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到淋漓尽致(黎洛欣原皓辰)

贱到淋漓尽致(黎洛欣原皓辰)

导读:《贱到淋漓尽致》是作者令狐沅沅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黎洛欣原皓辰 ,小说讲述了那晚我一直跟他到小树林里的水潭边,他就在那里打的冷水洗澡擦身,我想过给他烧热水,结果发现连个真正洗澡的地儿也没有。

小说介绍

《贱到淋漓尽致》是作者令狐沅沅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黎洛欣原皓辰 ,小说讲述了那晚我一直跟他到小树林里的水潭边,他就在那里打的冷水洗澡擦身,我想过给他烧热水,结果发现连个真正洗澡的地儿也没有。小编为你带来贱到淋漓尽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那晚我一直跟他到小树林里的水潭边,他就在那里打的冷水洗澡擦身,我想过给他烧热水,结果发现连个真正洗澡的地儿也没有。
他让我去村里头李婶的家借宿,我没依,在那间总共才二十几坪的临时土砖房里打个了地铺。
他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放假了也没有闲着,帮村里人盖房子,放牛羊,做农活。

贱到淋漓尽致全文阅读

那晚我一直跟他到小树林里的水潭边,他就在那里打的冷水洗澡擦身,我想过给他烧热水,结果发现连个真正洗澡的地儿也没有。
他让我去村里头李婶的家借宿,我没依,在那间总共才二十几坪的临时土砖房里打个了地铺。
他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放假了也没有闲着,帮村里人盖房子,放牛羊,做农活。
那双原本修长白净的,属于艺术家的双手磨了层厚厚的茧子。人也黑了壮实了,下巴蓄起了青色的胡渣,看上去挺男人的。
虽然条件很艰苦,但这段时间真的是我过得最开心最充实的生活。
等他上完课后,我就跟着他去山坡上放羊。追着小羊羔满山遍野跑,他无可奈何的在我身后吼着:"黎洛欣,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能不能好好放羊了?"我喜欢他那样吼着我,就像我不是他无关紧要的人。
不知不觉来了三个月,从先前的不适应到后来的安然自得,我甚至觉得只要有这个男人陪在我身边,在这里呆一辈子也不错。
晚间,我从刘大娘家拿了几个大饼回来,欢天喜地。
"皓臣皓臣,这个饼味道很不错的,你尝尝。"我没舍得吃,留给了他。
他却冷着眼斥责道:"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拿人家的东西,你是听不懂还是耳聋了?"我不以为然,愤愤的往嘴里塞着大饼,瞪着他说:"几个大饼而己,你至于这么生气吗?再说,我也是想留着给你吃的!""在你看来只是几个大饼,在那个家庭来说,这有可能是他们一天的食物!你拿了人家的食物,所以他们有可能会饿肚子。"看着手中未吃完的大饼,再也难以下咽,心中感到有些难过。
原皓臣轻叹了口气,说:"你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呆。""我不走!我要跟着你,我以后再也不拿人家的东西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原皓臣拗不过我,只好任我去了。六月下旬,村里头的小麦都成熟了。我随着他们一起下地收割甘蔗。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什么是辛苦,看着那些孩子十岁都没到,打着赤膊卖力的干着农活,累到直不起腰,可他们脸上依旧带着纯朴的笑容,充满希望。
那是我在都市里看不到的东西,美好纯粹得深深震撼着我的心。
我问原皓臣,明明可以有很多很多选择,为什么偏偏选择要来西部支教?
后来我无意中从村长的口中得知,因为他的母亲,也是大山里出来的女人。
他活得很认真,很努力。有好几次我在半夜醒过来,他还没休息。坐在简陋的书桌前画着图稿,或是看着书。
我曾在他的日记首页看到过一句话,那句话说--命运的手掌,总有漏网之鱼,哪怕此刻再绝望,也不要放弃那一丝几不可见的希望。
十月份的时候,一场大暴雨引发了山中泥石流,埋了山脚下几户人家。全村出动冒着大雨去救人。
原皓臣更是不顾性命,冒着危险冲***。当时情况还不稳定,随时会引发第二次泥石流,村里的女性不让过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等着,心急如焚。
只可惜悲剧还是发生了,只救出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男孩没有其他家人,只好先寄养在了村长家。
第二天原皓臣生了场大病,村里的医疗设施也不好,赶去镇子上更是麻烦。他烧得昏迷不醒,梦里一直在叫着:"快逃!快逃……"我守了他两天一夜,伴晚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问:"那个孩子怎么样了?"顿时,我的眼泪就忍不住的直往下掉。就是那一刻起,我无比坚定一定要带他离开这里,回去!
我说:"原皓臣,你跟我回去吧,你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可能是没力气与我说话,他闭上眼不答理我。
"我不是让你放弃这里的一切,我知道你对这里有感情。可是你就算把命赔***,又能改变这里什么?你想改变世界,必须先强大自己!等你有钱了,你可以做更多你想去做的事情,可以帮助更多你想帮助的人。"他缓缓睁开眼,第一次认真打量着我。

贱到淋漓尽致免费阅读

他回了家开始单干,在网上接一些活维持家用。一开始工作就不要命了般,关在书房里,浓咖啡一杯接一杯不间断。
其实他赚得很多了,一个月多的时候也能有个五六万左右。那时候他还算是小有名气,所以一般都是由熟人介绍。
圈子里混熟了,了解他的给的价不会太低。但他并不甘如此平凡,他的野心很大。大到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可怕。
我查了查咱们存下的钱,勉强能买得起一套房子,所以试着跟他提了一次。
"皓臣,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说着我赶紧往他碗里夹了几块他爱吃的红烧肉。
他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轻应了声:"嗯?""你看啊,咱们也结婚半年多了,一直是租房子住。现在租的房子也不便宜,要不……咱们买房吧!"他顿了顿,没立时回答,拿过手机查了查银行帐号里的钱,最终说了句:"你看着办。"我买了个小户型的商品楼,装修好后差不多一百多万左右搞定。买完房,银行帐户里几乎没什么存蓄。
搬家的那天,记得是个艳阳天。我像是吃了兴奋剂般,而原皓臣的表情依旧淡漠,拿着ipad,盘腿坐在沙发里在看着摄影图片。
他没有灵感的时候,就会看一些摄影或是听听音乐,那是他唯一空闲下来的理由。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如此拼命不只是为了钱和生活,或者还有其它的……
"皓臣,那个……"我搓了搓手,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塞着耳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于是我大声了些:"皓臣!皓……""我听到了!"他一脸烦闷摘下了耳朵:"有话就说。""搬新家了嘛,我想请朋友来家里吃个饭,庆祝一下,可,可不可以?""不可以!"他重新塞上耳朵,毫无商量的余地转身进了书房。
之前我一直觉得,搬家酒请朋友吃个饭嘛,原皓臣没有理由反对,所以早前是答应好的,现在他一口回绝,我也开不了口让我的朋友不来了。
所以约好请吃饭的那天,仨还是到了。我一面欢喜一面担忧的迎她们进了屋。
她们没买东西,直接包了个大红包,我是自己动手在家里做饭,能省点钱。
还没到饭点,她们几个还跟在大学寝室那会儿,自带了一副扑克,抠着脚丫子吃着零食,斗地主斗得不亦乐乎。
我还没来得及提醒她们仨小点儿声,原皓臣甩开书房的门,整张俊脸黑得一比:"麻烦你们,能不能小点声?"简琦性子向来贱,就爱往枪口上凑,笑眯了眼跟原皓臣打招呼:"哟,原同学,好久不见,又帅了呀!""哥们儿,来根辣条,一起玩嘛。"曾依农一脸豪气,就是故意气原皓臣的。
卓雅这个补刀小能手笑得温文尔雅:"的确是又帅了呢……就是品性越来越草了。"我想,原皓臣拒绝这仨来家里聚餐还是有拒绝的原由。暗暗咽了咽口水,正想着怎么打圆场时,几个人的视线统一落定在我身上。
原皓臣的眼神告诉我--你死定了!
那仨好友满是鄙视之情,我竟被原皓臣吃死到这个地步。
原皓臣再次将门甩上时,我竟长长的舒了口气,迎着他那眼神我会高度紧张。
卓雅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来,姐们儿,咱们来聊聊人生呗。"我摆出一张无赖的笑脸:"适可而止啊你们,要不要吃饭?""不吃!"曾依农愤愤的把手中的牌一摔:"诶~欣丫头,你觉咱们来就为蹭你一顿饭的是吧?"我破罐子破摔,一口气说道:"你们别给我上什么政治课,我知道我特没出息,我是夫奴!对,没错。我夫奴我光荣,等你们遇到喜欢的男人,再来跟我谈什么劳什么人生吧!""草!"简琦翻了个大白眼:"你丫没救了,还光荣,光荣个屁!我看你这样我就特闹心,饭不吃了,你好好哄你家的'原大宝'吧。"她们不只包了个大红包,临走时还每人给我竖了根中指。我心中特不是滋味,感觉被这仨给彻底的嫌弃排挤在外了。
所以那天整个人都跟歇了的菜似的,就是后来面对原皓臣也没怎么理会。
眼看十一点他还没进房间睡觉,我从床上爬起敲了敲书房的门,没反应。只好径自推开走***。
他正端着咖啡盯着刚画的图稿出神,看他憔悴的模样莫明感到了一种要命的压抑。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贱到淋漓尽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