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祁政川舒骆承)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祁政川舒骆承)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导读: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完整版全文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祁政川舒骆承,本站提供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免费阅读:来上班的舒骆承看到王经理急匆匆的在公告栏上又贴了一张新的通知,上面写着活动提前一天开始。

小说介绍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完整版全文给大家安排上了,主角是祁政川舒骆承,本站提供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免费阅读:来上班的舒骆承看到王经理急匆匆的在公告栏上又贴了一张新的通知,上面写着活动提前一天开始,也就是今天。

祁政川舒骆承小说简介

舒骆承看着今天祁政川的打扮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于是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最后终于知道是哪不对劲了。
祁政川看到小朋友光盯着他看不说话,还以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魅力,于是搔首弄姿道:“怎么突然这么看着我,是发现哥的帅气了吗?”
“你这头上发胶抹了有两斤了吧?”舒骆承抬头看了一眼祁政川那被他用发胶抹得整整齐齐的发型,每一根特别***的边角都充满了心机。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文阅读

来上班的舒骆承看到王经理急匆匆的在公告栏上又贴了一张新的通知,上面写着活动提前一天开始,也就是今天。
活动地点在郊外,听着名字好像是座山,舒骆承一目十行用了十几秒把那张废话居多的通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总算抓到重点了,这次的活动和以往的完全不一样,之前他还没来的时候听说活动地点不是聚餐就是去KTV唱歌,怎么到他这就要去爬山了?
众所周知爬山是个不折不扣的体力活,而且现在这天气还容易晒黑,所以公司人事部仅有的几个女同事一开始并不想去,不知道王经理和她们说了什么,没过一会几个人就兴冲冲的拿出了尘封已久的化妆品开始往脸上抹,边抹还边让其他男同事评价妆容好不好看。
“不就是爬个山而已,有必要吗?”舒骆承挨在办公桌旁,无聊的看着她们拿着两把刷子在眼皮上不停的刷着口中所谓的眼影。
其中一个女同事听到了就停了下来,她是人事部的组长,平时大家都叫她小张,比舒骆承大一岁。
小张抖了抖手上的刷子,哼哼两声,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笑眯眯的对舒骆承说:“你不懂,这次的活动和之前的可一样,这是可个机会!”
“什么机会?”舒骆承莫名其妙。他承认这次的活动的确和以往的不一样,但是这能有什么机会他可一点没看出来,难不成去爬个山回来还能升职加薪不成?
“嫁入豪门的机会啊!”小张越想越激动,控制不住的和其他女同事开始热聊起来,脱口而出的话把舒骆承整得云里雾里的。
舒骆承一想,公司里除了他和王经理以外还有其他更有钱的人么?王经理月薪一万算过得去,他是隐形富豪也说得过去,但是他可还没有爆马,所以现在他在这群女同事的眼里还只是一个光有皮囊的穷□□丝,根本排不上她们的择偶标准。
要是这么想的话就更可怕了,王经理可是有家室的人,儿子都上小学了,难不成她们还想倒插一脚当***?
舒骆承细极思恐,晃了晃脑袋不让自己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亲爱的同事们!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王经理手里拿着个大喇叭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几个还没化完妆的女同事赶紧急急忙忙的补了个口红提起包飞一般的冲在舒骆承前面,只留下一个残影。
舒骆承被这稍纵即逝背影吓了一跳,眼睛不由得看向王经理,感叹果然这年头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大家都整整齐齐的在公司楼下排好了队,王经理站在队伍前面,身后停着几辆白色的面包车,舒骆承左右看了一眼,没有看到祁政川的人影。
心里疑惑这人到底和王经理是什么关系,能这么嚣张,开会开到一半溜走也就算了,集体活动也不积极参加。
王经理一如既往的站在三级台阶上手指在底下的人群中点了点,似乎觉得没有什么毛病,然后清了清嗓子举起喇叭放到嘴边开始讲户外活动的注意事项和一些急救知识。
舒骆承在下面听得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好像多了个人,转头一看,祁政川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站在他旁边。
两个人对视一眼,祁政川眯起眼睛笑了笑,露出他那口整齐划一大白牙,抬手和他打了个招呼。
“小朋友,好久不见啊。”
舒骆承看着今天祁政川的打扮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于是就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最后终于知道是哪不对劲了。
祁政川看到小朋友光盯着他看不说话,还以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魅力,于是搔首弄姿道:“怎么突然这么看着我,是发现哥的帅气了吗?”
“你这头上发胶抹了有两斤了吧?”舒骆承抬头看了一眼祁政川那被他用发胶抹得整整齐齐的发型,每一根特别***的边角都充满了心机。
祁政川翻起眼珠子瞄了瞄额头上的刘海,然后撅起嘴往上吹了一口气:“这不是快过期了怕浪费,干脆给它用完算了,还挺贵的。”
舒骆承忍不住又看了下祁政川的头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劣质发胶的味道,皱眉道:“路边摊买的吧?我劝你以后还是少买这种东西,小心那天头发掉光变成地中海。”
虽然小朋友的话有点毒舌,祁政川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出来了一股子关心的意思,感动得差点把头上的发胶分一半抹在舒骆承头上,但是一想到这么做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当众被打,于是就强忍着控制不住的双手搓了搓巩固不到位掉下来的一撮头发。
“我打算明天开始晨跑。”王经理在台阶上滔滔不绝的讲着,祁政川在下面兴致勃勃的和舒骆承说着他的计划。
“随便你。”舒骆承极其敷衍的回了一句。想去就去呗,难不成还想让他陪着一起跑?
祁政川还想再说两句来着,就听到王经理高喊一声。
“散会!”
然后舒骆承就随便选了一辆车钻了***,其他人也都在王经理的安排下上了车。舒骆承坐在靠窗的位置往外看,就看到王经理一溜小跑到祁政川面前,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上了另外一辆车,距离太远了听不到。
随后祁政川就晃晃悠悠的往他坐的这辆车走了过来,一***坐在舒骆承边上,本来就不大的空间同时坐了两个一米八的大个子,不免显得有些拥挤。
舒骆承找了个相对***的***手撑着下巴靠在车窗上,一双大长腿憋屈的交叠在一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
“小朋友在看什么呢?”祁政川往舒骆承这边凑了凑,也盯着窗外看了半天,窗外除了两个提着扫把坐在树荫底下休息的清洁工阿姨以外什么也没有。
舒骆承正发着呆,耳边突然响起声音不禁吓了一跳,刚转过头就看到祁政川那张放大版的脸出现在他面前,身子猛的往后一缩,后脑勺一不小心磕到了车窗玻璃,发出沉闷的一声“咚!”。
“***!你想吓死谁呢?”舒骆承皱着眉不由得“嘶——”了声,抬手揉了揉撞得有些发麻的脑袋,看着祁政川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危险气息。
祁政川没想到他说句话都能把舒骆承吓成这样,顿时露出一脸紧张的模样,手搭着舒骆承的肩膀想要强行把他扭过来检查有没有伤口。
“哪撞着了?转过来哥哥帮你看看。”
舒骆承想也不想一把推开挨过来的祁政川,脸上尽是嫌弃之色。
“说话就说话,别靠那么近。”
“害羞?”祁政川越挨越紧。
“滚滚滚,我有洁癖!”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面包车才在一处类似于小广场的地方缓缓停了下来,不得不说这面包车坐得是真不***,颠簸严重不说,连座位都是硬邦邦的,一路上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同志们下车了!原地先休息十分钟!”
还没下车就又听到了王经理的喊声,坐了这么久的车看上去还是一点疲倦感都没有,其他人补妆的补妆喝水的喝水。
“小朋友接着!”
舒骆承眼皮子一抬就看到一瓶水朝着他飞了过来,电光火石之间迅速把那瓶水接住,然后打开喝了一口才觉得嗓子***多了。
祁政川也拎着一瓶矿泉水走了过来,两个人都没下车,也不想下车,外头太阳正烈,不涂点防晒霜都容易晒伤的那种,想想还是在车里吹空调比较好。
“小朋友饿不饿?”祁政川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两个面包递给舒骆承:“哥哥这有面包,先吃点垫垫肚子一会还要爬山呢。”
“哪个***想出来的馊主意,这么热的天出来爬山怕不是脑子有坑吧。”舒骆承看了看天上刺眼的太阳,忍不住抱怨。
祁政川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嘴角,他还以为舒骆承会特别喜欢这个活动,没想到会这样……
“就是,老板真是脑子有坑,来来来,一起吃点别饿着了。”祁政川也不顾这是他自己选的地,开始了我骂我自己,然后不由分的把一个面包塞进舒骆承怀里,又撕开另一个包装啃了一口。
舒骆承看了一眼包装,然后还了回去:“红豆馅的,我不爱吃。”
祁政川把嘴里的面包咽下肚,又喝了口水才问道:“那你喜欢吃什么馅的?哥哥给你变出来。”
“你以为你是哆啦A梦啊?”舒骆承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又喝了口水补充坐车这么长时间缺失的水分。
他的确有点饿了,本来打算下车去买的零食垫垫肚子来着,看了一眼窗外就放弃了。
太荒了。
也不知道王经理选的是什么地方,放眼望去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更别提要找便利店了。
但是那个红豆面包他是打死都不会吃的,他还清楚的记得几年前自己就因为吃了一个红豆馅的面包光荣的躺进了ICU,从那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对红豆有着严重的过敏反应。
咕噜——
咕噜——
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舒骆承尴尬的咳了一声,仰头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会,喝了有大半瓶才把腹中的饥饿感给压下去。
“别喝太多水。”祁政川把剩下的小半瓶水抢了过来,然后拎着车上唯一的两瓶水下了车,往王经理坐的那辆车的方向走了过去,影子在地上拉得长长的,舒骆承在车上坐了一会刚安静没多久的肚子又开始抗议了。
来得时候忘记带吃的了,等会还要爬这么高的山,现在已经有点低血糖了,再不吃东西他非得饿晕过去不可。
想着舒骆承低头拿出手机上百度开始搜索画饼充饥的办法。
没看到祁政川怀里抱着一大堆零食从另一边走了回来。

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免费阅读

舒骆承搜得正入迷,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突然冒出来的人,看着手机里那些美食的图片嘴里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厉害啊小朋友,在这画饼充饥呢?”祁政川把头凑过去,看着那些图片啧了一声。
舒骆承闻声迅速关掉手机屏幕,眼睛看向祁政川怀里抱着的那堆零食,面不改色的问道:“你这又是从哪个小姐姐那里骗来的?”
祁政川把东西都放在车椅子上,然后翻了翻从里面摸出来一块巧克力饼干,又从旁边拿了一盒牛奶然后全部递给舒骆承。
“凭哥的魅力还用骗?哥往那一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形立牌,先吃吧,这个是巧克力的,吃完再喝点牛奶解腻。”
舒骆承已经习惯了某人不要脸的自夸日常,突然觉得有句老话说的真对,脸皮厚,去哪都吃香。
舒骆承也不客气,三下两下就把那块巧克力饼干吃完了,又喝了半盒牛奶才觉得肚子好受了点。
“你看着我干嘛?怎么不吃?”祁政川拿了很多零食薯片回来,放在椅子上就不动了,光看着舒骆承吃,看得他有点尴尬。
祁政川拎起一包番茄味的薯片,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又放下了,说道:“我不吃零食。”
“不吃你干嘛拿这么多?”舒骆承看着椅子上堆得跟小山似的饼干薯片,伸手拔了拨,发现里面还夹杂着几块压缩饼干。
“拿给你吃。”祁政川坐到另一边的空位上,背往后靠,手臂枕在脑后,翘着个二郎腿盯着车顶看。
“你当我是猪啊?拿这么多我怎么可能吃的完。”
这些零食都够舒骆承吃一个星期了,又是压缩饼干又是薯片巧克力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他很怀疑王经理他们是不是把小卖部的东西都搬空了,爬个山带了好几天的干粮,是打算要在山里待几天吗?
很快祁政川就验证了他的猜想。
“听说我们这次活动一共持续三天,也就是说咱们得在山里待三天两夜,带这点吃的不算多。”
“还要在山上过夜?!”舒骆承听到这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吃惊的看着祁政川。
“是啊,别告诉我你什么也没准备。”
舒骆承摇摇头生无可恋的看着窗外,他还真的是什么也没准备,吃的没有,喝的也没有,就更别提什么野外宿营装备了。
祁政川倒是不担心这个,虽然他也是空手来的,但是东西王经理都给他带好了,随时可以拿。
“那你晚上睡哪?”祁政川手撑着下巴问。
“天为被地为床。”舒骆承已经放弃挣扎了。反正这方圆几里以内他是看不到一个小商店,现在想去买也不现实。
想着想着,他突然又想起来,祁政川不是也空手来的吗?
“你说我,那你自己呢?你上哪睡?”
“我啊……”祁政川故意拖长尾音,然后冲朝舒骆承勾了勾手指:“过来我就告诉你。”
舒骆承无动于衷,冷哼一声:“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说完撕开巧克力饼干的包装,三下两下就给吃完了,饼干吃完了又吸了半盒牛奶,才心满意足的靠在椅背上,拿着喝剩下那半盒牛奶的手随意的搭在大腿上,歪过头懒洋洋的看着窗外正往车外搬东西的王经理和其他同事。
看着看着,小腿突然被人轻轻的踢了一下,舒骆承回过头,一言不发的看向祁政川。
祁政川已经在把沙发上的零食拿塑料袋打包起来了,又往里添了好几瓶矿泉水,然后把袋子扎紧。
“小朋友休息够了吧?”祁政川一手提着打包好的零食,一手打开车门,热浪顿时扑面而来,舒骆承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天气出门爬山是傻的吗?真不知道王经理怎么想的,爬山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过夜,半夜三更被野兽叼走都不知道。
舒骆承的内心戏极其丰富,还没上山脑子里就已经脑补出了一大堆他觉得会发生的事情,但是上山后很显然是他自己戏太多了。
因为,这他妈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周围一片都是荒无人烟,唯一的一块空地上居然开着一家小卖铺!而且登山和野外露营物品还一应俱全,还有各种各样的零食饮料。
小卖铺柜台里边坐着一个瘦精瘦精的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看到舒骆承他们走过去连站都不站起来,依然坐在椅子上手摇着蒲扇。
“老板,这个多少钱?”舒骆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的酸梅汁放在柜台上。
小卖部老板眼皮子抬了抬,张口就来:“8块钱。”
舒骆承拿起那瓶酸梅汁,左右看了看,把其中一边转向老板的方向,指着上面的标签说道:“这上面不是写着建议零售价是4块钱吗?你这怎么卖8块钱这么贵。”
那老板放下蒲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瞄了一眼那瓶酸梅汁,表情十分不屑的回答道:“我不接受建议。”
舒骆承:“……”
“小朋友你买瓶水怎么去这么久?”
舒骆承刚回到大部队就见祁政川大步流星的往他这边走了过来,走着走着还撩了一把他那已经被风吹的不见造型的头发。
“你毛炸了。”舒骆承拎着那瓶价格翻了倍的酸梅汁走了过去,还不忘损他一下,然后越过他走进人群。
祁政川见舒骆承没理他,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略感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恢复常态笑嘻嘻的和身边的几个人打趣。
爬山的过程总是枯燥又痛苦的,特别是在炎炎烈日底下还要穿着闷热不透气的登山外套,刚爬了没一会就汗如雨下了。
舒骆承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拉了拉领口,试图把衣领里的闷气散出来,边喘气边后悔。
他这是造了哪门子孽啊!答应来参加这个作死的活动不说,居然还特么买到了件不透气的登山服!他现在真的很想把外套脱了,前提是不会被晒伤的情况下。
“热吗小朋友?”祁政川不知道又从哪儿钻了出来,从后面拍了拍舒骆承的肩膀。
舒骆承回头看他和自己同样狼狈的模样,心里顿时安慰了许多。
舒骆承现在根本没精力去怼他了,只想快点爬到目的地,只是白了他一眼,指了指额头上的汗,道:“你说呢?”
祁政川摸了摸***兜,不一会就摸出来一包纸巾,撕开抽出一张,然后递给舒骆承:“擦擦汗。”
舒骆承撇了一下递到他面前的纸,就接了过来,在脑门上胡乱擦了擦,一股浓浓的抽纸特有的薰衣草香气瞬间扑鼻而来。
舒骆承把纸揉成团,抓在手心里,左右看了看,没有垃圾桶。
就在他打算先把废纸放进口袋里等找到垃圾桶再扔时,祁政川一把抢过了那团废纸,然后面不改色的塞进自己的裤兜里。
“你干嘛?”舒骆承嫌弃的看着他的动作。心想,这哥们不会有什么喜欢收集二手物品的怪癖吧?这纸巾可是他刚刚擦完汗的,脏得很。
祁政川把舒骆承擦过汗的纸巾塞进口袋还不够,还轻轻的拍了两下微鼓起来的口袋,才抬起头来。看见舒骆承一脸嫌弃的表情,他也没觉得自己的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对,不知道他怎么这副表情,于是反问:“我在帮你处理垃圾呀!你怎么还这副表情看着我?”
“你也知道那是垃圾啊,亏你还往口袋里装,你那口袋的作用不会是专门用来回收垃圾的吧?”舒骆承一边跟着前面的队伍缓慢的往山顶爬,一边心有余力不足的应着祁政川的话,说话声断断续续的,夹着重重的呼气声,显然已经累的不行了。
舒骆承探头往前面看了看,王经理和几个公司的骨干员工正在队伍前面走得飞快,仿佛脚踩风火轮,这还不算,更厉害的是他们背上都还各自背着一个鼓到不能再鼓的登山包,登山包的上面还绑着一顶不小的帐篷。
太牛了,不愧是从快递员干到经理级别的人,看来没有点真本事还真干不了这一行。
“后面的同志们抓紧时间跟上!我们要在天黑之前爬到露营地扎营!速度爬起来!”王经理转身在前面朝后面落下的几个人挥了挥手,大声的喊道。
“累不累?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会?”祁政川跟着舒骆承在队伍的最后边肩并肩走着,还时不时扭过头关心一下他。
两个人手上背上都是空空如也,相比其他人来说可谓是轻松很多了,但是看舒骆承汗流浃背的样子,明显一点也不轻松,甚至一度怀疑人生。
舒骆承现在也没心情和他抬杠了,问一句他就答一句,免得被追问至烦死。
“你看王经理像是会累的人吗?他都没发话谁敢停下来休息,我说累有个屁用,这荒郊野岭的走丢了可不是件好事。”舒骆承闷头走着,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头顶正烈的太阳,就怕一个不留神就过去了。
祁政川很难得的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有用。”

小说推荐

完了完了,小编已经沉浸在祁政川舒骆承小说总裁他每天都在装穷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