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云灼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云灼然)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云灼然,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天道宗的花瓶云灼然捡到一本书。在书中,云灼然仙姿玉容,清冷绝艳,师从天道之下第一人,幸与其天生道骨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云灼然,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天道宗的花瓶云灼然捡到一本书。在书中,云灼然仙姿玉容,清冷绝艳,师从天道之下第一人,幸与其天生道骨的

云灼然小说简介

天道宗坐落于百丈天阶之巅,仙云笼罩,如同神话中的天宫。
天道宗曾位列仙道宗门四大宗之首,其创始人顾神枢是天道最忠诚的信徒,更是仙道实力第一人。
即便顾宗主早已陨落,天道宗在修真界仍旧举足轻重。
云灼然这次闭关十年有余,自为渡劫趁夜离开后,今日才第一次带心魔回山。心魔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正为界碑上的流淌着金光灵力的碑文震慑,不住探头探脑,因煞气被封,看去就像一只长了尾巴的毛团灵宠。
黑乎乎的,倒也有几分可爱。

云灼然全文阅读

云灼然敛去眼底异色,拾级而上。因他身着内门弟子服,守门弟子远远施礼,云灼然漠然走进山门,直至走远,那几名弟子才敢低语。
无他,对于大部分天道宗弟子而言,云灼然这张脸都太陌生了,要知道,天道宗内门弟子本就不多,可他们所有人都从未见过云灼然。
云灼然远远听见那些弟子讨论他的身份,神色也未曾有过分毫波动,边往后山住处去,边给师兄回信。肩上趴着的心魔也十分乖巧,是将云灼然先前的话听***了,但看整个黑团略显紧绷的模样,明显充满防备。
云灼然的住处在主峰后山,离的不近,他眼下将修为压至金丹初期,想到自己一贯的形象也懒得御风,没想到前头迎面冲出来一个人,突然直直地摔在了脚边,云灼然一顿,正捏着纸鹤给师兄回信的灵气也全散了。
云灼然眉头一紧,有些不悦地望向地上的少年。苍白的少年着一身白衫,发丝凌乱,袍角沾了零星血迹,他应当是受伤了,扶着胸口爬起来,抬眼便瞥见了一片雪白的衣摆。
一簇水红的忍冬在雪中盛放。
少年眸光一亮,猛地抬头。
“师……”
在望见云灼然那张秀致清俊的脸时,少年仿佛被掐住咽喉。
云灼然抬脚就要绕道,少年急急回神,扑上去抱住一角衣袍。
“师兄救命!”
这是内门弟子的服饰。
少年认得,而唯有主峰弟子,衣袍上会绣水红色的忍冬。
云灼然及时忍住将人踹开的冲动,还压制住被惊动的心魔,冷冷垂眸望向给他带来困扰的少年。
“何事。”
少年心知自己无礼,但见这位师兄并未斥责,他心下大喜,望着云灼然的眼神灼灼发亮,可面对着师兄如此清绝的容颜,他不由自主放轻了嗓音,眼底的焦虑也被压了下去,“这位师兄,不知可否帮我一个小忙?”
云灼然目光落到少年抓住自己衣摆的手上,“外门弟子?”
少年讪讪松手,“是。”
正在少年扭捏着该如何开口求助时,云灼然已利落转身。
“不帮。”
少年愣在当场,满脸错愕。
云灼然边走边重新掐诀给师兄回信,等完事了,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云灼然回首望去。
少年局促站定在数步外,期间不时回头,眼巴巴地哀求道:“师兄,求你,我被人缠上了,不求您出手,我只跟着你,不会打扰你的!”
云灼然顺着扫了一眼,发现有几人躲在暗处,修为不高。再看少年身上的血迹,只会是被欺负了。
肩上心魔也懵懂地嘀咕起来。
“碰瓷还是仙人跳?”
在外人眼中看着有些怪异的灵宠心魔,因血契之故,此刻的话只有云灼然一人能听见,云灼然眼底涌上几点笑意,“蔚然知道的不少啊。”
心魔骄傲地说:“哥哥知道的我都知道的!绝不给哥哥丢人!”
云灼然微微挑眉,不再管少年,径自走人。少年犹豫须臾,红着脸跟上,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云灼然权当看不见,类似这样的欺凌,天道宗其实常有。
走了没多久,一道剑光划过天际,越过二人直直远去,飞出一段距离后忽地折返回来,落在前方。
“我就猜到你会在这!”
剑主厉声斥喝,惊得少年整个人紧绷起来,脸色煞白。
云灼然眸中却染上笑意。
还未完全收敛的剑意随着一身月白的圆脸青年的身影靠近。
“云灼然,你偷偷跑去了何处,为何不先跟我们说一声!”
“随意走走。”云灼然镇定自若,一点没受凶巴巴的青年影响,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下山渡劫去了吧?金丹期的雷劫与化神期的雷劫可是天差地别,傻子都能看出来。待青年近前,云灼然施施然示礼,“江师兄。”
这正是不久前给他传音的师兄,云灼然方才给他回了信,告知他自己回山了,不想他紧接着就来了。
“回来就好,你都不知……”江执白压根不信云灼然的说法,抬手正要搭上云灼然肩头,却发现他肩上有团东西猛地吓了一跳,“这是何物!”
心魔也被他吓得往云灼然背后躲,但因云灼然对江执白态度颇为宽和,心魔对他也没有什么敌意。
“偶然捡到的小灵宠罢了。”云灼然只好抓住心魔往另一侧肩头放,心魔趁机蹭蹭云灼然手心,暗中嘤嘤嘤撒娇,告诉云灼然他被吓坏了。
江执白满眼新奇,“还怪可爱的。”
另一边,云灼然听到心魔别扭的哼唧了一声,不禁失笑。
云灼然很少笑,他笑起来极好看,如雪后初霁,绚烂日光打在厚厚的冰层之上折射出的一抹潋滟光影,哪怕称之天下第一绝色也不为过。
江执白看得一愣,捏捏发烫的耳尖,转向不远的苍白少年。
“这还有个人啊。”
“不认识。”云灼然轻揉心魔脑袋,看也不看少年一眼。
而少年见二人相处便知这位生得极为漂亮的师兄与来人关系不错,也认出了来人是清静峰的江师兄。见江师兄看来,他越发不好意思,正好远远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而一路追着他的那些人也不在了,想必是不敢在江师兄眼皮下作恶。少年心头一定,向二人躬身一礼,转身快步离去。
“是吗。”
江执白一头雾水,没再追究那个离去的少年,转头看向云灼然,又是一脸惊艳,没忍住连声赞叹。
“这十年没怎么见面,谁知道我们云师弟这张脸偷偷出落的越发有祸水味了。”江执白啧了一声,“难怪,沈师兄这阵子成天念叨着你。”
提起沈师兄,心魔支起了小脑袋。

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云灼然免费阅读

云灼然问:“念叨我作甚?”
“太久没见,想你了呗。”
江执白笑着摆手,拉起云灼然往回走去,“难得出来一趟,也别急着回白云间,走,咱去看看热闹!”他边走边跟云灼然解释,“今日正好是内门考核的最后试炼,今年是沈师兄主持考核,大伙儿都在前山呢。”
云灼然道:“沈师兄要收徒了?”
只因心魔反应极快,在江执白提到内门考核,他马上就想起来话本上的内容,凑到云灼然耳边嘀嘀咕咕,“哥哥看!沈灵枢要收徒啦!”
“他这次收的小徒弟顾秋暝,等你死后会被他收进后院哦。”
云灼然神色未变,心中却有些许诧异,竟然真的这么巧?
江执白摇头,“不清楚,不过说起来,你的追踪玉佩呢?”他压低了声音说:“你这几日不见踪影,追踪玉佩也没了感应,清阳长老以为你不会再回来,还好这事让沈师兄压了下去,我看他们想将你逐出师门。”
“没留意丢了。”云灼然向来备受几位峰主针对,早已习惯,至于几位峰主要他随身携带的追踪玉佩,他早在准备下山渡劫时就捏碎了。
看他态度敷衍,江执白难免多两句叮嘱,“找沈师兄再领一块就是了,以后别弄丢了……我不是怀疑你,是怕你会碰上那个人,很危险。”
云灼然皱眉,“知道了。”
他向来话不多,性情淡漠,这次江执白明显看出他心情不好,没敢在这话题上多纠缠,又转向心魔:“你这灵宠在哪儿捡的,还有多吗?”
云灼然严重怀疑他也想捡一只心魔,不由勾唇浅笑。
“山门口捡的。”
江执白怎么可能相信?
二人边走边聊,很快到了前山演武场,果真如江执白所言,来了许多弟子,场上正在进行最后一场比试,四周甚是喧嚣。江执白最爱凑热闹,拉着人混进人群,弟子们见着他忙行礼,待他带着云灼然挤进前排,许多人都已被云灼然吸引了心神。如同守门的弟子,大多数弟子也都从未见到过云灼然这张脸,无不是对他的身份好奇。
这可苦了心魔,心魔不喜欢跟人待在一起,除了云灼然。心魔恹恹地缩进了云灼然的衣袖里,被云灼然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脑袋安抚。
云灼然对内门考核无甚兴趣,江执白同他介绍这一届有潜力的弟子时,他的目光正在演武场对面的高台上梭巡,不过多时,找到了目标。
白衣仙君于高台上俯视众生,他是顾神枢的真传弟子,继承太上无情大道的天道宗未来宗主,他有着一副俊美如玉的外表,世人都道他乃端方君子,他也是云灼然的同门师兄。
沈灵枢。
云灼然在心底默念他的名字。
台上的比试已经结束,江执白许久没等到回应,回头一看,见云灼然正专注的仰望着高台之上的沈灵枢,脸上露出会心一笑,“在看沈师兄啊,你闭关这十年,偶尔出来一趟也没去看沈师兄,也太没良心了,沈师兄往日多照顾你啊,你就不会想他吗?”
江执白忆起这些天沈师兄总会来寻他,格外在意云灼然的事,而前段时间灵山宗的清波仙子为沈师兄算到他即将会有一位道侣,沈灵枢向来最照顾云灼然,难免多想了一下。
“云师弟,你猜,沈师兄若要寻道侣,会找什么样的人……”
话音落下,人群中惊起一阵喧哗。
原来是演武场上本已结束的切磋,败了的弟子竟不管不顾对胜出者下杀手,他使用了一件雷火属性的高级法器,轰然一声,整个比试台都炸了,台上的防御法阵随之崩溃,上头一名师兄反应极快地扣住了那名弟子。
然而,原本已胜出的那名弟子却被淹没进了浓黑烟雾中。
他本该是这次考核的第一名,但现在看来,若无上好的防御法器,他必然会重伤,或者殒命于此。
江执白惊得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反应过来就想冲上去,却让云灼然抓住手臂拦下来,“莫急。”
云灼然直直望向台上。
只见滚滚浓烟之中,白衣挺拔的俊美仙君正一步步缓缓走出,他身上未染纤尘,怀中依偎着一名清瘦而苍白的少年,看去十分般配。
江执白认出那人,暗松口气。
云灼然从旁幽幽说道:“沈师兄约莫是喜欢这样的小弟子吧。”
江执白倒抽一口气,“……”
台上二人脉脉对视,少年侧首时,露出一张清秀苍白的脸。
云灼然眸光一顿,这不就是方才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少年吗?
“没事就好……”江执白道,“你别多想,沈师兄只是救人。”
云灼然随口应了声,“哦。”
然而等到人群反应过来,沈灵枢还抱着少年不放,人群都忍不住议论纷纷,回头发觉云灼然揶揄的目光,江执白只得干笑道:“那小弟子,咱们方才在路上见过,他是外门中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叫顾秋暝,是……”
江执白不知,早在沈灵枢救人时,心魔就偷偷钻了出来,趴在云灼然耳边,运用他极好的记忆力,一字不差地念起话本——在内门考核的那次意外,是沈灵枢第一次遇见顾秋暝,这个少年有着一双极其纯净的眼睛,沈灵枢无法控制自己不去为这双眼睛着迷。他抱着怀中瘦弱得像只奶猫的苍白少年,竟忘了放手,也舍不得放手……
云灼然只静静看着沈灵枢二人,眼底飞快闪过一丝金红光芒,他忽然问:“你看到那根线了吗?”
江执白与心魔齐齐愣住,“什么?”
云灼然摇头,他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仍旧望向台上才舍得将顾秋暝放下来的沈灵枢,面色一沉。
心魔察觉到异常,因为云灼然不会说废话,“哥哥看到了什么?”
云灼然拧起眉头,“一根红线。”
他们在心中对话,江执白听不见,忍不住怀疑云师弟因为沈师兄抱了别的男孩子皱眉,生气了?
心魔茫然极了,“什么红线?”
“沈灵枢和顾秋暝之间的红线。”云灼然缓缓垂眸,望向自己的右手,面色凝重,“沈灵枢与我也有红线,比和顾秋暝的要更粗,更红。”
心魔惊了一下,又气又好奇地问:“那我和哥哥有没有!”
云灼然被这么一提醒,便顺从地侧首看向心魔,脸上神色愈发古怪,良久,才憋出一个字,“有。”
他道:“红到发紫。”

小编推荐理由

当炮灰男配捡到剧本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