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林映雪)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林映雪)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导读:静观主角是林映雪小说——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小说由作者静观所著,讲述了林映雪被迫嫁给魔尊男主后,只能冷漠疏远不断拒绝。 冷血残暴的魔尊把他关在宫殿里,养他宠他,要什么都给他,却永远也得不到他一个眼神。

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映雪小说——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小说由作者静观所著,讲述了林映雪被迫嫁给魔尊男主后,只能冷漠疏远不断拒绝。 冷血残暴的魔尊把他关在宫殿里,养他宠他,要什么都给他,却永远也得不到他一个眼神。

小说简介

林映雪穿成了修真言情文的女主,美貌无双却病弱得风吹吹就吐血,被整个修真界捧在手心里关爱。 但因为不是真“女主”,林映雪被迫嫁给魔尊男主后,只能冷漠疏远不断拒绝。 冷血残暴的魔尊把他关在宫殿里,养他宠他,要什么都给他,却永远也得不到他一个眼神。 而魔尊家的猫却被他天天抱在怀里一起吃一起睡。 魔尊每日三问:为何这么多人觊觎夫人想带他逃走?为何本尊永远感动不了夫人?为何本尊的猫形和人形待遇差这么多? 林映雪:万一被发现性别会惨死当场……趁魔尊不在家,和猫一起洗个澡吧QAQ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全文阅读

一线幽暗的天光照进树林。
“噗……”树林中打坐的残魂呕出一口血。
本想趁那仙修心性不稳之时夺舍重生, 不想那仙修眼看越来越微弱的意志突然无比强烈, 强烈到甚至生出一丝肃杀,直接把自己给重伤了。
残魂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蜃珠,光华已散,碎成了一手齑粉。
本就只剩一缕残魂,那半透明的身影重伤后,身影就越来越模糊。他知道大势已去,命运将终, 长叹一声,直到化作了透明的虚无,再也不见了。
与此同时, 端坐在床上的林映雪蓦然睁开双眼。
看着面前的人时,林映雪微微睁大了眼睛。
晨光熹微,昏暗的光线下, 林映雪和无夜在床上面对面促膝而坐。
对面的人眉头紧锁, 好像还没有醒来。
林映雪伸出手, 刚要触碰到对面的人时, 对面的人长长的睫毛忽然颤了一下。
林映雪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对方, 便悄悄收了回来。
无夜睁开了眼睛, 正对上林映雪的目光。他盯着林映雪的眼睛,微微张唇,想要说话,唇角却涌出了一丝鲜血。
林映雪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慌,连忙握住无夜的手腕, 想要查看伤势,却被无夜一把握住了手。
林映雪抬起眸子,望着无夜问道:“你没事吧?”
无夜紧紧握着林映雪的手,望着林映雪,认真道:“我只要握住你的手,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林映雪欲言又止,道:“你……”
无夜望着林映雪的眼睛,沉声道:“三百年前,我曾去异界历劫。”
林映雪微微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无夜的眼睛。
无夜认真地看着林映雪,娓娓说道:“历劫回来,一切都忘记了。现在我才想起来,我答应过,一定要娶一个人。因为我在那个世界离开得太早了,怕他惦记我,抹去了他的记忆。”
“三百年后,当我看到他第一眼,我就知道,我要娶他。”
“我对他说过,不论何时何地,第一眼,我就会认出他。”
无夜看着林映雪,内疚道:“可是我,委屈了他。”
林映雪微红的眼角湿润了。也有那样一个人,他拼了命带自己逃走。可惜现实里,那一天并不是噩梦的结束,林映雪亲眼看着他死在眼前,然后被抓回去,给那位昏迷不醒的哥哥输血。
等那位哥哥醒来后来,自己那位父亲大概是怕毁了名声,把林映雪送到国外。本以为从此天高海阔便是自由,林映雪却发现,即使没有人再把他关起来,他一个月里也总有大半个月病得没法出门;即使天高海阔,可他连乘个飞机都能住院半个月;即使他学了医,想要挣回性命和命运抗争,却还没毕业就先因病撒手人寰。
三百年来,他一直忘了为什么自己死后还要接受那个任务,到这个所谓的书中世界来挽救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主。现在他想起来了,就是为了找一个人,那个人许诺不论何时何地,都会在第一眼认出他,和他永远在一起的人。
林映雪看着无夜道:“我记得来这里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有一个人不愿飞升,和它做了一个交易。这个交易是不是,换我死而重生,来到这个地方?”
“飞升有什么意思?我当时就记得,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来,我不要飞升,但我一定要等到那个人。”无夜凑近林映雪耳边,温柔道,“我等了三百年,终于等到了。”
林映雪眨了眨眼睛,道:“但是,你要想清楚,如果是这样,你就不会有孩子了……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吗……”
“咳。”无夜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林映雪,道,“亏你替为夫记着,为夫倒是忘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生一个?”
林映雪白皙的脸颊微微红了,抬起眸子看着无夜道:“尊上如果想要,再去娶一个更好的。”
无夜被林映雪噎了一下。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好像是自己不久前才对林映雪说过的。
无夜用食指轻轻戳了戳林映雪的鼻尖,温声问道:“还在生为夫的气?”
林映雪垂下了眼眸。
无夜低头看着林映雪,循循善诱:“要叫夫君。”
林映雪低声道:“我可不敢叫,自然会有更好的来叫你。”
无夜捏了捏林映雪的脸,道:“你还说。”
林映雪不理他。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免费阅读

“你是个明白人,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商青冥地看着林映雪,正色道,“我有一个条件。”
林映雪道:“你说。”
“尊上现在对你还一片真情,我不戳穿你,只是不想让他受到太大的打击。”商青冥自己找了张凳子,面对林映雪坐下,说道:“但你要是一直留在这里,就算你找借口百般推辞搪塞——比如,和他说你修无情道,也不可能永远不和他发生那种事。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该知道的,迟早还会知道。”
商青冥低声道:“自己心爱的夫人变成个大男人这种事,想想都***得受不了吧?他这个人手段如何,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到时候会发做出什么事,谁都不知道。”
林映雪眨了眨眼睛,只听商青冥道:“我的条件就是,你得保证在他发现你的身份之前,想办法从他身边离开。”
以无夜的手段,知道真相后把自己千刀万剐都算客气了。若能全身而退离开无夜,林映雪真是求之不得。
但自己离开他与发现自己是男子,为何青冥会认为后者的打击会更加***?而且,怎么就能保证自己离开后,他不会一怒之下伤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方才自己要和人离去时,无夜威胁自己的手段,林映雪可没有忘记得这么快。
林映雪道:“只怕并不如你所愿。”
“有些过去的事你不知道。”商青冥道,“发现你隐瞒身份一直骗他,比起你逃走,对他的打击一定要致命得多。他一向最恨的是遭人欺骗,骗他一点点都不行,要是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为什么的。”
“你要是怕他伤害你的家人,我可以告诉你,趁他对你有情,他现在的心思一定都放在你身上,就算你突然不见,他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找你而不是动你的家人。”
“若是被他发现了你的身份,才更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那时的后果……你应该听说过他那些丰功伟绩——”商青冥挑眉道,“只怕你这个比听说的那些还要严重更多。”
商青冥为何能如此笃定无夜的反应,想必其中有些不为自己所知的往事,林映雪没有追问,但也知道自己留下一旦身份败露,非但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连累父母亲朋更是不可避免。
无夜在修真界可谓是所有人噩梦一般的存在,林映雪穿书之前大致浏览过剧情,虽然没来得及看好多细节,但是关于他杀人如麻的描述满眼都是,根本就不可能忽略。加上真的***这个世界后,听说他的事迹更是多如牛毛,杀.人.灭.族都是家常便饭。
自己若要逃走,还需从长计议,需在他不能及时发觉之时,先逃回凌虚台去做好应对之法,最好是能说服他够息事宁人,问他能否同意接受其他更好的真正的女子,从此也就平安无事了。
再说,只要自己能顺利回凌虚台去提前布局,无夜就算强攻也未必就能如愿得手。如果真有合适的机会,商青冥提出的条件对自己来说根本就不算条件,反而是自己本就乐意的事,林映雪点头道:“若有时机,我自然会考虑。只是——”
“只是眼下没有遇到好的时机?”商青冥望着林映雪,微笑道,“逃走也是要技巧的,有尊上在这里,要和那位魏宗主一样光明正大地打出去可行不通,我还从没见过有谁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得手的。”
“你没亲眼见过他杀人吧?胆子也是够大。”
林映雪看了商青冥一眼,没有说话。
不是自己胆子够大,方才如果换一个人,如果不是魏崇云,林映雪一定不会冒这样大的风险,这样光明正大地跟着他打出去。
但魏崇云不一样,他和林映雪来自同一个世界。林映雪比他早穿书一百年,在他刚来这个世界语言不通时,林映雪就一对一地为他翻译秘籍教他这个世界的语言。
后来这个世界有了越来越多的穿越者,书中世界与原来所处的世界语言不通,林映雪为他们翻译各个门派的秘籍,记住了些许精粹,自己身子不允许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就会把好多心得告诉魏崇云。
林映雪了解魏崇云的实力,所以敢相信他能救出自己。其实若非无夜派人围困了青陵山让林映雪投鼠忌器,林映雪甚至有信心教他如何打败无夜带自己离开,而不是让他一个人不光彩地败走。
商青冥见林映雪不说话,以为是被自己戳了痛处心中不悦,对林映雪笑了一笑,问道:“你猜一猜,现在尊上在哪里?”
林映雪方才心中早已怀疑无夜会去凌虚台,现在商青冥一问,心中又更确信了几分,问道:“莫非出去了?”
商青冥勾起唇,点头道:“猜的不错。那你不妨再猜一猜,他到哪里去了?”
林映雪问道:“凌虚台?”
商青冥哈哈笑了两声,摇摇头,道:“他本来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你放心,并没有去成。我看你一直眉头紧锁有些焦虑,是怕他去凌虚台吧,你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吧。”
以无夜一贯的作风,确实是要什么都光明正大直接抢,刚才商青冥一阵好说歹说,终于让他放弃了亲自去凌虚台的念头,只派了人去。
而且为了不挑起争端耽误时间,还依照商青冥所言,没有对凌虚台的仙修实话实话林映雪三个月没吃药还晕倒了,只派人说林映雪药吃完了,要一份丹药顺便讨个药方。
林映雪微微有些惊讶,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暗暗地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
“而且,这两天,他都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绝对不会出来碍你的眼。”商青冥对林映雪使了个眼色,分明在暗示他抓住机会。
林映雪心中有些怀疑,问道:“无夜去了何处?”
“你不是很不待见他吗,现在怎么又关心起他的行踪来了?”商青冥微微笑道,“你只需记住我告诉你的绝无虚假便可,无夜现在绝无被你碰见的可能。”
商青冥每一次都避重就轻遮遮掩掩,看来无夜的行踪并不方便透露给自己,林映雪也就没有再问,目光落在锁住自己脚踝的那一节拇指粗细的金锁链上,道:“你告诉我这些,并无益处,我现在连这张床……都下不去。”
商青冥一笑,扔给林映雪一把普通的短刀,道:“今夜子时,这条链子就会形如凡铁,要斩断只需要一把普通的刀。”
“我看你身上应该也有可以自保的东西,其他的就不需要我帮你了吧?”
商青冥言罢,径直推门离去。
林映雪垂眸望着被扔在床上的短刀,伸手悄悄收起,埋到枕头底下。
这一切来得太过顺利,林映雪不可能丝毫不怀疑不多想,但是每个人做出一件事都会有明确的目的,林映雪仔细思考过,商青冥没有欺骗自己的动机。
他如果有心要害自己,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直接向无夜揭穿自己的身份即可。而且放自己离开如果被抓回来,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商青冥一定是真心想让自己离开的,那他告诉自己无夜最近两天应该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手脚,真的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那确实是个离开的好机会,自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回到凌虚台,布置对策。如果无夜找过来,自己足以有无数种对抗和协商的余地。
下午的时光过得很平静,茜碧过了一个时辰便从青冥那里回来,被人折断的手已经活动自如,坐着叽叽喳喳地和林映雪说话,林映雪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她两声。
因为考虑到午夜还要行动,林映雪晚饭特意多吃了一些,早早地让茜碧回房睡了。就算自己逃了,她又算不上自己的同谋,无夜一定也不至于去为难一个小小的侍女,或者说根本就不会想到一个小小侍女的存在。
一轮明月东升,皎洁的月光穿过雕窗,轻轻地洒落在林映雪身上。林映雪独自坐在床上,手往枕头底下探去,摸到了商青冥留下的那把短刀。
借着月光去看脚踝上那条锁链,林映雪竟然隐隐觉得金光暗淡了几分,好似这条被无夜注入法力的锁链,灵气真的都褪掉了大半。
林映雪将枕头下摸出的短刀握在手心里,望着脚踝上那条锁链,敛声屏气,静待时机。
直到子夜降临之时,林映雪迅速抽.出短刀,干脆利索地挥刀往自己脚踝上的锁链砍去。
“铮——”一声脆响,锁链应声而断。
林映雪心中一喜,连忙悄悄将短刀收入袖中,翻身从床上下来。
“夫人。”门外守卫的魔兵似乎听到了声音,又不敢***寝殿,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只听有魔兵关切地在门外问道,“夫人,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是否需要属下们帮忙?”
“无事。”林映雪淡淡地打开门,走出房间。
门口的魔兵看到林映雪开门走出,连忙想上前阻止,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身,也开不了口了。
林映雪从容走出无夜的寝殿,迅速将自己的身影没入高墙的黑影之中。
虽然已经在魔宫住了一月有余,但林映雪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里,对魔宫的构造丝毫不熟悉,不过好歹记得新婚之日无夜带自己从魔宫门口走到寝宫的路,找到魔宫的大门是没有问题的。
为了不惊动路上巡视的魔修,林映雪自然不敢走当时无夜领自己走过的大路,而是寻着出口的方向,挑拣人少的小路,遇到有魔修巡视便暂且在路旁的树后或墙根躲藏。
今夜路上巡视的魔修比往日多了数倍,也印证了商青冥所言无夜不在宫中的说法。林映雪躲过一拨魔兵,又逼近一拨魔兵,藏在树丛后一直敛声屏气,好不容易眼看着躲过一拨魔兵之时,却忽然觉得背后一股凉气逼人,忍不住喉间一涩,咳了一声。
尽管林映雪捂住了唇,轻轻的咳嗽声在万籁俱寂的夜里还是清晰可闻。
听到树丛中的声响,刚才路过的魔兵立刻调头,往树林中追来。
林映雪连忙转头往树林深处躲避,慌乱之中也顾不得路径,只得往丛林更深更隐蔽之处躲藏。
借着月色看清黑影逃去的方向后,几个追逐的魔兵一愣,方才继续追赶。
此处丛林是魔宫的禁地,没有魔尊的命令不可擅入。但是有不明人物闯入,也得继续***追捕,想来魔尊不会因此怪罪。
这丛林越往深处,渐渐更加寒气逼人,像是无数股方才身后的凉气织成了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而来,令林映雪几乎禁受不住。
忽然,前方的路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林映雪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猛然推了回来,不禁退了两步,突然腰间一紧,从身后被人一把扶住。
林映雪浑身一僵,连忙转身后退两步避开。
那扶了林映雪腰的魔兵,看清林映雪的脸愣了一愣,连忙和其他魔兵一齐行礼:“夫人。”
林映雪本想逃出魔宫,却被这群魔兵逮个正着,不禁微微蹙眉,想要绕开这群魔兵。
“请夫人留步。”方才扶了林映雪腰的魔兵道,“不知夫人要去哪里?如此夜深,一人独行太过危险,请允许属下们跟随。”
林映雪转身欲行,道:“不必。”
“如今尊上不在宫中,夫人若有什么差池,我等都难逃罪责。”那名魔兵对林映雪拱了拱手,让两名魔兵拦在了林映雪面前,道,“还请夫人见谅。”
林映雪道:“既称我一声夫人,我要去何处,还轮不到你们多管。”
“夫人的行踪属下自然是不敢多管。”那名魔兵硬着头皮道,“不过,夫人刚来魔宫可能有所不知,这片树林是魔宫的禁地。根据宫规,不论是否误闯,凡进来的人就要抓去地牢请尊上发落,夫人恐怕也不能例外。”
林映雪反驳道:“禁地?门口没有写禁地,进来也没有丝毫阻拦,如何便说是禁地?”
“外面有个石碑上写了,但是夜深了看不清……属下们只是奉命行事,请夫人多多包涵。”那魔兵一挥手,拦在林映雪面前的两名魔兵便要上前抓人。
林映雪蹙眉后退了一步,长袖下的手指还没来得及动作,却见那两名要抓自己的魔兵脚步一顿,竟“砰”一声向后倒了下去。
林映雪微微惊讶,暗暗收起指尖的药物,抬眸望去,只见一道修长的黑影从方才那道不可***的屏障之后缓缓走出,抬起的手轻轻放下。
方才那两名魔兵就是在他一抬手的刹那之间,丢了性命。
分明是取人性命,动作却如抚琴弹筝一般优雅从容。
冰冷的月色之下,犹如地狱之中走出的修罗,每一步都带着冰冷和死亡的危险。
无夜悠悠然从秘境之中走出,径直到了林映雪面前,把还在震惊中的人一把搂进了自己怀里,抬手揉了揉林映雪的眉心,将皱成一团的远山眉轻轻揉开,温声道:“眉头皱得这样紧,是谁惹我的夫人不开心了?”
明明说好的无夜不在魔宫,绝对不会出现,方才那几个魔兵也是这样说的,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林映雪的脑海中“嗡——”地一声炸开,实在想不通问题出在了哪里,没有回答无夜的问话。
听了无夜的话,剩下的魔兵都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使劲磕头道:“尊上饶命。”
“自己承认得倒是快。”无夜冷冷地挑了挑唇,两指轻轻收拢,只听得跪在地上的魔兵咽喉之间“咔嚓”一声脆响,脖颈折断,整个身体都“砰”一声倒了下去,甚至来不及求饶。
林映雪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十几名魔兵就在面前瞬间殒命。
人都说百闻不如一见,林映雪听人说起无夜残暴千万遍,也只是听说,亲眼看着他轻而易举地杀死那么多人,还都是他自己的手下,毫无半分人性可言,心中不免震撼,惊得不知如何自处。
这样的人,若是被他知道自己的欺瞒,若是能死得这样痛快也罢了,只怕会如方才那位“昕姑娘”所言,求生不得,求死……
“夫人。”低沉而暧.昧的声音打断了林映雪的思索,无夜搂着林映雪纤细的腰身,在林映雪耳边轻柔地问道,“夫人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林映雪垂着眸子,努力掩饰自己的心虚,胡乱地点点头。
无夜丝毫没有怀疑林映雪的答复,见他点头竟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展露出一个无比真诚的笑容,一把将林映雪紧紧抱在怀里,温柔道:“既然夫人是来找为夫的,那为夫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眼下哪里有拒绝的余地,林映雪生怕一点差错就触怒了身边喜怒无常的嗜血恶魔,只是点了点头。
无夜笑了,解下自己的外袍披在林映雪身上,拉着林映雪的手往丛林深处行去。
更深露重,天气有些凉。林映雪本来就身子不好,怕冷得紧,没有拒绝无夜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
方才那一道无形的屏障,这次没有再阻拦林映雪,林映雪得以顺利窥得这丛林之中的真相。
穿过那道屏障,竟是一方秘境,秘境中别有洞天,四方茫茫一片,目力所及,竟都是苍茫冰雪。
林映雪心道,难怪这丛林中冷得这样厉害,若不是无夜把外衣给了自己,恐怕自己在这里一刻也禁受不住。
步入洞***的一刹那,无夜猛然半跪在台阶上,蹙眉揪住了胸口的衣襟。
林映雪停下脚步,连忙蹲下,习惯性伸手去探无夜的脉搏:“无夜?”
无夜握住林映雪的手,咬了咬牙,强行镇定的声音依旧温柔如水:“没事,夫人一会儿不要被我吓到。放心,我不会伤害你。”
“你怎么了?”林映雪与无夜面对着面,这回借着雪光,得以将无夜看得仔细。无夜的脸色比平日里白了三分,双唇已经几乎没有血色,可是眼眸里,却映出了几分隐隐的血红。
无夜望着林映雪的眼睛,双眸的颜色恍如被渐渐拂拭去灰尘的红宝石,猩红璀璨,几欲滴血。
林映雪从未见过这般情景。
猛然间,无夜忽然如一头发了狂的凶.兽,往前一扑,将林映雪扑倒在身.下。
林映雪一惊,连忙抬手按住无夜的肩膀,企图把无夜推开。
无夜虽然精瘦,却力量惊人,哪里是林映雪能推得动。他将林映雪按在身.下,如饿狼的利爪摁住了一只白兔,身.下的人全无半点反抗之力。
林映雪的脑海一瞬间空白,只觉温热的气息扑着耳根,浑身如同浴火,被炽热的浪潮包围,肌肤相触之处皆是滚烫。
忽然,脖颈上猛地一疼。
无夜低头将自己埋于林映雪的脖颈之间,那独属魔族的森白尖牙,已经咬开了林映雪修长脖颈上,白皙细嫩的肌肤。

小编点评

穿成魔尊的病弱金丝雀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