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又来催休书啦(楚洛笙萧从墨)

王妃又来催休书啦(楚洛笙萧从墨)

导读:小编把王妃又来催休书啦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楚洛笙萧从墨,小说讲述了楚洛笙本是末世毒师,一手毒术无人能及,对医术也略懂一二,按理说在末世这样混乱环境下应当是横着走的存在才对。

小说介绍

小编把王妃又来催休书啦全文免费阅读安排上了,主角是楚洛笙萧从墨,小说讲述了楚洛笙本是末世毒师,一手毒术无人能及,对医术也略懂一二,按理说在末世这样混乱环境下应当是横着走的存在才对。

楚洛笙萧从墨小说简介

只可惜楚洛笙一时大意,就这样丢了性命,可谁料死后竟直接重生到了古代,成了后宫中最不得宠的傻子王妃。楚洛笙当然不愿被人踩在脚下,且看她用医毒之术玩转后宫,成为傲世皇后!

王妃又来催休书啦全文阅读

"你说这丫头死了我心里怎么这么慌呢,她好歹也是尚书府嫡女呀。"
"嫡女怎么了,不过是夫人的眼中刺而已,要是夫人知道她死了,指不定多高兴。"
"也是,如果尚书大人真在意她,这几年也不会不管不问,倒是可惜这小脸蛋了,要不是夫人要处理她,拖到怡红院能卖不少钱呢。"
"走吧走吧,就丢这儿,回去赶紧用艾草洗个澡,别被感染了。"
红树村外,一胖一瘦两个妇人脸上蒙着纱布,手里抬着一个断了气的女子,随意把女子扔向坑里她们便匆忙离开。
最近瘟疫爆发,为了防止传染,尸体都会被集中丢到这个离村子稍远的荒山上,周围挖了很多坑,每个坑里都有数十具尸体。
夜幕逐渐降临,尸坑里发生诡异的一幕,一名女性尸体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尸体下意识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她有点不敢相信,末世竟然会有这么纯净的空气。
不好!
女子猛然睁眼。
入目是繁星,明月,树木,还有……很多死人!
咦~她不是在跟变异蜥蜴搏斗,然后被变异蜘蛛偷袭,身体都炸开了吗,这是什么情况?
摸摸头,再捏捏脸,确定自己有血有肉,是个大活人的时候,楚洛笙兴奋的一跃而起。
她不仅没死,而且还活好好的,这运气也没谁了吧!
然而,脚刚落地,只听咔嚓一声。
楚洛笙不敢置信的低头,她的左腿刚才,断了?
低头一看,瞬间吓了一跳,她习惯性皮衣皮裤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打满补丁粗布衣物,而且还有点像古代人的打扮?
不解之际,脑海里忽然涌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主跟她同名,也叫楚洛笙,是瑞安国楚尚书的嫡女,母亲去世后被宋姨娘以修养为由送到乡下,受尽下人折磨,每天做粗活,吃残羹剩饭,原本体弱多病的身体更加虚弱,昨天喝水的时候,原主一口气没喘上来,被呛死了,她的灵魂刚好就重生到原主身上。
……
楚洛笙凌乱在风中,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在末世活了几百年,她见过无数种死法,可喝水被呛死的,倒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在她感叹原主命途多舛时,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低头,对上一双让人心悸的眼眸。
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模样,熟悉的喀嚓声再次响起,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她的右腿,也断了……
失去双腿支撑,身体向下倒去,随即喀嚓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咬牙闭上眼,鼻腔里不断喘着粗气,此刻她很想骂人。
原主的身体早就被毒素侵蚀,骨头脆弱不堪,所幸来自末世的她对痛并没有太大的感觉,虽然骨头断得七零八散,对她来说不过像挠痒痒一般,但是这种弱鸡的感觉让她实在高兴不起来。
与此同时,高兴不起来的,还有一个人。
萧从墨一直在用内力抵抗毒素,身体已经很虚弱,被她这么一砸,嘴里扑哧吐出一口黑血。
而比血更黑的,是他的脸。
他堂堂瑞安国皇上,竟被人当了肉垫,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跟女人的接触,虽有后宫三千,却从未碰过一个,要不是担心毒素扩散,他立刻就会取了这个不知好歹女人的命。
"滚下去!"
酝酿许久,他才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本来只断了左腿,后来被拽断了右腿,现在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虽然她这个来自末日的毒师并没有多大的痛觉,但她没打算起身,要不是这个人拽她,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将头枕在男人腹部,索性两手一摊,"骨头断了,起不来。"
"你……"
萧从墨以为她故意匡他,毕竟没有谁摔这么一下就会断了骨头,况且还是摔在他的身上。
然而,她抬手往他身上***一拍,咔嚓一声,纤细的手腕立刻软软的耷拉下来。
"看吧,没骗你,我很脆。"
……
这女人,泥捏的吗?
萧从墨无言,脸上的无语变幻莫测,最终咬牙从她身下挪出,嘴里跟着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眉峰忽然凑在一起,毒素正在以他控制不了的速度扩散,这样下去,撑不了多久。
起身盘腿打坐,打算强行逼出毒素,他刚开始运功,嘴里就源源不断溢出黑血,额头上也渗出豆大的汗珠,脸色惨白如纸。
楚洛笙摇头,"别白费力气了,毒已经***你的五脏六腑,这样做,只会死得更快。"
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运功,最终气血攻心倒了下来。
"你这人怎么就不听人劝呢,这下好了吧。"
他冷眼扫来,"聒噪。"
随即闭眼,用内力养伤。
"嘿,你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我不救你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
不论楚洛笙说什么,男人始终双目紧闭,闭口不言,要不是看到他胸口上下起伏,还以为他死了呢。
"真是个无趣的人。"
楚洛笙哼了一声,索性也闭上眼,开始消化原主的。
荒山恢复往日的宁静,只偶尔听到鸟儿飞过,忽然,夜风吹来,周围的树木飒飒作响,一双圆目忽然睁开。
"喂,还活着吗?"
一片寂静。
"别装死,好像有人来了。"
楚洛笙面目凝重,她在末日的功力尽失,好在五官依旧敏锐,就在方才,听到五里开外有一群人不断向着他们靠近,来人数量不少,还带着兵器,估计来者不善。
她不清楚这群人是不是冲着她来的,好不容易重生,她不会轻易就让自己死掉,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她无法一个人逃跑,所以只能把希望放在这个男人身上。
一直闭目养神的萧从墨终于睁开眼,就在楚洛笙说话的同时,他也感受到一股杀气逐渐逼近。
刚才他强行祛毒导致毒发攻心,内力几乎溃散,现在根本动弹不得。先前追杀他的那批杀手个个武功高强,没有毒发时还能勉强对抗,而现在胜的概率几乎为零。
正在思索如何脱身之际,一抹白色的身影蠕动着娇小的身子钻进灌木丛,不一会满脸狼狈的又蠕动回来。
……
这女人,属软体动物吗?
楚洛笙本身是一名顶级毒师,解毒治病是她的拿手绝活,没有理会男人眼里的嫌弃,当着他的面拿出刚才采摘的几株草药鼓捣,先把几种奇形怪状的草药捏碎,再把药渣跟另一株淡紫色的草药混在一起揉搓,一粒简单的解毒丸就此制成。
爬到男人身边,递上解毒丸,"吃了它,能暂时抑制你体内的毒。"
闻言,他抬头,盯那粒药丸,面若冰霜。
"我凭什么信你。"声音低沉有力,不急不缓,隐隐还带着几分威严。
楚洛笙见他不接,目光扫向远处晃动的草丛,语气里略显着急,"不出两日,你必定毒发身亡,要想活命就乖乖吃了解毒丸,带我走,我能救你。"
解毒?这个女人刚才是如何断手又断脚的,他可是印象深刻,一个连自己都治不好的人,如何能替他解毒。
"若是你有那般本领,又怎会……"
说话间,楚洛笙趁机将解毒丸塞入他嘴中,男人一个没注意,竟吞了下去。
"你暗算我!"一把掐住她的喉咙,眼中蕴含杀意。

王妃又来催休书啦免费阅读

浓浓的窒息感瞬间将她包围,脸色因为缺氧变得通红,楚洛笙***拍打男人的手,但却无济于事,男人以为她要害他,根本没有手下留情。
楚洛笙气得心里大骂男人是头蠢驴,要是想害他还用等到现在吗?
眼看周围杀气逐渐逼近,楚洛笙努力挣扎着,齿间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放……手,姑奶奶……在救你……"
她一边卖力说话一边伸长双手,用尽所有力气按在男人肩部的***位。
不过片刻,源源不断的内力犹如洪水猛兽般涌入男人的丹田,看着女人逐渐放大的瞳孔,眉头逐渐***,这女人果真在救他?
男人迟疑的时候,手上动作不自觉轻了些,楚洛笙趁机挣脱束缚,大口喘着粗气埋怨,"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好心救你,你要恩将仇报不成?"
解毒丸已经发挥作用,男人的内力几乎恢复到往日水准,尽管不想承认,但刚才的情况他确实误会了。
看着她因为猛烈咳嗽而有些发红的眼眶,男人微微有些愣神,他好像,下手有些重了。
男人喉间滚动,"误会你了。"
误会?
听着男人毫无悔意的道歉,楚洛笙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她堂堂末日顶级毒师,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抬头吐槽,"你说误会就误会了?那我还要不要面子了,你……"
话说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借着月光,她看到身穿黑色滚金长衫的男人迎风而立,微风将他额前的发丝被风吹起,露出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完美的五官上没有任何表情,周身散发着一种王者之气,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既禁欲又霸气。
帅!太帅了。
自从***末世时代,她每天都跟各种变异人打交道,已经几百年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了。
楚洛笙完全沉浸在帅哥的美色中,完全没有感觉到杀手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不过百米。
见她眼冒红心,满脸花痴的模样,男人幽暗深邃的眼眸沉了沉,棕色的瞳孔里,仿佛屹立着皑皑雪山,让人不寒而栗。
又是一个肤浅的女人。
想到她救了自己,男人皱着眉,大手一捞,等楚洛笙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男人搂入怀中,而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赫然屹立着三支含有剧毒的箭。
楚洛笙背脊发凉,刚才差点就因为垂涎男色命丧黄泉了。
拍了拍胸口,将嘴凑到男人耳边,"前面的灌木丛有条通道,走!"
她不敢再大意,取出刚才折的毒草,将汁液滴在灌木丛。
"他在这里!"
见自己的箭没有射中,黑衣人大喊一声,瞬间引来十几个同样装扮的黑衣人,待他们赶来,萧从墨和楚洛笙已经消失在灌木丛深处。
射箭的黑衣人毫不犹豫跟着跳进灌木丛,随即脸色大变!
"小心……"
话没说完就倒了下去,黑衣人眼睛睁得大大的,七窍里流着黑色的血,显然是中毒而亡。
见状,所有人停在灌木丛外,不敢轻易上前。
楚洛笙被男人抱着飞行大概有半个时辰,见身后没有人追来,才把毒草扔掉。
"帅哥,谢谢你救我。"娇羞一笑。
男人没有回应。
哦呦,现在长得帅的人都这么高冷了么。
换了个腔调,再次开口,"那个,你得罪了什么人啊,他们似乎都想要你的命呢。"
"要我的命?"
萧从墨终于开口,冷笑,从小到大,想要他死的人数不胜数,他都挺过来了,现在就凭几个刺客想要他的命,简直痴心妄想。
发现身后有人跟随,萧从墨停在峭壁上,指向不远处的夹缝,"那里有间茅草屋,你先***,我去清理痕迹。"
不待她反应,男人已经持剑远去。
楚洛笙望着他的背影,露出花痴的表情,"啧啧啧,果然长得帅的人,连背影都这么帅气。"
感叹过后,她没有多做停留,一瘸一拐走向茅草屋,微风吹过,淡淡的药香味扑面而来。
欣喜的推开门,满院子的草药和工具映入眼帘,甚至还在抽屉里还找到几十枚银针,把银针包裹好,楚洛笙防备的蜷缩在暗处。
一个时辰后,茅草屋的门被推开。
萧从墨满身伤痕的倒在桌边,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夜色中一个单薄的身影朝他走来。
"这么快就毒发吗?"
楚洛笙纳闷,这才过去两个时辰,解毒草的效果不应该那么快消失才对。
伸手搭上脉搏,脸上的表情逐渐震惊,这男人身上的毒大大小小加起来,竟有数十种之多!
想当年刚入末世还没有成为毒师时,她不小心中了蜥蜴的毒,好几次都疼得晕死过去,而他不过一个普通人,却每日要忍受着这么多毒素的吞噬,看向男人的眼中,多了一分敬佩。
男人的情况不是很好,但在楚洛笙看来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为了解毒,尝试搬动男人的身体,听到自己身上传来清脆的声音时,她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原地脱下男人的衣服,古铜色的身体映入眼帘,楚洛笙眼睛都快瞪直了,看着男人腹部上异常明显的肌肉线条,手指轻戳,传来一种结实感,这种人间极品,末日那些丑陋的怪兽根本没得比好嘛。
"帅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治好。"
楚洛笙自言自语取出银针,手起针落,动作一气呵成,男人的腹部,肩部,瞬间布满银针。
心脉已经被她护住,接下来只要把毒素引出体内就没什么大碍了。
只是那几个***位的位置有点尴尬,需在下腹和大腿内侧下针。
虽然她垂涎男色,但毕竟是一个第一次见到脱光的男人,脸色微微有些泛红,她挠着脖子,不自然的轻咳几声,"那个,施针需要脱裤子,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等待片刻,屋子里寂静无声。
"额,你不太方便是吧,那我……帮你脱?"
回应她的,只有摇曳的灯火。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醒来可不能找我发脾气。"
想起喂下男人解毒丸时被扼住的脖子,不禁打了个冷颤,也不知道他这次醒来会不会气得吐血。
担心时间拖得太长毒素会扩散,楚洛笙也顾不得太多,三下五除二拔下男人的裤子,轻车熟路的扎上银针。
全部扎完的时候,她已累得满头大汗,原主的身子本就虚弱,加上刚才扎针用了不少精力,两眼一闭,直接在男人身旁昏睡过去。
清晨,阳光透过缝隙照进茅草屋,萧从墨睁开眼,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躺在地上,身上扎满密密麻麻的银针,在他左侧,躺着一个容貌清丽的女子。
除此之外,茅草屋没有第三人。
……
他被一个女人看光了???

小说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小编推荐的王妃又来催休书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不错吧!信小编就继续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