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独宠掌上妻(容星辰傅景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傅少独宠掌上妻(容星辰傅景行)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导读:主角是容星辰傅景行小说傅少独宠掌上妻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本站提供傅少独宠掌上妻全文免费阅读:容星辰第一次体会到了酒精麻痹的欲死不能。浑身啃噬般的麻醉,折磨得她痛苦难耐。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容星辰傅景行小说傅少独宠掌上妻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本站提供傅少独宠掌上妻全文免费阅读:容星辰第一次体会到了酒精麻痹的欲死不能。浑身啃噬般的麻醉,折磨得她痛苦难耐。隐约的,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滑落到她的腰肢,顺势将她拦腰抱起。

容星辰傅景行小说简介

隐约的,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滑落到她的腰肢,顺势将她拦腰抱起。
席卷全身的男性气息,将她的理智击溃散尽,这股气息,竟莫名让她感觉有几分熟悉。
她控制不住地探索着男人胸膛令她迷醉的气息。

傅少独宠掌上妻全文阅读

容星辰第一次体会到了酒精麻痹的欲死不能。
浑身啃噬般的麻醉,折磨得她痛苦难耐。
隐约的,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顺着她身体的曲线,滑落到她的腰肢,顺势将她拦腰抱起。
席卷全身的男性气息,将她的理智击溃散尽,这股气息,竟莫名让她感觉有几分熟悉。
她控制不住地探索着男人胸膛令她迷醉的气息。
“先生……”
软糯入骨的低吟声,堪比最盛情的邀请。
傅景行身体微微僵硬,黝黑的眸子随即闪过一丝清明。
“乖乖的,不要乱动。”男人他敛去膨胀的冲动,果断弯下腰去,小心谨慎地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大床。
蚀魂难耐的触感,电流般钻进容星辰浑身的毛孔。
她难受地想要寻找支靠点,男人却微微***,扣住了她的下颌。
紧接着,加了特殊成分的醒酒汤便舒缓地灌进了喉咙里。
清凉入喉的感觉,终于让容星辰意识微微回笼。
“唔……”她猛地想要推开这碗来历不明的东西,傅景行眸子微眯,抓住了她马上要大肆动作的手。
“不怕,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低醇悦耳的嗓音,就像蚀骨的毒酒般,让人不能自拔。
容星辰忍不住睁开迷蒙的眼睛,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先生,主动送上门来的都不要吗?”
她从未见过定力这么好的男人。
男人冷眸微沉,没有任何犹豫地,将剩下的醒酒汤,全部强行灌入了她的口中。
“唔……”
清楚明白了他的心思,容星辰终于肯冷静下来,认真审视眼前的男人。
男人身着一身裁剪精致的手工名贵黑色西装,摄人的气场由内而外散发出来,让周围的气压都降低得难以呼吸。
精致无可挑剔的五官,冲击着容星辰的视觉器官。
这个男人……是不是也太好看了一点?
“这下酒醒了?”男人醇厚的嗓音,如清酒般醉人。
容星辰冷嗤,不悦地撇过脸去,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订婚宴前两小时,她满心欢喜地穿着订婚装去房间里找许振扬,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满屋的暧昧声,还有他和闺蜜洋洋得意的算计。
她气急败坏地想要报复,可是没想到,许振扬居然棋早一招。
不等她冲进门暴打狗男女,便一群神秘的黑衣人冲过来,给她强行给她灌了大量烈酒,拖进了酒店的包厢里……
她承认,她厌恶透了用酒精毁她清白的卑劣行径。
但是中途被这个男人救下、抱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她确实是真的动了利用他报复许振扬的心思。
敢在订婚宴前给她戴绿帽,她用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不算过分吧?
敏锐觉察到了她的心思,傅景行眸色微沉。
他蹲下了身去,***扳正了她的脸,深邃的黑眸,鹰隼般锁定在她的脸上:
“既然情非所愿,就不要勉强。用***自己的方式来报复自己痛恨的人,只会助长了他们的威风,得不偿失。你是聪明人,应该不想看到他们得意洋洋看你笑话的丑陋嘴脸吧?”
被他认真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容星辰浑身紧绷:“这件事你都知道?”
随即,她便回神似的微微自嘲一笑。
也是,毕竟从他出现的时机来看,他刚才应该就在附近。
知道整件事的全部,也不奇怪。
傅景行没有否认,不咸不淡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
“以后怎么做,选择权在你手里;要么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要么委曲求全,要么……”
他的恰到好处地停顿,话语里的深意,却是不言而喻。
那双紧盯着容星辰的眼睛,像要洞穿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容星辰唇角冷勾,似笑非笑地迎上傅景行的目光:
“别人对我弃之如履,难道我还要狗着脸去求他回头?换成别的女人或许可以,但是我容星辰这辈子都不可能这么做!对我好的人,哪怕我砸锅卖碗,都会百倍偿还恩德;同样,背叛我的人,我就算玉石俱焚,也要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话落,她目光冷冷地落在傅景行的手表上:“现在几点了?”
傅景行眼底冷沉的眸光,缓缓消散。
这一刻,心头如千斤巨石坠地,谁也不能想象他心底,那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
他确实是试探她,可是她没让他失望。
心头的寒冰像被柔软的暖风融化,他唇角的笑容也温和了些:
“订婚宴已经开始了,你还要去吗?”
“去,当然要去!”容星辰眼底勾起的,是清冽的冷笑。
为了挚爱的人,她可以赴汤蹈火;
可要是有人背叛她,她绝对会百倍奉还!
她直接冲下了床。
谁知脚才跨出没两步,手腕便突然被男人有力的手抓住。
她惊疑地仰视着男人冷峻的脸,只见男人矜贵优雅地将手收回,放进西装裤兜里:
“如果有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男人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气和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跟她说起这些的时候,完全以平等姿态平视,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语气。
这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修养,让容星辰心惊。
“多谢……”她神色片刻的恍惚,很快拉回思绪。
不过萍水相逢而已,他帮了她,她已经感恩戴德。
又怎么会再求取更多的东西?
她火速奔向了订婚宴现场。
脚下踩过的每一步,都带着仇恨的火焰。
许振扬,孟思瑶……你们竟然敢!
订婚宴现场,宾客满座。
许家作为名震京都的豪门大族,订婚宴自然隆重非凡。
只是今天,向来高调行事的许家,竟然只是宴请了许家自家的族辈,别说是记者,就连容星辰的家人,都看不到一个。
当然,就算许家愿意邀请,容家也不会有任何人来。
容星辰到大厅外的时候,老远听到了里面兴奋的尖叫:
“振扬,快亲一下思瑶啊!”
“亲一个,亲一个!”
人群簇拥中,许振扬双手轻柔地放在孟思瑶的双肩上,温柔的声音郑重地征询她的意见:“思瑶,我可以吗?”
孟思瑶穿着跟容星辰一模一样的订婚装,高贵梦幻的纱巾挡住了她全部的面容,只听她软软地道:
“只要是你,什么都可以……”

傅少独宠掌上妻免费阅读

容星辰只觉脑袋像火山般爆炸开来,身子忍不住往后顿了顿。
没错,她听得清清楚楚,现场许家的祖辈们称呼的,是“思瑶”,而不是“星辰”!
容星辰气得浑身发抖,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
她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这些许家的族辈便联合起来,欺骗她的婚姻、欺骗她的感情,想要骗走她的一切!
许振扬和孟思瑶正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吻得痴缠火热。
容星辰撞开尖叫的人群,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抓住桌上的一杯红酒,泼向了热吻中的狗男女。
“啊!”
许振扬和孟思瑶齐声尖叫,慌忙分开缠吻的彼此,不等他们下一步的动作,容星辰一巴掌打得孟思瑶七荤八素。
“孟思瑶!你的这条命是我捡回来的,你的星途是我为你闯荡下来的,我掏心掏肺把你当成亲姐妹,你却在背后给我捅这么一大刀!”
许振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伸手就要去抱住容星辰:
“星辰,你别误会,是因为刚才一直找不到你,思瑶担心会耽搁订婚宴的吉时,所以才暂时代替你的!”
看到他丑陋的嘴脸,容星辰顿时反胃:
“你当我耳聋眼瞎吗!又是***又是热吻,你少让我恶心了!”
“不是……”许振扬还想解释什么,一旁的孟思瑶眼底闪过一抹阴狠。
她猛地跪在地上抓住容星辰的手,哀求道:
“姐姐,你不要怪振扬好不好?这件事跟振扬没关系……傅家那个活阎王你又不是不知道,听说他天生克妻,已经连续有十几个女人被弄死在他家里了!我跟振扬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一天,要是就这样让我嫁给那个活阎王,我和振扬一辈子的幸福就完了!”
容星辰匪夷所思地盯着孟思瑶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
许振扬想阻止孟思瑶继续说下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姐姐你不一样,你背后站着的是容家,傅家那个活阎王就算再残忍,都不敢对容家的人做什么的!姐姐如果能代替我嫁到傅家……”
“凭什么要我来帮你承受你不愿意承受的痛苦?!”容星辰厉声打断了孟思瑶,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孟思瑶楚楚可怜的小脸:
“既然你不肯嫁到傅家,当初就应该让爷爷拒绝那门婚事,何必来连累我!你们的下半辈子,凭什么要用我一辈子的幸福来给你们买单!孟思瑶,我一直拿你当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啊,可为什么你能无耻到让我给你的幸福买单!”
她和孟思瑶从小一起长大。
可是跟出身名门家庭的容星辰不同,孟思瑶从小就是孤儿,是容星辰当初在街上看到她可怜,求着爷爷把孟思瑶收养在容家的。
三个月前,傅家突然向爷爷提亲,要娶孟思瑶为妻,容星辰见她没有反对,还以为她是愿意的。
可是她哪里想到,原来从孟思瑶答应傅家婚事开始,他们就开始了他们肮脏的阴谋,只是为了让孟思瑶取代她,成为许家少奶奶!
而她,却要成为他们终身幸福的牺牲品!
不等孟思瑶开口,早就忍不住的许母尖叫着冲了过来:
“贱人,天底下有多少女人挤破头皮想要贴上傅家这块金,思瑶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你,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这么忘恩负义!”
坐在上方的许父,更是气急败坏地拍桌:
“容星辰,这件事你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思瑶和振扬订婚宴已办,绝对不可能再嫁进傅家!
你要是不怕傅家找容家的麻烦,你就尽管把这件事捅得人尽皆知吧!至于你顶不顶替思瑶嫁进傅家?呵,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周围立刻传来许家亲友附和的赞同声,嘲讽声、冷笑声、斥责声……不绝于耳。
容星辰脑袋像钻进了无数眯缝嗡嗡作响,她匪夷所思地盯着许父,恍然大悟般。
原来,许家这是串通好了,想让她代替孟思瑶嫁进傅家?
然后孟思瑶名正言顺地嫁给许振扬?!
他们把她当做了用完就扔的利用品!
可是,他们是不是忘记了,这三年来,她究竟为许家付出了多少?
三年前,许家一夜之间从京都贵圈跌落谷底,全京都没有一个人敢帮许家。
是她不顾爷爷反对,为了她和许振扬所谓的爱情,她放弃了自己在国外辛苦打拼的一切,让许氏重回巅峰!
可到头来,她不过是别人利用完就抛弃的工具!
许振扬却还是有些不甘:“星辰,你要相信我跟思瑶没什么的,她真的暂时代替你参加订婚宴,以后结婚的还是我们……”
容星辰甩手对着许振扬就是一巴掌:“还有脸惦记着容家的财产?我告诉你,你不配!”
这一巴掌用了十成的力道,扇得许振扬嘴角带了鲜血,左脸当场红肿一片。
许母尖叫起来,扑上去紧抱住许振扬,扭头扬手扇向容星辰:
“贱人,我儿子平时连衣服都是我帮他穿的,你竟然敢打他?”
容星辰嘴角勾起冷笑,眼疾手快,紧扣住许母的手腕。
强悍的力道活生生抓得许母刺耳地尖叫,让人怀疑她下一刻会不会直接将那只手折断。
众人震惊得连声呵斥:
“容星辰,你疯了!”
“快放开我母亲!”
她一个容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许振扬,孟思瑶,你们许家所有人……你们都给我听着!”她倨傲的目光冷冽地扫过全场,每个眼神都带着征讨的恨意:
“你们今天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我容星辰拼了命换来的!是你们狼心狗肺在先,就不能怪我容星辰无情无义在后!你们许家从我身上吸走的血,我一定千百倍地吸回来!”
话落,她一把松开许母,愤怒转身离开,决然的身影不带一丝留恋。
许母毫无形象地在地上惨叫着,众人惊魂未定地扶起许母。
这才发现,许母手腕都脱臼了。
孟思瑶无辜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许母:“振扬,爸,妈,对不起……这件事要怪就只能怪我,姐姐她肯定是被我***到了才会……”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傅少独宠掌上妻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