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清欢(江吟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赏清欢(江吟婳)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导读: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江吟婳的小说赏清欢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越从欢所著作。江吟婳把玩着肩边几缕发丝,低头嫣然一笑,提及他,心就暖暖的,很激动。这般奇怪的心绪,不是病了就是喜欢上了。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火爆言情小说——主角是江吟婳的小说赏清欢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越从欢所著作。江吟婳把玩着肩边几缕发丝,低头嫣然一笑,提及他,心就暖暖的,很激动。这般奇怪的心绪,不是病了就是喜欢上了。

江吟婳小说简介

在她必死无疑时 ,谁也没想到,大夏权势滔天的摄政王救了她,还带她去长安城投奔亲戚。
在表姨的帮助下,她又摇身一变,成为尚书府嫡长女,勉强衣食无忧。
众人又觉得,害,她这辈子也就那样了,有口饭吃、饿不死而已。
百姓们等着啊,等着看卓佳锦平淡无奇、普普通通地走完这一生,却没想到等来的,是卓佳锦某日刺绣伤了指尖,摄政王带了整个太医院去治伤的事。

赏清欢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街头嘈杂的叫卖声此消彼长,挑卖蔬菜和稀奇物件的小贩,穿梭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笑吟吟地朝江吟婳招手。
“夫人!买些芙蓉饼子吧?”便把小康微弱的呼喊盖下去了。
江吟婳让慎之买了些,车轱辘缓缓滚动,林管家啪地一声鞭子打马,马车正要前行时,又骤然急刹车。
“你个臭要饭的 !真想死吗?”
林管家气不打一处来,对面前这个屡次拦车的乞丐,很生气。
“小姐……救救我!啊!我要见江小姐!”那人嘶哑着声音,费力地喊着,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眼皮子越来越沉重了。
虚影重叠着,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小康?”
清脆的声音,带着惊呼,江吟婳本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可探头看去,她愣怔了好几秒才认出那个伤痕累累的人,是家中和她一起长大的旧仆。
小康混沌的眼中亮光乍现,裂开皮的唇张合了几番,似乎急着把千言万语说出来,最后却拼尽全力,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字。
“水……”
江吟婳连忙掀开车帘,还没等小厮架好马凳,就急急忙忙地就下去了,波浪***摇曳不停,差点挂在车上了。
李乾徵眼疾手快的扶着。
江吟婳也只看了他眼,便走向小康,打开水壶,给他倒水喝。
汩汩的流水涌进小康的嘴,他一面咳嗽着,一面惊慌失措地左顾右盼,慎之去拍着他的后背,担忧道。
“小康,你慢慢喝,再和我们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别急。”
过会儿,小康才勉强恢复了些生机,耷拉着脸,哭出声:“小姐,我总算见到你了,我差点被何玉燕害死了!她、她给老爷下药,被我瞧见 ,咳咳……”
江吟婳让林管家扶他上马,弯眸幽幽:“然后呢?”
“我打算告发她,她就派人灌我毒药,将我一阵毒打后扔在乱葬岗。我当时只好装死,等他们走远了,才撑着最后一口气,催吐吐了些毒汁,来和您报信!”
“何管家,怎么会下药?她父亲原来追随爹爹征战沙场,忠心耿耿,按理来说,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江吟婳脸色青白交,眸色沉沉,暗自揣度着。
她信任小康,因为他是父亲选来做自己伴读的,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生活,秉性再了解不过了,为人善良诚实,是不会凭空捏造的。
这个事情,疑云密布。
“清路,去将军府。”
李乾徵慵懒的一挑眼皮,直截了当的下令。
何迹迅速跳下马,朝人群大吼了声:“让开!徵王府急事!”
街头,挑葡萄的果农、街头挑选玉簪的女人、正吃馄饨的食客等,约莫五十多个,立马脱下便衣,露出统一的黑制服,肩膀印着徵的字样,架着轻功疏散人群。
这便是李乾徵的暗卫了。
原本杂乱无序的喧闹人群,立马被驱赶到街道两边,撒了百两银子做安抚费。
千里马便奔驰起来,蹄子高扬,如在郊外般畅通无阻。
半个时辰过去。
江吟婳玉白十指交叠在一起,丹唇抿紧,心中惴惴不安,路上竟句话都没说。
连李乾徵喝水润喉的咳嗽都没听到,他手掌执着书卷,悠悠转转地翻了好几页,看江吟婳这焦急模样,实在是少见。
看来江老头在她心中分量,确实很重。
等日落下山,马车终于停了!
李乾徵一个虚影,下车,江吟婳随后被扶了出去。
只见将军府大门紧闭,连小厮都没有。
“小姐回门!快点打开!”慎之前去扣响门环,大声喝着,“你们磨蹭什么呢?还要小姐在门***冷风,等你们不成?”
转瞬,咯吱一声,沉重的玄墨色铁门被打开,里面弹出个脑袋,稀奇地瞥了眼,就跟见了鬼那样,惊的嘴巴都合不拢!
断袖徵王,居然会陪着他们小姐回门?
“奴才见过小姐——”
那群小厮扑通扑通全跪下。
江吟婳没心思理他们,越朝父亲的住所走去,就发现分布的小厮越少。
到了院子时,居然一个奴仆都没有,想显然是被人支开了!
死一般的静谧,江吟婳的心急速高跳,小跑过去,就在这时——
“嗯~?啊,老爷…”
淫yin秽不堪的女人魅惑声响起,张扬又妩媚。
接着,便听到了有人悉悉索索地脱衣服,房门半掩着,隐约能看到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勾着江将军的脖子。
总之场面,让江吟婳的脸瞬间红了,连脚步也犹豫地停住。
身后,李乾徵缓缓而来,错落有序的园林间,男人器宇轩昂,眉毛挑起,于他来说这场景,倒也和几个大臣在春楼见过几次。
大掌蒙住了江吟婳的眼睛,凉凉的,将她横抱出院落。
“这……”
小康也看到,他豁然懂了。
“何玉燕下的是春.药!她肯定是看老爷的正妻之位悬空许久,见小姐您出嫁,又仗着她的父亲曾为老爷立下汗马功劳,所以才生了这般心思!”
江吟婳也猜到了七八分。
她秀眉拧在一起,脸上有层薄怒,今日何玉燕为上位敢下春.药,改日她若有其他心思,指不定还会对父亲做出什么!
“你,去端盆水。”江吟婳深抽口气,似做了个重大决定,父亲若要续弦也不会续这样不折手段的人,便眼露坚决,“泼醒何玉燕。”
李乾徵眼眸深黑,嘴角没忍住拉出抹好笑,又迅速收回,这女人做法太……低级了吧?
泼盆水算什么?不会让人长记性的!
干咳两声,声音沉沉:“何迹。”
“在!”
“提刀去。”
话音刚落,何迹勾了个笑。
何迹轻功进屋中,下一秒,啊啊啊地尖叫,惊地天上飞鸟乱了队形。
“来人啊,有刺客!刺客啊!”
过会儿,何玉燕才想起自己早把人支走了,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了,便惊悚地问:“你是谁!胆敢擅闯将军府!而且,我可是未来的将军夫人,你不怕死吗?”
何迹讥诮一笑,刀剑刺破那女人脖子的表皮:“哦?是你比较不怕死吧?”
便随便给她裹了层被子,暴力地拎着摔在院子的空坝上。
此时,江将军也从这大动静中,恢复了些许理智,呆滞地看着满室狼藉
“得罪了!”何迹一拳打在他的背后。
江将军如梦初醒,回想了下刚才,突然勃然大怒,连忙穿好衣服,夺门而出,双目喷火般盯着地上的女人。
何玉燕脑子轰轰作响,只跳出三个字:她完了!
李乾徵这才踏脚走***。
江吟婳也紧跟其后,盯着地方的何玉,极为失望:“五年前,何伯父病死,你才替了他的管家之位,可你怎么敢下药,简直是心思叵测,不折手段!”
见事情败露,何玉燕拳头紧攥,被裹在被褥中气的发抖,死咬着牙不说话。
江将军踱步而来,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指着她呵斥:“我视你如己出,前不久才为你择选夫婿,你……啊!真是……”
江吟婳见父亲袖手啪的一甩,很是恼羞成怒,这种肮脏事,实在是难以启齿!
“将军!”
听江吟婳数落都没反应的何玉燕,此时一听江将军也骂她,顿时滚滚泪水,刷刷落下,泣不成声,“可我爱慕您很久了啊!十年前,父亲带我见您的第一面,我就深深爱你上了。虽然您比我大十五岁,可——”
“够了!”
江将军怒喝,火气越大,想起往日对自己赤胆忠心的手下,他便狠狠打自己一巴掌,眼皮子气的颤抖。
“是我没替他教好你!让你生出这龌龊心思!”
何玉燕泪水打湿衣领,肝肠寸断般:“我不后悔!”
江吟婳紧捏着丝绢,一时之间竟也无言,皓齿起合:“荒唐!”
“将军,您已经和我欢好了,你那么有担当的一个人,难道不对我负责吗?”何玉燕言辞直击江将军的心底。
是的,江将军自从原配亡故,数十年不曾续弦,如此赤忱真爱,也看得出是个很有担当的人了。
一时之间,他无语凝噎。
江吟婳也很气,粉白的脸越加怒意四溢。
“我会给你择个夫婿,看在你父亲的面上给一笔丰厚的嫁妆,保你后生无虞!”
江将军背过身去,脸朝天空,语气冰冷,小厮便上来抬着何玉燕出去了。
“将军!不要啊!”何玉燕凄厉的声音响起,拼命挣扎,“我还给你下了慢性毒.药,你以为你离开我活得下去吗?”
“站住。”
江吟婳连忙抬手,让小厮停下,她踱步过去,卷长细密的睫毛气的发抖,冷怒道:“可真?”
“哈哈!”何玉燕笑着哭,哭着笑,似乎有些癫狂。
“我早就做了两手准备,要么今天我飞上枝头,成将军府正妻,要么,同归于尽吧!反正我苦苦暗恋他那么多年,早就忍受够了。”
“噗。”
一口鲜血喷出,江将军捂着胸口,气急攻心。
“你!”江吟婳扬起手,对着何玉燕的脸,浑身颤栗,终是没扇下去。
有意思。
李乾徵玩弄政权多年,见识过无数阴谋狡诈,这桩事情倒是稀奇的很,被视如己出的部下女儿爱上,这故事不比他断袖徵王娶妻更令人震惊。
看到那么安静端庄的小女人,被气的抖成筛子,心中划过抹异样的感觉,眸光冷的如千里冰封,寒笑。

赏清欢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你一个***,也敢威胁徵王妃。”
李乾徵凉薄的唇,缓缓启,眼中似有漫不经心的杀意外泄,“本王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你这种人的命。”
不过一句话罢了,却让在场的人,都起了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包括何迹也隐隐不安,知晓他家主子,动怒了。
世人都知李乾徵性情最难以琢磨,上一秒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便能杀你不见血,可如此明显的杀气,还是少见的 。
毕竟从一个弃妃之子,走到如今权势滔天的地位,真实情绪是从来不会被人察觉的。
何玉燕颤着嘴皮,事到如今,不得不争了,她恨恨道:“徵王,又如何?除非你想要让将军死,要不然你也拿我没办法,毕竟只有我有解药。”
李乾徵搭话都嫌恶心,兀自走向芙蓉树下的石桌,何迹便斟茶摆上点心,清扫了下凳子,垫了软座,他才坐下,淡淡地朝江吟婳开口。
“过来。”
江吟婳踌躇,不太懂李乾徵要做什么,可那深邃眼眸,目光沉冷稳重,竟让她不知不觉的安心了些。
她迈着步子过去,精致的脸蛋上尽是担心,好看的秀眉拧紧,心急思虑,咬着红唇,很是楚楚动人,让人保护欲丛生。
李乾徵定定的扫量那张脸,心,蓦的一紧,他是不是得病了?
怎么这女人一皱眉,自己就容易生气。
古书说的没错,美色祸人 ,这轻而易举便能撩拨他的情绪,日后还得了?
他眸色深了几分,终是冰冷至极吐出个字。
“搜。”
数百个暗卫从屋檐四周跳下,被小厮扶着的江将军也有些吃惊,自诩领兵打仗那么多年,可连这周遭什么时候埋伏的人手,都不知道。
“徵王暗卫,果然名不虚传。”
他咳嗽着,大掌狠狠抹去嘴角的血丝,他为人最好面子,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却叫女儿和外人看见,很是恼怒,重重哼口气。
看那何玉燕的目光,就更要剥了她皮那样。
李乾徵慢摇着茶盏,目不斜视,甚至面上不起丝毫波澜,便听着边上刀剑四起,哐当哐当一片。
江吟婳微侧了下头,正好看到逆光中他的侧脸,棱角分明,英俊无双的面上一派老成自信,甚至比她见过所有的人都要沉稳几分。
不会儿,便瞧见暗卫用刀架了几个人的脖子,朝江吟婳的脚底下一推。
全部跪下了。
“你们,最近可都瞧见何玉燕去了哪里?她最喜欢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
何迹把玩着手中利刃,在指尖打了个旋儿,寒光四起,吓得奴仆们惊叫。
“我说!我说!”
好几个奴仆相继抢答。
何玉燕始终是将军府的人,就算是做的再隐蔽,但和她走得近的几个人,总能察觉一二,所以他们便为了保命争先恐后地回答。
不会儿,何玉燕的脸色越发苍白,何迹冷哼一声,便围着她转了圈,攥住她的下巴。
“不不!不要!”
那女人开始疯狂反抗。
江吟婳猜疑地走了过去,只见何玉燕的神情越发惊恐,难道这解药本就在她身上?可藏在身上,就不怕被收出来吗?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毒药藏在她身上我们都想不到的地方。
只见何迹嫌恶地别开眼,食指中指并拢,伸进她嘴中,何玉燕瞪大眼睛,心脏高速快跳,拼命地咬牙,却怎么也合不拢嘴。
最终,一脚踹她在地,手上沾满口水的同时,一小颗药丸被拿出来了。
何玉燕害怕地把环保双手,浑身发抖,死咬着嘴唇,哭着看江将军。
江将军转头,不去看她。
何迹恭敬地药丸递给随侍医师检查,确认无误,递给江将军吃。
何玉燕面如死灰般,就这么看着自己最后一张底牌,被人毁了。
“送出京去,永远不要回来。”
江将军背对着众人,神色不明,下达命令 ,部下便去拖何玉燕。
大抵知道自己真的完蛋了,何玉燕绝望地匍匐着,朝江将军爬去:“将军大人,难道因为我爱慕您,一时之间做错事了,您就要那么绝情吗?就算看在我父亲的份上,或者看在我这一切都是因为爱您的……”
“闭嘴!”
江将军眼皮颤了几下,没忍住,一脚蹬上去,何玉燕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去了。
砰砰撞在树上,弹飞下江吟婳的脚下。
那双带血的手,颤巍巍地扯了扯江吟婳的裙角,嘴角流血,眼里流泪,可怜地祈求着。
“小姐,我……咳咳,我知道你最心软了,你救救我,好不好?我比你年长七岁,一直都是看着你长大的…”
脑海里迅速闪现过儿时的画面,多年前,何伯父拉着个小姐姐朝她走来,递给她一块芙蓉糕的场景,还带她去逛街、爬山…
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何玉燕有了心事,变得沉默寡言,两个人也不再像儿时要好。
见江吟婳似乎沉默了,何玉燕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连忙哭着。
“小姐,救救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你知道的,我十多年只做错这一件错事,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江吟婳手指无意地蜷了几下,终是弯下腰,拿出丝绢,替她擦擦嘴角的鲜血。
何玉燕见她如此,觉得江吟婳会帮自己说好话求情,而江将军最爱听她的话。
可江吟婳声音温软如三月春风,见她臻首娥眉,有些怜惜,缓缓道。
“玉燕姐,错了就是错了,即使你在京外,但日后有一切困难,我仍会帮你。”
“什么?!”何玉燕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拳头捏紧,哭的更厉害了,却见江吟婳替她把脸擦干净,便扶着她站起。
“去吧。”
江吟婳咬牙,深呼口气,错了便是错了,就该承担责任,饶是她心有悲怜,也不会求情的。
在众人都没想到时,何玉燕眼里迸射凶横的光芒,朝着江吟婳扑去,抓起发间的簪子,抵住江吟婳雪白的天鹅颈。
许是何玉燕过于紧张,***的雪肌被簪子一刺,便见血,丝丝缕缕地涌出,惊得江将军和慎之等人立马上前几步。
“都不准过来!”
何玉燕哭肿了眼睛,赤红着脸,泪水越滚越多,几近到了癫狂。
“王妃是皇亲贵胄,你胆敢伤她,便是抄家灭族的罪!”
何迹上前一步,拔剑,周遭的暗卫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江吟婳感受到脖子上的刺痛,也没想过,何玉燕竟会态度大变,还会挟持自己。
李乾徵斟茶的动作,停了。
“何玉燕!你若敢伤我婳儿,本将军必定不会饶你!”
江将军额前的青筋根根暴起,他捧在手心十九年的宝贝女儿,今天若是有个闪失,百年之后该怎么和她娘交代!
“将军!”何玉燕哭着笑,笑着哭,已经疯了的模样,“我知晓这院内有无数明枪暗箭对着我,可……”
她簪子的尖头,更刺进脖颈皮肉一分,痛的江吟婳闷两声,温湿的血流到锁骨,染红了大氅,看起来触目惊心。
何玉燕将刺进脖子的簪子稳住,嘶吼道:“你们若是轻举妄动,我只需轻轻一推,小姐必死无疑!”
江吟婳手心冒着冷汗,生死一线间,美眸朱唇,惨白的可怕。
如泼墨般的满头乌发,任风吹的四处张扬,越发衬的她姿容绝色,世上***,又因那眉宇间流露出的丝丝惧意,显得别样娇柔。
叫不远处端坐的李乾徵,忍不住豁然起身,沉冷阴鸷的气场,令众人都小心翼翼起来。
他不说话,但却让何玉燕的手发抖,明白这园中最可怕的人是谁。
“我、我不会放了她!我若被赶出去,还不如让我就地自戕!还不如拉个垫背的!”何玉燕高度紧张,颤着嗓音,看向江将军, “将军,我先带着你女儿去地下等你,既然得不到你,就夺走你最珍贵的。但你放心,我也在下面照顾好她…”
李乾徵朝前走一步,与江吟婳水盈盈的目光对视,血流不断,见她吃痛,从眼角落下几滴泪水,万千心绪裹挟在眼中,忐忑紧张害怕。
他轻轻点头,示意她安心。
“你、你不是要正妻之位吗?本将军给你!”江将军多少次死里逃生,都没有这会儿那么害怕,他放低姿态,“一切都好商量的。”
何玉燕脸上有过狂喜,随后暗了眸子,“骗子!我身后已无退路,就算我放了江吟婳,你也会处置……”
不知何时,负手而立的李乾徵指尖多了块薄如蝉翼的刀片,滑破冬日凛冽的空气,与飘落的大雪,那捏着金簪的大掌,便登时被削断!
森森白骨混在一地鲜血中,断手还保持着原先的***,***江吟婳脖子的簪子也哐当掉在地上。
纤柔身段软飘飘地倒下,江吟婳深吸的一口气,终于慢慢舒了出来,落入怀抱中,嗅着扑面而来的清冷凉意,她对上了那双漆黑深邃的丹凤眼,与以往不同的是——
那仿佛洞穿万事万物的锐利眸光中,此时竟起了波澜,渐现柔色,温柔地把她拦腰抱起。
昏迷前的最后一瞬,江吟婳嗓音微弱发颤:“是…你…”
她认出他了。

小编推荐

赏清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