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残疾皇子后(季宝宁裴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嫁给残疾皇子后(季宝宁裴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嫁给残疾皇子后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嫁给残疾皇子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李寂v5 所编写的,讲述了季宝宁裴原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嫁给残疾皇子后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嫁给残疾皇子后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李寂v5 所编写的,讲述了季宝宁裴原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四皇子裴原一朝获罪,从心狠手辣臭名昭著的济北王变成了瘫痪的废人。
荣国公府舍不得嫁嫡女,不受宠的宝宁被推出去替婚。
四皇子府就是京郊的一处破院子,长满蛛网,无人问津。裴原残了一条腿躺在床上,满身脏污,冷眼瞧她,眼里满是防备和厌恶。

嫁给残疾皇子后全文阅读

入目的是一张清丽漂亮的脸,柳叶眉,杏仁眼,白皙若雪。看起来年龄不大,还没长开,但已经是极为出彩夺目的容貌,不是那种惊艳或者魅惑的美,相反的,她给人的感觉很***,毫无攻击力的长相,唇角有对很浅的梨涡。
不像是来找事的。
得出了这个判断,裴原脑子里紧绷着的弦松了些许,已经运了三分内力的手掌也卸了力。
直到他视线下扫,看见了宝宁那身大红色的喜服,裴原瞳仁一缩,骤然想起来早上翠芙说的话,说今个是他成亲的日子,新娘子约莫中午就到,那时她便回京城去了,由他的皇子妃继续伺候他。
翠芙说那话的时候带了几分怜悯:“听说您的皇子妃是指腹婚,荣国公家的女儿呢?那样的千金小姐,怎么甘心沦落到这样的地方来,以后还不知怎么对您呢,真是可怜见儿的。”
裴原不知道翠芙是在可怜谁,是可怜他,还是那个要嫁过来的皇子妃。
思及此,裴原露出一丝讽刺的笑。说的也对,就凭他现在这样的处境,就是个没用的废物,哪会有傻子来伺候他,一个个都巴不得他快死吧?就连少府监派来的丫鬟都敢对他颐指气使,何况是什么皇子妃,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肯定是个被逼着嫁来的倒霉庶女,路上不一定都哭了多少次了,说不定现在正在心里算计着怎么脱身,先来他房里打探下情况。
她应该很高兴吧,瞧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咽了气,她就是自由人了。
……
裴原看着她的裙子呆住了。宝宁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连被子滑下去了都不知道。
她怕裴原着凉后病得更重,伸手将被子扯了回来,围在他颈边,又问了遍:“你很渴吗?若是还能忍的话,就等一下吧,喝冷水总是不好的,你告诉我哪里可以打水,我烧热的给你喝。”
真是够能装的。
裴原回过神,厌恶地皱皱眉,侧身躲开宝宁的手,仰头将茶壶里的水喝了个精光。
许是手抖的厉害,最开始时茶壶嘴儿没对准,不少凉水洒出来,灌了一脖子。裴原像是感觉不到,将茶壶扔回桌面上,随便抹了下嘴,又钻回了被子。
从始至终被忽略,宝宁有些尴尬,抬手摸了摸鼻子。
站了会儿,她又觉得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先说说话,和他搞好关系。
宝宁蹲下身,让视线与躺下的裴原平齐,尽量用最温和的声音道:“四皇子,我是你……”
她话还没说完,裴原忽的睁开眼,不耐烦道:“你怎么还不滚?”
宝宁被骂得愣了下,有些委屈。
她抿抿唇,很快调整过来心情。
早就知道裴原是这个脾气了,现在又一朝跌落泥潭成了这样的处境,心情差些也正常。她让着他些,没必要因为这个生气。
想通了,宝宁又笑盈盈的了,与他介绍:“我姓季,名字叫宝宁,你听说过我吗?季宝宁。”
裴原古怪地看着她,眼神复杂。
意料之中的没得到回答。
宝宁想,裴原应该是不认识自己的。他原是四皇子,那般高贵的人物,性格又一直是纨绔张扬的,平日里结交的也都是些纨绔公子,整日做着些骑马射箭的事,许是连季嘉盈他都不熟悉,又怎么会听说过她。
不过那都不重要。以往的都过去了,把以后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以后就是我和你一起生活了,”宝宁给裴原掖了掖被子,拄着下巴看他,眼睛弯弯,“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待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裴原冷笑一声,闭了眼,不再看她。
他左腿有伤,因为一直没有好好清理上药的关系,深可见骨的伤口有些化脓,碰着便会疼,所以裴原平日都是向右侧躺着睡的,脸正好面向宝宁的位置,躲都躲不开。
他懒得理她,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又过了会儿,宝宁叹了口气,站起身走了。
裴原听见关门的声音,终于睁开了眼,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讽刺。
这女人的段位还很高明,假情假意的那番话,真以为他听了就会感激涕零吗?
如此想着,腹中的饥饿却是被唤了起来。
裴原伸手往身后摸了摸,掏出一个油纸包,拆开后是半张葱花饼。放了太久,冬日又冷,葱花饼上的油已经凝上了,看起来腻得发慌。
翠芙对他不上心,加上这里没什么食材,她本身做饭也难吃,每日只做玉米糊糊,里头拌上点苦盐,凑合着就是一顿饭。裴原咽不下去,靠着裴扬隔几日送来点心饭食充饥。
裴扬是他的五弟,今年十三岁,是圣上最小的儿子,自小就倍受宠爱。
裴原对这个弟弟一向不错,裴扬的拳法和剑术都是他亲自教的,裴扬对他也极亲近。后来他出了事,原先那些酒肉朋友跑得无影无踪,一个个急着和他撇清干系,只有裴扬还记挂着他,隔着三五日就会来看看,送些东西。
算起来,裴扬也五日没来了,大雪封路,这里偏远,他走一趟也很难。
裴原咬了口葱花饼,在心里琢磨着,待会自己去做些饭,好留着明日吃。
至于刚才那个女人,他是不相信,也不指望的。说的倒是好听,等着吧,不出三日,她便哭着喊着要回去了。
想到这,裴原眼色又冷了几分。
赶紧走,省得扰了他的清净。
……
宝宁将院外的嫁妆箱子拉回了屋子,她嫁妆并不丰厚,满打满算就两个大箱子,其中一个还是许氏心疼她,花私房钱置办的。
除此外,宝宁自己还带了个小箱子。
那天见着了少府监给裴原准备的聘礼,宝宁便对他现在的处境有了数,怕这里连生活的必需品都没有,自己带来了一点。几斤猪肉,一袋白面,一袋精米,还有些零零碎碎的菜和药。因为这些东西,她被季嘉盈和季留湘嘲笑了好一通。
宝宁原本还觉得自己多心,现在看来,多亏她想的周全了些,要不然今晚吃什么都不知道。
喜服太累赘,宝宁从箱子里翻了套常服出来换上,瞬间觉得轻松许多。
她想了想,又翻出块布巾来,去将裴原窗户上的洞给堵上了。
这人是个脾气躁还不计后果的,发火便发火呗,非要砸窗子做什么,砸坏了,冻的还不是他自己。
宝宁摇摇头,转身继续去找水源,心情再不好,饭总是要吃的。
一回头的功夫,宝宁忽然发现在裴原所住的茅屋的东侧,屋子和篱笆墙之间有一条窄窄的过道,约莫一尺宽,她走过去看了眼,那边竟然也是个小院子。宝宁惊喜万分,提起***挤过去,瞧见院子中间赫然是口轱辘井,井的东侧有一个菜窖入口样的东西,被木板挡着,西侧是一片被开垦过的菜地,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菜了,只剩一栏一栏的田垄。
宝宁这才知道,这院子是个“日”字一样的结构,篱笆墙围成一个大院子,两间小茅屋挡在正中间,左右留出过道儿来,通向后面的小院子。
有井,有菜窖,还有菜地,等到春天时候,这日子就好过多了。
宝宁转眼就将那会儿裴原冲她发火时那点不高兴忘记,回西厢取了根蜡烛点上,想去菜窖底下看看到底有多少存粮。
掀开木板,扑面而来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混着白菜和萝卜的特殊气味,倒也不算难闻。
宝宁把***系在腰上,拿着蜡烛小心翼翼地从梯子爬下去,蜡烛一直没灭,她也放心许多,等到了底下,宝宁满怀着希望转头看过去,只见角落里几颗大白菜,旁边放着一颗被切了一半的大红萝卜。几颗烂菜孤零零地躺在那,她想象当中的满满存粮和风干腊肉什么都没有。
宝宁有些失望,她叹了口气,但转念又想,至少还是有几颗白菜的,也挺好,今晚做疙瘩汤吃,稠稠的热热的,也很不错。
她从小就是惯会安慰自己的,苦中作乐,无论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一转眼就会忘。陶氏说她没出息,宝宁不知什么叫有出息,她只觉着自己这样很好,心情总是愉快的,生活也有滋有味。
宝宁去抱了一个大白菜,将蜡烛吹灭了,顺着梯子往上爬。
厨房太小,还挨着她的床铺,在那洗菜不方便,宝宁干脆打了水上来,蹲在井边洗。
现在是冬末春初,春寒料峭,井水冷得冰骨头,宝宁手冻得通红,她洗了一会觉得冷,就甩甩手上的水,将手缩进腹前捂暖,边打量着这个小院子,琢磨着过半个月冬土都化冻了时,她要种什么菜。葱肯定要种的,还有韭菜也要种,炒鸡蛋很好吃,还要种白菜,小辣椒,茴香菜。对了,再种些黄瓜,夏天可以解渴。说到解渴,葡萄也是可以种的,还能搭成葡萄架子,好乘凉……
……
二月中旬,天黑的早,申时还未过,天色已经有些微暗了。
裴原伸手抓了件外衣披在肩上,艰难站起身,想去厨房做点饭。
因为那次意外,裴原左腿是瘫痪的,有痛感,但是完全使不上力,为了能站起来,他只能拄着木棍,行走艰难。从东厢到西厢的门口,短短几步路,裴原便走得大汗淋漓,许是***过度的关系,他能感觉到那些刚愈合的细小伤口似乎又都崩开了,一丝一缕的疼痛顺着脊背爬上来,裴原低下头,厌恶地盯着自己的双腿,眼底一片阴霾。
这样残废无能的自己,连他自己都嫌恶,又指望谁来喜欢呢?
推开西厢的门之前,裴原是有一瞬的犹豫的,他想过,万一她没走,还在屋里呢?
裴原在门口站了一会,见里头仍是没动静,伸手推开门。
果真空无一人。
裴原自嘲地笑了下。果真是想太多。
火石就放在桌上,裴原拿起来抓在手里,艰难地蹲下身,想把灶生起来。
蹲身这个看起来极为简单的动作,对于裴原来说无比困难。他腿上有伤,左腿又无知觉,连曲起来都费力,为了能蹲下,他必须死死握住棍子保持平衡,才不至于像一边倾斜摔下去。棍子只是粗一些的枯柴,并不结实,重力之下像是随时要裂开,裴原额上满是细汗,他粗喘了口气,将棍子扔开,转而扶上灶台,但臂上吃力,他手一滑,还是摔在地上。
伤口彻底崩开,剧烈的疼痛让裴原眼前一黑,他仰起头,喉间溢出一丝闷哼。
……
宝宁端着洗好的菜推门进来时,裴原正努力想要站起来。
听见身后的响动,裴原心下一惊,立刻回头看去。
宝宁也正惊讶地看着他:“四皇子,你怎么出来了……”
她视线下滑,落在裴原无力支撑的左腿上,那条腿瘫软无力,站成了一个颇为扭曲怪异的***。
裴原来不及为她的出现感到欢喜高兴,瞧见她视线落向的位置,脸色猛地一沉。
他捏着棍子的指尖泛着清白,红着眼喝道:“再看,挖了你的眼!”

嫁给残疾皇子后免费阅读

一阵风吹来,门啪的一声关上。屋里更暗了。
窗户处透进来微弱的光,裴原背光站着,五官模糊的像是罩了一层阴影。他生的高大,又是常年练武之人,肩膀宽阔,屋子本就小,他站在那里好似一堵墙,周身散发着阵阵阴鸷的寒意。
宝宁局促地站在门口,眼睛不知放在哪里,手指紧紧抠着手中的菜盆。
有那么一瞬,裴原是真的有杀意的,宝宁感觉得出来。
屋里极为安静,只能听到裴原一声重似一声的呼吸声。
说不害怕是假的,宝宁心口怦怦地跳,好半晌才缓过劲来,赶紧推门走出去。
冷风吹过来,宝宁打了个激灵,这才发现手心已经黏满了汗。
……
最不堪忍受的一面被一个可以称作是陌生的女人见着了,裴原闭了闭眼,艰涩地咽了口唾沫。
那个女人一定会觉得很恶心吧?
裴原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肮脏邋遢,一身怪味,比街上的乞丐都令人作呕。至少乞丐是健康的,有一双能行走的腿,而他一身伤口,不知落下了多少疤,残疾的左腿绵软恶心,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连自理都困难。
他早就说服过自己,不要去在意别人的眼色,但是等真的面临这样的情景时,又难以控制地胡思乱想。他厌恶别人看着他是嫌弃的目光,更怕的是同情和可怜。那种自尊被踩进泥里践踏的感觉,比刀剑砍在身上的感觉更刻骨、更难以忍受。
木棍上有倒刺,割进掌心时一阵钻心的刺痛,裴原像是感觉不到,拖着左腿木然地离开。
路过宝宁面前时,他连看一眼都没有,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宝宁眼睫颤了颤,终是叹了口气,抱着白菜进了厨房。
生火、烧水、刷锅,调面糊……疙瘩汤算是最简单的面食,只需一盆面、一瓢水。
宝宁捏着水瓢将水一点点洒在面粉上,边用筷子不停扒拉,不一会儿就成了大小均匀的面疙瘩,颗粒分明。
灶里的火烧得旺了些,红彤彤的火舌探出来,屋子里有了些暖意。
宝宁将油了些进锅里,待油热了,将刚切好的葱花抹***,油爆葱花的香味瞬间扑鼻而来。白菜也倒***,拿铲子翻炒两下,加入清水没过头,再加盐和酒调味儿,扣上锅盖等着水开。
就过了这么一会儿,天已经黑得彻底,宝宁摸索着将蜡点上,坐在凳子上盯着锅盖发呆。
热气腾腾地从盖子的缝隙中钻出,带着食物特有的香味,屋子仍旧狭□□仄,但充溢了暖暖的烟火气。
一下子就很像个家了。
宝宁想起了裴原。
他刚才真的吓到她了。
裴原讨厌她,想赶她走,这些宝宁都感受得到,她能理解,也不介意。说起来好像很唐突,但是在她的心里,从嫁给裴原的那一刻开始,她是将他当成了一家人了的。
他们没有感情,但是也是名义上的妻子和丈夫,就算以后都不会像旁的夫妻那样,恩恩爱爱、琴瑟和鸣,那也是亲人,要比陌生人更多一份体贴和联系。
裴原脾气不好,他现在正在人生的低谷,***脆弱,会出口伤人,这样宝宁都可以谅解。
她能做的也就是待他好一点,给他温暖和鼓励,陪着他一起向上走。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能高高兴兴地相处在一起,养养花喝喝茶,做个伴儿。这就是她期待的日子。
……
锅里咕嘟咕嘟地响,水开了。
宝宁拍了两下自己的脸,不再胡思乱想,赶紧去掀开锅盖,拿了筷子将准备好的面疙瘩拨到锅里,边搅散了,不让它们黏在一起。她想了想,又去拿了两个鸡蛋,打散下锅,甩成蛋花汤。
裴原现在的身体,要多吃些补身子的东西,只可惜她带来的蛋和肉不多,只够吃两三天的。
宝宁寄希望于三天后的回门,到时她可以趁机去街上多采购些菜,再买一些药。
又煮了一小会儿,汤熟了,可以出锅了。
一粒粒小疙瘩搅散在汤里,白菜软哒哒地倚在面粒之间,仿若柔弱无骨的美人,汤汁黏稠鲜香,令人食指大动。
宝宁屈身闻了闻,手艺没退步,弯眼笑了。
她取了个大些的碗来,盛上满满一碗,给裴原送去。
想着裴原似乎一天都没吃上热乎的饭菜了,宝宁想了想,又放下碗,起锅烧油,再给他煎了个鸡蛋,盖在汤上。
端着碗站在裴原门口的时候,宝宁犹豫了瞬,她想起裴原那会儿的恐怖神情,心里打了个突突。
宝宁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敲了两下门:“四皇子,我进来啦?”
里头静默一会,裴原沙哑开口:“进。”
宝宁松了一口气,推门***。
屋里很暗,裴原靠在墙壁上坐着,面前一张小炕桌,上头笔墨纸砚齐全,还点着一盏小蜡烛,微弱的光是屋里唯一的光亮。
裴原低着头,不知在写什么。
宝宁将碗放在裴原的桌上,没去看他的纸,轻声道了句:“四皇子,吃饭了。”
裴原瞥见面前的汤食,眼里闪过惊讶。
他早就闻见了西厢做菜的味道了的,但没想过宝宁会给他送过来。那会他那样恶劣的态度,他本以为宝宁会记恨他,就算谈不上记恨,至少也是嫌恶的,就像是最开始被派来伺候他的翠芙一样。
思及此,裴原抬起头,看了宝宁一眼。
她穿了身淡蓝色的常服,脸上妆容未洗,精致漂亮,但稚气未脱,垂着眼在啃指甲。
宝宁被碗烫着,手指头火辣辣的疼,她下意识将手指含进嘴里,便见裴原看她。
宝宁很不好意思,她赶紧把手放下,转身欲要走:“四皇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裴原道:“我们谈谈吧。”
宝宁脚步停下,瞧着裴原淡漠的神情,心中觉得怪异。她不知裴原要说什么,但直觉不是什么好话。
宝宁说:“好。”
裴原放下笔,手腕搭在桌沿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是被逼着嫁给我的吗?”
宝宁愣了瞬,思忖一下,摇摇头。
确实是个巧合的机会,但她心里并没什么不满,不算被逼。
裴原拧眉,狐疑道:“你自愿的?”
宝宁点点头。
裴原嘴角抽了抽,道:“可笑。”
宝宁无语。
“你多大了?”
宝宁答:“十五岁。”其实她还没有十五的,差一个月才及笄,只是婚事匆忙,瞒了年龄。不过这些小细节,似乎也没必要和裴原说。
裴原冷呵一声:“不谙世事。”
他指尖在桌上点了点,眼中闪过一抹讽刺,又道:“你知不知道嫁给我意味着什么?我与你挑明了说,我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供你利用的东西,皇子之名只是个空壳子,如果你想借着我上位,趁早死了这条心。和离书我已写好,凭你荣国公府之女的身份,再嫁不是难事,你爱上哪里去哪里,明早便走,少在这里惹我心烦!”
说完,裴原抽出压在砚台下的那张纸,甩到宝宁面前,眯眼道:“滚。”
宝宁垂着眼,没接,她扑了扑***,低声道了句:“你吃饭吧,待会就凉了。”便走了。
裴原想过许多可能会遇到的回应,或者是欣喜若狂,或者是假意落几滴泪,恳求两句做足面子再走,或者是愤然而去。
但裴原没想过,宝宁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轻飘飘和他说句吃饭吧,没哭没笑,好似事不关己。
面前的疙瘩汤散发着阵阵香味,即便心里仍旧乱如麻,腹中的馋虫还是被引了出来。
裴原没忍住,端起碗,咬了口煎蛋,又喝了勺汤。
出乎意料的美味。
看得出来,她是用心做的,还考虑到了他的身体和食量。
这种久违的体贴照顾让裴原的心中有一丝异样,他看着那碗汤,眼神复杂,但很快将那种感觉抛在脑后。
如果这份关心早晚会消失,那他从一开始就不想要,省的最后才难以割舍。
裴原快速将汤喝完,收拾好床铺吹了灯,阖眼躺下。
……
宝宁吃好了饭,将灶台擦干净,又简单收拾了下屋里的东西,抱着膝坐在炕头出神。
裴原的态度让她感到有些伤心和气馁。
宝宁能够劝服自己原谅他,不计较,但心里多少还是难受的。
她眨了眨眼,给自己打气,住了人家的院子,喝了人家的水,怎么就连几句话都要耿耿于怀呢?况且她还是沾着裴原的光才离开国公府的,比起季嘉盈的暗中使坏和国公夫人的阴阳怪气,裴原这么直来直去的性子,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这么想,心头那股酸酸涩涩的情绪散了很多。
这里什么都少,就是柴火多,生火时不吝啬,炕就一直是暖融融的,***极了。
宝宁吹熄蜡烛,钻进被子里,打了个哈欠。
白日累了太久,宝宁也乏了,沾了枕头很快就睡着。
第二天,宝宁早早起来,精神很好,她洗漱干净,做好饭,去敲裴原的门。
裴原早就醒了,正靠在墙上看书,听见叩门声,有些意外:“进。”
宝宁打开门,露了张小脸进来,不施粉黛的脸白皙莹润,吹弹可破好像蛋清儿,一对梨涡看起来又软又甜。
裴原看得愣住。
宝宁笑盈盈问他:“四皇子,我包了包子,还烧了热水,你吃过饭后要不要洗个澡呀?”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嫁给残疾皇子后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