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间无法拔出的刺(秦昊天商谕)

心间无法拔出的刺(秦昊天商谕)

导读:抖音热推秦昊天商谕小说《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已完结,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商谕是在剧痛中惊醒的,她的身边摆着酷刑用具,用刑的老太监面色诡异,奸笑不断。即不要她招认什么,也不问她话。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秦昊天商谕小说《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已完结,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商谕是在剧痛中惊醒的,她的身边摆着酷刑用具,用刑的老太监面色诡异,奸笑不断。即不要她招认什么,也不问她话。

秦昊天商谕小说简介

他贵为一国之君对她如此青睐有加,因为她遇险他彻夜难眠,她竟然跟他说要出宫。
“放我出宫。皇上的救命之恩臣妾莫世难忘,但臣妾自认福浅命薄,做不了皇后,请皇上让臣妾出宫,放臣妾一条生路。”
商谕的话引来秦昊天的涛天震怒,他掀掉她的被子直接掐着她的脖子:“你知不知道我打听到什么消息?上官恒来了。”
秦昊天的话并没有引起商谕过多的反应,她眼神没有焦距,只是任秦昊天一味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没有反抗。

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全文阅读

“什么,皇后怀孕了?”
梅妃正在悠悠喝茶,泰和殿大火差点殃及她的翊宁宫。她恨不得将皇后碎尸万段。
“是啊,贵妃娘娘。皇上说如果太医治不好皇后保不住龙子就要治他们的罪呢。”
晴儿如实道,她实在替梅妃着急,皇后若不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招皇上嫉恨,哪来的后宫雨露均占的恩宠。
“哼,将死之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梅妃唇角勾唇,她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齐国储君上官恒已秘密潜入大遡国。想必是听到了皇后受伤的消息了吧。
皇上最恨的就是他们俩的破事,这个时候正好一网打尽。
秦昊天让人去了天山找最珍贵的药材,让太医们全力治好皇后。
数日后,商谕终于悠然转醒,只是她的眼神不再像以前那般生动迷媚,秦昊天知道她已醒过来大喜过望,抛掉手里的一切公务立刻赶回寝宫。
“商谕,你怎么样?”
秦昊天心疼的看着她那削瘦的脸,手轻轻抚上她的小腹,那里正孕育着他们共同的小生命。
“请皇上准许臣妾离宫。”
这是商谕醒来的第一句话,人死如灯灭,她虽活着心亦死了。
秦昊天一扫脸上的欣喜,眸子里漾起浓浓的阴郁之色。
“我知道你刚醒过来,好好休息别想太多了。”
他贵为一国之君对她如此青睐有加,因为她遇险他彻夜难眠,她竟然跟他说要出宫。
“放我出宫。皇上的救命之恩臣妾莫世难忘,但臣妾自认福浅命薄,做不了皇后,请皇上让臣妾出宫,放臣妾一条生路。”
商谕的话引来秦昊天的涛天震怒,他掀掉她的被子直接掐着她的脖子:“你知不知道我打听到什么消息?上官恒来了。”
秦昊天的话并没有引起商谕过多的反应,她眼神没有焦距,只是任秦昊天一味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没有反抗。
“你放火烧殿用苦肉计,现在又想离宫。朕知道你想什么,你想跟那上官恒远走高飞对不对。”
秦昊天面色阴沉,商谕听到他的话禁不住笑出声:“皇上既然知道了还要问什么。您让我的父亲冤死狱中,还诬陷他通敌叛国,你不信臣妾,臣妾说什么也没用。”
她累了,三年前的救国到现在都是错。他不感激她不怪他,可他为什么要让自己父亲声誉扫地。
秦昊天正准备接着跟商谕争执,外面有侍卫进来报告。
“启奏皇上,有人发现宫中出现刺客,往皇上寝宫来了。”
“刺客?”
秦昊天眉眼清冷的看着商谕,声音堪比冬日寒冰。
“商谕,你的旧***来找你了,看样子他等不及你出宫了。不过他来得正好,既然那么喜欢当我大遡的质子,从此以后就别再指望活着回大齐了。”
秦昊天扼住她的双颊,面上狰狞、
上官恒?他真的来了?
商谕眼底的担忧没能躲过秦昊天的眼,他顿时醋意大发喝道:“来人啊,将皇后用绳子绑了吊在大殿之上。”

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免费阅读

“皇上,万万不可呀。“
太医院的院叛吓傻了:
“皇后身孕不足百日,若将她吊起来不但臣等先前的努力毁于一旦,皇后腹中孩子也恐怕命休矣。”
“行了,没你们的事了,下去吧。”
秦昊天不耐烦的斥退太医。
“秦昊天,我腹中怀有你的骨肉,你竟然连他都不放过,你真是好狠的心。”
得知怀孕的欢喜又被他的无情击得粉碎,他既然已认定自己与齐国太子有染,那么说什么也没用了。
“我的骨肉,你确定是我的骨肉?上官恒潜入大遡到底有多久没人知道。他连皇宫都敢闯,谁又知道有没有到你的寝宫呢,你们若是清白的,他又怎么会千里迢迢跑来见你。难道你要说你们只是朋友?”
秦昊天的话将商谕的心一片片揉碎,辗碾。
“你将我吊于寝宫门口丢的不过是大遡的脸,你秦昊天的脸。”
商谕无法起身,否则她会啐他满脸。
“等我杀了上官恒,然后废了你,将你们的丑事召告天下,你与齐国太子通奸,霎时,你的名声与我何干?丢脸的只有齐国和你这个罪妇一族。”
秦昊天厉声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她吊上去。
没人敢忤逆皇上的命令,侍卫们用绳索将商谕吊在了皇上寝宫正门,她身体虚弱,此时双手被绑已无任何气力。
秦昊天吊了她一天一夜,第二天凌晨,一道寒光闪过,她手上的绳索被人用刀砍断,下坠的身体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
悠然转醒的她对上温柔的眸子,灯笼晕黄的光下上官恒看着她,满眼满心的痛。
“商谕,为什么?当年让你回来是为了成全你,可你换来的却是这般的对待。”
上官恒怒不可支,商谕心中又惊又喜。
“太子,你......”
她正想与他说话,忽见四周黑影重重,这里并不是叙旧的时候,商谕用仅有力气推开他,喊道:“你快走。”
可是一切都晚了。
夜幕之下大遡的暗影杀手们全部埋伏在寝宫四周,就等着上官恒的出现。秦昊天断定上官恒是为了商谕而来,所以故意将商谕吊在门口引君入瓮,上官恒果然中计。
“走啊,快走。别管我。”
商谕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背伤口处被人狠狠的踩中,痛不欲生。
“还说你们俩个没私情。来人,将齐国太子给我拿下送宗人府听候发落。”
商谕听到他要把上官恒送宗人府,眼底是沉沉的恐惧与绝望。
“秦昊天,你不能将上官恒关押。”
当年她与父亲用命换来大遡的安宁与稳固,如今秦昊天关押了太子,到时候齐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要来犯大遡,她的父亲也就白死了。
“不能?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秦王吗?大遡也不是三年前那任齐国轻易屠杀的弱小国家了。”
秦昊天说得没错,他上位后于当年的秦王已是判若两人,厚待百姓,勤于练兵,三年前的耻辱他记得清清楚楚,这些年大遡已经被他治理得相当不错,而大齐不见得是对手了。
“就算能打得过大齐,你忍心看百姓受战祸之苦吗?”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心间无法拔出的刺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