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主角是祁政川舒骆承小说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完结版全文火爆来袭,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谁能想到在一群普普通通的快递小哥里面会夹着一个来自某个知名跨国企业的大总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祁政川舒骆承小说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完结版全文火爆来袭,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谁能想到在一群普普通通的快递小哥里面会夹着一个来自某个知名跨国企业的大总裁?

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简介

“舒骆承,你快递送完了?”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即传来一阵自行车急刹车的声音。
舒骆承扭头一看,喊他名字的那人是物流公司里的一个同事,叫祁政川,长得还可以,和他半斤八两,低眉修目,鼻梁高挺,五官很是端正,看上去有点混血的样子。就是感觉人品不咋样,整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东巷晃来晃去,住这一片的都知道,东巷那地方说明了就是一窑子,走两步就能看到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中年老大妈站在路口向你招手。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阅读

六月流火的天气,炽热的阳光穿过一层层树叶炙然后烤着地面,只留下稀稀拉拉斑驳的光影,一阵风吹过,热浪扑面而来,闷得让人透不过气。
“这鬼天气!真他妈热!”
舒骆承眯着眼睛手里拿着一把塑料小扇子站在树荫底下扇凉,旁边还停放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三轮车后面的车厢里堆满了大大小小各种快递。
他现在的职业就是一个送快递的,月薪三千干得好还有提成的那种,三千的月薪在这个小城市里并不算很高,也不算很低,至少还是能保证一日三餐的。
其他同事每天都是每天一大早就出门送快递了,而舒骆承却和他们恰恰相反,每天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肯出门上班,好在这个物流公司的老板是个好说话的,要换做别人估计他早就被开几百遍了。
别人每天辛苦上班都是为了多挣点钱养家糊口,舒骆承就不一样了,准确来说他并不缺钱,反而还特别有钱。
谁能想到在一群普普通通的快递小哥里面会夹着一个来自某个知名跨国企业的大总裁?
至于舒骆承这个高高在上的大总裁为什么要自降身价屈身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城市当快递小哥,事情就要从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晚上说起了。
三个月前。
舒骆承看了一本都市霸道总裁文,这是他十二岁的表妹安利给他的,据说还很火,每个月的订阅量都是以百万为单位计算的。
正好他无聊,就把那本书从头到尾像审批文件一样一字不差的看了一遍,看完以后仔细的又分析了一遍,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
他现实中的职业和书里男主角的职业好像是一样的。
他们俩都是总裁,唯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真实存在的,另一个是虚拟杜撰的。
看完后他就只记住了里面让他影响最深的一句台词,也是他觉得唯一有道理的一句,其他灌水的内容他基本都略过了。
“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只是喜欢我的钱!”
就是因为男主角的这句台词,才让一个现实中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脑子被门夹了放着好好的总裁不干来个人生地不熟的小城市当个月薪三千的快递小哥。
舒骆承从小就在私立学校读书,步入社会之前脑子里基本都是各种学习课程,每天出入各大图书馆,一待就是一整天,对谈恋爱这些东西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感情经历为零。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顺利从北大毕业,并且成功接管了家族的跨国贸易企业,稳坐CEO的位置。
身家上亿,不仅人长得帅,而且还多金。
在商业圈里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二十五岁的年纪就做了总裁,试问有哪个姑娘不心动?
可着越有钱他就越烦恼,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身边的各种女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什么名门千金、明星超模陆续出现,几乎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爬上他的床,嫁进舒家的大门。
本来打算毕业后找个女朋友,然后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但是看现在这世道估计以他这个身份是很难找到一个踏踏实实的对象了,也不是说没有,但他就是找不到。
既然总裁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身份给他的恋爱生涯带来了阻碍,那他就把这个身份藏起来,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然后再顺便找个愿意和他共患难的女朋友,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和对方坦白身份。
舒大总裁说干就干,定下目标的第二天就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来到了现在待的这个小城市,然后在一天的时间里顺利找到了一份快递员的工作,又在物流公司附近租了个月租700块钱的小单间,对此,他表示很满意。
“舒骆承,你快递送完了?”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即传来一阵自行车急刹车的声音。
舒骆承扭头一看,喊他名字的那人是物流公司里的一个同事,叫祁政川,长得还可以,和他半斤八两,低眉修目,鼻梁高挺,五官很是端正,看上去有点混血的样子。就是感觉人品不咋样,整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在东巷晃来晃去,住这一片的都知道,东巷那地方说明了就是一窑子,走两步就能看到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中年老大妈站在路口向你招手。
而祁政川又每天都往那地方钻,勤快得很,一天不落的,这才人舒骆承对他的人品产生了质疑。
“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吗?”舒骆承瞄了一眼三轮车后面满满当当的一堆快递盒子,这个人分明就是在明知故问。
也不知道怎么的,舒骆承就是看不惯祁政川这人,抛去他逛窑子这一层,其次就是这人纯属就是欠揍型的,经常会莫名其妙就和他抬杠,最后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祁政川撩了撩他那把风吹成三七分的刘海,坐在自行车上,一脚踏着地面,身上穿着和舒骆承一样的快递员工服,袖子挽到手肘那里,领口半开着,整个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哟!还有这么多呢?要不要哥帮你一起送?”祁政川说着还向舒骆承挑了挑眉。
舒骆承强忍着一副要打人的冲动咬着牙白了他一眼,并不想和他有过多接触,直接就坐上了他的***轮车,准备扬长而去,继续送货。
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平时一向很给力的***轮这会居然没油了。
启动了半天还是在原地没有一点要起步的迹象,他愤愤的啪了一下车把手,真是关键时候才掉链子啊!后面还有这么多货没送,看着后备箱里的那堆快递,舒骆承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
经理今天给他放狠话了,说要是送不完今天的货明天就不用去公司报到了。
这是□□裸的威胁啊!
意思摆明了就是让他一定要送完今天的货,要不然就别干了。
“没油了?”祁政川往前骑了两步,车身和舒骆承的三轮车平行,歪着头问,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幸灾乐祸。
舒骆承不打算理这个傻|逼,插上钥匙又试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纹丝不动。
“操!”舒骆承低骂一声。
因为天气闷热的原因出了不少汗,额头上的刘海已经湿了七八分了,他的左眼底下有一颗不太明显的泪痣,黑色的头发偏长了一些,因为汗水,软软的趴在耳边。
“骂人是不好的。”祁政川一直歪着脑袋在旁边看着舒骆承的一举一动,幽幽的冒出一句,手臂懒懒散散的搭在自行车把上,一双大长腿撑着自行车踏在水泥地上,看着舒骆承眼神若有所思。
“你管不着。”舒骆承淡淡的丢出一句话,然后低头继续摆弄着三轮车的方向盘。
这车他还不是很会用,只是会开,插上钥匙就能走的那种,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能顶着烈日推着三轮车回去吧?可看了一圈四周,这一片好像都没有加油站,最近的也也在五公里以外。
完蛋了……
祁政川看着舒骆承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嗤笑一声,有些好笑的说道:“小朋友,要不要哥哥帮你?”
笑个屁!
舒骆承现在很烦,他想把祁政川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然后当皮球踢。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除了求助这个老流氓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他不可能把这车货留在马路边一个人去找加油站,那样的话他回来的时候还能不能看到这辆三轮车的影子就难说了。当然他也不可能会推着车走十几公里回公司,先不说他会不会累死,热晕过去也是有可能的。
“我记得这一片方圆五公里之内好像都没有加油站,所以这么热的天你是打算推着车走路回去吗?”祁政川抬头看了看天上那个刺眼的太阳,眯了眯眼睛,然后从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电风扇,当着舒骆承的面开到最大,然后无比享受的对着脸和脖子吹了一圈,表情美滋滋的。
……
舒骆承本来打算向他求助来着,现在这么一看,还是算了,他就算是要顶着大太阳把这车货推着走回去,也不要这个老流氓帮忙!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一下车就后悔了。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太阳最烈的时候。
水泥地被晒得滚烫滚烫的,往地上打个鸡蛋都能烤熟的那种。
刚刚还可以遮阴的树底现在已经完全暴露在阳光底下了,六月的小城市比他之前待的大城市还要热,绿化做得并不算很到位,整条路上的树都种得很散,大部分的地面都直接暴露在太阳底下烤。
汗水不停往下流,偶尔有风吹过,也都是让人避之不及的热浪,路上的车子很少,连私家车都不见几辆,更别提想在这个鬼地方打到出租车了。
舒骆承抹了一把脸,把刘海撩起来,额头露出一大半,他的皮肤很白,是那种很自然的白,五官不算很惊艳,但是组合在一起就很耐看,睫毛长长的,眨眼的时候就像两把小扇子似的。
舒骆承长出一口气,转头看向在一旁看着他一言不发的祁政川,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抿了抿薄唇,指了指祁政川的自行车问:“你这车能坐两个人吗?”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阅读

祁政川像是早就料到舒骆承会这么问似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车把手,勾唇一笑:“要坐前面,还是后面?”
说完他又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扬起下巴指了指旁边的***轮问:“那你这小破车怎么弄?我可驮不动它。”
舒骆承看傻子似的白了他一眼,然后举起手里的那部明显二手货的梨子牌智能手机,说道:“我已经找好拖车的了,你把我驮回公司就行。”
“成,上车吧。”祁政川点头,调整好坐姿,刚想把手里的小电风扇扔回篮子里,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放在舒骆承面前晃了晃:“小朋友,热不热?要不要哥哥把夏日解暑神器借给你用用?”
舒骆承看了看祁政川手里的夏日解暑神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塑料小扇子,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了,一把拿了过来,对着脖子吹了一圈。
真爽!
等到拖车的来把***轮拖走以后舒骆承才坐上了祁政川的自行车后座,这一路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时不时就来个小颠簸,差点没把他从后座上震下来。
“我说你这技术行不行啊?不行就换我来。”舒骆承一手抓着小电风扇,另外一只手则紧紧的扣住祁政川***小的坐垫,以防掉下去。
祁政川在前面骑得潇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是后面突然多了个人有点不习惯,好在舒骆承不算很重,还在他的承受能力范围之内。
“哥哥我器大活好,你说我不行?”祁政川故意把舒骆承的话曲解了意思,他就想看看平时对他毒舌又冷漠的舒骆承会怎么回怼他。
结果如他所料,舒骆承压根就不打算理他,美滋滋的坐在后座上吹着电风扇。
“喂,小朋友,说句话啊。”闲得无聊,祁政川松开一只手,往后胡乱摸了摸,摸到了舒骆承软趴趴的头顶,手感不错,手控制不住的又多揉了两下。
这人是不是有病?
舒骆承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松开抓着坐垫的那只手***拍了一下在他头上肆意妄为的某只手,这绝对是他这一生当中活得最憋屈的一次,遥想他当总裁这么多年来,有谁敢这么揉他的头发?
简直嚣张至极!
刚想骂人,突然想起来他现在的身份好像有点微妙,只能作罢,但是说话态度还是和之前一样,能把你怼进角落瑟瑟发抖。
“叫谁小朋友呢?爷今年二十五。”
谁知道舒骆承话音刚落,前面突然传来一阵爆笑声,祁政川的肩膀在前面一抖一抖的。
“你笑什么?”舒骆承不解。有这么好笑吗?他虽然是长得嫩了一点,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已经年过二十了好吧?
“不是,我还以为你是高中出来兼职的学生,没想到还有这种内幕啊。”祁政川啧了一声摇摇头,感叹岁月不饶人,然后又问:“话说你是怎么保养的?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最多18岁。”
“洁身自好。”
“可是我也很洁身自好呀,怎么看起来我比你大这么多?”祁政川这个月刚过完二十七岁生日,和同龄人相比起来他这颜值绝对是门面担当了,混血脸又加上丹凤眼,组合起来算绝对的惊艳,随随便便开个直播都能赚一大笔钱的那种,无数少女眼中的梦中***,舒骆承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送快递。
“就你?呵呵……”舒骆承意味不明的笑了两声,祁政川每天进出东巷的事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去东巷的目的都是众所周知的,他怀疑要不是祁政川每个星期都坚持去健身房健身的话,绝对支撑不了他每天消耗出去的体力。
祁政川被他这两声意味不明的冷笑吓了一跳,脚底差点踩空,好在他及时稳住了。
“对啊,我平时就很洁身自好啊,你看虽然我今年都二十七了,不瞒你说其实我还是***之身。”
“吹吧你就。”舒骆承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鬼才会信祁政川的鬼话,虽然舒骆承自己也是个雏,但是他可不会像某人一样毫无顾忌的就说出来,这可关系到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脸面问题。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怼着回到了物流公司门口。
***轮已经被拖回来停放在公司大门了,旁边还站着气压低沉的王经理。
舒骆承咽了口唾沫,迈***默默的走了过去。
“经理我……”舒骆承低着头完全不敢看王经理的眼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说错话,被开除,成为无业游民,然后他就得重新找工作,这样太麻烦了,还不如先低头认错。
舒骆承低着头看不到王经理震惊的表情,也看不到祁政川看着王经理危险的眼神。
王经理低咳一声,拍了拍舒骆承的肩膀,然后有些语无伦次的和说了一堆毫无意义的话,整得他一脸懵逼。
“小承啊,你这样是不行的,但是呢,碍于公司领导没发话,我也不能说你什么不是,所以呢你只要好好干就行了。”王经理拍了拍舒骆承的肩膀,面部表情极其不自然的说道。
舒骆承还没搞明白王经理说这段话的意思,就见他偷偷瞟了一眼站在旁边毫无存在感的祁政川,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溜进了公司大楼。
“他什么情况?”舒骆承转头看了看比他高一点的祁政川,然后指了指空荡荡的公司大楼门口,王经理已经溜得不见人影了。
祁政川耸耸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在表扬你工作认真积极吧。”
“……”
回到公司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舒骆承好不容易把今天耽搁没送出去的货整理完,刚想着早点回去洗澡睡觉,走到电梯门口,突然看到一句十分恐怖的话。
电梯停电维修中,请走楼梯小楼。
“神啊!救救我吧!”舒骆承啧了一声,一个人站在电梯门口发呆了整整一分钟,刚准备认命爬楼梯下去时。
一个熟悉且欠揍的声音又在他身后响起了。
“嘿!小朋友你是打算爬楼梯下去么?”
用***想他也知道来人是谁,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不是早就走了吗?”物流公司晚上七点钟下班,现在已经快九点了,属于加班时间,但是舒骆承明明记得祁政川已经下班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公司里?
“有点事没处理完半路又回来了。”祁政川说得云淡风轻,一点因为要加班产生的负面情绪都没有,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
舒骆承点点头,不打算和他多聊,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从八楼爬楼梯走下去,然后踩着他的自行车回出租屋洗澡睡觉,这才是重中之重!
舒骆承转了转手里的车钥匙,然后往旁边的安全通道走去。
“等等我一起走啊小朋友!”祁政川迈开他的大长腿快步跟了上去,白天穿的工服已经被他换了下来,白色的T恤外面穿了件黑色的衬衫,长袖子被他工工整整的折到手肘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板鞋,鞋底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的,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下了楼,舒骆承好久都没有爬过这么高的楼梯了,准确来说是从来没有爬过,最多也就三层,其他时间都在坐电梯,今天又忙了一下午,这会体力有点受不住了,双手撑着膝盖弯腰喘着粗气。
反观一旁的祁政川一点事都没有,一路跟着他爬下来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呼吸平稳得很。
“喂,你不累吗?”舒骆承奇怪道。
“不累啊,感觉我还可以再爬十趟。”祁政川边说着边把他的自行车从停车区里挪出来。
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怎么样?要不要哥再送你一趟?”祁政川看舒骆承不停的在一旁喘气,以为他没力气蹬自行车了,就好心好意的问了一句,谁知道小朋友不仅不领他的情,居然还白了他一眼。
“不需要,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舒骆承说着已经坐上了自行车,不等前面的祁政川反应过来蹬着脚踏越过了他,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里。
“有个性。”祁政川看着舒骆承离开的方向感叹道。然后也踏上自行车往相反的方向骑去,最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舒骆承回到出租屋洗完澡就摊在床上如同一条咸鱼,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发呆,直到一串悠长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摸过手机看也不看划过接听键,然后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上。
“老板,我已经按您的要求对外宣称您这一年都在国外静养,公司按您的意思正常运转,账目和有必要汇报的事我会定期发到您的邮箱里,请问您还有什么要安排的吗?”林秘书向平常一样如实和舒骆承汇报公司的情况,电话里传来的御姐音还是和平时一样毫无波澜。
听到林秘书的话,舒骆承隔着屏幕点了点头,困意袭来,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带着倦意说道:“就按我走之前说那样办就行,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的,我知道了……”
舒骆承只觉得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声,到最后彻底听不见,还没挂断的电话滑在枕头上,手机的主人已经睡着了,传出轻微的鼾声。

小说推荐

才一会功夫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祁政川舒骆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就看完了,喜欢的友友们和小编继续关注下面的故事发展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