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代嫁不从夫(荣修云幕子安)

太子代嫁不从夫(荣修云幕子安)

导读:主角是荣修云幕子安小说《太子代嫁不从夫》免费完结版强烈推荐,太子代嫁不从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荣修云本是荣国太子,出宫历练一不小心带了包子,丢了太子之位,却又被迫代妹和亲。

小说介绍

主角是荣修云幕子安小说《太子代嫁不从夫》免费完结版强烈推荐,太子代嫁不从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荣修云本是荣国太子,出宫历练一不小心带了包子,丢了太子之位,却又被迫代妹和亲。

荣修云幕子安小说简介

幕子安玄国皇帝,本是去荣国拜访同门前辈却一不小心中了圈套丢了最重要的东西,终身不得在练本门独家心法,幕子安发誓一定要抓到那个让他破戒之人,然后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
两人阴差阳错的遇到了一起,强强碰撞,鹿死谁手。
水落石出后,二人该如何选择。

太子代嫁不从夫全文阅读

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一叶小舟顺着水流缓缓而行,河岸两边皆是高耸挺拔的翠绿青竹,迎风摇曳发出簌簌声响,眺望远方,一片水天相接又似云雾缭绕缥缈。
船头处有面棋盘,坐着二人正凝神对弈。
左边执黑棋者,相貌平平,一脸凝重,右边那位,锦袍绣带,双眸清澈如水波,一张绝美的脸难以描画,淡淡的笑容初看高贵,在看又艳丽无比。
手执黑棋者半晌掷下一子,惆怅道:“师弟,你此行一去,怕是再难相见,不如你随我走,梦儿还在林中等你。”
锦袍男子一脸愁容,过了许久掷下一子:“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他是我的父皇。”
锦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荣国大皇子,也是前太子,荣修云。
“当今皇上心也太狠了,废了你太子之位,如今又要替你妹出嫁,你可知,那玄国皇帝并非人传那般平易近人,若真如传言那般,他便不会年纪轻轻就当上九国之首了。”此刻掷黑棋男子愁容满面。
荣修云怎能不知其中凶险,但没办法,父皇以整个灵剑山为要挟,他不得不去,他不能牵连师兄和师父,更不能置梦儿与危险之中。
“如果见势不妙,就不要管什么布兵图,定要全身而退,梦儿有我和师父在不会有事。”掷黑棋男子十分不放心他这个师弟。
荣修云掷下一子便起身道:“师兄你输了,若我此去不归,梦儿就全靠师兄照料了。”话落,荣修云脚尖点地,飞姿如燕,轻轻跃起,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男子望着荣修云消失的方向深深叹了口气,要不是五年前,荣修云游历体察民情,也不会出那样的事,更不会有了梦儿失了太子之位...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支浩浩荡荡得送亲队伍显得十分突兀。
荣修云一身嫁衣坐在马车上,脸上厚厚的脂粉挡住了他原本绝美的脸,如今的荣修云显得十分庸俗。
“师兄,天黑前我们就可以到玄玉国了。”坐在一旁穿着杏黄色衣裙的女子一脸担忧之色。
荣修云并没有开口回答,因为荣乐儿,荣公主出生便有哑疾口不能言,这也省了他不少的事情,毕竟声音是装不出来的。
女子名为冬儿,是宋修云的小师妹。
“师兄。”
荣修云面无表情的看向冬儿,冬儿委屈的闭上了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送亲的队伍很快进了京城,到了皇城下,迎接荣修云是玄玉国的丞相孙鸿。
“臣参见荣公主。”
荣修云伸手拿过一旁的红色盖头,盖在了脸上。
孙鸿等了许久不见荣修云开口这才想起来,传闻荣公主有哑疾不能开口这才尴尬起身。
“圣上口谕,宣荣公主进宫觐见。”
冬儿扶着荣修云下了马车,荣修云穿着大红嫁衣,步态轻盈,走的十分缓慢,他要学做女子,举止妥当不能露出半点破绽,否则别说偷不到布兵图就连活着的机会可能都没有。
幕子安懒散的坐在殿前的龙椅上,神色淡然,为了迎接这位荣国和亲公主,他连午觉都没有睡。
荣修云慢步走上大殿。
众大臣低下了头,毕竟是皇上的妃子,他们不便多看。
幕子安瞥了一眼,随后目光落在了荣修云的脖颈处...
荣修云跪在地上,行了个大礼。
幕子安缓缓起身走到荣修云的身边,弯腰扶起跪在地上的荣修云,荣修云一愣,这不太合规矩啊,幕修云嘴角漏出一丝笑容,随后微微抬起左手掀开了荣修云头上的红色盖头,一张画了大浓妆的脸映入幕子安的眼中。
荣修云看着幕子安近在咫尺的脸,英俊无比脸上此时挂着一丝不明的笑意让他心里打起了鼓。
“蓉公主远道而来,车马劳顿,朕这就派人带蓉公主回宫休息。”幕子安的眼神始终停留在荣修云的脖颈处,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明显。
荣修云微微欠身行了个欠身礼。
幕子安身边的太监走到荣修云的身边,扶着荣修云走了出去。
“皇上这,这,荣国送来个有哑疾的公主来和亲,这是不把我们玄玉国放在眼里吗。”一旁站着的太尉愤怒道。
“公主吗...”幕子安嘟囔了一句随后摆了摆手道:“荣国只有这一位公主能送来和亲想必以是下了很大决心,此事就到这吧,爱卿们退朝吧。”说完幕子安抻了个懒腰走出了大殿。
荣修云被安排到了子离宫,封为柔妃。
冬儿不满的站在院子里,连连叹气:“师兄这地方这么破,恐怕连冷宫都不如。”
荣修云却是很满意,如此一来也证明了今晚皇上不会来,他也就不必侍寝了,不然他还要想办法如何应付过去。
到了晚上,荣修云脱去一身大红色的喜袍进了木桶,这些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露出一丝破绽,如今心里的石头总算能落了地。
“也不知道梦儿怎么样,有好好吃饭睡觉吗。”荣修云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干净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出现一道刀疤横在小腹处...
浮悬宫内幕子安与闲王幕良喝着酒。
“人家公主大老远来的你不去陪她却找我喝茶。”幕良打趣道。
幕子安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公主,你见哪个公主是带喉结的。
幕良疑惑的看着幕子安,今天那位蓉公主他也是看过的,除了妆容有些过于庸俗可那一举一动怎么看也不像男子啊。
“那你还将他留在宫中就不怕他别有所图吗。”
幕子安将茶杯放在桌子上,面漏笑容:“不管他图什么,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荣国派来个假的公主和亲也就算了,竟然还用男子顶替。”
幕良摸了摸下巴,这事怎么想也不合乎情理啊。
“对了,比起这件事,我更在乎是谁让你破了身。”幕良八卦心起。
要知道幕子安练得独门内功心法必须是***之身,可是两年前幕子安出宫拜访同门前辈,回来之时遭到贴身侍卫的背叛,阴差阳错失去了***之身,从此幕子安只能放弃内功心法,改为修练外攻心法。
幕子安脸色骤变,这件事始终是他的心结,当那件事结束后他想再去寻得与他云雨之人,可他根本没记住那人的长相,只记得他腰间有一块玫瑰花瓣一样的红色胎记,可人海茫茫,想再寻得此人谈何容易。
幕良见幕子安的脸色变了马上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什么。
“朕累了。”幕子安站起身。
“臣告退...”幕良起身离开了浮悬宫,今天他不小心碰了幕子安的***,他没有发怒已经是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面子。

太子代嫁不从夫免费阅读

第二日,荣修云起身,让冬儿在自己脸上画了个俗气的大浓妆。
“师,公主,按理说,咱们要去给皇后请安。”
荣修云点了点头,这些宫里的规矩他是懂的。
“公主,你说奇怪不奇怪,皇上根本不来后宫,听说至今为止一个人都没有宠幸过,连玉牌都没有翻过。”冬儿小声在荣修云耳边低语。
荣修云疑惑的看着冬儿,按理说不应该啊,他来之前打探过,幕子安三年一选妃,如果他不来后宫,那为什么还要选妃呢。
最后荣修云得到的结论就是,幕子安可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
“走吧公主。”冬儿伸出手扶了荣修云。
二人走在宫道上,眼看就要到皇后所在的灵秀宫了,突然听到假山后有人在叫他。
荣修云定睛一看,那人竟然是幕子安。
“荣公主,不必去请安来,来,陪朕下下棋。”
幕子安坐在假山后的凉亭内,桌子上摆着棋盘。
“参见皇上。”冬儿跪在地上行礼。
荣修云口不能言,做了个行礼的动作。
幕子安指了指棋盘:“来,下一盘棋。”
荣修云连连摇头,手里比划着,幕子安看了一眼荣修云身边的婢女冬儿。
“回皇上的话,柔妃的意思是,她的棋技不好,恐怕不能让皇上尽兴,还请皇上另寻她人作陪。”
幕子安挑了挑眉,这柔妃比划的分明是,我不想陪你下棋,你找别人吧,我还有事,怎么到他婢女口中就成了恭维之词了。
冬儿也替荣修云捏了把汗,万一皇上能看明白哑语怎么办,师兄也太任性了。
荣修云赌定幕子安看不懂才比划的,如果他知道幕子安能看懂,一定会将戏做足。
“那正好,朕今日无事就教柔妃下棋好了。”
荣修云无语,但也没办法,只好行了礼坐在幕子安对面。
幕子安懒散的坐在凉亭的椅子上,手撑着脸,不厌其烦的教荣修云下棋,他今日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他的,竟然自己送上门给他找乐子的,他不能白白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不是。
荣修云五岁起就会下棋,真要比起来他不一定会输给幕子安,但此时他只能装做不会,胡乱的瞎放棋子。
“今天就学到这里吧,看来柔妃不太想学,不知柔妃的女红如何,朕想与柔妃讨个香囊。”
怎么说他也是顶着荣国公主的名号来的,下棋不会就算了,如果女红也不会就说不过去了,于是荣修云点了点头。
幕子安吩咐一旁的太监道:“去将刺绣物品呈给荣公主。”
荣修云一愣,这幕子安竟想亲自看他绣香囊,他这个皇帝这么闲的吗。
一旁的冬儿急了,她家师兄哪里会什么女红啊,这样下去非露馅不可。
幕子安一脸玩味的看着荣修云,他留他在宫里的目的就是解闷,看他顶着浓妆做出惊慌的表情实在是有趣。
太监将刺绣物品呈给荣修云,荣修云看着眼前的针线绣布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算了。”幕子安站起身:“爱妃还是拿回宫去绣吧,时辰也不早了朕要去御书房批阅奏折了。”
荣修云起身,行了个礼,幕子安走后,冬儿长长缓了口气,刚刚吓死她了...
经此一事,荣修云心里有了打算,他一定要尽早偷到布兵图,不然长此以往准会露出破绽。
幕子安躺在御书房的长椅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中的奏折,他现在十分好奇,那张浓妆下究竟藏着怎样的一张脸,那双眼睛他总觉的在哪里见过,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入夜,荣修云一身夜行衣离开了子离宫,玄国皇宫与荣国皇宫大有不同,他饶了许久才找到御书房所处的位置。
“皇上,子离宫那位有动作了。”一身黑衣的暗卫出现在了幕子安的面前。
幕子安摆了摆手:“别伤了他,由他去吧。”
“是。”暗卫瞬间消失在了御书房内。
等荣修云趴在御书房,房顶的时候看到幕子安正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笔随意勾画着,动作十分的随意,荣修云凝神看着。
他当太子的时候也处理过奏折,每个字都要仔细阅读后,才敢批阅,向幕子安这般随意,他还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幕子安始终没有抬头,直到后半夜,幕子安才起身离去。
荣修云等幕子安走后悄悄潜入了御书房。
翻找了许久,也没见到布兵图:“难道是放在了自己的寝宫。”荣修云嘟囔了一句。
房顶上的幕子安静静的看着荣修云的一举一动,看来他是来玄国寻东西的,可是御书房出了书,就是奏折有什么值得他如此翻找的。
荣修云见没有自己要寻的东西,转身要走,就在这时,荣修云听到门口有声音,情急之下躲在了御书房的书桌下,书桌周围有布挡着,荣修云躲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出。
幕子安看了一眼书桌:“今日朕就睡在这里,不要让人打扰朕。”
“是,皇上。”门口的太监领旨,站在原地守着。
幕子安走到书桌前躺在椅子上,慢慢睡了过去。
桌子下的荣修云气的咬牙,这个幕子安好好的寝宫不去,非要睡在这里...
天微微亮,幕子安起身抻了个懒腰,面带笑意的看了一眼书桌。
荣修云躲在书桌下一夜没睡,此时就盼着幕子安去上朝他好趁天未大亮离开,等了许久,荣修云听到了幕子安离开的脚步声,在确定御书房内无人后,荣修云从书桌下慢慢爬了出来,趁天没大亮离开了御书房回了子离宫。
“师兄,你可算回来了,冬儿担心死了。”
冬儿焦急的站在院子等候,见荣修云回来了,马上迎了上去。
荣修云没有理冬儿,回到子离宫倒头就睡,这一晚上一点收获没有,还累的要死。
冬儿见荣修云如此疲惫也就没有追问下去,给荣修云盖好了被子,拿起一旁的绣架走了出去,她其实也不太会女红,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自己再不济也比师兄强。
幕子安下了早朝直奔子离宫。
“恭迎皇上大驾。”冬儿见幕子安来了,忙把绣架藏了身后。
“起来吧,你家主子呢。”
此时的荣修云已将自己裹在了被子里,他回来后就直接睡了夜行衣都没换,脸上也没有化妆,如果让幕子安看到就麻烦了。
“主子他感了风寒此时正在小歇。”冬儿脑子运转的飞快。
“传了太医没有。”幕子安询问道。
“回禀皇上,主子他不肯请太医,说睡一觉就会好。”
这句话冬儿不是瞎编的,荣修云从小就怕吃药,所以最怕的就是太医。
幕子安向寝宫内走去,荣修云躲在被子里出唔了一身的汗...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太子代嫁不从夫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