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男友[无限](封瑟白寒景)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深渊男友[无限](封瑟白寒景)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封瑟白寒景小说————深渊男友[无限]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子时欢所著,讲述了嘿,朋友玩游戏吗?——玩不赢就死的那种。ok!深渊游戏欢迎你的到来!封瑟死后,被卷入了一场真人剧情逃

小说介绍

封瑟白寒景小说————深渊男友[无限]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子时欢所著,讲述了嘿,朋友玩游戏吗?——玩不赢就死的那种。ok!深渊游戏欢迎你的到来!封瑟死后,被卷入了一场真人剧情逃

封瑟白寒景内容介绍

眼前是白的刺痛人眼的天花板。
封瑟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似乎是无法理解眼前的环境。
第一时间感觉到的就是,他的脑子像搅成一团的浆糊。
忽然到了个陌生的地方,封瑟比一般人要冷静很多,不仅没有大喊大叫还能静下心来思考。
他甚至打了个哈欠慢慢地坐起身来,支离破碎的记忆慢慢回拢,模糊的思绪慢慢连贯成了一条逻辑线,最后拼凑出来的形状让封瑟有些轻微皱起了眉头。

封瑟白寒景全文阅读

卡啦——
有张卡片从他的衣兜里掉落了出来。
他若有所思地捡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字。
红黑的底色就像是用鲜血染就一样诡异,上面用烫金色的花体字漂亮地写着几句话,末尾的字还用笔尖勾了两下,整体给人一种繁琐的黑暗感。
【首先恭喜你来到深渊游戏。】
【亲爱的玩家,你的生命并不是毫无代价的复生,如果想要继续活下去得和我玩一些游戏,深渊可以为胜利者提供一切,但是请记住如果你在某一次游戏中死去,那么灵魂将会被彻底抹消。】
之后封瑟惊奇的发现,卡片上原先的字迅速消失,接下来出现了新的内容。
他捏了捏卡片,发现就是一般的硬纸做的,让一张普通的纸出现跟显示屏一样的功能,这可不太像人类现有科技能做到的。
【主线任务:拯救人类】
【背景:一种莫名传染开的病毒几乎席卷全球,被感染者都成为吞噬血肉的怪物,并且大幅度改变生物基因链,将世界化为人间地狱。尊敬的玩家,您深陷迷城,请成功到达塞西尔大楼,找到拯救人类的方法。】
【任务结束你将得到回归资格】
【规则须知:请不要消极怠工,否则依情况会被处以死刑。】
他的接受能力强的简直可以用冷酷来形容。
还真是有点意思。
封瑟嘴角弧度微微***,他胸膛里的心脏发出剧烈的跳动,剧烈到有些危险,接连运输到全身的血液好像夹带了这种感觉,让他有种诡异的兴奋。
他怀着点道不明的心思看完了卡片上接连浮现的所有内容。
确实,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
那场意外对他来说可真是无妄之灾。
记忆的最后——
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旁观者的惊声尖叫,就像一场安排好的话剧,碰撞声紧接着而来,温热的***渗入了眼球,最后烙印在他视网膜上的是刺目的猩红。
他看不到除了红色外的其他色彩了,感觉自己全身血液一点点冷下去,死亡可真是足够让人心脏在停止跳动之前加速起伏一阵子。
封瑟挺高兴能摆脱那个乏味的世界,在投入死神怀抱后,就算是下一秒他像是活着刚睁开眼,也无法打消此刻盎然升起的兴致。
来玩赌上生命的游戏吗?
太有趣了。
“***包的简直像花店的香水卡片。”
他吐槽了一句。
然后那张卡片在他手中无声地碎裂开来,宛如漫天花瓣飘洒,最后他被皮革手套包裹的手背一阵发烫。
他揭开去看,一个渗出暗红光泽的图腾浮现在皮肤上。
【临时印记,转正式玩家后消失】
敢情他还是预备役。
封瑟挑了挑眉。
行,救就救吧,一切都是甲方说了算。
——不过,在拯救人类之前他这个大英雄是不是得先逃出去?
封瑟拽了拽拴在他右脚踝上的黑色锁链,坐在地上注视着延伸的锁链末端牢牢连着的白色墙壁,看着挺牢固,没有下手的空隙。
这间装修单调,没一件家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毛之地的房间只关着他一个人。
如果被迫也算消极怠工,那开局就把他关在这的深渊看上去很想让他死啊!
目前挺想玩游戏不想死的封瑟准备开始自救,他身上穿的还是原来的衣服,口袋里零碎的杂物也还在。
纸巾,银行卡,甜品券……
这些派不上用场,他尝试着从腰间掏了掏,然后果然——他取出了把带鞘的细小刀刃。
啧,还好他偷偷藏了点东西。
没被某个该死的控制狂收走。
他在锁链森寒的冷光中,觉得它的坚硬程度更胜一筹,封瑟很认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把他的右脚砍了。
不过显然,游戏没让他这个丧心病狂的想法成为事实。
门外响起了断断续续的脚步声和…莫名令人毛骨悚然的□□切割声。
封瑟很果断地把刀塞进了衣袖,几乎是下一秒,房间的门被粗暴的踹开,***的力道让它反弹着又关上。
在门口的人先是打量了下房间,见没什么危险,然后健硕的身影挤了进来。
他带着覆盖整个脑袋的头套,只露出了眼睛和必要的呼吸器官,切割声来自于他手上的电锯,***上未干的血混合着碎肉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
不过肉和血的颜色都很诡异,透着股浓郁的暗绿。
“瞧我发现了什么?”
男人看到了他。
沉闷的笑声从头套后发出,他充斥着血丝的眼球转了转,贪婪的眼神直勾勾的注视着封瑟被拴住的脚踝。
因为他那裸露出的皮肤透着如冷玉般的质感,套在脚踝上的锁链更像是一种装饰品,在锁链冷冷光泽下造成的红痕充斥着奇妙的色气,很能勾起人内心的欲望。
这样的长相可是稀世珍品,尤其是在这个充满怪物的世界。
男人***了***嘴角,逐步走近。
宛如隐约的镜面倒影,封瑟在他的电锯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他像只披着人皮的骨妖。
诡谲苍白的肤色简直像是剔除了血肉的白骨,特别是那双浓黑的眸子如黑曜石般镶嵌在他的脸上,黑色微卷的长发配合着他病态昳丽的长相,带着惊心动魄的美感。
这幅长相可不受他欢迎,因为成天给他惹事。
封瑟眼睁睁看着男人放下武器,因为这不方便动作,然后他甚至开始在解皮带,这让他感觉自己的节操很有危机。
于是他的表情绷不住了,终于说了一句:“你是gay?”
“不,我不是。”男人咧开嘴角,“不过难得遇的上这么够味儿的,怎么不好好发泄一下呢。”

深渊男友[无限]封瑟白寒景免费阅读

男人摘下了头盔,这让封瑟看清楚了他的容貌。
暗黄枯燥的脸庞平平无常,左脸处有道狭长的伤疤,一双倒三角眼闪着凶恶的光。
对方没有太多迟疑,他的手伸过来想要抓牢他,“放心,我会把你玩够了再杀的,而且说不定会给你留个全尸,不像其他那些家伙一样切碎。”
封瑟不含一丝杂质的黑眸望向他,说道:“其他?”
“是的。小新人。”男人兴奋地像是分享,手上的动作一顿,“你知道吗?你应该遇上的那群同伴被我切成碎肉,内脏和鲜血搅和在一起,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哈哈哈哈,有个老头临死前还在求我,之后我把他的脑袋剁下来了。”
“你是玩家?”封瑟问。
男人大笑道:“我可不是你们这些脆弱的羔羊,我是游戏资深者。”
两人的距离很近,男人说完了废话,就开始准备好好享用他。
他没太把封瑟看在眼里。
封瑟的右脚已经被拴住了,这副病态弱气的容貌看起来就很脆弱,他的大腿细的还没有他胳膊粗,只要牢牢按紧了,怕他干什么?
黑色风衣包着外套马甲的衬衫,马丁靴配长西裤,封瑟穿着正式的都直接能去走秀了。
男人很不耐地扯开了他的外套,解开了他的第一颗纽扣,封瑟似乎是服从地抬起头,好让对方方便一点,于是他线条优美的精致锁骨在衬衣里若隐若现,勾人极了。
哎呀,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封瑟歪着头,一点点注视着他的身体逐渐靠近自己,距离越来越近了,他冰冷的眼球上浮现出危险的笑意。
手被束缚,掌心藏着的刀银光乍现。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确实等待猎物得有耐心呢,在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谁知道他会干点什么?
“你知道吗?”封瑟忽然轻声低语道。
男人去听:“什么。”
封瑟抬头,露出个如同黑罂粟的笑容:“其实我建议在开始之前,你最好把我的四肢打断呢,不然可能会有些麻烦。”
——什…么?
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伴随着一丝脆响,像是脱臼声,听上去就很疼,封瑟的手臂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摆脱了他的束缚,然后脱困的手直直地抓向了他的眼睛,深深地戳了***。
像戳棉花一样,不带一丝犹豫的。
“我觉得人的力量还是挺有潜力的,特别是在他们不顾疼痛的时候。”
封瑟乐不可地笑了起来,愉悦的笑声从胸腔里发出来,他一点点***,碎裂的晶状体打湿了他的手套,皮革包裹的指尖似乎还能感觉到一点黏糊的湿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你这个…biao子!”
***的疼痛让男人哀嚎着想要掐死封瑟,他捂着眼睛的手指不断往下在滴血,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在不断寻找着目标。
封瑟垂下眼帘,细长睫毛打下的深邃光影像是阴翳的黑暗,嘴角无趣地往上勾。
“很可惜,我不是羔羊啊!”
封瑟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银光在他的指尖像蝴蝶般展开,泛着寒芒的刀刃没有一丝犹豫的切向了他的喉管,并且利落的割断了他的大动脉,有一股温热的血喷溅了出来,溅在了他隐藏着疯狂的平静面容下。
他被绯色晕染的脸庞,血像勾兑在白雪里的胭脂融化开。
疯子大笑道。
“毕竟有那么多次经验在,我还是挺了解人体器官的。”
“怎么样,不想死?”
封瑟低下头,狭长的眼睛很锐利,吐出的话却是轻轻的:“可是别人也不想死啊!”
男人跟破风箱运转似的嘶哑声越来越轻。
他拽起他的头发,看着他抽搐的身体,带着微笑的冰冷黑眸注视着那双破碎的眼睛,深深劝告道:“如果你还有下次的话,拜托别用下半身思考了。”
沾着血,最***的玫瑰花在他的唇瓣上绽放,组成猩红的弧度。
封瑟慢条斯理的把脱臼的手接了回去,理了理沾上些许灰尘的衣服,动作优雅的像是从晚宴刚回来,暂时弄弯自己的手或者戳人眼睛直到杀人,从头到尾平静的可怕。
他道了声再见,神情笑盈盈的,好像无害的天使。
刚开始或许被长相迷惑没有发觉到不对,但是越靠近就发现他平静的有些过分,像个怪物一样。
“你…”
男人的眼睛被戳瞎,他的眼皮耷拉着无法睁开,导致他看不清对方的样子,血从喉咙里汩汩的流出,双手还在空中胡乱的舞动,最终他头一歪,***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味钻入空气后到处乱窜,他苍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被猩红色的颜料涂抹,眼尾瞬间拉开狭长的缝隙,带着神经质的弧度。
封瑟“扑通”一声跌坐在血泊中,发疯似地大笑。
“第一次狩猎,谢谢你充当我的实验品,好心的先生。嗯,我是说非常感谢。”
在疯够了之后,他抹了一下眼尾忍不住笑出的泪花,开始打量那位先生留下来的遗产。
嗯,对方简直比他还穷,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送温暖吗?”
忽然瞟到了一样东西,他微微一笑。
那把锋利电锯孤零零地躺在远处,把锁链拉长,封瑟的这个距离足够勾到它了。
现在他如何摆脱锁链的问题解决了。
“如果深渊里都是这种家伙的话。”
他弯起细长的凤眸,露出满口整齐森白的牙齿,他在笑,像是只择人而噬的猛兽,“那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把他们杀光了呢。”
在刺耳的金属切割声中,封瑟的凤眸带着诡异的兴奋和癫狂,无数银白色的粉末在锋利的刃中飞溅,咔嚓一声,他摆脱了那条束缚住他的锁链。
“互相博弈,最后的赢家——”封瑟踩出满地凌乱的血脚印,沾着满身血迹的尸体,孤零零躺着的锁链,都被他抛在身后,他笑着走出了门,说:“果然是我这头披着人皮的怪物。”
他拖着那把电锯离开。
咔——
他推开了半掩着的门,逐渐拉开的缝隙中有一只血红的眼与他对视。
眼珠转了转,死死地在盯着他。

小编推荐理由

深渊男友[无限]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