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温漫三公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温漫三公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竹西淮所编写的,讲述了温漫三公主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竹西淮所编写的,讲述了温漫三公主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繁复暗红的长廊之下,三公主一袭黑红宫廷正装,立在栏边仰头望浮云。
侧脸姣姣如孤冷清月,红唇微抿,如最细致的工笔描绘而成。
黑衣侍女上前一步,对着惊诧的温漫轻声说道:“夫人,殿下亲自来接您了。”

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全文阅读

繁复暗红的长廊之下,三公主一袭黑红宫廷正装,立在栏边仰头望浮云。
侧脸姣姣如孤冷清月,红唇微抿,如最细致的工笔描绘而成。
黑衣侍女上前一步,对着惊诧的温漫轻声说道:“夫人,殿下亲自来接您了。”
温漫心中忽然如花盛开,赶紧上前几步,声音如蜜似糖,“殿下,水姬来了。”
三公主闻声方才侧头,看着她脸上的甜蜜笑容,以及如星光闪动的淡琥珀色眼眸,却是微微勾起唇角,暗含讥讽而道:“夫人可是与母后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温漫未曾察觉,怀中所揣的密辛之药,宛如滚烫山芋,令她脸色陡然云蒸霞蔚,宛如煮熟的虾子,扭捏而道:“嗯,母后送了许多好东西给水姬。”
三公主见她一副怀春诱荡模样,袖子底下手指微微蜷缩起来,素来听闻皇后与人鱼族关系密切,甚至有不雅传闻……
“你最好清楚自己身份,既已为人.妻,便要守好本分。”
丢下这句话,三公主漠然离去,颇有几分愤慨之意。
尚且沉浸在意外收获助兴药以及妻君亲自来接自己兴奋中的温漫,毫无察觉。她心情极好,简直雀跃难耐,紧跟三公主身后,声音甜腻柔媚,“殿下,等等水姬嘛~”
三公主掩藏在袖底下的手指握得更紧。
不等她有所反应,宽大繁复的袖子便被对方一把攥住了。
三公主下意识地脊背一僵,转动眼眸,斜睨旁边天真烂漫的少女。
温漫挽着她的衣袖,撒娇道:“殿下,我想跟你一起走。”
“夫人,宫中规矩不可乱。您须退后一步。”旁边一脸书卷气的萱兰开口提醒。
三公主不语,似是默许了萱兰的话。
温漫看着对方的脸色,失落地松开手指。
下一瞬,三公主忽然伸手,与她五指交扣。
“无妨。”
这是温漫迄今为止听过属于三公主最好的言简意赅了。
虽然依旧落后一步,但前方的三公主,牵着她的手。
温漫只觉得风也温柔,光也甜蜜,满心欢喜地跟在她身后,像走在故国暖融融的沙滩之上。
手心牵住的手指温软细腻,三公主不经意间瞥到身后少女那玲珑精致的笑颜,如冰山郁积的心口仿佛有所松动,她能够感觉到,身边人的那份喜悦,不似作假。
但她很快克制地移开视线,在这条人鱼看不到的地方,重新冰封。
从皇后寝宫到前殿过道,不短不长的路,温漫却觉得非常短暂。
她看着三公主漠然的侧脸,很想询问以后能不能都这般牵着她的手,走过这陌生国度的每一条道路,每一座桥。
但终究知道逾矩了,不能多问。
依旧是乘坐车撵回去。
为了防止三公主又变成缩回龟壳的一动不动小王八,温漫决定跟她分享自己的收获。
少女纤细的手指勾了勾。
三公主漠然地看过来,不知道她要搞什么幺蛾子。
温漫见她一点都不好奇的样子,心里啧了一声,然后自己凑了过去,神秘兮兮地偷笑着。
三公主不耐烦了,“有话直接讲。”
温漫也不在意,先将矮几上的茶盏挪开,腾出空地方来,然后自己在怀里摸啊摸的,将摸出来的东西一包包地放在矮几上。
三公主面无表情地看着。
销魂散、索情丸、欲烛、燃***……
她冷冰冰的脸庞开始慢慢出现裂缝。
温漫还在喜滋滋地掏个不停,“还有呢,殿下,你看。”
蚀骨鞭、云雨膏、鱼水剂……
皆是助兴之药,闺房秘趣之物,一样比一样猛烈上劲。
“这便是皇后给予你的许多好东西?”三公主的眼眸寒意陡生,几乎是咬着牙齿发出声音。
温漫脸颊红晕泛起,“嗯啊!母后叮嘱我以后要殷切伺候殿下,尤其在床榻之上。”
哎呦,太害羞了,她忍不住咬手指,说不下去了。
三公主只感觉心口有烈火在燃烧,皇后果然好算计。
她看向身旁***,眸间讽刺之色猛涨,“母后交于你这些东西,没跟你说,要秘密使用?”
“……”温漫露出困惑之色,“为何要秘密使用,不是助兴之用吗?我与妻君明媒正娶,不算苟且吧?”
三公主明白了,这条人鱼完全不懂她身上背负的使命。
敌方千辛万苦找来的***,终于成功安排在她枕边,却没想到这条奸细鱼竟然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将秘药放在了她的眼皮子底下显摆。
三公主内心冷笑一声,看着自己的媳妇,不知道该说她是笨蛋,还是已心大到无畏。
不管怎么样,笨蛋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
三公主放松下来,改成慵懒的坐姿,眼梢微挑,曼声问道:“哦?那水姬可会使用?”
温漫抬眸,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绝世盛颜,“水姬会认真学的,一定伺候殿下周到。”
原来连怎么用都还没学会,呵呵。
“母后今日可有问你什么?”三公主开始状似不经意地套话。
温漫毫无察觉,一五一十而言,“她问我,昨夜可曾洞房花烛。”
三公主脊背一紧,“你如何回答?”
“我……”温漫抬头羞涩地望了她一眼,方才低头小声说道,“我如实回答了。”
三公主研判着她的神色,料想自己应该蒙混过关了的,“如何如实回答的?”
“殿下将我破尾了。”
少女说完,面色涨红,已经不敢看三公主。
三公主微愣,然后反应过来,这是人鱼的说法。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温漫的后方。
自然是没有尾巴的,只有两只玲珑玉足,搁在雪白的地毯上,煞是诱人。
三公主收回视线,幽深的眼眸沉沉。
不枉费她昨夜主动献身,被她那拙劣的伺候手法蹂.躏一番,好歹骗过去了。
温漫咬着嘴唇,似乎昨夜尝到甜头,忍不住说道:“殿下,今夜我们用一用这些东西吧?水姬一定会有进步,伺候周到。”
三公主忍下胸口暗痛,一脸漠然,“不要。”
说实话,她现在看到这条人鱼的爪子,已经有阴影了。
温漫小声地“啊”了一声,揪着自己的手指,不解地问道:“殿下不喜欢这种事吗?可殿下是水姬的妻君,阿妈叮嘱过,水姬能做的就是伺候殿下睡觉。”
她们人鱼族果然都是天生***,连这些闺中密事也能当成吃饭喝水一般平常谈论。只是这条笨蛋鱼说得如此坦然,却连什么才是真刀实枪都不懂……
三公主原想说让她矜持些,但她们如今已经是世上最亲密的关系,毫无说服力。
于是三公主黑着一张脸,冷淡地说道:“本殿今天身子不***,且这种事不宜频繁,今夜暂歇。”
“哦哦,原来是这样。”温漫颔首,原来是三公主不行。
不是自己的原因就好!
三公主看着她显然误解的反应,暗暗咬牙,同时沉了沉脸。
为了自己往后的幸福,温漫想了想,郑重地提议,“殿下,要不要水姬帮您熬煮滋补的汤药?阿妈曾经教过我,我们蓬莱有效果很好的药方,据说都能让垂垂老矣的人重回十八,生龙活虎……”
三公主终于忍不可忍,“闭嘴!”
温漫不怪她如此生气,摊上这有心无力的身子,已经很倒霉了,怪不得三公主脾气这么古怪,反复无常。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啊。
温漫乖巧地坐好,温柔小意,“殿下,水姬永远不会嫌弃您的。”
简直感天动地。
三公主不鸟她了。
……
宽阔高大的公主府门楣之下,已站着一排捧着宫中赏赐之物的内侍仆从。
作为皇帝最喜爱的皇女,新婚赏赐颇为不菲,御赐礼品从门前一直罗列到了街边。
皇后也在明面上赏赐了颇多金玉之器,以及,***动人的侍女。
三公主承了礼,府中仆从将这些礼物一一搬进库中。
皇后的赠礼,则搬进了温漫的院子。
最后门前剩下五位风姿绰约的美姬,以及三位俊秀朗逸的美少年。
“奴等前来伺候殿下。”在三公主看向他们的时候,华服盛妆的八位纷纷跪礼,身段曼妙。
都是皇后贴心送来的。
“水姬,听说你没有将蓬莱侍女一同带过来,身边也没人伺候,母后为你挑了几个可心的侍女,以后她们就跟着你了。”
这是在皇后寝宫,她跟自己说的。温漫没想到皇后办事效率如此之高,刚回来就真的赏赐下来了。
只是……怎么好像跟她说的不太一样,不是说伺候自己的吗?为什么变成伺候三公主去了?
三公主容色冠绝天下,名扬四海,如今花落蓬莱公主,不知引多少痴男怨女哀叹。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机会了,甘心充当公主玩物的,依旧大有人在。
故而这些侍女侍童,都在想尽办法接近三公主身边,目光透着渴切与***。
这样的眼神,三公主都已经看腻烦了。她挽着袖子,清风飒飒地立在石阶之上,然后忽然一伸手,将旁边完全不在状态的人鱼一把抱在了怀里。
是花楼里恩客抱花姑娘的经典抱姿,放诞不羁,风流恣意。
底下的人都看得痴迷震惊了,三公主眼眸浮现淡淡的讽刺,一手紧紧揽住温漫纤细的腰肢,一手不顾她的难受,将温漫玲珑精致的下巴轻佻地抬了起来。
温漫不解地看着她,下巴处传来被箍紧的痛意,委屈地撒娇,“殿下,你弄疼水姬了。”
泛着泪花的眼眸***动人,痴缠卖娇,三公主内心却冷笑一声,然后毫不留情地将她的脸扭到了那些侍女侍童面前,“你们当中有谁的姿色,比得上本殿的夫人?”
水姬的面容精致梦幻,天真又***,身形玲珑有致,一口丹唇嫣然有色,此刻红了眼圈的小模样,越发令人只想抱在怀里好好疼惜一番,又有着让人想大力揉碎的犯罪感,这浓烈的矛盾感,令人内心激荡摇摆不已,充斥着致命的***。
那些野心勃勃的侍女侍童,纷纷红着脸庞,低下头不敢吭声。
自荐枕席,也是要看看资本的。世上恐怕还没有比得过人鱼族的***。
旁边的萱兰适时地说道:“殿下,他们是皇后娘娘赏赐下来的,不能退回去,总要给他们安排一些差事。”
三公主垂着幽深的黑眸,手指摩挲在水姬精致的面容上,没有理会自己侍女的话,而是凑到手中人儿的耳畔,用只有她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沙哑地说道:“自然是不能让他们像你这条人鱼一样伺候本殿的,夫人,你说对不对?”
温漫感觉四周都是三公主身上妖冶危险的气息,她像一朵罂粟,慢慢地将混杂着毒液的爱意,灌入她的灵魂深处,令她痛苦又甜蜜。
“有……有水姬一个就够了,殿下。”温漫红着眼圈,痴痴地望着她。
三公主看着她的神色,微有动容。

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免费阅读

旁人看来,此刻缠抱在一起的两个绝色大美人儿当真是浓情蜜意,在忘乎所以地当众调情着。
片刻后,三公主忽然低低笑出声,然后抬起头,风华绝代的脸庞浮现慵懒又冷酷的笑意,“那就依夫人的意思,将这些人派去……扫茅房吧。”
霎时,温漫感觉底下有数道怨毒又嫉妒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然后那些姿容昳丽的少年少女们被剥去华服,果真被府中管家领去打扫茅厕了。
三公主漠然看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沿着温漫玲珑可爱的耳朵轮廓,一点点描绘着,声音低沉又危险,“水姬,仔细伺候,不然小心变成跟他们一样。”
温漫浑身一僵,妻……妻君是在威胁自己吗?
见她吓得一动不动,三公主仿佛被自己媳妇成功愉悦到了,她呵笑出声,“不过你放心,目前本殿可是被你这条人鱼迷得神魂颠倒的,哪里忍心把你送去,用这双漂亮的小手刷马桶。你说,是不是,嗯?”
但温漫没有如三公主意料中的主动黏上来撒娇感恩,而是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仿佛魂离天外。
温漫从来都知道,自己嫁给三公主,是被当成***送到对方枕边的。
这是人鱼的宿命,她们活在人世间的价值,就是以美色和身体获得强大人族的庇佑。
但此刻,忽然被自己妻君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客气地拆穿,她微小得可怜的自尊心,依旧不可避免地感觉受到了侵犯。
三公主捏着她下巴的手,轻蔑的语气,讽刺的眼神,之后还不动声色地威胁自己。这一切一切,都像冷水一般,将她方才苏醒的一颗少女芳心,浇得彻底凉透。
原来,她从来并不曾将自己看成真正的妻子,她跟其他人族一样,都是这般看待人鱼的。
心灰意冷的温漫靠在三公主的肩膀上,扯了扯唇角,露出非常勉强的***笑容,“殿下,水姬一定会将您伺候周到的,比他们都好。”
宛如受到威胁,而在争宠的美姬。
说着,温漫到底受不了这份屈辱和委屈,趴在三公主肩上,死死咬着嘴唇,默默地泪流满面起来。
三公主松开手指,漠然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委屈人儿。
不解,怎么这条奸细鱼还委屈上了?
不知道皇后看到这一幕,会不会让水姬回炉重造,等训练成合格的奸细,再派来潜伏。
哼,替敌方想这么多做什么,三公主感觉自己简直莫名其妙,努力忽略掉心底对这条奸细鱼说不清的感觉。而且今天竟然还跟她说了这么多废话!
但也没有将趴在自己身上将鼻涕眼泪都蹭到她肩颈上的人鱼推开。
旁边的黑衣侍女萱兰看着竟然心软起来的三公主,眸间划过一抹讶然,但转瞬即逝,又重新温婉地低下头,站立在一旁充当背景板。
片刻后,三公主忽然弯腰,直接将哭得不行的人鱼打横抱了起来,一路抱进了寝屋。
温漫一沾到床上,看到这是昨夜她们滚过睡觉的大婚喜床,不知道为什么,越发委屈了,直接滚进被子里,咬着被子边缘,继续哭。
一张精致小脸,哭得红彤彤一片,跟兔子一样。
三公主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心道:好娇气的奸细,真是前所未见。
以为自己会怜惜她吗?!
三公主拂袖离去。
踏出院子,微风峭峭,忽然瞥到府中角落正在洒扫的小厮。
那人猝不及防,连忙将偷看的眼珠子转回去,低下头重新认真扫地上落叶。
这是皇后安排过来的眼线,已有三个月之久,第一个月的时候就暴露了身份。三公主没有动,留着他传假消息,也好。
只是不知这公主府中,除了这个,还有多少眼线卧底。
心底又起了烦躁。
三公主走了几步,朗声道:“来人,备热水。”
话落,她重新转身踏回寝屋。
温漫正衣衫不整地坐在被窝里,一边抽噎,一边把怀里的那些助兴药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的格子里。
正事倒是一点没耽搁。
三公主面无表情地看着这条奸细鱼放着这些足以让她死在美人身上的东西。这绝对是自己平生所见,最淡定的奸细了。
温漫用手背抹眼泪,偷偷瞧着去而复返的三公主,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慌,当着她的面,把装满这些小玩意儿的格子重新给关了上去。
三公主眼神复杂:好镇定的奸细,做这些,手都不抖一下的。
承载着自己妻君复杂但毫无歉意的目光,温漫抽抽搭搭,委委屈屈,“殿下,水姬方才不该闹脾气的,以后水姬一定乖乖的。”
她红着兔子眼睛,从床榻爬起来,想走到三公主身边。
“躺回去。”
三公主看到她香肩微露,发丝凌乱的模样,眼眸一沉,直接把温漫重新吓得回到了被窝里。
门外,鸢尾恭敬的声音传来,“殿下,温水已经备好。”
“端进来。”
鸢尾将侍女端着的铜盆接过来,然后亲自端了***,依照三公主吩咐,搁在花架上。
“鸢尾,夫人身边没人伺候,你在府里好好地挑几个家奴过来。”三公主背对着她,将床榻上的风景挡了个正着。
鸢尾连忙收回视线,没有错过三公主着重念的“好好地”三个字,会意地点头,“是,属下这就去挑。”
红木扇门啪嗒一声关上了。
三公主踱步至花架前,慢条斯理地挽起袖子,将挂在上方的雪白巾帕浸入温水中,沾湿了之后方才拎着它,走到床榻前。
温漫红着眼圈,泪水涟涟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妻君。
“好了,别哭了。”三公主微叹一声,然后抬手将巾帕盖在了水姬那双淡琥珀色眼睛上。
手指控制好力道,开始揉搓。
温漫懵懵的,就受到了巾帕的洗礼,从眉眼到下巴,三公主仔仔细细地给她擦干净了。
动作还算温柔。
擦完后,三公主嫌弃地拎着脏了的巾帕,清凌凌地询问:“还哭吗?”
温漫摸摸自己干干净净的鼻尖,忽然觉得自己方才好像在无理取闹,本来就是她的妻姬,清冷的三公主以后就算要在大庭广众把她给上了,她也是不能反抗的。
羞愧的温漫决定补偿一下自己的妻君,“殿下,您原谅水姬的胡闹了吗?”
“嗯。”
“那就请让水姬伺候您睡觉吧。这样水姬才安心。”
三公主:……
见她不肯的样子,温漫顿时着急了,“都让水姬来,殿下只要躺下享受就可以了。一定不会让您的身子受损。”
三公主忍着胸口的隐痛,冷冰冰拒绝,“不要。”
温漫眼圈一红,刚刚擦干净的脸庞又长泪滑落,“果然,殿下还是嫌弃水姬了。”
眼看自己的娇柔夫人又要水漫金山,三公主头疼地坐到床榻边。
她踢掉锦靴,伸手掀开被子,横躺下来,面无表情,“快点。”
温漫顿时破涕为笑,娇娇柔柔地黏了上去,跪坐在一旁,开始自己的揉面团大业。
三公主闭着眼睛,生无可恋,对皇后忽然更加愤怒了。
要派一个***给自己,为什么也不派一个专业的来?!自己倒也不至于受这份罪了。
一炷香之后,三公主顶着被揉红的胸口,一脸欲求不满地走出了夫人的寝屋。
……
萱兰立在书房,正在整理文书。
门被暴力地推开,她吓了一跳。
然后就看到三公主沉着一张脸进来,直接坐在书桌旁边,气息难平的样子。
萱兰款步走过去,温声道:“殿下,今日陛下没有吩咐什么事情下来,他说今日是您新婚第一天,理当休息。”
三公主伸手随意拿起一本文书,声音冰冷,“皇后还盯着呢,她巴不得本殿永远休息。”
萱兰弯了弯唇角,“公主坐怀不乱,自然是不会如皇后所愿,沉迷温柔乡的。”
“自然,那人鱼简直蠢笨至死。”三公主讽刺地哼唧一笑,却一不小心碰到自己的胸口。
那里被人鱼的爪子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如果是面团,恐怕都发酵了。
三公主疼得皱了皱眉,这样子不行啊,为了自己以后少受一些苦,她沉吟了片刻,“把鸢尾叫来。”
“是。”萱兰敛眉,缓步退出去。
片刻后,鸢尾带着几个侍***从过来,规规矩矩地立在一旁。
三公主坐在上方,巡视了一圈,看来鸢尾已经明白自己的意思,“现在就领过去,以后你们就伺候夫人了。”
“是,殿下。”
鸢尾见自己揣度主子心思正确了,内心长舒一口气。
几位侍女当中,有位侍女姿色尤其出众,曾经也是被当成床榻礼物送给三公主的。但三公主只是将她养在后院,没有理会。今日忽然唤她出来,这位美貌侍女挑了挑眉,直觉里这事情并不简单。
等鸢尾带着人重新下去,萱兰方才出来,立在书桌旁边,替开始办公的三公主研墨。
“殿下,那美姬是戎亲王送来的,属下已经调查过背景,乃扬州瘦马,自小便被精心训练如何伺候达官贵人,手段了得。她背后的人,其实是皇后。您将这样的人物,安排在夫人身边,恐怕……”
三公主勾起唇角,眸间皆是讽刺意味,“这些人当中,岂止这美姬一个,一半都是皇后派来的,一窝奸细待在一起,也好带带我那蠢笨的夫人,是该当个合格的奸细了。”
萱兰愕然地看着好像已经神志不清的三公主,哪有……上赶着给自己培养奸细的。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人鱼公主假死失败之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