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我也喜欢你(佟清司叶珣)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刚好我也喜欢你(佟清司叶珣)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主角是佟清司叶珣的小说叫做《刚好我也喜欢你》,故事很有深意,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啊……”清司小小地惊讶了声,终于直起腰,像做贼似的左右看。确认过走廊那边无人经过,他才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

小说介绍

主角是佟清司叶珣的小说叫做《刚好我也喜欢你》,故事很有深意,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啊……”清司小小地惊讶了声,终于直起腰,像做贼似的左右看。确认过走廊那边无人经过,他才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快步走到那张课桌后,伸手把它捡了起来。

佟清司叶珣小说简介

他就像精神分裂似的,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每次呼吸间仍能感受到叶珣的存在;脑子却在***地辩论中,迟迟做不出决定。
突然,教室的后门被人推开,紧跟着一声疑问:“嗯?”
清司下意识地扭过头,眼睁大了一圈看向那边——叶珣身上冒着热气,左手诡异地抬再半空中,视线正落在他身上,一步步走来。
被、被抓现行了。

刚好我也喜欢你全文阅读

冬至刚过,天色阴沉沉的,好像随时会迎来第一场雪。
教室里门窗紧闭,玻璃上朦胧的水汽已有些往下滴出一条条水痕,佟清司侧着脸趴在桌上,半阖着眼看只隔了一个过道的另一张课桌。
这节是体育课,班上其他人都去体育馆上课了,只有他找了个借口在教室里继续瘫着。他倒不觉得困,只是单纯的不想动而已;于是干脆盯着那张桌子像打发时间似的看了半小时。
那是叶珣的桌子。
位置就在他斜后方,桌面上有上课节的书,椅背上挂着围巾和包。
忽地,那条围巾毫无征兆地往下滑,眨眼间落到地面堆成一叠。
“啊……”清司小小地惊讶了声,终于直起腰,像做贼似的左右看。确认过走廊那边无人经过,他才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快步走到那张课桌后,伸手把它捡了起来。
那是条毛线围巾,像是手织的,摸起来松软***,花纹简单素净。
上面还有沾着些若有若无的气味。
可偏就是那一点点气味,像透明的鱼线般牵引着他,让他不自觉低下头,小心且紧张地凑上去。鼻尖碰触上柔软的毛线,味道在呼吸间变得明显。清司很难形容那是怎样的味道,总之是叶珣身上的气味,他偶尔和叶珣擦肩而过的时候会嗅到一点。
于是这一秒变得微妙,他只是拿着叶珣的围巾,却有种紧紧挨着叶珣的错觉。
……就像喝醉了似的,脸在微微发烫。
这行径太变态了,如果被人看到绝对会认为他是变态。清司脑子里是这么想的,也清楚自己应该尽快把围巾挂回来,再若无其事地回到他的座位上继续瘫着,但——
体育课还没有结束对吧,再拖延一会儿也不会有人回来对吧,只要下课铃响之前放回去就好……对吧?
他就像精神分裂似的,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每次呼吸间仍能感受到叶珣的存在;脑子却在***地辩论中,迟迟做不出决定。
突然,教室的后门被人推开,紧跟着一声疑问:“嗯?”
清司下意识地扭过头,眼睁大了一圈看向那边——叶珣身上冒着热气,左手诡异地抬再半空中,视线正落在他身上,一步步走来。
被、被抓现行了。
清司能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响,他紧张到甚至忘了自己应该马上把那条围巾放回去,就维持着刚才的***呆呆看着叶珣的脸渐渐靠近。要是被别人看到还好,偏偏是被叶珣本人抓个正着——最恐怖的是他不知道叶珣看见了多少,是只看到他拿着围巾,还是看到了他之前低头闻味道的变态行为。
在叶珣开口问他在干什么之前,清司急中生智地说:“……围巾掉地上了。”
“嗯,谢了。”
然而叶珣的目光没在他脸上停留一秒,只漠然地应了句声,接着从他身边经过,顺势拿走了围巾,重新挂回椅背上。
清司顺势走回自己的座位,将羽绒服的帽子戴上:“……体育课提前下课了?”
“没,崴到手,先上来了。”
难怪他左手看起来怪怪的。清司将羽绒服的帽子戴上,栽在桌面上继续装尸体:“要去医务室擦点药吧?”
“不用。”
“哦……”
整个空间再短暂的对话后又恢复到了落针可闻,他能听见叶珣翻书时的轻微响动,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原来做贼心虚是真的。
快点冷静下来啊,再这么跳下去他都感觉自己要猝死了。
教室里现在只有他们俩,甚至连走廊都没有人影经过,四舍五入也能算二人世界。清司的手重新插回口袋里,无声无息地捏着内袋的布料来回***,以缓解紧张;他仅靠着听觉都能在脑内完美勾画出叶珣此刻看书的侧脸。
大抵对方是真的没察觉到他之前在做什么,不然不可能毫无反应吧?
逐渐的,清司的心跳稳定了下来,那种紧张和忐忑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好像是因为这简陋的“独处”而略略雀跃,又好像是因为能专心听着叶珣翻书的声响而无比放松。
可就在这时,叶珣仿佛会读心,偏不让他的冷静地忽然出声:“……周末有时间吗。”
“啊……”清司头也没抬,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像没睡醒。不过班上同学大都习惯了他这副样子——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趴着绝不坐直;任何时候都能睡着,任何时候都没睡醒。
“去看电影吗。”叶珣说。
清司缓缓扭过头,侧脸触上冰冷的桌面,他才察觉到自己的脸有多热:“什么电影……”
听上去这话有些暧昧,可实际上他眼睛里的叶珣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视线都没从书本上挪开。叶珣的鼻梁很高,侧颜尤其好看;只是他总没什么表情,哪怕是在说话。清司曾怀疑过他是不是面部神经瘫痪,但在看见他打篮球之后微微气喘的模样后又否决了这个想法。
叶珣低声说:“《咫尺》,最近上映的那个。”
“听说了……”确定了叶珣没在看他,清司反而大胆了起来,就那么盯着对方的脸说,“你想看?”
“家里人抽奖拿到了两张票,去看吗。”
——要约他的话,就不要说票是送的啊,至少还能让他多脑补一点。
“……两个男的去看电影啊……”
“约女生去看容易被误会吧。”
“你怎么不约你同桌……”
“你不去的话我等下问他。”
“不是,”清司眨了眨眼,试图将他俊朗的轮廓看得再清楚些,“去。”
“那我把时间和地址发给你。”
“嗯。”
清司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又转回去把脸重新藏起来,以免他的雀跃被叶珣察觉。
——
第一次和叶珣说话,是高一的暑假。
清司在学校里和透明人差不多,跟霸凌或者孤僻无关,他只是单纯的懒——懒得说话,懒得相邀出去玩。同学找他说话他会象征性地回应一声,久而久之大家就只是恰巧坐在一个教室里度过三年的陌生人,不存在私交,就更谈不上朋友。
叶珣则和他又相近,又相反。
他是因为懒而没什么表情,叶珣却无论干什么都是那副事不关己的漠然面孔。可叶珣长得帅,成绩好,任何同学找他请教他都会回答,哪怕女生明晃晃是抱着其他目的去找他搭话,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改变。偶尔叶珣还会应邀去打球,相比之下倒是比他正常多了。
一整个高一,清司都没有和叶珣说过话,有时眼神交汇,两个人也会若无其事地分别错开。
但人偶尔还是需要朋友的,譬如站在麦当劳的甜品窗口,想享受第二杯半价的优惠又吃不完两杯冰激凌的时候。他已经记不起那天是因为什么破天荒地出了门,反正是在回家路上路过了麦当劳,他就站在甜品窗列队的附近望着写满商品名称的看板,犹豫着伫立了许久。
“要不要一起买。”
这话突然出现在他耳边,还吓了他一跳。他转过头时,就看见穿着简单白T和运动裤的叶珣站在他身旁。叶珣长得很标致,标志的意思就是五官比例刚刚好,凑在一起刚好和谐,不大的眼睛配他一贯冷漠的态度相当合适。
是一张清司觉得很赏心悦目的脸。
清司“啊”地拖长了音,犹豫着问:“那你要买哪个……”
“都可以,”叶珣说,“就是想吃冰的。”
“哦,那就一起。”
他们俩便自然而然地排进了列队里,清司并不避讳直视对方的脸,反而因为第一次看见叶珣穿私服的样子有些好奇:“……你一个人吗。”
“嗯。”叶珣同样看着他,“碰巧路过,看到你。”
“我也是回家路上碰巧路过……”
“你家往哪边。”
“那边。”清司懒得抬手,就扬了扬下巴给他示意。
恰巧轮到他们点单,清司飞快地要了两杯冰激凌,叶珣的手从他身边经过,将两枚纸币摁在了窗口的台子上。跟着那只手一并过来的还有句轻飘飘的话:“我也往那边。”
于是他们顶着烈阳和恼人的蝉鸣,各自吃着冰激凌,肩并肩地走了好一会儿。
清司说:“我没带现金。”
叶珣说:“下次你付,或者开学再给我。”
清司点了点头,含着一次性勺子仔细感受甜甜的冰激凌在舌尖化开。冰爽渗透进心里,就和叶珣这个优等生给他感觉极为相似——刚刚好,让他觉得***。
“那我把我号码给你,”清司说,“等你想吃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我。”
“嗯。”
那天他们倒也没再聊些什么,只交换了手机号码。大概因为清司并不是个会找话题的人,而叶珣又很冷漠。经过自己家那栋楼时,清司才说了句“我住这里”;对方点头说了句“回见”,目光都没在他身上多做停留,顺着那条路走了。
只留给了清司一个帅帅的背影。
实际上“下次”只会出现在开学以后,因为接下来的假期他再没出过门,成天闷在房间里看小说、看电影,懒散度日。
而清司发现自己喜欢男性,也是在这个微妙的时间段。非要说契机的话,就是在看正常的、有***戏的电影时,他的目光完全锁定在了***又帅气的男演员身上。
他因为察觉到这件事而郁郁寡欢了好几天,最后在梦见叶珣后选择坦然接受自己的性向。喜欢同性对于清司而言并不是什么天要塌下来的问题,反正只要不谈恋爱,喜欢哪种性别在根本意义上都没有区别。
他想当然地觉得自己不会恋爱,因为光看这两个字就能读出里面密密麻麻的麻烦。
暑假的剩余,叶珣也许没有想吃冰激凌,所以并没有联络过他。直到高二开学,他在放学后回家的路途,遇见叶珣一次、两次、三次……频率不算高,可也不低。一开始两个人都无话可说,却默认了同路,在路上买一支冰激凌或者其他什么冰冰凉凉的甜食,边吃边散步似的慢慢走。再到后来叶珣会偶尔地说上一句什么,他也不咸不淡地接话,在对话的空档偷偷看几眼叶珣的脸。
他看越叶珣越觉得好看,那张脸简直就长在他的审美上。
这种比陌生人深一点、比朋友浅一点的相处逐渐辐射到了他们在校内的时间——就像刚才,叶珣提前回教室后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很快下课铃响了,同学陆陆续续回了教室,有人低声闲聊,有人高声嬉笑,将喧嚣带进了这里。只有他和叶珣,隔着好几列座位,各自安静地忙着自己的事。
叶珣忙着看书,他忙着怠惰。
有瞬间清司觉得周围笑闹着的人都是动态虚影,只有他和叶珣两个静止画才是真实。这样的念头透着一股近似狡猾的幼稚,仿佛为了找他们的相似点,脑子特意给出的答案。在围巾上嗅到的浅浅气味仍在感官中回荡,他缩在口袋里的手正发热,渗出了些细汗。
接着手机震了震,他保持着额头贴桌面的***,悄无声息地拿手机出来看了看。
Form“叶珣”:
「时代广场,百乐影城,周六,15:42。」
他迅速回了一句“OK”,脸又开始隐隐烧起来。
佟清司讨厌麻烦事,喜欢懒洋洋地赖着,喜欢冰激凌,喜欢甜点……喜欢叶珣。偷偷地。

刚好我也喜欢你免费阅读

周五晚上。
他刚从浴室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自己的卧室走;耳尖的姐姐立刻扬声道:“洗最后的洗衣服——”
“……是我最后吗?”清司瘪瘪嘴,“爸呢?”
“出差去了。”
他只好又转向去了阳台,将换下来的衣服一并丢进洗衣机里,垂着头慢吞吞地倒洗衣液、消毒水、衣物柔软剂。清司一直觉得,关于懒这件事,绝对不是他的错——“怕麻烦”简直是刻在佟家DNA里的属性,从父母到大他四岁的姐姐,再到他,无一例外都是懒鬼。就连“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放各种洗液、打开洗衣机”,在他们家也像是艰巨任务,需要订下规则来强制执行。
看着洗衣机哗啦啦地开始蓄水,清司走回室内。
姐姐就像算准了似的再次出声:“有草莓蛋糕,吃不吃。”
“吃……”
“那你去冰箱里拿,我也想吃。”
“…………”意识到自己又上了姐姐的套已经晚了,他只好草草擦了两把头发,毛巾顺手搭在脖颈间,去给姐姐拿蛋糕。
客厅的长沙发上,妈妈和姐姐正蜷着腿看电视,清司端了蛋糕过来在单人沙发上加入。姐姐瞄他一眼道:“头发是不是该剪了?”
“嗯?”
清司拽过额前湿哒哒的刘海,吊着眼看了看。仔细想想上次剪头发好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明天他要和叶珣去看电影。这件事忽地出现在他脑子里,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心又砰砰砰地鼓噪起来。他松开头发,说:“那我明天早上去剪。”
妈妈惊讶地看向正在吃蛋糕的清司:“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
“……没有。”
“那你这么积极去剪头发?”姐姐接话道,“还是早上去,你起得来吗?有问题。”
“高中生不可以谈恋爱的,”妈妈说得好像很严重,实际上她的视线都已挪回了电视荧幕上,“要是被学校知道了一定会叫家长,太麻烦了,我不想去……”
“问题在这儿?”姐姐笑着道。
“那不然呢,开家长会我都不想去,真的好麻烦,弟弟成绩又不好,每次去开家长会我都在想应该让他爸去的……”妈妈开始发散思维,和姐姐聊起他的成绩问题来。
被家人猜中了一半心思,絮絮叨叨间他一再想起叶珣的脸。
在脸红之前,清司忽地站起身,端着他刚吃了一口的蛋糕往卧室走:“我回房间了……”
倒不是害怕被家里人知道自己有暗恋对象,也不是太在乎对方的性别——是这种事被家人知道实在太害羞了。清司逃难似的躲进自己房间,往电脑前一坐,咬着叉子开始挑选睡觉之前要拿来消遣的电影。谁知道“电影”二字才出现在脑海里,叶珣便又在他脑子里跑来跑去没个消停。
手里的草莓蛋糕忽然变得索然无味。
好想给叶珣发信息,闲聊也可以,说点无意义的废话也可以。清司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暗恋中人都会这样,但这想法一旦冒出来就没完没了。他转而跑去床上拿手机,索性趴在柔软的被褥里翻起下午的短信。
只是看见短信里的时间地点,清司都能脑补出叶珣说话的声音,略略低沉,没什么起伏,约去看电影也能说得像上课回答问题似的。
“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他慢吞吞地打出这几个字,看着句末的光标闪烁,脸又开始发烫。
要约一起吃饭的话当时就应该说吧,还能说反正下午要看电影,顺便吃个饭之类的。话语都是有时效性的,过了那一分钟再说出来,就会显得莫名其妙,更别说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
清司这么想着,又按下回删。
“清司,剪头发的话我明天早上跟你一起去……”就在这时,姐姐突兀地打开房门,“我刚好也要剪头发。”
“诶?”沉浸在暗恋情绪中的清司被吓得差点从床上弹起来,他紧张地扭过头,皱着眉无奈道,“进来之前敲门啊……”
“哦,忘了。”姐姐意会地勾起嘴角,“你在看小黄书吗,那我不打扰了。”
“不是……”“嘭!”
连解释的余地都没留给他,姐姐便关上门走了。他叹着气,视线重新回到手机屏幕上——他们的对话框里新增了一条他发出去的信息,只有短短一个“我”字。
啊啊啊——怎么发出去了!!短信能不能撤回啊!!
清司在心里哀嚎着,连忙又输入了一条“发错了”。叶珣这个时间肯定在看书吧,或者在洗澡,绝对注意不到他这条信息,只要他马上说清楚是发错人,对方肯定会当做没看到这条消息。
对,这么干就对了。
他趴在床上一边念着一边编辑短信内容:“……是,发给,我姐的……不好,意思……”
“嗡嗡——”
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按下发送,手机便惊天动地地震了震。
新的消息弹了出来:
「?」
救命,他怎么秒回!
清司手都在发颤,心砰砰砰地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无意识地屏住呼吸,连忙回信。
清司:「发错了」
叶珣:「明天去不了了?」
清司:「没,去,真的发错了」
清司:「按错了」
叶珣:「那明天见」
清司:「OK」
回完这句“OK”,他才终于憋不住地长吁一口气,翻身仰躺在床上,好像经历了什么剧烈运动一样胸口上下起伏得厉害。他捏着手机不放,生怕错过叶珣的消息;但仔细想想就知道对方应该不会再说什么,他的回答就是宣告这段对话的完结。
——再也不说“OK”了,至少不跟叶珣说。
结果这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到深夜,时而因为明天的见面而紧张,时而回想之前和叶珣说过的话……最后思维发散到“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另一个人”这样的哲学问题上,直到他睡着。
——
翌日。
“走啦清司,你到底在磨蹭什么啊……你都不用化妆……”说好九点半出门,但临近十一点清司还没从房间里出来,姐姐忍无可忍,第三次从客厅走回清司的房间门口,“……好了吗。”
清司身上还穿着睡衣,站在衣柜门口左右手分别拎了两件羽绒服,苦恼地转身对她道:“……我不知道穿哪件好……”
姐姐定睛看了看,两件衣服款式相差无几,不过一件是黑色,一件是明黄:“都好看啊,都挺好看的,随便哪件都可以。”
清司眉头皱得更紧了:“啊……那我更不知道要穿哪一件了……”
“只是出去剪个头发而已,又不是去约会……!”姐姐顺嘴抱怨着,忽然福至心灵,“果然是要出去约会对吧?所以才这么积极去剪头发……”
“没有,不是,就是和同学出去看电影……”
“女同学?”
“男的。”清司别过脸,假装在仔细审视两件衣服的差别。
“啊?啊你喜欢男生?”姐姐道,“那穿黄的吧,显得阳光点。”
“…………”那句最让他心悸不已的问题被姐姐平淡的态度带过,清司错过了否认的机会,再重新申明一遍只会更此地无银。他乖乖把黑色外套放回衣柜里,穿上黄色的,又在穿衣镜前抓了两把头发才跟着姐姐一起出了门。
在理发店剪头发的时候他倒是还很平静,就发着呆看镜子里理发师怎么摆弄他的脑袋。两小时后他们都弄完,姐姐说顺便去吃个饭,但他拒绝了,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约定地点附近的奶茶店里坐着,等叶珣出现。
然而紧张就从他在奶茶店落座开始重新主导他的身心。
清司从小到大都没对什么抱有过强烈的兴趣,这在他家都算异类——佟父是音乐爱好者,佟母是美术工作者,姐姐是小说家……只有他,没有任何值得发展的爱好。
所以当自己强烈地想和叶珣多一点相处时,清司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坐在奶茶店临街的玻璃窗边,一边喝奶茶一边懒洋洋地支着下巴看外面的熙来攘往;旁边有陌生女性在暗搓搓地讨论要不要来问他要号码,声音刚刚好够他听清楚,又不会太突兀。但清司都懒得回头看一眼,只顾着在人群中搜索叶珣的身影。
“……你来的好早。”突然,在他身后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他倏地回头,就看见穿着黑色冲锋衣的叶珣站在他身后。
——早知道就应该穿黑色啊!
清司脑子里冒出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
他往上看见叶珣淡漠的脸,紧张在这一刻攀至最高点,一句回应他都憋不出来。于是清司就那么看着自己的暗恋对象,弱智似的咬着奶茶吸管,狠狠地嗦奶茶。
“滋噜噜——”
杯子空掉后的声响冒出来,在并不安静的奶茶店倒不显得尴尬。
叶珣往收银台那边看了眼:“要不要再买一杯,时间还来得及。”
“……不用了,”清司连忙站起来,“走吧。”
“嗯。”
他跟在叶珣身后,在看见对方的瞬间,他心里忐忑不安的小人就已经直接宕机躺平。他满脑子都是自己这件黄色的外衣是不是看起来很怪,大冬天大家都配合着天气穿得很黯淡,只有他穿这么亮色的衣服;今天的头发剪得怎么样,叶珣有没有看出来他剪了头发,都说刚剪完要长几天才好看,现在是不是挺丑……
不过应该看不出来的吧,也就只剪短了一点点。
出奶茶店的时候,清司还瞅了眼旁边的反光玻璃,生怕自己哪里会出糗。
谁知道走在他身前的冷漠脸酷哥,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你剪头发了?”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刚好我也喜欢你佟清司叶珣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