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楚玉嫏司马静)

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楚玉嫏司马静)

导读:楚玉嫏司马静小说————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颜幻卿所著,讲述了这世家大族的女子,姿容迤逦,仪态万千。她们尊贵优雅,或饱读诗书,或精于舞技。但是在家族长辈眼中,她们

小说介绍

楚玉嫏司马静小说————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颜幻卿所著,讲述了这世家大族的女子,姿容迤逦,仪态万千。她们尊贵优雅,或饱读诗书,或精于舞技。但是在家族长辈眼中,她们

楚玉嫏司马静小说简介

碧瓦朱甍,巍巍楼宇雕梁画栋。
丝竹管弦之声不断,青衣宫人行云流水般敲打着编钟。舞姬甩着水袖,舞姿妙曼。
靡靡之音入耳,觥筹交错不断,一派奢靡之气。
中宫无后,楚贵妃执掌凤印,圣眷正浓。陛下亲自下旨,设宴宫中,百官携妻女入宫,为贵妃庆生。
宫殿之中,宫女内侍手持银盘,鱼贯而入。

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楚玉嫏司马静全文阅读

能坐在娘娘面前的都是有品阶的浩命夫人,而世家女都坐在外殿。
世家大族最重礼仪,这些贵女出自各个家族,哪怕是在这样奢靡的场合,所有人也是照着礼法席地跪坐。言笑晏晏间,气氛到也算轻松。
坐在最前头少女却是这里头容貌最出色的一个,一只明月牡丹发簪半绾青丝,眉眼极为精致,一双眼睛犹如清泉一般,她半抿朱唇。身着一袭烟蓝色广袖上襦,白牡丹绣纹下裳,华贵优雅。
有贵女向她敬酒,她有礼的回敬,举止间世家大族的礼仪韵味尽现。
这位正是里头那楚贵妃的亲侄女,楚家正紧的嫡长小姐,闺名玉嫏。方才贵妃还惦记着她,竟然亲自赐了菜,在这一群贵女中可是长足了脸,风光极了。
.
在这一派和乐中,有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听着颇有些咬牙切齿:“要不是赵姐姐不在,这般的风光本也轮不到她!”
贵妃是她姑姑又怎么样,太子殿下可还是本小姐表哥呢!
说这话的是武安侯府的嫡三女,在家中最是得宠,一向和楚玉嫏不和。这会儿自然是最见不得自己讨厌的人这般风光的。
虞瑶的声音极小,在钟乐声中,几不可闻。也只有邻座的一个贵女听见了,极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楚大小姐乃是世家贵女的典范,这般的礼仪气度,也只有开国勋贵之首的楚家能教养出这样的女儿了。
虞瑶心下冷笑,这些人知道什么?楚玉嫏她就是个小人,装的比谁都好,心思却比谁都要恶毒。
赵姐姐不过就是在庙会上说了她几句不好,她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赵姐姐的脸都给毁了。
她那弟弟本来就是个傻子,还不让人说了?
眼看着这些贵女一个个都被这贱人迷惑了,虞瑶就恨不得马上冲上去,撕碎这女人的虚假的外表,让大家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这么想着,虞瑶暗暗摸了摸藏在广袖中的东西,就真的举着酒盏,起了身走了过去。旁边的贵女感觉不妙,拦都没拦住。
虞瑶走上前,甜腻举杯道:“楚姐姐,自数月前庙会一别,倒是许久没见了。”
楚玉嫏抬了抬眼,纤纤素手端起酒盏,站了起来,微笑着应承:“虞三妹妹,好久不见。”
虽然是笑着的,但是楚玉嫏眼底已经警惕起来了。这虞瑶是个蠢的,成天被顺远侯府那位嫡长女赵清韶当枪使,做事又最不计后果。这丫头平日里见了她就是冷嘲热讽,这会儿突然好言好语来敬酒,定然不会这么简单。
然而,这会儿虞瑶好像真的安分很,敬了酒就走了。就和别的贵女一样,半分异常也看不出来。
楚玉嫏正疑惑间,突然裙摆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滚落。
什么东西?
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今天的裙摆太过华丽,倒是不方便查看了。她干脆站起了身来,借着敬酒的空当,去查看。
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动,楚玉嫏瞥了一眼,是一只浑身长满毛的毛虫。这种虫叫毛辣子,碰一下便能肿了手。
没有哪个娇贵的贵女不怕虫子,尤其是这充子此时就趴在她的裙摆上,仿佛一用力,那虫子身上的毛刺就能扎进衣服里。
楚玉嫏抬头,看向了下座的虞瑶,只见对方冲她挑衅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都挑明到这个份上了,楚玉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说到这酒,我倒是想要敬虞三妹妹一杯。”楚玉嫏站在位置上,淡然举杯。
看到楚玉嫏站起来,虞瑶还在得意,她放的那个瓦罐肯定打开了。不知道等楚玉嫏发现异常,低头看到裙摆上有条这么可怕的虫子,会不会吓得把酒案推翻。
然而,叫她失望了,楚玉嫏好像完全没发现被自己踢在她裙摆上的瓦罐。
这怎么回事,不能够啊,她踢歪了吗?她明明看见,瓦罐压在她的裙摆上了呀?
楚玉嫏面上依旧带着得体的微笑,向她举着杯。虞瑶还在想着瓦罐,也没推拒,回敬了一下就将酒喝了下去。
在礼法中,宴席中平辈对坐可以敬酒,站起来敬酒是表达尊重,而下座敬酒是一种极高的礼仪了。
虞家要次楚家一等,虞瑶方才下座敬酒已然是表达敬重,现下楚玉嫏站起来敬酒,正和情理。
楚玉嫏遥遥的向下递了个眼色,立马楚家族中的女儿以及家中与楚家交好贵女,都纷纷动了动身子,纷纷笑着看向了虞瑶。
接下来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贵女向虞瑶敬酒,她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虞瑶尚且没反应过来。见这么多人都来给她敬酒,还在暗暗得意,觉得自己人缘变好了。
看,楚玉嫏的亲堂妹都来给她敬酒了。
楚玉嫏只是淡然看着这一切,她瞧也没有瞧裙子上的虫子,就当没有看见一般直接跪坐了下来。
那虫子也是可怜,直接被隔着衣摆碾死了。直到死,也没能成功扎到楚玉嫏。
贵女们喝的酒都是果酒,度数不高,但是也不宜太多。这可是宫中,若是有个什么变故,御前失仪就算陛下不计较那也是会影响名声的。

楚玉嫏司马静免费阅读

这世家之中最看中的是什么,可不就是名声吗?
很快,虞瑶就满脸通红。
在场的虞家本家的姑娘一共就两个,年纪尚小,面对这种场面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与虞瑶交好的也没有几个,这个时候都选择了明哲保身。
“不喝了,我不喝了……”手一抖,酒就撒到了衣襟上。
原本桃红色的上襦就湿了一半,这衣服她刚进宫的时候还与姐妹炫耀了好一会儿,可这会儿却是一点也没顾得了。
虞瑶这个时候已经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了,但是她也说不上来。
也是她运气不好,就在这时,门外的内监高声唱喏:
“太子殿下到——”
一时间,宫殿内的婢女内监纷纷伏跪在地。原本还在笑着宴饮的贵女们,也赶紧放下了酒箸,伏跪行礼。
虞瑶有些醉意,脑子反应慢了些。旁边的那位贵女赶紧拉了她一把,让她跪了下来。
楚玉嫏伏跪地,面上不显,心里却漫不经心的想,陛下带着百官在文庆殿宴饮,太子怎么会来这儿?
正思虑着,就听见一连串脚步声。
一双绣着龙纹的银靴就在眼前略过,精致绣纹的衣袂掀起一阵冷风。
眼看着这银靴就要走过去了,却突然又停住了脚步。
怎么停下了?
楚玉嫏低着头,不动声色的偷瞥了一眼,顿时就顿住了。
只见一个婴儿巴掌大的小瓦罐滚落在那双银靴前,正是虞瑶方才放虫子的那一个瓦罐。进宫门的时候,会有女官检查,是不会允许带毒或者虫子进宫的。
眼下虫子已死,楚玉嫏不怕虞瑶倒打一耙,因为罐子不知道滚哪去了,就没有在意,只是将脚边的瓦罐盖子收了起来。
却不想,眼下这罐子竟然在这儿。
楚玉嫏伏跪,低着头继续目不斜视看着自己的膝盖。
不过是一个瓦罐,怎么就让堂堂太子殿下止住了脚步?
不过这和她倒是没什么关系。
“太子表哥!”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瞬间叫所有人心下一紧。
祖宗啊,这天下间有谁能在这种场合称太子一声表哥?
太子司马静果然回过了头,向出声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不想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一脸酡红的看着他。
眉头不由就是一皱。
虽然没见过这女子,但是除去皇子身份,能叫他一身表哥的也就只有虞家人了。虞家是他母后的母家,于他是一体的,大庭广众之下,他自然不能给自己外家没脸。
“怎么喝这么多,谁灌的酒?”清冷张扬的男声宛如平地惊雷般响起,叫跪在殿里的人心底下意识就是一凉。
虞瑶被这一吓顿时清醒了几分,正后悔自己失态。却反应过来见太子表哥要为自己出头,心下顿时一喜。立刻就托着了哭腔,指向了楚玉嫏的方向:“太子表哥,你要为我做主啊!楚,嗝,楚玉嫏她欺负人!”
又是楚家?
司马静冷笑,视线一转就落在了跪在旁边的人身上。
别看这位太子名字里有个静字,这人可一点也和文静儒雅扯不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楚玉嫏一僵。
“你就是楚家女?”司马静望着眼前女子发间还在摇晃的步摇,想也不想就冷笑一声,讥讽道,“孤没想到,楚家家学渊源,不光是儿子遗传了老子,就连女儿也跟父亲一样城府深沉两面三刀!”
“头低着做什么?给孤抬起来,到叫孤看看这样一个一脉相承的黑心肠,是不是也长了和楚楠一样倒胃口的老脸?”
楚楠就是楚玉嫏的父亲,长相好歹也是儒雅,到他口中就是倒胃口了。
众所周知,这位太子殿下的嘴和他的脸一样,都是出了名的绝。
在场的贵女,现在总算是领教了。

小编推荐理由

我弟和太子灵魂互换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