潋滟方好(谢博衍楚连翘)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潋滟方好(谢博衍楚连翘)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谢博衍楚连翘小说《潋滟方好》特别推荐。为您提供潋滟方好全文免费阅读:她告诉已经动心的自己,他们绝无可能。直到后来被他强势地摁在墙上时,楚连翘才发现,她心中高悬着的那轮月亮,已经奔她而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谢博衍楚连翘小说《潋滟方好》特别推荐。为您提供潋滟方好全文免费阅读:她告诉已经动心的自己,他们绝无可能。直到后来被他强势地摁在墙上时,楚连翘才发现,她心中高悬着的那轮月亮,已经奔她而来。

小说简介

楚连翘第一次见到谢博衍的时候,他是年轻有为的少将军。对这温柔俊秀的少年,她心生好感。可惜直到离别时也只知他姓谢,其他一概不知。第二次见到谢博衍的时候,他是名动京城的翩翩少年郎,是京中女子的梦中***。于是她告诉已经动心的自己,他们绝无可能。直到后来被他强势地摁在墙上时,楚连翘才发现,她心中高悬着的那轮月亮,已经奔她而来。

潋滟方好全文阅读

自医馆一别以后,楚连翘短时间内没有再看到过谢博衍。
……总感觉他在刻意躲着她,就连取药也是找侍从来取的。楚连翘虽疑惑,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站在朋友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怎么都问不出口。
算了算时间,杏林试也近在眼前了。
黄梓前几天告诉她,太子已经有所行动,联合了古月国的皇子偷运兵马。
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古月国的毒医也会到场。
楚连翘对这个传奇女子也略有耳闻,据说那是个医毒专精的女子,更有流言传她可以医死人,肉白骨。
楚连翘听到这传言的时候有些失笑,若真有这么奇迹,那古月国的国力早就超越遥国了。
——————
杏林试那日楚连***得很早,简单洗漱一番之后换了件款式简单的白裙,又把头发用一根红绳高高束起,扎成马尾。
思索一番,将黄梓昨日给她的面纱戴起。
黄梓说她和她娘长得极像……若是被认出就不好了。
做完这一切后她草草用过早膳,登上了马车。
比试的地方在城外的一片竹林,环境清幽。
楚连翘到的时候人还很少,她站在舒散的人群中,观察起了周围。
李钰师姐、余师兄、凌笑师姐、谢博衍……
温容不在此处,前几日云谷有事,他匆匆和温颜赶了回去。
皇帝坐在竹林间的亭子里,左右两边分别是太子和黄梓,而下面则是其他皇子。
注意到她的目光,黄梓的手藏在袖下,朝她做了动作,示意她安心。
楚连翘眨了眨眼。
巳时一到,比试开始。
第一轮是认药材。偶有些稀有药材,楚连翘也曾在温容的书架上看过,这并不能难倒她。
第二轮是面诊。检查医者们的望闻问切。凭借着经验,她也顺利的通过了。
第一二轮后,剩下的人已是寥寥,她注意到有一名女子披着面纱,想来就是那位毒医了。
但第三轮过后,竟是只剩下她和那位毒医。
楚连翘隐隐觉得不安,手习惯性地抚上了袖中的金针。
竹林里有些安静,她听到命题人缓缓开口,语气有些犹疑:“历史上从未有两位同时通过第三轮的……”
毒医在这时开了口:“那这样吧,我提议加试一轮。”
“比什么?”楚连翘迅速反问。
“我们就比……命。”毒医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可这笑意不达眼底,竟让楚连翘莫名的感觉有些发怵,“听闻楚姑娘医术了得,又出自于云谷……”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而为,毒医故意将“云谷”两字说的很大声,楚连翘暗叹不妙,用余光看向亭子中。
果然,皇帝正努力的直起身子,打量着她。
“这第四轮,我们各给对方吃下自己所调配的毒药,看看谁能够在两柱香的时间内解毒。”
“好。”她迅速回答,话音刚落就走入一旁的药架上。
那皇帝的目光……盯得她十分不自在。
那毒医为何要这样做?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楚连翘咬了咬唇,在药架上挑挑拣拣。
“我选好了。”毒医的声音响起。
“我也选好了。”楚连翘走出药架。
她们互换了手中的物品,毒医似是好意地提醒她一句:“楚姑娘,我的毒药可是无解的。”
“哦,挺巧的,我的也是。”她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
随着第一炷香的燃起,杏林试第四轮开始了。
楚连翘在服下药的那一瞬间就不太对劲,一股钻心的疼痛在她腹部炸开,她踉跄几步,险些摔倒。
这毒医果然是有备而来。
四肢有些发麻,她取出金针,刺向自己,好让这点疼痛给她带来清醒。
她倚着桌子,仔细想着身体每一处的感觉。
身体发麻、头晕、耳鸣、腹痛……
毒医这么势在必得,恐怕是因为遥国的书籍中没有记载过,那么应该就是古月国当地的毒药了……
她的额头不停的冒着汗,手腕也隐隐发烫,蛊毒有再次发作的可能。
她匆匆跑向药架,拣选出几种草药,然后放在药炉中,慢慢地煎着。
煎药的过程中,毒再次发作,她将金针又往下压了压,手指瞬间出血,颤抖的手差点将药炉打翻。
但好在药还是煎好了。
在她服下药之后,一股暖流溢出喉口,她迅速转身,将袖子抵在嘴边,当她呕出一口鲜血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一声惊呼,看到衣袖上的那片殷红时,她自己也怔了怔。
不管如何,毒压下去了。
楚连翘将金针收回,走向毒医。
毒医的面纱已经掉落,她抬头看着楚连翘,有些惊恐地说道:“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的时间不多了。”楚连翘眨了眨眼,看向一旁的香。
最后一炷香也快燃尽。
太子看到形式不对,突然拔剑起身。
“还请父皇将这圣谕签了吧。”太子冷笑一声,“很快兵马也要来齐,若您现在签了,我还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痴心妄想。”黄梓淡淡地吐出这一句。
太子将手中的剑指向黄梓。
楚连翘没有多想,捡起石子打向太子手腕,又挡在黄梓面前。
“楚连翘!”谢博衍的声音响起,他拨开人群向前,可是根本来不及阻止她。
风扬起她面纱的一角,紧接着她的右肩被利刃刺穿,她闷哼一声,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的衣袖流下,滴在亭中的地板上,发出清脆声响。
她在这撕裂的疼痛中几乎昏厥,她往前不自觉的倾了一下,利刃插得更深。
剑被拔出的那一瞬间,她腿一软,直接往下载去。
黄梓刚想伸手去接,就被推了一下,他抬头,就见谢博衍已经将楚连翘接了个满怀,眼神晦暗不明,似有怒火。
他轻点脚尖,很快离开了竹林。
这小子……
黄梓噎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
皇帝在剑拔出的那时,在暗卫的互送下离开了这里。
太子已经被擒住,在看到一位将军朝黄梓抱拳时,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
“将太子缉拿归案。”他神色冷淡,俨然一副君主模样。
——————
楚连翘在谢博衍的怀中,脸色惨白,右肩的伤口不断的流着血,一身白衣几乎变成了血衣。
谢博衍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既生气她不顾安危冲上去,又生气他根本阻止不了她。
“楚连翘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不上去也有暗卫会给黄梓挡刀?”
“我知道啊……”怀中少女声音微弱,“可是如果就迟了一秒呢……”她咳嗽起来。
“那你呢?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
怀里的少女不说话了。
谢博衍进了医馆,直奔二楼,将她放在床上。
她突然又咳出血来,谢博衍一下慌了神。
“怎么了?”
“咳、咳咳……”她低咳几声,然后努力看向谢博衍,指了指房间里的书架,声音微弱,谢博衍附在她耳边,听她以极轻极轻的音调开了口,“我暂时把毒压了下去……还有余毒…咳、这毒…导致我蛊毒复发……”她顿了顿,身体失了力般的往他怀中倒去,“等师姐回来,告诉她……书架最上面、第三格的绿皮书的…第二十七页……”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可强烈的疼痛使她一下子晕厥过去。
“……连翘?”谢博衍颤抖地开了口,看见她起伏的胸口后微松口气。
他将她放在床上,起身去找书。
他抽出书架上的绿皮书,翻到第二十七页。
“胭脂泪……若给中蛊之人使用,可导致蛊毒复发甚至……”谢博衍皱了皱眉,急忙阅读后面的解毒方法。
——————
楚连翘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晕的厉害,她偏了偏头,就看到趴在床边的谢博衍。
没有了平日里的肆意张扬,此刻他长睫低垂,保持着安静睡姿,额上的发软软地垂了下来,在他脸上投下淡淡的剪影。
“谢……”楚连翘刚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她清了清嗓,却把谢博衍惊醒。
谢博衍见她醒来,先是怔了怔,然后将手贴在她额头上,温度已经正常,他松了口气,又柔声地询问她:“怎么了?”
“我想喝水……”楚连翘眨了眨眼。
“我去拿,你等着吧。”他将她扶起,调整了一下枕头的位置,起身出门。
楚连翘躺在床上等着水。
刚醒来时没有感觉,现在意识一清醒,就感觉右肩传来细密的疼痛,略微动一下手臂,都是一件难事。
楚连翘倒吸一口凉气,皱了皱眉。
门吱呀一声开了,她偏头看去,进来的人却不是谢博衍。
是李钰。
“你是不是背着师姐去庙里求桃花签了?”
楚连翘猛的一呛:“师姐你胡说什么呢!”
“昨日那两位也跟着来了医馆,被我赶走了,嗯……还有那个谢博衍,这几日都是他照顾的你。”
“嗯……?”楚连翘喝水的动作一顿。
“翘翘,你的婚姻大事什么时候考虑一下啊?我在你这个年纪都成婚了……这几个不都挺关心你的嘛。”
“我还没考虑过。”
“你也该考虑考虑了,上次三皇子不就……”
楚连翘这才反应过来,师父没把她和黄梓黄榆是堂兄妹告诉别人。
“师姐,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没打扰你们说话吧?”谢博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看似和平常无异,可他端着粥的手指节泛白。
就算知道他们不可能,可当别人说出口的时候……
还是会嫉妒。
他垂下眼帘,敛住眼中翻涌的情绪,再一抬眸时,表情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模样。
“没有没有。”李钰连忙说道,“翘翘你喝粥吧我先走了。”
“师姐……?”楚连翘疑惑地看着李钰的背影,歪了歪头,收回目光的时候,谢博衍已经将勺子抵在她嘴边了。
楚连翘顺从地咽下,一时间,寂静的房里只有勺和碗碰撞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
谢博衍看着床上的少女,或许是因为失血的关系,她的脸色格外白皙,发丝也都软软地披在肩上,给平时冷淡的少女增添了几分温软。
手中的粥快见底了,谢博衍心底有些怅然。
“咳、咳咳……”楚连翘突然咳嗽起来,与此同时她感觉喉口有什么腥甜的***涌了上来,她下意识地捂住嘴,指缝间有血流下。
谢博衍慌忙移开她的手,将碗抵在她的嘴边,她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发丝也随着她的动作小幅度的颤动着。
等她咳完后,谢博衍给她擦了擦唇边的血迹,又贴心地把她的手擦干净,递过水。
楚连翘接过,漱了个口。
“李师姐说等吐出鲜血时就没有问题了。”
楚连翘点点头。
房间里又安静下来,莫名的有些尴尬。
“恩……”她竭力地寻找着话题,“我那条白裙子呢?”
“……”谢博衍的手一顿,没好气地说道,“扔了。”
“扔了?”楚连翘愣了愣。
“你要是喜欢我再找人做同样款式的便是了,穿白的多晦气。”他顿了顿,拿着碗起身,“我走了。”
楚连翘楞楞地看他重重地关上门,百思不得其解地躺回了床。
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吗?
——————
谢博衍在关上门之后才堪堪回神。
…真是,自己冲她发什么脾气啊……明明是他没有来得及抓住她……他叹了口气,拿着碗下楼。
——————
“连翘情况还好吗?”黄梓停下笔,抬眸。
“……还好。”谢博衍倚在书架旁,懒懒开口,“古月国你打算怎么办?”
“只能先放着呗。”黄梓揉了揉眉心,“他好像起疑了……我就知道。”
“迟早有这么一天的,依我看,还不如让连翘进宫,自己去问蛊在哪里。”
“……他要是能这么轻易地说出来,我名字倒着写。”黄梓无奈的开口,“我在他的书房各地都找过了,没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那么母蛊也只能在他的寝室里了。”
谢博衍手指敲着书架,显然神思已经不在这里了。
“博衍。”黄梓开口。
“…我在。”谢博衍转头,“怎么了?”
“你最近失神的频率好像变高了。”
“我……”他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走到桌旁,“问你个事。”
“什么?”
“…呃……你做过梦吗?”谢博衍顿了顿,“就是那种…呃……”他有些语无伦次地描述着,黄梓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你、你……”黄梓面颊绯红,手也抖了一下,笔尖上的墨汁顺势滴落在纸上,晕染出一个墨点,“你不会梦到连翘了吧?”
“我……”谢博衍白皙的脸上早已是彤云一片,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
“…我就说吧,你迟早会在连翘身上吃瘪。”黄梓低笑一声,放下笔,“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我看连翘也不是对你没感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直视谢博衍,“灯市那日…你真的喝醉了?”
见谢博衍没回答,黄梓差不多已经猜出他的想法了:“你装醉?你对她做什么了?”
“我就夸了句她很好看,谁知道她一下子板下脸说我醉了,我骑虎难下,只好将计就计装醉。”
“所以你应该知道甜言蜜语对她没用。”黄梓顿了顿,“算了,兄弟一场,我会让乔桥问问她的想法……只希望,京城谢二郎的初恋不要以单相思而告终咯。”
谢博衍恼怒地瞪了黄梓一眼。

潋滟方好免费阅读

楚连翘的身体恢复的很慢,快到七夕庙会时伤口才痊愈。
太子已被废黜,乔桥即将嫁给黄梓,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温容和温颜回来时,温颜又给楚连翘看了看脉象,一切正常后他们才微微放心。
随着七夕将近,明卿馆里也有了好消息。
李钰怀孕了。
按理来说,应该静养,可李钰偏偏是个跳脱的性子,闲不下来,非要闹着余琅去庙会。
楚连翘觉得余师兄简直里外不是人,温容说最好静养,李钰说要出去。
换她她也头大。
不过李钰和余琅的感情一直很好,就算他们俩吵起来,最后尴尬的一定是劝架的。
——————
日子便这么一天天的到了七夕。
七夕那日,明卿馆中午便闭了,李钰拉过楚连翘给她打扮。
“师姐,不过一个庙会而已……”
李钰瞪了她一眼:“怎么说话呢?师姐现在就等着你找个如意郎君嫁了,然后生个大胖小子认我做干娘。”
楚连翘呆滞了一下:“师姐,按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你孩子认我做干娘……”
“所以翘翘你要抓紧了!说不定我们还能结个娃娃亲!”
“?”楚连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听到李钰接着说了下去。
“上次那个谢博衍你们还有联系吗?我记得翘翘你对他……”
“师姐。”楚连翘突然打断她,垂眸试图敛住情绪,“我和他之间差的太多了。我们不可能。”
李钰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楚连翘落寞的神情后,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她转移了话题:“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你快挑一件衣服!”
“……师姐,你哪来的那么多衣服?”楚连翘看向床上的那一堆衣服,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我去衣坊买的,怎么样?”
楚连翘随手拣起一件茉莉黄的纱裙换上,仍由李钰帮她打理着头发与妆容。
她走神地望着身上的衣服,衣角上是翻涌的云海,在光下显得波光流动。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李钰已经给她戴好了耳环和步摇。
“嗯,这才差不多。”李钰看了看楚连翘,“走吧,庙会也差不多开始了。”
“嗯。”
出门时,遇到了江绥。
李钰推了推楚连翘,楚连翘一个踉跄,再转头时,李钰只剩下了一个背影。
“师姐突然想起来和你们余师兄有点事,你们去庙会啊,江师弟,帮我照顾好你楚师姐。”
江绥应了一声,又转头看向楚连翘:“师姐,我们走吧?”
楚连翘慌慌张张地应了一句。
——————
一路无言,气氛有些尴尬,楚连翘和江绥都不是属于话多的性子。
楚连翘只***着头皮找了些话题:“师弟最近行医有无困难?”
“没有,多谢师姐关心。”江绥淡淡摇头。
……这天聊死了啊。楚连翘尴尬的不行。
“师姐。”江绥递过来一个灯,“这灯像你。”
楚连翘一看,这灯是一个玉兔捣药的模样,兔子头上还戴着花,模样傻憨憨的。
“这么傻,哪里像我了?”楚连翘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不是觉得师姐平时不对你严厉就好欺负啊!”她的手指轻点在他的额头上。
“师姐说笑了,我只是想……”
后面的话楚连翘没有听清,因为她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带出人群,那个兔子灯也因为推搡而不知掉在了何处。
留在原地的江绥百思不得其解,他只是想感谢师姐一番,虽然日子选的不太好……不过,师姐这么被带走……
他叹了口气,迈入人群中。
——————
谢博衍来到街上时,便看到了这一幕。
在明媚亮丽的灯火中,身着茉莉黄衣衫的少女笑得眼都弯了起来,点在少年额头的指甲泛着莹润的光泽,另一只手还提着兔子灯。
他强压住心头的火气,快步走上前去。
承认吧,谢博衍,你在嫉妒。
嫉妒让人癫狂,就像下等茶叶反复沏出的茶汤,色泽深黑味道辛苦,令人不耐烦回味第二口。①
纵使玲珑心思如他,此刻也猜度不出楚连翘的心思了。她好像对他有意,却在那层欲破的窗户纸之前止步了。
他上前一把扯过她的手腕,又故意打掉她手中的兔子灯,她只好跌跌撞撞地跟他走着。
“谢博衍……你干什么……”楚连翘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一边喘气一边问。
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一处小巷。
“谢博衍,你干什么……唔!”楚连翘还没喘过气来,就被谢博衍压上了墙,封住了唇。
楚连翘愣住了,回过神来便挣扎起来,却被他更***地压住,还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下。
这个吻不带丝毫情欲,好像只是在宣誓主权。
谢博衍看着身前少女惊慌的表情,一时怒火更甚,直接咬上她的唇,就听她呜咽一声,手也不自觉地扯住了他的前襟。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他放轻了动作,禁锢着她的力气也逐渐放松,楚连翘趁着这一空档从他怀中钻了出去。
“谢博衍,你疯了?”楚连翘狼狈地喘着气,发丝凌乱,双颊通红。
暗巷里没有一点灯火,只有一些明亮的月光透过树影破碎地撒了下来,巷口传来一阵阵的笑声和叫卖声,可此时楚连翘却觉得他们离她远极了。
谢博衍抬眸看向她,眸色晦暗不明。
楚连翘微微一怔。
她知道谢博衍很美,她敢肯定,他是她见过的容色第一好的人。
但此时,他美得亦是过分了些。
他白皙的脸庞此时因为愠怒而染上了薄红,一双桃花眼直直地望向她,眼角上挑,微微泛红。嘴唇因为***的亲吻而沾染了她嘴上的胭脂,显得张扬又***。
他看着她,勾唇一笑,笑容佻达,可神情落寞而又疯狂:“你便当我是疯了吧。”
楚连翘还未反应过来,就又被他揽住了腰,欺身而下。
这次的吻比上次温柔了许多,不再是强烈的占有,而是温柔缱绻的怜惜。楚连翘挣扎着想要逃脱,可被他拥得更紧,他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她根本无从逃脱。
楚连翘失神地看着他,他的皮肤好得过分,白腻的就如一块上好的美玉,而睫毛也浓密得不可思议,然后她就被他在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专心。”
她只感觉头晕晕的,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他的脖颈,谢博衍眸色深了深,撬开她的唇,近乎贪婪地摄取着她的气息。
楚连翘从唇中挤出几句破碎的呻/吟:“我……等、等等……”
未尽的言语淹没在吻中,谢博衍的舌轻扫过她的上颚,她一颤,一下子软在他的怀里。
谢博衍垂眸看着她,她脸上泛起红潮,眼神迷蒙,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鹿,唇上的胭脂一部分被蹭走,还有一部分沾染在上,配着她的这幅神色,显得清纯又妩媚。
他们贴的极近,他甚至能闻到她发上桂花发露的味道。他甚至在想若是能停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
他的唇瓣轻轻蹭过她的耳朵,楚连翘忍不住瑟缩一下,被他发现之后,腰上的禁锢被圈得更紧。他将她抵在墙上,缓缓将头移向她脆弱的脖颈,吻向喉咙。
“!”一阵酥麻感自下而上的游走于她的身体,她不安地挣了挣,胸口剧烈起伏着,几乎快哭出来了,“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他眯起眼睛,语气危险。
“难、难受……”楚连翘整个人都紧绷着,她眼中是充盈的泪光,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求你了……”
“…”谢博衍呼了口气,呼吸打在她的脖子上,发现她下意识收缩后轻笑一声,手指缓慢地摩挲在她柔软的唇上,“可你惹我生气了呢,你说怎么办?”
“我、我……”楚连翘的脑子仿佛喝了酒般昏沉,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低头对上谢博衍的眸子,后者呼吸一滞,捂住了她的眼睛。
“……别这样看我。”他声音沙哑,脑子里又浮现起那个缠绵旖旎的梦境来。
楚连翘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睫毛蹭过手心,带来微痒的触感。
谢博衍再一次吻上她,楚连翘眼前一片黑暗,其他的感官格外清晰,她听到他问她。
“…楚连翘,你喜欢我吗?”
楚连翘身子僵了僵,她觉得她或许是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她微微低下头,轻轻回答道:“喜欢。”
谢博衍眼睫轻颤,心底的那些嫉妒都化作了劫后余生的狂喜,他吻上少女的额头,然后是眉心,紧接着是鼻尖……
楚连翘被他的动作惊了一跳,想要逃脱却被他抓住手腕摁在墙上,动作不重,但足够让她无法躲避。
她被迫承受着强烈的攻势,几乎要在他的吻下溺毙。心剧烈的跳着,她眼前一黑,软在了他的怀中。
——————
谢博衍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少女软在他怀中的时候他心一跳,然后发现她蛊毒复发了。
他叹了口气,帮她整理好略显凌乱的衣衫,又将她唇上的胭脂全部抹掉,带她回了明卿馆。
馆内只有寥寥几个弟子,见到谢博衍抱着楚连翘,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连翘蛊毒复发了,你们去煎药。”他言简意赅,直接将楚连翘抱上了楼。
弟子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去煎药了,当然也忍不住八卦一下。
“所以师姐真的和这位谢公子……?”
“我看八成是真的啦!你看师姐平时什么跟男子这么亲密过……”
“……”
——————
谢博衍将楚连翘放在床上,又点起安息香,然后静静注视着她。
理开她凌乱的发丝,露出她略显苍白的脸,谢博衍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床上的少女,直到门被轻轻地叩响。
“药给我吧。”他回过神,接过碗勺。
将她扶起,一勺一勺地喂她服下药,直到露出碗底,他给她擦了擦嘴,给她掖好被角,出门离开。
——————
“七夕你跑我府里来作甚?”黄梓没好气地看向打扰约会的谢博衍,“有事快说。”
“母蛊你有没有方向?我看我们还是直接逼问比较好,或者直接搜他的寝宫。”
黄梓怔了怔,看着眼前失态的谢博衍:“你今天怎么了?”
“我……”谢博衍眉心微微蹙起,似乎在考虑着措辞,“……我吻了连翘,导致她情绪激动蛊毒复发。”
黄梓心情复杂:“那是不能再拖了…等等?你的意思是……”他顿了顿,随机反应过来,“连翘也喜欢你?”
“是。”谢博衍努力装作严肃一点,可嘴角抿不住笑意,黄梓无语地看他一眼。
“至于吗?原来那个说要霸王硬上弓的人去哪了?”
谢博衍尴尬的咳了一声,视线飘忽。
“他身体也快撑不住了,要不什么时候将连翘带进宫?”黄梓手撑下巴,低声道。
“好。”谢博衍得到答案后准备起身离开,又似是好意的补充一句,“祝你和乔桥七夕快乐。”
“……滚。”黄梓咬牙切齿,“有多远滚多远。”

小编点评

潋滟方好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