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都给你呀(闻悠厉景修)

甜宠都给你呀(闻悠厉景修)

导读:闻悠厉景修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甜宠都给你呀全文免费阅读闻悠有一个秘密,她喜欢上一个大她六岁的男人。男人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慵懒态度,以欺负她逗她为乐,每次看她气得跳脚。

小说介绍

闻悠厉景修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甜宠都给你呀全文免费阅读闻悠有一个秘密,她喜欢上一个大她六岁的男人。男人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慵懒态度,以欺负她逗她为乐,每次看她气得跳脚,深眸中都会溢出璀璨的笑意,但闻悠知道,他是对她最好的人。

小说简介

闻悠十二岁那年父母双亡,之后进了厉家,一跃成为最受宠的小公主。
初到厉家时,闻悠青涩又稚嫩,厉景修没想过和她有什么可能,只听她怯生生叫了那一声“哥哥”,感觉后背有点儿麻。
熟悉厉景修的人都知道,他性格有多薄凉,然而这样的一个人,却把闻悠捧到了手心里疼爱。
当然,还有为人不知的是,某个深夜里他酩酊大醉,将女孩抵在墙上,似摇尾乞怜般地说:“悠悠,我错了,不要不理我………”
谁能想到,骄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也会有卑微低头的一天。

甜宠都给你呀免费阅读

第3章
闻悠本打算趁周日睡个懒觉放松一下,结果大早上就接到厉阿姨打来的电话,说好久没见她了,让她中午去她家吃饭。
看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再睡半小时的回笼觉也没意义了,闻悠干脆直接起了床,去往洗手间。
对厉家的一家人,她内心始终心存感激,因为他们从没有拿她当外人,不仅是厉爷爷视她如亲孙女,厉叔叔和厉阿姨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哪方面,都无比关心。
厉阿姨曾对她说过,她生了三个儿子,一心盼望能有个女儿,正好在那时候她出现了,圆了她的梦。
闻悠总是会想,她何其有幸能够进到厉家,成为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洗漱完,闻悠进到厨房给自己下了碗面,也许是小时候饿惯了,她从不挑食,有口吃的能塞饱肚子就行。
吃完早餐,闻悠换上衣服和鞋就出门了。
三月的天,微风和煦,天气正慢慢回温,所以她只穿了条蓝色格纹的长裙,外面套了件白色风衣。
厉叔叔和厉阿姨和老爷子在同个别墅区里,但距离蛮远,开车都需要十几分钟。
闻悠来到那儿时,看见厉阿姨正拿着剪刀修理她种的那些名贵的花儿。
“阿姨。”
她开口喊了一声,林娅茹笑着看向她,问:“听说你昨天去你爷爷那儿了?怎么没顺便过来看看?”
“您和叔叔都忙,我不确定你们在不在家。”
闻悠说话时,不自觉地扣起了手。
她每次紧张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下次可以在微信上问一下我。”
林娅茹说这个也没有责怪之意,她只是希望闻悠能敞开心扉,和她走近点,而不是这般拘谨客气。
“好。”
闻悠点点头,接着问:“阿姨,我帮您吧?”
“不用,你***吧。”林娅茹笑着摇头,“你大哥和三哥已经过来了,你去找他们聊天吧。”
闻悠愣了下,没想到自己今天还能再见到厉景修。
果然,他回国后她就躲不掉总和他碰面的命运了。
不过她的心里其实是有点儿欢喜的。
………
闻悠一进到别墅,就听见从客厅传出来的谈话声。
她走过去,看见了大哥厉威宁,还有她的三哥………厉景修。
“大哥,三哥。”
闻悠开口叫人,厉威宁接着侧目望了过去。
“悠悠越来越漂亮了啊!”
大哥的性格很随和,平易近人。
闻悠一笑,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说:“大哥也越来越帅了,尤其是换了发型之后,就像韩国的小鲜肉一样。”
“行了,你快别吹捧我了。”厉威宁摸下头,似乎还不好意思。
厉景修懒懒靠在沙发上,接了句,“就是,都三十多的老男人了,哪儿鲜?”
厉威宁,“…………”
想打人的冲动来得很猛烈,按都按不住。
见厉威宁的脸黑了,闻悠连忙转移话题,“大哥,你最近公司忙不忙?”
“忙。”
厉威宁瞪着厉景修,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字。
厉景修轻挑眉梢,还很得意的样子。
他这人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亦正亦邪的坏。
“诶?”
厉威宁忽然发现了什么,看看闻悠,又看看厉景修,“你们俩今天穿得挺搭啊!”
他不说,那两人自己都没注意。
闻悠穿的是蓝色格纹的裙子,而厉景修穿的是蓝色格纹的衬衫,颜色以及图案完全一样,就跟情侣款似的。
“巧了。”
厉景修不以为然,轻飘飘地溢出俩字。
“三哥穿这种颜色比我好看呢。”
闻悠尽量装作自然的样子说。
谁知,某人非但不谦虚,还接了句,“那是因为气质比你好。”
闻悠差点翻白眼,感觉一群乌鸦从自己头顶飞过。
厉景修不逗她了,缓缓起身,“我去花园透透气。”
闻悠的余光盯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忍不住开口问厉威宁,“三哥他怎么突然回国了?”
“听说是和朋友合作了什么新项目,具体我也不清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人的,做什么都神神秘秘的。”
新项目?
闻悠眨了眨眼睛,心想是和珠宝行业有关的吗?不然他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展会?
………
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二哥也来了,他在这三兄弟当中最潮了,总是走在时尚尖端,把自己打扮得异常夺人眼球。
知道闻悠也会来,这次他特地给她拿了款限量版的包。
而上一次,他给闻悠送了一款独家定制的香水,同样价值不菲。
闻悠本来就没有喷香水的习惯,更何况那么贵重,怎么也不肯收,可厉郁然却生气了。
这次,闻悠同样是拒绝,说自己背不着,厉郁然又不高兴了,摆摆手,“随你处置吧,不要可以扔垃圾桶。”
“…………”
这位二哥的脾气是真的怪,也是真的拽。
闻悠嘴上不敢说,心里却总默默地想,三个哥哥中只有大哥最正常。
当然了,其他两个也是很疼她的,就是脾气让人琢磨不透。
“谢谢二哥,不过以后真的别………”
闻悠只能接受,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一个包而已,还不至于让我倾家荡产。”
听他霸气的话,闻悠跟着夸了一句,“嗯,我知道二哥你最大方了。”
厉景修听见,不屑地嗤笑一声,吐出俩字,“狗腿。”
闻悠,“…………”
厉诚中午在公司吃,不回家,林娅茹便坐到了正中间的主位上。
厉威宁和厉郁然坐到了她的左手边,闻悠没得选择了,只能和厉景修一起坐到了右手边。
感受到来自身旁这位的强大气场,闻悠的心里就像揣了一只兔子似的,紧张得不行。
林娅茹看着孩子们都来了,内心十分高兴,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好了,开饭吧。”
厉景修拿起筷子正要吃,却听他母亲忽然出声道:“你多照顾照顾你妹妹,给她夹下菜。”
“妈,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厉景修看一眼闻悠,给她夹了个大鸡腿放进她的盘子里,“多吃点肉,看你瘦的。”
闻悠,“…………”
她怎么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啃鸡腿,但不吃又浪费了。
“你看你三哥多疼你,没见他对谁这么好过。”林娅茹还一脸欣慰地说。
闻悠欲哭无泪,心想厉景修是知道她脸皮薄,不好意思放开吃,才故意这么欺负她的。
用筷子夹起鸡腿,闻悠先咬了一***,坐在对面的厉郁然看到,说了句,“你这样吃多费劲,直接用手拿着啃呗!反正又没外人。”
闻悠讪讪然一笑,“我这样吃挺好的。”
厉景修的余光睨了她一眼,轻扯了下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欺负她,或许是这些年养成了习惯,到现在都改不掉。
………
吃完饭后,厉威宁叫着厉景修去后边的体育场打网球,他爽快地同意了。
闻悠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忽然被点名,“悠悠,你不是也会打吗?一起吧。”
厉威宁也叫了她,因为他知道厉景修没什么耐心,可能打两局就不玩了,到时候可以让闻悠替他上场。
“我打得不好啊………”
“没关系,随便玩玩,又不是去比赛。”
闻悠整天坐办公室,也很久没运动了,便答应下来。
三人去到别墅后面,厉威宁和厉景修两人先打,闻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观战。
她看见厉景修将袖口随意向上挽了两节,阳光下的他,潇洒迷人。
厉威宁让厉景修先发球,他特别狠,上来第一下就让厉威宁扑了个空。
“你玩这么认真?”
“不然呢?”厉景修霸气地挑下眉,“来,继续。”
两个男人开始较起了劲,谁也不让谁。
看他们打得那么***,闻悠坐在那儿感觉很无聊,她可能没有上场的机会了。
就在她打算去找林娅茹聊天的时候,厉威宁突然叫了她一声。
“悠悠,过来。”
闻悠还以为厉景修要下场了,可没想到厉威宁竟然对她说:“你和你三哥打,我累了。”
????
闻悠黑人问号脸。
从厉威宁的手中接过网球拍,闻悠看着对面的厉景修,讪笑着开口道:“三哥,手下留情。”
厉景修根本不是会怜香惜玉,故意放水的人,他要玩就认真玩,一发球就让闻悠险些没接住。
闻悠咬了咬牙,也拼尽了全力和他打。
不过她怎么努力都还是打不过他,悲催地沦为捡球的了。
几个回合下来,闻悠累得气喘吁吁,而厉景修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看他骄傲的神情,仿佛是在说: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厉威宁拿了瓶水递给闻悠,“这人的体力太变态了,咱们不和他玩了。”
闻悠拧开瓶盖,喝了口水,擦擦额头上的汗,“三哥都感觉不到累的吗?”
“他一个月有二十多天都去健身房,挺正常。”
厉威宁这话说完,厉景修走了过来。
“够偏心的,也不知道给我拿瓶水。”
“我这儿有剩的,你喝吗?”
厉威宁晃了晃他剩了半瓶的水。
厉景修瞪他一眼,“我什么时候喝过别人剩的水?”
闻悠听见这话,心头一震。
因为她想起来,两年前有一次,她和厉景修打完羽毛球,他随手拿起她的那瓶水喝了一口。
当时的他应该是没注意吧。
估计喝完,心里也后悔死了。
他可是有严重洁癖的人。
“我还有事,先走了。”
厉景修说完,看向闻悠,“你应该不用我捎回去了吧?”

甜宠都给你呀全文阅读

第4章
闻悠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一句,“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捎着我也可以。”
想靠近他是一种身体的本能,有时自己都控制不住。
厉景修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她还真不客气了。
说出来的话也不能收回去,他点下头,“行,走吧。”
闻悠看向厉威宁,“那我走了,大哥。”
“好。”
厉威宁扬唇一笑,交代厉景修,“安全把咱妹妹送到家。”
“我还能把她卖了?”
厉景修反问完,嫌弃地打量闻悠一番,“瘦巴巴的,卖也不值钱。”
闻悠,“………”
他一天不怼她是不是浑身难受啊?
………
厉景修带闻悠离开,在路上时,接到一通来电。
也不知他跟对方说了什么,挂掉电话后他问闻悠,“你下午没事吧?”
“没有啊。”
“那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闻悠的眼中掠过一抹惊讶,因为她以为他在躲她,没想到还会和以前一样,说带她去见世面。
她没有问厉景修带她去哪里,反正到了就知道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厉景修的车停在了一条老街的巷子口那儿。
“怎么来这种地方了?”闻悠好奇地嘀咕一声,搞不懂他要做什么。
“下车。”
厉景修先推开车门下去,闻悠紧随其后。
脚下是青石板铺成的路,上面还有潮湿的青苔,往前一望,巷子深不见底,有种幽深的意境。
厉景修往里走,闻悠连忙跟上他,眼珠子瞄着两旁,充满了新鲜感。
“这边的老房子怎么没被拆啊?”
听闻悠问,厉景修看了她一眼,回答:“拆不起。”
“哪个时期的?”
“大多都是明末清初年间盖的。”
厉景修说着拐过弯去,来到一个老房子的门前。
这个房子的历史一看也比较悠久了,朱红色的大门上尽是斑驳的痕迹。
厉景修直接推门***了,映入闻悠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小院,栽种了许多绿植。
闻悠真的看不透他的目的,直到他带她到了一位白胡子老者面前,对她介绍说,这位是制作翡翠珠宝的行家,谷老师。
听闻,闻悠的眼中流露出了震惊。
谷老师?该不会是谷饶吧?
她久闻盛名,却从未得见。
奇怪,厉景修怎会特地来见他?难道他真的打算从事珠宝行业吗?
疑问暂时放在心底,闻悠和厉景修一起跟着谷老师去参观他的作品。
他不愧为业界流传盛名的大师,其作品极具有个人特色,仿明清时期的风格又融汇了中国风的元素,是旁人无法轻易比拟的。
闻悠听他讲了许多专业知识,每一点她都认真地在心里记了下来。
厉景修这次来是与谷老师谈合作的,闻悠在场,他也没有避讳什么。
听厉景修对谷老师说,他想聘请他去他们公司当御用顾问,闻悠又惊讶了。
他不会开了一家珠宝公司吧?
谷老师笑着摆了摆手,拒绝了厉景修,“你就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让我安享晚年吧!”
“不用您出马做什么,挂个名就行。”
“做人做事都要名副其实,我可不玩虚的。”
闻悠听他们聊商业上的事儿,觉得自己在这儿待着也尴尬,便主动提出到外面转转。
厉景修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了皱。
小丫头倒是挺自觉,但他并没打算避着她。
“那小姑娘是你什么人?看起来不像秘书啊!”
谷老师突然出声问,拉回了厉景修的思绪。
“我妹妹。”
“这样啊!”谷老师了然点头,而后夸赞了句,“她看起来挺聪明的,懂事乖巧。”
听人夸奖闻悠,厉景修的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我替她谢谢你。”
谷老师摇头一笑,“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
闻悠在院子里转了半天,一直在欣赏那些花花草草,忽然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下,转头正对上厉景修深邃的双眸。
日落黄昏下的他,黑发被勾勒出淡淡的金色光芒,整个人仿佛沐浴在温暖之中,显得无比柔和。
闻悠差点看走了神,还好及时拉回了自我。
“你们谈完了?”
“嗯。”
厉景修应了声,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不早了,该吃晚饭了。”
“你要带我吃什么好吃的?”闻悠下意识问了句。
他却道:“我可没说要带你吃。”
“…………”
闻悠的嘴角假装耷拉下来,“那算了,我今晚饿肚子吧,就当减肥了。”
“呵。”
厉景修低笑了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当哥的怎么虐待你了。”
闻悠努了努嘴巴,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俏皮。
看她这个样子,厉景修就很想笑,他也不逗她了,直接说:“我带你去这边的一家小餐馆吃。”
………
闻悠都不知道厉景修怎么找到这种偏僻地方的,从谷老师的家里出来后,他带她七拐八绕,来到了一个挂大红灯笼的门前,只见门上写了四个字:浪迹云霄。
不知道的怎么可能会以为这是餐馆呢?
***后也是别有洞天,无论是装修风格还是服务员的打扮,都像穿越到了古代一样。
闻悠知道她这位三哥总喜欢另辟蹊径,哪怕是吃饭,都爱找不一样的地方。
以前他就带她去过好几个苍蝇馆,尤其是她上高中那会儿,他知道她们学校的伙食不好,每周总会抽一天时间带她出去吃,美其名曰改善伙食。
落座后,服务员拿菜单过来让他们点菜。
“我打个电话,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厉景修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
闻悠打开菜单翻看了一遍,点了三道菜,辣子鸡丁、番茄炒蛋还有青椒肉丝,她怕太多了两个人吃不完,到最后都浪费了。
厉景修打完电话回来,问她都点了什么,闻悠说完之后,他眉头一皱,“怎么全是我爱吃的?”
“我也爱吃这些啊!”闻悠赶紧解释。
他薄唇动了动,没有再说什么。
这家店做菜效率很高,不一会儿就上菜了。
虽然都是普通的家常菜,但菜色看上去很好,一看就让人倍有食欲,配上两碗米饭,别提多香了。
“我们俩两天在一起吃了三顿饭了。”
闻悠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
厉景修动作一顿,而后夹了块鸡蛋放进碗里,配着米饭吃了一口。
“我过两天又要回去了。”他漫不经心地说。
闻悠听到后只“哦”了一声,厉景修对她的反应感到不满,用筷子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
“你也不说些让我照顾好自己的话,白疼你了。”
“你都奔三了,这些话还用我说吗?”
闻悠眨了眨眼,反问他。
厉景修微微眯眸,突然感觉面前的小丫头哪里变了。
气氛沉默了片刻,闻悠忽然抬起头问他,“三哥,你打算进军珠宝行业了?”
“废话,不然我闲着没事去看那种无聊的展会?”
“…………”闻悠语噎了下,才又出声,“你怎么会对珠宝感兴趣?我当初上大学选这个专业的时候,你还很不屑一顾。”
“你说错了,我是对钱感兴趣。”
“庸俗。”
“做个俗人有何不可?”他挑眉,拿起杯子抿了口茶,“等三哥以后混大了,你来我公司。”
“好啊!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闻悠爽快答应,眼睛眯起一笑,弯弯得就像月牙似的。
原来,是变得更漂亮了。
厉景修的心中默默在想。
………
吃完饭后,厉景修就送闻悠回家了,下车时,闻悠突然对他说了句,“三哥,加油好好干,我相信你可以的。”
厉景修听她用那么认真的语气说有些哭笑不得。
“傻不傻啊?”
他假装不耐烦地摆手,“快回去吧,我还要去跟朋友喝酒。”
“都这么晚了,还喝啊?”闻悠不禁担心地皱眉,但自知管不了他,只能交代,“那你喝完别自己开车了,找代驾吧。”
“放心吧,你哥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厉景修说完这话,就一加油门走了。
闻悠看着夜色中消失的车尾,感觉自己的心情很复杂。
她越是靠近他,就越管不住自己的心。
………
周一,闻悠刚来到公司就收到琳达派给她的任务,让她晚上下班后随她去一个珠宝展。
对于每一次机会,闻悠都分外珍惜,因为见识越多,她能力提高得也会越快。
去到位子上坐下,闻悠将电脑开机,正准备检查一下设计图,却见一抹窈窕的身影气势汹汹地朝琳达的办公室走去了。
闻悠自然认得这位,她就是临时放了琳达鸽子的名模——黄思蕊。
琳达有事先交代过闻悠,如果黄思蕊来找她就拦下来,她不想见她。
闻悠的办公室在琳达的旁边,四周全透明的,在看到那一幕之后,她立刻起身出去了。
黄思蕊来到琳达的办公室门口,刚要推门而入,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您好,我们琳达姐现在有事要忙,如果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来转告。”
黄思蕊缓缓转身,上下打量闻悠一番,狭长的眸微微眯了起来。
她看过那天展出的现场图,原来这就是顶替她上场的那位。
业界了解情况的都在背地里讽刺她,说她还不如一名业余的公司员工表现得好。
黄思蕊知道,这都是琳达放出去的消息,故意让人嘲笑她,诋毁她,所以她今天就是专程来找她算账的。
“你叫什么名字?”
黄思蕊双手环胸,骄傲地看着闻悠。
闻悠的态度一直很尊重,回答:“我叫闻悠,是琳达姐的助理。”
“行,我记住你了。”
黄思蕊点了点头,转身又要推门。
闻悠赶紧过去拦住她,说:“我们琳达姐真的有事儿………”
“你算什么东西?滚开。”
黄思蕊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一脸怒意地说:“我今天就要见到她。”

闻悠厉景修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甜宠都给你呀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