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要登基(苏眉吴文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公主要登基(苏眉吴文定)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苏眉吴文定的言情小说《公主要登基》独家上线,是作者大神落藤紫的经典著作之一,全文讲述了:苏眉是在所有的期盼中出生的,因为她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当然备受宠爱,这也让苏眉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娇宠着的。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眉吴文定的言情小说《公主要登基》独家上线,是作者大神落藤紫的经典著作之一,全文讲述了:苏眉是在所有的期盼中出生的,因为她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当然备受宠爱,这也让苏眉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娇宠着的。然而这个女子天命不凡,当她的国家经历磨难的时候,她没有顺从父皇的意愿去和亲,反而自己要登基,利用一腔所学,政治国家,扭转如今的战局。这在旁人哪里就是一个笑话,哪有女子称帝的道理?结果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小说简介

鞠场比试大获全胜,苏眉赢了彩头心情大好,又拉着李解去喝酒,直闹到半夜三更才回宫。刚到宫门口,苏眉还在说笑,宫女黛黛便冲上来打手势道:“听说下午永定王妃和定国公夫人进宫告状,说您打了小王爷,就连陛下也知道了。”

公主要登基全文阅读

“嘘,公主,陛下和娘娘来了。”
鞠场比试大获全胜,苏眉赢了彩头心情大好,又拉着李解去喝酒,直闹到半夜三更才回宫。刚到宫门口,苏眉还在说笑,宫女黛黛便冲上来打手势道:“听说下午永定王妃和定国公夫人进宫告状,说您打了小王爷,就连陛下也知道了。”
苏眉哼了一声,不屑道:“多大的人了,还玩回家告状的把戏,丢人现眼。”她看着李解:“你别***了,免得父皇拿我没办法,就拿你开刀。人是我踢下马的,跟你没关系。”
李解知道陛下十分宠爱公主,不管她闯了什么祸都不舍得重罚,顶多就是骂一句,便点头道:“好,那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我明天晚点再来找你。”
他正要走,苏眉又想起什么叫道:“等等,李解哥哥,差点忘了,这个给你的。”她将赢来的曾国宝剑递给李解,笑眯眯道:“我早就看中这把剑了,觉得很配你,所以才想赢回来的。”
李解心中一暖,接过宝剑道:“是给我的?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就不是惊喜了,拿着吧,以后每天我都要你带着它。”苏眉转身蹦蹦跳跳进宫去了,李解望着她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走进凤仪宫主殿芳华殿,成宪帝与皇后已经等候多时了。苏眉先吐了吐舌头,上去行礼道:“儿臣拜见父皇母后,父皇,您身体不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歇息?”
成宪帝板着脸哼道:“歇息?没被你气死就不错了。说,为什么要打人?女孩家的,成天被人到宫里告状,成何体统?”
苏眉嘟嘴:“又是谁跑到父皇面前嚼舌根了?我没打人,谁叫那苏泊苏淮身娇体弱,自己摔下马的,关我什么事?”
“你还嘴硬,身为女儿家,跑去鞠场跟男人一起比赛,不觉得丢人啊?宗室里那么多姐妹,为什么不去和她们玩,非要去招惹堂兄?”
“女儿怎么了?太后娘娘说了,女儿当自强,我哪点比不上那几个草包?”苏眉还在犟嘴,成宪帝听她提起太后,脸色顿了顿,皇后忙起身劝道:“哎呀,你们爷俩就别吵了。不过是小孩子打闹,又没出什么大事,磕破点皮罢了。臣妾已经安抚了永定王妃和定国夫人,派了太医去给小王爷治伤,陛下就别责怪眉儿了。”
成宪帝叹气:“这孩子就是被你惯的,一点没女儿家样,将来嫁人后驸马受不了可怎么办?”
皇后还没说话,苏眉是个没心没肺的,抢着说道:“他敢,嫁人了我也这样,他敢嫌弃我,我就休了他。”
一句话说完,见父皇母后都盯着自己,守在门口的宫女太监忍不住要笑起来,她这才反应过来,脸色一红,跺脚跑了。成宪帝指着她背影,呕笑道:“哈哈哈,这丫头,这丫头可怎么得了?朕何时说过要召李解为驸马了?她这是自己认定了?”
皇后抿嘴偷笑:“李解从小就被陛下召进宫,和眉儿一起长大。臣妾想不用陛下下旨,这两人也已经看对眼了。”
成宪帝大笑:“看对眼了好啊,朕就是想让他们看对眼。李解是将军府唯一的儿子,能够召他为驸马,好哇。”
苏眉一路小跑来到太后沈氏居住的长庆宫,因为成宪帝病弱,皇后为了方便照顾,从小便将苏眉托付给了太后,因此苏眉最是亲近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祖母,一年中倒有十个月都住在长庆宫。太后每天起很早,苏眉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妆台前梳妆,苏眉便笑嘻嘻上来侍候。太后看也不看她一眼,嗤笑道:“今天这么乖,是在外面又闯祸了?”
苏眉小声道:“哪有闯祸,就是、就是不小心在鞠场上赢了三个草包,被他们的娘进宫告状了。”
“三个草包?”太后略想了想:“哦,就是靖国王府、永定王府以及定国公府的三位小王爷吧?多大的人了,磕破点皮,也值得找爹娘进宫告状,这些个宗室子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苏眉连连点头:“就是就是,丢人现眼。”
太后起身挽着苏眉手走到前面去,宫女已经将早点端上来,不过一些清粥小菜,见苏眉有些困意,她关心道:“你这丫头肯定一夜没睡吧?吃点东西再去补觉。”
“嗯。”苏眉一点没有身为公主的矜持,她三口两口扒完饭,打着哈欠道:“还真累了,太后,眉儿吃完先告退了。”
“去吧。”太后慢条斯理吃着菜,等她走了,才忍不住笑起来:“这丫头,怕是永远学不会当淑女了。皇帝皇后惯着,我也惯着,自小不爱女红爱武功,惯得她变成了假小子。”
德安在旁边也笑:“大皇子自幼随国师去了山上习武,学习练兵之法。这一去就是十年,宫里只有公主一个孩子,自然娇惯些。”
太后没有说话,许久,她叹气道:“皇帝向来重文轻武,竟然舍得将唯一的儿子送出去习武,也真是狠心了。”
德安不接话,这个秘密成宪帝自认为瞒得很好,但太后是经历过朝政更迭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想在她眼皮底下搞事情只怕很难。苏眉回到寝宫后,便由自己贴身宫女黛黛服侍着洗澡睡下了。迷迷糊糊中,她听见外面几个宫女窃窃私语的声音。
“真的吗,真的要打战了?你从哪听到的消息?”
“我干娘在勤政殿负责茶水,是她告诉我的。陛下这几日每天都跟大人们商议到很晚,听说申国军队已经集结,快要打过边境太平县了。”
“啊?这怎么办?我家就是太平县的,也不知道爹娘现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年没打战了,怎么突然又打起来了?”
打战?苏眉猛然睁眼,整个人一时都清醒过来。黛黛见她被吵醒,出去呵斥了一通,回来劝道:“公主,别听她们嚼舌根,你一夜没睡,快歇会吧。”
真要打战了?苏眉睡意全无,一骨碌起身穿戴整齐,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公主要登基免费阅读

李解哥哥,快来啊,我们一起赢了他们。”
击鞠场上围观人群很多,一名少女拉着一个青年男子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才挤到最前面,指着场上比赛的两队人马道:“今天的彩头是曾国进贡的宝剑,我向父皇讨要,父皇都不给,哼,我要自己赢回来。”
夏国流行击鞠游戏,皇族贵戚之间经常进行比赛,成宪皇帝登基前也曾是击鞠场上的常客,虽然如今因为身份原因不再来,但却经常赐下彩头,以示与民同乐之意。这座皇家鞠场直接由内府掌管,听到少女说话,内大臣张忠急忙上来行礼:“微臣参见公主、李少将军。公主,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少女苏如眉,正是夏国成宪皇帝最最宠爱的安定公主,而她拉来的那名青年男子,则是大将军李胥之子李解。李氏世代深受皇恩,李解更是自幼就被召入宫廷,有传说他是安定公主未来的驸马。李解为人谦和,先冲张忠还了一礼,方笑道:“张大人,公主想要下场比赛,你去安排一下吧。”
张忠呵呵笑道:“公主也要玩?那好,微臣这就去安排,请公主稍等。”
他转身赶着去张罗,安定公主不满,嘟嘴道:“哎,有什么好安排的,直接上场不就完了吗,这些个老大人真是麻烦。”
李解笑道:“张大人也是为你安全着想,你是公主,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与你同场比赛的,这是皇家规矩。如眉,这边太阳大,我们去那边坐着等吧。”
“我叫苏眉,不许叫我如眉,俗气死了。”因为嫌弃如字俗气,平常女儿家都有,安定公主自十六岁起,便自作主张将自己名字中的“如”字去掉,改叫了苏眉。李解从小叫惯了总是改不过来,摇头无奈道:“好,是我叫错了。真是的,如眉叫了这么多年,难道让我同陛下娘娘一样叫你眉儿?”
“有什么不行?以后你就叫我眉儿。”苏眉是个坐不住的,看着被供奉在台上的曾国宝剑,她按捺不住喜欢道:“听说这把剑是前朝珍品,可惜父皇不是武将不识宝贝,竟然拿出来当作了鞠场彩头,真是暴殄天物。”
李解忙拦住她道:“行了吧,别仗着陛下宠爱就口无遮拦。你这性子,以后没人纵容你了可怎么办?”
“哼,我可是公主,谁敢不顺着我?”苏眉白了他一眼,他却不看她,冲着远处努嘴道:“人来了,这次怎么捉弄?”
苏眉回头,看见几个衣饰华丽的贵公子朝自己走来,便笑道:“上次一起划船,他们不小心掉进了护城河里,你被大将军罚跪的事忘了?还敢捉弄?”
李解嘴角含笑:“没事,礼尚往来嘛,有公主罩着我,不怕。”
说话间对面那几个人已经走来,他们都是宗室子弟,按辈分算是苏眉的堂兄,却从小就互不对付,每次见面总要捉弄对方。见苏眉一身短打,头发也梳了个男孩样式,永定王府的小王爷苏泊翻了个白眼,嘲笑道:“公主,鞠场可不是女儿家该来的地方,大家都忙,没人陪你玩。”
苏眉哼了一声:“是吗?不过有些连女人都打不过的废物,更不该来鞠场丢人现眼吧?”
定国公府的二公子苏淮长得不错,自诩是翩翩公子,举世无双,摇着折扇鄙视不已:“女儿家整天舞刀弄枪,有失体统。”
苏眉瞪他一眼:“那也好过有些人男生女相,还总是出来恶心人强。”
“你……”苏淮气极,已经继承靖国王府爵位的苏泽到底年长些,忙拉着两个堂弟劝道:“泊弟淮弟,不用做无谓口舌之争。祖宗规矩,鞠场无大小,我们就跟安定公主比试比试,叫她知道厉害。”
“好,我正有此意,打不过可不许哭鼻子,回家告状。”
李解不知道何时去拉了张忠大人过来,听闻这几位要组队上场比试,张忠脸都绿了。他谁都不能得罪,只得赔笑道:“既然公主和三位小王爷有兴致,那微臣就去安排了。”
他是内府臣子,专门侍候皇室与宗亲的,自然对这几位的闯祸能力心知肚明。一边心里祈祷着别在鞠场打起来,一边唉声叹气走了。
苏眉自小不爱红装爱武装,她是唯一的女儿,成宪帝虽然不喜,但也还是请了武术师傅教导,又召了出身将军府的李解入宫陪练,由着苏眉慢慢变成了假小子。她天赋极好,骑马射箭都不在话下,上了鞠场和李解合作默契,很快就率先进了一球。苏淮瞧准时机来抢李解,李解武将世家出身,手上的力量岂是他这娇生惯养的小王爷能比的?见他差点跌下马去,李解又虚扶了他一把,含笑道:“定国二公子,想是昨晚洞房累着了,骑马都骑不稳了吗?”
苏淮天性风流,府中姬妾无数,所以外界戏称他夜夜当新郎入洞房。他脸色一沉,怒道:“谁要你扶我?滚开。”
“哦,微臣多管闲事了,二公子恕罪。”李解转身策马离开,也不知是不是他捣鬼,苏淮“啊”的一声摔下马去,引以为傲的脸在石头上磕破了皮。这下他再也不装斯文了,破口大骂:“李解,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你敢算计本公子,我和你没完。”
摔下马就意味着淘汰,苏淮受伤,随身內侍忙着将他扶走,李解一脸无辜回到苏眉身边,耸肩道:“学艺不精,自己摔下马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苏眉忍俊不禁:“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想摔他很久了吧?开心了?”
李解连连摇头:“我没有,你别胡说,小心被人听见去陛下面前告状。”
“放心,有本公主罩着你,不用怕。”苏眉哈哈笑着,对面苏泽苏泊又来了,两人立刻展开了战斗模式。鞠场上的比试还在继续,张忠眼睛都不敢眨,生怕这几位公主王爷受伤。幸好刚才苏淮只是脸上磕破点皮,就这自己还得去定国公府赔罪呢,要是再摔断个胳膊腿的,那真是没活路了。

小编点评

公主要登基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