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是柠檬精(宁檬)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真千金是柠檬精(宁檬)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宁檬的小说真千金是柠檬精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宁檬穿成一只柠檬精。身为一只纯血柠檬精,她以为自己会酸着别人的成就,发奋图强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这个剧本到了她爹手里!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宁檬的小说真千金是柠檬精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宁檬穿成一只柠檬精。身为一只纯血柠檬精,她以为自己会酸着别人的成就,发奋图强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这个剧本到了她爹手里!

小说简介

宁檬穿成一只柠檬精。
身为一只纯血柠檬精,她以为自己会酸着别人的成就,发奋图强走上人生巅峰。
没想到,这个剧本到了她爹手里!
她爹因幼年时曾目睹过妖皇的威风,酸得一塌糊涂,随后脚踩各路妖王,成功登上妖皇宝座。
而她,人生经历只有两个字——躺赢。
某天,宁檬又穿了回来。
她作为《养女是豪门团宠》这本小说里的炮灰女配真千金,一生都是女主的对照组,最后还会落得个在绝望中自我毁灭的下场。
庆幸的是她爹也跟着穿过来了。
穿回来不久,宁檬和老爹站在商场大屏幕前,围观首富接受采访。
她爹当场柠檬精发作,自此寝食难安殚精竭虑。
——三年后,她爹成了首富。

真千金是柠檬精免费阅读

第三章
这句话,宁檬用了疑问语气。
她站在半明半暗的光影里,已经换下那条舒适的棉质长裙,现在正穿着一条黑色长裙。
头发全部扎起来,眉眼冰冷凌厉,带了些咄咄逼人的气势。
看着赵清韵,就像是在看一个捡破烂的跳梁小丑一样。
从骨子里透出一股不屑。
宁檬这句话一出来,从宁柏远再到四个哥哥,脸色全部都变了。
他们以前怎么不知道宁檬这么口齿伶俐。
不过以前的宁檬……是什么性格来着?
几个男人回想一番,才发现自己对以前的宁檬没什么印象。
赵清韵对上宁檬的视线时,嘴唇颤抖了一下。
她连忙缩在宁柏远怀里,看向宁檬的目光中带了几分惊骇。
她是最了解宁檬的人,以前对方沉默倔强,试着讨好人、想要引起家人注意时总带着几分可笑的笨拙。
哪里像现在这样,口齿伶俐,带着俯瞰众人的蔑视,好像在短短时间里就脱胎换骨了。
宁柏远察觉到赵清韵的瑟缩,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身为宁檬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对她说:
“你觉得自己是我的亲生女儿,所以就有恃无恐对吧。”
“觉得不管怎么踩在我的底线上,我都不会真正对你出手是吗?”
像是在商场谈判桌上,一定要置对手于死地一般。
他的语气森冷。
宁檬看着他,“这个社会看重人情、看重血缘,就连妖兽都会重视自己的血脉骨肉。”
“而你。”宁檬再看向宁越树四兄弟,“你们,全部都不在意。”
害。
她只是在陈述事实。
妖界中人格外重视种族利益,就连不能化为人形的妖兽都懂得“舐犊情深”。
而这几个人,禽.兽.不如。
她只是在单纯做比较,绝没有用成语骂人的意思。
可这种近乎直白的嘲讽,宁柏远他们当然都听得懂。
没等宁柏远他们怒吼出声,宁檬继续补刀。
“想到你居然冠以我父亲的名头,我就觉得恶心透顶。”
再看向宁越树四人,“哥哥?我就算收仆人,都看不上你们四个。”
再看向赵清韵,“养妹妹?我养一只乌鸦,别看它毛全部是黑的,都比你要品行高洁。一天到晚莲言莲语,听你说话就觉得心烦又手痒。”
尤其是看着赵清韵右脸颊红肿,左脸颊什么事都没有。
宁檬就觉得自己的强迫症犯了,想要帮赵清韵把两边脸颊弄得对称一些。
宁柏远:“???”
宁越树四人:“???”
赵清韵“???”
宁家一众仆人:“!!!”
什么情况,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在宁家毫无存在感的宁檬小姐吗?
这么明晃晃的嫌弃与厌恶,话还能说得再刚一些吗!
有些仆人再看向宁檬时,那眼神就变了。
几个哥哥脸色都铁青着。
性格冷淡、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宁三哥突然出声,“你疯了不成?”
宁柏远也冷声斥道:“你想要被逐出家门吗?”
“必须强调一点,我有心理洁癖。是为了让自己***一点儿,这才主动和你们划清界限。”
她刚刚都说了这些人是社会性垃圾。
赵清韵脸色变来变去。
一会儿恼怒,心里怨恨宁檬刚刚打的那一巴掌。一会儿又觉得惊喜——划清界限?
如果宁檬真的和宁家划清界限,她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会受到影响了。
想到这,赵清韵怯生生道:“宁檬,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们都是一家人啊,我知道你是因为爸爸和哥哥们没能关心你,才会想要用这种方式引起大家的关注……”
宁檬一句话堵过去:“我又不是捡破烂的。”
宁柏远他们有朝一日真敢回头关心她,她见一次抽一次耳光。
本来就长得够恶心人了,居然还敢更恶心一点?
“……”
她话中的嫌弃太过明显,赵清韵听了之后觉得有几分刺耳。
以前她一直因为自己夺取了宁家人的关注而洋洋自得。
现在宁檬摆出一副嫌弃的姿态后,赵清韵心里莫名噎得慌。
就仿佛别人弃之如敝履的东西,她当成炫耀的宝贝死死捏住。
不,她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赵清韵连忙摇头,把自己的脑补抛到脑后。
这肯定是宁檬在徒逞口舌之快,得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在赵清韵走神时,抱着她的宁柏远脸色越来越青。
“好啊,好。那我就如你所愿,明天就把你的户口从家里迁走。”
“从今往后,你不许再以宁家千金的名义招摇行事,我宁家也只有清韵一个女儿。”
“还有,觉得在家里待得不自在,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宁柏远身为家主,话语权极重。
他做下决定后,几个哥哥都没出声说话。
倒是赵清韵,脸上的喜色压都压不住。
宁檬嗤笑一声,两手抱臂,脸上带着浓浓的厌恶。
“我从未因宁家千金这个名头获利过,反倒糟了不少罪,脱离这个名头简直求之不得。”
她再轻飘飘看向赵清韵,“高兴就笑呗。你的颜值本来就不怎么样,现在要笑不笑的,丑到伤眼。”
赵清韵的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宁越树最为维护赵清韵,他想要出声回怼宁檬。
可大概是心想事成,宁檬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来,本就精致的面容一笑生花,艳丽到极致。
和她比起来,赵清韵走的是清丽路线,论起容貌惊艳程度,完全被宁檬碾压。
那怼人的话,就堵在了喉咙里。
不在乎众人是怎么想的,宁檬退回房间,锁上房门。
她饶有闲心的放了首歌听,从角落里取出一个小行李箱擦拭干净,往里面装了几身衣服。
这些衣服都是她用自己的钱买的,和宁家没有半点儿关系。
装好行李后,宁檬拿着医院开的眼药水走进浴室。
对着镜子往眼睛里面滴药。
滴完药后,她闭着眼睛一分钟,这才缓缓睁开。
她的眼神经受到压迫,视线受到一定影响。
看东西时,有时候一半画面是正常的,另一半画面就变成了黑白的。
等会儿要开车离开这里,去她买下的公寓住下,如果眼睛还有问题,她肯定不会自己开车过去。
不过现在滴了药,药效发挥后,一两个小时内都不会出什么问题。
宁檬右手抚在自己的眼尾,对着镜子笑了笑。
三分钟后,宁檬穿着方便开车的运动鞋,拎着行李箱下楼。
客厅里,赵清韵等人不见踪迹。
管家亲自迎上前。
宁檬已经和宁柏远他们断绝关系,可管家现在对她的态度比之前要恭敬上几分。
“宁檬小姐,你离开这里需要安排司机吗?”
宁檬瞥向他,大概猜到他是什么心态。
说白了,以前的自己试着讨好人,性格没能立起来,仆人看碟子下菜,就对她不恭敬。
现在她立住了,在和宁柏远他们呛声时都占尽上风,管家自然不敢再像以前一样怠慢。
“不必了。”
她直接拒绝,拖着行李箱去车库取她的车。
车库角落有一辆二十多万的东风日产。
这辆车放在车库里积灰很久了,不过一直有做相应的保养,还是能直接开走上路的。
为什么会买这辆车,宁檬记得还算清楚。
她十八岁生日,家里没有一个人记得。
第二年赵清韵十八岁生日时,宁柏远送了辆三百万的豪车当作赵清韵的***礼物。
等出来工作,拿到第一笔片酬后,宁檬用这笔片酬给自己买了辆车。
买了回来,拿了驾照,她却几乎没开过这辆车。
不过现在,她不在意了,这辆车就没必要再放在角落里积灰。
车子作为代步工具,该发挥它真正的用途才是。
修长白皙的手搭在车门上,宁檬拉开驾驶座车门。
她坐进车里,稍微适应了一段时间,总算找回开车的感觉。
车子缓缓启动,开出车库。
开到花园时,宁檬看到宁柏远正站在草坪旁打电话。
赵清韵安安静静站在他旁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宁檬下意识踩了刹车,把速度本来就驶得不快的车停在原地。
油门一踩,车子往前一送,心情就会变得畅快无比。
她盯着宁柏远和赵清韵,思考自己到底是踩油门呢还是踩油门呢?
才刚穿回现代,为了宁柏远和赵清韵的贱命,她没必要搭上自己。
但做人做柠檬精,顺从自己的心意最重要啦。
一想到这,宁檬愉快地把本来该踩住刹车的脚挪动,一脚踩向油门。
车子速度一下就提了起来。
方向盘“不经意间”往旁边打转,直直朝着宁柏远和赵清韵撞过去。
而宁檬本人,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似乎没想到车子怎么突然往旁边开过去了。
车子开启发出的动静不算小,赵清韵从兴奋中回过神。
抬头一看,顿时面无血色,“啊啊啊啊啊!”
她高声尖叫,吓得腿软头皮发麻,脚步压根没能往旁边迈开躲避。
在赵清韵尖叫时,宁柏远才注意到不对。
他瞳孔猛缩,手脚冰凉如坠冰窖。
眼睁睁看着车头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后一头撞在了——宁柏远身旁,那个专门浇灌草坪的喷灌器上。
喷灌器直接被撞断,冰冷的地下水喷出来。
淋湿车头,也落在赵清韵和宁柏远身上。
水太过冰凉,赵清韵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再次发出尖叫。
而宁柏远腿一软,下意识倒退两步,没忍住恐惧直接栽倒在地板上。
从车头朝宁柏远和赵清韵撞过去,再到碾上草坪撞坏喷灌器,再到宁檬调转车头从草坪开回道路。
这一系列过程不过短短二三十秒。
车头的车窗摇下,宁檬无辜道:“不好意思,我太久没开过车了,一不小心就把油门当作刹车踩了下去,还好你们没出事。”
她说‘还好你们没出事’的语气,轻飘飘的,听着像是在说‘真可惜你们没出事’一样。
“草坪的维修费用我会打过去的,你们放心,损失都由我一力承担。”
车窗摇起来,宁檬再次一踩油门,把车子开走。
宁柏远还坐在草坪上,喷灌器淋出来的水大半都喷在他身上。
他回过神,失去形象地咆哮道:“给我把门关起来,别让她跑了!”
待在书房或是待在房间的宁大哥几人,在听到动静后纷纷跑出来。
可他们到的时候,只能看到那扬长而去的车尾。
宁檬从后视镜那里欣赏了一下宁柏远的歇斯底里,幸灾乐祸。
“这就是豪门的家主,真没个定力,动不动就咆哮帝俯身。”
拿出手机转了一万块到管家那里,宁檬放了首摇滚乐,开开心心依照导航开去秋水小区。
*
宁檬赶到秋水小区的时候,经纪人司霍正站在楼下等她。
瞧见她的车时,司霍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这辆带了些灰尘的车缓缓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后露出熟悉的脸,司霍才反应过来。
“姑奶奶你总算是来了。”
“你到底惹出了什么乱子,刚刚公司那边居然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要打压你?你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吗?”
小区是露天停车场,宁檬朝司霍说了句“稍等”。
她先把车开到自己的停车位,这才打开车门走下来。
司霍看她穿着一身黑色长裙,素净着一张脸。
也不知道怎么的,才几天没见,他就觉得宁檬更漂亮了。
她五官精致,走的是明媚大气路线。
可以前的她气质内敛,性格温吞,没能很好的撑起这张脸,以至于十分的容貌只能呈现出八分来。
但现在,这十分的颜值,的的确确给司霍造成了十分的冲击。
走神了好一会儿,司霍才发现她没有戴口罩和帽子。
作为一名还算有热度的艺人,怎么能够不做伪装。
司霍连忙上前,把手里的鸭舌帽扣在她头上。
边拖着行李箱,拉着她上公寓,边一个劲追问:“我的大小姐啊,你到底得罪了谁?不会是那条微博得罪了赵清韵和她背后的人吧?”
宁檬打量他一眼。
身量修长,穿着休闲装,长得十分耐看。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框,气质温和中带着几分青涩。
看着年纪没比她大很多。
穿到妖界这么久,这一世的很多人很多事她都忘了。
包括这个经纪人。
不过现在看到他本人,宁檬总算想起不少关于这个经纪人的事情。
比如他的名字,还有司霍刚成为经纪人时,经手的第一个艺人就是她,所以两人私交很不错。
这也是宁檬还能记起他的原因。
久久没等到对方的答案,司霍扭头,才发现宁檬正在打量他。
他有些纳闷,“看我干嘛?”
“没什么,就感觉很久没见你了。”
“不是吧,我们两这么熟了,没必要玩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戏码。”
宁檬笑了笑,才回答司霍刚刚的问题。
“我这个人最喜欢与人为善了,怎么可能得罪人?反倒是他们,简直得罪死我了。”
两人认识一年半了,经纪人和艺人是关系亲密的合作伙伴,他很清楚宁檬的性子。
宁檬不会得罪人这点,司霍信。
只可惜他不知道,他的合作伙伴魂穿到妖界两百年,今天中午刚魂穿回来:)不过——
“别人做了什么,居然这么得罪你?”
“恶心到我了。”
司霍:“???”
他怎么觉得宁檬今天怪怪的,说话居然变得这么刚?
好吧,这一点不重要,他比较担心的是公司那边透露出打压宁檬的意向。
司霍说:“有一点我没想明白,你没得罪人,公司那边为什么突然打压你?”
电梯停在了六楼,宁檬率先走出去。
她正在边走边翻找钥匙,听到司霍的问话,漫不经心道:“有垃圾嫉妒你家艺人的才华与美貌,所以不想我好过。”
拿出钥匙,宁檬***锁孔里开锁。
门打开后,她走进里面换鞋子,穿着拖鞋走到沙发坐下。
司霍站在门口,因为她刚刚那句话陷入沉思。
思索片刻,他猛地抬起头,狠狠瞪了宁檬一眼,“姑奶奶,你刚刚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没得罪人。你这分明是把人得罪狠了!”
‘垃圾’这个词,指的就是那些她得罪了的人吧。
司霍打算详细打听一下今天发生了什么。
他走到宁檬旁边,发现她正抱着靠枕,右手滑动手机,神情专注看着手机屏幕。
“看什么这么认真?”
司霍好奇,凑过去瞧她的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一个微博热搜#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手控这种生物#热搜底下,有个博主发了张照片。
一只手的特写。
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每一寸皮肤都细腻通透,仿佛最上等的暖玉。
此时,这只手正紧紧拎着颗黄澄澄的柠檬。
只用了食指和拇指,把黄柠檬头上那两片叶子悬空拎着。
“这拎柠檬的***,好熟悉啊。”
司霍听到宁檬这么感慨。

真千金是柠檬精全文阅读

第四章
司霍:“???”
正常人看到这张照片,不是应该感慨下这只手有多好看、有多***吗?
宁檬的关注点居然是对方拎柠檬的***?
不过仔细一瞧,***的确有些奇怪。
一般人握柠檬,都是直接握在手心里。
没有谁会拎着黄柠檬头上那两片叶子。
宁檬还在继续盯着这张明显是偷拍的照片。
这张照片,激起了她的回忆,也激起了她的恐惧。
想当年,她还没开始修炼,没办法化***形,只能维持着篮球大小的胖头柠檬形象。
而她老爹不知道在哪里染上了“恶习”,和她说话时,时不时就拎住她头顶那两片手掌大小的叶子,让她悬空晃荡。
每每在那个时候,她就格外害怕——
害怕化***形的自己会有掉发秃头困扰。
篮球大小的柠檬可是很重的啊!
仔细欣赏完照片,宁檬才看向这个博主的配字:
【手好看的人,拎着颗柠檬都能撩得我原地沸腾】
宁檬哑然失笑。
正打算往下滑去看评论,手机突然被旁边人夺走。
司霍瞪她:“认真点,你现在遇到了非常严重的事业危机。”
深吸口气,司霍认真道:“早上那几条微博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和赵清韵是什么关系,有什么矛盾?真的像某个微博评论说的一样,你是宁氏集团的真千金,她是养女?”
他这几个问题直指核心。
从这番话里,就能瞧出来司霍本人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宁檬坐直,打量司霍。
他的脸上难掩焦虑神色。
一半是因为他身为经纪人,一半却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朋友,才会担忧她的事业危机。
所以宁檬没有糊弄司霍。
她想了想,把宁家的关系简单介绍给司霍。
司霍眉头一跳。
豪门乱他是知道的,可是这把养女儿当眼珠子护着,对亲女儿却排挤到这种程度……真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
宁檬还在说话,“我最近受到***了,早上发完微博后宁越树泼了我一杯水,我直接回敬他一耳光。”
司霍:“?”
宁越树……是他以为的那个宁越树吗?豪门中有名的公子哥,宁氏集团四少爷。
不对,不可能。宁越树他他他,他怎么可能被抽耳光呢!
“后来想想,觉得留在宁家特别没意思,想要马上和他们决裂解除关系。我就朝宁越树和赵清韵泼了盆水,再抽赵清韵一耳光,把宁越树过肩摔了。”
“然后,得偿所愿。”
司霍:“??”
“开车离开宁家时,你也知道,我太久没自己开过车了,技术生疏,误把油门踩成刹车,险些让宁柏远凉透。”语气里带着几分遗憾。
司霍:“??!”
“——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猛地拔高。
“告诉我,我听到的都是你在骗我的,对不对!”
“哦,都是骗你的。”
司霍放松下来,瞪她:“这种时候就别开玩笑了。”
真是的,像她这种性格内敛温吞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啊!
“好的。”宁檬点头。“刚刚那句才是骗你的。”
司霍:“?”
他目光凌厉,险些想要扑过来掐死宁檬。
“你再说一遍?!”
宁檬勾起一边唇角,“开车那是意外,我真不是故意的。”
司霍有气无力,“那麻烦你说话的时候别笑。”
宁檬收敛笑意。
面无表情看着司霍。
司霍往沙发后面一倒,仰头盯着天花板整理思绪。
“你的性格我很清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司霍拧起眉,“在养病这几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很***你的事情?”
宁檬没回答后面的问题。
她朝司霍笑了笑,“那司霍,从今天开始,重新认识我吧。”
以后的自己,不会讨好了。
不会再讨好宁家人,因为讨好唤不醒那些被剧情迷得失了心智的人。
也不会再讨好观众。
当初她会选择演戏,会选择踏入娱乐圈,是因为长期被漠视,内心深处期待着有很多人能关注喜爱自己。
但踏入娱乐圈后黑.料.缠.身,骂声不断,这也是小说后期她会崩溃的原因之一。
讨好换不来喜爱,她就只做自己。
司霍目光怔怔看着她。
一头***浪卷发松松垮垮扎了起来,耳边垂着几缕没有绑上去的碎发,五官明艳生动。
顾盼之间,万种风情。
这样的容貌,即使是在美人横行的娱乐圈,也是最顶尖最稀缺的资源。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艺人能够这么美。
美到,也许只要像现在这样笑一笑,就能引来无数追捧。
司霍说:“你变了。”
以前的宁檬,不会这么说话,不会这么行事,更不会这么笑。
但想到宁檬刚刚说重新认识一下,司霍笑道:“难怪让我重新认识一下你。”
“好的,我知道了,重新认识一下。”
“我叫司霍,是你的经纪人。”
宁檬拍他一巴掌,“倒也不用这么正式。”
*
被公司打压的事情,宁檬让司霍先别理。
“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宁柏远那些人肯定还会后手。”
“别慌,我眼睛还没痊愈,要好好养着才不会留下后遗症。我们先等着看看宁柏远那些人怎么出招。”
她是有底牌的。
柠檬精乃草木成精,对植物的亲和力很高,在妖界时宁檬就跟着老爹学过一手制药术。
穿回现代,虽然丧失了所有妖力,但对植物的了解还在。
她完全可以用这个世界的草药,制作出效果非常好的药膏。
只要利润空间极大,就会有人甘愿成为她的合作伙伴,帮她挡去宁氏集团的麻烦。
司霍挠挠头。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事情解决了,现在可以把手机还我了吧。”
宁檬伸手讨要手机。
“给给给。”
拿过手机,宁檬又重新点开#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手控这种生物#这个微博热搜。
放大那张拎着柠檬的图。
瞧着瞧着,她发现图片中那只手的大拇指上,有一道很浅很浅的疤痕。
那道疤痕,大概是这只手上唯一的不完美。
“这张图有什么好看的?”司霍不解。
看了一遍又一遍,难道他家艺人是手控?
是手控的话,低头瞧一瞧自己的手不就好了?
“随便看看。”
宁檬退出微博,转头看向司霍。
“我想吃柠檬了。”
司霍:“?”
“我现在又有点不***,就麻烦你跑一趟,帮我买几十个柠檬回来榨汁喝。”
买几十个柠檬,还都拿来榨汁喝……
光是这么听着,司霍就觉得牙齿要被酸掉了。
他下意识捂住腮帮子,“你这是什么奇怪的爱好?”
“就是想喝了。”
顿了顿,宁檬又补充道:“算了,你再多买一杯红豆奶茶上来吧,全糖、温的。”
她想喝柠檬榨汁,是因为在妖界时,日常饮料就是这一款。
但在没穿过去之前,她最喜欢的饮料是高糖含量的红豆奶茶啊!
两样都一起拥有多好。
二十分钟后,司霍左手拎着一袋黄澄澄的柠檬,右手提着两杯奶茶回来。
宁檬先戳开奶茶喝了两口——甜而不腻,非常合口味。
再看向那明显酸不拉几的柠檬时……她默默移开了目光。
眼睛有些干涩,异样开始从眼角蔓延开。
宁檬闭了闭眼,还是没能缓解这种症状,只好放下奶茶,走去把皮箱打开,取出自己的药走进浴室里面。
等她滴完药出来时,司霍正紧盯着手机屏幕。
眉头紧锁的模样。
宁檬倒出医生开给她的药片,就着温水吞服。
顺便问道:“你在看什么?”
司霍:“赵清韵就你发的那条微博做回应了。”
宁檬走过去,伸手。
司霍忙把手机递给她。
手机屏幕上,就是赵清韵最新一条微博:
【最近赶通告太累了,闭关结束才从助理那里知道微博热搜的事情。没什么想澄清的,从来不争不抢不强求,该是我的就是我的】
司霍冷笑,“一朵盛世白莲花,天底下只有她什么错都没有。”
宁檬认可,“谁说不是呢,我们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她刷新了一下微博底下的评论。
这条微博才刚发表三分钟,底下已经有超过一千条评论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赵清韵人气高。
而是因为现在好几个热搜都和这件事有关,吃瓜群众们都在等着赵清韵的回应。所以她一回复,就有非常多吃瓜群众涌进她的微博里。
司霍看向宁檬,“你要怎么回应?”
宁檬和他对视,“回应得刚一些?”
毕竟是她的经纪人兼朋友,宁檬还是事先和对方沟通一下。
司霍很爽快,“行。”
反正再怎么样,局面也不会更糟糕了。
倒不如让宁檬怎么开心怎么来。
宁檬想了想,转发这条微博,并且配字,【你不争不抢不强求,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像***狗一样捧到你面前的,你美得像朵盛世白莲花】
一个盛世白莲,宁家五个绝世***狗。
可不是***狗吗?赵清韵要什么都乖乖捧到她面前,就为了搏她一笑。
司霍一直凑在宁檬旁边看她发消息。
在她敲完这句评论后,司霍就一直哈哈哈哈大笑,后面更是忍不住了,一边狂笑一边捂着肚子。
“你这嘴也太毒了。”
“这是基于事实的合理总结。”
宁檬耸肩。
瞧着评论发出去有两分钟了,宁檬刷新一下微博页面。
就看到最前排有两条热评:【漂亮姐姐说话,当真让人如听仙乐。姐姐会说话就多说一点儿,我不差那点流量啊!!!】
【总结精辟咳咳咳原以为你是霸道总裁,没想到你只是穿着西装的/狗头】
宁檬眼里含笑,回复第一条评论:【你也很会说话】
回复第二条评论:【/狗头】

小编点评

真千金是柠檬精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