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林映雪)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林映雪)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导读:小说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讲述的是林映雪的故事,小编分享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而魔尊家的猫却被他天天抱在怀里一起吃一起睡。魔尊每日三问:为何这么多人觊觎夫人想带他逃走?

小说介绍

小说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讲述的是林映雪的故事,小编分享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而魔尊家的猫却被他天天抱在怀里一起吃一起睡。魔尊每日三问:为何这么多人觊觎夫人想带他逃走?为何本尊永远感动不了夫人?为何本尊的猫形和人形待遇差这么多?

林映雪小说简介

林映雪穿成了修真言情文的女主,美貌无双却病弱得风吹吹就吐血,被整个修真界捧在手心里关爱。
但因为不是真“女主”,林映雪被迫嫁给魔尊男主后,只能冷漠疏远不断拒绝。
冷血残暴的魔尊把他关在宫殿里,养他宠他,要什么都给他,却永远也得不到他一个眼神。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阅读

“夫人如果执意要回家去看看,为夫正好也想拜访一下岳父和岳母大人,不如为夫陪你一同回去?”无夜歪了歪脑袋,好像一个拿和自己闹脾气的妻子没办法的丈夫,微微挑起唇,温柔道,“我们一起回去,在凌虚台,在尸堆成山上眺望血海的日出日落、潮平潮生,是否也别有一番情.调?”
林映雪的心一抖。
无夜虽然语气依旧温柔,语气中的威胁却不要太过明显。也只有他这样冷血无情的魔头,才能把如此***残暴的威胁说成这般风雅动人。
无夜一向杀人喋血,林映雪真的不敢设想,如果自己今日真的违背他的意愿回凌虚台去,无夜会干出什么事情。会不会真的追着自己血洗了凌虚台?
魏崇云握紧了手中的剑柄,冷冷道:“不要用这种话威胁他。想威胁,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不才,论本事,只是比这世上所有人都高了许多而已。”无夜笑道,“听说魏宗主带着心腹弟子都到了凌虚台,本尊生怕你的青陵山无人看守,刚刚去调集了三千魔兵去帮你看家护院。你打算怎么感谢本尊?”
林映雪轻轻地松开了魏崇云的手。
魏崇云察觉到林映雪的手悄然松开,却依旧紧握着那柔软的手不放,对无夜道:“青陵山劳你费心。但今日不论是什么代价,本君都会带他离开。”
和魏崇云出来时,林映雪本是抱着一线希望的,希望无夜发现得没有这样快,希望自己能逃回凌虚台,希望能联手对抗无夜,争取一点***的时间,再与无夜周旋。
但是赌上另一个宗门多少无辜之人的生死,只为了自己一个人逃出去,林映雪实在做不到,也不敢这样赌。
林映雪默默地把手从魏崇云的手中抽.出,抬起眸子看着无夜,冷淡道:“不要牵累别人。”
“呵。”无夜冷笑一声,望着林映雪道,“我们夫妻之事,本尊也不想牵扯别人。可是有别人非要把自己牵扯进来,那能怪的了谁……”
“铿——”无夜话音未落,魏崇云手中的剑已经刺了过去,无夜以刀一格,与魏崇云正式交锋。
然而,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收敛着几分,以免刀剑的余风伤到林映雪。
无夜的法力本就不可估量,何况这里毕竟是魔宫,魔气最盛之处,魏崇云是仙修,在这魔宫之中好似离水之龙,而无夜却如浴火之凤,眼下境况难以同日而语。
无夜的刀风在魏崇云的胸前狠狠划过,魏崇云被逼退三分,无夜一刀便向他心口刺去。
情急之下,林映雪顾不得其他,竟对魏崇云喊了一句话,魏崇云连忙依言而行,竟然避开了致命一击。
无夜微微拧眉,他听不懂林映雪方才说的话,仿佛说的不是这个世界的语言。但是他知道林映雪在教魏崇云怎么避开自己的全力一击,而且竟然还成功了。
林映雪知道在缠斗下去有害无益,一边教魏崇云怎么避开无夜的招式,一边告诉他如何从此处脱身。
魏崇云也知今日无法奈何无夜,只得依言而行。
无夜一刀穿过青衣剑修的心脏,却发现眼前的魏崇云一瞬化为虚影,真身早已不知何时遁去。
无夜冷哼一声,收长刀入袖,衣袂纷然飘落,回头看看笔直站在一旁的林映雪。
林映雪还保持着方才指导魏崇云应战的***,立于离自己三尺开外,一身白衣胜雪,脊背挺得笔直,琥珀色的眼眸淡然如水,好似运筹帷幄之中,信手指点江山的帝王之师。
生死置之度外,成败不关心绪。
无夜想,若非他身子不好又灵根皆废,哪怕他能修炼,有一点点修为,恐怕都是自己不可估量的真正敌手,他要有心,称霸整个修真界也不在话下。
可惜这样一个人,生来柔弱不堪,连风吹一吹都禁不得。哪怕心比天高,也反抗不了命运的无情作弄。
比如此刻,再如何不甘,也只能任人宰割。
大约是累乏了,又吹了风,林映雪垂下眸子,轻轻咳了一声。
无夜走近林映雪,将人往怀里一搂,语气听不出喜怒:“夫人真是好本事,往日倒是为夫小看了你。”
林映雪抬手想推开无夜,却推不动,只冷淡道:“我不过是个废人,不知尊上何出此言。”
听他不肯承认,无夜只低低地笑了一声,知道他不会告诉自己实话,便也没有追问。
无夜带着人径直回到寝宫,按着林映雪在椅子上坐下,亲自倒了一杯水,递到林映雪面前,语气依旧温柔:“和别人说了那么多话,渴了没有?先喝了这杯水,为夫再来和夫人算算今天的账。”无夜说“别人”两个字的时候,语气里都几乎能闻见酸酸的醋味。林映雪心知自己是逃不掉了,接过无夜递来的水杯,一***一***地喝下去,一则是润润嗓子,二则是拖延一点时间。无夜很有耐心,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林映雪一***一***地喝水。他的每一举一动都让无夜觉得无比称心,一***一***喝水的模样也是好看极了。
无夜生而为魔,无父无母又无亲朋好友,不知道情为何物。然而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开始,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被他击溃了。
起初,无夜觉得是因为他实在太好看了,自己一生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后来,无夜发现不论他做什么,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让自己心中为之振奋不已。
他仿佛生下来,就是专门克自己的,每一处都完美贴合着自己的喜好,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自己的感情。
这大概就是人所谓的爱情?
林映雪再怎么慢慢拖延,一杯水终究还是会喝完的。林映雪将喝完的水杯轻轻放在桌上,抬起头看了无夜一眼。
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一定已经触怒了眼前这个阴狠冷血的男人。死了他那么多手下,他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要打要骂也好,要杀要剐也好,只盼望他能把怒火发泄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千万不要连累其他人才好。
无夜看了看林映雪放在桌上的空杯,又十分贴心地柔声问道:“夫人还渴吗?要不要再喝一杯水?”
他越是这样温声细语不发脾气,林映雪便越是心里没底,不知道他到底会做什么。他小心警惕地抬起头看了无夜一眼,摇摇头。
“为什么在为夫面前,总是这么紧张?难道还怕为夫会伤害你吗?”无夜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戳了戳林映雪挺翘的鼻尖,微笑道,“别怕,夫君会好好宠爱你的。”
林映雪默不作声。
无夜俯下.身,把林映雪轻轻地抱在怀里,放到床榻上。
对于无夜把自己放在床上这件事,林映雪十分***,心中警铃大作,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备。
新婚之夜,无夜就是这样把自己放在床上,企图对自己尽夫妻之事。那一夜对林映雪来说简直如同噩梦,拼死反抗加上连哄带骗,还差一点点就暴露了身份,才勉强从这恶魔的爪下逃过一劫。虽然这恶魔一怒,就把自己关了起来,但好歹这一个月里,他即使威逼利诱加上时而轻.薄,到底没有发生如那夜一般恐怖的事情。
这回被无夜放在床上,林映雪不禁回想起新婚那晚,也是在这间房,这张床上,那举步维艰的反抗。
果然,无夜的一只手按在肩头,抓起林映雪肩上的衣服,就往两旁一扯。
哪里能让无夜看到自己胸前……那一定会原形毕露。林映雪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拉住,不让无夜扯下。
无夜倒是没有强行再扯,松开抓在林映雪肩头的手,温柔地问道:“夫人怎就这样严防死守,为夫又不是外人?”
“请尊上见谅……”林映雪心中一紧,随口胡扯道,“我……修无情道。”
“什么?”无夜微微蹙眉,似乎有些疑惑,问道,“从未听你提过。况且你身无灵根不能聚灵气,如何能修真?”
林映雪道:“尊上知我没有灵根,又没有修为,可是我却活了三百年。若非修道,凡人寿命不过百年而已,况且我天生体弱还未必能活到百岁。”
“……正是因为我修无情道,虽然没有修为没有灵力,但正如大道无情,正可借大道之寿。但若是一旦有了情.事,就会……”
无夜问道:“怎样?”
“会死。”林映雪答道。
无夜皱起眉头,似乎颇有为难。在心里挣扎良久,道:“那为夫先只看一看,不弄你。”
林映雪默不作声,依旧紧紧护着胸前。
“本尊自己的人,只看一看不过分吧?”无夜在林映雪面前俯身,与他平时,温柔道,“至于这做么,本尊稍后去问医修,想必会有办法,夫人不必太过担忧。”
“况且,夫人生得这般好看,为夫还想和夫人生一个和你一样好看的女儿呢。”
听到“生女儿”这种事,林映雪的身子更是心虚地抖了一下,一动不动地紧紧抱着胸前。
“还不愿意么?为夫说只是看看,就只是看看,别怕……”无夜伸出手来,不容林映雪的反抗,一手将他的手握住,一手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手中一使劲,作势就要扯林映雪的衣服。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免费阅读

“尊上!不可……”林映雪一时情急,血气不顺,猛然呕出一口鲜血,溅得地上一片猩红。
无夜一惊,连忙将人搂在怀里,立刻对仆从道:“快传商青冥。”
仆从闻声,连忙转身离开。
无夜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人,林映雪软软靠在自己胸口,合着双眸,鸦色的长睫卷翘,薄薄的唇如被雨打风摧的花瓣,褪得没了血色。
虽是失去了意识,身体却还在微微颤抖,眉峰紧蹙,看起来甚是痛苦。
无夜看得心里一揪,将人放在自己床上,盖好被子,拉着林映雪的手,从掌心度入一缕真气。
这身体与凡人无异,聚不了半点真气,无夜的真气如体便如一颗颗珍贵的明珠没入大海,转眼就全然没了踪迹。这身体又承受不住多少,无夜只能适可而止。
林映雪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看起来倒是不像之前一般痛苦,但是依旧没有醒。
片刻后,一名绿衣修士走进了寝殿。
那绿衣修士眉目清朗,身姿挺拔,看起来潇洒不羁,颇有几分风流倜傥,不像魔道中人。
绿衣修士正是方才无夜命人请来的商青冥,是整个修真界最负盛名的医修。本来游荡于九洲四海,不受任何正邪势力和门派的约束,因与无夜素有渊源,因此留在魔宫中,平时不轻易给人医治,没有大事无夜也从不去劳烦他。
商青冥走进无夜的寝宫,见无夜蹙着眉一脸担忧,又看见床上躺着一人,问道:“这位,就是尊上那个带了八千魔兵包围凌虚台娶回来的,见都不许别人见一眼的的宝贝?”
无夜:“嗯。”
“尊上的宝贝这是怎么了?”商青冥走上前,低头看了一眼林映雪。看到那张清俊而苍白的脸时,不禁一怔。
好似阳春三月里,梅花枝头残存的一捧晶莹冰雪,映着绚烂的霞光,清丽无比,却又脆弱得仿佛随时都会融化。
虽素昧平生,好看事物总是莫名惹人怜惜。商青冥对无夜问道:“尊上,怎么把人折腾成这样啊?”
无夜没有解释,沉声道:“怪本尊。”
“尊上的宝贝看起来有些不足之症……尊上可得节制一点啊。好不容易才弄回来,难得尊上又如此称心,好歹也得多用上几天不是?”商青冥叹了口气,看着林映雪道,“您看看,这么好看一个人,把人折磨成这样,多罪孽。是得多禽兽才干的出来啊。”
无夜:“……”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但是无夜莫名又不想解释。这么误会,总好过被他知道,夫人连给自己看一下都不肯,是被气晕过去的。
商青冥一笑,走到床前,用灵力探了探林映雪体内的状况,惊讶得愣了一愣,方才问道:“一点修为也没有,已经三百岁了?”
方才林映雪已经说过自己的情况,无夜听了商青冥的话,倒是没有太吃惊,反而把林映雪方才的解释告诉了他:“他修无情道。”
商青冥:“……”真是色令智昏,这么聪明的尊上怎么就傻掉了,这种话都相信。
商青冥道:“尊上的宝贝修不修无情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探查他的身体,药沉体内,显然一直都是靠丹药吊着命的。”
“看来我刚才是错怪尊上了,她这不是被您折腾的,应该是太久没有吃药了,尊上要是找我晚一步,命都要没了。”
听到“命都要没了”几个字,无夜心都提了起来,一向冷静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焦灼:“不能有事!”
“放心,幸好遇到我,我自有办法让她醒来。”商青冥的语气十分自信,道,“不过,她平时吃的什么丹药?最好以后还继续吃着,我可不能给她换了,贸然换了别的药她现在的身体受不了。”
无夜想起来林映雪嫁给自己的时候,陪嫁过来的其中有一个贴身侍女,因为太粘林映雪,被自己安排到了别处。无夜想不起那个侍女的名字,对仆从道:“让夫人带的那个侍女过来。”
商青冥用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锦盒打开,盒中躺着一排细如发丝、寒光闪烁的银针。一排从左至右展开,长短、粗细各不相同。
看到商青冥拈起一根银针,无夜微微眯起眸子,问道:“痛吗?”
商青冥的手中拈着一根银针,抬起头看着无夜道:“我说不痛您信吗?您要不要试试?”
无夜把手伸到了商青冥面前。
商青冥笑了笑,道:“好了好了,开个玩笑,我知道尊上您上心了。这一针下去不是闹着玩,你就是求我我也不给你试。”
无夜收了手,望着林映雪安静的睡颜,沉声道:“她不能有事。”
商青冥一边给林映雪施针,一边道:“让她醒来倒是没问题,不过我看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无夜蹙眉道:“你说什么?”
“像她这样一直用丹药吊着命的,身体底子又不好,能活到现在都是奇迹了。”商青冥道,“她醒来之后,要是和以前一样照常好好吃药,也许还能多活几日。不过什么时候撑不住了,也不好说。”
无夜的语气十分坚决,道:“她必不能有事。”
“也不是没有办法。”商青冥看了无夜一眼,道,“只是……对于尊上来说,代价恐怕太大,你接受不了,也没这个必要。”
“算了,有道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若真是不济事了,尊上再换一个更好的就是……”
无夜打断道:“没有人会比她更好,你说什么办法?”
商青冥没有回答,指间一***,一根银针有大半都没入了林映雪的小臂,道:“喏,该醒了。”
无夜连忙在床前半跪下来,见林映雪果然睁开眼睛,不禁松了一口气。
林映雪吃痛地轻哼一声,咬了咬唇,额上涔涔皆是冷汗。
无夜抬手用帕子将他额上的冷汗轻轻拭去。
林映雪怔了一会儿,方才回了神,自己扶着床沿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
无夜伸手想要扶他,都被他疏远地轻轻推开了。
无夜看着林映雪,人苍白得好像梅花上的一捧冰雪,哪怕声音大一点都唯恐把他惊碎了,被他推开也不敢和他生气,只是温声问道:“可有哪里觉得不***?想吃点什么吗?午餐都没有吃呢,饿不饿?”
商青冥看着这两人相处的模式,那位夫人显然冷淡疏远,醒来下意识地不让无夜触碰。而这个平日里谁敢说个“不”字就会直接大开杀戒的冷面杀神,此时却低声下气地嘘寒问暖,画面显得格外有意思。
商青冥歪了歪头,笑道:“这还是个有脾气的,怪不得尊上难得如此上心,还学会给人低声下气了?”
瞬间收起对林映雪那温柔迁就的模样,无夜转头对商青冥冷声道:“本尊不介意割了你的舌头。”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用不到我了就要割舌头。”商青冥笑道,“保命要紧,不打扰了,告辞告辞。”
无夜没有理会他。
商青冥又看了林映雪一眼,转身离开。
今天给林映雪准备的午餐都打坏了,无夜命人又做了一份送来。
饭菜都做得匆忙,没有很多花样,但是十分符合林映雪的口味,精致而且清淡。桌上放的是两荤一素一汤:一条清蒸鲈鱼、一盘糖醋排骨、一道青菜炒肉、一碗排骨炖萝卜。此外还有一碟餐后甜点,和几样时鲜的水果。
无夜拿起勺子,先舀了一勺排骨汤喂林映雪。林映雪想要自己把勺子接过来喝,无夜却是不肯,非要亲自动手喂他。
林映雪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他现在的身子一顿不吃都会难受,只能就着无夜的手,把一勺汤喝了下去
无夜看着林映雪喝了汤,似乎甚是满意,又夹了一块鲈鱼腹部的***喂林映雪。
林映雪吃东西乖得很,无夜喂他吃什么,就顺着他吃什么。既不挑剔,也不发出声音。
其实并不是林映雪不挑食,只是无夜命人做的菜不知道为什么,每一道都非常符合林映雪的口味,因此这些菜林映雪一点也不挑。
无夜看着林映雪乖乖吃饭的样子,不禁有些心思荡漾。他吃东西慢条斯理,咀嚼得很细,也不发出一点声音,模样十二分地动人心弦。
喂林映雪吃完饭,无夜放下碗筷,命人把饭菜撤下,只留着甜点和水果在床头的小桌上,以便林映雪想吃的时候随时食用。
喂林映雪吃完午饭,无夜看起来心情好了很多,起身走到床尾,俯下.身子,一手握住林映雪的脚踝。
林映雪抬起头向床尾看去,只见无夜一手捏着自己的脚踝,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金色的锁链,认真地往自己脚踝上缠了两圈。
林映雪吃了一惊,一瞬间好像明白了无夜的意图,当然不愿意让无夜把自己锁住,连忙坐起来抓住无夜的手,摇头道:“不!”
无夜微微一笑,把林映雪的手握在掌心中,温柔道:“因为夫人跟别人乱跑,把自己弄病了。所以以后不要再乱跑了,为夫会心疼的。”
林映雪只能服软道:“我不会再跑了,尊上不信我吗?”
无夜柔声道:“为夫怎么会不信夫人?夫人身子不好,不便下床。有什么事情,吩咐为夫去做就好。”
他话虽温柔,动作也轻柔,但却是不容抗拒的果决。任凭林映雪怎样抗拒都是徒劳,脚踝还是被他牢牢制着,用一根金链子栓住,与床拴在了一起。
林映雪紧紧攥住了手中的被子,把被单捏得皱成一团。
上次反抗,换来无夜用牢笼囚禁。这次,换来的是一根锁链。林映雪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对于常人来说轻而易举可以得到的自由,对自己来说已经成了一种奢求。
既然锁都已经锁了,林映雪也就不再和无夜服软装乖,一言不发地独自坐着,眼神淡然平视前方,任凭无夜说的怎么好听,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意多给无夜。
无夜说了几句安慰的好话,见他都无动于衷,只能默默地替他理了理被子,抬起头温声道:“好了,你先好好休息。”
林映雪没有作声,就连点头摇头也没有,似乎是赌气了。
无夜抬手想摸摸他的脸,也被他一侧首避开,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出了寝殿的门,亲自轻轻将门关好。
无夜举步出门,只见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已经候在殿外。
粉衣少女一见无夜从寝殿内出来,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魔尊大人,我家小姐怎么样了?求您让我看看他吧呜呜呜……”
无夜觉得这粉衣少女过于聒噪,会惊扰在寝殿中休息的林映雪,低下眼眸冷冷地看了粉衣少女一眼。
他天生为魔,冷血冷情,从骨子里透出的都是阴沉冰冷,气势凛冽压迫十足,除了在林映雪面前会刻意压制,常人见了他不瑟瑟发抖都算得上胆量过人了。
感觉到冰冷如刀锋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扫过,粉衣少女吓得连忙住了声,只有控制不住地随着身子一阵阵颤抖,传出轻声的抽泣。
无夜冰冷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是从凌虚台跟她来的?叫什么?”
粉衣少女低着头,颤颤巍巍地小声道:“奴婢……叫茜碧。”
“茜碧,接下来本尊问你的话,你必须要如实回答。”无夜俯视着茜碧,冷冷道,“否则,本尊的脾气,想必你有所耳闻。”
无夜的脾气何止有所耳闻……简直是如雷贯耳!修真界哪个不知道他并非常人修魔,而是天生的魔神,杀人屠城血流成河如碾死蝼蚁,天生为魔没有半分人性可言。茜碧被这突如其来的威胁吓得愣了一愣,回过神来后连忙使劲点点头。
无夜问道:“夫人在林家时,平日里可有吃什么药?”
“有的……”茜碧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姐……啊不,夫人在林家的时候,一直都是天天吃药的,小……夫人她……没有和您说过吗?”
她连话都不愿意和自己多说,哪里会告诉自己吃药的事情。无夜自然不能把这么丢人的事情说出来,没有回答茜碧的问题,又问道:“夫人平时都吃什么药?”
茜碧答道:“夫人平时天天都要吃九花凝魄丹,是凌虚台的医修三月一次专门炼制的。”
无夜问道:“你可知道配方?”
“奴婢不懂药理,丹药都是凌虚台的医修配置的……”茜碧摇摇头,道,“奴婢只是负责每隔三个月去取一次药,每天帮他记着提醒他别忘了吃……”
“上次取药是何时?”
茜碧想了想,道:“应该是四个月前吧。因为小姐到这里来那天,药就刚好没了,现在应该断了一个月了……”
无夜语气不善,问道:“那你为何不早说?”
茜碧心道你一把小姐抢回来就把我扔到了别处不让靠近,我哪里有机会说这些。
当然这些话只能心里想想,并不能说出来。
茜碧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奴婢以为小姐自己会告诉魔尊大人的……而且,奴婢以为这么大的事,家主和公子们一定记得比奴婢更加牢,也会派人告诉您,而且送药过来的……”
无夜心中暗暗思忖,这茜碧说的不错,整个林家一直都把林映雪捧在手心里,这等关系性命的大事,就算林映雪自己不说,茜碧没有机会告诉自己,林家按理也应该会派人告诉自己。
甚至因为这药需天天吃,自己这里也许一时来不及配置,应该提前备几瓶给林映雪一起带来才是,怎么会半点备用的药也不见,而自己也一无所知?
除非有人在其中存心捣鬼,若不是凌虚台有人存心要置林映雪于死地,就是自己身边的人劫下了他的|药。
无夜久久没有说话,周身的气息又阴沉得吓人,茜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吓得瑟瑟发抖,生怕这个人人闻风散胆的残暴魔尊下一刻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茜碧胆战心惊地跪在地上,只听头顶那恶魔低沉的声音冷嗤一声,道:“你以为?”
茜碧知道这恶魔动了怒,连忙磕头求饶:“魔尊大人饶命!奴婢知道错了!”
无夜不耐烦地冷冷道:“再说一个字,本尊会扼断你的喉咙。”
茜碧吓得赶紧闭嘴,正吓得魂飞天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下一刻,就听房间里林映雪的微弱的声音,轻轻喊了一声“茜碧”。
想到刚才无夜说自己再说一个字就要掐断自己的脖子,茜碧不敢吱声,只敢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无夜一眼,似乎是恳求,又似乎是询问自己能否***。
无夜本来对眼前这个侍女就十分不顺眼,然而考虑到林映雪此刻一人在里面,身上还病着,也不让旁人靠近,现在唤茜碧***正好有个人可以使唤,无夜便微微颔首,勉强同意让她***。
想不到这个魔王竟然能这样干脆地答应,一看到无夜点头,茜碧就像一只逃命的兔子一般直接冲进了无夜的寝宫去。
无夜此时急迫需要处理林映雪吃药的问题,也没心思对一个侍女多想,离开寝宫径直到了商青冥定居的竹苑。
商青冥正坐在药炉前喝酒,抬头见了无夜,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道:“魔尊大人,来喝一杯?”
无夜在商青冥面前的位子上坐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喝吧?”商青冥笑道,“我用门前竹叶结的子酿成的酒,别的地方可喝不着。带你的宝贝来喝一杯?”
听商青冥提起林映雪,无夜几乎不了察觉地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你可知道九花凝魄丹?”
“九花的意思,应该是说九种花。凝魄的意思,应该是这种丹药的功效,可以强身固本。”商青冥转了转手中的杯子,慢悠悠道,“医修做的保命丹药不比修行磕丹,一个丹药能有一万个名字,一万种不同的丹药能有同一个名字。”
“就说我那个‘辣手摧花丹’,有人叫什么‘***丹’,还有人叫什么‘得春丸’、‘遇仙丹’……名字那么多都是同一个东西。但是这个‘遇仙丹’不仅春|药叫这名儿,那些练气期的人磕的丹药也叫这个,大乘期磕的另一种丹药也叫这个……”
这人实在太过啰嗦,要不是指着他治好林映雪,无夜说不定早就把他的脖子拧断了,忍不住打断道:“所以?”
“所以,我不能确定尊上你说的这个九花凝魄丹到底是什么东西,配方自然也是不确定的。”商青冥道,“如果您胆子够大呢,我也不介意用您的宝贝试试药。保险起见呢,就是去见见您的岳父大人,问问您的宝贝吃的是什么药。”
无夜自从强娶了林映雪,虽然名义上是联姻,其实林家的家主林弘徽见到无夜就恨不得打起来,林映雪的几个哥哥更是连眼神都能把无夜剁碎,无夜自从婚后也从未拜访过林家。
况且,无夜生而为魔,对血脉亲情毫无感觉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夫人心里天天惦记着那些人,无夜并不保证见面的时候不会一时手快把他们都杀了,惹得夫人对自己更加怨怼,还是不去不见相安无事更好。
可是此刻既然有这个需要,晚去一刻夫人都会多一分危险,无夜立即起身道:“本尊现在就去。”
“诶,且慢。”商青冥道,“尊上是亲自去讨?还是派人去要吧?……毕竟,您那个的时间,算着好像快到了。”
无夜道:“夫人的事,本尊必须亲力亲为。”
“哈哈哈……”商青冥笑道,“可是她家里要知道尊上一个月都没给她吃药,害得她吐血昏迷,真的不会和您拼命吗?怕是没要到东西就先和您闹起来了,反而耽搁了时间……依我看您最好还是……”
无夜冷冷地勾起唇,冷冷道:“能用杀人解决的事,本尊一向不费口舌。”
商青冥:“尊上和你的那位夫人都说多少好话了,他也不理你,你怎么不杀?”

小说推荐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