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师尊你一人(若夕尘轩辕善)

独宠师尊你一人(若夕尘轩辕善)

导读:主角是若夕尘轩辕善的小说叫做《独宠师尊你一人》,独宠师尊你一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轩辕洪心里虽然觉得思无邪可怜,但是少数要服从多数,他也不能一个人决定要不要邀请思无邪,叹息一声,继续拿一根棍子翻了翻炭

小说介绍

主角是若夕尘轩辕善的小说叫做《独宠师尊你一人》,独宠师尊你一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轩辕洪心里虽然觉得思无邪可怜,但是少数要服从多数,他也不能一个人决定要不要邀请思无邪,叹息一声,继续拿一根棍子翻了翻炭火,让它烧得更旺盛些。

若夕尘轩辕善小说简介

九位轩辕氏殿下每次聚在一起,都会不自觉的吐槽轩辕善一番。她的可恶,已经渗透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中,严重影响了大家的生活质量。
“别说她了,我要开始烤牛肉片咯。”轩辕雅撸着袖子,用木夹子夹了一块三分肥肉七分瘦肉的深红色牛肉,小心翼翼放到铁架子上烤着。
肉与油在炭火的烘烤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流口水。

独宠师尊你一人全文阅读

16 一场肥肉引发的战争
小朋友们都不喜欢和天生自带攻击性的轩辕善一起烧烤,所以每次聚会都是悄悄的,靠着私密版的千里传音术,互相沟通,秘密约定好时间地点,大家按时到来。
“雅妹妹,若是小九能像你一样知书达理,和蔼可亲,我也不想孤立她,毕竟他也是我的妹妹,每次看见她孤零零在皇城里走来走去,都觉得心疼她。”三皇子说。
“我可不要跟她一起玩,她上次砸了父皇送我的小木马,这个仇我会记恨一辈子!”十公主嘟着小嘴,愤愤不平。
“砸你的东西算什么,她还跟我打架呢,那丫头下手太狠了,揪着我的头发又是咬又是掐的,我掉了一片的头皮到现在都还没有长好!”大皇子头上缠着一圈白晃晃的绷带,说着,就下意识的伸手去轻轻触碰伤处。他就觉得,轩辕善的身份除了是自己的妹妹,还是个禽兽。
......
九位轩辕氏殿下每次聚在一起,都会不自觉的吐槽轩辕善一番。她的可恶,已经渗透到每一个人的生活中,严重影响了大家的生活质量。
“别说她了,我要开始烤牛肉片咯。”轩辕雅撸着袖子,用木夹子夹了一块三分肥肉七分瘦肉的深红色牛肉,小心翼翼放到铁架子上烤着。
肉与油在炭火的烘烤下,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流口水。
“给我也烤一片。”最懒的六皇子懒洋洋吼了一句,继续用一件冰丝袍子盖在脸上睡觉。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轩辕雅显然不想烤给他吃。
“我给你烤吧。”三皇子轩辕洪习惯性的照顾弟弟妹妹们。
“我不要,***烤出来的东西才香,小雅烤!”懒皇子挺挑剔。
轩辕雅虽然很受用他那一声“***”,但就是不愿意烤给他吃。
不懒惰的人,已经开始自己动手烤肉。
轩辕家的殿下们,自出生以来,除了读书、修行、写作业、吃饭、睡觉、运动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生活内容,枯燥而乏味。
但是一群小朋友在一起,最喜欢的就是吃,不是吃烧烤就是吃火锅。
可是说起来也挺凄惨的,皇室的孩子在这方面的待遇,远远不如普通人家的小孩,幸福指数低得可怜。
普通孩子,可以吃帝都小红帽家的狼外婆烤肉,帝都地沟油火锅,长辈们不会特别限制;但是皇室子弟就不一样了。
只要他们透露出想要出去胡吃海喝的想法,轩辕夫人必定化身唐三藏,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外面的东西多不健康,地沟油多脏,都是用乱七八糟的东西提炼出来的,吃了肯定要拉肚子!他们的汤也不好,都不是自家熬制的骨头汤,天知道那些昧良心的人是拿什么熬汤给你们!还有烧烤,那些肉,可都是僵尸肉,年龄比你家父皇还要大,你们也敢吃?”
所以,他们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轩辕洪吃了一阵子,心里始终记挂着轩辕善这个妹妹,便提议:“要不然我们吃得差不多些,去叫九妹过来一起吃吧,反正那个时候大家都差不多饱了,也不怕她捣乱,大不了不吃了就是。”
“坚决不要!”八位弟弟妹妹不约而同,齐声说道,大有种同仇敌忾的气势。
“可是,九妹是射日弓灵力的继承者,她可是我们人族的救世主,我们以后都要靠着她过活呢!夫子常说,做人不可忘恩负义,我们修的人道,更不能忘恩负义,这样对待九妹,我们可不就是忘恩负义么?”
“......”八位轩辕氏殿下心里虽然不大愿意,但是也没办法辩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决定的,才肯说出自己的想法。
轩辕雅一摊手,表示妥协:“好吧,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选了她当继承者。把自己的未来交托到一个妖孽手里,心里堵得慌。”
“她是救世主又怎么样,有谁规定过我们一定要跟救世主吃烧烤的。”大皇子油噜噜的手摸着绷带,绷带也已经是油光闪闪。
一颗脑袋焖在衣服下的六皇子听了这句话,像是寻找到了最佳的台阶,顺着他的话道:“大哥说得很对!救世主是什么人,那是神一样的存在,怎么肯屈尊降贵跟我们一起吃!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跟她一起吃?”
听了六皇子的话,大家为难的脸上都出现光芒,齐声回答:“不敢!”便接着开心的烧烤起来。
轩辕洪心里虽然觉得思无邪可怜,但是少数要服从多数,他也不能一个人决定要不要邀请思无邪,叹息一声,继续拿一根棍子翻了翻炭火,让它烧得更旺盛些。
炭火正旺,烤肉正香,聚会正酣,幸福指数一路飙升的时候,一个听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上嚣张跋扈的传来。
“兄弟姐妹们,我来啦!”
九位轩辕氏殿下听见思无邪那标志性的,恶作剧的声音,心里先是一怕,接着头皮发麻,都抬头望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天,却没看见天空中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一只看上去有点像鹦鹉的绿鸟飞过。
三皇子手一抖,一块孜然味的烤羊肉掉在碧绿的草地上,被一只花斑犬叼走了:“我是不是年纪大了,幻听?改天怕是要找太医掏掏耳朵里的渣滓。”
懒惰的六皇子听见声音,立刻掀开脸上的衣服,那种警觉而有勤快的样子,让人很难将“懒”字跟他联系起来。
“看,是那一只鹦鹉在模仿轩辕善说话呢。”
“胡说,那明明是一只鸟。”十公主有些不太乐意。
“鸟与鹦鹉有区别?鸟不是鹦鹉,鹦鹉不是鸟?鹦鹉就是鸟,鸟也就是鹦鹉。”
世界很平静,只有九位殿下的心是忐忑的。
或许真的只是一只鸟在咿呀学语,可是学什么不好,便要学些危言耸听的声音和话语;也或许是他们九人都在幻听,改日不约烧烤了,约着去找太医掏耳朵。
一团红艳艳的东西,忽然从云端之中,在九双大眼睛的注视下,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咚!”地面震三震,草地上出现一个人行大坑。
“我——来——了!”人形大坑里那个面朝下的红色肉团诈尸似的站了起来,一张人畜无害的脸上粘满泥土,展现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唇边的酒窝异常可爱。
只是她那本该完美的一言一行,却总是透着一股邪恶可怕的气息。
阳光正明媚,炭火正燃烧,却都敌不过轩辕善到来时带来的阴霾。
九位轩辕氏殿下,才刚刚围向那个坑,却在轩辕善露脸的瞬间,像是见到恶鬼一般,全都向后退去,与她保持足够的距离。
轩辕善的注意力没有放在九位兄弟姐妹们身上,而是专注于那堆烧烤,那双灵动活泼的大眼睛就像财迷看见元宝一般,闪着色眯眯的光芒,整个人都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用夹子夹五花肉烤着,撒着花椒粉,扇着火,又翻了翻快要烤焦的那一面,又在得闲的空档期,烤起了猪蹄,半生不熟的烤肉也被她一边烤,一边不挑剔的吃了。
“是谁叫她来的?”八位轩辕氏殿下齐刷刷抱着手,将不友好的目光投向轩辕洪。
轩辕洪心里委屈,指天发誓:“绝对不是我,骗你们是小白狗。”
轩辕善一来,一场热闹非凡的烧烤大宴就变得剑拔弩张,气氛紧张怪异。
大家意兴阑珊的烤着,烤完自己吃,味道也不像方才那样美味了,互相间交流的话也变得少了。只有轩辕善,兴致勃勃,左边烤完烤右边,吃着碗里的肉,惦记着架子上的土豆,又跳到别人碗里抢了别人的肉,又将自己的肉分享给别人。
她自己异常开心,别人却是一副愁眉苦脸,无比嫌弃的样子。
“你们怎么都不吃了?”轩辕善咧嘴笑着,满嘴满脸的油渍和芝麻,辣椒。她为了让气氛活络起来,让大家开心,便将自己碗里一块吃剩的肥肉,好心好意塞进轩辕雅嘴里请她吃。
轩辕雅是诸位公主里最得宠的一位,哪受过吃别人剩下的食物的气,一抬手将轩辕善手里的碗掀了,还将嘴里的肥肉吐到她脸上,委屈的哭起来。
其他几位轩辕氏殿下听见轩辕雅的哭声,都围到她身边,同仇敌忾,与轩辕善对峙。
“怎么了?”
“小九把吃剩的塞进我嘴里,太欺负人了!”
轩辕善并没有恶意。她虽然不喜欢那块肥肉,但是她还是觉得,既然肉在自己碗里,那就是自己的东西,无论这东西好还是不好,她都只愿意将这个不好的东西送给她喜欢的、在意的人。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一番好意,到了轩辕雅这里就变成了欺负人。
轩辕氏殿下们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思无邪的不是。
轩辕善不是很在意被人指责,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指责了。只是她不能接受,自己的一番好意,就这样被人糟蹋。

独宠师尊你一人免费阅读

17 烧烤糊了
“你还我的肥肉来!”
轩辕善一摔碗筷,好在那碗落在柔软的草地上,没有碎裂,只是咕噜滚了一圈,将里面的烤肉和烤白菜全撒在了地上。
她抬头挺胸,卷起袖子,双手叉腰,眉毛横竖,凶神恶煞。
她忘了自己是有神识之力的,而且神识之力她也不能收放自如,此时情绪一激动,神识之力大爆发,轩辕雅便失去了自己的神识,成为傀儡,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到地上,弯腰匍匐,将那被她吐了的肥肉又吃进了肚子里。
那***,就像狗,侮辱人,尤其是这样高贵美丽的公主。
八位轩辕氏殿下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心里已经不敢有什么想法,更不敢多说一个字。
轩辕雅吃了肥肉,轩辕善才像是完成了人生一个夙愿一样,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神识之力就是好用,以后都不用撸袖子打架了。她悠然自得的将那刚刚撸起来的袖子放了下去。
轩辕雅清醒之后,知道自己跪着吃了一块恶心的肥肉,受到这种奇耻大辱,连死的心都有了,跪在地上不停的用手指拉扯舌头,可就是吐不出来那块肉,心中那个难受,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就只能用号啕大哭来发泄。
......
轩辕夫妇原本在凉亭中垂钓,无鱼无竿,惬意而又闲适,此时听见孩子们的烧烤大宴上传来凄惨的哭声,立刻过去关心一番。
他们也知道,孩子们的烧烤大宴,从来不会邀请思无邪,此刻看见轩辕善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心中大约已经猜到,就是这逆子破坏了和平。
父母一来,轩辕氏殿下们便仗着有爹娘撑腰,思无邪不敢乱来,纷纷告起状来。陈述事实自然必不可少,但是添油加脆也不可或缺。
轩辕夫妇听一句,脸色难看一截,到最后变成了两节行走的焦肝。
“轩辕善,你就是个搅屎棍!”
好端端的烧烤大宴,就被轩辕善一个人坏的乌烟瘴气,还将兄弟姐妹们欺负得一塌糊涂,轩辕夫人真后悔当初没有让古方将还在襁褓中的她带走。
轩辕族长虽然没说话,但明显表示,对夫人的话赞同。
轩辕善以乖巧认错的***站得笔直,双腿脚后跟并拢,一双大眼睛却在咕噜噜的转着,心里想着:我是搅屎棍,那他们岂不是都是屎了?我好歹还是跟棍子,可他们只是屎,娘这话,算是夸我?
轩辕族长怜爱的看着哭得伤心的孩儿们,慈祥的抚摸过每一个人的头,微笑着:“好了,孩子们,继续吃吧。”
轩辕氏殿下们看见爹娘为自己做了主,也责骂了轩辕善,都觉得大快人心,欢快的吃烧烤去了。
轩辕善审视了父母片刻,见两人焦肝一样的脸色已经褪了色,转一转黑眼珠,转个身,迈***,咧嘴而笑,正准备奔赴烧烤的海洋,一次吃过够。
“你不许去!”轩辕夫人一介女流,凶起来就是活脱脱的母夜叉。
“为什么屎都可以吃烧烤,搅屎棍就不能吃?”轩辕善委屈而又不甘心的驻足,转身,很认真的看着父母问道。
“......”轩辕夫妇冒出一身冷汗,这问题,好难回答。
那边正在吃烧烤的轩辕氏娇贵的殿下们,一听见轩辕善这带有侮辱性质的话,立刻不高兴了,你一言我一语,你哭一声我哭十声,硬是要父母为他们讨个公道。
“平日里被她欺负也就算了,我们忍着,可是当着爹娘的面她还是这么嚣张,我们为爹娘不值得!”轩辕雅不愧是轩辕氏诸位殿下中最甜的嘴,将尊敬父母的帽子高高扣了起来。
他们好不容易逮到个对轩辕善公报私仇的机会,绝对不能轻易放过,无论如何都要逼得父母重罚平日作威作福惯了的思无邪。
她是射日弓灵力继承者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罚,小样!
其实,轩辕夫妇平日里宠着她,并不是因为她是射日弓继承者,就要格外善待。若她真的是只射日弓继承者,他们在对她的管教上,只会比一般的轩辕氏要严格许多。
可因为轩辕善身世可怜——这个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所以夫妇二人平日里对她一直都比较宠溺,舍不得打,舍不得骂,舍不得说,她犯了错,只要不是杀人,他们夫妇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过度溺爱,才导致了她叛逆的性格。
但是孩子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性格已经形成,现在补救,是否还来得及。
但是,一直放任她叛逆下去,那才是真正的害了她。
为人父母,他们不能在她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人生上,雪上加霜。
“她就是她就是个扫帚星,一出世就把婉柔克死了。”
六皇子提及此事,轩辕族长心里始终又些愧疚。当年将婉柔送去大马场,便对外宣传她不幸早夭,这些年来无论怎么想念,他也不敢去看她。
轩辕善在轩辕夫妇思考的这段时间里,已经自觉的回到烧烤大宴中放肆的吃了肉,喝起了酱油可乐,还打了一个酱油味的可乐饱嗝,爽!
一只手,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决绝与心痛,抢走了她手里的可乐,扔在地上,可乐流淌进土地里。
“不许吃,回屋子里好好读书,知道错了才可以吃饭!”轩辕夫人这番话,说得生硬,战战兢兢。她从来没有用这样严厉的语气同思无邪说过话。
每一次她犯了错,她都是以一位慈母的形象出现,温柔的,同她说着大道理,但是轩辕善从来没有听进过心里。
她说完,自己都感觉到难过。
那么,轩辕善一定更难过。
轩辕族长似乎是感受到了妻子心里的痛,伸手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表示安慰。
“对,好好思过,不许吃饭!无法无天了你!”轩辕族长也附和着道。
原本被母亲责骂了,轩辕善就已经够伤心了,此刻加上父亲的责骂,这无疑是在她弱小的心灵上用刀子划了一道伤痕。
轩辕善猛然站起来,一双眼睛里全是黑暗,满身的愤怒。
她此刻的样子,让轩辕族长回想起她出世那日,漫天邪灵飘舞的样子。那是一段黑暗而可怕的记忆。
他总感觉轩辕善身上,随时都有邪灵喷涌而出,吞没皇城的可能。
“你,你要做什么?”轩辕族长心里不安,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轩辕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轩辕善忽然变作一道火红的光,毁了脚下的正片草地,变成一片焦土,又毁了姐妹们的大宴,一片狼籍,飞出了皇城。
......
轩辕善一出皇城,先是直奔小红帽烧烤铺,毁了烧烤铺;又去了地沟油火锅楼,毁了整栋楼;再然后是三太子和哪吒海鲜阁,将阁里的巨无霸大水缸毁了,海鲜全跑了出来,满大街都是横行霸道的螃蟹和迈着小碎步的大龙虾。
“哎呀,神仙显灵了,给我送来虾和蟹!”一住在海鲜阁附近的老者,弯腰驼背走出来,那看上去弱不经风的身体上,还背着一个背篓,不停的弯腰捡地上的海鲜。
海鲜阁的老板,头上长着犄角,身上穿着体面的白衣服,***不太体面的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急切的嚷嚷:“张老头,你别捡我家的蟹!还有那虾也是我家的!”
帝都出了这么大变故,早已惊动了十里八乡的良民,只要手头上没有要紧活路的,全都来城里看热闹了。
“还有天上飞着那只红色的蚂蚱,也是我家的海鲜!”
海鲜阁老板一声狂吼,众人便抬头看着在屋顶之上窜来窜去的轩辕善。
轩辕善忽然骑到了海鲜店老板脖子上,龇牙咧嘴从上方俯视着他:“谁说我是你家海鲜的!?你既然那么喜欢海鲜,我就让你跟它们在一起!”
神识之力影响下,满街的大闸蟹,大龙虾,小虾米,乌贼,全都排着浩浩汤汤的队伍,将海鲜阁老板淹没在他们队伍之中。
“妖怪来啦!”
居民们怪叫着,四处逃窜,整座都城淹没在一片惊恐中。
轩辕族长手提射日弓,瘦弱的身型十分矫健,从天而降,落在轩辕善面前。
小小的人儿不过四岁,个头才只是到达他的腿根部,就已经闯下滔天大祸。
轩辕族长一出现,居民们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敢悄悄伸头出来看。
“这是谁呀,是我们的九公主,救世主么,怎么救世却要先毁世啊?”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惧怕的盯着轩辕善看。
“小九!还不赶紧跟我回去!”轩辕族长怒吼一声,十分严厉。
“我要毁了帝都里面所有的食物,我吃不了了,你们谁也别想吃!”轩辕善人小,口气却不小,昂首挺胸,趾高气昂,怒目圆睁。
在她神识之力的控制下,不仅仅是满大街的海鲜乱跑,鸡鸭牛羊猪也全都跑了出来,全都向是疯了一般,四处乱撞,跌跌撞撞间一窝蜂的朝着帝都外面跑去!
家家户户吓得紧闭屋门。
轩辕族长握着射日弓的手紧得发白,掌心全是汗。若不是因为射日弓的制作材质特殊,早已被他捏得变形。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独宠师尊你一人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