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傅凝兮燕绥煜)

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傅凝兮燕绥煜)

导读:抖音热推主角是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本完整版火爆来袭,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傅凝兮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燕绥煜手中的瓷碗。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主角是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本完整版火爆来袭,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傅凝兮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燕绥煜手中的瓷碗。

傅凝兮燕绥煜小说简介

他手下的力气越发大,叫傅凝兮几近窒息,她艰难地说着:“云儿也是你的孩子!”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燕绥煜将她往墙壁上重重一甩,鲜血自她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皱起眉峰:“朕的孩子?那分明是你与燕泽言生下的野种!”说着,他拿起匕首,割在她那已是伤痕满布的小臂上。
傅凝兮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燕绥煜手中的瓷碗。
燕绥煜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扬手时,还伴随着凌厉风声,要知道那小半碗血,足以为林季昕续三天性命。

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文阅读

深牢中,傅凝兮赭衣破烂,全身上下遍布伤痕。
门口传出铁门声响,明黄身影走进她的视线之中,分外刺目。
他身姿矜贵清傲,仿若是黑暗中最后的一道光。
傅凝兮眯着眼,嘴角苦涩:“煜师兄,你来了……”他是晋国最尊贵的陛下,也是她这一生的心魔。
燕绥煜的神色微闪,一掌呼到她右颊上,他手下的力气大得惊人:“何人允你直呼朕的名字?”
她的头被他扇到了另一侧,右脸高高肿起,泛着红印。
脸颊疼,可是心更疼。
傅凝兮轻笑起来:“三年了,你答应过我……这一次,会让我见云儿……并且放我们离开。”
“离开?”燕绥煜眼神晦暗,扼住她的颈脖:“你要去哪?”
傅凝兮长期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因为呼吸紧促而涨红起来:“哪都比这好。”她已经整整三年不见天日,甚至……她都没有好好抱过她的孩子。
“巫医说阿季的病情恶化,你如果走了,谁来为她续命?你该记住,在你用阿季的性命作为条件威胁朕,让朕准许你生下那个**的时候,你的一切,都必须由朕掌控!”
“所以,你哪里都别想去!”
他手下的力气越发大,叫傅凝兮几近窒息,她艰难地说着:“云儿也是你的孩子!”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燕绥煜将她往墙壁上重重一甩,鲜血自她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皱起眉峰:“朕的孩子?那分明是你与燕泽言生下的野种!”说着,他拿起匕首,割在她那已是伤痕满布的小臂上。
傅凝兮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燕绥煜手中的瓷碗。
燕绥煜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扬手时,还伴随着凌厉风声,要知道那小半碗血,足以为林季昕续三天性命。
傅凝兮的耳边传来嗡嗡作响,额头与手臂还都在滴着血,可她却像是察觉不到疼痛,嘴中依旧解释着:“云儿是你的孩子,是煜师兄你跟我的孩子!肯定又是有人在背后乱嚼舌根了,煜师兄,你不要信他们。”她不说分由地伸手攥住了燕绥煜的衣袖。
他浑身一僵,冷脸将她一把甩开,扬起嘴角,讥笑着:“那日朕可是亲眼看见你进了他的房间,一夜未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可以对流言蜚语视而不见,却没有办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傅凝兮倒在地上,手臂不停淌着鲜血,狼狈不已:“我……”
望着她如斯模样,燕绥煜心头更是愤恨,又拿起匕首,割破另一处地方,鲜血滴嗒的声音,***傅凝兮耳中,也***她的心里。
他,究竟是不会在信自己了吧!
玉碗盛满了她的血液,燕绥煜照常交给身旁太监,他自个儿却难得地留了步:“阿季心地善良,念及你这些年献血有功,特意让朕今日接你入宫住下,免得脏了血。”
“那我岂不是还应该感恩戴德?”傅凝兮笑得讽刺,也明白解释毫无作用,干脆慢慢坐起,撕了块布包在方才的伤口上,手脚利落。
看着她这副模样,燕绥煜心中升起无名之火,***攥住她方才的伤口,瞬间血流不止。
燕绥煜指尖泛起温润,他却只当没有发觉般,扯着她,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抖音热推男女主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全文阅读
深牢中,傅凝兮赭衣破烂,全身上下遍布伤痕。
门口传出铁门声响,明黄身影走进她的视线之中,分外刺目。
他身姿矜贵清傲,仿若是黑暗中最后的一道光。

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免费阅读

傅凝兮眯着眼,嘴角苦涩:“煜师兄,你来了……”他是晋国最尊贵的陛下,也是她这一生的心魔。
燕绥煜的神色微闪,一掌呼到她右颊上,他手下的力气大得惊人:“何人允你直呼朕的名字?”
她的头被他扇到了另一侧,右脸高高肿起,泛着红印。
脸颊疼,可是心更疼。
傅凝兮轻笑起来:“三年了,你答应过我……这一次,会让我见云儿……并且放我们离开。”
“离开?”燕绥煜眼神晦暗,扼住她的颈脖:“你要去哪?”
傅凝兮长期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因为呼吸紧促而涨红起来:“哪都比这好。”她已经整整三年不见天日,甚至……她都没有好好抱过她的孩子。
“巫医说阿季的病情恶化,你如果走了,谁来为她续命?你该记住,在你用阿季的性命作为条件威胁朕,让朕准许你生下那个**的时候,你的一切,都必须由朕掌控!”
“所以,你哪里都别想去!”
他手下的力气越发大,叫傅凝兮几近窒息,她艰难地说着:“云儿也是你的孩子!”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燕绥煜将她往墙壁上重重一甩,鲜血自她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皱起眉峰:“朕的孩子?那分明是你与燕泽言生下的野种!”说着,他拿起匕首,割在她那已是伤痕满布的小臂上。
傅凝兮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燕绥煜手中的瓷碗。
燕绥煜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扬手时,还伴随着凌厉风声,要知道那小半碗血,足以为林季昕续三天性命。
傅凝兮的耳边传来嗡嗡作响,额头与手臂还都在滴着血,可她却像是察觉不到疼痛,嘴中依旧解释着:“云儿是你的孩子,是煜师兄你跟我的孩子!肯定又是有人在背后乱嚼舌根了,煜师兄,你不要信他们。”她不说分由地伸手攥住了燕绥煜的衣袖。
他浑身一僵,冷脸将她一把甩开,扬起嘴角,讥笑着:“那日朕可是亲眼看见你进了他的房间,一夜未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可以对流言蜚语视而不见,却没有办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傅凝兮倒在地上,手臂不停淌着鲜血,狼狈不已:“我……”
望着她如斯模样,燕绥煜心头更是愤恨,又拿起匕首,割破另一处地方,鲜血滴嗒的声音,***傅凝兮耳中,也***她的心里。
他,究竟是不会在信自己了吧!
玉碗盛满了她的血液,燕绥煜照常交给身旁太监,他自个儿却难得地留了步:“阿季心地善良,念及你这些年献血有功,特意让朕今日接你入宫住下,免得脏了血。”
“那我岂不是还应该感恩戴德?”傅凝兮笑得讽刺,也明白解释毫无作用,干脆慢慢坐起,撕了块布包在方才的伤口上,手脚利落。
看着她这副模样,燕绥煜心中升起无名之火,***攥住她方才的伤口,瞬间血流不止。
燕绥煜指尖泛起温润,他却只当没有发觉般,扯着她,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傅凝兮燕绥煜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