦里听到自己名字,她“啊?”了一声,“要走了吗?”
“没。”江殊同说,“过来补两枪,捡个人头。”
林嘉洛:?
他没听错吧?
江殊同平时打游戏什么样他是知道的,干净利落六亲不认,现在居然有耐心照顾队友的人头数?
还是说江殊同私下里其实是个妹控?
沈芙也有点发愣,这位爷今天心情这么好?
等半天,没听到动静,林嘉洛又切到沈芙视角,看完想笑又生生忍住:“江殊同,你妹妹蹲在房子里不敢动呢。”
沈芙从这句话听出了点嘲笑的意味,自尊心作祟,她推门跑出去了。
外头是条马路,旁边有人。
沈芙早有准备,拿着枪乱扫一通把人放倒了,还没来得及高兴,对面围墙边又跑出两个人,应该是她***那个人的队友。
沈芙吓一跳,原路退回房子里关上门,紧张的瞄着门口,慌忙之中大喊:“江殊同!”
她话音刚落,外头想起一阵枪声。
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门从外面被打开,沈芙下意识瞄准,耳麦里传来江殊同带点懒散的声音:“好好叫人。”
沈芙的手指僵住。
虽然隔着屏幕,但她能想象到江殊同说这句话时候的样子,大概是半侧着身靠在沙发上,长腿大咧咧往前伸,眼皮子懒散耷拉着,睫毛在眼睑投下一块扇形的阴影……
不知道为什么,耳根开始发烫。
林嘉洛“诶”了声,打破这段平静:“江殊同你那么凶干什么?”
沈芙默了默,决定继续装死。
……
退出游戏,徐清让那边发了微信过来,让明晚跟着去一趟饭局。
不正式,带你见几个人。他这样说。
沈芙应了一句,倒没多放在心上,像她这样的无名小卒,在那种场合估计也不会有人关心。
次日傍晚。
沈芙打车到了地方,她今天穿了件浅粉色的毛织套头衫,搭配蓝色褶摆裙,头发简单的束成了马尾。
跟着侍应生一路到了包间,隔很远就听到里头传出来谈笑声,人应该不少。
沈芙到这时候才紧张起来,推开门,绕过屏风,她走到徐清让那,抬头叫人,“老……”
余光扫到一旁的人影,剩下那个字又生生卡住。
江殊同就坐在徐清让斜对面,他穿了一件纯色衬衫,单手搭在沙发侧,袖口处松松挽起。
这会侧着头,像是在听旁边人说话,眼神却不偏不倚的落过来。
他怎么在?
那表情实在有些可爱,江殊同笑了一下。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演唱会,不忙的时候,他也很少去饭局。今天是难得赴约。
沈芙很快反应过来,收回视线,对徐清让道:“老师。”
这么点小插曲众人只当是小女生看见明星比较激动,没觉得奇怪。
徐清让笑呵呵的介绍:“这是我新收一学生。”
有人问:“多大了?”
“刚毕业。”徐清让谦虚道:“还缺点历练,不成气候。”
说着帮沈芙介绍了几个在场的导演和编剧,都是圈里知名的大腕,沈芙乖巧的叫了人。
身后,他清润的嗓音若有似无的传过来,里头带着一种不远不近的疏离感。
徐清让又指了指江殊同,“这位你应该知道。”
想不知道都难。沈芙腹诽了一句,抬头对上江殊同似笑非笑的视线。
她立马垂下眸,斟酌着道:“江、江老师。”
很轻,但莫名的,带着郑重。
那一刻,他是演员,她是编剧,时隔多年,他们终于又一次,有了共同的生活圈。
其实很久之后,沈芙思考过,自己为什么放弃已经小有成就的漫画事业,打破原本平静的生活,回到编剧领域重新开始。
或者,答案只有一个。
但当时的她,并不敢承认。

全糖去冰免费阅读

那之后,沈芙在家里窝了四天。
她忙着改剧本,大部分时候都断网,没上游戏也没看其他通知。
一晃眼到了周六。
沈芙前一晚总算改完了前十集的剧本,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刷牙的时候才猛然想起今天要和月月她们出去吃饭。
匆忙洗完脸,她一边抹***液一边冲回房间去看手机。
沈母在后头喊:“跑慢点,着急忙慌的干什么?”
微信群里已经热闹了很久,月月和林妍在路上,正商量中午吃什么。
沈芙冒了个泡,表示自己快要出发了。
还好昨晚洗了头,不至于不能出门。沈芙简单涂了防晒霜,随手拿了不会出错的卫衣和牛仔裤换上,往兜里揣了手机。
一切准备就绪,总用时十五分钟。她站原地舒了口气,拿上钥匙往门口走。
“要出去?”沈母问。
“和同事吃饭。”沈芙边换鞋边说,“晚上应该也不回来。”
沈母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偏过头挥了挥手,“快走快走。”
沈芙一脚踏出了门,又抱着点希望回头:“你不送送我?”
沈母头都没抬,“车钥匙在那,要开开你爸那辆。”
沈芙:“……”
她是一路小跑着去的地铁站,运气好刚巧挤上一班,戴了耳机靠在门口听音乐。
半路徐清让回了微信过来:【前十集先这样。】
终于、通过了!
徐清让为人随和,但是对剧本的严苛程度却令人发指,有时候一个镜头要改上十几次。
要不是顾忌这是地铁上,沈芙很想大叫一声。
耳机里在放江殊同的《夙愿》,是他刚出道时候第一首火的单曲,嗓音和唱功都比现在青涩很多,但时至今日,沈芙最喜欢的也还是这首。
至于为什么,她说不上来。
也许是那里头的旋律太过平静,总让人想起幼时在胡同里的那段日子。
沈芙好心情的跟着哼了两句,地铁很快到站。
月月她们坐在星巴克,沈芙找过去,几人还在讨论等会去哪吃饭。
沈芙是个比较宅的人,对吃喝玩乐这样的事没什么研究,举手表示她都可以。
林妍道:“附近新开了一家日料店,他们家的鳗鱼特别好吃,要不要去看看?”
沈芙想起沈母的嘱咐,忙道:“我请客吧。”
“那怎么行。”月月说,“你才刚毕业半年,哪来什么积蓄,还是留着钱好好打扮自己。不然你这一脸学生气,以后出去指不定被怎么欺负。”
沈芙摸了摸自己的脸,“学生气?”
“对啊。”林妍接话,“你看你这身打扮,卫衣长裤小白鞋,一张脸清水芙蓉似的,嫩的我都想掐一把,不欺负你欺负谁。”
沈芙:“……”
是、这样吗?
沈芙悄悄从手机屏幕里打量自己,脑海里响起江殊同的那句:作业写完没?
明明听着是十足十的调侃,偏偏脸上的表情又不是那么回事,好像真的只是随口一问。
“要不我们吃完饭再去逛个街。”月月提议。
“好啊。”林妍说,“我正好想去买条裙子,过两天同学聚会。”
“阿芙。”月月推了推明显在发怔的沈芙,“想什么呢?”
沈芙晃了晃稳住身形,“没。”
“有心事哦。”月月挽住沈芙胳膊,试图从她脸上发现一点什么,“是不是想男朋友呢?”
沈芙:“不是,我没……”
“哦,不对。”月月打断她,“忘了你没有男朋友。”
“……”
“阿芙。”月月话锋一转:“你觉得徐师兄怎么样?”
“哪个……”沈芙没跟上思路,说了两个字反应过来她说的徐子骞,奇怪道:“什么怎么样?”
“好看吗?”
沈芙认真回想了一下,“还行吧。”
“这都只是还行?”月月夸张的睁大眼睛,“他可是我们编剧界公认的男神诶,年轻帅气温柔多金有能力。还是说……你不喜欢这款?”
沈芙摇头,“不知道。”
月月狐疑道:“你不会没谈过吧?”
沈芙诚实的点了点头。以前上学的时候不是没人追,但是她除了上课,还得画画写剧本,压根没时间谈。
“不应该啊。”月月上下打量着沈芙,满脸的不可置信,“你长这样,追你的人肯定不少。是不是眼光太高?”
沈芙迟疑着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吧,只是没时间又没动心。懒得谈。
“没事。”月月大手一挥,“学校里那些小男生谈着是没什么好,改天帮你介绍几个。”
“呃...真的不用的。”
……
林妍说的那家日料店虽然是新开的,但是很受欢迎,远远的就看见门口排了很长的队,最后几人临时决定去吃海底捞。
沈芙不吃辣,她们点了四宫格。
“阿芙你一点都吃不了辣吗?”月月问。
沈芙点了点头,“我们家都不吃辣。”
“江殊同也是诶。”月月自然而然说到了自己的偶像,“他好像也是一点都吃不了。”
“是吗?”沈芙狐疑。
“他采访时候说的。”月月感慨着捏沈芙的脸,“怪不得你们皮肤都这么好。”
沈芙往嘴里塞了快牛肉,心道这人还真是睁眼说瞎话,明明很喜欢也能吃辣,只是为了保护嗓子,现在不太碰而已。
话题到了这,绕不开明星。
林妍道:“你们看最近那部《大宋风云》了吗?我这两天天天追。”
“看了。”宋瑶接话,“林嘉洛的古装真是一绝。”
“可惜江殊同不太接古装。”月月遗憾道:“他那部《桃花坞》,我刷了上百遍。”
《桃花坞》是江殊同至今为止唯一的一部古装电影,当时还是新人的江殊同凭借这部电影一举斩获了三金,成为华人电影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林妍异想天开道:“要是江殊同和林嘉洛合作一次……”
“不可能。”月月想都不想,“他们两个私下好像没什么交集。”
沈芙咬着筷子,纠结的扯了扯嘴角,默默的低头吃菜。
“再说。”月月又道:“就算真有好剧本,谁当配角啊?”
这倒是有点道理。沈芙点了点头,江殊同和林嘉洛这些年一个演电影,一个拍电视上综艺,论咖位,林嘉洛肯定不如江殊同,但也不可能给他做配角。
除非林嘉洛疯了。
月月转头又提到了别人:“我觉得周时宴也不错。”
“哪个周时宴啊?”
“就《大宋风云》里那个三皇子。”月月满脸兴奋:“我宣布他现在已经是我墙头了。”
……
一顿饭在这样热络的聊天中度过,沈芙其实不是自来熟的人,大部分时候听月月她们聊天,偶尔搭两句话。
下午逛街,沈芙在三人的怂恿下试了条黑色的吊带裙,是某品牌今年的新款,简约大方的款式,只收腰的地方配了一条皮带,很衬身材。
但实在是有些短,沈芙扯了扯***,忐忑着走出试衣间。
“天呐,阿芙。”月月夸张的迎上来,“我说的没错吧,你穿上这条裙子,绝对是男神收割机。”
导购小姐笑眯眯的:“这是我们品牌设计师新出的系列,店里只剩下最后一条了。”
不得不说,这条裙子的设计很苛刻,但在沈芙身上却意外的合身,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恰到好处的修饰了身形,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林妍从旁边拎了双高跟鞋,让沈芙换上后推着她去试衣镜前。
镜子里的女孩身量纤细,腰肢盈盈一握,人不高,腿却又直又长,踩着细高跟,气质一下凸显出来。
沈芙穿衣服一向舒适为主,偏爱清新可爱点的风格,一下看到这样的自己也有点恍惚。
“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月月凑过来,摸着下巴道:“不行,我得好好想想,给你介绍什么样的男朋友。”
沈芙哭笑不得,在心里肉疼了一下价格,还是侧头对导购小姐道:“帮我包起来吧。”
逛完街,到家已经是九点出头。
沈母见她拎了大包小包的回来,问:“买的什么?”
沈芙累的不行,把东西扔下,整个人没什么形象的瘫到沙发上,言简意赅的答:“衣服。”
沈母扫了眼那几个牌子,意外女儿这次竟然自己买了裙子。她来了点兴趣,催促道:“换上我看看。”
“妈。”沈芙不愿意睁眼,“我累了。”
“出息。”沈母嗔怪一声,把几个袋子都翻了一遍,语带欣慰:“这才对。你这样年纪的女孩,就该好好打扮,有空就出去逛街旅游,周末找喜欢的男孩子约会。”
“妈。”沈芙打断她,“哪来什么喜欢的男孩子。”
“总会有的。”沈母说,“再说喜不喜欢也没那么重要,趁年轻多认识几个,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什么样的适合自己。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现在无所谓,以后结了婚有你后悔的。”
沈芙笑嘻嘻的:“嫁给我爸,你后悔啦?”
沈母白她一眼,“后悔死了。”
沈母说完出去了,沈芙对着镜子出了会神。好像,真的是一下子就长大了。
时间是一股莫之能御的洪流,它裹挟着年轻的生命一路向前,凡人无力抵抗。
沈芙晃了晃脑袋,甩掉突如其来的伤感,对着书房喊:“爸,我妈说后悔嫁给你。”
说完不等沈母算账,跳起来就冲回了房间,一头又倒在床上。
手机震动起来,有电话。
沈芙盯着天花板看了三秒,翻身去摸手机,来电显示是表嫂。
沈芙滑了接听:“喂,彤彤姐。”
表嫂一向很懂她,笑道:“芙丫头,最近在写稿吗?”
“今天没,出去逛街了。”沈芙在床上打了个滚,声音蔫蔫的:“累。”
余彤笑道:“听你哥说最近上班了?”
“周一要去工作室。”沈芙说,“平时不坐班。”
“那明天有空吗?回趟老胡同。朋友送了两箱阳澄湖大闸蟹,晚上留外婆那吃饭。”
沈芙很喜欢吃螃蟹和海鲜,应的飞快。
-
那晚破天荒下起了雪,早上起来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看时间才八点不到。
沈芙难得起这么早,沈母都吓了一跳:“要出门?”
沈芙刷着牙,含糊不清的:“表嫂喊我吃螃蟹,还让我问你们有没有空。”
“我今天约了人。”沈母穿戴好,拿上车钥匙,出门前叮嘱:“螃蟹性寒,你胃不好少吃点。”
没等沈芙应,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沈芙溜达着去厨房找了点面包垫肚子,一边吃一边去书房打印剧本。
相比电脑或者iPad,修改剧本的时候她更喜欢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做一些批注。
看着时间差不多,沈芙收拾东西出门。
这会雪还没停,胡同里很静,鞋底踩在路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屋顶和院墙上铺着绒毯般的白雪,放眼望过去白茫茫的一片。
沈芙今天穿了件应景的白色大棉服,头上戴了顶红色的针织帽,配上一条红围巾。这些还是去年圣诞节那会买的,后来扔衣柜里忘了个干净,今天才找出来。
她走的慢,时不时抓两把雪在手里玩。
路过程奶奶家,门口停了辆加长型的迈巴赫,里头下来个司机模样的人,穿着西装,很恭敬的打开后座。
江屿行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在打电话,和江殊同相似的眉眼透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和久居高位者的威严。
他先认出的沈芙,收了手机,笑道:“芙丫头,长这么高了。”
沈芙走近了,有点惊讶:“江叔叔?”
江屿行点点头,“来外婆家玩?”
“对,表哥他们也在。”沈芙说着往程家大门里一眼,没多停留:“那我先走了江叔叔。”
江屿行是程家的女婿,但只是曾经的。
江殊同的妈妈叫程清韵,人如其名,是个才女,琴棋书画养养精通,年轻的时候追求者无数,最后却嫁给了当时还是一个银行小职员的江屿行。
程清韵是个再温婉不过的人,只想求个安稳的日子,三餐四季,细水长流的过下去。
但江屿行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为了妻儿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他选择下海创业。
程清韵当然不同意,受不了无休止的应酬和鸡飞狗跳的生活,她带着儿子住回了娘家。
一开始的时候,这样的分居生活反而缓和了这段婚姻,日子平静了几年,转折发生在江殊同十来岁的时候。
程爷爷突发脑溢血,当时是晚上,下着大雪,那个年代交通不便,程清韵拼了命的打丈夫的电话,但江屿行人在饭局,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
谁也不知道如果江屿行及时赶到,程爷爷能不能挺过那一关,但这样的事没有如果。
程爷爷的死成了压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程清韵坚持离婚,甚至不惜闹到了法院。
这些年江屿行一直在试图修复这段婚姻,连程奶奶都劝女儿再试试,但程清韵就是梗着脖子不肯点头。
沈芙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到了门口。
外婆在院子里扫雪,见了她远远的喊囡囡。
沈芙蹦过去,“表哥她们呢?”
“厨房呢,跑慢点。”外婆生怕她摔了。
沈芙走出一段又折回来,斟酌道:“外婆,我刚看见江叔叔了。”
外婆没什么意外的样子,“今天你程爷爷忌日。”
说着摇头,“清韵那孩子也是,这次跑到了云南,昨晚上才赶回来。”
程清韵这些年一直天南海北的旅游,一开始只是不想见江屿行,后来是真的乐在其中,一年到头不见回来几次。
沈芙恍然,不知道今天江殊同在不在。
厨房里,表哥表嫂正忙得热火朝天,沈芙试图搭把手,被谈遇挥着手往外赶:“快别添乱,一个就够了,又来一个。”
沈芙把这话自动理解为:不要打扰我们的厨房二人世界。
她很自觉的退了出去,到了门外还听到表嫂威风赫赫的声音:“我添乱?你刚是说我添乱吧?”
接着是表哥哭笑不得的求饶声:“没。不是……轻点。”
沈芙忍不住笑起来,表哥表嫂自幼相识,腻歪起来真是叫人受不了,大概也就是青梅竹马,才能有这样好的感情吧。
她从包里拿出剧本,搬了张小板凳坐在东厢门口,咬着笔思考了一会,埋头写起来。
这会没什么风,雪花从低矮的屋檐缓缓垂落,天地间一片素净。
女孩乖顺的坐在廊下,一身白衣融进雪幕里,黑发柔顺的垂在肩头,歪着头写写停停,头上戴着顶红帽子,远远看像个易碎的雪娃娃。
江殊同在几米开外的地方顿了两秒才走过去,小丫头想的入神,一点没发觉。
他盯着帽子尖看了一会,微微弯腰,伸手抽走了沈芙膝头的那沓A4纸。
沈芙茫然的抬头,看清来人后下意识去抢。
江殊同侧了下身,手举过头顶。
沈芙蹦了两下,够不到。
江殊同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剧本杀手”,她这种水平的剧本被他看了,肯定会被批的体无完肤。
沈芙急的跺脚:“你还我。”
江殊同垂眸静静的看着沈芙蹦跶,本来只是逗一下她,没想小丫头这么激动。
沈芙觉得这样有点自取其辱,索性也不挣扎了,重新坐了回去,气呼呼的瞪他一眼。
长得高了不起啊。
这人从小拿身高欺负人,沈芙至今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跨年,她兴冲冲的拿着糖去找他。
他当时在打游戏,十指在键盘上按得飞快,看着屏幕头也不回的来了一句:“腿长的才叫跨年。”
说着侧头瞥了她一眼,“你这叫蹦年。”
沈芙那会还小,堪堪从桌边露出半个头,还扒着桌沿傻傻的问:“什么意思啊。”
他笑起来,“叫声哥哥就告诉你。”
她当时,应该是真的叫了。
……
沈芙越想越气,索性撇过头去。
看她这样江殊同笑了,他还真来点兴致,翻到扉页,上头写着:《风华》电视剧本。
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沈芙绝望的闭了闭眼,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抬脚就准备溜。
没两步,手腕被人拉住。
江殊同把纸递过来,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好了,还给你。”
沈芙抬头看了一眼,确认他不是在耍人,一把接过抱在了怀里,没说话。
江殊同摸了摸鼻子,今天脾气这么大?
谈遇听见动静从厨房里过来,沈芙刚想告状,就听他指了指江殊同道:“芙丫头,你不是要他演唱会门票吗,人在这,你多宰两张。”
江殊同挑了下眉,目光带了点玩味的,又缓缓落回到沈芙身上。
沈芙:“……#*&*#”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全糖去冰沈芙江殊同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