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恶毒小姑(姜菱)

我是恶毒小姑(姜菱)

导读: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姜菱的小说我是恶毒小姑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云一一所著作。姜菱全程围观,没有任何异议。待到姜二嫂绣完第一个香囊,姜菱认可的点头:“针、线、绣布,都由我来出。一个香囊一百文银钱,二嫂能绣多少.....

小说介绍

抖音完结言情爆文——主角是姜菱的小说我是恶毒小姑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云一一所著作。姜菱全程围观,没有任何异议。待到姜二嫂绣完第一个香囊,姜菱认可的点头:“针、线、绣布,都由我来出。一个香囊一百文银钱,二嫂能绣多少,我就收多少,如何?”

姜菱小说简介

姜菱没想过有朝一日她居然会变成故事里的人物,而且还是出了名的恶毒小姑,小说里最大的反派。都说恶毒小姑人人喊打,注定了一辈子都会众叛亲离,自食恶果。可姜菱非要在这篇女主重生的甜宠文里,走出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来!

我是恶毒小姑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第 8 章
不得不说,姜菱这番话很有些自大,典型的原主作风,心比天高,自视甚高,言语轻狂。换了别人这样说肯定会招来骂名,偏偏说的人是姜菱,便又不一样了。
“爹、娘,咱家小妹说的没错。以小妹的容貌,咱们姜家村还真没谁家高攀得起。那田家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咱们根本无需理睬他们,省得他们蹬鼻子上眼,厚着脸皮跟咱家纠缠不清,反倒损了小妹的名声。“有姜菱打头阵,姜二哥也立马表了态。
“对对对,咱小妹是什么天仙儿人物,哪里能嫁去田家吃苦受罪?改明我就去找我娘家爹娘,让他们都帮咱小妹参谋参谋,必须得给咱小妹找个富贵人家。”姜二嫂点点头,飞快的说道。
性子温和如姜四哥和四嫂,此刻也都是满脸的愤愤不平,对姜二哥和二嫂的话连连附和,维护姜菱的姿态十足。
田婉儿暗自撇撇嘴,心下对姜菱越发不屑和怨怼。
姜菱有什么了不起?长得好就能嫁得好了?就单凭姜菱狂妄自大的恶/毒/性子,哪有好人家愿意娶回去?姜家人就是喜欢睁眼说瞎话,还想要联手欺骗镇上的富贵人家……呵!只怕事情根本别想如姜家人所愿。
姜菱之所以会开口,为的就是缓和气氛,宽慰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此刻姜家二房和四房的表态,虽然没有出乎姜菱的意料之外,却也成功让姜菱勾起了嘴角。
果然,她注定了不是好人。明知道这一大家子都是反派角色,她却轻而易举就被他们感动,一次又一次的往他们靠拢。接下来的日子,恐怕要越发/腥/风/血/雨了。
想到这里,姜菱眼神亮了亮,非但没有感觉到害怕和惊惧,反而隐隐有些期待。
“别只找富贵人家,人品才学也都需得逐一考证。等老三这个月休沐回家,跟老三也提提,让他在私塾里留留心。”姜老爷子轻哼一声,怒气显然有些消散。
“对对对,差点都忘了,老三的同窗之中不乏公子哥儿。让老三多费费心,帮咱家菱儿挑个好的夫君。指不定日后咱家菱儿还能当上官夫人,多好。”被姜老爷子这么一提醒,姜老太太瞬间开阔思路,帮姜菱做起了官夫人的美梦。
田婉儿脸色微变,暗自握紧了拳头。她是万万不可能放任姜三海参与这件事的。先不说她不答应姜菱当上官夫人,只说姜三海而今正辛苦备战科举考试,就绝对不能分这个心!
只是,此时此刻姜老爷子火气正旺,姜老太太又是个蛮不讲理的,无论她多说什么都无用。反之,她的阻拦很有可能会成为姜菱的助力,指不定姜老爷子和老太太突然就脑子发抽,立马找去私塾祸害姜三海了?
如此一琢磨,田婉儿连忙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勉强将怒火按耐/下来,强忍住了没有开口说话。
田婉儿不说话,姜菱也不再多谈。真要说起来,姜菱没那么想嫁人,在亲事上完全是可有可无,并不强求。反正只要她不走上原主的旧路,就算不得对不住原主,自然也就没有太大的目标。
是以,只要田婉儿安分守己不闹事,姜菱并不会时时/撩/拨/***田婉儿,一而再小事闹大,直把田婉儿逼得无路可走。
田婉儿却不这样认为。今日这一出接着一出的打击,已然将田婉儿逼得绷紧了心弦,片刻不敢懈怠和大意。
尤其是对姜菱,田婉儿如临大敌,已然生出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至此,田婉儿对付姜家所有人的计划彻底调整方向和策略,不再坚持多管齐下,改为主/攻姜菱一人,其他人尽数都顺着往后排。
接下来的饭桌上,因着田婉儿老老实实装起了鹌/鹑,气氛虽然依旧有些压抑,但却还是顺顺当当的结束了。
吃饱饭后,大壮、二牛和大妞率先撤退。冬日里连大人都没有太多的活计要做,更别提小孩子们了。这么好的放飞嬉闹机会,大壮几个从来不会放过,第一时间跑出家门,撒/欢/玩去了。
姜二嫂本来想拦住的,无奈晚了一步,追出去却没了大壮和二牛的身影,只得气鼓鼓的跺跺脚,就此作罢。
“孩子还小,都喜欢玩耍,别管他们。”姜二哥劝道。
“怎么还小了?我还想着把他们两兄弟拘在家里多读几句诗文呢!这一日又一日的只知道戏耍玩闹,将来可怎么办?”有姜三海这个叔叔在前,姜二嫂很有信心把自家两个儿子也培养成大有出息的读书人。
听说姜三海幼时家里特别穷,差点连夫子都拜不了。而今大壮和二牛的情况可不一样。只要两个孩子肯好好读书,再好的夫子他们都得去拜会。大不了她就回娘家要钱,肯定不会在礼数上有任何的怠慢。
“等年后,咱们就将大壮和二牛接去镇上。”自家亲儿子,姜二哥不可能不为他们筹划。姜三海当初确实是苦过来的,能够读书也是难能可贵,而今大壮和二牛的条件更好,当然不能耽搁了。
“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反悔。”姜二哥突然漏了口风,直让姜二嫂不敢置信,扭头就去找姜菱,“小妹,你刚刚也听见了,帮二嫂做个见证人。年后你二哥要是说话不算话,小妹可一定要站在二嫂这边。”
姜家四个儿媳妇,姜二嫂绝对算不得笨。如田婉儿所言,姜二嫂在姜家也是养尊处优的娇气待遇,可姜老太太、姜大嫂和姜四嫂都没有提出异议,为什么?还不是姜二嫂很会来事,懂得见/缝/插/针的做人?
只说姜二嫂明明极度不满姜二哥贴补姜家、明明尤为不满大壮和二牛被养在姜家村,却还是听从了姜二哥的安排。连姜二哥屡次当着她的面给姜菱买这买那,都不曾在姜家人面前流露出不满,就足可见,姜二嫂是个很懂得为人处事的明眼人。
这不,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都在家里,姜二嫂却唯独找了姜菱当见证人,个中心思溢于言表,就是特别的捧高姜菱这个小姑子。
“成啊!年后二哥若是不把大壮和二牛送去镇上读书,我这个小姑就出钱送他俩去拜夫子。”姜菱点点头,煞有其事的回道。
“这话可是菱儿你自己说的啊!那二嫂可要睁大了眼睛等着。要是到时候连菱儿你也说话不算话,二嫂饶不了你,铁定要跟你闹个没完。”姜二嫂直接被姜菱的话逗笑了,跟着乐道。
“二嫂,菱儿还没出嫁,没有银钱,你别为难她……”毫无征兆的,田婉儿小小声开了口,并不尖锐的语气,软绵绵的带着央求的意味,却怎么听怎么令人不舒坦。
叮……气氛再度安静了下来。
姜四嫂默默起身,手脚麻利的把碗筷收进厨房。姜四哥帮着一起收拾,出了堂屋的门就再也没有进来。
姜老爷子和姜二哥则是一前一后去了东厢房。往常就是如此,只要姜二哥从镇上回来,父子两人就会核算账目,家里其他人都不会过问。
姜老太太没有动,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等着看田婉儿这又是打算掀怎样的风浪。
片刻后,反应过来的姜二嫂冷笑一声,当面就发了难:“我说三弟妹,这好端端的我跟菱儿说笑两句,怎么还碍着你的眼了?非要你站出来装好人,显摆我这个二嫂是个不讲道理的恶人?”
“不,不是。二嫂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着菱儿毕竟还小,着实没有银钱送两个孩子去读书,拜夫子的开销很大的……”田婉儿边说边往姜菱身边站了站,一副姜二嫂是恶人,她跟姜菱才是一国的做派。
“我能不知道送两个孩子去读书要花很多银钱?我这不是在跟菱儿说笑嘛!自家姑嫂说个话还必须得想那么多,连玩笑都开不得?我怎么听着三弟妹这话特别怪呢?菱儿你帮二嫂听听,她刚刚的话是不是别有深意?拐着弯骂我这个二嫂欺负菱儿你是不是?”姜二嫂向来不是忍气吞声的主。也就在姜老太太面前她稍微还收敛一些,到了田婉儿这儿自然是有话说话,怼的毫不客气。
“三嫂,二嫂性子直,没有坏心眼,她一贯就是这样跟我说笑的。而且就算我拿银钱送大壮和二牛去读书,也是理所应当。”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姜菱站姜二嫂。本就跟田婉儿无关,她却非要多嘴,要说只是无心,姜菱并不相信。
至于银钱一事,姜菱敢开这个口,便是心有成算。只不过现下说出来,姜家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就是。
“就是说呀,咱们都是一家人,又没有分家,菱儿拿银钱跟咱们二房拿银钱有区别吗?非要你来装好人搬弄是非,简直是没安好心!”姜二嫂确实没将姜菱拿银钱这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即便是姜菱拿得出银钱,也肯定是姜老太太和姜二哥私下里贴补的,原本就是姜家的银钱,不必区分。
“我……”田婉儿是想着以姜菱特别自私又小气的本性,肯定不可能真的愿意拿出银钱送两个孩子去读书,这才站出来帮姜菱找台阶下。未曾想姜菱居然跟姜二嫂联手,反过来羞辱她,直把她衬托的里外不是人,讨不到半点好。
咬咬牙,田婉儿脸上火辣辣的烧,最终还是低下头:“二嫂对不住,是我说错话了。”

我是恶毒小姑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第 9 章
姜二嫂本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直爽性子。遇见她看不惯的事情,哪怕跟她没有丁点的关系,她都会忍不住开口。更何况此刻田婉儿还自己撞上来?当即就惹来姜二嫂不留情面的一顿冷嘲热讽,直把田婉儿打击的泪如雨下,摇/摇/欲/坠。
姜老太太和姜菱都没出声拦阻姜二嫂。前者是乐见其成,十分认定田婉儿不是个好东西,就合该好好收拾收拾,省得日后还敢在家里胡作非为。姜菱则是已然认命,眼见根本扭转不了姜家人和田婉儿注定敌对的走向,索性就听之任之了。
反正就算姜家人而今什么事情也不做,格外记仇的田婉儿也会因着前世种种狠狠的打击报复姜家。与其被/迫/背负姜家人根本不可能知晓的前世瓜葛,倒不如这一世活的明明白白,至少不枉费日后将要受到的针对和算计。
不管是姜二嫂的嘲讽,还是姜老太太和姜菱的沉默,都被田婉儿牢牢记在了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前世今生夹杂在一起的仇/恨和怨/怼,田婉儿克制又克制,整个人都变得阴/郁了起来。
而接下来的几日里,田婉儿果真暂停了原定的诸多小动作,既不再试图接近姜菱,也没再故意挑事,俨然一个分外沉默的勤劳小媳妇做派。
到底是一家人,田婉儿自己不生事,姜家众人也没有谁刻意找田婉儿不痛快。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便是姜老太太,也看在姜三海的情面上,对田婉儿选择了无视。
姜菱亦不是会时时刻刻盯着田婉儿一举一动的性子。这几日她悄无声息的将摘回来的梅花尽数烘干留香,成功的做好了数十个香囊。
“娘,我今日想去镇上。”将香囊全部装好,姜菱找到了姜老太太,“家里的彩线和绣布都用完了,我再去买一些回来。”
“成啊,要不要娘陪你一块去镇上?”姜菱的要求,姜老太太向来不会拒绝,此次也不例外。
“娘,我陪小妹去镇上吧!正好给夫君送一些银钱过去。”也不等姜老太太拒绝,田婉儿连忙补充道,“不用公出,用我自己的嫁妆钱。我是想着夫君成日里读书过于辛苦劳累,理当吃点好的补补身子。”
花田婉儿自己的银钱,而不是家里出银钱,姜老太太自然不会反对。不过,姜老太太的话还是放在前面的:“虽说是你的嫁妆钱,可大家心里都清楚,如若不是咱家给的彩礼足够多,你娘家也不可能愿意给你添嫁妆钱。说到底,花的还是咱们老姜家的银钱。”
田婉儿抿抿嘴,心下再不甘愿,面上还是必须乖乖点头:“是,娘说的都对。”
姜老太太可不管田婉儿高不高兴,该表明的态度已经摆在那里,便不再理会田婉儿的反应,只是一门心思叮嘱姜菱路上千万要小心,说着还转身去屋子里拿了一个小钱袋塞给姜菱:“菱儿别省着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田婉儿心下一动,转而扭头去看姜大嫂和姜四嫂。姜老太太这可是明晃晃的偏心,而且还动了家里的银钱,姜大嫂和四嫂真的就一丁点想法也没有?
说实话,如若此刻姜二嫂在家,肯定会因着此事嘟囔几句。但换了姜大嫂和四嫂,就只能让田婉儿失望了。
姜大嫂当初嫁来姜家的时候,姜家算不得宽裕,彩礼给的并不多。这些年下来,伴随着姜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姜家娶媳妇给的彩礼亦开始增多,姜大嫂的娘家人多多少少就有了想法,没少在暗地里撺掇姜大嫂回姜家闹。
然而姜大嫂是个绵软性子,根本不敢跟姜家人闹。被娘家人逼的次数多了,她心里尤为不是滋味,慢慢也起了逆反心理。
说姜家当初给她的彩礼少,再少也是实实在在的给了!可她娘家给的嫁妆呢?连一床新被子都没有,直接草草卷了她还没出嫁时睡过多年的旧被子就把她送进了姜家……彼时的她多难堪?
姜大嫂其实是感激姜家人的。不管姜老太太的嘴多么毒,至少没有让她饿过肚子。就连她接连生了两个闺女,姜老太太也没有如别家婆婆那般往死里苛责她,更没有重男轻女的故意打骂大妞和二妞。
要知道她可是长房长媳,合该为姜家生下长孙的!她娘家人都还为了这事埋怨她肚子不争气,说了不少难听话来着。单这一点,就足以让姜大嫂对姜老太太唯命是从,俯首/称/臣。
至于说姜家给其他三个妯娌的彩礼更多,在姜大嫂看来,实属理所应当。
姜二嫂本来就跟她们不一样,镇上的姑娘,家里还开着酒楼,又帮姜二哥当上了掌柜,每个月拿回来的银钱比先前多了不止一倍。这样的妯娌娶回家里来,姜大嫂自己也面上有光,发自内心的感到欢喜。
而田婉儿和姜四嫂,就是沾了姜三海和姜四哥的光了。姜三海是读书人,姜四哥是手艺人,不像姜大哥就只是个会下地种田的农家汉,三房和四房娶回来的媳妇都是娇滴滴的俏/姑娘,给出去的彩礼多,收回来的嫁妆也不少。最起码姜大嫂就觉得很知足,也很值当。
加之每次回娘家姜大嫂都发现,娘家人对他们一家五口很是怠慢,从来没有让自家三个孩子吃饱,但凡有点好东西都故意藏起来,就是他们自己提回去的肉也上不了桌……
人心都是肉长的,一次两次还能无所谓,时间长了,姜大嫂哪里能真的做到无怨无悔?万般心疼自家孩子饿肚子的姜大嫂伤心之余,就发自心底的越来越亲近姜家了。
因为是一家人,姜大嫂的心/胸/别提多宽广了。平日里姜老太太如何用家里的银钱,明里暗里贴补姜菱多少银钱,姜大嫂都不曾放在心上。左右姜老太太不会让他们大房饿肚子,每逢过年还能穿上一套新衣服,挺好的。
至于性子温柔的姜四嫂,本就不喜闹事,手里又握着自己的嫁妆钱并不打算跟姜菱争宠,加之嫁来姜家近一年却还没怀上孩子难免就有些底气不足……自然就不会提出任何的质疑了。
等了好半天也没等来姜大嫂和四嫂的发难,田婉儿失望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几次失败之后,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小心驶得万年船了。
另一边,姜菱接过姜老太太递过来的钱袋,自行出了大门。
“小妹等等我。”着急忙慌的,田婉儿立刻扭身回房间去拿银钱。
丝毫没有等田婉儿的意思,姜菱沿着原主记忆中的路线,很快就离开姜家村,走上了前往小北镇的大路。
“小妹!”气虚喘喘的,一路快跑的田婉儿终于追上了姜菱。
姜菱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理睬田婉儿,任由田婉儿跟在她身后。路是大家的,谁都能走,她可以,田婉儿自然也可以。
好不容易追上姜菱,田婉儿还想着好好歇会儿再赶路,哪想到姜菱故意不理她?直把田婉儿气的脸色铁青,偏偏又拿姜菱没辙。
“婉儿?”田婉儿正准备卯足了劲再度追上姜菱,身后传来一道喊声。
刹那间,田婉儿脸上血色尽失,不敢置信的回过头。
“婉儿,真的是你呀?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人?”田婉儿一扭头,王福山的嗓门就更大了,“刚刚从姜家村路过的时候,我大老远瞅着就像是你,只不过你跑太快了,我没来得及喊住你。“
田婉儿怎么也没想到,她盼了这么久才终于盼来可以去镇上讨好姜三海的机会,居然会被王福山撞上。几乎是本能的,田婉儿神色惊骇的扭头看向了前方的姜菱。
姜菱自然听到了王福山的喊声,却没有回头。田婉儿和王福山的事情,不但姜菱知晓的一清二楚,原主也心知肚明。如若姜菱想要拿这件事捏死田婉儿,着实轻而易举,却违背了原主的初衷。
对原主明知道田婉儿和王福山的私/情却始终瞒着姜三海的决定,姜菱无可厚非。
在原主的心里,姜三海这个三哥样样都出类拔萃,配田婉儿自然是绰绰有余。可田婉儿不但退了姜三海的亲,还跟处处不如姜三海的王福山搅和在一块,无疑是对姜三海最大的羞辱,也势必会成为姜三海的***打击。
姜家五兄妹之间,原主跟姜三海这个三哥最是要好,她最敬佩、最崇拜的也是姜三海这个特别会读书的三哥。对原主来说,很多时候姜三海的话,比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的话更有威慑力。
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对兄妹很像,都是特别的心高气傲,也特别的执拗要强。为了护着姜三海的名声,原主直到死都没有说破这个秘密,哪怕这个秘密足可以将田婉儿彻底打入万丈深渊。
姜菱不会去定论原主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毕竟原主有自己的坚持。但是,姜菱并不认为田婉儿就是姜三海的唯一选择。
虽说这本书的名字确实叫甜宠一生,却是田婉儿的一生,并非姜三海的。恰恰相反,前世没有田婉儿,姜三海的人生更加美好幸福,至亲家人也尽数都安然无恙,福寿绵长。
还是那句话,田婉儿想要甜宠一生没问题,但是姜家一众人不应该成为田婉儿自私追逐自我幸福的牺牲品。而姜三海,也不应该一辈子都活在隐瞒和欺骗之中。
所以姜菱即将要做的事情,注定会跟原主不同。而姜三海那边,就烦请田婉儿自求多福了。

小编推荐

我是恶毒小姑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