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林砚陆琛)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林砚陆琛)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渣过的奶狗回来了》是由当红网络作家998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半夜一点半,林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张饶那孙子打来的。林砚睡眠一向不好。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渣过的奶狗回来了》是由当红网络作家998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半夜一点半,林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张饶那孙子打来的。
林砚睡眠一向不好,半夜被吵醒就很难再睡着,气急败坏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张饶那边人声鼎沸有男有女“嗝……这么早就睡了啊?还有没有点年轻人的***。”!小编为您带来渣过的奶狗回来了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半夜一点半,林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张饶那孙子打来的。
林砚睡眠一向不好,半夜被吵醒就很难再睡着,气急败坏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饶那边人声鼎沸有男有女“嗝……这么早就睡了啊?还有没有点年轻人的***。”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全文阅读

半夜一点半,林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张饶那孙子打来的。
林砚睡眠一向不好,半夜被吵醒就很难再睡着,气急败坏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饶那边人声鼎沸有男有女“嗝……这么早就睡了啊?还有没有点年轻人的***。”
“今天你要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明天我就把你斩立决!”
“那天你不是让我帮忙找捆你的小子吗,保安从监控里翻出来了,跟你前后脚去厕所符合你说的条件就一个,照片我给你发微信里啊。”
“啊?找到了!”林砚一下来了精神打开灯,从床头抽出一根烟点着叼在嘴里。
张饶这边吵到听不清说话,捂着耳朵躲到卫生间“我瞧着人家也不是专门奔你去的,别是你在厕所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把人惹怒了吧。”
林砚语塞,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可也没必要把人绑在厕所里,太缺德了吧!
“照片你看看就得了,拿去报警警察都不会管,认倒霉吧。”张饶打着酒嗝,门外开始有人敲门。
林砚吐口烟“知道了,你少喝点。”
“哎呦,您还知道关心大侄子啊,小的跪安了。”说着挂了电话。
林砚笑骂一声打开微信,见张饶发来的两张照片,仔细辨认了一下,的确就是那天那个人!
从长相来看还真是他的菜,又瘦又高,推着青茬的寸头,眉眼飞扬,一双薄唇微微抿着。有点眼熟,但死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林砚靠着床头把一根烟抽完按在烟灰缸里,陷入失眠,闭着眼数羊数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才在睡着。
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被一阵电钻声吵醒,林砚脸色漆黑的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半,睡眠不足压着一肚子火气,趿拉着拖鞋下了楼。
宝玩斋隔壁是个炸鸡店,老板是一对东北夫妻为人很热情,每次去买东西都额外送他一根烤肠。
一出门就见炸鸡店的服务员小弟正蹲在门口刷抖手,见他走过来打招呼“林哥早啊~”
“早,你们店里年前不是刚装完吗?怎么又开始装修上了。”
田苗苗把手机塞进口袋里一脸神秘的凑过来“我们这换老板啦。”
“胖姐不干了?”林砚惊讶,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摸了摸口袋没带打火机,随手把烟掖在耳朵后。
“听说儿子要结婚了,回老家看孙子了吧。”
林砚点点头“新老板是哪个?天天这么早装修也太扰民了……”
正说着,迎面开过来一辆路虎,陆琛头戴棒球帽,身上穿着一身浅色的运动装拎着钥匙从车上下来,看着有点嫩。
“就那个大高个。”田苗苗指了指。
林砚看过去只见着个背影,嚯!可真够带劲的!长腿细腰宽肩,短裤下面露出的那一截小腿又长又漂亮!
“帅不帅。”田苗苗笑嘻嘻的问,他知道林砚是gay,光男朋友都见他换了三四任了。
“帅!”林砚******嘴唇吞咽口水,岂止是帅?这腰,这腿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林砚是腿控,过去交往过的男朋友几乎都是大长腿,脸可以一般,但腿绝对要漂亮!
径直朝炸鸡店走了过去。
“嗨,你好~”林砚单手插兜,懒洋洋的靠在门口。
陆琛闻声回过头,两人目光相对,林砚心头一震,卧了个大槽!还真是冤家路窄,这人不就是昨晚张饶发的照片上那小子吗!
陆琛冷不丁见到林砚也吓了一跳“你好……”
林砚差点就扑过去揪着他领子问你他妈为啥要绑我!
然而理智让他压下怒火,那天晚上灯光昏暗,打算先旁击侧敲看看这小子还记不记得自己。
“你是这家店的新老板?”
“嗯……你是?”
林砚一愣,这人不会没认出自己吧!
陆琛也在想,他应该没认出自己吧……
“啊,哈哈哈我是隔壁古玩店的老板姓林,你贵姓啊?”
“免贵姓陆。”陆琛意味深长的挑挑眉,看来自己这个老同学还真是健忘呢。
林砚抬头看看“你这楼上在装修吗?”
“是,打算装个卧室,噪音有点大吧不好意思。”陆琛歉意的笑了笑。
“呵呵,没事。”林砚睡眠不足掖着一肚子火,新仇加旧恨。心里冷笑一声,巧了么不是!看来老子不想报仇都不行了!
外面进来两个搬运工,搬着个人形沙袋进来问“老板,这东西摆哪?”
陆琛指着楼上“先放在窗边吧。”
“你…你还打沙包啊?”
“嗯,以前在国外学过几年自由搏击,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练练手。”
林砚瞬间怂了,暗地里拍着胸口,幸好刚刚理智的没动手。
“稍等一下。”林砚匆匆跑回店里,找了个最便宜的招财进宝摆件抱了过来“初次见面也没什么送的,这个小摆件就当贺乔迁之喜。”
“那怎么好意思呢?要不晚上请你吃顿饭?”
林砚笑着说“下次吧,我那边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
匆匆回到店里林砚紧张的微微发抖,卧槽,自己怎么了?为突然什么这么激动……
掏出手机忙给张饶打了个电话“大侄子!我找到仇人了就在我隔壁!”
张饶昨晚玩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家,这会还没睡醒,困的眼睛睁不开含糊的回应“嗯,隔壁。”
“就是那个把我绑在厕所的禽兽!”
“哦,禽兽……呼……呼”
“操!我特么要报复他!”林砚突然大吼一声把张饶吓的一抖“林大爷,咱能别一惊一乍的吗?”
“长这么大我还没受过这种委屈呢,把你绑厕所里关三个小时你试试!”
张饶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至于吗?说不定你做了比这更过分的事呢?”
“过分?他特么是练自由搏击的!那天我喝成什么样你也看见了,我就不信我真有能力非礼他”林砚气的抓心挠肝。
张饶听他一说还真来了兴致“哎,我可看见照片了,长得特帅一小伙,本人跟照片比怎么样?”
“又高又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打算报仇!”林砚怒气冲冲的说。
“那你想出用什么办法报复了吗?”
“没有,刚刚我去搭讪送了个摆件,他好像没认出我。我打算用迂回策略,先跟他搞好关系找到他的弱点,然后再狠狠还击!”
张饶一笑“成,你先搞着,别搞到床上就行。”
林砚脸一红“你把林大爷想成什么人了?!”
张饶这孙子突然灵光一闪“老林,你说他是练自由搏击的?”
“嗯,怎么了?”
“他没认出你?”
“应该是,不然刚刚不会这么和颜悦色的。”
张饶笑着说“勾引他啊,把他搞到手再狠狠的甩了。”
林砚嗤笑“你在说什么屁话呢?”
“你细品,打,你是肯定打不过他的,下套人家也不一定钻,还有什么比渣他一下更爽的?发挥你的专长啊!”
“滚蛋!”林砚气哄哄的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略微思索,居然觉得张饶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淦!
手机嗡嗡的响了两声,是小鹿发来的消息。
小小鹿:哥哥早~
小小鹿:又是爱哥哥的一天呢^_^。
林砚叹口气有小天使安慰顿时心里的不快散了一半。
林砚:不早啦,太阳都晒屁.股了
小小鹿:( ^ω*)哥哥今天忙吗?
林砚:还好,不过遇上点烦心的事?
隔壁陆琛靠在沙包上回复: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
林砚坐在藤椅上叹了口气:是这样的,还记得咱们在夜色那天吗?
小小鹿:嗯,记得哥哥喝了好多酒。
林砚:对,然后吧……那天我遇见个变态。
陆琛皱眉,变态?
林砚不好意思说自己被绑在厕所:那天被一个变态关在厕所关了好几个小时。
陆琛噗嗤笑出声:哥哥好惨哦,o(╥﹏╥)o
谁说不是呢!林砚摸着胸口可算有个正常的人同情他了,不像张饶那个傻吊,提起这事笑的像水壶烧开了似的。
小小鹿:然后呢?
林砚深吸一口:我今天找到那个变态了!他就在我隔壁!
陆琛愣了一下,他居然把自己认出来了?!眯着眼回复:那哥哥打算怎么办呢?
林砚:原本是想打他一顿泄愤的,结果今天发现这小子练了好几年的自由搏击,估计让我一只手我都打不过他。
陆琛冷笑,让你两只手你也打不过!居然还想跟自己动武?
小小鹿:那哥哥不如放平心态,跟他好好谈谈,万一是个误会呢?
陆琛:不可能,我打算智取!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免费阅读

智取目前有两种方案,第一,主动跟他交朋友,等了解到这个人的弱点后重点打击。
第二种,兵行险招接近他,勾引他,把他追到手后再狠狠抛弃。
林砚比较倾向于第一种,毕竟做朋友什么的比较容易。
小小鹿:哥哥,我觉得第二种比第一种要好呢。
林砚:为什么?
小小鹿:他学过自由搏击吧?对待插刀的朋友,我想他肯定会痛下死手。
林砚倒吸一口凉气,说的有道理啊!
小小鹿:但是对待前男友,对方肯定不会这样的,你打过你前男友吗?
林砚:没有!
小小鹿:所以第二种方案要好一点呢~万一他爱你爱的无法自拔,分手会让他一蹶不振,不爽吗?
妙啊~
林砚咳了一声:倒也没必要那么狠,就让他对我有一点点喜欢,然后再狠狠的甩了他,让他难受个三天五天就好了。
陆琛捏着沙包的手慢慢松开,看来自己这个老同学还没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小小鹿:那哥哥想好怎么出手了吗?
林砚:先找个理由接近他,就算是第二种方案也得做个朋友先。
小小鹿:哥哥好聪明啊(≧O≦)/加油,我相信哥哥一定能成功的!有进展记得告诉我,我帮哥哥出谋划策~
林砚感叹,这是什么人间天使啊!
突然想起卫生间的热水器漏水很久了,一直没工具修理,正好隔壁装修工具齐全,林砚决定拿这个当理由过去问一下。
放下手机去了隔壁炸鸡店,陆琛正指挥工人挪东西。
“陆老板?”林砚歪头挥挥手。
陆琛笑着点头“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楼上的热水器总漏水,但是身边没有顺手的工具,能不能……借个扳手用用?”林砚原本是想直接叫他过去帮忙,不过看他这边挺忙的,就没好意思开口。
陆琛把工具箱递给他“拿去用,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我自己来就行!”说着从工具箱里拿起一把扳手就回了店里。
淦!刚刚为什么不答应他?正好忙完可以请他吃顿饭,顺便要个微信套套近乎。废物!关键时刻掉链子!
热水器漏水是真的,上水管的螺丝松了,长时间被水浸泡都锈住了。
林砚用扳手拧了两下拧不动,咬着牙***一拧。
“砰!”直接把螺丝拧脱扣了!凉水热水喷了一身!
“卧槽!”林砚抹了把脸,这回不叫他帮忙都不行了。
急匆匆跑到楼下“陆老板!能不能过来帮下忙?”
陆琛在听见喊声挑了挑眉,欲擒故纵?
林砚店里摆着各种各样的文玩古董,装修的古香古色,看起来还挺像回事的。
上了二楼就听见哗哗的水声,林砚正拿着毛巾擦擦脸上的水,白色T恤几乎被淋透。
湿.身.诱.惑?
陆琛喉结滑动,看着林砚几乎半透明的衣服贴在身上“是热水器坏了吗?”走到林砚身边,目光顺着嫩白的后颈向下扫。
“嗯,可能拧的力气太大了,把螺丝拧坏了。”林砚猛地回头撞在他肩膀上。“啊,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湿了。”
欲拒还迎?陆琛已经补脑出三十六计。
“没事,水放完我帮你弄一下试试。”
没一会热水器里的水放的差不多了,陆琛拿起扳手走过去看了看,螺丝已经不能用了,直接拆了下来看了看型号。
掏出手机给小米打了个电话“有时间吗?”
小米这几天被陆总派到陆琛身边帮忙,陆琛不太喜欢她跟在身边,小米乐得清闲今天陪着几个小姐妹去做美容。
“有时间。”突然接到电话小米顶着一脸海藻面膜赶紧换衣服。
“帮我去五金买一颗5#的螺母。”
小米以为自己听错“陆先生您说是5#的螺母吗?”不是航母?
“对,送到曙光路这边,尽快。”说完挂了电话。
没有螺母暂时没办法修理,两人从浴室退了出来。
“随便坐,我去换件衣服。”林砚把湿漉漉的头发搂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还有那双狭长的眉眼。
陆琛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坐在沙发上打量房间,客厅不算大,旁边连着开放式的厨房,从崭新的厨具可以看出,林砚平日没怎么做过饭。
没一会林砚换了件T恤出来,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递给陆琛一瓶。
“你一个人住?”陆琛接过矿泉没打开,环视了一下房间询问。
“嗯,没收拾有点乱。”
陆琛笑笑“挺干净的。”
“你多大年纪?看起来比我小挺多的。”林砚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水滴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
“27”陆琛目光跟着那滴水珠慢慢游弋到领口。
“才比我小一岁!”林砚有点不可思议,对方看起来太嫩了“有女朋友吗?”
“没有。”
很好,长这么帅,没有女朋友,不是gay就是变态!
林砚笑着问“怎么想起来开家炸鸡店呢?”
“可能爱吃鸡.吧。”
林砚忍不住说***话“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结果陆琛比他还***“都喜欢吃。”
两人的gay达“啪”的链接上!气氛变得有些焦灼。
手机嗡嗡响了两声把暧昧驱散,小米办事效率非常高,很快就把螺母买来了,而且买了十多种送到楼下。
陆琛拿着扳手拧比划了一下,一个人有点困难“能搭把手吗?”
“好…好的。”林砚扶着水管,两人离着很近,男性的荷尔蒙交织在一起。
帅,真的帅!小麦色的肤色健康***,皮肤很干净,下巴有一点刚长出来的胡茬,再往下凸起的喉结滑动。
各种不健康的思想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尖,以前好像看过一部欧美片子,就是主人和修理水管工人的故事,两人在卫生间大战八百回合……
林砚馋了,这么极品的男人,谁能想到是个变态呢?!一想到厕所三小时,刚升起的那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好了,试试看还漏水吗?”陆琛擦擦额头上汗后退两步。
“啊?这么快……”
打开阀门试了试,没有水再漏出来。
“修好了,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事,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没准还有林老板帮忙的地方呢。”林砚洗洗手微笑着说。
林砚靠在洗手池旁“晚上有时间吗?不如我请你吃顿饭?”
陆琛刚想答应手机来了电话,擦了擦手拿起来看了一眼“下次吧,来日方长。”说完拎着扳手下了楼。
林砚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要是没有这点梁子,也许两人真能成朋友也说不定。
***
陆国明从香港飞回来,刚下飞机就给陆琛打了电话“阿琛,在哪呢?”
陆琛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弄了个炸鸡店,搪塞说自己在外面。
“晚上回家一起吃个饭吧。”
“好。”挂了他爸的电话赶紧给小叔陆友明打了个电话。
陆友明接到陆琛电话挺惊讶的“小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小叔,我让小米买店铺的事,能不能别跟我爸说。”
陆友明笑道“这么点小事,不说肯定不说。”
“谢谢小叔。”挂了电话陆琛还觉得不放心,又给小米打了个电话,嘱咐她关于这家炸鸡店的信息谁也不许告诉。
晚上六点多陆琛换好衣服回到陆家老宅。
陆家从他太爷爷辈就开始做餐饮行业,已经有将近一百多年的历史,到之前仅限于苏州省内。
他父亲陆国明是个很有头脑和手腕的人,执掌大权后直接把陆氏餐饮做成了全国连锁,近二十年家族资产几乎翻了几十倍。
陆琛不是独生子,他上面有两个姐姐,但作为陆氏的继承人他被陆国明给予厚望。
刚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面有小孩的笑声,应该是大姐一家也来了。陆琛眉头舒展,他跟两个姐姐的关系都不错,大姐前几年结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二姐是女强人,一直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这些年陆陆续续谈过几个男朋友但始终没有合适的。
陆琛推门进了屋子,大姐陆婷抬起头笑道“囡囡看看谁来了。”
“小舅!”五岁的外甥女迈着小碎步跑过来。
陆琛一把抱起她转了个圈,贴着小脸亲了一口。
大姐他们每年都会去美国度假,所以两个孩子跟他并不陌生。陆琛捏了捏小丫头的鼻子问“有没有想舅舅?”
“有!”小丫头***的点头。
陆琛***嘴角,低头蹭了蹭她脑门“有多想啊?”
囡囡张开小手“有这么这么想!”
“快去收拾准备吃饭了,爸在楼上,你去叫他吧。”
陆琛收起脸上的表情上了楼,敲开门就看见陆国明坐在办公桌前已经等他多时了,旁边站着一个模样姣好的女人,见到陆琛满脸笑容的说“阿琛回来啦。”
陆琛点点头“姜姨。”陆琛的母亲很多年前因病去世,陆国明一直没再婚,身边只有这个姓姜的助理在照顾他生活,除了名分跟他的妻子没什么区别。
“你们父子先聊,我去看看菜熟了没有。”女人很有眼色的离开,顺便把房门带上。
“坐。”陆国明伸手比划。
陆琛沉默的坐在旁边的实木椅子上,自从他母亲去世后,陆琛的性格变了很多,两人看着不像父子反而像上下属。
“回来多久了?”
“半个月。”
“感觉国内怎么样?”
“发展的很快,跟我走的时候变化非常大。”陆琛是2012年出的国,十年过去杭州变成一座非常现代化的城市,很多地方都是美国没办法比拟的。
陆国明点点头“这次回来就别走了,我年纪也大了,公司里的事是时候该拿起来了。”
说实话陆琛并不想接管陆氏集团“我先学着吧,毕竟有小叔在。”
“还是不打算找女朋友?”
“嗯。”
“那形婚呢?”
“我不接受形婚。”陆琛看了眼手表站起来“该吃饭了。”说完转身出了书房。
陆国明看着桌子上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叹了口气起身下了楼。
楼下阿姨已经把饭菜摆满桌,陆琛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找借口回了卧室。
卧室里还是十年前的样子,陆琛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里面孤零零的躺着一个日记本。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陆晨love林砚,字体幼稚,外面还画了颗粉红色的心,用手指抚摸上面的那几个字,胸口微微刺痛。
口袋里手机嗡的响了两声,掏出来一看是居然是林砚发来的微信。
陆琛:小鹿,哥哥今天已经成功的跟他接触了一下,接下来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快一点熟起来?
陆琛啪的合上日记,***着后槽牙,love他妈个头!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渣过的奶狗回来了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