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岸,江岸(白散江岸)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江岸,江岸(白散江岸)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白散江岸小说————江岸,江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许从容所著,讲述了念起年少荒唐又无趣,旦有掌灯人星夜拂雪而往。想来是很好的事。白散是攻。

小说介绍

白散江岸小说————江岸,江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许从容所著,讲述了念起年少荒唐又无趣,旦有掌灯人星夜拂雪而往。想来是很好的事。白散是攻。

白散江岸小说简介

第1章
浓郁夏日晒得树冠炎炎熠熠,缝隙间梭下来的光,熙攘也寂静,不能忘。
白散两指微掀帽檐,回头又瞅一眼。
挺好。
1E战队训练基地院内的树好,1E战队也好。

江岸,江岸白散江岸全文阅读

“今年周岁18?”裴忱止步,站在台阶前看他。
白散回过神,手指蹭了下鼻尖,“是的,裴经理。”
裴忱乐呵一声,没说什么,不着急进楼,回到树荫下陪他多停留会儿。
“裴经理,我做青训生是不是有点高龄了?”白散迟疑一下小声问,映照在地上的斑驳树影伴随夏日长风摇啊摇。
1E战队别称豪门之首,电竞之巅,众玩家挤破脑袋都想进,他也不例外。
除非别队有株一般无二的树。
“符合招募条件,”裴忱扶正香槟色衬衫上的香槟色领带,手指一顿,“倒是看起来显小。”
白散仰头,“谢谢您。”
午餐牛奶要加量。
裴忱不经意地笑,问白散介不介意他吸烟,否定后,从银盒里捻出一支,“怎么会决定打职业?”
不等白散回答,他夹烟侧目,“报纸没白订,收到你申请吓我一跳,国之栋梁满分考入南大后第一件事休学打游戏,多完美一波节奏。”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白散鞠着躬闷声解释,“父母期望我考上大学。”
没能说出口的话是他以电竞为梦想。
裴忱吸口了烟,“问题不大,主要是家长现在同意你进1E做青训生,并且未来有可能走上赛场吗?”
或许同意,或许不同意,再问已经晚了。白散迟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刺客型枪手少见,几乎没有,你临场反应很棒,意识好,地图熟悉度远胜老选手。但打法太乱来,枪也马,找对方法积极训练,最迟两年,肯定能在电竞圈占有一席之地。”
说完,裴忱吐出烟圈笑了下。
“谢谢您的提点,我记下了,”白散垂下眼睑,“关于父母,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开,所以很多事情,我可以自己决定。”
一截纸烟灰砸下,裴忱掐灭烟,隔着帽子摸了一把白散的脑袋,“难怪申请表上紧急联系人那栏是空的。”
白散小心道:“那请问可以不填吗?”
“按规矩是不可以的。”裴忱沉思后给出回答。
烟蒂精准掉进垃圾箱。
吧嗒一声。
白散垂着头蔫蔫的,张了张口,声音越来越小,“噢,我认识一个老头子,或许能填,可是他不会赞同我打电竞的。”
“怎么说?”裴忱被他苦巴巴的表情逗乐,“有总比没有好,凡事能沟通。”
曾经的白散也是这样想的,直到切身体会什么是代沟,他努力尝试向裴忱介绍。
“您可能无法理解,老头子不碰电视电脑,不看电影电视剧,杜绝一切电子传媒,对现代产物嗤之以鼻,眼里只有学术。”
裴忱细品,代入无论风吹雨打一早一晚公园遛弯儿大爷,老考究,死犟死犟,废话和道理一箩筐。
爱莫能助。
他真心安慰几句,带着生无可恋的白散进了楼。
上午九点半。
基地里人不多,一半外出参赛,一半刚起床神游天外。
裴忱边走边讲几点硬性要求,经过荣誉墙,忽然问:“你是Epoch的粉吗?”
“不是。”白散下意识回答,反应过来想了想,还是要这样说,因为他想打败Epoch大魔王。
Epoch,1E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兼在役选手,出道即封神,11届赛季夺下11场全球个人赛总决赛冠军,拿奖杯像过冬储大白菜,轻松愉快。
在Epoch以名讳终结旧世界的信仰时代,白散彻夜不眠看过他每一场比赛,曾清醒而迷茫时发送私信明知淹没人海,也同众人好奇着他的一切,但不是粉。
不是就不是。
似乎裴忱随口一提,听后倒扭头看着他弯了弯唇,“那就好,怕你失望,世联赛刚结束,Epoch还没回来,不过也快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白散点了点头,毫不在乎。
昨晚Epoch更新微博,奖杯照片,对应荣誉墙一排金镗镗奖杯末端的空位。内容下方,坐标显示敖拉港。
他查过,回国最近的一列航班傍晚抵达,19点34分。
进会客室,裴忱从冷饮柜取出一罐雪碧,掀起拉环递给他,“刚才我就想问,这么大的太阳就差人工增雨了,你裹着卫衣长裤不热吗?”
白散双手接过道谢,摘下帽子,扒拉扒拉有点乱蓬蓬的头发,遮住手背的衣袖荡两下,“其实我在家都是穿老头衫的,但是外面就不行了,会紫外线过敏。”
“还真惨。”裴忱落下百叶窗。
白散挽起袖子折三折,抿了一***汽水。
感谢裴经理。
话语中一闪而过的笑意绝对是错觉。
屋内光线渐暗,不压抑,柠檬绸色调温暖绵长。
裴忱转身多看了白散几眼,手腕比三岁侄子还细,肤色冷白,像海盐一样,卫衣挂在身上空空荡荡,“小孩要好好吃饭。”
汽水微甜,白散茫然,咽下一窝小泡泡,乖巧点头。
“我回办公室拿青训合同,你先自己坐会儿,无聊的话可以看平板,里面应该有动画——和武打片。”
裴忱顿了一下,十分可疑。
合门离去。
白散端坐,余光不落痕迹瞄向长桌对面的平板,半秒收回直视前方。

江岸,江岸免费阅读

过了好久,裴经理还是没回来。白散一趴,脸颊贴着桌面,手指模仿小人走路,慢慢挪向平板。
其实他特别喜欢看武打片。
没锁,屏幕亮起时处在视频页面,已经到了结尾,暂停状态。
标题:第十二赛季全球总决赛个人赛璀璨落幕,Epoch再度登峰!
白散看过,刷了七遍,却依旧鬼使神差按下继续播放。
Epoch是获得荣誉最多的职业选手,也最神秘。他从未现身在公众视野,不接广告,不出周边,不开直播。
除了id,众人一无所知,又因为他的id所代表的一切,狂热如焚。
屏幕中的彩色弹幕一层盖一层,密不透风,纷纷重复一句话。
-他在位之际,不可有神。
卡顿五秒,白散咬着汽水罐,强行忍住发条弹幕混入其中的冲动,关了弹幕。
原始画面干干净净,众选手的虚拟角色全息投影到舞台上。
正中央,Epoch一身纯黑西装,迎光微明,透出粗砺而沉缓的质感。
他身形挺拔,左侧臂弯揽冷色系男士花束,右手擎暗金奖杯,眼神平静,唇边含淡笑,抵着灯光的下颌到侧颈漫开幽黯深影,山川皆动容。
有一瞬间,白散似乎与他对视,微风轻轻拂起袖口。
而收录其中并不真切的叫喊声,镜头记录下写满情绪的一张张脸,包括屏幕前的白散都是旁观者,一路见证Epoch垂衣御荒,逐鹿封疆。
太难打了太可怕了。
简直毫无希望。
白散垂头丧气瘫在椅子上,听着谢幕环节叭叭叭,他大口灌下汽水,一个人买醉。
视频结束时,裴忱推门而入。
“先试训三个月,包吃包住工资打卡。紧急联系人就填你那个老头子吧,这两天会安排人去接触,了解一下情况。”
白散在小纸条上记下老头子的电话,到名字时,虽然很想用这个称呼但不太敢,只好如实书写,江岸。
“看不懂合同也大概翻翻——”裴忱突然没了音,看着纸条,“江岸?”
白散应声,下意识想揉手腕。
这两个字是他唯一能拿出手的,写得比自己名字都好看,因为偷偷喝酒被发现,老头子说罚抄1000遍,不开玩笑。
由此可知老头子坏透了。
裴忱坐在对面把纸条180度旋转,细看,“挺巧,Epoch本名也叫江岸。”
白散心下一怔,心不在焉签完合同,垂眼又瞅瞅小纸条。
太惨了,居然和老头子重名。
“这串电话号开头也像,越看越眼熟,”裴忱盯一阵,径自乐了,“不会吧。”
不会什么?
白散有点懵,本能察觉不是好事,他深深吸一口气,拿出吃青椒的觉悟,结结巴巴问:“您是说很……很像吗?”
小纸条被裴忱两指夹住,他摸出手机对照手机号,突然接进电话。
“江哥——这么快啊——确实早上清静,没粉丝没记者——我在会客室,和一小孩儿,你可能认识,白散——好的。”
裴忱挂断手机,递到他面前,“你看,电话一样。江哥没跟你提过也正常,认识快五年我都不了解他。”
签字笔直直掉落在地。
白散一动不动,好一阵才发现,蹲身去捡,手却僵在半空。
间歇性失踪老头子和大魔王Epoch是一个人,江岸。
他脑子乱糟糟,蹲下来做什么都忘记。
“你还好吗?”
Epoch是江岸Epoch是江岸Epoch是江岸——
白散抱膝盖埋头,细软黑发下的白净耳根发烫,皮肤薄,脸颊连带脖颈一下子全红了,像高烧不退,呼吸出来的都是热气。
除了求死欲极强一切都好。
他脑袋埋在臂弯里,打着颤小声质问:“……裴经理,我朋友说江、江先生最快傍晚到。”
“那个啊,是从微博地址推测的么,江哥不接触这些,都是教练发的,”裴忱无奈又好笑,“他已经到门口了,正过来呢。你先从桌子底下出来。”
走廊间的脚步声不慌不忙,沉毅有力,每一次落地频率白散都熟悉。
他慢吞吞起身,恍惚间撞了头。
“砰”的一声。
白散眼前一黑,似乎有小星星在跳舞,身体晃了晃,猛地疼醒。
他瞬间跳起,红着额头揪住裴忱手中的合同一角,眼里氤氲湿润雾气,声音略带哭腔,“裴经理我后悔了,我不进1E不想打电竞了,当我没签过好不好?”
“合同盖过公章已经具有法律效力,”裴忱顿了顿,于心不忍告知一串数字,“违约金支持刷卡或使用app支付,分期的话可以找老板商量,也就是江哥。”
白散感受到了真正的绝望。
此时,传来叩门声。

小编推荐理由

江岸,江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