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喜欢(江恪时羽)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本能喜欢(江恪时羽)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本能喜欢》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应橙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时羽重获新生后,出现在宴会上,眸色动人,倾倒众生。见她同别人的男人谈笑风生,江恪阴沉了一整晚的脸。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本能喜欢》是由当红网络作家应橙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时羽重获新生后,出现在宴会上,眸色动人,倾倒众生。见她同别人的男人谈笑风生,江恪阴沉了一整晚的脸。小编为您带来本能喜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时羽重获新生后,出现在宴会上,眸色动人,倾倒众生。见她同别人的男人谈笑风生,江恪阴沉了一整晚的脸。
有人问时羽现在和江恪什么关系。时羽轻松利落带过:“过去了。”
散场后,江恪掐灭烟堵住她,哑声说:“我过不去。”

本能喜欢全文阅读

人已走远,时羽站在原地还有些懵,她搓了搓自己的脸。江恪这样的态度,她多少预料到一些。可真正到来的时候,还真有点承受不住。
时羽刚把车从停车场开到路边,车子就抛锚了。时羽打开车门有些泄气,之后打了电话叫拖车公司来,她顺势对车子拍了个照,发给阮初京看,用语音说了这件事,还顺感叹了句:【怪我被美色冲昏了头,出门没有看老黄历。】
时羽发完信息后,正站在路边从手机软件上叫了辆车,无奈机场在郊区,迟迟没有人接单。
倏忽,一黑色的迈巴赫打了个转直接停在时羽身边,车窗半降,露出一张冷峻分明的脸,江恪没有说话。
还是陈助理开了口:“时羽小姐,江总送您回去。”
时羽后知后觉“啊”了一声,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车内空间一下子变得狭窄,就连空气都变得逼仄起来。
因为靠得比较近,时羽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淡淡的,似雪松,清冷又好闻。
这味道十分轻微,像空气,悄无声息地夺走她的呼吸。
车子平稳地向前行驶,江恪坐在后座,西装裤勾勒着线条流畅的长腿上搁着ipad,他正在开视讯越洋会议。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舌头抵着下颚,一口流利的英文腔吐出来,没一会儿又切成德语,地道又好听。
因为江恪在开会,时羽不敢出声打扰他,一乖戾懒散的她,这会儿坐在一旁安静得不像话。她悄悄发信息给闺蜜:【重磅!在我突然遇到麻烦的时候,江恪恰好回来接我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不是,姐妹,是我刚在讯升采访***总,结束的时候不小心点了语音外放,他估计知道了,打电话给的江恪。】阮初京说道。
所以不是江恪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机场,才折回的。失望涌上心头,“啪”地一声江恪把ipad熄了屏,她这才开口:“谢谢,真的麻烦你了——”
时羽话还没说完,江恪的头往后仰,闭上眼休息,他的脸色冷倦,眼睫覆盖下是淡淡的青色,喉间的弧线缓缓滑动,似无声的***。
但同时,他也降下了车窗醒神,冷风以迅猛之势灌进来,时羽立刻冷得瑟缩了一下。一路上,她人都被吹懵了,几次开口想跟江恪说关窗,话到嘴边又止了下去。
全程江恪没有看她一眼,自然没有看到时羽的欲言又止。
车子在一个小时后抵达澜江之景,江恪面无表情地开口:“下车。”
时羽僵着两条寒腿下了车。黑色的车子立刻调了个弯,车窗半降,江恪那张不近人情的脸一闪而过,紧接着车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长而去。
时羽站在原地,冷风刮得脸颊生疼,身上又冷得不行,她打扮得漂漂亮亮,还特意露了两条大长腿去接人,硬是被冻成了两条老寒腿。
一回到家,里面灯火通明,时父坐在客厅处,正泡着他的大红袍。时羽站在玄关处,蹭掉了脚下的高跟鞋,穿上毛拖,站在室内,多少觉得身上多了些暖意。
“过来陪爸爸喝茶。”时父笑眯眯地说。
“好。”
时羽走过去,坐下来喝了一口热茶,身体的暖意才渐渐地恢复。好不容易她精神了点。盛兰就带着她姐姐大张旗鼓地回来了。
未见来人,盛兰高亢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喊道:“老时啊,我和你女儿回来了。”
阿姨迎上去,盛兰解开穿着的棕色貂毛大衣,一身旗袍衬得风姿绰约,脖子上的翡翠玉石绿得滴人,看起来盛气凌人。
至于她的姐姐时嘉瑜站在旁边,穿着高领白色毛,眉眼是掩不住的开心。
时羽一猜就是时嘉瑜做什么给时家长脸的事了。果然,继母盛兰一放下手提包,立刻走了过来:“老时,你看看你女儿多厉害,又给时家添了一份光。”
时父放下茶杯,笑道:“是吗?我看看。”
时嘉瑜这次受临煌市官方邀请,前去参加他们举办的飞天文化交流活动,表演了她擅长的钢琴曲目,被授予了一个“中外文化交流大使”的称号。
盛兰一直宝贝时嘉瑜,当然是选择陪同,享受了一把特殊待遇,还顺便旅了个游,自是满心欢喜。
“妈呢,给她看看她的孙女有多争气。”盛兰笑得眼皮都出了褶子。
时羽切了一旁的小蛋糕,随口应了句:“奶奶还在静湖休养呢。”
盛兰也没应声,在旁边坐了下来直接唤阿姨重新泡了一壶锡兰红茶。
时嘉瑜也跟着坐了过来,一家人在一起喝茶聊天,盛兰一直在侃侃而谈,夸时嘉瑜有多厉害,多优秀。
时羽不是没听清盛兰的明嘲暗讽,她懒得应声,这种有什么好宣扬的,明星参加活动的时候,品牌方授予的称号多了去。
她还迪士尼在逃公主中美文化交流大使呢。
时家一直注重对子女的培养,特别是老太太,受书香家风的影响一直对这方面比较看重。所以盛兰一直以时嘉瑜为傲。
忽地,盛兰把话题转向时羽,佯装关心:“小羽,我记得你回到时家后,跟着姐姐一起去上了很多兴趣班,怎么没坚持下去。”
放着好好的正路不走,怎么娱乐圈抛头露面当了个明星,混到现在也没混出个名堂来,。盛兰在心里嗤之以鼻,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时羽之前一直生活在五色市的一个小地方。直到十二岁那年,她被告知自己是京北时家的千金。
五岁那年,时母带着时羽去游乐场,小孩不慎被人贩子拐卖,她被卖到了别家。时母伤心欲绝,几次昏倒,多次循人没找回,时父怕她伤心过度就去孤儿院领养了时嘉瑜。
后来时母因病去世,时父一直也没放弃寻找时羽的下落。时羽刚回时家的时候,还是个脏兮兮的丫头,那会儿盛兰刚嫁进来不久,怕自己地位受到动摇,自然和时嘉瑜站成一队,一直努力培养她,明里暗里对这个“外来者”持有敌意。
时羽在时家依然保持着一种野生的状态,做事一直随着自己性子,也讨人喜欢。加上
长辈们对她的愧疚,一直对时羽是纵容,放任的态度。
当初两家订婚,时父想也没想,第一时间考虑得安排他亲女儿的人生大事。让这个登不上台面的野丫头成为江恪的未婚妻,是盛兰一直耿耿于怀的事。
“资质平平,学啥都不行。”时羽拿着一张纸巾擦掉嘴角的奶油。
盛兰仍不肯放过时羽:“都是时家人,怎么可能会没才艺呢,盛姨好像记得你有擅长的乐器。”
“您是说葫芦丝吗?盛姨。”时羽垂眼思考了一下,“这个我确实挺擅长。”
时羽边说边站起来,在外面冻得声音有些嘶哑:“要不我现在给你现场表演一下?刚好手生了,是腾格尔的《天堂》还是《世上只有妈妈好》?我都会。”
盛兰吓一跳,她听不得时羽的吹拉弹唱,讪笑着:“下次吧,舟车劳顿的,我和嘉瑜都累了,想去休息下。”
说完,盛兰拉着时嘉瑜逃也似的上了三楼。生怕时羽版的葫芦丝曲《天堂》当场响起,在后面追着她们跑。
人走后,周围总算安静了点,时父眉眼总算有些神采的时羽,纵容地说了句:“你啊你。”
“人见到了吗?”时父问她。
时羽点了点头,语气轻松:“当然啦,还是他送我回来的。”
全程时羽只字没提在江恪那里的冷待,她不想让大人插手他们的事,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把盛兰母女吓跑后,时羽回了房间,感觉自己挨冻后遗症发作,有些累就躺床上睡着了。到饭点的时候,阿姨来敲门,时羽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哑得厉害,整个人昏沉且无力。
吓得阿姨急匆匆地叫来家庭医生,给她看病开药。时羽苦着一张脸喝了一包冲剂后,裹着被子再次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时羽躺在床上,脑袋累得转不动了,她渐渐睡去。恍恍惚惚中,她好像做了一个梦。高二那年冬天,江恪放寒假刚从江城回来不久。
当江爷爷把她叫进书房,谈话谈了一个漫长的下午,等时羽从书房里出来没多久,江父就做主,也联系了时父,当场订了这个婚约。
时羽成为了江恪未婚妻这件事,两家人上下都知道了,除了江恪。那天傍晚,她想找到江恪,征求他的意见。
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时羽也不会勉强他。
傍晚,时羽找遍江宅,终于在一处废弃的小花园找到了江恪。他坐在台阶上,残阳铺过来,折在他身上,投在地上长长的影子,显得落寞又孤绝。
江恪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裤子,他的手肘撑在膝盖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羽走过去,喊了句:“哥哥。”
他一抬眼,时羽才看见,他眉骨上有一道鲜红的血痕,脸颊上还有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衬衫领子也皱巴巴的,眼神灰暗,显得落拓又有几分不羁。
时羽吓一跳,蹲下来,立刻拿出纸巾给他擦脸上的伤口,不料江恪一把攥住她的手,声音嘶哑:“什么事?”
他骨节分明的手攥住她的手,掌心的凉意传来,让时羽的心紧了紧,她轻轻地开口:“江伯伯说,让我们两个订婚,你怎么想?”
——要是你不同意的话也不可以。
只是时羽后半句话还没说完,江恪打断她,漆黑的眼睛压着几分颓败和无所谓。
“我没想法。”

本能喜欢免费阅读

幸好只是小感冒,第二天时羽就恢复了体力,加上这几天她没有通告可赶,干脆待在家里休息。
时羽正羽在房间里玩了一会儿拼图后,想换换脑袋,打开了电脑,登了一个常去的网站。
她在论坛逛了一会儿,朋友阮初京忽然发消息给她:【徐周衍后天生日你去不去?】
时羽鼠标移到屏幕上,退出了论坛,她在对方框里敲了一行字:【我感冒刚好,不太想出门。】
时羽消息还没发出去,一条消息又弹了出来,阮初京:【也行,反正都是认识的,不去说一声也行。我在宴会上帮你看着点江恪,别被时嘉瑜那女人给迷昏了。】
她低着头,迅速把对方框里的字删掉,重新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去,要去的。】
【……?你不怕你爸把你腿打断吗?感冒刚好又偷跑出来。】阮初京问道。
时羽语气无辜,把锅甩得明明白白:【所以要你送我去。】
-
周日,莺山别墅,坐落在半山上,占地广阔,挑高的门厅尽显恢弘气派。别墅区热闹非凡。
宾客陆续到场,中央垂着的琉璃灯顺着脉络打下来,一室衣香鬓影。
不远处的圆弧形沙发窝着几位谈笑风生的男人,其中有两位尤为吸引目光。从他们入场,场内的女士纷纷把眼神不自觉地投过去,然后再移不开,小心地讨论这两人。
两人的气质大相径庭,一正一邪。靠右懒散地坐在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双桃花眼还不忘对姑娘放电的男人正是这场的生日宴的主人徐周衍,另一位,眉眼英俊,嘴唇薄且锋利,
扣得齐整的灰衬衫露出一截喉结,平添了几分不可侵犯的禁欲,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恪哥,终于舍得回国了,你不知道我多想你。”
说话的人叫钱东临,夸张得要扑过来要跟他来个拥抱,不料江恪侧身一躲,面容嫌恶,对方扑了个空:“你……你嫌弃我!”
“不然呢。”江恪倾身掸了掸烟灰,反问道。
随即人群发出一阵笑声,徐周衍垂下肩膀,笑得正恪:“我们恪哥,走到哪都是一支花,也老套正经,我还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多看一眼,不是你的错。”
一提起女人,有人插话:“你身后的小尾巴呢,没跟来吗?”
在京北圈子里,谁不知道时羽的江存在,这姑娘长得漂亮,但性格也轴,十年如一日地喜欢江恪,跟在他身后,就连江恪要出国留学那阵,她也吵着要跟去,至于后来为什么没去成,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群公子哥,都是在顺风顺水的环境下长大的,阶级观念深,优越感高,除了徐周衍和钱东临,他们骨子里是瞧不上时羽的,她成长在乡下回到时家,也没走个正途,不学无术,反而去娱乐圈做了个小明星,关键也没什么成绩。
加上江恪对时羽的态度,冷淡又不明朗。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敢公然调侃时羽的原因。
但只有仅有的几个人知道,时家对江父有救命之恩,婚约出来的时候,江恪那时的处境更不能拒绝。
去年回国的时候他试探性地提了一下解除婚约,老爷子气得心脏病突发,差点命悬一线,住了一个月的院。
这件事,江恪不能提。
徐周衍咬着一根烟,声音慵懒又有些含糊不清:“听初京说好像是前两天冻感冒了,估计来不了。”
江恪视线凝滞在半空中,指尖夹着的烟灰抖落,他倾身,直接将烟***在烟灰杠里,没有再说一句话。
-
时羽今天出门磨蹭了一下,衣服换了又换,直到阮初京的夺命连环call震个不停,她才出现。
本来就去得晚,眼看阮初京快把车开到山脚下时,她忽然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如临大敌,狂对电话那边点头:“你放心,主编。”
挂完电话后,阮初京立刻拉她下车,一边解释:“姐妹,对不起啊,这个宴会我去不了,帮我跟徐周衍说一声。有个采访我们原本没希望的,对方忽然改主意了,但他只有登机前的一小时,这个采访没搞定,主编让我把头拧下来当盆栽。”
时羽被推下车,一脸地惊恐:“那我呢,你就把我扔在山下吗?我怎么上去?”
阮初京发动车子转了个头,朝她眨了眨眼:“这正是机会啊,让江恪来接你。”
未等时羽回话,阮初京脚踩油门刷地一下就走了。时羽站在原地有苦说不出,阮初京怕是没体验那天的场景,现在她再打电话给江恪,只怕他会神色厌烦地说出“滚”这个字。
可是远山郊岭的,夜色沉下来,时羽有些怕,犹豫再三,还是打给了江恪。电话打了好一会儿才接通,时羽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开口时带着一点鼻音:“你是不是在周衍哥的生日会上?”
“嗯。”听筒那边传来一句清冷的应声。
“我也来了,本来是初京送我过来的,然后她主编打了电话过来……”时羽没有头绪地解释一大堆,像是顺便很轻地提了一句,“你能不能来接我?”
电话那边久久没有声音,但也没挂,时羽听见打火机发出“咔嗒”的声音,他好像点了一支烟。
时羽刚想说“那算了”,江恪忽然开口,低低沉沉的声音传来:“在哪?”
等江恪把时羽接来宴会上时,生日会已经进行了一小半。众人一见两人一同出现,争相发出起哄声。
时嘉瑜在一旁看得暗自咬牙,刚才在宴会,她盛装出席,只为让江恪看一眼,只是人还没靠近,江恪抄起钥匙离开了宴会。
一群人玩闹声过于明显,江恪一个眼神看过去,无声但带着压迫,其他人纷纷噤声,不敢闹腾了。
一行人入座,时羽也在江恪旁边坐了下来。先前出声调侃的是一位公子哥叫王临,是时嘉瑜的发小,两人关系亲密。
因为时嘉瑜,王临看时羽哪哪都不顺顺眼。他坐在他们斜对面,看见一向乖戾的时羽坐江恪乖得不行,看他的眼睛里透着光,心里就直冷笑,替角落里默不作声的时嘉瑜不平。
“妹妹,听说你在娱乐圈混得没戏可拍,要不我投两部戏给你拍拍?”王临语气轻挑,实则在嘲讽时羽的没用。
时羽正低头剥着荔枝,闻言眉毛一挑,语气老成:“别呀,盛姨跟你妈妈天天打牌逛街,姐妹相称,按辈分,你该叫我小姨妈。”
一群人哄堂大笑,这摆明就是时羽在占王临便宜,还有人嗤他——“还不过来跟你小姨妈敬茶。”
时羽偏头的时候,好似捕捉到江恪一闪而过的笑意,她愣了一下,再去看的时候,江恪神色如常。
徐周衍指了指江恪,一脸的正经:“你小姨夫也在这。”
本来王临纯粹是想让时羽难堪,没想到她从包里拿出经纪人的名片递给他,语气坦然,也不觉得丢脸:“还请大外甥多多提拔我。”
怎样都难堪,王临一时间接也不是,不接也是。她分明是惹不起的祖宗。就在王临尴尬时,一阵落雪滴落,轻快的音调的响起,王临松了一口气,起身去接电话了。
没一会儿他折回落座,有人问他:“你也喜欢the one 啊。“
“对啊,我女神,她的编曲可对我的胃口了。”王临一说起这个,眉眼透着神彩。
“the one 的编曲确实很独特,不按常理出牌,却将每一个细节处理得很到位,又击人心,有时间想跟她学习一下编曲。”一向自傲的时嘉瑜难得露出几分欣赏和崇拜。
“我也有听她的曲子,最近金曲榜上有好几首都是她编曲的吧,听说这人很神秘,不知道年龄,长相,只知道是个女的,仍拥有无数粉丝拥泵。而且听说长得很好看。”
他们讨论的正是最近大热的一位屠榜级的鬼才编曲人,多次斩获金曲奖,曲风灵动多变,最擅长大编制弦乐,通过丰富多变的和声和强弱有趋的动态变化,把其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The one的编曲多出现在大型游戏比赛里,传唱度强,好记,也出现在电影中,极少的艺人曲目上。
传闻有好几个广告公司开出丰厚的酬劳邀请the one 作曲,对方断然拒绝,给了一个很酷地回复:不缺钱,作曲看心情。
“不敢露面怕不是个如花吧。”有人出声道。
时羽正在吃着一块橙子,眼底是一闪而过的心虚,随即不小心被噎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有些不适:“我去下洗手间。”
时羽在洗手间里洗漱了一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脸颊微红,眼尾上挑,透着几抹神彩。
她在想刚才江恪来接她的事,这是不是代表他们之间有可能,关系得到了好的进展,一想到这,时羽就心情明朗起来。
等时羽回到大厅的时候发现江恪已经不在那里了,她去二楼四处找人,终于在阳台处找他。
江恪和徐周衍在一块,他难得放松,倚靠在栏杆上,胳膊肘闲适地支在栏杆上,神态漫不经心透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不知道在和徐周衍说些什么。
时羽正要走过去,忽然听见徐周衍开口:“时羽那小姑娘你到底打算怎么安排啊,你又不能主动退婚。要不从了她吧,时羽长得漂亮,性格也好,说不一定你会慢慢喜欢上她。”
时羽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心口一窒,她想听江恪的回答。
江恪嘴里衔着一根烟,低头伸手拢住火,再抬头,一双清湛的眼睛夹着轻慢:“没可能。”
江恪语气过于笃定,说没可能就是没可能,徐周衍愣了一下,一双桃花眼蕴着不解:“那你刚才去接她。”
“处理麻烦。”江恪的声音很凉,语气平平。
时羽的双腿下一下子就像灌了铅一样,走也走不动。刚才还雀跃的心冷却下来,心脏像被一把钝刀来回地割,是延长的,钝感的疼。
她慢慢转身走下楼,脑子里还在想江恪说的那两句话,以及他的语气与她十二岁年在废弃花园里找的江恪重合。
时羽紧张地问他什么想法。那个时候,江恪眼底透着无所谓,他说:“我没想法。”
是啊,江恪的态度她不是一直知道吗?他当她是个麻烦,一直是公式公办的态度。抛去她是他未婚妻这点,江恪可能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半晌,到了切蛋糕的时候,一群人对着空中摇香槟,伴着欢呼声,啤酒“嘭”地开花。徐少爷站在中心,笑骂道:“谁他妈往我头上扣蛋糕,就是我孙子。”
一行人哄笑着,还是争相拥上去。半晌,时羽走过去,端着一杯***玛丽,眼睛也没眨地喝了下去,笑得讨巧:“周衍哥,生日快乐,这是我和初京的礼物,我还有点事就走先走了。”
全程,时羽看着徐周衍,自动忽略了旁边站个气场强大,身材高大的男人,没有看他一眼。
徐周衍随手扯下领口的巴宝莉方巾随意地擦身上沾到的蛋糕,装作不经意地看了江恪一眼,结果人一脸的无动于衷,他只能笑道:“好,路上注意安全。”
时羽点了点头,拿起手提包就往外走,恰好王临坐在游泳池旁的椅子上同人吹水,一见时羽心不在焉地走了出来,问道:“哟,这就走了啊。”
时羽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一句话都不想说的。王临脸色有点挂不住,恰好时嘉瑜在旁边,他更是觉得面子没地搁。
在时羽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她垂着头,压根没看两人一眼。她正失神,没注意到有人伸腿绊了她一脚。
“嘭”地一声,时羽整个人摔进游泳池里,发出不小的惊呼声。一时间,里厅的人听见声响全跑了出来。
刚入冬,泳池的水虽然很浅,但刺骨又冰冷,时羽站在池中冷得发抖,水珠顺着头发滴下来,脸色苍白,十分狼狈。
众人纷纷围上前来,亦有人递毛巾,皆关心道:“没事吧?”
时嘉瑜站在不远处,心底正得意开心着,却看见江格走了出来,他眼底绷不住的一闪而过的情绪被她捕捉到了。江恪眼底骤寒,他从旁人拿里接过毛巾走向了时羽。
时嘉瑜笑不出来了,江格不是一直不喜欢她吗?怎么会?
他单手插兜走到泳池旁,半蹲下来朝时羽伸了手,想拉她上来。
时羽伸手擦去眼睫上的水,一双眼睛漆黑且清亮动人,她看着江格伸出来的手,摇了摇头:”不用。”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本能喜欢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