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婚之后(顾与修韩之白)

渣婚之后(顾与修韩之白)

导读:主角是顾与修韩之白的小说叫做《渣婚之后》,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渣婚之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离婚那天是2013三月十二日,早春。顾与修到民政局的时候八点,时间还早。办事处早晨人少也不用排队。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与修韩之白的小说叫做《渣婚之后》,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渣婚之后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离婚那天是2013三月十二日,早春。顾与修到民政局的时候八点,时间还早。办事处早晨人少也不用排队,手续办的很快,工作人员象征性确认了一番便盖个章下去草草了事。

顾与修韩之白小说简介

家?难得听他说,这样听着一时还有些很不习惯。顾与修一愣后对前夫牵强笑了笑:“不用,你走吧……要迟到了。”如果记得不差,下午一点半,就是他与秦小姐的婚礼。
“你放心,”顾与修抬起头看韩之白那欲言又止的神色笑道:“我没有问题。”
韩之白与他结婚后本来相处不是特别多,眼下更是无话可说,只那一双眼睛神色未明深深看着他。

渣婚之后全文阅读

“他们不方便。医生……是否有什么问题?”
“谢谢。”顾与修松了口气抽过单子,“谢谢您。”
“谢谢医生。”
门口右边那对母子,母亲裹着厚厚的棉衣抱着孩子打吊针,见妈妈一磕一磕睡着了,小娃娃掀起自己的小帽子吹了个鼻涕泡,漆点似的大眼睛忽看着他喊了声:“哥哥?”
“妈妈……”小孩儿紧紧握着糖扭过头去寻妈妈。
顾与修在楼下小卖部买了些巧克力慢慢吃了些。时间太晚,他在路上顺道买了一份宫保鸡丁饭,回家在漆黑一片儿中摸到了灯低下身跟那缸里听到动静探出头的乌龟笑着打了个招呼:“晚上好,沉默先生。”
“晚安。”他关上灯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道了声。
听冯悦说那天偷拍的几个小姑娘被台里处分了,要不是见她们哭的可怜估计台长那火要再烧个十几日。要说这火也有顾与修一大部分功劳,干什么不好非违约,纯粹找罪受。他那串违约金数字就足以成为台里今后二十年的反面教材。
他下午从公司出来坐在外头吃了两个新出炉菠萝包,忽然收到同学群一条信息。
“来!”
“去,你不就是忙着撸啊撸,”
群里忽然炸了。
“哎?与修十年前不是特别照顾他?”
“不了吧,听说人家新婚燕偶的。”
“你们。”屏幕幽幽飘过一行字,“我刚收到信息,人要来的。一群单身狗。”
顾与修晚上他请公司众人吃了顿火锅,敢来的也只有冯悦一人。她吃辣吃肉,他喝清汤。
顾与修托着茶杯面上忽带了些笑意,那个人从少年起做什么事情都极认真,就会忘了时间,浑然不知,为此他真花了不少心思。月前有一回,他出现场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顾与修半梦半醒间听到厨房窸窸窣窣的声音被唬了一跳他倒是全然无辜的模样。
顾与修出神想着挑出锅里被滚水翻来滚去的姜葱结放在一旁。
等付完公司的赔偿金,顾与修看着卡上的余额再算算小区的房租确实是不太够了,这笔钱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不足以支撑着生活。
小屋里静悄悄的,顾与修拉开阳台忽觉着夜风有些暖和起来了,空气里闻着有些草木的香气。
应该是,不再见。
秦知稔躺在床上,纤细苍白的模样似苔原上一捧雪即将化开,她身边围着数位专家诊断过后松了口气:胎心正常。”
秦知稔犹眉头紧蹙,她扭过头去,苍白的看着一旁的韩之白笑了笑:“之白………谢谢你帮我。”
秦知稔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孕妇不能吃鱼片,你这样以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忽然收住了话,歉然道:“抱歉。”
“小两口挺甜哈。”门口忽探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一副笑眯眯的神色:“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晚上十点半,顾与修整理好行李,小心将沉默先生放进携带盒中下了楼,沉默先生似乎讨厌这狭小的空间在里头很耐心一下一下扣着玻璃。
“师傅,去机场。”
十一点,医院走廊。
他刚才没接通电话脸色一直不好看,也不知
“回家。”韩之白丢下一个背影。

渣婚之后免费阅读

这场雨下到了天晚上是越发的收不住了,雾葛烟朦,模糊的看不清。顾与修回家把昨天那豆腐煲热了热做了个热汤又炒了个青菜,时间差不多七点。
而在他刚才做饭的时候路邈跟着小朋友已经背着他趴在沙发上你一半我一半吃了大半包薯片。言诺眼下也差不多八分饱了,他抖了抖身上那薯片碎屑抬起眼皮偷摸摸瞟了顾与修两眼,小短腿儿悬空坐的是端端正正。
此时路邈忽问了句:“哥,你认识刚才那人?”
“我哪里会认得那样的人?”顾与修背着身笔直的立在暗黄灯下。他算算时间差不多,将熬至酥黄的蒜蓉浇上一勺酱汁浇在加热过的豆腐煲上,香气旋极掩盖了豆腐苦的味道。
路邈还是一副不信的模样爬起身,“那他怎么约你明天见面?他还拿了你的号码?”
“谁?”不明所以的小朋友眨巴眨巴眼睛仰头看着两个大人。
路邈拍了拍他的圆脑袋,:“乖,边儿玩去。”
“我跟他要谈车子赔偿的问题,我明天联系保险公司。”顾与修一声不多递过碗筷,“先吃饭吧。”
”哦。”
顾与修夹过一筷子青菜给他,又忙着摁住不安分的小朋友低低哄着,路邈喝了口汤,想了想刚才那人的打扮模样又瞅瞅他这一身滑稽的喜洋洋围裙才作罢。也对,天差地别嘛。
七点半。
顾与修洗完碗筷就瞧见那串陌生号码打来,准时的一分不差。
顾与修摁住手机看了一眼,沙发那头小朋友正与路邈并排坐着看电视,他安安静静回屋关上门,在昏暗的微光中听韩之白那头清晰的说:“我在楼下,你在哪一户?”
“现在?”顾与修看了看窗外压低声音,“抱歉...我可能不太方便。”
“为什么?”韩之白反问了句。
“...”顾与修想了想轻道:“我家里人在。”
“没关系,”倒是韩知白镇定道了句:“我在楼下等你。”
“好。”顾与修果断挂断了电话,他慢慢开门轻道:“我下楼一躺。”
外头两个人卷着毛毯趴在沙发上正忙着看电视,听见动静是头也没抬。
路邈还道了声:“哥你等会儿带瓶可乐上来。”
“好...”
“爸爸,薯片~。”沙发上探出半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好……”
顾与修套了件衣服合上门,他一步步下了楼,遥遥的看到树下等着的那个人影,脚步一顿慢慢抬起头。
下着雨视线有些模糊,韩之白人高,落在树影下只看得到一截棱骨流畅分明的下巴,可从前的顾与修认得出来,哪怕人再多也能一眼找的出来。顾与修走的很慢,这小区灯暗,韩之白的车又特意停在楼下小区楼口,他能一眼就看的到,然而却走了足足五六分钟。
韩之白遥遥看见顾与修顺手掐了手中的烟,那双沉夜似的目一直未从他身上挪开。
“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
“上车。”韩之白打车开门示意。他一向如此,做的决定果断干脆没有回转的余地,从来都是这样。
车内音乐舒缓的在唱些什么,顾与修僵着身上了车也听不大清。韩之白极有耐心,大概有一首歌放完,谁也没说话。两人靠的近,顾与修可以清楚的看清他半边脸,听见此起彼伏的呼吸。
车上暖气开的足,顾与修上车时瞥见他一截掀起的袖口上晃眼的是两颗漂亮的钻石袖扣,他看了一眼便挪过眼睛不去看它。
那袖扣是顾与修从前送给韩之白的生日礼物。那时候跑了几个商城才找了这样一对,可惜以前却没见他带过几回。
刚才雨下的大,他头发上都有些湿了。顾与修低着头递过纸巾轻道:“擦一擦,小心待会儿感冒。”
小心感冒。
从前也是这样,韩之白在勘察现场淋了雨回家,没一会儿顾与修急急忙忙从冰箱里掏出两罐可乐丢下去两块姜熬出汁水端上来,非得哄着他吃下去才放心。
“擦一擦,小心感冒。”空气里似乎还有那股味道,又奇怪又甜腻。
“为什么换号码?”韩之白收回搭在方向盘的指尖,转过头那双深瞳望着他问。
顾与修笑了笑扭过头去看窗外的灯光,语气寻常解释道:“以前的手机丢了。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韩之白别过头盯着他的侧颜,:“恰好路过。”
“赔偿我会周一转过,今天实在抱歉了。”
韩之白看着他的目似深海水晦暗看不清,末了吐出一个字,:“好。”
“之白,”顾与修下了车合上车门,他敛睫道了句:“你以后,不必再来。”
第二天隔壁一大早哐啷啷搬家,路邈不用上班一觉睡到十点半才被吵醒,他戴着新耳麦探出半个身子,“师傅嘿!这间租出去了?”
“是啊。”那师傅搬着好大一箱子道:“听说一下子付了几年的房租,可大方了!”
“还有这样的傻缺?”路邈一下子了乐,就这破小区指不定哪天被当成危楼拆的干干净净还付了几年房租?“叫什么呀这哥们?”
“姓什么...姓什么...”那搬家师傅也好一会儿总算想起来了,“哦,好像是姓韩。”

小说推荐

泠泠不肯弹,蹁跹影惊鸿。渣婚之后顾与修韩之白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是小编千辛万苦找到的,友友们一定要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