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归处是你的名字(谢北苧周歧深)

风归处是你的名字(谢北苧周歧深)

导读:主角是谢北苧周歧深的小说叫什么?此书名为《风归处是你的名字》是作者风生有汜经典正品;风归处是你的名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谢北苧眼底毫无感情,平静的像是一滩死水,“这样的人,你还敢喜欢?”

小说介绍

主角是谢北苧周歧深的小说叫什么?此书名为《风归处是你的名字》是作者风生有汜经典正品;风归处是你的名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谢北苧眼底毫无感情,平静的像是一滩死水,“这样的人,你还敢喜欢?”“我以为那报道是假的。”“报道是假的,视频是真的,文字是假的,事情是真的。”

小说简介

谢北苧可不是什么好人,她与歹徒周旋只是想自己获救,于是她匆匆扫了两人一眼,点点头便推着行李箱离开了。

风归处是你的名字免费阅读

“当红流量女星恋情告急,欲落水轻生。”
“九零后嫩模,插足别人婚姻,***身份坐实无颜苟活。”
谢北苧刚打开手机,各种软件弹窗便不断跳出来,各色字体,眼花缭乱,她只略略扫过一眼便将手机扔到了床上。
她几乎是彻夜未眠,一大早打开手机便是各家新闻媒体无底线无下限,将事实歪曲的天花乱坠,争取做A市第一个报道这件事的机构。
她真是受够了。
谢北苧开了瓶酒,又取了个杯子,酒杯半满,随后便歪着身子坐在沙发上,隐隐约约她可以听见卧室里手机不断在响。
无缝连接,从不间断,活生生就是一首来电曲子。
她还是不管不顾,酒意上头,趁着外面天光大亮,她似乎才能勉强合眼。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咚咚咚”像催命似的,谢北苧睁眼,从沙发上起身,又慢慢挪至门边。
门打开是一个蓄着胡子的男人,四月份的天气他带着一个格外引人瞩目的毛线帽,他似乎是跑上来的,现在还扶着门边喘气,边喘还要边说话,结果语不成调,活像一头驴。
“小区门口......有蹲拍的狗仔,我都是特意......绕了远路跑过来的......不敢坐电梯。”
他的模样实在滑稽,谢北苧忍不住笑了两声。
闻言,男人抬头瞪了她一眼,暗示她的狼心狗肺。
苏驰是名摄影师,谢北苧十八岁那年刚涉足娱乐圈,第一组风靡网络又丧又颓的写真便是出自他手。
是照片将她拉入世人眼中,也是照片将她毁于一旦。
谢北苧欣赏苏驰的审美与技术,而苏驰又喜欢谢北苧又欲又纯的长相,于是两人像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样,一拍即合。
只不过后来谢北苧并没有因为这组写真火多久,火是真的火,但也因为她那张扬不懂收敛的性格,加之一脸狐狸精长相得罪了许多媒体,霎时间黑她的人远远多于追捧者。
苏驰进屋,打开了他的相机包,对着远处调试了下,便问道,“打算在哪拍?”
谢北苧径直走向前面,指了指书房,“里面。”
拉上遮光帘,打开地灯,暖黄的光调霎时汇聚成一簇光线打在墙上。
苏驰环顾四周,只觉得周遭灰***调很是压抑,他又想起整间房子的装修风格都是如此,单调的黑白灰,厚重的灰色地毯,倒挂长及半空的珠帘,他感叹道,“这风格住久了,你不抑郁谁抑郁。”
谢北苧没有理他,开始脱衣服,站在一面***的灰色背景墙前,将T恤裤子脱掉,随后便是***。
“□□,黑白?”苏驰只扫了她一眼,又将目光放到相机上,眼神毫无□□,就像是望见了一个平平无奇的人体雕像一般。
谢北苧也在想是不是艺术家的眼里永远只有高雅,看什么都高雅。
灯光打在谢北苧脸上,她侧身,白花花的肌肤投影在墙上,是一个只看得见侧脸的剪影。
苏驰盯着镜头,不禁感叹道,“漂亮。”
谢北苧换了个***,纤瘦的手臂挡住***的位置,她稍稍仰头,长发凌乱,毫无赘肉的腰身,***细腻的长腿,在镜头前展现了极致的人体比例。
一组拍完,谢北苧已经听苏驰说了好多个“漂亮”了,她穿上衣服,苏驰拿着相机招呼她过去看,没有加工,类似黑白默片的初稿呈现在眼前,毫无□□,极度宁静,极致美。
谢北苧很满意。
为了感谢苏驰,谢北苧留他吃午饭。
说是午饭,其实就是点了很多外卖,然而更多时候都是苏驰在吃,谢北苧只是端着酒杯坐在他对面。
他喋喋不休的讲着什么,可谢北苧一个字也没听***。
苏驰见她没反应,便抬头瞟她一眼,见她眼底乌青的眼圈,遂说道,“你多少天没睡觉了?这眼圈活像个瘾君子。”
谢北苧摇晃着酒杯,稍稍仰头靠着椅背,“睡不着,感觉一闭眼黑暗中就有东西在盯着自己。”
闻言,苏驰打了个冷颤,“你那心理医生是不是不太行?”见谢北苧没理,他喝了口汤,又接着说,“不过我刚跟你说的话,你听***没有?”
“没有。”她直白的令苏驰哑口。
“我说,不然我们搭伙过日子好了,反正外界说我是个疯子,看你这精神头也和疯子差不都,不如我们就一起嚯嚯,多好?”
“哼。”谢北苧冷笑一声,有时候她也特别讨厌像苏驰这样的艺术家,连句“喜欢”也高雅的说不出口,这种人说白点就是矫情,比起欲望,他们更喜欢精神交流。
然而谢北苧刚好就是不能领悟这般高雅艺术的俗人。
她说道,“连句‘喜欢’,大艺术家也说不出口?”
她真的很直白,然而苏驰只是一笑,“是,我是喜欢你,考虑考虑......”
“免谈。”话还未说完,就被她堵死。
“为什么?”
“太老了,不喜欢。”谢北苧盯着酒杯中猩红的***,双腿攀上椅子,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
“也就比你大九岁,可不比你那些新闻上报道的‘插足别人家庭’的男主人公年轻很多?”
明知是假,但被人打趣,谢北苧也不恼,她看了眼苏驰,又说道,“有代沟,你是八零后,我是九零后,而且九八年四舍五入就是零零后,你可比我大将近一轮啊。”她正色,眼中却带着揶揄的笑意,“叔叔。”

风归处是你的名字全文阅读

苏驰却是被气笑了,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支颚,“考虑考虑?”末了,他又补充道,“正经的。”
闻言,谢北苧也终于放下酒杯,坐直身子问道,“正经的?”
苏驰点头。
“好。那我也正经的。”她看着对面人的眼睛,敛住笑容,“我害死过人,我有病,我噩梦缠身,我也为人***过,跳过江,我可不是好人,不懂你的精神共鸣,被我缠上,只有死才能解脱。”
谢北苧眼底毫无感情,平静的像是一滩死水,“这样的人,你还敢喜欢?”
“我以为那报道是假的。”
“报道是假的,视频是真的,文字是假的,事情是真的。”
“谢北苧,你没必要吓唬我。”苏驰也靠着椅背,二人沉沉对视起来。
“没吓唬你,没必要吓唬你。”说完,她径直回了房间。
“砰”的一声,门紧紧关上。
谢北苧站在房间,抬头木讷的盯着墙上的一幅画,一副黑白的水墨画。
这幅画是她曾经参加一个义卖,高价收购回来的,只因这画足够压抑,足够单调,就像是她现在的内心,黑白无色。
客厅隐约传来声响,是苏驰在整理外卖盒,没过一会,大门被打开随后又关上。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谢北苧以为下午晚些过去就不会遇见别人,可不料还是失策了。
墓园大部分人都已散开,谢北苧带着个***的黑框墨镜,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及腰的长发也被松松垮垮的扎了起来。
她没有化妆,乌青的眼圈,满眼的红血丝,丝毫没有遮掩,嘴唇也苍白干裂,像甘霖从来都吝啬的荒北。
她站在墓碑前,久久凝视着碑上的黑白相片,其中的人依旧年轻俊朗,似乎一笑周遭都黯然失色。
谢北苧将手中的白色栀子花放下。
栀子花静静的矗立在墓碑前,像一个妩媚的女人,带着特立独行的香味,在一众菊花、康乃馨中着实突出,但她并不在乎。
只因栀子花的花语是,纯净、永恒的爱。
谢北苧刚转身打算离开,一个毫无征兆的耳光便扇在自己脸上,力道很大,她的头随之侧过,尚在怔忡,只余下火辣辣的疼在昭示着刚才发生的事。
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妇人又破口大骂道,“你怎么还有脸来?你怎么不去死?!”话刚出口,便又止不住的掩面痛哭,边哭还边拉扯着谢北苧的头发。
“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谢北苧只感觉自己整个头皮都要被拔下来了,痛的发麻,然而她只是咬着牙,一声没吭。
逆来顺受多了也就习惯了。
妇人的痛哭俨然在耳,下一刻却又被拉开,有男人的声音在妇人耳边低声回荡。
谢北苧长发垂散,她脸上的墨镜也被打落在地。
谢北苧捡起地上的墨镜,并不着急离开,刚才那个拉走妇人的男人又折返回来,他盯着谢北苧,显然有话要说。
看了眼尚且完好的墨镜,谢北苧抬头看着他,等着对方开口。
“我妈过分了些,你别怪她。”男人皱眉,语气仓促,可看不出来有丝毫的歉意。
“没事。”谢北苧重新戴上墨镜,准备离开。
没走出几步,便又听后面传来声音,“我哥死了,难道你都不会有难过的吗?”
自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有看见这女人流过眼泪,无论是那人离开后,亦或是面对妇人的大打出手,她都异常冷静,连句辩解都没有,反倒这段时间,网络上关于她的流言越传越盛,这么想着,男人不禁攥紧手心。
闻言,谢北苧忍不住冷笑一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见不得你好,即使自己深陷沼泽,也巴不得周围的人陪着一起。
“是啊,人死了,难过又有什么用?”
这句话不单是说给男人听的,也是说给谢北苧听的。

谢北苧周歧深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风归处是你的名字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